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11选5第18071981期:陆宴初苏黎小说全网独家免费《绯闻前夫请离婚》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4

    陆宴初苏黎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绯闻前夫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绯闻前夫请离婚里,主要介绍了陆宴初苏黎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苏黎抬起头,看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陆宴初和顾菲菲,刚刚说话的就是顾菲菲。网络上报纸上到处都在报道说顾菲菲插足别人的婚姻成为第三者,她的形象算是毁了,所以她刚刚火爆起来的演艺生涯也算是受到重创了,都在说她情绪低迷,那些脑残粉还为她打抱不平,影迷会还说要给她寄去礼物来安慰她,可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绯闻前夫请离婚

    001、新宠

    苏黎用纤长的手指将脸颊处的头发往小巧的耳后别去,有些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在说话的女人。

    小小的动作被她做出来,显得格外的妩媚动人,身为女人的车顾菲菲看着她这模样,都怔愣了一下。

    她原本以为这个传说中的“奇人”陆太太应该是个十分呆板无趣甚至无盐的人,可没想到竟是这样精致的女人。

    “顾小姐,怎么不说了?”苏黎抿了一口咖啡,笑问道。

    她这样无所谓的态度让顾菲菲有些恼怒:“所以说,陆太太,你对于我和宴初的关系怎么看?”

    “你们的关系?”苏黎挑了挑眉:“看来顾小姐应该和我的丈夫关系匪浅?”

    顾菲菲看着她,没说话,算是默认。

    苏黎继续道:“我老公在床上喜欢什么时候抽烟?事前?事中还是事后?”

    顾菲菲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但还是咬着牙道:“事后?!?

    苏黎将小巧的下巴靠在手背上,轻轻地笑了:“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喜欢事中抽烟,一边抽一边做,那我得问问他为什么区别对待我们两……”

    “你到底……”

    顾菲菲话都还没说话,就见苏黎朝着她身后招手:“老公?!?

    她往后面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英挺,五官俊逸,眉目丰神,浑身带着衿贵气质的男人正朝他们这桌走来。

    看清楚来人是谁后,顾菲菲浑身僵住,苏黎却站了起来,伸手挽着陆宴初的手臂,亲昵的靠在他身边:“老公,顾小姐说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喜欢抽事后烟呢?”

    陆宴初搂着苏黎纤细的腰肢,扫了顾菲菲一眼:“我不认识她?!?

    苏黎笑了:“老公,你这记性可不行,顾小姐可是最近很火的大明星呢,而且她说和你关系匪浅……”

    她在说话的时候,眼角上扬,妩媚又风情,嫣红的唇瓣一开一合的,似在诱.惑着人,陆宴初觉得自己确实被她诱.惑住了,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颚,低下头就亲吻了下来。

    他们竟敢在公共场合旁若无人的亲昵,顾菲菲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不是都说陆宴初很厌恶他这个妻子么?因为当年苏黎为了嫁给他,不择手段的怀上孩子,所以这几年来,陆宴初在外面也真的是彩旗飘飘,绯闻不断……

    可怎么会如此……

    “滚!”陆宴初终于松开了苏黎,一个眼神就让顾菲菲落荒而逃……

    苏黎笑着在看他:“顾菲菲说是你的新宠?!?

    陆宴初没说话,长指按在她微肿的红唇上,眼神晦暗。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的眼神,太懂了,她往后躲避着他的触碰:“我要吃东西?!?

    陆宴初捏着她的耳垂,看着她:“我比较想吃你?!?

    ……

    苏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努力的平复着心跳,想要从刚刚酣畅淋漓的情事中回过神来……

    很奇怪,她与陆宴初之间,明明没有感情,可是身体却往往契合的车非常的完美。

    浴室传来水流的声音,她掀开被子,在床下凌乱的一堆衣服中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在想事情,也没注意到陆宴初不知何时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了,直到身后一具带着湿意与微微冰冷的身体贴了过来,她才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陆宴初薄唇就贴在她耳根处说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低沉,却更显魅惑。

    怨不得这个男人是安城人人趋之若鹜,想要嫁的女人,他确实有傲视一切的资本。

    苏黎觉得有些痒,一边躲避着他一边道:“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陆宴初松开了她,拿过床头柜上放着的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说吧?!?

    苏黎的心里有些忐忑,但想到苏氏,还是开口道:“城南那块地……”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陆宴初的低笑声,他将香烟夹在指间,抖了抖烟灰:“苏黎,我之所以会娶你,是因为你足够识相,所以,不要忘了你这个优点……”

    苏黎笑了笑,点头:“我懂了,抱歉,是我不对?!?

    当年她与陆宴初的丑闻闹得轰轰烈烈,全城皆知,人人都说她为了嫁进陆家不惜将陆宴初灌醉,爬上他的床,甚至在怀孕后将他心爱的女人给逼走。

    陆家和苏家本来是商场上的死对头,可是最后却不得不走上联姻的道路。

    新婚之夜陆宴初就对她说过:“苏黎,我之所以会娶你,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只是因为你够识相,而我们两家丑闻需要平息,所以以后我们互不干扰对方的生活,时间到了就离婚,懂么?”

    时至今日,苏黎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嫁给了他,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之时,却被他将一桶冷水狠狠地从头上泼下来,她冷的在发颤,心脏麻木而空洞,但她素来倔强,也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认输,所以点头,微笑:“我很高兴陆少和我是一样的想法,时间到了我们就离婚?!?

    她一如既往的识相,陆宴初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但是此刻看着她笑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却觉得有些烦躁,当着她的面脱下了浴袍,换上了衣服,拿上车钥匙就出门了。

    苏黎在他离开后,在床上坐了一会,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

    她打开了门,外面站着女儿陆莞尔的保姆:“太太,小小姐做了噩梦,她说要和您睡……”

    陆宴初很少回来,所以陆莞尔基本上都是和苏黎一块睡的,因为今晚他们一起回来,所以保姆才会将孩子抱回房间。

    苏黎匆匆披上外套,赶到女儿的房间,她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坐在床上哭得很大声,时间还早,除了早早睡下的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陆宴初的父亲陆临堂、母亲徐傲秋都来了。

    徐傲秋脸色有些冰冷:“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不睡觉,要坐起来哭,太娇气了!”

    苏黎见陆莞尔哭成这样,心疼的很,所以也无暇顾及徐傲秋的冷嘲热讽,连忙走进房间将陆莞尔抱起来给她披上一件衣服然后去了房间外面的阳台上哄着她。

    002、连丈夫的心都留不住

    大概是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陆莞尔比较敏感和懂事,却绝不是那种骄纵的孩子,今天这样半夜就起来哭,还真没有发生过,所以肯定是梦到了什么让她非常害怕的事情。

    苏黎很心疼,轻声细语的哄了她许久,她才渐渐地止住了哭声,只是小小的身体依旧一抽一抽的。

    苏黎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柔声道:“尔尔,告诉妈妈,怎么了?梦到什么了?”

    陆莞尔用小手揉着眼睛,鼻音有些重的道:“妈妈,我梦到你不见了,突然就不见了,我想去找你,但是爷爷奶奶还有爸爸都不让……”

    原来是这样……

    因为陆莞尔自出生后一直都是苏黎自己带,所以她确实比较依赖她,梦到她不见了,确实会害怕。

    揉着她的小脸,苏黎微笑道:“不怕,妈妈在这呢,不会不见的,妈妈要一直陪着尔尔的,看着尔尔长大,看着尔尔变得越来越漂亮……”

    在苏黎的安抚下,陆莞尔渐渐地平复了心情,然后又趴在她肩膀上慢慢的睡了过去,苏黎本是想着将她抱回自己的房间的,她担心她再做噩梦,可是将孩子抱出去的时候,徐傲秋正巧经过,看了她们一眼:“睡着了?”

    苏黎点了点头:“妈,我们先回去睡了?!?

    “等等?!毙彀燎锝白。骸澳阏馐且啬愕姆考淙ニ?”

    “对?!?

    “不行,她也不小了,怎么能一直和你睡?再说了,你是不是该为陆家添个男孩了?我说你是怎么做人家的妻子的?嫁进陆家也有好几年了,连丈夫的心都留不住,看看宴初,天天都不回家,你自己就没点想法?”

    徐傲秋一直是不怎么喜欢苏黎的,对于她嫁进陆家,当年更是费尽心思来阻挠,只是最后却没能成功而已。

    所以嫁进陆家的这几年,徐傲秋一直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苏黎知道,她心里认可的儿媳是她从小养到大,被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的纪澜希。

    陆莞尔好不容易才睡着,苏黎不想再将她吵醒,所以只能小声的道:“妈,我知道怎么做了?!?

    她说完,就抱着女儿越过徐傲秋快速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徐傲秋在身后气急败坏的道:“苏黎,我看你根本就没将我的话听进去!”

    回到房间,将陆莞尔放在床上,苏黎觉得有些疲惫,她揉了揉太阳穴,去洗了个澡才回来睡觉。

    这一夜,不出所料,陆宴初离开了就没有再回来。

    ……

    苏氏集团,会议室。

    面前的项目总监正在汇报苏氏集团最近投资的项目情况,苏黎却不怎么听得进去,她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胃也不太舒服。

    忽然,胃里像是翻江倒海般难受,她再也忍不住,捂着嘴起身就从椅子站起来,快速的打开会议室的门,在一群人惊讶的眸光下快速的跑了出去。

    因为没怎么看路,所以连对面走过来的人都没看到,直直的就撞了过去。

    被她撞到的人是沈渭南,他回过神来,连忙将她拉住,担忧的看着她发白的脸色道:“黎黎,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黎无暇顾及其他,甩开了沈渭南的手就朝洗手间跑去。

    沈渭南担心她,正要跟过去看看,却被一抹身影挡住了去路。苏婕冷笑着看他:“怎么,你还想跟进女洗手间去看她?沈渭南,你现在是我苏婕的男人,不再是她苏黎的未婚夫,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什么让人笑话的事情来!”

    苏婕的咄咄逼人让沈渭南无比的厌恶,当年如果不是她的话,他早就和苏黎结婚了,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陆宴初那个男人。

    而后来,她趁他伤心烂醉之际,竟然在他身上用了同样的方法!

    亏他之前,还以为她有多么的清纯无害,想来,只是会演戏而已。

    “她也是你姐姐,她不舒服,你不进去看看就算了,说什么风凉话?”

    ……

    外面的吵架声不断传来,苏黎却无心理会,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几乎要将自己的胃都吐出来了,直到了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她开了水龙头,洗了脸,洗了手,看着镜子面前脸色苍白的自己,她恍惚想起来了一件事。

    她这个月的大姨妈好像还没来……

    上次她与陆宴初在一起的时候,后来因为陆莞尔做噩梦了,她着急安慰她,一时忘记了吃药,后来一段时间里,她一直忙着苏氏集团的事情,所以竟然都忘了这件事!

    想到这,她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她与陆宴初如今畸形的关系,她实在不想再生出一个孩子来,让他再经历和陆莞尔一样的漠视。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苏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就站在她身后:“姐,你怎么了?”

    苏黎不相信她进来是为了关心自己,她抽过纸巾擦拭了一下手:“没什么,吃错东西而已?!?

    “渭南他很担心你,一定要我进来看看……”

    苏黎没什么心情和她废话,转身就走,她却快速的走过去将她拦住。

    拧着精致的眉,苏黎眼神清冷的看向她:“让开?!?

    “苏黎,你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去勾搭沈渭南,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不是你的了!”苏婕倒是不再拐弯抹角了,直接将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

    苏黎却是轻轻的笑了,眼角微微上扬,说不出的嘲讽:“怎么,终于不再叫我姐姐了?”

    她们本来就只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而已,要不是她母亲发现,她甚至都不知道她那表面上一派正人君子的父亲苏博海原来在外面有了一个私生女,而这个私生女还仅仅比她小一岁而已!!

    所以说,在她母亲怀着她的时候,苏博海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已经勾搭上苏婕的母亲江曼荷了!

    “你……!”

    苏婕还想说什么,苏黎却抬手就打断了:“我还真没兴趣与你和你妈做同样的事情,专门去勾搭别人的男人!”

    苏婕被气的脸色铁青,丧失理智,抬手就想给苏黎甩一巴掌,苏黎却先她一部,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003、习以为常

    苏婕被打的都懵了,当场就愣住了,苏黎没有再理会她,转身就离开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面,沈渭南还在那里等着,见她出来,他俊朗的脸上带着担忧的上前:“黎黎……”

    苏黎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和他说过多的话,就离开了。

    她让助理通知还在会议室等着的几个高层先回去,她便开着车去了药店,买了一根验孕棒回来。

    等待结果的时候无疑是煎熬的,当看到验孕棒上显示的结果时,她又觉得好像被人拿着棍子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所以她感觉晕乎乎的,差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苏黎头重脚轻的从洗手间回到办公室,助理正在里面等她:“小苏总,媒体那边打了很多电话来找您……”

    “什么事?”苏黎坐回办公桌前,纤长的指捏了捏眉心道。

    助理立刻将一份报纸递给她,苏黎低下头一看,上面有一行醒目的标题——新晋小花顾菲菲夜会商业大亨陆宴初。

    上面还有好几张照片,拍的并不清晰,但也能看得出确实是顾菲菲与陆宴初,他们一起出的酒店,然后,上的是同一辆车。

    苏黎此刻不禁想到那天陆宴初说不认识顾菲菲的场景,真是讽刺!

    结婚这几年,陆宴初的绯闻从不间断,从美艳不可方物的大明星到身材火辣的模特,甚至是温婉可人的社交名媛,数不胜数。

    苏黎都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原来自己还是有所触动的。

    她闭了闭眼睛:“这种情况不是早就习以为常了么?不用理会?!?

    每次陆宴初在外闹绯闻的时候,不都会有媒体记者好像她是怎么想的,所以给她致电么?

    “只是这一次,可能因为顾菲菲最近的人气很厉害的缘故,再加上她在粉丝的心目中好像一直都是清纯无辜的形象,所以她的那些粉丝怎么都不相信她会插足别人的婚姻,所以这报道一出来,就有一些偏激的粉丝堵在苏氏门口找您了,想从您这里得到一个说法?!敝砘夯旱牡?。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脑残的无药可救的粉丝,顾菲菲那模样,也叫清纯无辜?

    苏黎冷笑了一下:“他们喜欢等就让他们等,我不是公众人物,我没空应付他们?!倍倭硕伲骸鞍才乓幌?,我一会要出去,叫司机在外面等?!?

    “好的?!敝硐肓艘幌?,又问道:“但现在外面挺多人的,小苏总,您要不要从后门出去?”

    “不用?!?

    夜会有妇之夫的又不是她,她为何要躲着他们?

    正如助理所说的,苏氏集团外面确实围着很多人,苏黎出来的时候,他们像是一窝蜂似的走上前,只是,都被保安拦住了。

    “陆太太,报道说菲菲和你丈夫在一起的事情一定是假的对不对?”

    “陆太太……”

    “陆太太……”

    苏黎戴着墨镜穿梭在人群中,丝毫不理会一个接一个丢过来的问题,只是,却有偏激的粉丝却突破保安的围堵,冲了上前,趁大家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他就抓住苏黎纤细的手腕:“这一定是假的新闻,你快出去澄清一下,我们菲菲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他太激动了,抓着苏黎手腕的力道又很大,差点就将她拉的跌倒了,幸好保安上前将他拉走了。

    好不容易回到车上,助理立刻问道:“小苏总,您没事吧?”

    苏黎皓白纤细的手腕上赫然有着几个清晰的手指印,她揉了揉手腕:“没事?!?

    ……

    晚上回到了陆家,苏黎先去了陆莞尔的房间,还没靠近,她就听到了陆莞尔清脆天真的笑声,她愣了一下,被陆莞尔的笑声感染,嘴角微弯的走过去,却发现陆莞尔的房间除了她之外,陆宴初竟然也在。

    他在陪陆莞尔看动画片。

    父女两个坐在羊毛地毯上,前面放着一堆的玩具。

    真是奇迹,这个男人竟然会主动陪陆莞尔看动画片……

    陆莞尔其实很喜欢陆宴初,只是,这个男人从小就和她不亲近,所以她并不是很敢靠近他,这样的画面,苏黎自问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也怪不得陆莞尔能笑的那么的开心了。

    陆莞尔先发现的苏黎,指着她开心的笑道:“妈妈!”

    她还从地毯上站起来,跑到她身边,拉住她:“妈妈,你也一起来看动画片?!?

    苏黎将她抱起来,微笑道:“时间很晚了,尔尔,你该去洗澡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幼稚园的?!?

    难得这样的相处时间,陆莞尔不太舍得去洗澡睡觉,所以有些不情愿,苏黎亲了亲她的额头:“乖,明天再看?!?

    陆莞尔终于点头同意了,苏黎叫来保姆将她带去洗澡,然后她也没理会还坐在陆莞尔房间地毯上的陆宴初,直接就回去了房间。

    她也去浴室洗了澡,出来的时候,陆宴初没在房间,估计是去了书房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她头发还在滴着水,所以便拿了吹风机坐在沙发上吹头发。

    一边吹一遍在想事情。

    她在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包括顾菲菲和陆宴初的绯闻,包括她怀孕的事。

    她希望她怀孕的事情是一场乌龙,这样她就不用这样的烦恼了……

    想着想着,她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从她手上拿过吹风机,长指甚至代替她的手指,穿梭在她柔软的发丝间,帮她吹着头发。

    男人的气息喷佛在她光洁的后颈处,她觉得有些痒,所以往后躲避着他的触碰。

    可她这样明显躲闪的动作似乎惹恼了这男人,他大掌忽然伸过来捏着她小巧的下颚,将她的头转过来,薄唇精准的擒住了她的红唇,霎时间,霸道的男性气息便将她紧紧地围绕着。

    可苏黎可一直在躲,双手挡在胸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将他推开了。

    这还是第一次,她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他!

    往常,无论发生什么事,两人的身体总是契合的完美。

    他喜欢和她做.爱的感觉,她也享受!

    陆宴初伸手想抓她过来,她却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我累了?!?

    陆宴初虽然觉得有些扫兴,但是他一向不喜欢勉强别人,尤其是女人,他拿过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含在嘴里:“我去洗澡?!?

    004、你外面的男人是谁?

    在陆宴初进去洗澡后,苏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打算睡觉,但是陆宴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一直在响,她本不想理会,可是打电话来的这人倒是很有耐心,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她掀开盖过头的被子,烦躁的起床拿过手机,走到浴室前,开了门她就直接往里面走去。

    虽说两人之间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她还真没有在陆宴初洗澡的时候这么明晃晃的就闯进来。

    所以看到她进来的时候,陆宴初都愣住了,她则面不改色的走到他的面前,将手机塞到他手上,声音有些嘲讽:“你的新宠找你?!?

    说完,她转身就想离开,陆宴初却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肩膀,他吻了吻她的耳垂:“怎么,吃醋了?”

    要是往常的话,苏黎还有心思来应付他,此情此景,他这样问她,她一定会笑眯眯的回他一句:“对啊,我吃醋了,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将这个女人给甩了回到我的身边啊?”

    但是今天她真没心思去和他调.情,所以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陆先生想多了,你没那么重要?!?

    她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浴室,回到卧室她刚躺在床上,盖过头的被子就被掀开,陆宴初坐在床边,盯着她精致的小脸在看,他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苏黎觉得烦躁,一声不吭的从床上坐起来,打算去陆莞尔的房间睡,没想到刚一坐起来,她就被陆宴初按着肩膀,压回床上,她气急了:“陆宴初,你干什么?”

    陆宴初按着她,不让她起来:“媒体来找你了?”

    “没有,倒是顾菲菲的粉丝来找我了,他们不相信他们心里那个纯洁无比犹如白月光一般的女神会做别人婚姻的第三者,他们不想看着她的事业被毁,所以来命令我开个记者招待会呢,说要为他们的女神澄清……”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带嘲讽,陆宴初倒是从没有见过她这样,他微微挑了挑眉:“看起来你好像很生气?!?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苏黎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她微微笑了笑,压抑着最真实的感情:“陆先生真会说笑,一个月以前不是说不认识顾菲菲么?怎么这么快就打自己的脸了?”

    陆宴初低低的笑了一声:“苏黎,这是我的私事,和你无关?!?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将这个男人凉薄冷漠的个性显露无疑,也对,早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就说过,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不能干涉对方。

    所以,这是陆宴初的私事,她连半个字都不能提。

    苏黎点了点头:“那么麻烦陆先生,以后在外面找女人的时候能避着点媒体记者,省的来找我的麻烦,不然的话我就曝光点我和我外面男人的照片给媒体,让他们去找你的麻烦……嘶,陆宴初,你干什么……”

    她话音未落,小巧的下颚就被陆宴初的长指擒住,这男人眯着眼睛逼近:“你外面的男人是谁?”

    苏黎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弯弯,眼角上扬,带着一丝妩媚和风情:“你管不着?!?

    陆宴初眸中有一丝阴狠闪过:“那你最好藏好了可别让我找到,否则的话,你这个男人会死的很惨?!?

    “怎么?”苏黎反唇相讥:“就许陆先生在外面找女人,不许我在外面找男人?”

    她靠在床头处,用手撩了撩长发:“那陆宴初,你知不知道你很脏?”

    “你说什么?”陆宴初脸色冰冷,他一向知道这女人伶牙俐齿的,但是当初他们之所以会结婚,那是约定好了只是一场利益婚姻而已,所以这些年来,她也很识相,从来都不会干涉他的事情,连一个字都不会多说,可今天却像是吃错了药一般。

    “我说你很……唔……”“脏”字被这个男人吞进了嘴里,他凶狠而又霸道的将她稳住,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长指拉扯着她的睡衣,将她的睡衣都给扯碎了扔在床下。

    可苏黎哪会任由他这么欺负自己,她的狠劲也上来了,他亲她,她就咬他,将他的嘴角都咬出血了,可他只是冷笑了一声:“嫌我脏?那就一起脏好了,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苏黎依旧在拼命的反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扬起手狠狠地往他的俊脸上扇了一巴掌。

    她扇的很用力,所以他白皙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很清楚的手指印。

    陆宴初停下了动作,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阴冷的笑了笑,穿上了衣服打开门离开。

    他关门的声音很大,将陆家人都惊动了,他走下楼的时候,徐傲秋更是一眼就看到他嘴角的红肿还有他脸上的巴掌印,她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宴初,你这嘴角和脸上是怎么了?”

    她伸手想过来触碰一下,陆宴初却偏过头躲开了,他用大拇指擦拭了一下嘴角:“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这脸……”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苏黎?是不是她打的?”

    陆宴初没回答她,只是道:“我出去一下?!?

    “怎么又要走?”

    徐傲秋话音刚落,陆宴初已经越过她,离开了。

    徐傲秋憋着怒气上了楼,来到苏黎的房间,她门都没敲,直接就打开了,苏黎刚换了另一套睡衣,正在清理地上的睡衣碎布和陆宴初刚刚生气弄倒在地上的东西,听到声响,她抬起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徐傲秋就走到她的面前,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苏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宴初!”

    “所以,你现在是兴师问罪来了?”

    要不是看在面前的女人是长辈的份上,苏黎此刻一定会回她两巴掌的,她这人,一向有仇报仇,从不肯吃亏。

    要不然的话,早在江曼荷带着苏婕嫁进苏家的时候,她和亲弟弟苏致远都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对!”徐傲秋冷笑道:“你留不住你丈夫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打他,你……!!”

    她越说越气,还想打第二巴掌,但是这次苏黎早就有防备了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第二次?所以很快就握住了她的手腕:“妈,我敬重你是长辈所以对你忍让三分,但是不代表你能随意打骂我!”

    005、手术

    徐傲秋气的不轻:“苏黎,你反了你?!”

    因为这房间动静太大,将陆老夫人都惊动了,她拄着拐杖在陆家的掺扶下来到门口:“这是做什么?”

    她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年轻的时候到底也曾陪着陆老爷子打拼过,所以威严犹存,徐傲秋还是挺害怕她的,闻言,气焰都收了一半:“妈,您看看这个苏黎,她不知道怎么做宴初的妻子的,她竟敢打他,打的脸上都有很重的巴掌印……”

    陆老夫人的眸光在苏黎的脸上转了转,随即又看向她:“所以,你就打她?你这是为宴初出气?”

    “我……”

    “好了!”她还想解释什么,但是明显陆老夫人已经不想听了,她用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地面:“无论怎么样,你都不应该出手打黎黎,这是她和宴初小夫妻之间的事情,很多事情你插不了手,也不能插手,懂了么?”

    “知道了?!毙彀燎镌诼嚼戏蛉说拿媲笆遣桓曳潘恋?,此刻虽然也是十分的不服气,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出去吧?!?

    在徐傲秋离开后,陆老夫人走了进来,她看了看苏黎的脸,转头吩咐管家:“去拿点药给少奶奶涂一下?!?

    苏黎在嫁进陆家这几年,陆老夫人对她其实还是算不错的,不然的话,她在陆家应该会更加的难过:“谢谢奶奶?!?

    “虽然这是你和宴初自己的事情,宴初也有错,但是你的性子有时候未免也太倔了点……”陆老夫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就离开了。

    ……

    苏黎已经拖了很多天不去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但是这是真是存在的,并不是她不去想孩子这就会是一场梦,所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她再三思虑过了,觉得孩子还是不能留,所以在下定决心后便开车去了医院。

    只是到了医院,在外面等待的时候,苏黎就觉得自己真是没有用,明明是下定决心的事情,到了最后,她的心却越来越慌了……

    等到前面动手术的人出来了,护士拿着病历在念她的名字时,她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并不是往手术室走去,而是调转了方向,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

    护士在后面着急的叫她:“苏黎,你去哪?手术室在这边?!?

    她却越走越快,最后甚至是用跑的逃离掉。

    直到她被人拉住,她才停了下来。

    是穿着一身白大褂的沈渭南,他早就看到她了,因为她神色匆匆,脸色难看,所以他才担忧的跟上来。

    “黎黎,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黎脸色苍白,只摇着头,也不说话,沈渭南注意到她手上拿着一张单子,他拿过来看了一眼,抬眸看她:“你是想来做流产手术?”

    苏黎的嘴唇抿的紧紧地,还是不说话,只是脸色越加的难看了,沈渭南握了握她的肩膀:“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沈渭南让护士带她去休息室等待,他则回去交接了一下工作,脱下白大褂,很快就回来了。

    ……

    咖啡馆。

    沈渭南想起来那天在苏氏集团遇到苏黎的时候,她也是如同今天这般脸色难看,脚步慌乱。

    想必,那天她就知道怀孕了吧,今天便想过来手术。

    只是苏黎这个人看起来非常的要强,但其实骨子里重情重义,所以想必刚刚匆匆离开,便是因为忽然不舍拿掉孩子了……

    两人以前曾是未婚夫妻,差点就走上婚姻的殿堂了,沈渭南对她是用情至深的,所以很清楚她生活上的一些喜好,在她刚想对着侍应生说要摩卡的时候,他却先一步阻止了:“给她一杯柠檬水?!?

    顿了顿,他道:“怀孕的时候最好不要喝太多咖啡?!?

    苏黎的笑容有些苦涩:“这孩子留不留还是个问题?!?

    沈渭南沉默了一会,看向她:“你怀孕的事,陆宴初知道么?”

    苏黎摇头,紧接着又听到他说:“不打算告诉他?”

    揉了揉酸胀的额角,苏黎的声音闷闷的:“不知道?!彼钦娌恢酪趺醋?,她原本以为自己想清楚了孩子的去留了,可是去了医院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却连这点都没有想清楚,所以,她根本就没去想要不要告诉陆宴初,也许,和他说,他应该也是叫她拿掉的吧。

    毕竟,要是再生下这个孩子的话,以后离婚了,牵扯也会越多。

    想必,在离婚后,他是不想再和她有什么牵扯的。

    “孩子多大了?”

    “一个多月了?!?

    沈渭南点点头:“不着急,想清楚再做决定。但是黎黎,我希望你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遵从自己的心,不要让自己将来后悔?!?

    这个男人还是这样,总是这么温煦如春风一般。

    苏黎此刻不禁在想,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事,或许她早就和沈渭南结婚了吧?或许她不爱他,但他们之间一定不会像她和陆宴初这般。

    着实是可笑的婚姻。

    只是,现实就是现实,再多想无益,苏黎不是那种只会怨天尤人的人,当年她对陆宴初的感情,本就不准备让人知道的,后来嫁给了她,她是想和他好好过日子的,她觉得他或许一开始对她没有感情,但是没关系,时间久了,两人之间还有孩子,他定会对她改观的。

    她现在在想,自己当初这么想是不是就是错的?

    “谢谢?!彼绽枵娉系牡?。

    沈渭南习惯性的伸手揉她的长发,习惯性的道:“怎么这么傻?”

    只是,手刚放在她的头发上,才恍惚想起来,他们早就不是当初的关系了,如今,她已经是陆太太了,他失去了对她做这些的资格。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苏黎轻咳了一声:“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她刚想离开,却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了手背,沈渭南紧紧地看着她:“黎黎,如果你觉得你和陆宴初的婚姻这么不快活的话,那就不要再勉强自己,我不想看你不开心,只要你需要我,我一直都在,哪怕与全世界为敌,我……”

    他话还没说完,旁边便有一道女声插入:“真是浪漫呢!”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法甲冠军 吉林十一选五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福建11选5遗漏排行 淘宝快3号码遗漏 微信彩票投注 辛运28开奖 极速飞艇投注技巧 真钱线上扎金花 五星体育英超 手机网易彩票靠谱吗 p3试查p3试机号近10期 广西快3豹子遗漏 广东快乐十分直播网址 千禧p3试机号 看福建体彩36选7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