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大结局)冥婚少女鬼夫我怕黑在线阅读_白桑幽冥小说全文阅读by格零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6

冥婚少女鬼夫我怕黑白桑 幽冥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冥婚少女鬼夫我怕黑是一部由作者“格零”著作完结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桑幽冥之间发生的故事,我叫白桑,是个连小姐都不如的鬼奴,小姐接的是男人,我接的是,鬼……更惨的是,每到月圆之夜,我都会非礼一只叫幽冥的男鬼!

冥婚少女鬼夫我怕黑

第一章 :一品阁的秘密

我叫白桑,今年24岁,是个小姐!

10岁的时候,我就被后妈卖到了一品阁,这个比天上人间还神秘的地方,让我在同行面前抬不起头来。

这并不是说我活不好,而是在一品阁,我因为个子和脸蛋都没长开,所以一直没接过客,平常就做做杂活。

在我24岁以前,我其实并不知道一品阁到底是干什么的,隐约只知道是干那个的,但又不敢乱猜,因为我和其他姑娘一样,白天像正常人一样去学校,晚上回到这里,她们接客,我打下手。

和现实生活里的足疗会所一样,我们也是白天休息,晚上灯火辉煌,一旦12点过后,除了我以外的所有姑娘都会被叫到大厅,然后没多久每个屋子就会跟夏天的青蛙一样,叫声此起彼伏……

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在一品阁里看见过男人出入,有次我不信邪蹲门口等,从头到尾我连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除了那个没有男人特征的王太监王公公阴着脸出来找我。

说起王公公,我就来气,前天傍晚我刚从学?;乩?,他就站门口等我,色眯眯的看了我一眼后竟吩咐我去走廊上洒血。

我不知道他是针对我,还是故意刁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要在营业之前一定要在走廊上洒血,更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血,只知道如果我没干好,就会被王公公性虐待,因为在一品阁,他说了算。

我把东西放下后,去工房拿来工具,刚准备干活就听到一道酥媚的*声从我身侧的屋内传出来,我一愣,这声音好耳熟!

“客人,你好坏哦,居然这么用力!”

张丽!我瞬时确定,这声音就是住我隔壁的张丽!

“嗯!嗯!啊!”张丽蓦然娇喘着惊呼:“客人,我的好客人,您轻点,张丽受不了了!”但随即从里面传来张丽一声比一声更妩媚的轻吟。

我面上一红,慌忙提了血桶就要逃。要知道,我虽已24岁,却跟异性连亲吻都不曾有过。我跑了几步,却鬼使神差的停住,竟去偷看。

我轻着动作一点一点的将门打开,张丽的*声不断的刺进我的耳朵,但除去张丽的声音,屋子里却是一片死寂。我越发好奇,想要看看这屋子内的客人长什么样子,但不管我怎么睁大眼睛,除去一片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这不禁让我想到,我虽在一品阁多年,却似乎从未见过有客人在一品阁出没呢!

张丽的*声却越来越激烈,并伴随着身体啪啪的猛烈撞击声,让我面红耳赤,但一股寒意却弥漫出来!

突然,一只手覆盖上我的胸:“你是不是也想像张丽一样舒服啊!”

我惊恐的睁大眼睛,想要逃离,但我的嘴巴却被捂住,那手放肆的欺凌着我的胸,我的身体被禁锢住,抵压在了墙的死角。

我疯了一样反抗,因为我知道,禁锢我的就是管理我们的王公公,他虽不能人道,却已经用*的手法糟蹋了很多阁里的人。

我拼了命的挣扎,但王公公力气始终占我上风。他阴笑着将我面朝下的压在地板上,那双干枯的手开始撕扯我的裤子,似乎我越挣扎,他就越兴奋。

王公公的行为在阁里众所周知,但根本没有人来管,所以他越发的猖獗。而我却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我慌乱无措,但又反抗无效。

王公公一边压制着我,一边已经解开我的裤子,这一下,我彻底急了,看见面前的血桶,抓了就往身上倒。

哗啦,我全身都被血浇透,又脏又腥臭,王公公一把甩开我,赶忙去擦被我溅到的裤子。

“对不起,王公公,我,我刚刚是不小心打翻的!”我赶忙道歉。

啪!王公公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我的脸上,猛烈的力道让我一阵耳鸣,但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王公公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洁癖,我现在这样又脏又臭,他肯定没有兴趣了!

王公公居高临下的盯着我,但却突然阴恻恻的笑了:“白桑,你知道我们阁里做的是什么生意吗?”

我毛骨悚然,本能的摇头。

王公公缓缓蹲*,笑意更浓:“当然是皮肉生意,否则,张丽怎么会如此舒服!”

虽然阁里规矩森严,不许我们这最底层的人打探阁里的行当,但每每听见*声,我心里还是猜测到了几许。

“那你知道她们接的是什么客人?”王公公的双眸眯起,诡异在他眸子里弥漫。

男人!我差点冲口而出,王公公却笑的阴森森,一张干枯的脸逼在我的面前,让我寒意四起,而张丽的*声越来越激烈:“客人,你这宝贝又冷又大,真是太厉害了,丽儿受不了了!”

王公公直勾勾的盯着我:“白桑,你知道张丽为什么会说那个东西又冷又大吗?”

为什么,人的体温该是热的啊,如何会冷!我的脑子开始有些乱。

“你知道,为什么每晚都要你在走廊里洒血吗?又为什么你在这一品阁这么久,却没见过一个客人呢?”王公公森森的笑,干枯的脸好似要裂开来一样。

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弥漫遍我的全身,让我很狠的一颤:“为,什么?”

第二章 :鬼奴

“那是因为——”王公公如恶魔般咧开嘴,凑到我耳际低语:“她们接的是——鬼!”

“鬼!”我下意识呢喃,整个人却僵硬住。

王公公看着我却愉悦残忍的笑:“我们一品阁接的全是鬼,否则,何必要你每晚在走廊里洒人血,增加阴气,而你,又怎么会连一个客人都看不见!”

“因为,他们都是鬼啊!”王公公眯着眼眸,愉悦的笑。

我僵硬的抬起头,看着王公公近在眼前却笑得狰狞的脸,鬼?一品阁里的客人怎么可能是鬼?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鬼?

我想要反驳,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但如果不是鬼,为什么我刚刚能看见张丽,却无论如何看不见张丽的客人,如果不是鬼,为什么每晚我要做洒血这样诡异的事情,如果不是鬼,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连一个客人都没见过。

如果不是鬼,为什么我们这些一品阁里的女人都被称为——鬼奴!

诡异的寒冷在一品阁里弥漫着,而答案已经不言而明。

“所以啊,白桑,公公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说公公可不比那些个脏东西强多了,保证让你啊,欲仙欲死!”王公公笑,一口黑黄的牙全露在外面:“不过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王公公眯着眼睛猥琐的笑,但笑容却蓦然僵硬住,他猛然凑到我的面前,我被吓的本能要闪躲,却被王公公一把捏住脖子。

“王公公——”我想要挣脱,王公公的手劲却蓦然阴狠,痛苦的让我说不出一个字。

王公公死死的盯着我的脖子,眼眸寒意四起,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活活掐死的时候,王公公一把将我摔在地上,冷笑着鄙夷:“白桑,我还以为你多坚贞,原来早就*的找鬼破身了!”

我被摔的浑身疼痛,根本不明白王公公在说什么,什么鬼?就算一品阁里接的都是鬼,但我根本连一只鬼都没见过!

“你个下贱东西,快点把活干完!”王公公不再理会我,转身离开,但走了两步,又冷笑着对我道:“当然,你个下贱东西要是想尝尝公公的宝贝,公公还是随时欢迎的!”话落,王公公离开了。

我不敢耽搁,忍着痛赶紧换了血,继续干活,但不曾将王公公的话放在心上,我觉得,这只是王公公想要糟蹋我的另一种说辞!

凌晨三点,我终于干完所有的活,回屋。

在一品阁里,每个人都有一间自己的屋子,但,我这种最低下的九品鬼奴,只能住在一楼的小屋子里。

我停住脚步,看着我隔壁黑漆漆的屋子,营业已经结束了,张丽怎么还没回来?

强烈的疲感倦席卷上来,我也懒得想,便回了屋,我一在床上躺下,顿时劳累就铺天盖地而来,能让我秒睡过去。但稀疏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撒落在我的身上,一种莫名的燥热感竟席卷上来,并越来越强烈,逼迫着要我做什么。

“啊!”这在这时,我的胸被狠狠捏了一下,但我一低头,竟,竟是我自己的右手。

我:“......”

我刚要将手拿开,但我的右手竟恶劣而享受的再次重重捏了好几下。

我蓦然石化!

我,我这到底是有多缺男人啊,居然憋的生理需求都*了,连自己都不放过!

但我的右手却越发不安份,竟开始解衣服的扣子,试图钻进里面去。

啪!

我用左手狠狠惩罚右手:“白桑,你怎么能*到这种地步!”

“你个丑女人还敢摸我!”

恍惚间,我听到一个愤怒的男声,我一僵,仔细再听,四下里却只有一片寂静。

不等我多想,浓烈的疲倦和困意袭来,我再也抵挡不住,睡死过去。但当我第二天醒来时,却彻底震惊了:

只见床上一片凌乱,我的衣服则被撕的四分五裂的扔在地上,而我身上一丝不挂,并缠绕着一条火舌。

火舌仿若活着似的,*的游离在我身上,从胸口,不断不断的往身下私密处靠近。

第三章 :装贞洁烈妇

“啊!”我尖叫着从床上跳起来,拼命扑火,可当我的手拍打在身体的瞬间,火,却消失无踪。

我蓦然僵硬,不敢置信的摸我自己,但不管怎么摸,除了我的身体,根本没有丝毫火的踪影。

难道,是我太累的幻觉?

“铃铃!”闹钟蓦然响了起来,我才想起,今天可是英语四级考试,我再也来不及细想,胡乱收拾下就往学校跑。

学校,是一品阁给我的唯一美梦,因为一品阁绝不允许阁里出现无知的人,所以,所有被买进来的孩子白天都会被送去上学,但,晚上必须回去。

而这,也是我唯一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

阶梯教室。

我刚将试卷检查了一遍,交卷铃声正好响起,我便起身交卷,我盯着试卷想最后确定姓名考号无误,却不想脚下一绊,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膝盖磕在地面,一下子就破了,鲜红的血从伤口流出来。

“白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我从地上撑起来,就见张丽关心的看着我,嘴角却愉悦的勾起。

“没事!”我淡淡回答,随手擦掉膝盖上的血,从地上起来。

张丽跟我同岁,不仅住我隔壁,还跟我同班,最重要的是,她讨厌我,很讨厌。

“那麻烦让让,我赶时间!”张丽说着,强硬的挤过我,并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上我受伤的右腿,去交试卷。

我索性后退一步,远离张丽,却见她交了试卷,走到门口,却对我回头一笑,这笑,极为诡异。

我一滞,等我回过神,张丽已经离开了,我赶忙去交了试卷。但我右腿不仅磕到还被碾压,有些疼,我只能先坐着,缓缓疼痛感,直到所有同学都走光了,我的脚才不那么疼。

“咕咕!”肚子饿的叫了起来,于是我收拾东西准备去吃饭。

砰!教室的门却猛然被关上,我刚想抬头看是谁关的,视线却陷入一片漆黑。

“同学,还有人!”我大喊,希望关门的同学把门打开,但,外面根本没人回应我。

“同学!”我再次喊,但回答我的只有沉默。

啪嗒!突然,一个脚步声刺入耳朵。

“同学?”我试探的喊,但漆黑的教室寂静的诡异,只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格外清晰,我仔细分辨这脚步声的方位,但却忽远忽近,我想着是谁这么恶劣,跟我开这种玩笑。

啪嗒!突然,脚步声在我身后出现,我本能回头,身体却已经被整个粗鲁的压在地上,粗重的喘气在黑暗中格外的清楚,而那热气都洒在我的脖子上。

昨晚王公公的*行为蓦然跃上脑海,我满是惶恐,但强装镇定:“你是谁?”

但回答我的只有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还有一双试图解开我扣子的手。

我想,我一定是遇到了校园*。

“该死!”黑暗中,男人解不开扣子咒骂。

我一愣,这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

“太黑了,最好开个灯!”我压抑着不安,尽量顺从道,只有弄清状况,我才有机会逃走。

男人冷笑:“原来你喜欢开灯做!”

我整个人僵硬,这声音是——子睿?

不等我确定,整个人已经被男人抱起来,压在了墙上。啪,灯被打开,突如其来刺眼的光让我眯起眼睛,我却依旧清楚的看见张子睿白得跟纸一样的脸。

张子睿,我的初恋男友。

“这么亮,够看清楚你放荡的样子了!”张子??计惹械慕馕乙驴?。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张子睿素来温柔体贴,对我更不强迫,所以在一起四年,除了看过电影,再也没有更亲昵的行为。

但怎么突然——

啪!

不等我回过神,我的右手狠狠打了张子睿一拳,并骂道:“你个基佬,敢脱我衣服?!?

张子睿捂着被打的脸,原本苍白的脸变得阴郁:“你敢打我?”

“我没有!”我刚刚确实没有打张子睿,更不曾说话。

“白桑,看样子我太给你脸了!”话落,张子睿就猛然扑上来吻我,他的吻狂热的落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让我泛起恶心,不等我挣扎,我的左脚竟狠狠的踹在张子睿肚子上。

砰!不等我反映过来,张子睿整个人竟飞出去两三米远,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本能跑过去想要看看张子睿如何,但当我跑到他面前,刚要扶起他的时候,我竟抬起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肚子上:“还敢亲我,找死!”话落,竟狠狠连踹十几脚,硬生生把张子睿踹的吐血。

我:“......”

我赶忙抱住自己的腿,虽然张子睿今天的做法很过分,但这样再踹下去就该死人了,可,我今天怎么能如此暴力,难道,我实际上我有暴力倾向?

张子睿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门边:“白桑,你真是个恶心的女人,明明下贱的要命,居然还装贞洁烈妇?!?

我蹙眉:“子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从没告诉过张子睿我在一品阁的事情,难道,他知道了?

张子睿冷笑:“既然你要装,就让你看个清楚?!闭抛宇0聪掳磁?,只见雪白的墙面上照映出画面。

屏幕中的我正熟睡在自己的房间,看衣服,就是昨晚。

睡眠中的我开始扭动身体,似乎很热,汗水密布在我的身上,我的脸颊变得绯红。突然,我睁开眼睛,竟开始狂热的撕扯自己的衣服,撕扯光衣服之后,我竟还疯狂的亲吻自己,从手一直到脚。

“谁允许你个丑女人亲我脚!”屏幕里的我突然厌恶的开口。

我听到这句话,一股寒意蓦然炸开。

第四章 :非礼鬼的滋味如何

佌佌!正在这时,屏幕上的画面消失,只剩下闪动的磁条。

“怎么回事,我看的时候明明两个多小时!”张子睿莫名,想要上前查看投影仪,但张子睿刚走近,投影仪蓦然爆炸,把他吓了一大跳。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却越发寒冷。被撕烂的衣服,缠绕在我身上的火舌,非礼我自己的身体,还有身体里那个声音,这一切都不是——错觉?

“白桑,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是想明白了,晚上来明珠酒店415找我!”张子睿高傲的对我说,随即捂着肚子痛苦离开。

门被打开的瞬间,刺眼的光落在我的脸上,随即门再次被甩上,只剩下一片昏暗。

“你个女人今晚再敢非礼我试试看!”蓦然,一道阴沉沉的男声响起。

我狠狠僵硬?。骸澳?,是谁?”

但,根本没有人回答我,而偌大的阶梯教室里,只有我自己。

“你,是鬼吗?”我再次试探的问到,但,依旧没有人回答我,好像刚才只是我的错觉。

但我看着不断冒白烟的投影仪无比确定,这一切不是我的错觉,我真的遇上鬼了,而这只男鬼似乎跟我的身体有着某种诡异关系。

蓦然,我想起王公公说过我找鬼破身,原来他并不是恐吓我,而是真的,但我自己却没有丝毫的记忆,看样子,只能去问王公公了。

正在这时,门被打开,下一节课用这个教室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进来,看见冒烟的投影仪都怪异的看向我,我赶忙收拾东西离开。

但经历了这些事情,我根本没有心思继续上课,第一次翘课,提早回了一品阁。

白天的一品阁昏暗而死寂,连一个人都看不见,实际上,不需要上课的鬼奴都在自己的屋子里养精蓄锐,等待晚上的营业。

我轻着动作来到王公公的屋子,我深呼吸,敲门,但里面根本没有人,但,门却留着缝。

我怀着不安推门而入,我是怕王公公的,但,我身上诡异的事情恐怕也只有王公公能解释。

屋子里昏暗的几乎看不见,我小心翼翼往里走,但里面空无一人,突然,我看见床边有一本古旧的书籍,封面上隐约有个鬼字。

我不禁伸手去拿。

“怎么,终于想明白了!”蓦然,王公公阴恻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吓的我慌忙缩回手。

“王——”不等我开口,王公公已经将我压在了床上,我慌忙挣扎,但我一挣扎,王公公就笑的更加开心:“白桑,我就喜欢你挣扎,你越挣扎,我就越兴奋,公公我好久都没这么兴奋了!”王公公一边说,还舔了舔嘴角。

我这才想起我此行的目的,强撑起笑容:“王公公你喜欢就好!”

王公公一愣,显然没想到我的转变。

我趁着王公公发愣,小心的将手伸进口袋,将早已藏在袋里的臭鸡蛋捏碎:“只是就怕坏了公公您的兴致?!?

臭鸡蛋的恶心味道一下子弥漫出来,王公公瞬间蹙眉,鼻子四下里闻:“这什么味道?”

我低下头,不好意思道:“是我,我,好几天没洗澡了!”

话落,王公公蓦然推开我,嫌弃道:“难道你不知道本公公有洁癖,这么脏还敢来*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从床上起来:“是我一心想要向公公您讨教,居然忘了公公您的洁癖?!?

王公公嘲讽冷笑,挑了个离我最远的位子坐下:“原来是有事求我,说吧!”

我瞧着王公公的脸色,道:“昨晚王公公您说,我找鬼破身,这是怎么回事?”

王公公听到这话,对我更加不屑:“自己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居然还来问我,不过,白桑,你的口味可够真重啊!”

我蹙眉,更加确定,王公公是知道我身上诡异事情的。

“怎么样,强 爆鬼的滋味如何?”

轰!我的脑子闪过一道雷,强爆鬼?

我,强,爆,鬼?

第五章 :献身王公公

“公公,您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强撑起笑。

王公公冷哼:“我开玩笑,你自己签了这见不得人的契约,居然还装无辜!”

契约?什么契约?我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任何相关契约的记忆。

“公公!”正当我要开口问的时候,张丽娇滴滴的声音传进来。

“进来!”王公公的眼眸一亮,勾起唇角猥琐的笑。

“公公,丽儿找你找的好苦啊!”张丽进来,我却蓦然僵硬,只见原本该在学校上课的张丽竟穿了件艳红的肚兜,雪白而饱满的胸脯大半个露在外面,而那肚兜的带子也松松垮垮的在背上,好像*着人轻轻一拉!

她穿成这样来这里干什么?我疑惑,她跟我一样,因姿色不够,是干脏活的九品鬼奴,但她昨天却在八品鬼奴的屋子里接客。

“你个小妖精找公公干什么?”王公公的手一把伸进张丽的短裙里,狠狠的拿捏丰满的臀。

“公公你偏心,不宠丽儿了?!闭爬鲎谕豕耐壬?,饱满的胸紧贴着王公公,可怜兮兮哭诉,完全把我当空气。

“我最宠的就是你了,公公我都破例把你从九品提拔到八品了,怎么还说不宠你呢!”王公公的视线定在张丽雪白的胸脯上,露出一口黄兮兮的牙,恨不能一口就咬下去。

而我看到这里,心里已经了然,张丽为了升为八品鬼奴,而献身给了王公公,所以,她昨晚才能在八品鬼奴屋里接客。

张丽高高的嘟起嘴:“可别个姐姐都有人伺候,就只有丽儿没有,每天所有的活都是自己做,公公你看,人家的手都粗糙了!”张丽说着,将一双粉嫩的手伸到王公公面前。

王公公笑着亲了两口:“这个简单,白桑,从今天开始你就伺候张丽?!?

我一愣,随即答应,刚要开口再问契约的事,王公公却不耐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又脏又臭,还不走?!?

我看着王公公那迫不及待的样子,知道今天肯定得不到答案,只能离开。

“公公,你好厉害啊!”可我刚出门,张丽的*声就传了出来:“啊!公公,不要停,不要停!”紧接着,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迟疑的转过身,小心的打开门偷看,然后,整个人狠狠僵硬住。

只见床上的张丽浑身*,整个人被绳子捆绑着,雪白的双腿更是被绳子拉着,最大限度的打开。王公公则拿着鞭子,一边抽打张丽,一边扑在她身上啃咬,将张丽雪白的肌肤啃咬出一个又一个的齿痕。

突然,张丽抬起头,锋利冰冷的眼睛透过门缝,直勾勾的盯着我,我本能的落荒而逃。

张丽是在三四个小时之后才回来的,她的头发有些凌乱,红肚兜比之前更加的松垮,从侧边就能将她的身体一览无余,而她身上的鞭印和齿印更是鲜明的遍布全身。

啪!始料未及,张丽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看什么看!”

我蹙眉。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居然下贱的爬王公公的床!”张丽盯着我。

“没有,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蔽业?。

张丽冷哼:“白桑,你装什么啊,明明心里诅咒我都来不及,非要装,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道貌岸然,装的跟圣人一样的虚伪样子?!闭爬鲆话涯笃鹞业南掳?,她尖锐的指甲硬生生陷入我的肉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下贱*的样子?!?

我一滞,感觉张丽话里有话。

张丽却甩开我,开了屋门,霎那间,一股阴寒充斥而出,犹如刀子似的穿透过我,我本能后退,却被张丽一把推进屋子里,不等我反应过来,门竟被反锁起来。

“白桑,你就好好享受吧!”屋外,张丽愉悦道,然后竟转身离开了。

我尝试的拉开门,但门被锁的死死的,而屋子里又一片漆黑,我只能先摸索着开灯,但我刚刚打开灯,一股阴风却蓦然进来,只听电灯吱吱的响了两声,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却被包裹进阴寒之中,一条湿漉漉软绵绵的东西,正从脸舔拭到脖子,往我的衣服里面钻去。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