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苏品林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半夜浮欢》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5

    苏品林迅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半夜浮欢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半夜浮欢是作者苏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品林迅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逆境中,我们有所选择,忠于自己的内心,才能使自己强大。 他救了她母亲的性命,买了她三年的青春。 她说:我用青春交换我需要的东西,身体是我自己的,不偷不抢,只要是愿意的,就不委屈。她热爱生活,自己选择的任何生活,都过得有声有色。 她总是快乐,逆境中也能看到希望。 他总是天黑到来,半夜离开。象一只黑夜的兽。 一个阴暗,一个光明,他们却纠缠在一起。 他游戏人生,她却视他为初恋。 然而他蓦然发现:无论时光转换,世事沧桑,她永远是他心底最明媚最清澈的水样女子。 感情最折磨的不是别离,而是回忆让人很容易站在

    半夜浮欢

    第一章 黑夜中的幽灵

    他总是天黑到来,半夜离开。象一只黑夜的兽,而她是兽的猎物还是守护者?

    这是苏品第一次与男人约会。

    从小到大,苏品是学霸。

    大多数的学霸,也代表着无爹可拼,需要自己挣下安身之地。

    苏品和所有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谈恋爱。

    倒是暗恋过几次,也只是暗恋而已。

    苏品带了一床淡蓝色的床单和糖。

    因为这是自己的第一次。

    带糖,是要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

    记得母亲说过,家乡的风俗,第一次是要吃糖的。

    苏品到了1110房间,准备敲门。

    门是开着的。她走了进去。房间漆黑,并没有开灯。

    苏品摸索着找开关。

    “不要开灯?!钡统良蚨痰哪腥说纳??!耙院?,都不能开?!笔敲畹目谄?。

    声音低沉厚重,听不出年龄。

    “哦?!彼掌酚ψ?,“原来他也怕看?!毙闹星韵?,怕看便有羞耻之心。

    这是一间套房,外面是厅,里面是卧室。

    他正在卧室窗边的沙发上抽烟。

    他深陷在厚重的窗帘后面,看不清轮廓,他把烟掐灭在烟缸里。

    苏品闻到烟味很大。

    “我想开开窗户,可以吗?”苏品壮起胆子问。

    苏品喜欢新鲜的空气?;璋涤裘频钠⑷盟舷?。

    他没说话。

    她便壮着胆把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偷偷看他一眼,他仍旧没说话。

    苏品到浴室沐浴。卫生间竟然也是黑的。

    苏品心里有些恐惧。

    活了22年,被公认是胆大的,今日却有些脚底发软。

    这人不是变态吧,或者畸形?苏品想。

    “我能开一下浴室的灯吗?”苏品问。

    “好?!蹦侨说故谴鹩α?。

    苏品沐浴完,看着镜子里自己青春健康的酮体,脸红了。

    “我并不是一无所有,我有青春,有美貌,有这健康的酮体?!?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

    苏品披了浴巾,关了浴室的灯走出来,一下走进黑暗里,很不适应。

    她站了一会,看到那人还坐在沙发上。

    她摸到自己带的包,拿出床单,铺在宽大的床上。

    那人抬头看了看她。

    “这是五星级酒店?!彼统恋纳?。

    “我,不是嫌脏?!彼掌匪?。

    她又从包里拿出奶糖,自己吃了一颗,剥了一颗递给那人。

    黑暗中,苏品能看到他的眼睛的亮光。

    他没接。

    苏品叹了口气,自己把糖吃了。

    苏品的糖还没咽下,那人突然站起来。苏品吓得屏住呼吸。

    他很高大。

    苏品装出老练的样子,脸上挤出媚笑。

    那人慢慢走过来。

    他熟练地把她的浴巾剥掉,扳起她的下巴狠劲地压在了她的唇上。

    我的初吻。苏品微微叹息。妈的,知道这样,高一的时候为什么不把自己暗恋的那班长给办了。据说,女追男,隔层纸……

    他用自己的浴袍裹着苏品,粗暴,蛮横,揉捏着苏品的全身。

    苏品脸上烧起来。

    她本想看看这人是不是畸形。无奈睁眼感觉到处白花花的身体。

    鼻间闻到的是男人的松木一样的味道,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浑身燥热。

    她的第一次,他并没有任何怜悯。

    那狂野的动作,精准,缓慢,毫不迟疑。

    他抚摸她的身体,渐渐向下.........

    她这时候有了小小的挣扎,他停下动作,双手捧起她的脸。

    她看不清他,却感到他眼中的燃烧的火。

    她就那样混乱地看着他,双手无意识地推着他。

    他忽的将她转正,膝盖撬开她的双腿,他的腿,进占其中。

    他的手准确捕捉到她,毫不犹豫地惯进了苏品的身体。

    身体内部陡然生起爆涨的存在感,苏品耐不住冲喉而出的尖叫。

    可尖叫马上转为闷哼——他准确地以吻封缄,严严地封了她的口。

    苏品的身体绷得很紧。她闭着眼睛。脸颊绯红。她的手不知道改放到哪里。

    他将她的手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温柔的亲吻她。身下也在温柔地研磨她。

    苏品慢慢放松下来,也没有想象中的痛疼。

    “抱着我,”他低声命令着。

    他慢慢研磨着,力道越来越大,忽然后背收紧,压向她,令她几乎晕厥……

    终于,他颤抖着分开彼此。

    ……

    他躺在苏品身边,随意地抚摸着苏品的身体。

    他真的把我当成一件物品了,苏品想。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埋在被子里。

    他沉默着躺在那里。

    苏品去卫生间。她听到他开了卧室的灯。

    苏品有一种回头看一眼的冲动,想想又忍住了。

    男人看到了淡蓝床单上的暗红,皱了皱眉。

    苏品从卫生间回来,卧室的灯已经关了。

    “吃了。每次都要吃?!彼莞掌芬黄?。

    苏品接了药,递给他一颗糖,“你也吃了?!彼掌匪?。

    他不接,“我不吃糖?!?

    “放心,没有毒。我们家乡有个风俗,女孩子第一次,要和男人一起吃糖的?!彼掌返蜕熳帕乘?。

    男人没说话,接过糖,剥开放到嘴里。

    男人给了她一个电话?!按嫔虾怕?,他会联系你?!?

    “这人找我什么事?”苏品问。

    男人再不说话。仰面躺了一会,起身穿上衣服,竟然走了。

    他真的像是嫖娼,苏品不愿意相信。

    他只是太忙。苏品安慰自己。

    过了两天,果真有人打电话找苏品。

    苏品赶到那人约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售楼中心。

    那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你叫我常叔吧,这个是给你的?!背J逅?,

    苏品看到是一套钥匙。

    “什么?”苏品问他。

    “先生给你的房子?!?

    “为什么给我房子?”苏品很诧异。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奉命行事,手续都办好了,交房后可以直接搬进去住了?!背J逅低?,走了。

    这些人真是奇怪,苏品想。她把钥匙和相关文件拿好,直接回了自己的学校。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苏品问起他房子的事情。

    他说,因为你的第一次。是额外的福利。彼此。

    哦,还真值钱,苏品说。

    以后的见面,他总是天黑到来,夜半离开。从不过夜。

    苏品和他在一起半年,度过了七个夜晚,却从未看清过他长得什么样子。

    甚至都没说过几句话。他的声音简短低沉,辨识度太低。

    苏品有一次问他,“我该怎么称呼你?”

    他沉默着,没说话。

    临走的时候,对苏品说,“我叫林迅?!?

    林迅,很好听的名字,不知为什么他却如此的神秘。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苏品一人在说话。

    叽叽喳喳,说着所有自己想说的一切。他总是安静地听着,从不发表言论。

    有时候,苏品能感觉到他抿着嘴的笑意。

    黑夜里,苏品能看到他的脸的轮廓。她曾经偷偷摸过他的脸。

    鼻子很高,眼睛细长,轮廓很突出。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他偶尔会说简短的话,声音低沉。很好听。苏品很喜欢。

    每次见面,他总是比苏品先到。每次都是晚上十点。

    苏品到了的时候,他总是都已经在了。

    黑的房间,厚重严实的窗帘,他坐在黑暗里,穿着睡衣,浸润在丝丝的咖啡的香气里。

    房间安静,没有一丝声响。

    苏品有时候会觉得他是不是一个幽灵。

    但是她喜欢他,或者是迷恋他。无论他是人还是幽灵。

    他应该也喜欢自己,苏品能感觉到,或者说他喜欢自己的身体。

    他们每次见面,都是只有身体的接触。

    他总是喜欢抱着她裹在睡衣里的裸露的身体揉来揉去,恨不得揉进他的身体里。

    他的结实的胳膊抱着苏品的柔软娇弱的身体,把她压在身下,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

    和他一起的时光,苏品很享受。在他的身下,安全,温暖,他的粗鲁,他的温柔,苏品都很享受的接受。

    他们的身体也是如此和谐。一个晚上,此起彼伏几次,从不感到厌倦。

    可是无论多晚,他都会当夜离开,从不过夜。

    第二章 床上伴侣

    苏品家里没有男人。记忆里,只有母亲匆匆劳碌的身影。 世人看苏品很是可怜,从小没了父亲。

    没有拥有,便也无所谓失去。苏品想。

    她每日拥有最真的笑,最简单的快乐。

    直到母亲生病前。

    那段时间,是苏品人生的低谷期。人的一生总有些时候是低落的,不管你如何努力,总是看不到光明。

    她打过很多零工,送快餐,发传单,做短促。

    固定的有两份工。为一家计算机公司的老总的儿子做英语家教;为一家小的服装公司做设计。

    她没有男友,不必花枝招展。

    她忙着打工,没有时间逛街逛淘宝。

    所以她大学的所有花费不但是自己挣的,还能贴补家里。

    那时候她觉得,快乐像花儿一样,到处都能看到。

    她还有一年才毕业。

    相依为命的母亲突然晕倒,邻居帮忙把母亲送到医院。

    医生告诉苏品,她母亲脑袋里长了瘤,需要做手术。

    那个手术难度很高,只有齐润医院的毕医生才能做,而且手术费昂贵。

    如果不做手术,母亲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

    苏品不相信,自己还没毕业,辛苦一生的母亲还没有享受一天自己给的生活。

    闻讯赶来的亲戚听到这个情况,纷纷摇头。

    表姨领头表态:“如果不是买房子,我肯定多帮帮你们?!彼艘磺Э?。

    叔叔和小舅各给了两千。

    杯水车薪,相差太远。

    而且根本见不到毕医生。

    苏品做家教的那家男主人,听到苏品的遭遇,非常同情。

    他戴着眼镜,身材瘦削,文质彬彬。

    那晚女主人出差不在。

    做完家教已经9点了。他送苏品从二楼下楼。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彼檬峙淖潘掌返募绨?。

    “我想我认识毕医生?!彼厮?。

    “真的?”苏品惊喜的表情。

    “你来,我和你说一下?!彼底潘掌方艘宦サ氖榉?。

    苏品以为他要找资料。

    他反手插上门,“但是我有条件的,”他看着苏品,慢慢靠近。

    “方总……”苏品后退。他叫方强。

    他猛地扑上来,抱着苏品啃起来。手直接按住苏品的丰盈。

    不愧是理工男,够直接!那姑奶奶也不客气了。

    苏品一脚踢向他的裆部。

    苏品跑了出来。

    苏品不想再求别人,看人脸色,增加彼此的负担。

    她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以身相许,只要是四十岁以下身心健康的正常成年男人,条件是能帮助自己救治母亲。

    苏品接了很多回复,有调戏的,有真心严肃询问的。

    一个网名叫严冬的人,私聊苏品,问她是否能答应做别人三年的床上伴侣,不必以身相许,就是三年而已。

    如果她愿意,有人会给苏品的母亲找到毕医生,并且承担所有的费用。

    苏品立即同意了。

    网上有人骂她是在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小姐一样,没有尊严,伤风败俗。

    尊严,是对那些衣食无忧的人说的,一个人如果连活着都没有保障,还有什么资格谈尊严。苏品想。

    苏品也没觉得自己这种行为是伤风败俗。我用自己交换我需要的东西,身体是我自己的,不偷不抢,只要是自己愿意做的,就不丢人。

    苏品上大学的这段时间,从没谈过恋爱。既然自己从未谈过恋爱,就当这是自己的初恋吧,苏品想。

    能救自己的母亲,陪伴一个男人三年,也值得。

    那个人,苏品并没有看清。

    她从门缝里看到他的腿。他正在看她。

    那个叫严冬给了她合约,让她签字。

    协议规定:男方负责苏品母亲后期治疗的所有费用,并保证让齐润医院的毕医生做手术。

    苏品做他三年生活伴侣,不能有任何要求;见面时间,见面方法都是以男方为主。

    协议期间,男方提出见面时间和地点,其他互不打扰。女方要满足男方提的在生活伴侣义务内的任何事情。

    三年期满,协议自动解除,双方不得纠缠。

    苏品立即签字。

    生活伴侣,苏品想象不出什么人什么原因会找生活伴侣。

    也许他是在游戏人生,我却以身相许,把他当成自己的初恋。苏品想。

    苏品真的那样做的。

    今日又收到他的信息。

    晚上苏品买了糖炒栗子。

    9点50的时候,苏品来到泰园酒店的1209房间,按下门铃,果然,他已经在了。

    有一个月没见了。也许他只当自己是一件玩具,想起了就过来玩一下。不过苏品每次都把他当成去了外地的恋人。

    苏品用打工的钱,新买了一件墨绿的及踝长裙,白色的棉衫,白色的简单的休闲鞋。新洗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有着淡淡的紫罗兰的香气。

    四月的青岛,晚上还是清冷的。

    门依旧是开着的。苏品推开门进了房间。她站了一会,适应了房间的黑暗,看到他已经躺在床上。

    苏品放下糖炒栗子问了句,你吃栗子吗?还热乎呢。

    没有人说话。

    苏品已经习惯了。

    她进了卫生间,准备沐浴。

    看到镜子里自己美丽的脸,还有漂亮的裙子,淡紫的眼影有些妖媚,打扮也没用,没人能看见,苏品自言自语。

    沐浴完出来,苏品听到有人咯吱咯吱剥栗子的声音。苏品笑了。

    没等苏品上床,她已经被人拦腰抱起摔在床上。

    她的手被粗暴的举到头顶,身体一下被填满,仍旧没有情话,没有铺垫,没有任何前奏。

    外面下起了大雨,哗哗的雨声激起人心最深处的情欲。

    苏品被他带着,疯狂,堕落。

    他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的要着,好像和她有很深的仇恨。

    终于倦了。苏品像一团抹布随意塞在床上。

    已经凌晨1点了,雨没有停的迹象。

    春雷轰鸣,带着闪电,震耳欲聋。

    苏品把头拱到他的怀里。今晚,你能不走吗?雨太大,危险。再说,我也不想一人在这里。苏品小声恳求着。

    苏品怕雷,从小就怕。

    他没说话。却用手轻轻抚摸着苏品的发。

    苏品看他没动,也没有推开自己。他今天应该不会走了。

    在他的爱抚下,苏品渐渐睡去。

    醒来的时候,仍旧是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寂寞,清冷。

    5月份了。大家象脱了线的风筝,都在忙着找工作,有的已经去公司实习了。

    离别越来越近。 互相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苏品是学服装设计的,这几年也参加过几次设计比赛,最好的成绩是市新秀设计第一名。

    最近学校也办了好几场招聘会,一些知名的公司到苏品的学校来招聘。只是这里面没有苏品想去的公司。

    苏品想去本市最大的服装集团广氏集团。这家公司的服装引领者这座城市的时尚和方向。

    苏品一直留意着广氏集团的招聘信息。5月中旬,广氏集团也准备来到苏品的学??剐T罢衅?。

    苏品高兴,然后淡然。

    她开始做功课看了招聘简章,知道广氏集团名下三家公司本次都要来招聘,广氏原料公司、广氏设计公司和广氏销售公司。

    广氏集团的董事长姓广,叫广良

    第三章 面试和约会

    苏品看着他网站上的照片,六十多岁的样子,儒雅文气。

    看了公司简介,知道广良是白手起家,和朋友一起创办了服装公司。

    他开始只负责原料供给,朋友负责设计和销售,后来他的朋友意外离世,他接管了朋友负债累累的公司,慢慢经营成现在规模的服装集团。

    苏品喜欢有故事的人。

    苏品准备好自己的设计作品和获奖证书。

    她应聘广氏设计公司。

    同学们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她却穿梭在图书馆和资料室间。

    努力总会有回报,苏品坚信。

    报名后第三天苏品就接到初试的通知。

    苏品穿上自己设计的白色的短袖正装。

    常见的棉麻面料,收腰,两边象旗袍一样开叉,最上面的扣子是黄色的树脂扣子,下面一排白色的梅花有机玻璃扣子 ,陪衬黑色亮光圆点的雪纺纱裙子,整个人灵动又时尚。 广氏集团的办公楼是一栋十六层的大楼。设计部在九楼。

    苏品看着进进出出西装革履的男人或者时尚漂亮女人。

    “这里,一定会有一个位置属于我?!彼掌钒蛋刀宰约核?。

    面试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身黑色的套装,皮肤白皙。她盯着苏品的衣服打量半天。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苏品说。

    “非常适合你,”她说。

    “谢谢?!彼掌泛芨咝?。

    对于面试,好的第一眼印象已经成功了一半。

    她仔细看了苏品的作品和获奖证书,问了苏品几个专业的服装问题和设计理念。

    “本周三晚上八点有个夏季设计服装展,十点结束。这是请柬,希望苏小姐到时光临。

    看完展会,苏小姐要就本次服装展的设计有一个的详细的设计意见书,如果通过,你就成为广氏设计公司的一员了,祝你好运?!?

    “这么说初试过了?”苏品欣喜若狂。

    “是的,”她笑着看着苏品。

    苏品差一点跳起来。

    一路上,她不停地控制着自己不停上扬的嘴角,免得笑出声来。

    回到宿舍,只有王丽在宿舍,她在上铺,像是感冒了,躺在床上。她的男友站在床头,正给她喂草莓。

    看见苏品回来,两人仍旧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

    “苏品,我快死了?!蓖趵錾羯逞?。

    “好,死的时候离我远点?!彼掌坊厮?。

    “你个狠心的女人,知道不知道春天感冒比冬天还难受,都不知道安慰一下人家!”王丽撒着娇。

    “你身边有人那样安慰你,我就不献殷勤了,”苏品拉上帘子。

    “于芬去设计院了,她家里给找的?!蓖趵鏊?。

    “好呀,她如愿以偿了?!彼掌匪?。

    谁说世界是公平的,有的人不用努力,什么都会拥有。

    “文秀去了他男友的公司,听说改行了?!蓖趵鏊?。

    文秀的男友在一家有名的电子外资公司。

    苏品没说话。她觉得有些可惜。

    文秀的设计,她是知道的,大胆,泼辣,前卫。

    “我们班就你和于芬的设计最有前途。于芬做了本行了,你呢,你的工作落实了吗?”王丽问。

    “不知道,还没结果,”苏品说。

    王丽男友余兵家里是做生意的,据说生意做得很大。

    他已经和王丽说好毕业后直接回他老家。

    王丽应该也改行了。谁也战胜不了生活。

    目前宿舍只有自己和好友刘晓的工作没有着落。

    “哦对了,崔克同志直接去了事业单位,好像是统计局?!蓖趵銎鹕硖房醋潘掌?。

    崔克一直在追苏品。奈何苏品自知自己和崔克家庭的差别,从来没有答应过崔克的任何约会。

    门当户对,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苏品想。苏品一直是很现实的人。

    崔克人长得帅,一看就是那种没吃过苦的公子哥,一身名牌。据他们宿舍的人说,他从来都不洗袜子,脏了直接扔。平时不修边幅,成绩一般,球踢得好。在学校一直很活跃。

    苏品知道,他们不是一路人。象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能相交。

    在这方面,她一直很冷静,至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崔克经常让王丽给苏品带水果,或者巧克力。苏品从来不收,结果都是王丽自己吃了,时间长了,她也不好意思再给带东西。

    看到王丽和男友还在腻歪,苏品想到了自己那个假想的男友。

    三年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了,我却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不过这样也好,分开的时候不会拖泥带水。苏品想。

    晚上,苏品接到信息:5月27日景丽酒店1218房间,晚10点。

    苏品一看5月27日,正是周三,她要去看展会的日期。

    展会是晚上8点到10点,苏品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问一下。

    “能换个日子吗?那天我有面试?!泵挥腥魏位馗?。

    苏品不甘心。又发了一条:“时间往后拖一下也行,可以吗?”

    仍旧没有任何回复。

    “还真他妈的酷!”苏品叹了口气。

    只能提前离开展会了,苏品想。

    周三很快到了。这次和苏品一起入围复试的还有班里的邱想。

    苏品穿上自己设计的烟灰色的长裙,长发随意搭在肩上,简单自然。

    现在的她,青春逼人。越简单,越美好。苏品做服装设计,深谙这个道理。

    邱想穿着明黄的小礼服,娇艳动人。

    两人一起来到展会。展会在西顿商务酒楼十六层。

    会场上人头攒动,很多记者,也有很多业内专业人士。

    “听说今天广氏集团三大公司的老总都能来?!鼻裣胨?。

    “啊,设计公司的老总叫广言是吧,我看过介绍?!彼掌匪?。

    “嗯嗯,不过我不认识?!?

    一起来面试的好几个人,都是其他学校的。

    苏品和他们一起坐在后排。

    展会开始了。

    主持人是一位美丽精明的女人,硕大的耳环,随着灯光闪闪发亮。

    “快看,看那边,老大们来了!”苏品听到前面有人低声说话。

    “最前面的是原料公司的老总,后面那是设计公司的,中间的是董事长,那边是销售公司的老总!”旁边那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孩指着前面说。

    “你怎么都认识,”另外一个穿着格子裙子的女孩说。

    “想到这个公司工作,不做功课怎么行,我表哥在里面,我都问过了?!?

    苏品回头看了看她,看来也是一个想到广氏集团的人。

    都是来面试的,自然亲近了些,“哪位是设计公司的老总?”苏品探头问道。

    “嗯,就是那个穿灰色衣服的,很帅的!”

    苏品歪头看去,他们已经坐到了前面的主席台,正好挡在苏品的前面。错过了。

    第四章 中彩了

    “你也是面试的?”女孩上下打量她,估计在看是否是对手。

    “是的,我叫苏品?!彼掌凡永靡恍?。

    “我叫王红?!?

    8点半展出开始了。

    苏品没心思看帅哥,老老实实看起了时装展会。

    名企的面试方式如此与众不同。不过我喜欢。苏品一遍想着一遍麻利地拍照片,找出每一款服装的亮点和缺陷。

    一个小时过去了,展会还没结束,苏品不停地看表,心里着急起来。

    这里距离晶丽酒店不远,苏品百度了一下,打车过去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她找了领队请假。

    “好,反正是一次面试的机会,你们把握好就行?!绷於铀?。

    苏品让邱想把剩下内容拍照发给她,匆忙走了出来。

    刚进电梯,看到有一帅哥也从展会走了出来,模样俊朗,神情却很清冷。

    她按着电梯等他。

    帅哥进来,微微对苏品点了一下头“多谢!”

    “不客气,”苏品盈盈微笑。她闻到他身上有好闻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用香水的男人。苏品多看了两眼。

    到了一楼,苏品看了看表,还有15分钟。她加快脚步走向酒店门口。

    奶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去抢金子呢!

    远远看到门口有出租车,苏品跑着招手。

    门口堵着几个慢腾腾的男人。

    “麻烦让让?!?

    苏品迅速走到他们的前面。

    因为面试,穿的五分高的高跟鞋,脚一崴,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后面的男人哄笑起来。

    “妹子那么着急跑到我们前面是要摔屁股给我们看吗?”

    “对呀,怎么样,好看吗?”苏品牙尖嘴利。

    想爬起来,腿却动不了。

    “妹妹,要我抱你?”一个尖尖的猥琐的声音。

    “要帮忙?”后面那帅哥走过来,却并没有扶她一下。

    那些人见到他,便不再说话。

    “没事,”苏品说着赶紧自己站起来,脚疼的钻心,看来是真崴脚了。

    “赶时间?”那人问道。

    “是的”苏品说。

    “脚崴了?”他又问。

    苏品看了他一眼,看到一双细长的凤眼。听到他三个字三个字的往外蹦字,感觉很好笑。

    “我没事,谢谢?!彼掌匪底乓蝗骋还盏刈叩匠鲎獬蹬??!笆Ω?,去晶丽酒店,急事,麻烦快点!”苏品咬牙上了车。

    “还挺倔!”那人摇了摇头,开车径直走了。

    出租车师傅很给力,这个时间路上车不多,8分钟就到了。

    苏品瘸着脚走进晶丽酒店。来到房间门口,正好10点。她长舒一口气。

    她对他有种说不出的畏惧。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拿人家的手短吧。

    推门进去。那人果然已经到了。仍旧是漆黑的房间,淡淡的烟的味道。

    “你来了?!彼掌反蛘泻?,没有回应。

    苏品哒哒的高跟鞋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以前见面,苏品都是平底鞋??醋潘厚坏拇┳懦と沟纳硖迳两郎?。

    苏品脱掉高跟鞋,换上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枷丛?,她看着自己的脚已经肿了起来。

    她蹲下,轻轻按着自己的脚踝,用热毛巾敷在上面,疼的稍微轻了些。

    苏品洗完澡,坐在马桶盖上,她有些累,现在不想出去。

    卫生间的灯灭了,苏品一愣,坐了起来。他走了进来。一把抱住了苏品。

    “我马上出去,就是脚崴了,有些疼?!彼掌返蜕?。

    他并没出去,也不放她。头俯在她的颈前。

    他不会在这里做吧,苏品大惊。

    “我的脚……”苏品嘘气。

    他顿了顿,没说话,抱着苏品走了出来。

    他像以前那样直接要她,只是轻柔了很多。嘴里有淡淡的烟草香味。

    苏品闭上眼睛。

    黑暗中,苏品觉得他像一只迷路的兽。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母爱,她壮着胆,轻轻抚摸着他的发。

    他们一直不说话。

    终于结束。他仰面躺在床上。

    苏品偷偷揉着受伤的脚。

    过了一会,他给苏品盖上毯子,自己穿上衣服,起身走了。

    他就那么不愿待在这?嫖妓也比这时间长吧?她有些伤自尊。

    听到砰的关门声,苏品立刻开了灯,她趴到窗口往下看,也许能看到他。

    酒店门口进进出出的人,苏品分不清哪一个是他。

    为什么他一直不让我看见他的脸?他有老婆?看他的样子很有钱,或者是公众人物?也许是明星?或者怕我以后纠缠他?

    苏品越想越好奇。

    昏昏然想睡了。

    传来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苏品很警觉。

    “服务员。女士,刚才有位先生说您的脚受了伤,让我们过来看看?!?

    “哦,”苏品走到门口,打开门缝看了一下,的确是一名女服务员,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苏品慢慢开了门。

    “这是那位先生让买的,”她把袋子递给苏品。偷偷地打量她。

    苏品一看里面全是吃的。

    “女士哪里受伤了?”医生问。

    “脚崴了,没啥大事,就是有点肿了?!彼掌飞旖鸥蠓蚩?。

    大夫看了看,又捏了几下。拿出药给按摩了一会,敷上纱布。

    “没事了,上了药,这几日不要有剧烈运动,过几天就好了?!贝蠓蛩?。

    “谢谢大夫!”

    服务员和医生走了。

    苏品躺在床上,吃着巧克力酥,“肯定是他找的医生,他也不是那么无情呀?!彼掌废胱?,还有些甜蜜。

    拿出手机,给那个号码发了一条信息:“谢谢,脚好多了?!?

    苏品躺在床上看展会的视频,邱想把她走了后的作品视频发给了她。

    整理完资料,苏品小心翼翼地将报告发邮箱给广氏集团设计公司招聘部。

    6月初,要毕业了,毕业典礼定在6月15号。

    大家都邀请自己的父母或者男女朋友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终于要踏上社会了。

    苏品没有什么人可以邀请。母亲病好后一直在荣成,很少出门。

    今日周三,下午没课。

    谈恋爱的,做家教的,找工作的,玩游戏的,就是没有待在教室的。

    偌大的教室,只有苏品一人。她安心地写着毕业册。

    苏品接到广氏设计公司电话,她被录取了。6号到公司报到。

    让她下午5点前学校证明送过去。面试的时候没有毕业证,需要学校的证明。

    苏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广氏。把资料交到人事部。

    她不想回去,坐电梯来到楼顶。

    俯视着下面来来往往的匆匆路人。

    这以后就是我工作的地方了。苏品感慨。

    水塔后面传来嘤咛喘息的声音。

    苏品吓一跳。

    遇见鬼了?

    她屏住呼吸。

    声音越来越大,肉体猛烈撞击的声音,女人压抑地诱惑的声音?!袄?,坤……”

    原来中彩了!真会找地方!

    苏品脸腾地红了,蹑手蹑脚下楼。

    越小心越紧张。一脚踩在纸壳上,轰然的断裂的声音。

    苏品撒丫子跑了下来。

    第五章 醉香楼

    坤是谁?这是办公楼,还真是心急。

    刘晓知道苏品如愿以偿进了广氏集团,比她还高兴。

    “我请客,庆祝一下?!?

    两个女孩来到醉香楼,醉香楼是这附近最好的酒楼,每天都客满。

    她们点了四个菜,要了啤酒。

    “知道吗, 今天我也很高兴,你猜我今天在纺织局里遇到谁了?”刘晓问。

    “谁?”

    “林涛,我们的大师兄!”

    “哦,他在那里呀,这好呀,你又有机会了?!彼掌匪?。

    大师兄比他们高了一届,染整专业的,当时刘晓一直暗恋他。

    “嗯,至少能见面了,见面就有机会,是吧,你呢,你和那个他还那样吗?”刘晓问。

    刘晓知道苏品因为母亲的病和别人签了协议的事情。

    当时在论坛上,她还专门和那些骂苏品的网友辩论。这件事情,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

    “你那幽灵男友还是那么神秘?”刘晓问。

    “是,现在白天穿上衣服,谁也不认识谁,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以后万一见到了尴尬?!彼掌纷猿八?。

    “哪天你用手机偷偷拍了照片,我看看?!绷跸埠芎闷?。

    “不行,他会杀了我,再说了,不让看肯定有原因的,何必自找麻烦,等三年合约到期,各走各的路了,也挺好,我就当是在梦里谈了一场恋爱,处了一个神秘的男友?!彼掌泛茸啪扑?。

    “嗯,大学里,不谈恋爱的太少了,你又这么出众!”刘晓说。

    “明天,我就去报道了,已经和老师说了,回来参加毕业典礼和答辩就行了,姐妹我要工作了!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干杯!”苏品举着酒瓶子和刘晓碰杯。

    苏品他们在大厅,对着的包间,门口开着,里面坐着几个正在吃饭的人。

    “林总,这一单签了,我们的销量至少涨四个点!”

    “是的,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被牒袼实纳?。

    林迅坐在主位上,透过门口,正好能看见门外桌上的女孩,拎着酒瓶在喝酒。

    她已经脸颊通红,白色的斜肩连衣裙,凌乱的发,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

    他微眯着眼睛?!笆撬??!绷盅赶?。

    想不到现在的她是这样的。林迅看着有些发呆。

    苏品喝了两瓶啤酒。兴致正浓。

    “怎么是你们两个,这么巧?”崔克的声音。

    “一起坐可以吧,我买单!”崔克和他的室友王崇刚刚刚进来。

    “ok,坐吧,但是我们都吃一半了,你们想要坐这里,先干了一瓶再说?!?

    刘晓拿着一瓶啤酒对崔克说。

    “没问题,恭喜呀刘晓,听说去纺织局了?!贝蘅硕粤跸?。

    “你不是也进了统计局吗,彼此彼此,庆祝一下,喝酒喝酒!”刘晓缠着崔克喝酒。

    崔克仰脖干了一瓶啤酒,坐到了苏品的对面,直直地看着苏品。

    “哥们,知道你喜欢苏品,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这么没节操,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刘晓拍了崔克一下。

    “要毕业了,我也不装了,我在纺院,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追到苏品。最舍不得的就是要离开苏品?!贝蘅丝醋潘掌?。

    “谢谢你一直照顾我,只是,只是我已经有男友了?!彼掌匪?。

    “你真的有男友了?怎么从来没见到他接你,也从来没见到他送你礼物?”

    “苏品一直很低调,从来不张扬。难道男友送了东西还要到处炫耀?那多浅薄!”

    “总之我不信!”崔克说?!拔颐悄猩奚岫疾幌嘈拍阌心杏蚜??!?

    “15号毕业典礼,班里有男友的都要来参加,你的男友来的话,我们就相信!”王崇刚说。

    “你爱信不信!”刘晓说。

    崔克咕嘟咕嘟喝个没完,“苏品,你和我交往一点时间,就会发现,我和你看到的真不一样,真的?!?

    苏品笑了笑,“崔大公子,我们老百姓家的孩子还要养家糊口,真的不能陪你们这些公子哥儿玩”。

    “你侮辱我,苏品你侮辱我,我真是非常朴素的劳动人民!”崔克说。

    大家笑了起来。

    “你就真的那样不想和我在一起?”崔克仍旧不死心。

    “我是真的有男友了?!彼掌啡险娴乃?。

    “那好,晚上我送你,送你回去,你坐我的车,满足一下我最后的请求,可以吗?”崔克请求着。

    “好,反正我们一起回去?!彼掌匪?。

    “林总,”身边的助理Angela轻轻蹭了他一下。

    林迅发现自己走神了。

    “晚上结束后我还有别的安排吗”他问助理。

    “10点还有一个月度汇总电话会议?!盇ngela说。

    “推到明天下午?!?

    他盯着门外的女孩,拿出手机,开始发信息。

    苏品正仰脖喝着啤酒,听到信息声?!叭蠹讯燃俅?819房间,晚10点?!?

    “哦,奶奶的,怎么今天!”

    “怎么了?”刘晓问。

    “我那,我那男友回来了,我要去见他?!?

    “你那男友是皇帝呀,想见你就见你呀,告诉他你没空,一会我送你回去!”崔克有点喝多了。伸手要拿苏品的手机。

    “我还是去吧,他很少回来的,知道润佳度假村在哪里吗?”

    “不远,打车十几分钟!”

    “嗯,那就不急,我们可以再喝一会!”苏品兴致正高。

    “真是你男友?”崔克问。

    “是的?!?

    “那今晚我又不能送你了?”

    “对?!彼掌匪?。

    短信又响,苏品一看:“改时间,晚上九点,润佳度假村1819房间?!?

    “病人!”苏品有些气愤。

    “谁,谁,是说我吗?”崔克凑上来。

    “不是,我有急事,要先走了?!彼掌房醋帕跸?。

    “好,你先走吧?!?

    苏品起身匆匆走了。

    林迅站了起来。

    “你们继续,我有点私事要处理,先走了?!?

    出了包间,他走到门口那一桌看了一下,崔克已经喝得微醉。

    林迅嘴角微微上挑。他走到服务台,“结账,门口那一桌一起结了,告知他们是苏品男友结的?!绷盅杆?。

    他直接开车抄近路到了润佳度假村。

    苏品到了的时候,门仍旧开着。她走进去。屋里仍旧漆黑一片。

    苏品嘴里的口香糖也挡不住嘴里的酒味。

    “今天聚会,和同学,在醉香楼,就在这个楼后面?!?

    他没说话。

    “我们四个人,好朋友,你知道的,大学里都有几个狐朋好友,在四平八稳包房门口,要毕业了,聚一下,呃,喝了点酒?!彼掌非嵘?。

    他仍旧不说话。

    苏品摸黑进了浴室。她打开浴室的灯??醇约汉炱似说牧?,眼睛因为喝了酒,也水蒙蒙地闪着亮。

    “奶奶的,本姑娘这么漂亮,可惜你也看不见!白瞎了我这倾国倾城貌了!”苏品叹气。

    冲了澡,关了浴室的灯。苏品走了出来。

    他站在卫生间门口。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看过你的倾国倾城貌?”他声音低沉沙哑。

    苏品脸更红了?!澳阍趺赐堤思?”

    “不是偷听,是恰好听见了而已!你身上的每一寸我都清楚?!彼癫恢?。

    “你!”苏品脸更红了。

    他没让她离开。俯下脸,衔去她的唇。唇舌交缠,口唇中濡湿的细响。

    他将她的浴袍扯开,让她的双臂环住自己的颈项,深深地吻了下来。

    她闭着眼睛。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进了浴室。

    苏品闻到他身上有淡淡的葡萄酒的味道。

    “陪我洗澡?!彼逞频统恋纳?。

    黑暗中,花洒下,喷洒的水雾又一次包裹了她。她伏在他的怀里,不敢看他。她的娇羞惹起他更强的欲望。他豁地将她翻身,将她抵在浴缸中。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