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省福彩快三走势图:俞乔沈知微小说全文阅读《渐生欢喜》

    发布时间:2018-11-15 20:55

    俞乔沈知微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渐生欢喜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渐生欢喜是作者南唐周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俞乔沈知微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沈知微给自己定位的这辈子的人生,就是能在禁宫博物院文物科下属的古籍管理小组谋个职位。每天一杯热茶一本书等下班,遨游在前人的文化海洋里,顺便装个哔——但是外公的去世让她的如意算盘落空......工作看样子要换,丈夫也成了内定,最惨的,史书上看来的血雨腥风,也要在她的生活中一一上演....

    渐生欢喜

    1

    C大的图书馆据说是新锐设计师贝先生尚未出名时候的作品,因此这两年随着贝先生的声势浩大,C大图书馆也渐渐成了网红打卡圣地。

    作为一个火车站,人流量大绝对是好事,可惜这是个图书馆。

    沈知微坐在三楼栏杆边的座位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捞过支笔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眼睛却散射在一楼络绎的人堆里。

    下周一要备的课还是一片空白,周日导师出院还不知道拿什么来交代,沈知微在内心叹一口气,将眼睛换一个方向继续发呆。

    手机又不失时机地亮起。

    知微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把手机翻了个面。

    终于,进图书馆的人比出去的人少很多的时候,知微拟好了课程大纲,就差往里头填材料了。

    忽然一个包甩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紧跟着一个红火的人就降落在她面前。

    “热死我了,舞蹈团刚排练完,水借我喝一口?!?

    来人是沈知微的室友易玲,为什么说红火?因为一身红色练功服被汗水浸透,看着就特别...惹火。

    沈知微想了想,大约也是挤不出什么牙膏来了,就起身收拾东西,顺便瞥了一眼易玲:

    “易小姐,你好歹注意一下形象,这么勾勒身材的衣服堂而皇之穿出来,喏,”说着朝一旁努努嘴,“影响小情侣和谐啊?!?

    坐在三桌远的一对小情侣和沈知微差不多时间出现在图书馆,旁若无人卿卿我我了一下午,应该说文思如泉涌的沈知微居然江郎才尽,起码一半原因来自于这对小情侣无私的狗粮。

    然而此刻,狗粮小分队的男队长正直勾勾望着易玲,旁边女队长已然控制不住怒气即将愤起。

    易玲撩一把并不存在的长发,往那边抛一个媚眼:“小学妹,是人是狗分清楚才好哟!”

    说完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挽着沈知微胳膊就下了楼梯,顺便洒了一路银铃般的笑声。

    “我们易大小姐的恶趣味真是,啧啧,这五年多来都未曾改变?!?

    沈知微呆滞了一下午的表情,这时候终于有了些许松动,虽然并没有大笑,只不过眼底眉梢嘴角,到底是轻松了许多。

    “对嘛,放轻松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说是...”

    眼看着就要走到门口,易玲忽然一个急拐弯:

    “啊呀忽然想起来,刚来时候正门口有只狗,龇牙咧嘴的特别凶,眼睛还红红的,别走正门,我们还是走西门吧?!?

    沈知微一头雾水:“学校里怎么会有疯狗,你看错了吧?”

    “错不了错不了,听我的就好,来我们走西门?!?

    沈知微以为八成是易玲的哪位疯狂追求者在正门口等着堵她,自然从善如流地跟着她走。

    一出门,还没看清远远路灯下那个似显眼熟的潇洒身形究竟是谁,就听见身旁易玲低低骂了声娘。

    “你的追求者看来还挺有智商啊!”

    沈知微这声发自肺腑的赞叹明显激怒了易玲。

    “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仔细看看到底是哪个小王八蛋站在那?!币琢岷苊缓闷?。

    沈知微仔细一瞧,倒是一愣。

    适才还倚靠着路灯杆子的那个潇洒身影此刻已经晃到二人跟前。

    “微微,我找了你一整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那语气中的诚挚和委屈,把沈知微听得又一愣。

    2

    趁着沈知微愣神的空档,潇洒身影又上前一步:“微微,为什么不说话?”

    距离已经够近,近到都能看见来人眼中的痛楚和欲滴的眼泪。

    沈知微终于回了神,忍不住轻咳两声。

    “咳咳,那个,夏明亮同志,你是不是找错了人?”

    潇洒的夏明亮此刻眼中全是不敢相信:“微微!你为什么这么说!微微!”

    两个手也抓住了沈知微的胳膊,那样子像极了咆哮帝马景涛将要开始发功的德性。

    “哇!夏明亮,你前几天不还搂着艺术系大二那个谁?这么快就忘了?还是你想说那是你妹妹?”

    易玲觉得再任由情况这么发展下去,搞不好自己就要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了,忍不住替沈知微出声。

    夏明亮却立刻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那个真的是我妹妹,微微,你要相信我!”

    沈知微揉了揉眉心,初夏的傍晚已经有了暑气,升腾得她脑仁有些发胀。

    “玲玲,你帮我把资料拿回宿舍,我跟夏明亮说几句话再回去?!?

    “......行吧,你注意安全啊,有事电话?!?

    临走,易玲还不忘给夏明亮一个威胁的手势。

    “微微......”

    夏明亮还想说什么,沈知微举起双手比了个叉在胸前,同时不动声色挣脱了他握着自己胳膊的手。

    “打住,你先听我说?!?

    沈知微在内心吸了口气,开口道:“我们大二开始谈恋爱,现在研二,四年时间,被别人看到的不算吧,就我自己亲眼看到的,你搂着小女生,就有......你等等,我算算啊,”说着真的低头沉吟了一阵,“有四次吧,你跟我说这其中有的是你的干妹妹,有的是你的高中同学,还有什么来着?哦对,你兄弟的女朋友?!?

    “是啊,那以前你都没生气,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生气?还不理我......”

    沈知微不禁失笑:“怎么听你的口气,我不该生气?”

    见夏明亮又要开口,沈知微略沉下声:“现在听我说?!?

    仍旧是微微翘起的嘴角,和善的眼神,看起来似乎是没有脾气的一个人,夏明亮却忽然觉得这个沈知微自己并不认得,只是一瞬间,她忽然变成了一个遥远的高台上的人,虽然身高上看来自己还高了她十几公分。

    只能点点头。

    “第一次你跟我说是你的干妹妹,我其实是生气了的,只不过你没发现,那是什么时候?哦对了,是大三暑假前。然后你以为我是个不会生气的人,就越来越不注意分寸,之前说四次是我看到的,你也知道我不大出门,所以我看到的应该只占很少一部分,还有别人看到后告诉我的。只不过那时候我还是给了你机会,我只跟你算我看到的四次,前面三次你都给了我理由,虽然不能说很严谨吧,总归是个理由,你能找理由敷衍我,也算你上了心,但是第四次呢?”

    沈知微顿了顿,继续说:“你带着那个女生去二餐,我从你对面过来,你当做没有看到我,事后也没有任何解释,跟没事人一样约我吃饭上自习......夏明亮,最早你追我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来跟我解释一下说清楚,我不是不依不饶的人,但是如果没有解释,也就不要怪我不给机会了。我是这么说过的吧?”

    夏明亮终于收起脸上的可怜兮兮,正常地看着沈知微,点点头。

    3

    知微再叹一口气,语气仿佛是哄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我还说过,哪天不喜欢我了,就直接告诉我,好聚好散。对不对?”

    夏明亮仍旧点头。

    “所以你看,我并没有忽然生气,是你自己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

    却被打断了。

    “你为什么这么冷静!”猛然抬起的眼睛里埋了愤怒的雷,几缕碎发垂下,倒有种生机勃勃的美艳。

    沈知微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大男孩时,他干净纯粹的笑和开朗活泼的眉眼,猛然有些心软??上衷诓皇鞘焙?,只能无奈地笑笑:“这不是冷静,只是理智,我在跟你阐述事实?!?

    夏明亮却不管不顾,伸手就揽住了知微,见沈知微又是本能的抗拒,不禁冷笑:“看!你又这样!你也说我们谈恋爱四年,可是你让我碰过你吗?别说接吻了,夏天穿短袖我就连搂着你都不行。你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谈恋爱的吗?别人一个礼拜就要出去开房一次!你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KTV你都不愿意去!你以为我愿意找你就是吃饭上自习?你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吗?他们说我不行,不是男人,问我是不是阳痿......”

    这似乎看不到尽头的互相指责让沈知微的头愈发痛起来,架不住她的涵养好,也只想尽快结束这尴尬又无意义的争吵。

    “所以你就带着你的姐姐妹妹高中同学和朋友的女朋友,证明给别人看你并不阳痿?”

    夏明亮的脸色突兀地白了:“你,你查我?什么时候?”

    沈知微打开手机,翻出相册递给夏明亮:“从第一次开始?!?

    夏明亮眼里的沈知微,嘴角也不是翘翘的了,眼神也不是和善的了,似乎有黑色的尖锐的刺从她的眼睛里射出来,直直插进夏明亮的胸口??墒亲邢冈倏?,却发现沈知微不过是没了笑容而已,脸色并不严峻,也没有任何的忿忿不平或是怨恨,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似乎她从来就只是一个过路人,二人之间也从没有恋情,她只是偶然路过,被夏明亮抓了壮丁,并且她觉得这陌生小子太过任性,很需要一个年龄见识都长于他的人来好好教导他。

    对,在沈知微眼里,自己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他从没有在她的眼里,看到过女朋友对男朋友的感情。

    夏明亮看着沈知微的眼神忽然激烈起来,甚而变得害怕,那最终夺路而逃的样子,简直就像见了鬼。

    沈知微独自在路灯下站了一会儿,最后笑笑,转身往宿舍走。

    这时一辆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停在沈知微身侧,车里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脑袋。

    “听说你又失恋了?可我怎么看都是你抛弃了他?!?

    沈知微不置可否,只看了一眼夏明亮跑开的方向,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诶,小丫头,问你话呢,怎么不答?!?

    俞乔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搭在窗沿上,知微走他也走,知微停他也停,知微转弯他也转弯,像夏天郊外打不完的蚊子,更像摊开了放在桌上的灭蝇纸,碰上了甩也甩不掉。

    4

    校园内禁止开车。

    当然领导的车不在此列。

    俞乔虽然不是C大的领导,不过他有在全城禁止行车的地方开车的特权。

    看到俞乔,沈知微就没好气:“俞大少这么晚出现,难不成又是看上了我们学校哪个可怜的妹子?你不如行行好放过别人,也当给自己积德?”

    俞乔已经下车站到沈知微身侧:“你们学校能让我看上的不就只有你了么?怎么,是这一届的新生里又来了什么漂亮妹子?”

    沈知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鄙视自己高估了俞乔的道德底线。

    “我还要回去备课,俞大少玩得开心,再见?!?

    “等等?!?

    俞乔伸出一只手拦住沈知微的去路:“生这么大气?刚刚那王八蛋明显配不上你,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沈知微抬头盯着他:“你从哪里开始听的,说?!?

    俞乔摸摸鼻子:“这还要听?闫晨帮你查的东西,哪次不用跟我报备,你还不清楚?”

    “难不成今天你还是特地为我来的?”

    沈知微语气里的揶揄讽刺真是藏也藏不住,听得俞乔不住地皱眉头。

    “刚才那小王八蛋是不是把你气糊涂了,一晚上讲话都夹枪带棒。我的青梅竹马被人欺负,我还不能来看看?吵架的时候给你助个威,打架的话就替你递递木棍砍刀什么的,不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俞大少这么讲义气,那下回你找妹子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递递安全套,也算礼尚往来?!?

    “你......”

    俞乔跟沈知微拌嘴,鲜少有胜的时候,最多打平,那也是沈知微懒得开口或者故意放水。

    “小玲玲还说你备课备了一下午什么都没备出来,我看你把吵架那点能耐分一半出来何愁忽悠不过80分钟?!?

    “你太不了解我,十分之一就够了?!?

    “......女侠威武,在下告辞?!?

    沈知微终于笑了:“好了好了,多谢俞大少关心,不过没什么事需要你出手,你可以安心回去你的温柔乡了,我知道你肯定约了妹子?!?

    “那行吧,我走了,你注意安全?!?

    说完转身上车,发动机的巨大声响还没消失,车就先不见了。

    俞乔一走,沈知微就接到了易玲的电话。

    “微微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我直接回家了啊,还有还有,下周直接过去下乡调研了,你一个人注意安......”话没说完,手机没电了。

    易玲不在的话,沈知微忽然觉得一个人回了宿舍也是空落落的,脚步不觉慢了下来,可是再慢,学校就这么点大,磨磨蹭蹭仍旧到了宿舍楼下。

    可是怎么回事?一早绝尘而去的俞大少的车,居然停在女生宿舍楼大门口。

    这幢楼住的都是研一研二的学生,俞乔这个花心大萝卜是什么时候改了口味,喜欢起......嗯,成熟有内涵的女性了?

    沈知微默默靠边,尽量走在路灯的阴影里,要是不小心撞见了俞乔的新女伴,也好免了对方的难堪,毕竟风流如俞大少,还没有哪个女伴是超过三个月的。

    经过俞乔车边时,沈知微瞟了那边一眼,俞乔正靠在车门上抽烟,没有一贯的玩世不恭,隐约却似乎有点忧心忡忡。

    5

    不过是呆了一下,俞乔就抬头对上了她的目光。

    “怎么这么慢,上车?!彼低昃妥斫顺道?,双手按在方向盘上,指尖无意识地嗒嗒的敲。

    沈知微一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刚才二叔打你电话,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没找到你,就找了我。微微,”俞乔顿了顿,“你做好思想准备......”

    沈知微只觉得手心里都是汗,颤抖着撑在膝盖上,很快那痉挛的感觉从手心传到了心脏,胸口一片疼痛,哪怕咬着牙坚持,也只是让那感觉又从心脏传递到了牙尖。

    她没有察觉自己全身都在抖,所有的意识集中在耳边,一遍遍地被迫听着:外公可能撑不过今晚了。

    俞乔忽然靠边停了车,伸手揽住沈知微:“微微你哭一下,快点,哭一下!”

    沈知微颤抖着手抓住他的衣领,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我,哭,不出,来?!币蛔忠欢?,异常艰辛。

    “那这样,你跟着我,深呼吸,来,别怕,和我一起,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昏昏沉沉中,沈知微想起自己9岁那年,父母出了车祸,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是像这样浑身发抖,那天,11岁的俞乔也在沈家,就是看着大人们这样纾解情绪激动而呼吸中毒的沈知微。

    沈知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来到外公的病房外的,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不知道怎么控制让它动,它却自己动了。围上来的亲戚们的脸,一个个都是熟悉的,又似乎很陌生,每个人都动着嘴说着什么,一个字一个字,分开都是听得见的,可是合起来又是什么意思,沈知微却不懂。

    直到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抖成筛子的身体按进自己怀里,在她头顶轻声说。

    “微微,别怕,外公在等你?!?

    是俞乔。

    那以后的世界,又重回正轨了,声音能听懂了,四肢也接受控制了。许多年后,沈知微时?;叵肫鹫庖豢?,如果当时没有俞乔抓住她,把她从虚无的边界拽回来,她或许就没有之后那异常艰辛的几年;可若没有那异常艰辛的几年,外公的遗愿就不能实现,被掩盖的冤屈就不能昭雪......

    对自己的未来尚且一无所知的沈知微,慢慢地慢慢地,把手放到门把上,推门进了外公的病房。

    里外又是两个世界。

    外面是亲人的哀戚,里面只有仪器不带感情的滴答。外公在没感情的声音里,缩成了病床上小小的一片,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如今只剩下眼底一抹不甚明了的精光宣告自己曾经的辉煌,而这一抹光,也实在脆弱得不比风中烛火强多少。

    沈知微伸手握住外公那姑且能被称为“手”的枯枝似的一团,那是从自己记事起就牵着自己长大的手,然而自己长大了,像汲取了这双手的养分,它们渐渐干枯了,不止它们,还有带大自己的外公。

    “微...微微啊,”外公一说话,氧气面罩上就白一片,其实他的声音已经很低,要冲破那些仪器的包围传到沈知微的耳朵里,实在很艰难,知微只能把耳朵贴在外公的氧气罩上。

    “微微......别伤心......要......要坚强......要......忍住......不要......怕......”

    尽管眼泪顺着脸颊滴下来,沈知微也不敢发出抽泣,怕漏了外公哪怕一个字的交代,怕不能完成外公的嘱托。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