•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兼职 安徽快三:苏念沫萧子逸小说全文阅读《一晌贪婚前妻你好甜》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7

    苏念沫萧子逸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一晌贪婚前妻你好甜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一晌贪婚前妻你好甜是作者心星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念沫萧子逸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苏念沫爱萧子逸爱了那么多年,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却没想到婚后的生活才是悲惨的开始。 她爱他,他伤害她,甚至不愿意出手救她父亲。 苏念沫只好坚强,鼓起勇气。她要拿回自己的公司,拿回自己的事业,哪怕伪装坚强,也要做到——哪怕需要不爱他…

    一晌贪婚前妻你好甜

    第一章 背叛

    “啪——”萧子逸一巴掌把苏念沫打在了地上,“现在是你来求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听清楚了吗?”

    苏念沫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颊,眼里含着泪。

    如果不是为了父亲,她不想这么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哪怕是求自己爱的人!结婚三年,她不曾要求他做过什么,甚至…他都不愿意碰她,这是自己少年时的梦想,如今却这样对自己!

    “……救救我的爸爸……求你……”苏念沫卑微地开口。

    萧子逸扯起一抹嘲笑的脸色:“把我伺候得高兴了,我可以考虑?!比缓笥质且徽蠓⒘撕菀谎姆⑿?。

    结婚三年,他都不曾碰过她,唯独这一次。

    萧子逸戏谑的看着她,缓缓地蹲下,解开他的上衣扣子,苏念沫此时却在发抖,曾经她是多么渴望眼前的这个人,可现在...

    萧子逸的手停下了,厌恶地看着苏念沫。

    “我不喜欢勉强别人,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毕糇右堇淅涞厮?。

    “不…我…我愿意!”苏念沫说着,把自己的上衣脱了,赤裸着站在萧子逸的面前,萧子逸看着眼前的春色,楞了一下——结婚这么久,好像还没这么完整的看过她的身体,此刻却是有点恍神了。

    可脑海里突然想起自己的父亲跳楼的那一幕——萧子逸抓起地上的衣服,扔在了苏念沫身上,“别这么贱!”

    他面无表情的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扔在了苏念沫的身上。

    苏念沫捡起那份文件,看见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她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子逸…你什么意思…”

    萧子逸看着苏念沫痛苦地表情,不仅没有心疼,反而还用冷冰冰的语气说:“签了这份文件,或许我可以考虑救你爸?!?

    苏念沫霎时觉得如临寒冬:自己的一场婚姻只换来他的一次考虑吗?

    苏念沫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接连几天疲惫感侵袭全身。

    几日前,A市市区的新建大楼发生坍塌,死伤多人,经查验,那新建的几处楼盘都是豆腐渣工程,使用的材料完全不达标!而楼盘的开发商就是苏念沫的父亲苏武。随之而来的就是被举报、警察的逮捕还有受害者家属的唾骂。

    但是她深知父亲习性,即便是身为商人的他,也绝不可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来哀求她的丈夫萧子逸。

    “那也是你爸爸啊!他平时对你那么好……”苏念沫哽咽着。

    萧子逸原本冷漠的脸上登时溢满怒气,甚至带着恨意:“我怎么可能有这样心狠手辣的爸!你别忘了,我们的婚姻只是一桩生意而已。签了这份协议,把苏氏集团的股权转让给我,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苏念沫愣住,是啊,他们只是一桩生意而已,爸爸一直以为他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对萧子逸就像对亲儿子一样。她也一直在心怀幻想,觉得自己一定能让他喜欢上自己。结果居然是这样的下场……

    “所以,结婚三年,你从来没有……”她想问,结婚三年,他真的对她一点爱都没有么,但是还没等她说完,萧子逸就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她。

    “没有?!?

    两个字,彻底将她击溃。

    “念在这三年,爸爸对你的好,救救他?!蔽烁盖?,苏念沫还是屈辱地跪了下来,做着最后的哀求。

    萧子逸嘲讽地笑了:“他对我好?他对我好就不会趁我公司出事的时候逼我娶你,你们没想到吧,萧氏集团越做越大,而你们,即将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子逸…”即便他冷漠,也从不对她说这样伤人的话。

    话音刚落,就见门口被推开,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款款走进书房,对着萧绝巧笑倩兮:“子逸,怎么还没好?!?

    女人瞥见跪在地上的苏念沫,露出震惊而讥讽的表情:“这不是苏小姐吗!跪在这儿做什么?”

    苏念沫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她太熟悉了,这是她的好闺蜜,许雨。

    “你们……”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不是让你不要到处乱走,当心孩子?!毕糇右萁粽诺卮幼簧掀鹄?,揽住许雨,那只刚刚还抚摸过她肌肤的手正扶在许雨的小腹上。

    许雨笑得一脸幸福:“孩子哪有这么娇气,他跟我说,他想爸爸了,我就过来啦?!?

    苏念沫以为,萧子逸一直都是对谁都冷漠,她从来不曾在他脸上见到这样温柔的表情。

    两人的亲昵互动又是一记猛药,孩子……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你们刚刚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苏念沫已经愤怒到忘了哭泣。

    “如果不是你爸,和我结婚的应该是小雨,而不是你?!毕糇右菪表潘?,那眼神,仿佛在看什么肮脏的垃圾。

    许雨离开萧子逸的怀抱,走到苏念沫面前,用只有她们两个才听得见的声音说:“没想到吧?我和子逸早就在一起了,现在更是孩子都有了,只有你,傻愣愣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跟你爸一个样?!?

    听到这里,苏念沫还有什么不明白,许雨之前还说什么祝福她和萧子逸,私下里两人却已经……

    苏念沫顿怒,举起手就要扇她,谁知萧子逸冲上前捏住她的手狠狠一掰,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地:“我希望你自重!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不要得寸进尺,欺负我的人?!?

    许雨是他的人,那她苏念沫算什么?

    许雨又换上了楚楚可怜的模样:“念沫,我和子逸是两情相悦的,你放弃吧,好不好?”

    苏念沫自嘲地笑了起来:“呵呵,好啊,那我就祝二位,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嘶吼出口,又转向萧子逸,“但是你听好了,离婚协议书,我到死都不可能签!你永远也不会得到苏氏集团!”

    萧子逸愤怒地眯起眼:“你再说一遍?”

    “我不可能让我爸一辈子的心血都毁在你手上,我不会!”苏念沫狼狈地逃出房间。

    不用面对那两个人,她的眼泪又开始不听使唤地流了满脸。

    谁知道刚出大门,就看到门口围堵着一堆记者。

    “苏小姐,你父亲做豆腐渣工程你知道吗?”

    “苏小姐,你有参与这次的工程吗?”

    “听说是你给你父亲出的主意!”

    “你的父亲这么恶毒,作为女儿你有什么感受?!?

    丈夫的冷漠,朋友的背叛,还有父亲的生死未卜让苏念沫的情绪完全崩溃:“我爸爸没做过!你们别乱说!走开!”

    她推搡着记者,想要突出重围,谁知其中一个女记者被推倒在地,后脑磕出了血。

    不知道谁喊:“苏家大小姐杀人啦!”

    然后就是更疯狂的闪光灯拍照,不远处传来了警车的鸣笛……

    第二章 一切才刚刚开始

    “接到举报,这里有人故意伤人!”警察将警察证出示在苏念沫面前。

    “没有……我没有……”苏念沫慌忙解释。

    而那个摔倒在地的记者捂着后脑勺指着苏念沫言之凿凿地叫唤:“是她!就是她推的我!”

    “你……”苏念沫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手上突然被挂上冰凉的手铐。警察神色冰冷:“跟我们走一趟吧?!?

    然后又是一阵猛烈的闪光灯打在她身上,让她无所遁形。

    苏念沫被带上警车,临走前,她望了眼那个房间,曾经让她诚心诚意对待的许雨正冷笑着看她。苏念沫知道,一切都变了。

    许雨勾起一抹恶毒笑意,看着窗外远行越远的警车。苏念沫啊苏念沫,好戏才刚刚开始。

    冰冷的公安局里,铁门被无情地关上?;璋档睦畏坷?,只有她一个人,本以为已经流干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此时正值寒冬,外头下起了雪,苏念沫蜷缩着,瑟缩在牢房的角落。

    困意来袭,她含着泪陷入沉睡。她做了好长的梦,梦到以前和父亲共享天伦的温馨情景,梦到大学时,萧子逸和她甜蜜恩爱地走在大街上,但是转眼,萧子逸却抛开了她,走向巧笑倩兮的许雨。

    “喂!”

    苏念沫猛地惊醒,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警察在铁门外不耐烦地看着她:“你被保释了。出来吧?!?

    苏念沫唯唯诺诺地跟出来:“请问……那个记者怎么样了?”

    “你运气好,他只是受了点轻伤,据说有人帮你赔了一大笔钱,对方不追究了?!本觳荒偷亟馐?。

    是谁会在这时候帮助她?

    出到大厅,苏念沫看到了父亲的秘书小李神色匆匆,自然而然地认为是他帮忙保释她。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小李疑惑。

    “不是你把我保释的吗?”

    “我才刚来,还没来得及办理保释手续呢!先不说这个了!你出来了就好,苏总要见你,我已经打点好了。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小李急切道。

    他们赶至另一间看守所,看到父亲消瘦的模样,白发已经生出了好多,苏念沫又不争气地泪流满面。

    “爸……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相信你会做出那些事!”苏念沫哽咽着。

    事发才两天,苏武就像衰老了十几岁一样,一双颓唐的眼在见到苏念沫时终于闪起了光亮:“去找你许伯伯!这次的项目是他和我私下合作的,建筑用地的用料都有记录,证据在他手上,只要他出庭作证就能还我清白了?!?

    苏念沫忙不迭地点头。

    “爸爸不在,你要?;ず媚阕约?,对了,子逸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苏武看到苏念沫独身一人前来,有些惊讶。

    苏念沫心中咯噔一下,脸上还是平静地解释:“子逸他有事,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真相大白的!”

    事不宜迟,苏念沫立刻奔向了许家。

    苏念沫冒着大雪到了许家,敲响大门,佣人推开门见到是她,脸色鄙夷,正想把门关上。苏念沫看出佣人的意图,慌忙顶住门!瞥见端坐在客厅喝茶的许国富,大声喊道:“许伯伯!求求你救救我爸爸!让我进去吧!”

    许国富抬头,冷笑着:“谁家的狗,跑到这里来吠!”

    苏念沫一怔,这个可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许伯伯啊……

    “听到没有!我们家不欢迎狗!赶紧滚!”连佣人都开始蹬鼻子上脸,将她往外赶。

    “让她进来吧?!币坏烙叛排?。

    是许雨。

    佣人不情不愿地把门打开。苏念沫立刻冲了进去。

    “爸爸说了,建筑用地的用材记录都在您这里,只要您能把账本拿出来做证据,并且出庭作证,父亲就能洗脱罪名了!”苏念沫急切地恳求着。

    “哦?我为什么要帮他洗脱罪名?”许国富哼了哼。

    “爸爸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合作伙伴!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入狱呢!”

    “可笑,他入狱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次的项目我可没参与?!毙砉徊恍嫉?。他巴不得苏武永无翻身之日,这样他的公司就能一家独大!

    “爸爸明明说了这次的项目是你们一起……”

    “呵,那是他胡说八道,你倒是拿出证据来?”许国富自信地笑了,这次的项目他是私下参与,外人根本不知道,而建筑材料,当然也是他挑选的。

    “我……”苏念沫语塞,别说她了,就是爸爸也没有证据。

    “苏念沫,你现在是在求人,求人是这么说话的吗?拿出求人的态度来?!毙碛暝谝槐呱糠绲慊?,她就是想看看这个曾经的大小姐卑躬屈膝的样子。

    苏念沫咬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许伯伯,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看着苏念沫泪眼婆娑的可怜样,许雨心里一阵畅快:“没想到啊,苏大小姐也有今天?!?

    “许雨,我拜托你,子逸你已经抢走了,不要再抢走我的父亲了?!彼漳钅薜?。

    许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鸷起来:“笑话!子逸根本没有爱过你!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而你……不过是个弃妇!”

    “好!只要我一天不签离婚协议,你们就别想结婚!”苏念沫气极。

    “你!”许雨听见这话,已经无法保持风度!

    “我这里没你要的证据,你爸是罪有应得,赶紧滚!”许国富不耐烦地挥手。

    苏念沫自嘲一笑,她就不该来求人,自取其辱。

    苏念沫转身就走,谁知撞上了刚进门的萧子逸。

    “你怎么在这里?”萧子逸讶异。

    “子逸,这个女人居然诬赖我爸爸是和苏叔叔同流合污,可是你知道的,我爸不是那种人?!毙碛暌患较糇右荼阋环锤崭盏那渴谱颂?,露出为难之色。

    “你……”苏念沫不可思议地看向她,她怎么可以……这样颠倒黑白!

    “呵,你爸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死到临头还要拉上无辜的人吗?”萧子逸垂眸,冷眼看着面前的苏念沫。

    “你走开!我爸爸不是那种人!”苏念沫的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猛地将他推开飞奔出去!

    第三章 身败名裂

    爸爸不是那样的人!苏念沫捂着脸边跑边哭。现在该怎么办,还有谁能救爸爸?

    萧子逸——

    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名字。

    现在公司的生杀大权都在他的手里,只要他愿意出钱,父亲就可以先被保释出来,这样苏念沫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办法处理这件事。

    而目前的办法,只有拿自己去换了!

    这晚,萧子逸打开门回到了家,苏念沫坐在沙发上,眼里含着泪,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萧子逸突然回忆起那天看见的苏念沫的身体,不禁晃了一下神。

    苏念沫抬头,看见了萧子逸。

    “子逸,你回来了?!?

    “离婚协议你签了吗?”

    苏念沫摇了摇头,来到了萧子逸旁边,“子逸,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呵,帮你?我巴不得你爸死呢!”萧子逸讽刺地说道。

    此时的苏念沫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帮自己的父亲,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好,如果你愿意帮我的父亲,这离婚协议我就签,另外,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还有条件?行,你说吧,什么条件?”萧子逸坐在沙发上,满眼嘲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看她还有什么幺蛾子。

    “我要你?!彼漳钅档?。

    是的,她要他,结婚三年以来,他们从来没同床共枕过,既然都要离开了,拿她为什么不可以得到他一次!

    “苏念沫,你疯了吧?”萧子逸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被苏念沫顺势一推,推进了沙发里,苏念沫面对着萧子逸,坐在他的身上。

    “是的,我就是疯了,我是个疯女人,我渴望得到我丈夫的爱?!?

    说着,就对着萧子逸吻上去了,这是她很久以来的愿望,她爱了这个男人这么久,却从来没有和他吻过,现在要离开了,哪怕不顾廉耻,也要这么做!

    一股子情欲从萧子逸的喉头涌起,好,苏念沫,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面前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掐着她的腰的手愈发用力,他的眼底盛满情欲,还有道不明的冰冷。

    一夜旖旎,第二天,萧子逸看着床上的苏念沫,心里不觉沉了一下,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正在睡着的苏念沫的手机响了。

    苏念沫抽了抽鼻子,接起电话:“喂?小李?”

    “小姐……你……”电话对面的小李欲言又止。

    苏念沫顿生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怎么了!是不是我爸爸出了什么事!”

    “您来殡仪馆一趟吧,苏总他……认罪自杀了?!?

    “啪嗒!”苏念沫的手机瞬间掉落在地。

    “喂?苏小姐?您在听吗……”

    此刻的苏念沫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可能?明明昨天还见到他的,明明刚才还在和她说话的,怎么会突然……

    “小姐你快过来!他们要把苏总的尸体火化了!”

    苏念沫瞬间被惊醒,颤抖着手捡起地上的手机,快速和小李确认过地址。一定有问题!她爸爸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怎么可能认罪!为什么会突然自杀!还不等家属到达就要火化!

    她一定要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大雪天,马路上极难叫到出租车,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只开到离殡仪馆还有一段距离的空地。怎知苏念沫刚下车就被人一把揪住了头发。

    “啊!”头皮被扯得生疼!苏念沫转头,看到一位红着眼镜的中年妇女。

    “就是她!那个奸商的女儿!”中年妇女恶狠狠地喊道。

    突然,眼前一大群人靠近。他们的神情或伤心、或悲凉,更多的是愤怒。有的人手上甚至捧着被裱起来的黑白遗诏。苏念沫明白了,这是倒塌事故中的被害者家属!

    “你们放开我!”苏念沫挣扎着。

    那些人见她如此张狂,更加愤怒,统统围了上来!

    “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害死了多少人!”

    “妈的!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你爸死了!欠我们的赔偿还没有赔!你说怎么办!”

    各种指责和谩骂围绕苏念沫耳畔!她的脑子快要爆炸了!

    “不是我爸爸做的!我爸爸不是那种人!”苏念沫终于忍受不了爆发出来!周围安静了片刻,接下来却是更难控制的场面!

    “当我们是傻子吗!他自己都认罪了!”

    “他害死了我儿子!我就要他女儿偿命!”那个揪着她的中年妇女抬手就甩了她一巴掌。

    见有人带头,其他人也立刻围上来,冲着苏念沫一顿拳打脚踢!苏念沫反应极快地蜷缩在地上,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踢打,衣服也被撕扯得破烂不堪。

    那些人突然平息下来,苏念沫怯怯懦懦地抬头。

    许雨阴沉地笑着,睥睨着缩在地上如蝼蚁一样的她。

    “爸爸……”苏念沫趴在地上呢喃着,朝着殡仪馆的方向伸出了手。

    许雨抬脚,一脚踩上了那只纤弱的手。

    “啊……”苏念沫吃痛,在傻也该明白了是许雨告密给那些人她的行踪,“求你,放我去见我爸爸最后一面……”

    “你就该和你爸一起去死!”许雨脚下一个用力,碾磨着她娇嫩的手。

    突然走来一个中年男子,在许雨耳边嘀咕了几句,许雨松开脚:“哼,今天先放过你?!比缓笮紊掖业刈砝肴?。

    那些受害者的家属见许雨走了,对着地上的苏念沫呸了口水,骂骂咧咧了几句,也散了。

    苏念沫勉力撑起身子,跌跌撞撞地朝着殡仪馆走去。

    进门看到的却是小李捧着一个骨灰盒,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惋惜。苏念沫的眼泪一下就忍不住了,簇簇地落下来。

    她还是来晚了。

    “爸爸!”她接过骨灰盒牢牢锁在怀里,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外头的雪越下越大,门外不远处,萧子逸撑着伞,定定地看着里面跪着的女人。

    “萧总,不进去吗?”助理问。

    萧子逸摇摇头,吩咐道:“回去准备一下注资苏氏集团的事宜?!?

    “啊?”现在的苏氏宛如过街老鼠,助理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注资,但是看到萧子逸不容反驳的眼神,他没敢问,只能点头应下。

    第二日的新闻头条,无一不在庆祝苏武的死。

    “苏氏集团总裁,认罪自杀?!?

    “奸商苏武自杀身亡,大快人心!”

    “苏氏集团千金遭受害者家属围堵,罪有应得?!?

    今时今日,无论是苏氏集团还是苏念沫,都已经身败名裂。而此时此刻的苏念沫并不在意这个,自从将父亲安葬之后她便一直消沉在家。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只要她一清醒,就会想起父亲的惨死、萧子逸的背叛。倒不如让她永远不要清醒吧。

    小李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苏念沫坐在地上,捧着酒瓶往嘴里猛灌,小脸熏红。

    “小姐……”小李蹙眉。

    “别叫我小姐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苏家小姐?!彼嘈?,父亲死后,再也没有苏家,更别说什么大小姐了。

    “我……我是来向你辞职的?!毙±疃硕苏氐莩隽舜侵靶?。

    苏念沫像是早就料到一样,从客厅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些年你为我们苏氏做的已经够多了,拿着这些钱,好好过以后的日子,密码是我爸生日?!?

    小李被吓了一跳,连忙推拒,苏念沫执意塞给他,他也只好收下。

    临走前,小李回头看了看醉倒在沙发上的苏念沫,有些不忍道:“小姐……您回公司看看吧。苏氏快要完了,毕竟是苏总生前的一片心血……”

    苏念沫猛然一个激灵:“你说什么?”

    第四章:意料之外

    当苏念沫赶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公司的大门紧闭,员工早就作鸟兽散,门口甚至被泼满了红油漆,大大的“奸商”二字直击苏念沫心底。

    父亲是个务实的人,公司是他一手创立,天知道他为了这个公司付出了多少,到头来,却落得个“奸商”的骂名。

    不行,父亲的公司不能就这么毁了,那是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

    苏念沫打起精神,开始奔波于各大银行,希望能够贷款让苏氏撑过这段时间。然而几天下来,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被拒绝。

    苏念沫开始联系父亲之前的合作伙伴,但他们要么就是婉言拒绝,要么就是直接闭门不见。只有唯一一个和父亲比较交好的老总告诉她,许国富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敢资助苏氏就是与许家和萧家为敌。

    事到如今,苏念沫还有什么不明白,在这座城市,没有人敢惹萧子逸,更何况,许雨现在和萧子逸在一起,许家更是平步青云。

    对了!萧子逸!如今的萧子逸叱咤风云,如果他能出资帮苏氏度过难关的话……

    苏念沫刻不容缓直接奔往萧子逸的别墅。

    书房的门被猛地打开,萧子逸皱了皱眉。抬头看到是苏念沫,萧子逸好像已经料到了她会来一般,平静地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如果你是为了让我救苏氏的话,现在就可以出去了?!彼?。

    苏念沫的心顿时凉了一半:“苏氏是爸爸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就这么毁了!”

    “那是你的事情?!毕糇右莸谋砬橐谰善骄参薏?。

    “你不是想要苏氏的股份吗?只要你能帮苏氏渡过难关,我会把手上所有股份都给你!”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萧子逸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勾唇冷笑着:“麻烦苏小姐擦亮眼睛看看现在的苏氏都破烂成什么样了,我要你的股份做什么?自找麻烦么?”

    苏念沫猛地跪在地上,红着眼问:“你要怎样才能帮我?”

    萧子逸终于抬起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居然让他有些心疼起来。

    “要我帮你也不是不行?!毕糇右荼晨吭谝伪成?,幽幽看她。

    苏念沫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

    “签了它?!毕糇右菽贸龅笔彼挥星┫碌睦牖樾槭?,“还是那句话,签了它,我可以考虑救救你的公司?!?

    “又是……考虑而已吗?”苏念沫苦笑,当时父亲出事她求他的时候他也只是说考虑一下,“你就这么厌恶我吗?”

    “你以为没了苏家做后盾,你还有什么价值?况且雨凡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自然不能让她无名无分?!?

    苏念沫死咬着唇,最后还是不忍心看到父亲的心血付之东流,上前拿起笔,在文件最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今天开始,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彼漳钅鹜?,忍了许久的眼泪径直落下。

    从今往后,她和他大概再也没有关系了,爱了他这么多年,结果还是……

    萧子逸看到她的眼泪,心底平生几分烦躁,但是听到她的“各不相干”,心里竟然觉得失去了什么。

    “你可以安心迎娶你的许家大小姐了,至于财产分割,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救苏氏?!?

    “我当然会娶她,届时,希望苏小姐能到场?!毕糇右堇湫?,“苏氏我会注资,就当你这些年的补偿费了,但是能不能救活它,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我一定会让它起死回生的!”苏念沫坚定道。

    “咚咚——”一阵敲门声。

    坐在办公室的苏念沫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祎!怎么是你啊?”苏念沫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我来帮我的老同学了啊!”夏祎说。

    眼前的男人名叫夏祎,是苏念沫的大学同学。苏念沫大学的时候修的是服装设计,结婚后做起了全职太太,就把自己热爱的事业耽误了,久而久之,同学也很多都不联系了。

    夏祎在大学的时候追过苏念沫,在夏祎心里,苏念沫是心中的白月光,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苏念沫过得好不好。

    “听说你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所以我就来帮你了?!毕牡t温柔地看着苏念沫,眼里充满了心疼。

    听到家里,苏念沫愣了一下,勉强扯出了一抹笑。

    “是啊,不过你来了就好了,我们还像大学一样合作好不好?”

    夏祎点点头,傻瓜,其实我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你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有了萧子逸的注资,苏氏勉强还能维持下来,但是由于名声已经败落,起色并不大,苏念沫也开始忙碌起来,每天早出晚归地寻找客源,但是因为许家的从中阻拦,根本没有人愿意和苏氏合作。

    一日,苏念沫在等公交的时候,胃里突然一阵翻腾,干呕起来!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变。

    现在才回想起来,月事已经推迟了一个多月,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没怎么留意,而且那次和萧子逸事后也忘了吃药。

    “不会吧……”

    苏念沫立刻去了医院做检查。

    过了两日,苏念沫在医生的诊室里,看着手上的报告单。有些恍惚。

    “恭喜你,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很健康?!币缴娉系刈8W?,又叮嘱了一些孕妇的注意事项。

    第五章:陷害

    当苏念沫赶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公司的大门紧闭,员工早就作鸟兽散,门口甚至被泼满了红油漆,大大的“奸商”二字直击苏念沫心底。

    父亲是个务实的人,公司是他一手创立,天知道他为了这个公司付出了多少,到头来,却落得个“奸商”的骂名。

    不行,父亲的公司不能就这么毁了,那是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

    苏念沫打起精神,开始奔波于各大银行,希望能够贷款让苏氏撑过这段时间。然而几天下来,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被拒绝。

    苏念沫开始联系父亲之前的合作伙伴,但他们要么就是婉言拒绝,要么就是直接闭门不见。只有唯一一个和父亲比较交好的老总告诉她,许国富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敢资助苏氏就是与许家和萧家为敌。

    事到如今,苏念沫还有什么不明白,在这座城市,没有人敢惹萧子逸,更何况,许雨现在和萧子逸在一起,许家更是平步青云。

    对了!萧子逸!如今的萧子逸叱咤风云,如果他能出资帮苏氏度过难关的话……

    苏念沫刻不容缓直接奔往萧子逸的别墅。

    书房的门被猛地打开,萧子逸皱了皱眉。抬头看到是苏念沫,萧子逸好像已经料到了她会来一般,平静地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如果你是为了让我救苏氏的话,现在就可以出去了?!彼?。

    苏念沫的心顿时凉了一半:“苏氏是爸爸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就这么毁了!”

    “那是你的事情?!毕糇右莸谋砬橐谰善骄参薏?。

    “你不是想要苏氏的股份吗?只要你能帮苏氏渡过难关,我会把手上所有股份都给你!”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萧子逸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勾唇冷笑着:“麻烦苏小姐擦亮眼睛看看现在的苏氏都破烂成什么样了,我要你的股份做什么?自找麻烦么?”

    苏念沫猛地跪在地上,红着眼问:“你要怎样才能帮我?”

    萧子逸终于抬起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居然让他有些心疼起来。

    “要我帮你也不是不行?!毕糇右荼晨吭谝伪成?,幽幽看她。

    苏念沫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

    “签了它?!毕糇右菽贸龅笔彼挥星┫碌睦牖樾槭?,“还是那句话,签了它,我可以考虑救救你的公司?!?

    “又是……考虑而已吗?”苏念沫苦笑,当时父亲出事她求他的时候他也只是说考虑一下,“你就这么厌恶我吗?”

    “你以为没了苏家做后盾,你还有什么价值?况且雨凡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自然不能让她无名无分?!?

    苏念沫死咬着唇,最后还是不忍心看到父亲的心血付之东流,上前拿起笔,在文件最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今天开始,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彼漳钅鹜?,忍了许久的眼泪径直落下。

    从今往后,她和他大概再也没有关系了,爱了他这么多年,结果还是……

    萧子逸看到她的眼泪,心底平生几分烦躁,但是听到她的“各不相干”,心里竟然觉得失去了什么。

    “你可以安心迎娶你的许家大小姐了,至于财产分割,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救苏氏?!?

    “我当然会娶她,届时,希望苏小姐能到场?!毕糇右堇湫?,“苏氏我会注资,就当你这些年的补偿费了,但是能不能救活它,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我一定会让它起死回生的!”苏念沫坚定道。

    “咚咚——”一阵敲门声。

    坐在办公室的苏念沫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祎!怎么是你啊?”苏念沫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我来帮我的老同学了啊!”夏祎说。

    眼前的男人名叫夏祎,是苏念沫的大学同学。苏念沫大学的时候修的是服装设计,结婚后做起了全职太太,就把自己热爱的事业耽误了,久而久之,同学也很多都不联系了。

    夏祎在大学的时候追过苏念沫,在夏祎心里,苏念沫是心中的白月光,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苏念沫过得好不好。

    “听说你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所以我就来帮你了?!毕牡t温柔地看着苏念沫,眼里充满了心疼。

    听到家里,苏念沫愣了一下,勉强扯出了一抹笑。

    “是啊,不过你来了就好了,我们还像大学一样合作好不好?”

    夏祎点点头,傻瓜,其实我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你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有了萧子逸的注资,苏氏勉强还能维持下来,但是由于名声已经败落,起色并不大,苏念沫也开始忙碌起来,每天早出晚归地寻找客源,但是因为许家的从中阻拦,根本没有人愿意和苏氏合作。

    一日,苏念沫在等公交的时候,胃里突然一阵翻腾,干呕起来!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变。

    现在才回想起来,月事已经推迟了一个多月,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没怎么留意,而且那次和萧子逸事后也忘了吃药。

    “不会吧……”

    苏念沫立刻去了医院做检查。

    过了两日,苏念沫在医生的诊室里,看着手上的报告单。有些恍惚。

    “恭喜你,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很健康?!币缴娉系刈8W?,又叮嘱了一些孕妇的注意事项。苏念沫有些不敢置信,太意外了。她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小腹,这里面,有孩子了?她的孩子?她在这个世上不再是一个人了。她有些欣喜,但是想起这是她和萧子逸的孩子,又有些落寞。但终归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苏念沫没有发现,站在门外角落处偷听的许雨已经握紧了拳头,手指甲都要陷到掌心里了。

    许雨的脸色难看至极,这个贱人,居然怀上了子逸的孩子!而她的孩子却在前几日不幸小产,况且那还不是萧子逸的孩子,这让她如何能不嫉妒!

    她突然笑了,计上心头,子逸还不知道她的孩子小产了,苏念沫啊苏念沫,萧子逸的孩子,只有我能生!

    苏念沫噙着笑,出了医院,这个小生命的出现让她有了努力活下去的动力。爸爸,你看到了吗,你有孙子了啊。

    倏而,眼前突然被麻袋罩住,苏念沫还来不及惊叫,只是下意识地护着小腹,后颈被人猛地锤了一记,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看到的却是笑得正阴险的许雨。

    “你……你要做什么!”苏念沫发现自己被人钳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许雨手里拿着一把匕首,笑得癫狂:“你说我要干什么?”冰冷的刀尖缓缓移到苏念沫的小腹上。

    “不要!”苏念沫脸色一变!

    “啧啧啧,你运气很好,能怀上萧子逸的孩子??墒前?,他的孩子只有我能生!”许雨的脸一下子变得阴骘起来。

    “你!你不能这么做,你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哼!你以为,萧子逸会容得下这个孩子吗?”许雨抬眼看她。

    “你……什么意思……”难道萧子逸已经知道了?不可能的!

    “这是子逸的意思,他说了,他可不想让孩子从你的肚子里出来?!毙碛昕醋潘岩灾眯诺谋砬?,又下了以及猛药,“你还不知道吧,你爸爸之所以会被抓,也是他举报的?!?

    “你说什么……”苏念沫的心如坠冰窟。

    “和你的孩子一起去死吧!反正你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许雨听到外头有脚步声传来,加大了手上的动作,眼看着刀子就要刺进她的小腹。

    苏念沫顿时使尽全身的力气,挣脱开身边的两个壮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们是故意放开她的。

    苏念沫猛地起身!将许雨推倒在地!

    “啊!”许雨哀叫!

    苏念沫还想冲上前,却意外地看到萧子逸正站在楼梯口,逆着光,脸色阴沉的可怕。

    许雨的腿间流出了血,她惊恐:“我的孩子!”

    萧子逸冲上前,一脸心疼地将许雨抱起,愤怒地看向苏念沫:“没想到,你居然和你的父亲一样恶毒!”

    “子逸……我们的孩子……”许雨一脸虚弱。

    “不是……不是这样的……”苏念沫想辩解。

    谁知身后那两个壮汉突然跪了下来:“萧总饶命!是苏小姐让我们这么干的!”

    苏念沫不可置信地回头:“你们说什么啊!”

    “呵,这笔帐,我会好好和你算的?!彼底疟慵贝掖业亟碛瓯Ю胩焯?。

    萧子逸几乎是立刻断了对苏氏的资助,那些受害者家属又重新找上了门,苏念沫一时间难以招架,苏氏又重新跌落谷底。

    苏念沫只好重新求助萧子逸,来到萧氏集团。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可悲的可以,父亲是被他间接害死的,但是最后自己不仅怀了他的孩子,还要苦苦哀求他的救助。

    苦等了整整三个小时,终于看到萧子逸搂着许雨从大厦里出来。他脸上的温柔神色让苏念沫看得有些恍惚,很久很久以前,他好像也这么对自己笑过。

    “萧总?!痹谙糇右萋饭?,她出声叫住了他。

    萧子逸的脚步顿下。

    “求求萧总救救苏氏?!彼漳钅湃?,卑微道。

    “呵,你居然还有脸来求我?!毕糇右莘硇?,“你把雨凡的孩子害死了你知道吗!”

    “念沫,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但是你却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毙碛晟裆沟乜醋潘?。

    “想让我原谅你的话,就在这跪着吧!”萧子逸怒道。

    苏念沫“扑通”一声跪下。

    萧子逸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搂着许雨上了车。许雨看着跪在地上的苏念沫,心情大好,呵,跟我斗!

    许雨用各种理由让萧子逸陪着,直到夜快深了才让他走。

    萧子逸走出许家,才发现外头已经下起了大雪,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了一定厚度,他眉心一皱,想起跪在地上的苏念沫。有些烦躁。

    上了车,这种烦躁更甚,萧子逸猛地一拍方向盘,还是将车头调转了方向!

    车子在苏念沫身后稳稳停住。但是苏念沫已经跪得浑身发软,头上、衣服上都落下了积雪,意识有些恍惚,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走来,小腹突然一阵疼痛,她捂着小腹,缓缓侧倒。

    “苏念沫!”萧子逸发现她不对劲,立刻将伞扔下冲了上去!

    昏迷前,苏念沫看到了萧子逸的脸,用尽全力缓缓道:“萧子逸,我就不该爱上你?!?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

    萧子逸有些不敢相信,刚刚的体检报告上说,苏念沫怀了孩子,是他的孩子?萧子逸不自觉地将手覆上她的小腹。

    苏念沫一个激灵!以为他又要伤害她的孩子!

    “你走开!别碰我!”苏念沫惊恐地将他推开!

    “你发什么神经!”萧子逸一脸莫名,“你怀了我的孩子?!?

    一句话让苏念沫更加惊恐,双手连忙护着肚子:“不是你的孩子!是我自己的!你滚出去!滚出去!害死我爸爸还要连我的孩子也害死吗!”

    萧子逸被她的歇斯底里惹出了怒意:“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苏念沫瑟缩在床头,警惕地看着他。

    萧子逸被她折腾的头疼,愤怒地摔门而去。

    苏念沫这才舒了一口气,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放心吧,妈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半夜里,苏念沫突然觉得小腹一阵骤痛,睁眼,看到几个护士和医生正围着她,护士的手上还拿着注射器。

    “你们……要干什么……”

    “是萧总让我们来的,你的孩子,不能留。抓住她!”几个护士抓住了她的手臂,她惊恐万分地看着针头离她越来越近!

    “不可以!你们放开我!”她大叫!拼命挣扎着!一脚踹向旁边的护士,一瞬间的空虚,她立刻从床上坐起!从旁边的水果篮里取了一把水果刀,抵在一个护士的脖子上!

    “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苏念沫如同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身前的护士。

    很快,警察赶到,萧子逸和许雨也赶来。

    “苏念沫你疯了吗!放下刀!”萧子逸焦急道。

    苏念沫看到他,顿时潸然泪下:“萧子逸,你容不下我爸爸,容不下我,连你自己的孩子都要害死吗?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萧子逸皱眉:“你说什么?”

    警察举起枪,对准了苏念沫:“苏念沫,放开她!不然我开枪了!”

    “你们先放过我!”

    场面一片混乱,而许雨则在混乱中,跻身凑近了那个警察,警察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苏念沫身上,没留意到身边的变化。

    “砰!”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向了苏念沫。

    警察怔愣,怎么回事?走火了?

    苏念沫向后倒去,萧子逸被震惊得愣住了:“苏念沫!”顾不得其它,立马冲上前想要将她抱起。

    而苏念沫却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萧子逸,我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你,如果有来世,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说完,缓缓闭上双眸,眼泪落得凄恻悲凉。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