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叶少庭夏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婚暖柔情》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7

    叶少庭夏清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婚暖柔情是一部由作者“城枫一笑”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叶少庭夏清之间的爱情故事,“娶我!”她拿了一把刀,抵在他的胸口。 男人邪魅一笑,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拿你的身体来换……” 于是,缠绵悱恻…… 当真相揭开,她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她……步步诱婚!

    婚暖柔情

    第一章:订婚

    临城发生了一件引人关注的大事。

    华晟集团总裁叶少庭,和夏氏集团千金夏清,订婚了!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临城的老百姓!

    整个临城最大的两个跨国大集团,一直处于敌对关系,却不想在今天发出了这样一则消息!

    临城的人们看热闹,图的是新鲜!

    上流圈子的人看热闹,图的是笑话!

    因为订婚当天,两位主人公都没到场!

    所谓的订婚宴,完全是由两家父母一手操办的。

    这对组合,在外看来就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现实如何,就只有上流社会的人知道!

    叶少庭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而夏清,却是临城上流圈子避之不及的存在!

    夏清的名声,可谓是声名狼藉!

    嗑、药,水性杨花,流连夜店,包养牛郎!

    这是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同时,也是临城上流圈子给夏清打上的标签!

    据说三年前就是因为搞大了肚子,被迫流产,夏董事长才把她送到国外!

    众人都在叹息,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叶少庭这个出类拔萃的青年总裁!

    不过这些事,也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知道,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关心这事!

    此时,正被临城人讨论的主人公夏清,却安逸的坐在飞机上,闭目养神。

    她旁边坐着一位温润儒雅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西装,此人是夏清的心理辅导医生。

    “清,你真的要嫁给叶少庭?”男人面色有些担忧,清逸的眉毛拧起!

    听了他的话,夏清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嫁,怎么不嫁?夏江不是希望我早点死吗?我偏不如他的意!”

    “夏先生是你的父亲,你不该这样称呼他?!?

    齐若寒尽职的提醒夏清,他是夏江请来开导夏清的,三年前她被送到美国,几乎神志不清。

    夏清听了,嗤笑一声,扭头看着齐若寒,娇艳的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你是在提醒我他最该死的地方吗?”

    对上她冰冷的眸子,齐若寒突然噤声,他不清楚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见到她的时候,她神志不清,完全不认识人,嘴里却一直念叨着要杀了夏江和李敏兰!

    他只知道,夏江是她的父亲,李敏兰是她的继母。

    齐若寒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而夏清,也陷入了沉思!

    夏江,李敏兰,夏芊芊!

    他们三人欠她的,她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至于叶少庭,

    则是夏江送她最好的礼物,一份有能力帮助她毁掉夏家的礼物。

    她夏清,到现在还活着的原因,就是因为夏家的三人还没死,她不安心!

    三年前,那场七个人的葬礼,让她失去了全世界,从此一蹶不振!

    而那对母女,也趁机抹黑她的名声!

    这些,她都不在意,名声算什么?她现在想要的,只是那一家三口的狗命,仅此而已!

    如果说夏清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的话,非夏江和李敏兰莫属。

    她要一步一步的毁掉她们在意的东西,摧毁他们的意志,最后,再把他们送下地狱。

    第二章:初遇

    现在的夏清,活着,跟死了最大的区别,就是她的仇恨还没得到解脱。

    打开报纸,夏清看着对叶少庭这个男人的介绍。

    拥有着雷霆手腕,年轻一代的有为企业家。

    上任三年的时间,就把华晟集团的规模扩大了两倍,挤进世界排行前300强。

    明面上看来和夏氏集团不相上下,但实际上夏氏集团却被华晟集团狠狠地打压着。

    所以夏江才会迫不及待的把她这个女儿送到叶少庭手上,好换来一时的安逸。

    叶少庭吗?这样的男人,心计不用说,手段自然是她比不上的。

    夏清需要他的帮助,整个临城,也只有叶少庭才有这个能力帮助她。

    下了飞机,夏清挽上齐若寒的手臂,齐若寒有一瞬间的僵滞,却很快恢复自然。

    夏清的长相,是那种在人群中看到,第一眼就会被关注的存在。

    妖娆的身段,妩媚的长相,活脱脱一个天生尤、物!

    “清,你这样会被人误会?!?

    齐若寒尽职的提醒着她这个事实,夏清却不在意,娇艳的红唇轻轻勾起,她轻笑:“我就是要让别人误会,否则,又怎么对得起她们费尽心思给我打上的标签呢?”

    让夏清意外的是,来接机的并不是夏江或者李敏兰派来的人,而是叶少庭,她那个便宜未婚夫。

    深黑色的布加迪,显示出男人尊贵的身份。

    司机远远的看着和一个男人挽着手的夏清,再看一眼手中的相片,反复几遍之后,确认是同一个人,脸上闪过厌恶的表情,却很快掩饰好,“少爷,人已经到了?!?

    叶少庭自然也看见了夏清,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夏小姐请留步”

    夏清走到跟前的时候,司机恭敬的唤了一声。

    夏清停下脚步,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名车,笑着问司机,“叶少庭?”

    “正是我家少爷”

    夏清笑了一声,拍拍齐若寒的手臂,“你先走,我们晚上再见?!?

    齐若寒目光有些担忧,却知道夏清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

    他叹了口气,“不要勉强自己”。

    夏清只是笑笑不说话,目送齐若寒的背影直到看不见的地方,夏清才收回眼神。

    双手环胸,夏清冲着后车门的位置示意一下,“帮我把门打开”。

    命令的语气,毫不掩饰!

    夏清是故意的,不然,又怎么能演好李敏兰母女给她打上的标签呢?

    叶军给叶家当了那么多年的司机,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颐指气使过。

    出于礼貌,叶军给夏清打开了车门。

    夏清勾唇一笑,矮身上了车。

    旁边坐着一言不发的叶少庭,面对他,夏清眼底惊艳一闪而过。

    好俊的男人!

    冷峻的眉眼,深刻的五官。

    他周身泛着冰冷的气息,压迫力太强大。

    然而夏清却装作没发现似的,安逸的坐在他旁边,他不开口说话,她也就不问他。

    车子行驶在路上,许久,就在夏清以为他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我不会娶你”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有着属于男人的磁性。

    第三章:威胁

    许是在高位呆久了,即便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也让人无端感到一股压迫的力量。

    夏清笑了,笑声异常清脆,却带着一股子魅惑。

    她突然凑近他,离他差不多一厘米的距离停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她笑的勾人,单手绕过他的后颈,娇艳的红唇轻启,“怎么办?我非嫁你不可?!?

    夏清无论是眼神,还是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股勾、魂的味道,叶少庭却不为所动。

    他冷冷的瞥她一眼,“不想死,把手拿开?!?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却偏偏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他深邃的眼神,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渊,里面透着让人摸不清的神秘。

    夏清非但没有把手拿开,还贴得更近,凑近他,语气幽幽的说道:“我们做一场交易怎么样?”

    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叶少庭脸上,过于暧昧的姿势,让叶少庭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

    他没有回答夏清,深邃的眸子,似原野上匍匐等待猎物的雄狮,充满了无尽的危险。

    那危险让人胆寒!

    却不包括夏清,她夏清活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去怕了!

    经历过了最悲惨的事情,涅槃过后的夏清,在这世上最怕的事情,就是在她死之前,不能拖着那一家三口陪葬!

    所以尽管叶少庭身上的气势充满了压迫力,她也丝毫不惧。

    叶少庭久久没有开口,夏清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沉默着对视,脸对脸的距离,不超过三厘米。

    时间在静默中过去。

    半晌,在夏清以为叶少庭不会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给我一个理由!”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夏清却明白,叶少庭这是让她给他一个让他答应和她做交易的理由。

    夏清莞尔,凑近叶少庭耳边:“我不需要理由?!?

    说着,她手背轻轻划过叶少庭的英俊的侧脸:“你可以拒绝和我做交易,但是我保证,你明天就会看见一条消息,明园A区,叶家千金叶少晗,因不明原因,死于非命?!?

    夏清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诱、惑力,低迷暗哑的音色,魅惑撩人到极点,然而她说出的话,却让人经不住胆寒。

    前一秒,夏清还趴在叶少庭的身上,下一秒,她已经被叶少庭扼住了喉咙。

    叶少庭漆黑的眸子泛着冰冷的光泽,他大手掐住夏清纤细的脖颈:“你找死?”

    “哈哈……”

    夏清放肆的大笑,伸手附上叶少庭的手背,她可以感受到,她能呼吸的力道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

    然而她却不在意,清亮的眸子看着叶少庭,嘲讽的说道:“叶家大少爷,华晟集团总裁,居然喜欢上自己的亲妹妹,还真是令人可耻?!?

    夏清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明显看到叶少庭瞳孔猛的一缩,手下的力道不由自主加深。

    夏清难以呼吸,看着叶少庭的反应,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她赌对了!

    她只是让人查了叶少庭的消息,看到叶少庭过多干涉妹妹叶少晗的私人生活时,联想到圈子里流传的华晟集团总裁宠妹如命这个传闻。

    第四章:窒息

    加上她不巧刚好攻破了叶少庭的私人电脑,发现里面所有的文件夹,都保存着叶少晗的照片,所以才大胆猜测。

    果然,这世上,成功睿智的男人,和变态只有一线之差。

    而叶少庭,变态了!

    她就说,怎么可能有人会疼妹妹,疼到把妹妹身边的所有男人,都赶尽杀绝。

    凡是追求过叶少晗的男人,最终,不是家庭破产,就是陷入了所谓的经济上巨大的创伤!

    而叶少晗心中最爱的男人,从小发誓要嫁的男人,凌阳,现在正因为蓄意杀人罪,被判终身无期徒刑。

    凌阳她知道,凌氏集团的公子,为人谦逊有礼,虽然夏清对他仅有过几面之缘,但她很难相信,凌阳那样温和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总总的可能叠加在一起,夏清能想到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个阴鸷深沉的男人,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

    呼吸的能力越来越微弱,夏清能清晰的感受到,叶少庭,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一刻,对她充满了杀意。

    夏清发笑,因为喉咙被扼住,她笑声嘶哑的厉害,像是破旧的风箱。

    “你可以…咳咳……现在…就杀了我,反正…有叶家千金…为我陪葬,我这…条贱命,值了?!?

    她说的断断续续,叶少庭却听清了她说的内容。

    他松开手,语气冰冷的似啐了致命毒液:“你对少晗做了什么?”

    揉了揉她疼的几乎说不出话的喉咙,夏清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

    瞥见她脖子上的红痕,叶少庭目光闪了一下,放在座椅上的手,下意识的曲起。

    “不知道叶总裁有没有听过一种职业,叫杀手!”

    夏清这话说完,立刻感到身边的温度趋然降低。

    她语气悠然的继续说道:“实在抱歉,因为需要,夏清刚好认识一位杀手?!?

    夏清说着,嗓子疼的厉害,咳了一声,才继续说道:“从国外回来的第一天,手上还剩一点闲钱,为了自己的利益,小做了一点手段?!?

    叶少庭目光冷冷的看着夏清,夏清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样:“夏清知道叶总裁是有能力且有钱的人,请来?;ひ缎〗愕谋o?,自然不会太差,不过百密也会有一疏的时候,夏清告诉过这位朋友,若是夏清不幸身亡,或者,夏清和叶少庭的婚约取消,那……游戏开始!”

    一场猎杀的游戏!

    夏清娇艳的红唇,妖娆的容颜,此刻,带着蚀骨的冷意。

    “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叶少庭嘲讽的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是那嘲讽的背后,竟隐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夏清侧目,妩媚的勾起眼尾:“相信我,你会的!”

    沉默,又是无尽的沉默。

    夏清话说完以后,沉闷的车厢中,陷入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沉默。

    夏清也不急,沉默,代表着在这场赌局中,叶少庭输了,正受着她的威胁。

    只不过,向来高高在上,眼高于顶的男人,现在需要时间来理清,她后续的死路。

    叶少庭这样的男人,不会永远被动,夏清也不奢求能用这个威胁叶少庭一辈子。

    第五章:意外的吻

    她要的很简单,三年,只要给她三年的时间,就够了,快的话,两年!

    夏清坐到叶少庭的腿上,再次伸手勾住叶少庭的脖子,她暧昧的凑上去,妩媚的眸子,深深的望进叶少庭深邃的眼里。

    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两人的身体甚至紧紧相贴,叶少庭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

    妖艳的红唇勾起一抹弧度,夏清正要退开,突然,前面的司机猛踩刹车,叶少庭身体惯性的往前倾。

    唇,就这样不期而遇,贴在了一起,夏清瞬间瞪大了眼眸,叶少庭比她先一步退开。

    “你想要什么?”

    叶少庭的声音,在夏清耳边响起,低沉的嗓音,平淡的语气,好似两人之间的暧昧,从来不曾存在过。

    闻言,夏清勾起了唇角,比想象中妥协的还要快,看来,她还是低估了叶少晗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地位。

    “我要的很简单,婚约,维持下去,不必结婚,但要时刻陪我‘恩爱’,第二点,放弃对夏氏集团的打压?!?

    其实,她可以要求叶少庭直接帮她一起打压夏氏集团,但是不需要。

    就在开口的那一瞬间,她后悔了!

    她不要用别人的手来打压夏氏,她要用她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的毁掉夏氏,毁掉夏江和李敏兰所在意的东西。

    她还要让他(她)们的宝贝女儿夏芊芊,尝尽她受过的苦。

    她可以什么都放弃,唯独,不能放弃对这三人的恨意和她们的惩罚。

    这三人所犯下的罪过,让夏清恨不得撕碎她们的骨肉。

    她们该死,该死。

    “我答应你!”

    叶少庭的回答,让夏清翻飞的思绪回笼!

    她笑了笑:“你放心,不会真要你对我怎么好,只需要在夏家人面前,表现出你对我的爱就行,至于其他方面,你的自由,我不会干涉?!?

    那个‘爱’字,夏清咬的很重,她知道,叶少庭懂她的意思。

    她要的,只是叶少庭在夏家人面前表现出对她的重视就行。

    她现在羽翼未丰,还不是和夏家直接对抗的时候。

    以叶少庭的身家和地位,对她表现的越在乎,夏家三人对她就会越‘包容’。

    ……

    和叶少庭达成了协议,夏清让叶少庭把她放下车。

    她不白要叶少庭的帮忙,威胁他,只是权宜之计,她承诺叶少庭,最多三年,她就会把夏氏拱手交给他。

    威胁利诱,两者一起,她才能保证叶少庭不会在三年之内,转身对付她。

    叶少庭这男人,喜怒不行于色,即便被她用他最爱的女人威胁着,他也仅仅只有一秒钟不到的时间流露出了他的真实情绪。

    这样的男人,很可怕,夏清自问还不是这种人的对手。

    尤其是,在对付夏家的同时,她不能同时对付这样的男人。

    漫步在大街上,夏清收获了无数路人惊艳的目光,迎面走来的一个青年男人,甚至因为看她,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路牌。

    看到这一幕,夏清娇艳的红唇勾起一抹勾、魂的笑意,那笑意,不知迷倒多少男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买福彩快3输了很多钱 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德甲直播表 华东15选5开奖号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cba全明星赛正赛 陕西十一选五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大乐透的中奖号码多少 重庆时时彩走势 内蒙古快三豹子走势图 天津11选5开奖走势 如何下载一尾中特平 湖北11选5任选六最大遗漏 上海基诺彩票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