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快:(独家)顾莘然凌司辰在线阅读_抱紧少校大人最新章节by兔子呆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5

抱紧少校大人顾莘然凌司辰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顾莘然凌司辰在线阅读,抱紧少校大人最新章节,抱紧少校大人小说讲述了顾莘然凌司辰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顾莘然没想到她竟然这样顺利的就进入了凌司辰的房间,因为之前来过,所以这里的大致摆设她还是清楚的。他应该已经睡了吧,她进来,他竟然都没有反应。

抱紧少校大人

第1章 陌生男人

桐城地位尊贵的顾家大小姐顾莘然要跟凌司辰结婚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整个桐城都沸腾了!要知道凌司辰在桐城不是最帅,经济条件也只是一般般,怎么偏偏万里挑一的大小姐就看上了他?

门不当户不对,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但这传闻不是假的,他们真的结婚了,只不过这场桐城历来最豪华最盛大的婚礼,在一片唏嘘声中变成了一场葬礼。

婚礼那天,正好是凌司辰下葬的日子。

凌司辰英年早逝,尸首全无,和顾家大小姐顾莘然一起举行婚礼的,只有他平日里经常穿的一身军装!

那身军装陪她走完了婚礼全程,随后被葬入陵园!

从那天起,顾莘然正式成为凌司辰的妻子,也正式开始了她的噩梦……

-

夜半,顾莘然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在梳妆镜前吹干了头发,接着关上所有的灯,躺进柔软的大床里。

这样一套动作仿佛早就已经熟稔,顾莘然如同行尸走肉般做着这些,只为等一个人!

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顾莘然扭过头,在黑暗之中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笔直的朝着床边走过来。

他的身高和凌司辰极其相似,就连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但是他的声音不似凌司辰那样低沉温柔。

“你今天来的有些晚?!?

顾莘然听见男人脱衣服的声音,淡淡的说了句。

男人轻蔑的笑了声,说:“怎么,我只不过是晚来了这么一小会儿,你就等不急了?”

顾莘然无所谓的扯扯唇:“我是正常的女人,有需求难道不应该?”顾莘然自嘲的说着。

换作是以前,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可是经历了近两个月的身心折磨,渐渐的磨平了她高傲的心气。

她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

“贱人!”

男人鄙夷的骂了句,接着动作利落的钻进被子里。

顾莘然意识到他刻意压制的怒火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

“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他?啊……”

顾莘然问了一句??伤坏玫剿拇鸢?,却受到了他更加严厉的惩罚,男人阴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些,给我专心一点,免得受苦!”

顾莘然不说话了,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

第2章 他的纽扣

她没再有一丝抗拒,像个木偶一样任人蹂躏。

终于男人得到了满足,起身穿好衣服就离开,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顾莘然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药片放在嘴里生生吞下,丝毫感觉不到苦。

她不能怀上陌生男人的孩子,即便现在身体已经残败不堪,她也要为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吃完避孕药片,顾莘然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她和凌司辰牵着手奔跑在青草地上,周遭都是他们欢乐的笑声。

她一直扭着头,看着他,不想错过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他们初相识的时候,可是忽然间,手里空了,眼前的男人不见了,她发了疯似的寻找,却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

“司辰!”

顾莘然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和一个男人交织在一起。

她浑身酸痛的厉害,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想他了?”

说完,男人用力一挺,使得她尖叫连连,根本没时间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没想要她的答案。

顾莘然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原来,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你说他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会不会觉得恶心!”

男人阴冷的声音响起,顾莘然心里一紧,随即哀求道:“那就不要让他知道!”

接着顾莘然不知道打哪来的力气,忽然就抬起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衬衫。

“我要见他!”

男人干笑两声,却让人有一种彻骨的冷,他附在她的耳边说:“这么想见他,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

顾莘然知道,他这样说,肯定没什么好事,默默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鼓起勇气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男人没吭声,卧室里一下就安静下来,顾莘然的一颗却悬了起来,有的时候沉默难免会让人心神不宁!

她僵着身体,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男人的大掌却忽然抚上她的脸颊,他的掌心是凉的,让顾莘然心里狠狠一颤。

他很疯狂,顾莘然几乎昏厥过去,迷迷糊糊之间,他终于停了下来,俯在她的耳边说了句什么,便起身穿好衣服离开。

当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顾莘然才疲惫的睁开双眸,两行热泪潸然而下……

漆黑的房间让她浑身上下都泛着冷,她扭过头去瞪着如墨一般的夜空,外面暴雨如注,月光被乌云遮住,看不见一丝光亮,仿佛坠入了无边的深渊,看不到一丝希望-

顾莘然一夜未眠,早上起来时浑身酸痛的厉害,想到今天晚上,还要承受那个混蛋疯狂的折磨,她的心就跌落到谷底。

可是她无法抗争,想想她一个风光无限的顾家大小姐,却连?;ぷ约旱哪芰Χ济挥?,心里更是悲哀!

呼……

顾莘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让自己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回来便开始收拾房间。

她现在每天无所事事,唯一能打发时间的事情,就是收拾房间了,看见房子里的陈设都整整齐齐的,她的心情好像也能平静不少。

顾莘然先把被子拿到阳台去晒,回到床前正准备铺床的时候,刚刚弯下身,眼神就被床单上的一粒纽扣吸引住了。

她狠狠地抽了一口气,接着把那粒纽扣捡起来放在掌心里,这应该是她昨天晚上在扯那个男人的衣服时扯掉的。

他怎么会有这纽扣?

第3章 脱了衣服

夜深了,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整。

他没有来,顾莘然一再看向墙上的时钟,莫名的有些心急,她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样期盼他的到来。

顾莘然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肆虐的狂风暴雨皱了皱眉头,他今天怕是不会来了吧!

叹口气,她只好折回床上躺下来,瞪着天花板,了无睡意。

啪!卧室里顿时漆黑一片。

今晚她故意开着灯,可这时却忽然间熄灭了,顾莘然却一点也不害怕,心里掠过一抹轻松,一只手偷偷伸进枕头底下。

男人一进门就覆了上来,但很快就起身将她推开,“谁让你穿衣服的?”

“我要和你谈谈?!?

“把衣服脱了?!蹦腥酥苯用钜簧?,伴着轻哼,意味着他的耐心正在消耗。

“你就只会用下.半.身跟人交流?”顾莘然轻笑一声。

“想激我?”男人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是谁!”说着,顾莘然飞快的抽出藏在枕头底下的手电筒,只是男人比她的速度更快,直接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甩,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的手电筒就摔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碎片。

紧接着男人用力的掐住了她的下颚,“看来昨天晚上我叮嘱你的话,你并没有听进去!”

他的声音透露着一股阴寒的气息,像是暗夜里的魔鬼一样。

顾莘然的心狠狠一揪,心里却十分不甘,“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难道这也有错?”

“你不过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他而已,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就告诉你,我不是他?!?

“你当然不是他,他才不会像你这样禽兽不如!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顾莘然不知道在她说完这话之后,黑暗中男人的眼神忽的一沉,但他很快的勾了勾嘴角,轻挑的说:

“理由很简单,我对你这个人感兴趣,对你的身体也感兴趣。至于你为什么要服从我,答案昨天晚上我都已经告诉你了,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你!”顾莘然忽然之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需要了?!?

明明心里很恨,可还是要受他的威胁,心里原本生气的那一点点希望,也熄灭了。

男人满意的勾了勾唇,接着说:“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吗?”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慵懒,但是却透漏着一种警告的意味。

顾莘然没吭声,起身慢慢退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主动的去帮他解衬衫上的纽扣。

一粒两?!降谌5氖焙?,男人忽然抓住了她的手,问:“昨天我的衬衫上掉了一??圩?,你看到了吗?”

顾莘然心头一紧,果断的摇头,“什么纽扣啊?我今天还专门换了床单和被罩,没看到什么扣子啊?!?

说完顾莘然暗暗的吸了口气,她想,幸好现在卧室里漆黑一片,要不然,她肯定一脸心虚,转眼就被识破。

男人也没过多的纠结这个问题,只道:“继续!”

第4章 别怕,有我在

不知自己是何时睡去的,深夜里夜空划过一道惊雷,睡得正熟的顾莘然心头一震,随即睁开双眼,惊恐的看着透过窗帘映射过来的一道道闪电。

雷声不绝于耳,时而近时而远,感觉外面的整个夜空像是要被炸裂开一般,顾莘然抓紧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起来。

身体不自觉的弓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温暖源。

她的身边竟然有人,那个男人竟然没有走!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紧张、害怕的心立刻就平静下来。

她想要回头去看看他的脸,可这时夜空却突然传出一记重响,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耳边炸开了一般?顾莘然只觉得耳畔嗡嗡作响,低叫一声,本能的想要缩成一团,可是下一秒她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顾莘然一动也不敢动,就那样僵着身体,仿佛听见他在她的耳边呢喃了一句,“别怕,有我在!”

顾莘然狠狠的抽了一口气,这句话只有凌司辰跟她说过。

凌司辰知道她害怕打雷闪电,遇到这样的天气,只要他在身边,都会紧紧的抱着她,然后说一句‘别怕,有我在!’有时因为公事不能陪她,也会发条这样的信息过来安慰她!

“司辰……”

顾莘然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激动的不成样子,惊醒了睡得正熟的男人,下一秒便被狠狠推开。

顾莘然来不及回头,男人就已经一声不吭的下地穿好衣服,飞快离开,像是在生气,又像是害怕被发现了什么一样……-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好,顾莘然早早起来收拾好家里的一切,就出门了。

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凌司辰,所以今天突然就想去七彩云庭看看。

七彩云庭是桐城近郊最别具风情的一处风景了,这里有山有水,长长的小路在林间穿梭,还有情调各异的七色钢索桥,秋天的时候一片片火红的枫叶美不胜收。

以前他休息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这里走走,牵着小手边走边聊,心情会特别美好。

今天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顾莘然停下脚步往桥上望了望,在那一瞬间,她愣住了,心脏更是猛然间抽紧!

好熟悉的一道身影啊!她仿佛看见凌司辰背对着她站在桥上。

是他吗?会是他吗?

顾莘然用力的眨眨眼,仿佛看见了他转过身来对着她温柔的笑,他张开双臂,等待着她飞奔过去。

他的胸膛是那样宽广,这一刻,顾莘然迎着风,傻笑着流眼泪。

顾莘然就那样看着,再舍不得眨眼,视线渐渐模糊,她飞快的抹去眼泪,可他的笑容不见了,映入眼帘的,还是那道熟悉的背影,仿佛在生气,气她没有第一时间奔向他的怀抱。

顾莘然发了疯般的向前跑,嘴里喃喃自语着:“司辰!等我……”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希望,仿佛凌司辰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回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啊……”

顾莘然太激动了,全然没看见前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她就那样撞到了那个人的身上,接着摔倒在地!

“对不起!”

撞倒顾莘然的男人,很绅士的伸出手,很不好意思的道歉。

顾莘然站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那道人影,可那个位置已经是空荡荡的了。

顾莘然推开那个撞倒她的人就拼命往前跑,她像是发了疯一样,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仿佛跑了好久,她终于来到了桥上,可是那道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司辰,凌司辰……”

顾莘然慌张的四下张望,用力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却只惹来了游人的一道道异样目光,没有任何回应……

第5章 别与我抗争

顾莘然站在桥上,头发被风吹的凌乱了一些,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双眼也早就红肿。

她的眼泪不停的在流,她不想走,奢望着凌司辰能够突然出现,满面春风的站在她的面前。

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她都浑然未觉。

她就这样等着,一直到天快要黑的时候,她才动了动已经僵直的双腿,缓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不经意回头看的时候,那边却始终空空如也,满心失望。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如果不是因为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她甚至不想回家。

进了卧室,顾莘然连灯也没开,直接就倒在大床上,将脸深深的埋进被子里,她太累了,一动也不想动,想就这么睡一会儿!

可是刚刚闭上眼睛,整个人就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直接将她丢尽浴室的浴缸里。

浴缸里的水是冰的,顾莘然从里面挣扎着起来,呛了好大一口水,剧烈的咳了好半天,才终于匀出一口气大声的嚷道,“你是不是疯了?”

浴室里漆黑一片,顾莘然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她不知道,男人其实在把她扔进浴缸之后,就转身出去了。

等了半天没回应,顾莘然只好摸索着脱掉了身上的湿衣服,擦干了身体,随便抓了件浴巾就围在身上,出了浴室!

她的身体一直瑟瑟发抖着,丝毫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洗干净了?”

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顾莘然皱了皱眉头,没回答,径直走向了大床。

她知道那男人此时应该是坐在沙发上,他的声音就是从那边发出来的,可是她不想过去,不想靠近他。

刚刚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转身,男人就跟了过来,将她压在床上,“我在问你话,没听见?”

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抹怒气,贴着她的耳朵,好像一生气就会将她的耳朵咬掉一样。

顾莘然却没有躲,只冷冷的扯唇笑笑,说:“嫌我脏就别碰我!”然后微微用力,将自己的头挪开了一点。

“你以为我会如你所愿?”男人冷哼一声,声音变得更加冰冷,接着扯开她身上的浴巾。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惩罚,痛的顾莘然冷汗涔涔,却一声未吭,直到男人停下来,连大气都未喘一下。

卧室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顾莘然动了动,将身体扭向一边,抱紧被子,闷闷的吐出一口气。

她的血淋淋的心在滴血。

“去哪了?”

男人并没有急着走,斜斜的倚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根烟,好半天才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与你无关?!惫溯啡怀脸恋乃盗司?,便又挪了挪身体,和他保持着距离。

顾莘然的这一动作无疑又加深了男人的怒火,男人长臂一伸,就生生的将她扯了回来,另一只手紧紧捏着她的下颚,微微一用力就能将她捏碎一般!

“你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有关,所以别妄想要与我抗争,记住了吗?”

第6章 生病

顾莘然不想回答,一句话也不想说,她掰开了他的手,起身下床进了浴室。

她把浴室的门从里面锁上,然后打开淋浴头,冰凉的水落在身上,让她忍不住蜷起身体,可她没有躲开,只是抱着自己蹲在地上放声哭泣。

她想念凌司辰,去过七彩云庭之后就更加想念他!

刚刚被欺凌,她恨不得就那样死去,可她又不舍得死,不管如何,她都要活着等他回来,即便自己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她也要等,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也好,她求的不过是他的安然无恙。

这样想着,她哭的便越发的撕心裂肺起来。

哗啦哗啦的水声夹杂着隐隐的哭泣声从浴室里传来,那是一种痛苦的、极为压抑的声音。

黑暗中男人的脸色沉了沉,眉头紧紧锁起,他走到浴室门口,本想将这个不听话的女人拉出来,心却被这声音敲击的异常烦躁,只好沉着脸色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莘然觉得自己身体都有些僵了,头也有些昏昏沉沉的,此时她再也感觉不到冷,只想要闭上眼睛睡一觉。

她甚至都没有将身体擦干,直接从浴室出来浑身湿淋淋的就钻进被窝,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睁开双眼满是白色,消毒水的味道充斥在鼻间。

顾莘然皱了皱眉头,刚好一名护士来给她换药,她扯了扯已经干裂褪皮的嘴唇问:“护士小姐,我这是怎么了?”

护士:“你发烧成了肺炎,幸好送来的及时,病情都控制住了!”

“是谁送我来的?”顾莘然想了想又问。

护士摇了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药换好了,我先出去了!”

说完,护士就走了,好像生怕她再问些什么的样子。

顾莘然挑了挑干涩的唇瓣,皱起的眉头没有一点舒展舒展,她刚才看到了那名护士衣服上的标志,齐仁医院。

这是一家私人医院,并非公立,那到底是什么人送她来的?会是那个男人吗?

纠结了半天,头有些痛了,顾莘然干脆就不想了。

吊完点滴之后,她下床活动一下,浑身还是酸痛的厉害,时不时的还会咳嗽几声。

看样子,她真的是病的有些重,可她不想留在医院里,她看到了自己的衣服,手机竟然也在,于是就去办理出院手续,可是人家告诉她钱都已经缴过了,让她留院观察,她还是走了。

回到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走出电梯的顾莘然,刚准备开门,赫然发现房门竟然没有锁,微微开了一条小缝,顾莘然本能的抓紧领口,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

遭小偷了?

她轻轻的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听里面的声音,可是安安静静的什么都没有。

她拿出手机想要报警,可是转念一想,莫不是司辰回来了吧?

想到这里,顾莘然激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接着飞快的拉开门,冲了进去,“司辰!”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