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亲爱的同学,去相信,去仰视,向着梦想的方向。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我们期待着,当八月荷塘花开,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话外音;”理想“没有了,你就 2019-05-30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5-30
  • 把握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特点(信息快递) 2019-05-30
  • 文代会作代会来啦:听听文艺名家的心里话 2019-05-26
  • 段春华主持召开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扩大会议 2019-05-21
  • 查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苏妩南怀瑾小说独家免费阅读《恰似昨夜星辰》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5

    苏妩南怀瑾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恰似昨夜星辰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恰似昨夜星辰是作者止息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妩南怀瑾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凹热徊话?,为什么还要赔上一切来救我?”苏妩至死都不明白,那个不将她看在眼中的南大少,为什么要为她挡下那致命的一枪。上一世,她被压榨尽了所有的利用价值,她的继母,继妹,闺蜜踩着她的血泪上位,而她却葬身大海。重活一世,苏妩立誓,我的永远只能是我的。敢动我的东西?断你手足!敢碰我的男人?让你悔不当初!

    恰似昨夜星辰

    第1章 :你早就该死了

    这个女人,是程安?

    王春菊愣是没把记忆里的程安同眼前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两个月不见,程安就像是忽然换了一个人般。要不是她主动的过来相认,她还以为是哪个贵妇呢...

    “你怎么现在才来,大军过个生日这么忙,你没说来帮忙就算了,还跟大爷似的,真当自己是客人了?”王春菊对程安一直不喜欢,当年就反对两人在一起,可拗不过李军。

    当年程安有多感动,现在就有多膈应。

    她笑容未变,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她,“妈,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要送您和李军一份大礼?!?

    “切,你能有什么大礼,你...”

    王春菊接过红包,摸着里边轻飘飘的重量十分不屑的吐槽了一番??傻彼蚩彀?,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嘴边嘲讽的话,顿时僵在嘴里。

    程安十分满意的看着她的表情,余光瞥到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军,走到李军的身边,将他拉了过来,站在他和王春菊的身边,“本来我一早就来了,可走在路上忽然吐的厉害。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怀孕了,妈,您说这是不是一份大礼?”

    “一定是上天的安排,特意选在今天这样的日子,让我给你们一个惊喜!”程安低着头,满脸的羞涩和不好意思,活脱脱一个小媳妇的模样。

    天知道,此刻的她,有多想笑。

    早在结婚的时候,她婆婆王春菊就一直催着两人生孩子,可一年过去了她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为此,王春菊十分不喜欢她。

    可是今天,她却高兴的不能自已,拉着程安的手亲热无比,笑的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好好好,安安啊,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大军,还不快扶你媳妇儿坐下?这可是今天妈收到最开心的礼物了!”王春菊激动的手都在抖,仿佛过生日的人是她一般。

    程安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伸手戳了戳满脸震惊的李军,忽然开口问他,“怎么了,老公,你不开心吗?”

    李军条件反射的甩开她的手,怒道,“妈,这个孩子不是…”

    “嘶——”

    他想说孩子不是他的,一边的程安忽然用力的掐了他一把,疼的他一阵痛呼。

    “不是什么?”王春菊疑惑的问。

    李军回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程安,而程安早有所感般的,对他露出一抹嘲讽而得意的笑意,他猛地回过神来,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句话,却根本难以启齿。难道要让他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他被老婆带了绿帽子?

    他气的咬牙切齿,却不得不打掉了牙齿往里吞,“没事,我就是太高兴了,这个孩子来的真是时候?!?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春菊一听到这个好消息,那是逢人就炫耀。

    这个小插曲,没一会儿就在生日宴上传遍了,原本就是主角的李军,走到哪儿都要被人道一声恭喜。

    他气的笑容都僵硬了,心里有苦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仿佛所有人都在嗤笑他,笑他硬生生的接受了这么一顶绿帽子。

    程安正坐在台下惬意的吃着东西,却见舞台上,主持人忽然打开了墙上的投影仪,放了一段劲歌热舞给大伙儿助兴。

    李军走上台的那一刻,全场的灯光忽然熄灭,隐约骤停,一束聚光灯在他头顶亮起,而好死不死的,这个灯光的颜色,竟然是绿色的。

    “你们说,这像不像一顶绿帽子?”程安身边有人小声嘀咕,她定睛一看,李军原本带着白色的帽子,可在这灯光下,硬生生染成绿的。

    噗嗤-

    程安猛地笑出声来,她只以为是巧合,果然老天爷都觉得,李军这顶绿帽子,戴的好呀。

    李军说了些寒暄的话,被主持人吹捧着,台下坐了许多的亲朋好友,只觉得这一刻才真真正正的有种万众瞩目的优越感。

    心满意足的受尽了吹捧,准备下台的时候,绿色的追光忽然方向拐了个弯儿,打到了屏幕上的投屏上,音乐骤停,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

    “这是咋回事啊?主持人是放错了mv吗?“

    “天呐,也太劲爆了吧,这是两个男人?”

    “太缺德了,在场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呢,这不是教坏了小朋友吗?”

    外扩的音响,将屏幕里的阵阵娇喘声放到了最大,几乎传遍了现场的每一个角落。屏幕上,两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正忘情的拥抱抖动。

    有人愣了好半天,才想起去捂住一边小孩子的眼睛,不让他们去看着少儿不宜的一幕。

    李军的脚刚走到舞台边上,猛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双腿猛地一软,险些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转头一看,一副熟悉的画面,让他的身体猛地一个踉跄,整个人的呼吸骤然加快,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这是?

    “关掉,马上给我关掉!!你们这是放的什么,我要投诉你们!”下一秒,他像是疯了一般的冲到了主持人面前,怒吼。

    主持人也愣住了,不过倒是反应十分迅速的切换了视频,选了一个唯美的MV,“抱歉,诸位,刚才我们的工作人员切错了视频?!?

    然而,就在关掉的那一瞬间,一个男人的脸,猛地在画面上定格。

    台下,程安的表情有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却是忽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是周正宇的脸,李军是疯了吗?

    在自己的生日宴上放这种视频,究竟是有多重口,难道迫不及待的想让全天下知道他出柜的事儿?

    只可惜,没看到李军的脸。

    程安正唏嘘不已,搞不懂李军这骚操作,却见他忽然怒气冲冲的朝着她走了过来,一点儿也没压抑住怒火,“程安,你够狠!”

    在他的寿宴上,借着假怀孕给他带上一顶绿帽子,扰乱了他的视线。

    又借着视频,想要质他于死地?!白プ∷?不能让她跑了!!”凉城海边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寂静。

    “噗通?!彼斟灰桓瞿腥俗ё攀直郯吹乖诘厣?,她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想要呼救,但是却发不出声音。

    苏清洛拿着一把匕首朝她慢慢的走了过来,苏妩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的恐惧着,她浑身都在害怕的发抖。

    “你跑什么啊?”苏清洛将刀搁在她的脸上,手指一用力,刀尖刺破脸颊,溢出鲜血。

    苏清洛笑着把匕首在苏妩的脸上划开,皮开肉绽,可即使这样她还嫌不够,苏妩的血激起了她心中残忍的快感,她手起刀落,在她的脸上划了数刀,新的伤痕加上旧的疤痕,秘密麻麻好像稠密的棋盘。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过来,是她的未婚夫——席广平。

    苏妩像是看到了救星,她毁损的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想要向席广平求救。

    救我!

    救救我,席广平!

    “怎么回事?”席广平朝着地上的苏妩瞥了一眼,问道。

    苏清洛笑着看向按着苏妩的席广平,说:“她想逃走……对了,广平你不是也说过看到她这张荡妇的脸就想吐吗?我现在替你毁了它好不好?”

    席广平宠溺的看着她,“你高兴就好?!?

    苏妩听到两人的对话,心死了。

    折磨她要杀她的是她的妹妹,帮凶竟然是她的未婚夫!

    苏清洛大声的笑起来,“我就知道广平你是最爱我的?!?

    席广平眼神温柔,“当然,我说过,这辈子只爱你?!?

    “姐姐,你听见了吗?你的未婚夫,他爱的人是我啊,还有爸妈他们也从来没有把你当过一回事,你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你早就该去死了!”

    苏妩“啊啊啊”的痛叫着,眼泪打在伤口上,更是加重了疼痛的程度,而她越是痛苦,苏清洛就笑的越开心。

    “广平,帮我把她的手露出来!”

    席广平顿了一下,但还是将苏妩按在地上,单独将手露了出来。

    苏清洛举着刀,慢慢的蹲下,将刀尖立在苏妩手指的右方,“中医药传人?真是可惜啊……现在已经废了,但是怎么办呢,我还是看到就觉得心烦?!?

    苏妩瞪大了眼睛,因为太过恐惧,因为太过害怕,她的整个眼睛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红色。

    不要……不要……

    不要!!

    她想要挣扎,想要逃跑,可是却怎么能挣脱席广平束缚,她的脸在地上滑来滑去,伤口里流出的脸,染红了地面,可她却全然不在意,相比于这张脸,她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手。

    这双手可以拯救无数的生命,可以研制出最前沿的药物,没有了这双手,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要,不要剁掉我的手。

    不要……

    她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不要剁掉她的手。

    可她的哀求,在苏清洛的眼中就是调味剂,苏清洛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的将她右手的五根手指一根一根的全部割断。

    苏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切成了一块一块的,皮肉全部都烂了,露出白骨……

    苏清洛,席广平!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清洛看着地上像是狗一样的苏妩,眼中得意又怨毒,“想知道为什么?因为你在一天,我就没有办法完全得到苏家的一切,真不知道你有什么本领值得南怀瑾另眼相看,即使你跟人上·床了,高高在上的南大少还是愿意为了你身败名裂,甚至不惜为了你赔上整个南氏!”

    苏清洛朝着她的胸口踢了一脚,“他不是不爱你吗?你这个贱人又使了什么手段,让他为了救你,甘愿赔上一切!!不过这样也好,你们这对野鸳鸯注定都不得好死……”

    在苏妩震惊的眼眸中,苏清洛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你还不知道吧,南怀瑾快死了……广平联合了南家内部的董事,不可一世的南大少要死了,这还要多亏了你啊,哈哈哈……”

    “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他又怎么会落入事先布好的局?!?

    南怀瑾为了救她……要死了?

    苏妩的大脑一片空白,为什么?

    她不是不爱她?

    他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怎么会死?

    真的是因为她吗?

    是她害了他?

    浓重的悔恨将她淹没,是她害了他!!

    被割坏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叫喊声:苏清洛,席广平,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当苏清洛割断苏妩第四根手指的时候,苏妩被疼晕过去。

    苏清洛见此,站起了身,有些不满的朝她踢了两脚,就像是在踢路边的垃圾。

    “行了,把人绑上石头,给我扔进海里?!?

    “噗通!”苏妩被丢尽了海里,她身边的水很快被染成了红色……

    被抛下海里的那一刻,苏妩看到一道身影飞快的朝她游了过来,健硕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带着她向海面上游去。

    苏妩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心下凄然,南怀瑾,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为什么还要来?

    两人刚刚出现在海面上,岸上一把准备多时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砰!

    南怀瑾敏锐的听见动静,一个转身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子弹穿过南怀瑾的胸膛,也穿透了苏妩的心口。

    为什么……南怀瑾,到底是为什么?

    不爱我,为什么要赔上一切来救我?

    好狠的心啊!!

    程安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缓缓站起来,正想说什么,却被忽然走过来的一个男人打断,“这个声音,怎么这么像视频的男主角?”

    第2章 :复仇归来的艳鬼

    雨,倾盆而下,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整片黑夜。

    “南怀瑾!”苏妩猛地睁开眼睛,但是头顶上刺眼的灯光却让她下意识的伸手去遮。

    但是紧接着她愣住了,她看到自己的手白皙纤美,一点疤痕的都没有。

    她的手不是已经被苏清洛给切断了吗?

    怎么还会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

    她颤抖着手指去触摸自己的脸,触感光滑水嫩……

    苏妩猛然坐起身,不顾周围陌生的环境,开始慌忙的去找镜子,她趴在镜子上,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镜子的自己,肌肤若雪中透着粉色,瓜子脸上一双柳叶眼透着妩媚,艳盛春花。

    她的脸不是早已经被苏清洛给毁了吗?

    还没有等她缓过神来,门外就响起了一阵猥琐的声音,“人在里面吗?”

    “您放心,打了药,现在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就等着吴总您了?!?

    陌生房间,中药,吴总……

    苏妩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然后陡然想起来,这是……三年前!

    她……重生了?

    震惊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深的恐惧。

    上一世,她来参加宴会,却被人在酒杯里下了药,醒来的时候,看到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脱了裤子正准备对自己下手,她反抗的时候,被她的好妹妹苏清洛“不小心”带着人撞破“奸情”。

    她的名声因为这一晚而毁于一旦,原本已经开始对她态度有所好转的南怀瑾也由此对她厌恶到极点。

    如今,难道要再一次重复上辈子的屈辱?不,不可以。

    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还没有将曾经害她的人踩到脚底下,怎么甘心。

    窗外是瓢泼的大雨,她奋力的推开窗户,这里是三楼,二楼上正好有一处落脚的地方,如果她能顺利的踩上去,并不至于送命。但是因为雨下的太大,她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摔下去,摔成个残疾。

    “我怎么听到里面好像有什么动静?”

    苏妩的心沉了沉,她别无选择,只能拼命一搏,若是今天能够成功脱困,她一定要将那些曾经害她的人血债血偿。

    门把手转动的一瞬间,苏妩没有任何犹豫地从窗户里爬了出去。

    黄豆粒大小的雨水打在身上生疼,但是这些跟毁容的痛,断手的痛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在距离地面还有几米的时候,窗户上方探出一个脑满肠肥的脸,“快抓住她,别让人跑了!”

    苏妩听见了声音,咬了咬牙,直接从高处跳了下去,落地的时候,即使她在地上滚了一圈,但腿还是跟断了一样的疼,她忍不住倒抽一股凉气,但是吸进去却只有冰冷的雨水。

    “追,不能让她到主宅?!蔽庾艽蠛鹨簧?。

    苏妩遥遥的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主宅,咬了咬牙,一圈一拐的跑了过去。

    如果她没有记错,今天正好是南家举行酒宴的日子,半个凉城的名流都在这里,而南家的当家人和主母是她母亲生前的挚友,只可惜她的母亲白琼华空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但是却眼神不好,看上了她那个软弱的父亲,被人算计了还替人数钱的冤大头。

    她拼了命的跑,身后的人越追越近,在她即将要被追上的时候,身后一道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追赶她的两个男人看到有人之后,连忙躲了起来。

    第3章 :我打你,你委屈吗?

    苏妩一心想要冲进主宅,并没有在意。

    而南怀瑾却看着她狼狈的背影拧了拧眉头。

    南家主宅气势磅礴,名流们觥筹交错,看上去一片和谐。

    身为父亲的苏德明端着酒杯却不见苏妩的身影,对着身边的二女儿苏清洛,问道:“你姐姐人呢?”

    苏清洛眼神闪了闪,面上却是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我也在找姐姐……刚才有佣人说她好像跟一个男……”

    “砰——”门,被人撞开了。

    不是推开,而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撞开,许是因为用力过猛,她差一点一头扎在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因为这一响动而看了过来,苏妩快速跳动的心慢慢的平缓了下来。

    “小妩?”苏德明看着浑身湿漉漉,狼狈不堪的苏妩忍不住惊呼一声。

    苏妩直起身体来的时候,恰巧身后一道闪电在空中炸开,照亮了她整张脸,明艳动人却又冰冷彻骨,她的眼睛明明是透彻的明亮但是却给人一种阴沉密布的感觉,就好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艳丽鬼姬。

    苏妩的眼睛在周围人的脸上快速的划过,然后死死的落在苏清洛的身上,她的瞳孔骤然一缩,浑身的血液都颤抖了起来。

    她想要杀了她,就现在,马上杀了她!

    但是仅剩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行,不能,不可以。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不能现在动手,而且就这样杀了她,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苏妩垂在一侧的手死死的握紧,指甲穿破了掌心,她都没有松开。

    苏清洛看着忽然出现的苏妩,心里咒骂吴总简直就是一个废物,竟然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

    苏清洛一边快速的给吴总发了个消息,让他抓紧到主宅来,一边惊讶的跑到苏妩身边,一脸关心的说,“姐姐你去哪了?怎么衣服都被人扯烂了?”

    她一张嘴,就让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了苏妩爬楼的时候被割坏的礼服上,一个突然从酒会上消失的女人,再出现的时候礼服都破了,整个人还狼狈不堪,这能是发生了什么?

    “姐姐,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你放心,爸在这里,如果你被人侮辱了,我们绝对不会不管不问?!笨此乒匦?,实际上在苏妩的身上倒了一大盆的脏水。

    话里话外都在说,苏妩被人强了,不干净了。

    果然,因为苏清洛的话,不少人已经开始在小声的议论起来,再看向苏妩的时候,眼神中就带了几分的打量与猜测。

    “姐姐,你不是练过防身术,一般的男人根本靠近不了你吗?怎么会弄成这样?”

    苏妩一言不发,苏清洛就更加有恃无恐的往她身上泼脏水。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苏清洛因为兴奋,脸上开始带着不正常的红色,她好像已经看到今天过后苏妩被人指指点点的画面。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让周围吵嚷的环境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苏清洛捂着被打的脸,第一反应就是打回去,但是却在手刚刚举起来的时候又放了下去,然后眼泛泪光的看着苏妩,“姐姐,我知道你被人强了心里不舒服,但我是你妹妹啊,你怎么能拿我撒气?!?

    苏清洛的控诉让所有人对苏妩的行为不满起来,纷纷说苏家的这个女儿蛮横不讲理,欺负妹妹。

    苏妩见此,声音冰寒的说了来到主宅后的第一句话,“苏清洛,我打你,你委屈吗?”

    苏清洛被她冰冷的眼神看着,竟然感觉后背发凉,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带了些抖,“我,无缘无故被打,难道还不能委屈吗?”

    一个面如冰寒,一个楚楚可怜,不少人的心都偏向苏清洛这边,但同时却也对苏妩接下来的话产生了兴趣。

    苏妩冷冷的盯着她,“你被打觉得委屈,那你随意把脏水泼到我身上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我会不会觉得委屈?!”

    苏妩一向性情温和,很少有跟人大声吵嚷的时候,说白了就是一个软柿子谁都能捏上两下,今天却忽然性格大变,让苏清洛有些疑惑。

    但是她的反应很快,面对苏妩的质问,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指着她的衣服说道:“我有没有说谎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你忽然跟一个男人离开酒宴,回来的时候衣服烂成这样,如果说没有发生点什么,谁会相信?”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差点被人杀了,倒成了我的错了?!”苏妩厉声质问。

    第4章 :庭广众之下往我身上泼脏水

    苏清洛被她忽然间拔高的声音吓住,而周围的人更是齐齐后退了一步,越是有钱人越是惜命,听到苏妩说有人要杀她,顿时觉得这个酒宴很不安全,不少人暗中已经有了要离开的想法。

    而原本面对苏妩的转变有些不解的苏德明,快速走到苏妩身边,焦急的将她来来回回看了一遍,问:“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知不知道是谁要杀你?”

    苏清洛朝着一直站在苏德明旁边的一个女人瞥了一眼,赵夏莲上前挽住苏德明的胳膊,笑着说,“德明,你也不要太着急了,这苏妩啊八成是跑出去玩,怕被你指责,这才编造了一个谎言,这里可是南家举行的宴会,谁有胆子敢在这里杀人,你说是不是?”

    赵夏莲的意思很简单,苏妩现在狼狈的模样,根本就不是什么被人追杀,而是……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苏妩将视线落在赵夏莲的身上,眼里冰寒一片,她曾经……以为真心爱护她的继母,一步步的将她推向了深渊。

    我的好继母,好妹妹,咱们终于……再一次见面了,天道轮回,这一次也该就清算一下你们欠我的!

    赵夏莲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的苏妩浑身上下带着一股阴沉的戾气,看着自己的眼神更是冰冷,让她不由得感觉后背发凉。

    “阿姨,药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是这样公然的抹黑自己的继女,你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赵夏莲在外面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名声,前一世费尽了心思维护,再加上有苏妩的信任,慢慢的就让人忘记她是苏德明的继任妻子,而不是原配,说白了就是小三上位。

    这一次听到苏妩陡然变得凌厉的话,为了不让人看自己的笑话,慌忙说道,“你看你这孩子在说什么糊涂话,是不是昨天发烧还没有好?我来的时候啊,怕你再发烧,给你带了感冒药,咱们先去换身衣服吃点药休息休息……你放心,妈一定不会让欺负你的人走出这里?!?

    不得不说,赵夏莲这一番话说的漂亮,先是向所有人展示了自己对苏妩的关系,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证实苏妩确实已经不干净的事实。

    前一世,苏妩不知道在赵夏莲这兵不血刃的手段下吃了多少亏。

    “我倒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病了,不过也没关系,既然阿姨说给我带了药,那就拿出来吧……”苏妩伸出了手。

    感冒药的事情本就是赵夏莲随便找的理由,她怎么可能拿的出来,只好支支吾吾说忘到了车上,让她跟自己去拿。

    苏妩勾唇冷笑,“究竟是忘到车上还是你在胡说八道,想必阿姨心里清楚的很?!?

    赵夏莲不知道仅仅是一会儿功夫,苏妩就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在这种场合失了颜面,于是眼睛一动,扑倒苏德明的话里,委屈的痛哭起来,“明德你看看这丫头多没良心,我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事事以她为先,就怕亏待了她,被人戳脊梁骨,后妈难做啊……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全部的心血,结果她还是认为我对她不好……”

    苏德明不赞同的看向苏妩,“小妩,你有些过分了?!?

    苏妩看着自己这个碌碌无为的父亲,不知道自己上辈子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他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真的只是一个怯弱的父亲这么简单吗?

    “阿姨的心血我可不敢要,试问一个真心关心子女的母亲,会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身狼狈的站在这里,不关心我有没有受到伤害,反而跟着妹妹一起在大庭广众之下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样的心血……”苏妩冷笑一声,“我真要不起?!?

    她说出这番话无疑是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一点情面都不留,让赵夏莲与苏清洛齐齐变了脸色,周围是宾客议论纷纷的声音,多数人已经相信了苏妩的话,毕竟这两母女表现得太过急切了一些。

    眼见局面要失控,苏清洛到底还是年轻,有些坐不住了,“苏妩你在胡说什么?是你自己不检点喜欢胡来,现在竟然还想要冤枉我跟妈,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这也是苏妩想要问她们母女两的话,踩着我的血泪上位,最后竟然还想要杀人灭口,你们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赵夏莲显然是要沉得住气,连忙拦住了苏清洛,说道:“清洛,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向看不惯小妩为难我,但是……”赵夏莲哽咽了一下,擦了擦眼泪。

    第5章 :杀人不成,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但是,谁让我是个继母呢,就算是对人家掏心窝子的好,人家也不领情……”

    赵夏莲的话将苏清洛失控的情绪拉了回来,这里是南家举办的酒宴,不是她能撒野的地方。

    只是,一向跟个傻子一样的苏妩竟然一眨眼变得这个伶牙俐齿,还真是让她意外,难道是吴总那边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心中估摸着时间,猜想吴总接到消息一定会马上赶过来,到时候她倒是要看看苏妩还能不能这么伶牙俐齿。

    “姐姐我们是一家人,你这样不顾颜面的当面指责自己家人,难道是想要让人看笑话吗?”苏清洛委屈道。

    一旁显得软弱无能的苏德明听到这句话,再看看周围人指指点点的模样,连忙对着苏妩说道:“小妩啊,清洛说的对,你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长辈说话,快给你妈说声对不起?!?

    苏妩闻言流光溢彩的眸子染上了笑意,即使她浑身都是雨水,即使她此刻狼狈的可以,但是这一笑,却让人感觉自己看到了落魄贵族的高雅矜贵,三代培养出一个贵族,清贵是融进骨子里的东西,让在场的所有人眼睛一亮。

    都说这苏妩是凉城第一名媛,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而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二楼,一双锐利的眸子定格在苏妩的脸上,心忽然就痛了起来,南怀瑾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他狭长的桃花眼紧紧地盯着苏妩那张精致的脸,看着她有些惨白的樱唇吐出铿锵有力的话语,“爸,您的女儿九死一生的跑到您面前,您第一件要做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是给我一道牢固的港湾,告诉我不要怕,有你在?我差点被人杀了,你不问上一句,任由继母和继妹羞辱我也就算了,我替自己辩解一下清白,都不可以?”

    苏德明一顿,眉头皱了起来,“你看看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平时这么懂事,怎么今天净在这里胡闹?”他这个女儿一向软弱的很,平时也都是委曲求全,一直想要维持家里的和谐,怎么今天突然这么不懂事?

    苏妩的呼吸一滞,所以说有时候人真的不能太懂事,不然委屈自己不说,当有一天你想要反抗这种不公平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指责你,既然都忍了这么久了,你再忍忍怎么了?

    南怀瑾就那么眼睛都不眨的望着底下成为众矢之的的苏妩,心中莫名的就掀起了无尽的烦躁,挥手找来管事,“你去,把人带上来?!?

    管家试探性的问了问,“苏妩小姐?”

    南怀瑾淡淡的“嗯”了一声。

    管家不敢再多问,连忙下去。

    但是可惜,他还没有走下楼,楼下大厅就响起了一阵骚动,“苏大小姐怎么突然从床上跑了?难道是我刚才伺候的不到位?”

    吴总到了,苏清洛的心就慢慢的就安了下来,她倒是要看看这一会“人证物证”都在,苏妩还能不能保住名声。

    只要苏妩的名声毁了,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苏妩是个给钱就能玩的交际花,那以后苏妩卖身来的钱,就是她苏清洛身价倍长的垫脚石,她已经被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苏妩跌下神坛的样子。

    吴总这个人在圈子里很“有名”,谁不知道他滥交成性,喜欢玩女人,只是听他这话里的意思,苏妩刚才在……他床上?

    苏妩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吴总,“杀人不成,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吴总已经通过苏清洛知道了苏妩说有人要杀她的事情,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很是惊讶地说:“小美人你这就没意思了,刚才在床上玩的高兴的时候一口一个好哥哥的叫着,现在怕被人知道,就倒打一耙,你这样可不人道。在场的谁不知道我吴叁喜欢玩,但是从来不喊打喊杀的,你找理由也不找个能说得通的?!?

    一人一个说法,这让在场的人不知道该信谁了,但是不可否认当知道苏妩口中这个“杀人犯”是吴总的时候,不少人稍稍安下了些心,认为吴叁就算是再大胆,也绝对不敢在南家的酒宴上行凶。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苏清洛心里高兴的很,但是却不能表现出来,还要期期艾艾的看着苏妩说,“姐姐,你就是再寂寞也不能因为钱跟一个年纪可以当你爸的人啊,你真是……真是……”说到最后,慢慢的声音就小了下去,似乎是不忍再说。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亲爱的同学,去相信,去仰视,向着梦想的方向。祝愿你收获最满意的高考结果,我们期待着,当八月荷塘花开,与你在清华园再次相遇】。。。【话外音;”理想“没有了,你就 2019-05-30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5-30
  • 把握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特点(信息快递) 2019-05-30
  • 文代会作代会来啦:听听文艺名家的心里话 2019-05-26
  • 段春华主持召开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扩大会议 201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