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亲爱的同学,去相信,去仰视,向着梦想的方向。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我们期待着,当八月荷塘花开,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话外音;”理想“没有了,你就 2019-05-30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5-30
  • 把握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特点(信息快递) 2019-05-30
  • 文代会作代会来啦:听听文艺名家的心里话 2019-05-26
  • 段春华主持召开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扩大会议 2019-05-21
  • 安徽快三推测和预测:(独家)钦尘星月嬅小说全文阅读_钦尘星月嬅星落离尤免费阅读by生何往

    发布时间:2018-11-15 20:24

    钦尘星月嬅星落离尤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钦尘星月嬅小说全文阅读,钦尘星月嬅星落离尤免费阅读,钦尘星月嬅小说又名《渺渺星河落九尘》,该小说讲述了连自己的母亲都会放弃自己,这该是怎样的苦痛?!离尤看着虚情假意的莫情,眼中满是厌恶,他收起手中的长剑,不顾脚边的云清,缓步朝莫情走去。

    钦尘星月嬅

    第一章 堕仙

    天庭仙宫南天门前,仙雾缥缈,远处的仙宫在雾气中忽隐忽现。

    星落身穿乳白色的广袖流仙裙静立云端,看着面前搂扶着云清的离尤,满身凄寂。

    “离尤,你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心悦过我么?”

    “落落,我只当你是妹妹?!?

    离尤一身白衣,身姿挺立,神色漠然。

    星落的唇轻轻一颤,眼里几乎要忍不住滚下泪来。

    这个她爱了上千年的男人,一如初见时衣袂翩跹,形貌昳丽,连丹凤眼中那一抹冷意都无甚差别。

    唯一不同的,只在于他如今怀中抱着另一个女人,告诉自己,他只当自己是妹妹!

    “可我只想做你的仙侣!”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你偏执成祸,害的云清差点身陨!现在你同我到天罚司受刑,此事就此了结?!?

    “我没有伤她!你为什么不信我!”星落看向离尤怀中的云清,目光满含悲愤,“明明就是她自己……”

    “够了!”

    离尤眸光一暗,打断了星落辩解的话,他将云清缓缓放到一旁,拔出手中长剑指向星落,“要不你自己同我回去,要不,我抓你回去!”

    星落不敢置信的看着离尤手中泛着金光,仙力四溢的长剑,他竟然用自己亲手打造的剑指向自己!

    “你是不是忘了,你手中那把剑是我铸的!”

    离尤闻言稍稍一怔,这把剑他用了千年,早就忘了来历,不过……

    “那又怎样?”

    星落盯着那把剑尖上的红梅烙印,只觉得心头一颤:“你知道吗?剑上的红梅根本就不是什么红晶石,而是我的心头血!你现在还要用这把剑来伤我么?!”

    离尤低垂眼眸,看了看手中长剑,对着星落缓缓说道:“那,我就还给你!”

    他将长剑抛起,用仙力包裹。

    星落神色惊恐的看着在仙力中颤抖不停,不复刚才金光熠熠的剑,大喊道:“不要!”

    可惜这把满含着星落心意的仙器终还是承受不住,就这么炸裂开来,四处飞散,毁在了她眼前。

    碎裂的残渣掉落云端,星落双目含泪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离尤:“离尤,整整三千年了,从我九百岁开始,我以为哪怕你是块石头,我如此相待也该是捂热了!可我没想到,原不是时间问题,而是人错了!这三千年原是我错了!”

    星落擦干脸上流淌的泪水继续道,“三千年来,这天上的神仙都将我当做笑话来看,笑我痴心妄想,看我自取其辱!可我从不在意这些,只是没想到,你对我却根本连半点信任都没有!”

    就在这时,星落看到装昏倒地的云清睁开了双眼,朝自己的方向看来,眼间满是嘲讽!

    她不禁怒从心起,一掌打向倒在一边的云清,离尤见此飞向云清,将她抱起,继而反手一掌,拍向星落。

    “噗……”

    星落将唇边的血缓缓擦掉,站直身子,眸中只余下一片晦涩。

    “为了她,你居然真的动手伤我,离尤,这回我终于懂了!”

    星落看着面色不悦的离尤,心痛的像要撕裂了一般。

    “我发誓,从此你与云清大可做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我只求你若为仙,我便堕魔,你若为人,我便化鬼,从此仙宫魔境,人间黄泉,我与你再不相见!”

    说罢,星落便敛了周身仙力,任自己从云端坠落,襦裙飞舞,白衣似雪,胸染红梅。

    离尤见此大惊不已,忙飞向星落。

    “咳咳……阿尤?!痹魄甯芯醯嚼胗绕鹕淼亩?,忙做刚刚转醒的样子,抓住离尤的衣袖,好不容易才逼的星落自愿赴死,又怎么可能会让离尤将她救回!

    第二章 和尚

    三百年后,人间江城的一座山上。

    星落睁开眼看就看到一个光头的和尚在树下絮絮叨叨,敲着木鱼。

    “和尚……”

    和尚闻声睁开双眼四处探寻,却什么都未发现,继而闭上双眼接着诵经。

    星落无奈的跳下树来,眉头紧蹙:“你这么吵,我还怎么睡觉?”

    和尚闻言懵懵的看着星落,良久才反应过来:“小僧不知有人在休息,打扰到施主,还请见谅!”

    星落慢慢俯身,双眸打量着和尚,缓缓道:“你这双桃花眼生的真是漂亮,可惜配上你这光溜溜的头却是不称了!”

    “施主……施主莫要拿小僧开玩笑了!”

    星落看着和尚因自己的话局促的脸庞和羞红的耳朵,心中偷笑,

    这三百年来她在人间如浮萍一般飘荡,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一个好玩的和尚。

    “和尚,你叫什么?”星落抻了个懒腰看着面前的和尚,三百年间不得纾解的郁闷之意,倒是消散了些许。

    只见和尚立掌于胸前道了声“阿弥陀佛”,启唇道:“施主,小僧乃方外之人,没有俗家名字,只有法号为“莫道”?!?

    “莫道……”星落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她看着面前这个身着素灰僧衣,却生的男身女相,玉齿朱唇的和尚,不禁调笑。

    “莫道,若你不是个和尚,怕是会比苏妲己更要迷惑苍生!”

    “……”

    “小和尚,你怎的不说话啊!”

    星落看着不发一语收拾行囊,起身离去的莫道,抬脚追了过去。

    这厢离尤正追着几个魔界中人,结果却被他们使用障眼法遁去,看见前面两人,他悄然下地询问:“不知二位可曾见……”

    “星落?!”

    直到此刻,离尤都不敢相信,他寻遍八荒四海也未得踪迹,几百年不曾寻见的人竟就这么出现了。

    星落转过头看去,见到来人后,那颗三百年平淡无波的心猛地一跳,她眉梢轻佻道:“我当是谁呢!原是仙宫的离尤上仙啊!不知离尤上仙大驾至此,有何贵干?”

    离尤还是那副白衣漫漫,如玉如琢的样子。

    自己当初可不就是被这他副样子迷了上千年,最后落得如今仙不仙,魔不魔的样子!

    “我奉天帝之命,捉拿魔人,待我办完这桩事,你便与我回仙宫!”

    星落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离尤:“上神莫不是记性不大好,三百年前我便与你说过,我不会与你回去!”

    星落一袭青色绣裙,长发未束,随风飘舞,眼中却是不可改变的坚定。

    “你要知道,我不是来问你意思的!”离尤目光扫向一旁的莫道,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星落自然知晓,离尤上神公务繁忙,怎会为这等小事劳费心神!只是星落如今是魔非仙,若同上神去仙宫,怕是多有不妥?!?

    星落见离尤满含杀意的眼神,站起身来挡在莫道身前。

    “你只需同我回去,其他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星落心中一阵冷笑,你要抓我回去受刑,还说什么与我无关,真是可笑至极!

    她揽了揽被风吹散的头发,眸间满是讽刺,轻挑眉梢:“那若是我同上神回去了,上神打算给我安个什么名分呢?”

    “你想要什么?”

    星落轻移莲步,身子贴近离尤,双手搭在离尤肩上,踮起脚尖,面对面靠近离尤,缓缓说道:“我想要什么,上神不是三千年前就应知晓么?”

    第三章 打起来了

    离尤良久不语,一时之间,周围一片寂静。

    他抬眼看着星落落在他肩上的手,突然说道:“好!”

    星落闻言怔愣了一下,嘴角的弧度僵在了那里。

    只一瞬,便抬眼看向离尤冷寂的双眸。

    “莫不是这三百年上神久居仙宫,实觉无聊来寻我开心,亦或是,上神当年不识真心,如今幡然醒悟,觉得当年之事太过……”

    星落的话被离尤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等她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被捆仙锁绑住。

    星落心中暗唾自己真是没长进,三百年过去了,自己竟还会被离尤影响!

    面上却越发不屑:“上神为了将我捉回仙宫,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竟是连美人计都用出来了!”

    “只是可惜啊,上神莫不是忘了我现如今是魔,不是仙,你这捆仙锁于我可无半分作用!”

    星落嘲讽的看着离尤,浑身魔气暴增,硬生生的将捆仙锁崩成两截。

    离尤看着地上断裂的捆仙锁,低垂的眸中闪过一抹伤痛,转瞬即逝。

    “我今日必会带你回仙宫!”

    “离尤上神,看来仙宫几百年的安逸生活未曾让你居安思危,倒是令你徒增出几分自满啊!”星落讽笑的看着离尤,接着转身走向莫道。

    离尤见星落毫不犹豫走向莫道的身影,心中戾气腾升,一股仙力直奔莫道打去,星落来不及阻挡,只能看着那股仙力打在莫道身上。

    就在这时,莫道周身佛光四起,将离尤的仙力如数返还。

    星落见莫道无事,心中大石方落了地,回过身狠狠的看着离尤:“我竟是不知仙宫之人,是从何时开始可随意对凡人出手了!”

    “你若不同我回去,我便杀了他!”

    星落闻言顿觉荒谬,再也压不住心中的郁气,手中幻化出九节鞭,挥向离尤。

    只见九节鞭上仙力包裹,红光乍现,狠狠扫向离尤腹部,离尤躬身一退,躲过攻击。

    他周身仙力如丝流转,掌心翻转,光华汇聚,拍出去的那一刻,离尤硬生生收回了五分的仙力,以免伤到星落。

    星落见此,愤怒的看着离尤,脚下生风冲向他,挥舞起九节鞭,对他喊道:“离尤,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我看看仙宫战神究竟有什么本事!”

    二人打得难解难分,这时,离尤一掌拍向星落的腹部!

    莫道只见半空中星落的身影倏地下坠,忙上前接住星落。

    可他只是个凡人,离尤术法的余威以及星落落地的冲击力还是将他狠狠地拍在了树上。

    但即使自己伤至如此,莫道缓过气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怀中的星落放开,道了句佛偈:“阿弥陀佛,施主……咳咳……”

    星落惊慌的看着口吐鲜血的莫道,转眸看向缓缓落地的离尤,眸间满是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她爱了上千年的男人,竟会做出这般小人行径:“你居然,借力伤他!!”

    第四章 逼迫

    离尤却只是神色淡淡的看着星落,一袭白衣分尘不染。

    “星落,我说过,你若是不同我回去,杀了他又有何妨?”

    星落闻言一丝苦涩的笑意慢慢浮上嘴角,继而捧腹大笑。

    离尤看着星落笑弯的眼角渐渐流出泪水,不禁心神恍惚!,

    星落不过几千岁,若放在人间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竟已出落得如此动人,与她母亲--仙宫当年的第一美人,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我当初紧追你不放的时候,你视我如无物,如今我看开了,不再缠着你,你反倒穷追不舍!离尤,你究竟想做什么?”

    离尤眼底划过一丝歉意:“星落,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星落嘲讽的看着离尤,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你为了另一个女人的谎言要将我送去天罚司受刑;现在还出手重伤一个无辜的凡人!离尤,你怎么有脸说得出是为我好!”

    星落吼出这些话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激荡地心绪。

    “不想我恨你,就别再拦着我!”转过头扶起虚弱的莫道,背对着离尤慢慢走远。

    离尤飞身而起,挡在了星落面前。

    他运气于掌,将莫道拉至自己手中,紧紧掐着莫道的脖子,神色冷凝的看着星落:“你的选择决定他的命,要不你同我回去,他活着;要不我杀了他,再将你抓回去!你应当明白你打不过我,也救不了他!”

    星落神色怔愣的看着离尤,不过百年未见,他竟与自己记忆中那个光风霁月的上仙无半分相像,究竟是他变了,还是自己从未了解过他!

    星落目光转向莫道,看着他虚弱的模样,心中愧疚,这些事本与他无关,偏生因为自己累得他重伤,现如今还陷入性命攸关的危难之中!

    自己已然苟活三百年,若能救他性命,便是同离尤回了仙宫又能如何!

    “想好了么?”

    星落收回心神,眸中一片漠然,看向半空中飘然而立不惹凡尘的离尤,心中做下了决定。

    “你放了他,我同你回去!”

    离尤闻言挑了挑眉毛,星落的决定在他的意料之中,就是不知迫使她做下这个决定的是未泯的善心,还是因为她对这个凡人有了情!

    离尤看着这任自己宰割的凡人,眼睛微眯,手上微微用力,将莫道甩了出去,回手抓起星落朝仙宫飞去。

    星落见此,冷冷的看着离尤,朱唇轻启,满是讽刺:“上神此举真是让星落大开眼界!为了让我与你回到仙宫受刑,讨你的心上人欢心,甚至不惜以凡人性命相威胁。离尤,你究竟想做什么?”

    离尤丝毫不为所动,转头睨了星落一眼,缓缓道:“你觉得我能拿你做什么?”

    第五章 诡计

    离尤的话让星落沉默一路,直到离尤将她带进云离宫。

    星落看着这里与三百年前一般无二的一草一木,亭台轩榭,不觉有些恍惚。

    这里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她从未离开,一如三百年前一般,为了见离尤,不顾身份和仙宫流言的赖在这里!

    只可惜物是人非!她与离尤再也回不去!

    离尤看着星落眼中一闪而过的怀念以及布满眼底的决绝,心中一痛,他明白,星落怕是真的对他失望了。

    可那又怎样!哪怕星落恨极了他,谁都可以化魔,她也绝不能!

    “从今日起,你便留在云离宫,从前你不是最喜欢这里么?”

    离尤压住自己躁动的心绪,放缓了语气温声对星落说道。

    “离尤上神,星落这等堕魔还是比较适合待在天罚司这等阴暗地界儿,若是呆在这云离宫,污了仙宫清明,小魔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离尤被星落自甘卑贱的话弄得怒火愤起,挥袖将星落推进一间院子,指尖法诀轻捏,设下阵法。

    “在你想清楚自己的身份之前,就好好待在这里!”

    星落站在院中,心中悲戚,她与离尤一直是这样,一门之隔,只可惜她是出不去,而他是不肯进!

    星落思至此,再也压不住自己上千年来所受到的委屈,对着离尤大喊:“身份!我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罢了!,爱上你,平白做了上千年的笑话,现如今,我弃仙成魔,怕是要被你关在这云离宫里,永生永世都出不去了吧!”

    “离尤,我只不过是爱错了人,缠了你上千年,你觉得我烦,可我经受的这些还不够来偿还你么?”

    离尤离去的脚步顿了一下,便又抬步走出了云离宫。

    星落看着离尤毫不在意,挥袖离去的身影,缓缓蹲下,双臂环绕着自己,任眼泪无声流淌。

    云离宫外,离尤紧握拳头,眼底的神色又坚定了一分。

    “落落,别怪我!”

    一连几日,除了送吃食的仙俾,星落再未见到任何人,直到……

    “星落,百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星落闻声睁开眼,看着身着淡粉色百花曳地裙的华服女子,嘴角勾一抹浅笑。

    “我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来云离宫探望我这个堕魔,原来是云,清,仙,子啊!”

    云清看着席地而躺的星落,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恶毒。

    “真是没想到你的命竟是如此之大,从九天掉下去也未身陨,倒是我小瞧你了!”

    星落坐起身,抬头看着云清身后的桃树,将云清忽视的彻底。

    云清见星落堕魔之后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姿态,心中愤然。

    “你就不好奇阿尤为何将你关在这里,不管不问吗?”

    云清的话让星落收回神游的思绪,讽刺看向云清:“你不就是来告诉我的吗?”

    云清闻言俯身贴近她,嘴角勾起一丝得意地笑:“可我见你如此模样,心情甚好,偏生又不想告诉你了!”

    星落闻言瞳孔一缩,倏地伸出手捏住云清的咽喉,手指微微用力,厉声道:“云清,你最好不要试探我的底线!如今我杀你可是天经地义,别忘了,我是魔!”

    “星落,住手!”

    伴随着这一声怒喊的是喷薄而来的仙力,星落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第六章 是我傻

    “阿尤,我好心来探望星落,她竟是要杀我!”

    离尤看着扑到自己怀中的云清,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却并未推开,只是蹙着眉头看向单膝跪地紧捂胸口的星落。

    “星落,你在做什么?”

    星落将涌至咽喉的血咽下去,抬眸看向离尤和他怀中的云清,心头一痛,哈,和三百年前多么相似的一幕啊,三百年过去了,自己却半分没有长进,还是会被设计,傻傻的钻进她的圈套!

    星落凉凉的看着离尤,语气中满含讥讽:“做什么?上神既已亲眼所见,何必还来问我?”

    离尤看到星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惶然,落落,你不解释是因为觉得我不会信你,还是因为你已经不在意我的选择了?

    “意欲弑仙是重罪!”

    星落听到离尤的话,竟是丝毫不怕,反而大笑不止。

    她一身大红色的绣衫罗裙,长长的头发被一根红色丝带随意揽在身后,与平时素雅模样大相径庭,因笑意晕红的眼梢更是令她平添了几分妖娆。

    离尤愣愣的看着星落,眉间满是不解,却听得星落道:“看来仙宫的人记性大都不好,我要说多少遍你们才能记住,我是魔!弑仙乃是天经地义!”

    云清见离尤被星落迷住的样子,心中气闷,暗中催起刚刚自己打进星落体内的仙气,让它在星落体内横冲直撞。

    星落本就因云清的黑手身负重伤,如今体内气息紊乱,再也压不住喉间上涌的腥气,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地上的仙草。

    离尤不由心惊,自己刚刚并没有出重手,星落怎会重伤至此?

    星落抬起手缓缓拭去嘴角的鲜血,目光冷凝的看向离尤,眼底闪过一丝悲凉。

    “咳咳……离尤上神出手还真是不留情面!”

    “落落……”

    云清站在离尤身边,并未错过他眼底一瞬而过的心疼,对星落的嫉妒之意更是涌上心头。

    “阿尤,星落伤我的事万不能让天帝知晓,否则星落怕是会没命啊!”

    云清的话将陷入神游的离尤唤醒,他深深看了眼云清,又抬眼看向星落。

    “星落,你同我到天罚司领罚,事后,我会带你去天池剔除魔气,你依旧是仙!”

    离尤的话让星落心神震动!

    剔除魔气?仙宫人人知晓,剔除魔气的堕仙空有仙骨,无半分法力,甚至连凡人都不如,终日缠绵病榻,手无缚鸡之力!

    就以云清的性子,若自己成了那般模样,岂不是任她宰割,豪无还手之力!

    “离尤,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信了你的鬼话连篇!你为了云清,竟是连条活路都不给我!”

    星落失望的盯着离尤,拼着重伤的身体凝聚仙力,化出九节鞭,狠狠甩向离尤。

    “今日就算我身陨于此,也绝不会同你去剔除魔气!”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亲爱的同学,去相信,去仰视,向着梦想的方向。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我们期待着,当八月荷塘花开,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话外音;”理想“没有了,你就 2019-05-30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5-30
  • 把握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特点(信息快递) 2019-05-30
  • 文代会作代会来啦:听听文艺名家的心里话 2019-05-26
  • 段春华主持召开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扩大会议 201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