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福彩快三遗漏:(完结)爱随南山道顾之夏陆景耀目录_爱随南山道全文阅读by小小君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4

爱随南山道顾之夏陆景耀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爱随南山道顾之夏陆景耀目录,爱随南山道全文阅读,爱随南山道小说讲述了顾之夏陆景耀两个人的虐心爱情故事,陆景耀之后便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了几天之后,终于收到了一条好消息。江家继承人江夏入狱当这个标题大大的标在新闻上的时候,陆景耀顾之夏眼睛里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爱随南山道

第1章 周年纪念

今天是顾之夏结婚一周年的日子,她从凌晨开始就高兴的睡不着觉,抱着手机不断的自言自语,宋城今天就要回来了,实在是太好了!

回想起新婚夜,她还没来得及跟宋城完成夫妻之礼,他就被公司紧急外派去了美国,这一年,她操持着家中事物,照顾公婆,虽然辛苦,但她毫无怨言,一心期盼着宋城回国的一天。

晚上八点,精心装扮后的顾之夏美得让路人都频频驻足,迈着优雅的步子,她含笑走到奢华的酒店门口。

宋城说,今晚两人要二人世界,所以选择酒店相见。很快,顾之夏看到了宋城那熟悉高挺的身影,只见男人身着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温润如玉的脸,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有的微笑,一如既往的让她着迷。

“老公,你想死我了?!?

顾之夏上前就是一个熊抱,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了。跟他分开的日子,简直苦不堪言。

“傻瓜,让我瞧瞧,你怎么瘦了很多?!?

宋城宠溺的抱着她,一张英俊的脸满是心疼之色。

“这才是恰恰好,之前是太胖了?!?

顾之夏拉着男人的手,看着他熟悉的脸孔,忽然很想凑上去亲一口,才能表达她内心的思恋。

“夏夏,你先跟我进去,我有事情拜托你?!?

宋城却是不经意的避开,揽住她的腰肢,说罢,他的脸色骤然变得严肃起来,似乎要做什么重大的决定。

“事情?老公,什么事情?”

顾之夏连忙追问,宋城却没有回答,一年离别,两人之间好像有了一丝生分。

“你先跟我进来?!?

宋城目光闪躲的避开与顾之夏对视,勉强的一笑,就连忙转身率先走进酒店。

或许老公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顾之夏驻足在酒店门口脑海浮现一个羞耻的念头,新婚之夜两人还未完成夫妻间最重要的环节。

顾之夏变得乖巧安静的跟在宋城身后,一路心跳在不停加快。

当房门打开,昏暗的房间里燃着微微闪动的蜡烛,地上铺满娇艳的玫瑰花瓣,见到已经开封的红酒与酒杯那一刻,顾之夏的心瞬间被融化。

“老公~”

太浪漫了,顾之夏脸色潮红的赶紧关上门,情动的唤了一声。

“你先坐!”

听到顾之夏的呼唤,宋城回身见到顾之夏娇艳欲滴的红唇,他脸色微变的连忙转身,让顾之夏先坐下。

“老公~我先洗个澡!”

已猜想到接下来浪漫的一刻,这是她早已期待许久的,顾之夏开心的冲宋城一笑,飞奔的跑进浴室里。

很快浴室传来洗浴的声音,宋城望着浴室的门,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只是眉目间有一丝痛苦和歉疚。

“你可以进来了?!?

打开门,宋城对门外说了一声,神情有丝倦意的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一个肥硕的身影迟疑的步入房间,然后轻轻将房门关上。

“老公~我来咯~”

顾之夏特意在出来前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洗得很干净的身体,确保自己身上不会残留一丝汗味,才满意的拉开浴室的门。

“啊!”

下一秒,顾之夏惊恐的蹲下,大叫了一声,慌张的抓起浴巾挡住身体。虽然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灯,但她清晰的瞥见。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个男人?就站在阴暗的地方......

宋城咬牙,目光扫了床边的肥硕男人一眼,最后落在顾之夏身上,起身蹲在顾之夏身前,轻轻抱住她,“夏夏,你听我说?!?

“老公,他,他是谁?”

宋城的拥抱让突然受惊的顾之夏心里安定了一些,她语气有些惊慌的询问。

“夏夏,对不起,其实,我,我是个同性恋?!彼纬呛鋈蛔俺龊芡纯嘌拥谋ё殴酥乃档?。

“老,老公,你,你说什么?我,我是不是听错了?!?

当宋城说出这句话,顾之夏惊愣住了,身体猛然变得僵硬。

“夏夏,你帮我个忙好么,跟表哥生个孩子,替我生个孩子?!?

察觉到怀里顾之夏身体的僵硬,宋城轻轻拉开顾之夏,神情哀求的看着顾之夏。

顾之夏气愤的一巴掌扇在宋城的手背上。

“你说的我就当没听到,我累了,我先回家了?!?

脑袋一片混乱,顾之夏突然想到借种这两个字,她恍然想明白了,为什么结婚前,宋城一直拒绝与她发生过度亲热的行为,为什么新婚之夜,宋城被临时被调走。

原来,宋城对她的爱,对她的关心,不过只是一个圈套,顾之夏忽然觉得很累,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

“表哥,你先出去,我等会再叫你?!彼纬橇成焕?,他挤出一个微笑对床边的人说道,那表哥连忙慌张的离开房间。

“夏夏,我求你了,行么?帮我一次?!狈棵胖匦鹿乇漳且豢?,宋城脸色时而狰狞,时而阴冷,但忽然他噗通跪在顾之夏脚下,一脸痛苦的哀求道。

“帮?宋城,我是你的妻子,你要我…”

顾之夏气的浑身打颤,她觉得可笑,更羞耻的难以说出未完的话。

“妻子?”

宋城的忍耐达到了极限,阴冷的站起来,高大的身体杵在顾之夏面前,让顾之夏觉得恐惧。

“娶你,只不过为了堵住家里老头子的嘴,你最好乖乖的听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宋城嘲讽的说道,气得顾之夏抬手想要再扇宋城一巴掌,然而宋城早已料到一样,轻易的抓住顾之夏的手腕,反手狠狠的将顾之夏甩到床上。

第2章 最后一丝救命稻草

曾以为遇到宋城是幸福的开始,可是,眼前的宋城完全像个陌生人,与她印象里那个温柔和煦的老公差之千里。

“别在装了,你只过是一个为了钱的女人,在我生气之前,你最好乖乖的服从!”

已经撕破脸,不需要再假装,宋城阴冷抽下皮带,皮带轻轻在顾之夏脸上拍打。

“你爱过我么?”

不肯相信,宋城不是这样的,顾之夏抓着最后一丝救命稻草,祈求的望着宋城,希望宋城会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而已。

然而…

“爱?顾之夏,你觉得我会看上你?一个贫民窟里的女人?选择你,不过看你性格老实,可以听从我的命令而已?!?

“乖乖的跟表哥睡觉,替我生个儿子,或许我看在你听话的份上,让你还可以在你那些肮脏低贱的朋友面前保持上等人的样子?!?

宋城完全了解顾之夏,否则不会娶这个女人,他自信顾之夏最后一定会乖乖的顺从。

顾之夏的身体因为恐惧再剧烈颤抖,她双唇紧抿,她如何答应宋城?

“你的弟弟也该进入第二阶段的治疗了吧?”

顾之夏迟迟不肯答应,宋城心头有些不快,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的时间有点太多了。

“弟弟!”

脸色一愣,当初接受宋城的求婚,除了宋城刻意表现出的温柔体贴之外,更重要的是宋城对她家庭的帮助,让贫穷的家境在遇见弟弟重病下,还能继续的依靠。

“如果没有我,你那个废物弟弟恐怕活不过几天,所以在我还与你好好说话前,乖乖的听话,懂么?”

嘴角轻蔑的讥笑,顾之夏的脸色已经软下来,相信不用多久,这个女人就会乖乖的爬上表哥的床。

顾之夏无力的瘫倒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最后痛苦的闭上眼睛,她认命了。

看到顾之夏闭上眼,宋城知道顾之夏已经答应,他得意的收回皮带,慢条斯理的绑回腰间,不过目光扫过凌乱的房间,眉头有些不悦。 “收拾一下,我会让表哥在另一个房间等你,这次你最好别给我再弄坏了?!?

宋城冷冷瞥了一眼一动不动,犹如死尸的顾之夏,甩下一句就离开房间。

房间里暧昧的灯光变回通明,却显得房间格外冷清孤寂。

过了不太久,一阵手机的铃声,顾之夏目光呆呆的转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是宋城发来的房间号,609,顾之夏凄苦的自嘲,努力爬起来走进浴室里。

重新洗漱,这一次洗漱不是为了老公,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顾之夏的内心苦涩到极点,换上另一套衣服,一套情趣内衣和宽大的风衣,是宋城为了让她更能挑逗表哥而准备的。

紧紧裹着宽大的风衣,里面的衣服让顾之夏羞耻,她默哀的来到609的房门前,轻轻敲响了房门。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在看到房间男人露出脸庞时,顾之夏双眼一愣,刚才在房间里,因为灯光昏暗的原因,顾之夏并没有看清表哥的样子,现在一看,宋城的表哥竟然如此俊冷。

“是你?”

顾之夏认出陆景耀,而陆景耀也认出了顾之夏,他们之前有过误会。

那次,在酒吧,他将她当做了人尽可夫的妓女,还肆意羞辱她......那冰冷的话语,至今弥留在耳畔。

完全不知道宋城的表哥会是陆景耀,顾之夏想到风衣里极度羞耻的情趣内衣,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冷冷瞥了一眼门外的女人,陆景耀心头越发不快的准备关门,这个女人他很不喜欢,甚至有些不屑,可是就在他准备关门时,这个女人竟然半只脚迈进房间。

主动送上门的女人?

不过也像她,一个为了钱,什么都敢做的女人。

陆景耀心头一冷,正不爽快,那就你了,他冷笑的抬手用力抓住女人的手臂,将女人往床上一丢。

“多少钱?”

陆景耀脱掉外套,冷冷的问了一句。

“钱?不是…”

宋城的表哥是陆景耀,这个已经让顾之夏惊愣,再听陆景耀莫名其妙的话,顾之夏愕然的想解释。

“那就随意你开,只要伺候好我?!?

钱,陆景耀有的是,他只当顾之夏脸上的惊愕是装出来的,过了半晌,顾之夏竟然还一动不动,陆景耀冷嘲了一句,粗暴的扑在顾之夏身上。

“你跑进来我房间仅仅是发呆的吗?拿出你的浑身解数,或许今天我会对你有兴趣?!甭骄耙裉煨那椴畹搅吮?,也急需一个女人来发泄内心的火气。

一时间找不到干净听话的,她送上门来也挺不错的。

羞耻与恐惧的闭上眼,顾之夏还是清白的身体,本能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她紧绷身体,茫然,也害怕,只能任凭陆景耀扯掉她的衣服。

痛苦的模样似乎不像装的,不过是不是装,对陆景耀来说都无所谓,这种低贱的女人,根本不需要怜悯疼惜。

粗暴的扯开顾之夏的外衣,抓手一扒,顾之夏的上身彻底暴露在陆景耀眼底,雪白的肌肤倒也细腻,陆景耀眼里闪过一丝欲望,微微轻舔嘴唇,陆景耀想要彻底占有这个女人。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鄙仙硪涣?,顾之夏羞耻的下意识抱住双胸,然而陆景耀嘴角讥笑,转而两手往下一扯,顾之夏的下身也暴露在空气里。

一具完全寸丝不挂的身体展露在眼底,陆景耀扫了一眼紧闭双眼的顾之夏,毫不怜惜的掰开顾之夏的双腿,身体一挺。

“痛!好痛!”

突然,顾之夏脸色一白,下身一阵刺痛让顾之夏痛得叫出了声音。绝望将她包裹,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大脑一片空白。

酷刑似乎持续了很久,但她依旧要强忍着,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她出卖肉体又算什么呢?

陆景耀愣住了,顾之夏痛楚的表情不像是装的,他退出顾之夏的身体,一抹殷红跃入眼帘。

当他见到顾之夏身体涌出一滩血,陆景耀脸色一怒,可见到顾之夏痛苦的脸色,他心里惊怒的想到了,是处女之血。

竟然是处女,一个妓女?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

“完事了吗......真好?!惫酥牧臣章冻霾野锥泶痰男θ?。

陆景耀一阵心烦意乱,莫非是自己误会她了?不对,她穿成这样送上门来,还装什么清纯?

“卡里有十万,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陆景耀也懒得多想,恼火的穿上衣服,冷狠的甩下一张卡。

顾之夏没有伸手去拿卡,面无表情的穿好自己的外衣,然后沉闷的走出房间,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留下。

房门哐当一声紧闭,陆景耀的心也跟着猛烈跳动了一下,这女人究竟怎么回事?都献身了,居然不要钱。

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候的场景,她被一个妈妈桑带到他跟前,自我介绍着,用稚嫩卑微的声音说。

“先生,要玩吗?我很干净,还是个学生?!?

他恶心的皱眉,当即将一沓钱摔在她面前,“学生就该去学校,而不是来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然后,她拿起钱,就哭着跑了出去......后来,他再去那个酒吧,就没见过她了。

走廊里。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之夏低头一看,嘴角浮起一丝嘲讽和怨恨,是宋城的电话。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么?

“顾之夏?你tm在哪?”

电话才接通,宋城便破口大怒的喝斥。

“我在哪?我不是如你所愿的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

心间一痛,这个她看错眼的男人并不爱他,只当她是一个生育工具,一个掩饰他同性恋身份的面具,顾之夏冷嘲的反问。

“另一个男人?顾之夏,我告诉你别想找借口,赶紧给我滚到表哥的房间去,否则你会知道后果的?!?

但顾之夏根本没有听全宋城的话,她此时整个人已经惊住了,手机不受力的滑落指间,重重的砸在地上。

赶紧滚到表哥的房间?

宋城的这句话让顾之夏浑身惊颤,如果刚才夺走她清白的陆景耀不是宋城表哥?那?

怎么可能?

顾之夏心里惶恐害怕,脸色更是惨淡的像一张白纸。

不可能!

顾之夏脑海闪过从遇见陆景耀开始的一幕幕,她终于想明白为什么陆景耀要谈到钱,为什么陆景耀在看到她时,脸上会有惊怒讥笑的表情。

“顾之夏!”

突然,身后暴起宋城惊怒的恼喝,顾之夏还没醒过神,就猛然脸上一痛,她惊慌的抬头,只见到宋城满脸赤红的愤怒。

“我…”

见到宋城出现,顾之夏内心的恐惧完全掩盖了脸上的火辣,她苦涩的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半句话。

“那个男人是谁?你他妈的疯了吗?要你跟表哥谁,你居然随便找个男人睡了?!?

宋城惊怒的看见她脖子上都是暧昧的吻痕,粗暴的抓起顾之夏秀长的头发,他曾为了讨好顾之夏,不止一次次夸过顾之夏头发好看,但现在,宋城只觉得顾之夏脏得犹如一个妓女。

或许因为宋城大吼大叫的吵闹,走道里出现客服人员的声音,“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宋城脸色一慌,绝对不能被人看到,于是立马拽着顾之夏的头发,将顾之夏拖进房间里。

可当宋城一进房,见到顾之夏腿间流出血来......

“立刻给我洗干净,把你身体里的脏东西全部洗干净!马上!”

那殷虹刺眼的血迹,宋城难以置信顾之夏竟然还是处女,阴错阳差的跟陌生男人睡了。真是该死,居然出错了,顾之夏的身体应该是给表哥的,这样才能保证顾之夏将来生出的孩子是宋家的血脉。

身体里的脏东西?顾之夏凄苦的自嘲,默不作声的从地上爬起来,忍着身体的剧痛走进浴室里。

“表哥在房间里等你,记住,这次别让我再生气?!泵磐獾乃纬谴叽?。

顾之夏冷淡的穿上衣服,内心荒凉的走出房间,被宋城押送着送到表哥的房间。

一进房间,顾之夏看到了宋城真正的表哥,一头肥腻得犹如肥猪一样臃肿的男人,顾之夏恐惧的站在床边。

“嘿嘿,宋城,当真让我玩她?”

表哥满脸兴奋的上下打量着顾之夏,那yin秽色yu的目光,仿佛要撕碎顾之夏一般,张嘴说出粗鲁的话语。

第3章 我就是奸夫

想到这样一个男人要趴在她身上,玷污她的身体,还要让他的种子留在身体里,为他生出孩子,这种可怕的画面让顾之夏浑身颤抖。

“不要,我不要!”顾之夏拼命的摇头,然后趁着两人说话的间隙,拿起花瓶就砸向了宋城的头。

顾之夏爆发的撞开宋城,恐慌的逃出房间。

不能,顾之夏受够了,她绝对不可能让这样恶心的人玷污她,她恐惧的逃出酒店,身后是宋城惊怒的吼叫,这让顾之夏慌不择路。

眼见宋城和表哥就要追上来,顾之夏绝望的左右打量,当见到一辆车停在路边,顾之夏顾不得什么,猛然一冲,躲进了车里。

“求求你,救救我?!?

宋城暴怒的声音传来,顾之夏哀求的求救。

“怎么,后悔刚刚没有把卡拿走吗?”

但一个冷嘲的声音响起,顾之夏一愣的看到陆景耀嘴角讥笑望着她。

夜幕下的城市,来往的行人忽然听到一声尖叫,纷纷奇怪的转头望向酒店路口前的轿车上。

怎么又是他?顾之夏惊愕不已。

“现在玩的又是哪一出?”

听到陆景耀戏虐的嘲笑,本惶恐不安的顾之夏心头一惊,他这种眼神这种态度,或许反而会成为宋城的帮手。

“有人追我,能不能......”顾之夏哀求的目光看着男人。

“下车?!蹦腥吮∏榈拇嚼滟耐鲁隽礁鲎?。

身后宋城与表哥急冲冲的追出酒店,可一出酒店就失去顾之夏的踪影,这让宋城愤怒的脸色充满阴霾,他冷怒的扫射四周,恰好听到身前不远处,一个尖叫声从面前的轿车里传出,宋城与表哥对视一眼,两个左右包向轿车。

“我知道了,我下车?!?

不愿意理会陆景耀的讥笑,这个男人因为她的失误,夺走了她的清白,如今窘迫的境地只能怪自己,顾之夏目光露出一丝悲凉的扫了陆景耀一眼,认命的推开车门下车。

“顾之夏,你让我很生气!”

见到顾之夏走出轿车,宋城阴冷的瞥了一眼轿车内的情况,他以为车里是顾之夏敢做反抗的仰仗,所以打眼示意表哥先不要冲动,而他冷喝的质责。

命运可能无法逃脱,顾之夏默然的走向宋城,如果逃不了,只能屈服,或许这样可以让宋城还能仁慈一点的继续支付弟弟的高额治疗费用。

当顾之夏走到他身旁,轿车里依旧无人挺身而出,宋城得意的冷笑,抬手用力的拽住顾之夏的手臂,拖拽的拉着顾之夏准备重回酒店,他的时间被耽搁的太久了,他现在很生气。

“我让你走了么?”

三人转身迈向酒店,才走几步而已,身后的轿车里慢悠悠的传来一阵冷淡的质问。

那个声音!?

顾之夏和宋城身体齐齐一僵。

“你tm谁?哪条…啊,痛!”

表哥忽然听到有人还想阻止,他心里大怒,顾之夏这个美人,他可是难得才有机会可以上,几次的波折已经让表哥急迫的心更加迫不及待,所以一听到有人阻拦,顿时恼怒的转身怒骂,同时一巴掌甩向车上下来的人。

“陆景耀!你!”

表哥吃痛的惊呼让宋城惊慌的转身,见到满地翻滚哀嚎的表哥身旁站着一个冷峻的男人。

第一眼,宋城就确认了这个男人是谁,他又惊又怒的指着陆景耀,想骂却不敢,只能憋得满脸涨红。

陆景耀冷淡的瞥了一眼认出他的宋城,不过一个暴发户的儿子而已,不需理会,他之所以出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当时顾之夏下车时,那悲凉自嘲的目光触动了陆景耀的心。

“上车!”冷冷的盯着顾之夏的背影,这个女人还不转身?陆景耀不怎么开心的命令。

上车?

宋城脸色一怒,顾之夏的奸夫竟然会是陆景耀,她何时勾搭了高高在上的陆景耀,宋城感觉自己被戏耍侮辱一般,不敢对陆景耀表露愤怒,只敢愤恨的盯着顾之夏。

身后忽然变得死寂,顾之夏身体微颤的转身,她不认为陆景耀口中的上车说的对象会是她。

一转身,看到宋城充血的嗜杀目光,顾之夏更加恐慌。

那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陆景耀冷峻的眉头一皱,脑海莫名的浮想起雪白床单上的那一滩血迹。

“跟我走!”

陆景耀冷漠的吐出三个字,几步走到顾之夏面前,拽起顾之夏的手,感觉到顾之夏竟然在挣扎,陆景耀冷瞪了顾之夏一眼,越发用力的拽着顾之夏走向车门。

“站住!”

当着自己的面子,陆景耀再抢他的女人,这种羞辱宋城如何能忍,何况,陆景耀怎么可以对他?一种说爱说恨的情绪卷上心头,宋城恼怒的喝止。

听到宋城喝止他,陆景耀嘲讽的停下脚步,转身故意一把将顾之夏搂进怀里,才嘴角挂着讥笑的看着宋城。

“陆..陆总,这是我的家事,希望你别管!”

陆景耀嘴角的讥笑,张狂的举动,气得宋城心头一恨,破口想骂,却在骂出陆景耀名字时,猛然遏制住,想到什么似的,宋城语气变得软和,甚至带着一丝请求的说道。

“家事?”

陆景耀的目光落在顾之夏手指间的戒指上,那是结婚戒指,他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宋城和顾之夏设下的圈套,陆景耀的目光变得冷冽。

“那又如何?这个女人我今晚我要了?!?

陆景耀戏虐的冷笑道,圈套又如何?他陆景耀何惧一个暴发户的阴谋,陆景耀故意表现出目中无人的样子盯着宋城,看他接下来还能如何?

“表弟,弄死这个奸…”

从哀嚎里缓和一些,表哥见到顾之夏被另一个男人抱着,心里一阵嫉妒恼怒,顾之夏是他碗里的女人,表哥愤恨的大叫道。

但表哥最后一个夫字还没说出口,陆景耀抬脚一拽,彻底将表哥踢晕过去。

“我就是奸夫!我们走?!?

奸夫?陆景耀扫了一眼怀里的顾之夏,似乎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并非他所想的圈套,陆景耀冷嘲的甩下一句,强夹着顾之夏上车。

第4章 尝尝人妻的滋味

车里一片寂静,除了车轮碾过马路的细碎声音,没有音乐托衬的车里安静得让人心慌。

陆景耀面目表情的专注看车,一言不发的侧脸,顾之夏深低着头,局促不安的想该怎么办?

车,忽然停在路边的一家酒店门口旁,陆景耀的脸色终于有一丝变化,他嘴角讥笑的转头看着埋头的顾之夏,仿佛想要看穿这个主动爬到他床上的女人。

“下车!”

戏虐的说道,陆景耀的目光来回在顾之夏身上扫射,似乎能够穿过单薄的衣服,看到顾之夏一丝不挂的身体,惊得顾之夏浑身竖起汗毛。

“谢谢!”

脸色不安的连忙道谢,顾之夏抓开车门就要逃走。

然而,陆景耀忽然一个扑身压在侧身想走的顾之夏身上,男人厚重的身体压在身上,顾之夏惶恐不安的心骤然一滞,整个人紧绷僵硬。

“走?不着急,我们还没做完该做的事情!”

鼻间闻到一股茉莉的淡香,陆景耀时常遇见的女人,大都努力想要在他面前展露身体的妖娆,在体香上更是费尽心机,所以陆景耀闻过很多女人身上的香气。

顾之夏身上的茉莉淡香,竟然很好闻,让陆景耀有股幽谷清新的错觉。

没做完的事情?

听到陆景耀几近调戏的语气,顾之夏神经一痛,清白之身被迫的阴霾浮现心尖,那种痛比起大姨妈,让顾之夏心有余悸。

“我和陆总之间怎么会有事情,陆总,我先走了?!?

心慌的甩下一句,顾之夏连忙用力推开陆景耀,想逃出车厢。

“睡了我?就想这么容易离开?”

顾之夏慌张的模样让陆景耀觉得有趣,他抬手拽住顾之夏的后衣领,但因为顾之夏的挣扎和他的手滑,抓住后衣领的手落在后背,意外的拽住了胸衣的背带。

时间忽然定格,胸前一紧让顾之夏意识到陆景耀抓住了什么,她呼吸有些艰难的想动,可胸衣紧束,顾之夏动弹间发现胸衣可能会在陆景耀面前脱落,吓得顾之夏连忙顿住身体。

“我没有拿你的钱,你放过我好么?”

顾之夏苦涩的哀求,女人更了解胸衣,她不敢乱动转身,怕一动解开了胸衣,场面会变得羞耻。

在当时,陆景耀离开房间时,顾之夏曾在存着十万存款的银行卡面前犹豫了很久,弟弟高昂的医药费让顾之夏和顾家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巨石。但她就是不想这个男人看轻自己。

“顾之夏,貌似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是嫌不够多?那我再加十万!你今晚陪我!”

陆景耀深邃的眼眸一凝,这个女人可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爬上他的床,一定是为了钱,怎么可能会丢弃这十万块,陆景耀面露嘲讽。

听到再加十万,顾之夏心中苦涩悲凉,先是以为的温柔丈夫,结果是个同性恋,又错误将清白之身送给曾有过不堪经历的陆景耀,或许在男人眼里,她不过只是一个玩物。

“陆总,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请你放过我,好么?”

知道自己在陆景耀眼里,不过是一个为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顾之夏苦涩的请求陆景耀放过她,她很累,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如果我说不呢?”

越发觉得有趣,这个女人只是故作矜持而已,一切都只是钱的问题,对陆景耀而言,钱却从来不是问题,他冷笑的否决。

“抱歉,我不是这样的女人,请让我下车?!?

眉头一挑,她已经够卑微了,受伤的心忽然一股愤怒,顾之夏冷漠的说道,放弃了乞求,那样只会让陆景耀,宋城更加欺凌她。

但,陆景耀紧抓着,没有丝毫想放手的意思。

顾之夏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当睁开眼,她用力一挣,胸衣背带果然如意料中的那样崩开,紧束的胸衣变得宽松,隐隐有滑落的趋势,但顾之夏已经不在乎,她踢开车门,漠然的下车。

“一百万!”

继续装,陆景耀玩味的朝顾之夏离去的背影淡淡的吐出三个字,果然顾之夏的脚步停下,陆景耀脸色讥讽玩味的冷笑。

但下一秒,陆景耀愣住了,他见到顾之夏转身时,心里得意,可顾之夏几步走回来,啪一声猛然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有钱并不代表什么?这一巴掌算你还我清白之身,我们以后互不相欠!”

顾之夏愤怒的说完,转身离开几步才心有余悸的后怕自己忽然怎么就这么冲动,那个男人可是陆景耀,那一巴掌,让陆景耀惊呆,也让顾之夏身体因为后怕的颤抖。

脸上火辣的痛感,陆景耀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不过眨眼间,陆景耀反而轻抚着火辣的脸庞,目光变得戏虐。

茫然的走在街上,顾之夏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她不可能再回到宋家,更不敢回到顾家,假如家里知道她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更不敢想失去宋城救济后的弟弟该如何?

顾之夏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收下那十万,只不过一个清白而已,顾之夏有些心累疲倦的依靠在路旁小公园路口的树干上,望着从小到大都不曾被污染的繁星,她多想像颗星星,尽情的绽放光芒,又能轻易躲避阴霾。

但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在眼前,顾之夏心惊的后退,然而身后紧靠着树干,无路而退。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甩巴掌?!?

陆景耀冷漠的声音从额头传来,因为身高的差距,两者靠得又太近,顾之夏只能看到陆景耀的下巴和厚实的嘴唇。

“对,对不起?!?

陆景耀突然出现,顾之夏心慌的连忙道歉。

“你问我身边这么多女人,为什么不肯放过你?”

陆景耀戏虐的说道,还故意顿了顿。

“因为,女人我玩多了,可ren妻的滋味,我却从来没有尝过?!?

下一句,陆景耀的话语让顾之夏更加恐惧,偏偏当下竟然没有灯光,也没有路人,她仿佛落入深渊的脆弱小兔子。

第5章 这个女人,以后是我的

昏暗的光影下,阴冷摇曳的树杈似乎在窃窃私语,交错间落下的寸寸月光点在陆景耀讥笑的脸上。

如此幽暗的环境下,竟然还能看清陆景耀深邃戏谑的眼眸,顾之夏艰难的吸了一口气。

ren妻的滋味?

她只是这些男人任意摆布的对象么?

这一夜撕碎了她曾对生活的美好期待,顾之夏紧咬着嘴唇,闭眼转头努力避开陆景耀越发靠近的嘴脸,他的靠近让顾之夏浑身颤栗。

似乎很好玩!

陆景耀玩味的望着胆怯恐惧的顾之夏,他陆景耀想要女人,天下会有一大把的女人扑在他脚下,从来女人都对他乖巧顺从,这样强迫的滋味,他还从未试过。

他陆景耀从来不需要强迫,更不会强迫一个娇弱的女人,不过,调戏一下,陆景耀反倒大感新鲜。

抬手滑过顾之夏垂落的额前长发,指背察觉到头发主人因为恐惧而发颤的抖动,陆景耀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想一下子把玩具吓坏。

“怎么?刚才打我巴掌的勇气去了哪里?”

说道这个,他的脸颊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火辣,陆景耀眼里闪过一丝冷漠,一个女人敢动手抽他嘴巴子,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我已经道过歉了?!?

想到那冲动的一巴掌,顾之夏没想到现世报会如此快,她知道陆景耀的身份,得罪他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她不怕陆景耀对她如何,只怕,她重病在床的弟弟。

道歉?

从来在陆景耀眼里,道歉有没有用,只有陆景耀说了才算?;蛐?,捉弄一下她更好玩。

他给助手发了个短信,很快助手回复一条短信,四季酒店906号房间。

“跟过来!”

再退一步,头顶的月光照亮了他的脸庞,陆景耀淡淡的一笑,转身甩下一句不容顾之夏拒绝的命令。

陆景耀自信的离开,他有足够的自信这个女人会乖乖的跟上他,果然身后稀碎的脚步声跟着,陆景耀嘴角轻笑。

当看到路旁熟悉的环境,顾之夏心里一惊,陆景耀又将他带回酒店,带回那个让她失去清白之身,顾之夏的身体在发颤。

“我带你看一幕好戏!”

陆景耀讥讽的嘲笑,甩下一句就率先走进酒店,似乎酒店早已知道陆景耀会来,酒店经理立刻在前面引路,一路领着陆景耀和顾之夏来到906房间。

“陆景耀!”

又是这个相似的房间号,顾之夏惊悚的瞪着陆景耀,她想起身下刺痛的那一幕,浑身在微微发颤。

“开门!”

但陆景耀并没有理会顾之夏,反而冷笑的命令酒店经理开门,酒店经理脸色有些难看迟疑,身为酒店经理,他早已知道房间里有人,而且知道房间住客的身份。

不过,陆景耀的性格,酒店经理非常了解,不敢过多迟疑,连忙用万.能.钥.匙卡打开了房门。

房门才开,房间里就幽幽传来两个男人粗喘的呼吸声,还有肉体剧烈碰撞的声音。

灯突然乍亮,除了陆景耀一脸的厌恶嘲讽之外,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惊住了。

顾之夏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老公宋城和一个男人赤luoluo的交错在床上,身上没有一丝遮盖。

更可笑的是,她的老公,还是一个受。

“陆景耀!顾之夏,你们想干什么?私闯我的房间,信不信我可以告你们?!?

不是想象中的愤怒羞耻,宋城脸色惊变的捂住身体私密的地方。顾之夏突然茫然的呆在原地,整个人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她的老公是个同性恋,而现在,这个夺走她清白之身的男人还带着她抓奸她的老公。

“不是你想的这样!顾之夏,你最好忘记今天看见的一切?!?

宋城慌慌张张的裹上被单,连忙解释,他可不想自己这么丑陋的事情被说了出去。

“下贱,恶心。我宁愿今天是一个噩梦?!惫酥耐纯嗟乃档?。

顾之夏绝望的闭眼转身,这一幕彻底让她断绝了对宋城的最后一丝寄托,她心碎的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被陆景耀一把拽住。

“你站住!”

“放开我!”

顾之夏无法在容忍,她突然暴怒的喝斥陆景耀。

然而陆景耀一脸戏虐的看着她,抓住她手臂的手丝毫不动,顾之夏用力的挣扎,但男人与女人之间力量的差异对比,顾之夏根本无法挣脱。

心头一恼,顾之夏忽然爆发一股怒意,甩手一巴掌再度抽在陆景耀手背上。他到底要她看清楚什么?他居心何在?她已经够可笑了,还要亲眼看丈夫跟男人交欢吗?

“够了!”

陆景耀愣住了。他带她过来是为了拍宋城的艳照的,而这傻女人是因为被吓到了,还是不忍心呢?

宋城是同性恋的事情,他早有耳闻,只是不知道,宋城玩男人归玩男人,居然那么渣的对待女人,这让他看不下去了。

“我的人生,你是第一个第一次打我巴掌的女人,还是连续打了两次?!?

嘴角轻浮冷笑,陆景耀目光冰冷的扫过顾之夏一眼,语气淡淡的吐出一句。

“抱歉,我今天失态了......谢谢你今天让我看清楚这一切,但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惫酥牟只侍幼?。她心底太乱了,根本无法思考。

看着顾之夏离开,陆景耀心里莫名有些心疼,这种他不该有的情绪让陆景耀脸色很不开心,他瞥了一眼捂着身子的宋城。

“这个女人,以后是我的?!?

陆景耀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后,看也不看宋城一眼的离开。

第6章 自杀

夜,深了,也凉了。

顾之夏无力的依靠在酒店楼顶的栅栏上,风吹入冰冷的心里,满眼霓虹的灯光显得如此刺眼,她疲倦的望着星空,整个夜,也仅有这样的片刻能让她微微忘记现实。

很安静,但因为太安静,身后的脚步声显得很清晰。

“你这样爱钱的女人,应该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

本以为顾之夏会远离酒店,但酒店经理机灵的报告顾之夏登上了楼顶,陆景耀眉头微皱,不想理会的走向门口,却在门口停下。

她这样的为钱什么都可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自杀,陆景耀自嘲的一笑,只是心里莫名不安,陆景耀很讨厌这种奇怪的感觉。

最后,陆景耀犹豫的还是走上了楼顶,手里拎着一袋东西,在见到顾之夏孤单凉漠的背影时,陆景耀竟然有些心疼,越发不喜欢这种感觉,陆景耀嘲讽的冷笑道。

默默不言,听到陆景耀的声音,顾之夏当作没听到的无视,是的,她这样的女人,就该有这样的结果。

她做错了什么了么?

顾之夏苦痛的闭上眼,连唯一让她安静片刻的安逸也被陆景耀打破。

“请你喝酒!”

突然陆景耀有些后悔,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他张了张嘴,从来没有安慰过女人,一直来,他从不需要安慰,女人就会主动迎合他。

找了一个连他都觉得辣眼的借口,但不料,顾之夏呆呆的转过头,见到他放在地上的袋子,飞快的抓出一听酒,拉开就是一大口灌入喉咙。

苦~

第一次喝酒会如此苦涩,差点咳出来,顾之夏咬牙忍住。

苦,很适合她,顾之夏硬撑的喝完一听,又抓起一听。

这个女人竟然不会喝酒?陆景耀越发觉得他的出现就是个错误,默然的看着顾之夏一口一口的痛饮,因为太过急促,啤酒汁液溢出嘴角,从嘴角滑落脖间,在幽光的月光下,陆景耀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

“这就很贵!”

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陆景耀第一次不嫌弃地板肮脏的坐在地上,也拿起一听酒,缓缓的喝起来。

贵?

顾之夏冷淡的看了陆景耀一眼,转头沉默的继续灌。

夜色忽然很平静,酒精上头引起的丝丝火热,神经迷糊的感觉好好,顾之夏笑了起来,起身趴在栅栏上,痴痴笑着看着都市的夜光。

顾之夏忽然扑在栅栏上,吓得陆景耀连忙爬起来,紧张的护在顾之夏身后。

她醉了!陆景耀皱起眉头。

她醉了,真好,顾之夏仰头望了一眼星空,见到她一只很喜欢的那颗星星正璀璨闪烁,可惜,她只是凡人一个。

头晕了,顾之夏仰头便倒,恰巧落在陆景耀怀里,触碰到因酒精而火热软嫩的身体,陆景耀喉咙一阵发痒。

“起来!”

陆景耀连忙抑制住心里的奇怪心动,低喝的命令,然而顾之夏已经深深沉睡,陆景耀脸上时而冷怒,时而怜惜,最后无奈的横抱起顾之夏走向楼梯口。

“陆总!”

酒店经理一直守在楼梯口,见到陆景耀抱着一个醉酒的女人,酒店经理心里一惊,但不敢表露的恭敬鞠躬。

“房间已经开好,陆总请跟我来?!?

冷淡的扫了一眼前面带路的酒店经理,陆景耀知道酒店经理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

入房,嫌弃的将顾之夏丢在床上,却不料顾之夏紧抱着他,一时失控下,陆景耀被顾之夏拽倒的扑在顾之夏身上。

脸上,是顾之夏浓重的呼吸打脸庞,陆景耀看着熟睡的顾之夏,忽然很想轻吻,而陆景耀也如此做了。

唇触碰着唇,丝丝细腻柔软,陆景耀心头一阵瘙痒。

连忙拔开顾之夏的手,又是第一次,陆景耀没有对一个女人生出色yu的想法,他轻轻的将顾之夏的身体调整好,但闻到顾之夏满身的汗味和酒味,陆景耀眉头一皱。

想叫客房服务,最后打消了这个想法,陆景耀轻轻的将顾之夏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褪去,但再一次见到顾之夏一丝不挂的雪白身体,陆景耀越发难以控制身体的燥热。

“我只是可怜她而已!”

强行震住心里的触动,陆景耀不敢多看顾之夏几眼,连忙心慌的将被单盖在顾之夏身上。

紧紧抱着顾之夏从楼顶下来,再给顾之夏褪去衣服,如此轻易的事情,竟然让陆景耀浑身冒汗,他不悦的瞪了依旧熟睡的顾之夏一眼,走进了浴室。

时间总是无声消失在梦境里,第二天,顾之夏慵懒的舒展的腰身从床上坐起来,当睁眼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顾之夏脸上一愣,继而看到一个只裹着浴巾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有些发呆的看着她。

这是哪?他是谁?

满脑袋闪过无数个问题,但得到回应的只是脑袋一阵胀痛,记忆似乎一片空白。

“啊!”

突然,顾之夏低头见到自己白露的身体,一阵尖叫破出喉咙。

“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顾之夏惊怒的质问陆景耀。

失忆了?陆景耀愣愣的看着顾之夏匆忙捂住身体的举动,这个女人似乎不是他想得那样轻浮,陆景耀看出顾之夏的惊羞不是装得出来,而且,她的第一次似乎丢在他身上。

“自己想!”

努力才将目光从顾之夏身上移开,陆景耀冷酷的甩下一句,便悠然的坐回沙发上品茶。

自己想?

顾之夏心里一慌,脑海里的记忆突然犹如潮水一般涌出,昨夜的一切只回忆到她喝了酒,然后就没有了。

“混蛋!”

顾之夏还想再扇,手却被陆景耀死死抓住,陆景耀冷怒的吐出三个字就甩开顾之夏的手,力量有些大的将顾之夏甩在沙发旁,身上的被单完全滑落。

“待在这里,我会回来找你?!?

嘲讽的扫了一眼顾之夏再度袒露的身体,陆景耀冷漠的离开。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