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傅唯西傅丞渊小说全网独家免费《傲娇总裁的掌中宝》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6

傅唯西傅丞渊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傲娇总裁的掌中宝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傲娇总裁的掌中宝里,主要介绍了傅唯西傅丞渊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醒了就下楼吃饭?!备地┰?,语调很冷,还带着教训的口吻,“多大的人还那么不懂事,跟别人去喝的烂醉?!倍抡饩?,傅丞渊直接转身离开傅唯西的房间。这……傅唯西有些傻。他是在生气?难道说,昨天喝醉时候,说了不该说的话,被他知道什么了?

傲娇总裁的掌中宝

第1章:衣衫不整的躺着

小唯一,你叔叔去巴黎了,也不知道搞什么,非要在订婚之前去一趟巴黎?!?

爷爷的话,让傅唯西原本夹筷子的手突然颤了下——

“为什么……去巴黎?”

爷爷很无奈,“谁知道,订婚日子都定下来了,非要延后几天,真是不省心?!?

傅唯西咬唇,心思早就不在吃饭上。

他不会是知道那件事了吧?

不然为什么去巴黎……

“爷爷,我想起我有个客户要联系,我先上楼哈?!备滴ㄎ鞣帕丝曜?,火急火燎的朝楼上跑。

“就算工作也要先吃饭啊!哎,这孩子……”爷爷在背后喊。

傅唯西压根没听见,把自己关在房门里。

她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如果让他在巴黎调查出来……那就完蛋了!

傅唯西黄慌张的把手机拿出来,拨了一通越洋电话。

“接啊,赶紧接啊?!彼偶钡哪剜?。

对方好像跟她置气一样,隔了很久才接起电话。

一接通,傅唯西立马就说,“傅丞渊去了巴黎,你把橙橙藏好了,千万不要被人查到什么!”

“我知道了?!?

电话那端传来沉稳的声音。

挂断了电话,傅唯西才稍微松口气。

她朝床那边走去,顺势抓起桌子上的一瓶酒,灌了两口。

口腔里的酒精味道,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外头下了很大的雨,房间的窗户没关,凉风一阵阵从外吹进,却抵挡不住床上纠缠男女不断攀升的体温。

傅唯西衣衫不整的躺着,痴迷的看着身上的已经醉了的男人。

他是傅丞渊,是她名义上的小叔,同时也是傅唯西……痴恋的人。

自从一次意外,傅唯西从爷爷那里偷听到,傅丞渊其实是傅家收养的,傅唯西对他的情感就在一日日的发生变化。

这些情感在黑夜里不断的滋长、蔓延。

外面狂风大雨,屋内酒精味弥漫,让傅唯西彻底失了理智。

她抓住傅丞渊的领带,起身,吻住他凉薄的唇,同时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叔叔,让我放纵一次吧,就今晚……

那一夜后,傅唯西就怀孕了,并且秘密生下了那个孩子。

奈何,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傅丞渊的确是傅家的孩子,那天傅唯西所听到的,不过是爷爷在议论别人……

“叩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突然惊醒了陷入在回忆里的傅唯西,她的身体猛的一颤。

“小唯一,你胃不好,不能这样只工作不吃饭,赶紧下来!”

门外是爷爷既心疼又严厉的声音。

傅唯西瞬间红了眼眶,赶紧回应,“我……我马上,马上就去?!?

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后来母亲出国,父亲意外死亡。

这么多年都是爷爷和叔叔一直照顾她,疼爱她。

如果爷爷知道,他最疼爱的孙女和最骄傲的儿子,不仅发生关系,还生下孩子。

对她,该是怎样的失望?

傅唯西垂下眼眸,内心充满了负罪感。

她捂着胸口,祈求着,让这些秘密尘封在她心里最深暗的地方,永远不被公开!

……

三日后,傅唯西吃完饭,正抱着冰淇淋在客厅里蹦达,一转头,便看到傅丞渊从外面进来。

他不耐的扯着领带,走进来时,顺手拽过傅唯西就往楼上走……

第2章:他让她漂浮不定……

傅唯西被傅丞渊一路带着上楼,期间偷偷看过傅丞渊好几次。

尤其是看着他紧绷的下颚线条,心里更是慌了。

他真的……在巴黎调查出什么来,所以现在找她算账?

到达房间,傅丞渊便松了手,脱了外套丢到旁边的沙发上。

傅唯西心里紧张,见他不开口,便率先开口询问,“听说你去巴黎了?”

“嗯?!备地┰ù雍砹锓⒊鲆桓鲆艚?,挽起衬衫袖子,浓眉越是紧蹙,她的心就越是漂浮不定。

“那你……是为了?”傅唯西歪头,小心翼翼的试探。

真是急死她了。

他到底有没有调查出什么来!

“你最近是不是跟龙家的那个小子走的很近?”傅丞渊突然抬头丢了这么一句来。

傅唯西愣了下,“嗯?”

“龙希尧?!备地┰ㄋ?。

傅唯西表情瞬间凝住。

他连龙希尧都调查出来了?

“我去巴黎调查过,这人是龙家私生子,分不到龙家任何财产?!备地┰ㄓ锲?,朝桌子那边走去,拿起上面的文件。

“然后?”傅唯西继续试探性反问。

事情,似乎并非她所想的那样……

傅丞渊已经拿着文件走到她的面前,交给她,“不要跟他交往下去,这里有南城名声良好的一些企业继承人的名单和资料,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所以……

傅丞渊去巴黎,不是调查孩子,而是调查龙希尧的身份?

傅唯西木讷的接过文件,稍微看了下,发现里面有很多年轻男子的照片,还有详细的身份资料,以及交往过几个女朋友,性格脾性等,清清楚楚。

傅唯西突然笑了。

“你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介、绍、男、朋、友!

傅唯西所有的紧张和慌张,都被这个结果给击溃,剩下的只有……愤怒!

傅丞渊敲了敲上面的文件,“这里每个人都是家族合法继承人?!?

意思简单明白:龙希尧不过是个私生子,配不上她。

傅唯西原本在强压内心的愤怒,但越是想越是控制不住,简直就是荒诞!

“傅丞渊,傅氏集团是要倒闭了,所以你才这么清闲吗?”

傅唯西直接砸了手里的文件,任由白色纸张洒了一地。

“傅唯西!”傅丞渊怒了。

“龙希尧就算是私生子怎么了?可我喜欢啊!你那么闲,就去管管你的未婚妻,少来管我!”

愤怒的砸了一句,傅唯西直接转身,却发现……

她刚才口中傅丞渊的未婚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

秦桑脸上挂着温和又明显尴尬的笑。

她是压根没想到,会撞到了这样的场景。

傅唯西看了她一眼,直接跑下楼。

“傅唯西,我是你叔叔!我有权利管你!”傅丞渊从房间里走出来,脸色难看。

无法无天了这个丫头。

傅丞渊想下去抓人,秦桑赶紧拉住。

“不像话!”傅丞渊沉着脸,烦躁的解开衬衫的扣子。

秦桑并不明白发生什么,朝房间内看了一眼。

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白纸,稍微看下,就明白什么事情了。

她笑了下,“难怪?!?

秦桑把纸张整理好,还给傅丞渊,劝着:“唯西这个年纪,肯定有自己喜欢的男生。而且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相亲模式,你太直接了?!?

“况且,这么大的女孩子心思多,指不定有了偷偷喜欢的人,虽然你不是她的亲叔叔……”

第3章:轻咬红唇,似在邀请

秦桑的话还没说完,傅丞渊便冷了眼眸,“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不想听到?!?

“抱歉,我失言了?!鼻厣<泵赜?。

偷偷看了一眼傅丞渊,脸上又重新挂起笑,把这个话题过度过去,“下次好好跟她说,不要太直接,她会明白?!?

“嗯?!?

……

南城最大的MISS酒吧内,此时音乐震耳欲聋,舞池内群魔乱舞。

酒吧的角落里,一男人捧着酒杯,邪邪的笑着,看着面前被她困在墙壁前身材火辣的妹子。

即便是酒吧灯光闪烁,有些偏暗,却依旧能看清楚男人一张极好的面容。

唇红齿白,男生女相,桃花眼又带着那么一种勾人,迷的面前的妹子神魂颠倒,软软的靠在柱子上,轻轻的咬着丰满的红唇,似在邀请面前的男人来品尝。

男人眯眼笑起,缓慢的低头,正要品尝这一美味,却感觉手臂被人拽住。

男人皱眉……!

“龙希尧!”有人在后面喊他,随后把他给拽了出来。

龙希尧回头,看着傅唯西一脸沉重的表情,就知道她又被傅丞渊气到了。

可怜,他的妹子马上就要到嘴了。

龙希尧回头,遗憾的冲着妹子送了抱歉的飞吻,又眨了下眼。

“行了,别浪了?!备滴ㄎ魇懿涣怂飧隼?荡的样子,拽着他来到吧台的这边来。

服务员送来两杯酒,傅唯西拿了过杯子,一昂头就直接干了,随后把空杯砸到了桌子上,“再来?!?

龙希尧在旁边看着,嫌弃的摇头,送她一白眼。

“我说,傅唯西,你到底要折腾自己到什么时候?”

每次傅丞渊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都能把她给伤到。

龙希尧眼珠转了下,突然凑近了傅唯西,“话说,既然你这么痛苦。不如考虑本少,颜正活好持久力强,保证每天让你合不拢嘴,嗯?”

他说着还故意朝傅唯西挑眉,后者直接一巴掌把他拍走。

“我说认真的啊?!绷R⒉凰佬挠执樟斯?,突然严肃了表情,“容我提醒你一句,你儿子再过不久就会问你找爹,你想好怎么回答了吗”

刚严肃,他又不正经的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跟我了,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到时候把我带到你儿子面前,保证他满意!”

他的话,直接戳到了傅唯西的痛点!

她的睫毛,猛的颤了起来。

三年前傅唯西和傅丞渊发生那一夜之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时她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这个孩子,她更不想打掉。

傅唯西很清楚,这个孩子是不该存在的。

可是……

这是她和最喜欢的人的孩子,她是千万的舍不得。

傅唯西还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办,她就因为妊娠反应,晕倒在龙希尧面前。

这个秘密,自然被龙希尧知晓。

当时傅唯西以为龙希尧会告诉傅丞渊,或者是逼着她把孩子打掉。

但……

那天一向没个正经样的龙希尧,却异常严肃的站在她面前。

问她,“你确定,你要留下这个孩子?”

她点头,无比的坚定。

之后龙希尧什么都没有过问过。

一个月后,龙希尧安排傅唯西以交换留学生名义,把她送到巴黎,并且安排巴黎的人对她多加照顾。

第4章:你是想娶了她不成?

那一年,傅唯西怀着孩子,一边要上课,一边还要躲着经常来看她的傅丞渊。

也庆幸龙希尧一直帮忙,才让她顺利的把孩子生下来。

担心傅丞渊发现不对劲,刚出月子的傅唯西,立马定了机票回国。

孩子便一直留在了巴黎,给信任的人照顾。

算算,那孩子……快两岁了吧?

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去抱过她的宝贝橙橙了。

他现在是不是要开始学说话了?会走路吗?

他以后会不会怪她这么一个狠心的母亲,把他一个放在国外?

傅唯西心里一阵阵的刺痛。

“喂,你……”龙希尧想要阻止,却发现傅唯西已经哭的一塌糊涂。

她真的很想她的宝贝。

想陪他成长,想教他说话,教他走路……

傅唯西烦躁的拿过酒杯,一杯杯灌下。

也只有酒精的麻醉,才能让她心里的痛,稍微减少一分。

让她不至于这样煎熬。

龙希尧在旁边看着,也是心疼的厉害。

他没有阻止,只是觉得傅唯西也该适当的放纵了。

以前,喜欢傅丞渊的时候,偷偷藏着掩饰着,就已经够辛苦了。

现在有了孩子这个秘密,她几乎每天都是神经紧绷,一旦有触及到这个边缘,整个人就警惕起来。

龙希尧叹了口气,拿起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傅唯西把自己喝的烂醉。

这是难得的一次,因为龙希尧在,所以她比较放心。

在傅家时候,她不敢这样的。

因为怕酒后失言,说出那些不该说东西,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心有秘密的人,总是活的拘谨。

龙希尧叹了口气,付了款,把傅唯西扛起来,带出酒吧。

他一出酒吧的门,脚步就停了……

马路的对面,傅丞渊正从车上下来,甩上车门,朝他走来。

傅唯西曾经说过,傅丞渊有一张让人想犯罪的脸。

即便是穿着最严谨的西装,但他一举一动,却能轻易牵动人心口的涟漪,让人沉沦在他的美色下,不可自拔。

龙希尧一直觉得傅唯西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夸张、乱说。

但这一刻……

龙希尧不得不承认,南城那些女人因为傅丞渊疯狂,不是没有理由的。

傅丞渊的脚步停在龙希尧面前,扫了一眼被扛在肩膀上的傅唯西,蹙眉,显然不悦。

“放开她?!?

“不放又如何?”龙希尧挑眉,带着几分挑衅。

傅丞渊眯眼,闪着危险的寒光。

龙希尧直面对峙,冷笑,“早就听小唯一说过,她的叔叔总爱多管闲事,连交个男朋友都不准。现在一见,果真如此。

傅先生,容我提醒你,傅唯西已经长大了,交往男朋友,和男朋友回家过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龙希尧歪头,“怎么,这样反对她交男朋友,你是想娶了她不成?

不过可惜,你是她小叔?!?

“所以……”

龙希尧瞬间沉了脸,“请你不要越界,你没任何资格阻止她交往男朋友!”

“我不会阻止她交男朋友。但,她男朋友必须过我这一关?!?

傅丞渊冷漠回应,“而你——”

抬眸,眼神凌厉,“达不到我的要求?!?

第5章:叔叔,别走……

你的要求?”

龙希尧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摇头,笑起来。

下一秒……直接沉了脸!

“你的所谓要求是个什么要求?是为傅唯西考虑的吗?

你知道她需要什么吗?

你知道,为什么傅唯西不管怎样,都不会在除了我以外的人面前醉倒吗?”

他发出一连串的问题,不等傅丞渊回应,兀自回答:“因为只有我懂她!只有我才是她最了解,最信赖的人!她只需要我照顾!”

龙希尧喊的振振有词,发泄着心中早就对傅丞渊的不快。

只是,下一秒……

“叔叔……别走……”

傅唯西呢喃出声,清楚的传在龙希尧与傅丞渊耳边,龙希尧脸色当场难看下来!

“叔叔……”

她一遍遍呢喃,抱紧龙希尧的脖颈。

似乎也只有在这样酒醉的夜里,她那被压制到心底,暗无天日的情感才能得到稍微的释放。

也只有在酒醉的夜里,她才敢这样一遍遍的呢喃着他的名字,“傅丞渊?!?

龙希尧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傅唯西这样的呢喃,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一怒之下,龙希尧直接把傅唯西丢给傅丞渊。

转身,烦躁的脱掉外套,甩在身后,走人!

傅唯西,你以后别来找我!

傅丞渊低眸,稍微调整了抱的姿势,让傅唯西舒服一点。

她还在呢喃着,眼角里有泪水,似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怀抱,她突然伸手,抱紧他的腰,紧紧的。

是一场梦吗?

纵然是一场梦,傅唯西也甘愿在这场景里醉生梦死,永不醒来。

傅丞渊带着傅唯西回到家里时,客厅开着暖光,方便回来的人可以看到。

秦桑一直都在客厅里等着,见到傅丞渊抱着傅唯西回来时,脸色有些微妙。

她走过去,声音压低,关心询问:“喝醉了吗?”

此时傅唯西在傅丞渊怀里软绵绵的,贴的特别紧,亲密的不像话。

“嗯?!备地┰虻セ卮?,抱着傅唯西上楼。

秦桑眉头微皱。

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你亲自照顾她总会有些不妥,被别人看到,就不好。

你知道,他们总爱无事生非?!?

秦桑语调无奈。

傅丞渊摇头,“在傅家没事,她酒品不好,一直都是我在照顾?!?

秦桑刚迈开的脚,停顿在半空。

下一秒,她踩了下去,追上傅丞渊。

“你刚出差没多久,如果太累了,你就叫我?!?

傅丞渊点头,礼貌的笑着,“客房已经收拾好了,不用拘谨?!?

怀里的傅唯西已经在闹了。

傅丞渊和秦桑点了下头,便带着她回到房间里。

秦桑站在原地,微微叹了口气,笑的有些勉强。

似乎,傅丞渊比传闻中还要疼惜这个侄女……

傅唯西房间内。

傅丞渊把她放到床上,帮她脱了鞋子,给她盖上被子。

随后去房间内的洗手间拧了热毛巾。

一出来,傅唯西已经翻滚着把被子掀的乱七八糟。

这个孩子……

傅丞渊摇头,嘴角带着无奈的笑。

走过去,把热毛巾放在旁边,重新给她拉上被子盖好。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这别墅在半山腰地段,晚上会凉。

傅唯西有踢被子的习惯,体质又不好,经?;嵋蛭估锾弑蛔佣樟粮忻?。

又不肯打针吃药,每次都是一番折腾。

第6章:衬衫领口微开

傅丞渊控制着傅唯西,一直到她不乱动,才松手。

拿过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醉醺醺的,又哭过,整个脸跟花猫一样。

傅丞渊给她擦,还不乐意的挣扎起来。

傅丞渊刮了下她的鼻子,“不省心?!?

擦完了傅唯西的脸,傅丞渊又擦了她手臂,最后才收了毛巾。

擦干净了,傅唯西舒服了,也就不闹了,安安静静的躺在那边睡。

傅丞渊坐在床上,把已经冷的毛巾放在一旁,看着她,竟有些入了神。

一转眼,这丫头就这么大了。

她四五岁时候,爬到他怀里撒娇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怎么,这样反对她交男朋友,你是想娶了她不成?不过可惜,你是她小叔?!?

龙希尧之前的话突然窜入傅丞渊的脑海里。

他脸色微沉,蹙眉,不耐的解开胸前的扣子。

“扣扣?!?

房门被敲响,傅丞渊收敛不悦的神色。

站起,去开了门。

“打扰到你们了吗?”秦桑有些抱歉的看着傅丞渊,举了举自己端着盘子上的两碗清汤面,“你晚上都没怎么吃,想着你又要照顾,总该吃一点。

而且唯西半夜醒来肚子饿,也可以吃一点?!?

“谢谢?!备地┰ń庸?。

秦桑朝里面看了一眼,又看了面无表情的傅丞渊。

轻声开口:“我先去客房,有事随时叫我?!?

“嗯?!?

“渴……”

床上的傅唯西难受的呢喃着,傅丞渊随手关上门,走过去。

他把秦桑送来的面放在旁边,拿过准备好的水,扶着傅唯西起来,喂她喝。

傅唯西迷迷糊糊的喝完大半杯就推开,嘴里嘟喃着,“龙希尧,我都说了我不喜欢温水?!?

一个翻身,又睡了过去。

傅丞渊蹙眉,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把杯子放在柜子上,本来站起来直接走人,但……

傅唯西一个翻身,又踢被子了。

傅丞渊脚都没动,又折返回来,给她盖被子,捏了下她有些肉的脸,“不听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傅唯西皱眉,显然不满,用力摇了下头,挣扎掉傅丞渊的手。

翻身,趴到床上继续睡。

过一会儿,又觉得难受,又翻过身来,被子又给折腾没了。

傅丞渊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是伸手给她拉上被子。

一整晚,傅丞渊基本都在给傅唯西盖被子,喂水。

第二日,初阳的光从窗户照入,有些刺到了傅唯西的眼睛,让她不得不睁开眼睛。

她伸手挡住眼前的光芒。

“醒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傅唯西惊了下,赶紧放下手来。

傅丞渊此时就站在她床边,似乎是一夜未睡,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有些凌乱,衬衫领口微开,有些褶皱。

即便是这样,傅丞渊依旧是傅丞渊,丝毫不显狼狈,反而多出一股,与平日不一样的狂野感。

傅唯西微张着嘴,有些颤,说不出话来。

昨天……

不是跟龙希尧喝酒吗,怎么又回来了?

“龙希尧呢?”傅唯西下意识追问。

这个臭小子,说好她喝醉之后,绝对不能送回傅家。

现在也不知道,昨天有没有发酒疯,说了什么该说的话?

傅丞渊脸色是当场难看下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