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省快3历史开奖结果:舒沫苏宬煜小说独家免费阅读《先婚后爱老公么么哒》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4

    舒沫苏宬煜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先婚后爱老公么么哒是一部由作者“鹿玖玖”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舒沫苏宬煜之间的爱情故事,舒沫因家族原因惨遭男友抛弃,转身和京都最大的财阀结婚,一天之内相亲,领证,结婚。原本以为婚后生活两个人互不相关,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竟宠她如命。 “二爷,夫人被欺负了?!?“我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竟然敢欺负我的老婆,抓了,流放?!?“四爷,夫人跑了?!?“愣着做什么,追球啊.....追人啊.....”

    先婚后爱老公么么哒

    第一章:惨遭背叛

    海城海边沙滩上正有人精心布置着精美的婚礼现场,阵阵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声音伴随着教堂的钟声阵阵响起。

    原本应该唯美的画面里,却并没有想起那激动人心的婚姻交响乐,因为这场婚礼没有新郎。

    “这下舒家可真的是丢人了,竟然没有想到举行婚礼人家四爷竟然都没有过来,简直就是打舒家的脸?!?

    “谁说不是呢,这场婚姻怎么来的大家心里可都是非常清楚,如果我是舒沫,早就已经跳海自尽了,还留在这丢脸啊?!?

    “我们管她做什么,看笑话多好,原本以为能够攀上苏家,结果却没想到结婚当天新郎竟然没有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

    不远处,一个女人抹胸款的白色长裙束身而修长,让人却不能忽视她这全身的美丽。

    然而此时此刻,她身上所有的装饰都像是一个笑话。

    那些女人讨论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正好被舒沫听到,只可惜,舒沫的脸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似乎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舒沫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没有来参加婚礼……

    一个月前

    舒沫下班回到自己和夏明彦准备的新房,一天的工作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今天要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当打开大门的时候,却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声音。

    "明彦,恩...你好棒...嗯啊......"

    "小雅,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房间里面夹杂着暧昧的气息,女人的娇喘声河男人的低吼声让舒沫心尖一颤。

    舒沫呆滞在门口,手停留在卧室门把手上微微颤抖,尽管没看到,但是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舒沫猛的推开房门,入眼便是两具赤裸的身体正在在床上归来滚去,那大汗淋漓足以证明时间不短。床上的两个人被舒沫的开门声打扰,顿时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舒沫。

    "夏明彦,董欣雅!"一开口,舒沫声音瞬间沙哑。

    床上的男人听到声音顿了顿,甚至还抱紧了他怀中的董欣雅,顺势将被子拉上肩膀,眼中的惊慌只是一晃而过,语气刻?。?舒沫,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一些姿色我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说完,低头吻了吻怀中的董欣雅。

    挑衅而轻蔑的意味不言而喻。

    "哎呀,穆锦,不要这么说嘛,不管怎么说沫沫也是你的女朋友啊,所以,你可不要伤了她的心啊。"董欣雅靠在夏明彦的怀里,还带些微喘的声音软软糯糯,很是能撩动男人的心扉。

    舒沫双拳紧握,努力让自己靠着墙壁站着才不会倒下去。

    "沫沫,"董欣雅的香肩裸露,风情万种:"做女人不是你这样的,我在帮你调教男朋友,你得感谢我。"

    说着,在夏明彦的怀里咯咯咯笑出声,还抬起头索吻。

    夏明彦很受用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根本当她不存在,还想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

    舒沫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打破,趔趄着上前,推开两个人,抬起手向那两个恬不知耻的人打去。

    然而,她的手根本没有碰到二人,就被夏明彦一把扣住了手腕,眼神嘲讽: "舒沫,恼羞成怒不是你这样的。"

    说罢,将舒沫很很一推,舒沫一个没站稳,倒退了好几步,后背撞在了墙上,彻骨的痛。

    慢慢地从墙壁上滑到地上,浑身无力,看着床上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冷笑的二人,她除了怒目而视,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夏明彦已经飞快地穿衣下床,走到舒沫的身边,蹲下来两根手指捏住了她的脸颊。

    "啧啧啧,如果你有趣一点,我还可能考虑留你在身边。"

    "夏明彦,你这个畜生。"舒沫沙哑的声音夹杂着痛苦。

    "啪!"

    脸上传来刺痛,夏明彦的大掌掴在脸上,半张脸都木掉了。

    "舒沫,你这副德行,真是越看越讨厌!"夏明彦松开手,好像是怕舒沫嘴角的血迹弄脏了他的手一样:"和你在一起,除了钱,你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这老姑婆的样子呢?"

    半张脸都在麻木地痛着,忽然捕捉到夏明彦那句话里的几个让她触目惊心的字:"你说什么?"

    “说什么,难道还需要再让我重复一遍吗?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离开了,难免在这里受这么大的屈辱?!毕拿餮遄旖枪易判θ?,丝毫没有将舒沫的眼泪放在眼中。

    舒沫嘴角已经被咬破,看着面前这一对男女,转身跑了出去。

    舒沫双眼迷离的走在大街上,冷风吹来让舒默全身一阵颤动,但却比不及心中那烧灼般的疼痛。

    夏明彦,我爱了你六年,六年的时光终究抵不过新人一笑,呵~

    一阵铃声将舒沫拉回现实,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她的父亲,舒明礼。

    “喂,爸……”

    “你个死丫头,还在外面浪什么,赶紧给我回来。家里面已经破产了,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也该派上用途了。

    今天和你约了苏家的大公子见面,如果能够攀上苏家,你就烧高香去吧。赶紧给我滚回来,听见了没有?”

    舒明礼的声音震耳欲聋,舒沫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被舒明礼挂断了电话。

    三天后,蔚蓝咖啡厅。

    舒沫正想入内,而后又折出来,面对咖啡厅的玻璃窗看着自己的仪态,稍稍整理一下。

    舒沫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所以必须要给这个男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才能让这场相亲能够完美一些。

    然而舒沫不知道的是身后恰好有一男人经过,在看到自顾自整理仪态的女人时,他脚步一顿,俊逸的脸上闪过一点惊讶。

    他再看看着这个专心整理自己一台的女人苏成语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是意思都不放过整理姿态的时候。

    苏宬煜笑了笑再看女人一眼,他倒是觉得自己存在感越来越差了,站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这么长时间,这个女人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第二章:结婚

    “二爷,这边请?!蔽道犊Х忍淖芫碚驹诿趴诘却潘就届?,毕竟这个男人是整个京都最有权有势的人,所以他也必须要伺候好这个男人。

    苏宬煜原本正在看着舒沫,却没想到被总经理打断了,瞬间回过神来。

    苏宬煜轻应一声,便迈着优雅的步伐进了属于自己的包厢。

    苏宬煜靠在沙发上听着舒缓的音乐,不知道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然而正在这时,苏宬煜面前,忽然间被挡住了光芒,速成雨,皱着眉睁开眼睛心里暗自附一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来这里打扰他?

    舒沫自顾自地道:“你好,我叫舒沫,今天是来和您相亲的。我今年二十四岁,是一名我父亲和我说约好了和您在这里见面?!?

    苏宬煜看清来人,没有想到竟然是刚刚在外面整理仪态的那个女人,看来又是一个想要攀是往上爬的女人,不过随后苏成又想到似乎今日有人和他说要来这里相亲。

    也是出于一丝好奇才来这里的,也顺便放松一下心情,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女人过来相亲了。

    苏宬煜心中却想要逗一逗这个有趣的女人。

    “没有?!彼諏k煜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舒沫怔了一回,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苏宬煜?

    舒沫站起身来面露尴尬:“不好意思,应该是我搞错了?!笔婺低晔媪艘豢谄?,转过身去。

    苏宬煜望向这个有趣的女人,看这个女人的样子,似乎有些如释重负?

    呵,有意思……

    “你并没有搞错,不好意思,刚刚是和你开了个玩笑。苏宬煜?!彼低晁諏k煜伸出手。

    舒沫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旋即又折回刚刚的位子上,有些不自然的坐下了。

    “不知道舒小姐对婚姻有什么要求吗?”苏宬煜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眼睛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刚刚见到她的时候还穿着有些暴露,这才几分钟的时间,竟然穿成了一副老姑婆的样子,倒真是有点儿意思。

    舒沫:“……”苏家可是豪门中的豪门,她怎么敢提什么要求呢?能解了他们家的燃眉之急就已经不错了。

    舒沫玩弄着怀中包包的皮带似乎有些紧张:“对于婚我没有太多的要求。 能够相敬如宾就好?!?

    舒沫早就已经不相信他,自己还会发生爱情这种事了,她已经不再是二十岁的小姑娘,所以对于这种事情早就已经看淡了。

    或许之前他还会抱有一丝幻想,对于夏明彦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或许舒沫还会相信一些爱情。

    但是当他知道夏明彦和董欣雅在一起后,舒沫知道自己唯一做的这个梦就已经破灭了。

    在舒沫的眼中,联姻也好,爱情也罢,都是一个样子。

    “舒小姐的要求倒是很简单?!彼諏k煜嘴角挂着微笑,似乎也有些诧异,这个女人说出来的要求。

    旁边的咖啡老板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不过倒也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在整个京都,有多少人想要削尖了脑袋挤进苏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用了这一招,倒真是令人佩服。

    苏宬煜直接站起身,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苏小姐的想法和我想的一样,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民政局领证吧?!?

    “啊?这…这这么快?”舒沫一脸茫然,完全没有想到苏宬煜竟然会这么说,他们两个人才刚刚见面,还彼此不了解,竟然答应和自己结婚了。

    苏宬煜眯了眯眼睛:“怎么,难道你不想和我结婚,或者想要违背你父亲的意思吗?”

    苏宬煜不傻,对于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在刚刚他报出自己姓名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到了,舒家虽然不是顶级豪门,但是家室却不错。

    虽然舒沫的父亲有点儿让他看不上眼,但是这个女人却有些单纯,而且看着这个女人那眼底下的黑眼圈,以及红红的双眼,貌似刚刚正经历了某些事情。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苏宬煜不缺女人,至于结婚对象对于他来说有与没有,没差,而且这个女人又这样乖巧,苏宬煜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舒沫低着头,原本以为这次相亲会失败的,却没想到竟然会让这男人直接答应,不过这也正好遂了父亲的意愿,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舒沫苦笑一下,抬起头:“好?!?

    两个人来到民政局后,民政局所有人都看愣了眼,这不是苏家的二少爷,苏宬煜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他身后那个不起眼的女人又是谁?该不会是结婚对象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来到签证处所有的人似乎都给这两个人让开了路,毕竟没有人敢和这么一尊大佛去争抢结婚的这条路吧。

    两个人出来,舒沫看着手中多了一个红本儿,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一个已婚人士了,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肩上多了一丝责任,还是又多了一层重担呢?

    身边的苏宬煜看了眼时间,将手中的钥匙放在了女人面前:“公司还有点事情,回去处理一下,你先回去吧,地址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槔褚桓鲈潞缶傩?,你没意见吧?”

    “啊?没有,你决定就好?!笔婺衷谝丫撬諏k煜的妻子了,婚礼怎么安排,就让苏宬煜说了算吧。

    男人似乎有想到了什么:“婚礼我会尽快赶回去参加,如果赶不上,那就只能你自己参加了?!彼諏k煜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婚礼对于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场儿戏。

    舒沫眼底的讶异一闪而逝,很快便又释然了,对于苏宬煜这样的大人物来说,能答应和她结婚已经不错了,她又怎么好奢求这个男人能够面面俱到?

    “好,那…那你在外头注意休息?!笔婺杂谡饫嗟幕坝锼档挠行┎蛔匀?,毕竟初为人妻,也不知该怎样对待一个丈夫。

    “嗯?!彼諏k煜惜字如金,便离开了。

    第三章:有人来闹事

    舒沫回过神来,婚礼现场还在继续,从那天签证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苏宬煜,果然应了他那句话,她要一个人来参加婚礼。

    不过苏宬煜的家人没过来参加,参加的都是一些她不认识的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在他们领证的第二天,舒家就已经接到了一笔的资产从那天开始舒家的公司就已经正常运转了。

    婚礼已经开始,舒沫一个人走在红地毯上,自己为自己戴上戒指,自己为自己倒下香槟,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已经结束了。

    化妆间内,舒沫呆若木鸡的盯着自己镜子中的自己。乌黑的长发高高地挽了起来,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整张脸从远处看的确是非常的精致,只可这段时间并没有好好休息,眼睛上还是可以看得出淡淡的黑眼圈。

    婚礼已经结束,京都舒家落魄小姐和苏家少爷一个人的婚礼,估计早就已经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了。

    舒沫疲惫的摘下头饰以及首饰,这华丽的珠宝让她觉得异常沉重。

    “舒沫,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话说今天苏宬煜为什么没有过来参加婚礼?是不是你根本就没有入得了人家的眼?”身后响起了舒沫的父亲舒明礼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责怪。

    这段时间他倒是前前后后的一直忙活,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他的女儿要嫁给了苏宬煜。

    舒沫的低头颔首,这个时候竟然还只关心苏宬煜来不来参加婚礼的问题,她的女儿都已经因为这件事备受嘲讽了,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还只顾着自己?

    舒沫轻轻地将头纱叠好放在了桌子上,缓缓开口:“他现在很忙,估计还没有处理完自己的事情,所以才没有时间过来参加婚礼?!?

    “就算再忙,也不应该错过自己的婚礼,肯定是你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人家吧,我就知道你这个死丫头,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你知不知道我是求了多少的关系才给你安排了这么一次相亲,能够让你嫁给苏家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有不要在我面前露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我舒明礼根本就没有对不起你,把你养到这么大,你也是时候该过来回报我一下了?!?

    舒明礼语气尖酸刻薄,把这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却从来都没有顾及自己女儿的感受。

    舒沫紧紧的握着拳头,手里的耳坠儿也因为太过用力刺进了舒沫的手心,血一滴一滴的从掌心流下,舒沫却浑然不知。

    舒沫将手中的首饰狠狠的扔在桌子上,回头转身:“爸,这么多年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一清二楚,如果说你是让我对你作为回报,那么我已经将我一辈子都搭了进去,是不是代表着我们两个人可以恩断义绝了?”

    舒沫隐忍着眼中的泪水,这么多年,他早就受够了,那决绝的样子,让舒明礼看了异常扎眼,瞬间来了脾气:“你这个忤逆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语毕,整个化妆间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巴掌,舒沫的脸上瞬间出现几道红色的掌印。

    而在此时,门正巧被打开:“哎呦,吵的这么激烈,我们两个人过来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舒沫望向来人眼中闪现,一丝狠厉,夏明彦,董欣雅,他们两个竟然还敢来这里?

    舒明礼看到两个男人脸上闪现出一丝不耐烦:“这不是夏公子吗?怎么攀上了董家就不要了?我们家舒沫了,果然是喜新厌旧的渣男呢?!?

    “叔叔,念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还叫你一声叔叔,不过你最好注意你的措辞,什么叫渣男什么叫喜新厌旧,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们舒家明明已经不行了,难道还要让我继续留下来给你们当炮灰吗?

    叔叔,你花费这么大的心思,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苏宬煜,然而这婚礼貌似并没有见到新郎啊,恐怕你得大费周章都已经白费了呢。哈哈哈……”

    夏明彦说完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顺便还将董欣雅搂进怀里,“叔叔,看来还是你的女儿有些没用啊。不要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臭小子,你以为你有好得了哪儿去?只不过是靠女人吃软饭而已?!笔婷骼穸哉飧鱿旅婷挥泻酶?,回头望了一眼舒沫,“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彼低瓯阒苯铀π淅肟?。

    “看来这是恼羞成怒了数,我连你的父亲都不管你了,你说还有谁能帮你呢。哈哈哈……”董欣雅看了这副场景,舒沫就算是新娘子,也犹如丧家之犬一般。

    舒沫听着那尖尖的笑声,觉得异常刺耳,恨不能找一个地洞直接钻进去。

    她和这个夏明彦刚刚分手一个月,就算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感情,也不应该来到这里,过来过分羞辱她。

    “你说够了没有,这是我的婚礼现场,你给我滚出去?!笔婺沼诎崔嗖蛔∽约旱钠⑵?,这么多年舒沫从来都是和气待人,不会对别人乱发脾气,如果不是忍到极致,她才不会乱发脾气伤人,但是有的人却真心不值得她这样和善待人。

    “哎呦,小绵羊竟然也会发脾气啊。和你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发脾气的样子呢?!毕拿餮遄咧潦婺媲疤鹗?,挑起舒沫的下巴,“舒沫啊,舒沫曾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打扮得一副老姑婆的样子,如今攀上高枝,就知道打扮自己了,这张水灵的脸还真是能惹人怜爱呢?!?

    说完夏明彦用力将舒沫的脸甩到一旁,丝毫没有因此而怜香惜玉。

    董欣雅自然也可以看到舒沫今天的妆容非常精致,就连她这身婚纱也是出自名家之手,绝对是花费了大手笔才可以得到的。

    而那头饰以及首饰都是更加贵重,这样的东西绝对会招来女人的嫉妒,没想到苏宬煜竟然对舒沫这么好,当真是为了顾及自己的面子。

    第四章:大神降临

    “明彦,不要这么说嘛,不管怎么说,这个舒小姐也是嫁给了苏家二少爷呢,这苏家二少爷尽管看不上,但是也绝对不能亏待了她不是?”董欣雅也跟着夏明彦走到了舒沫的面前,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贺礼,“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相识一场,舒小姐结婚,我要是不备一点薄礼的话,也是说不过去,这份贺礼也是小小心意,希望舒小姐能够收下?!?

    “不必了,我和董小姐不熟,就不需要董小姐破费了?!笔婺⒉幌胍邮苷飧雠说暮乩?,她也自然知道,这个女人本身来这里就是不怀好意的,又怎么可能会真心为自己准备结婚贺礼呢。

    “舒沫,你不要不识抬举,今日我来到这里是看得起你,连新郎都没有的婚礼,你觉得你以后还在京都有脸呆下去吗?

    哎哟,我倒是忘了,刚刚你是不是说要和你的父亲断绝关系来着,那是不是舒家以后也不管你了呢?

    或许你可以来求求我,我让我的父亲给你安一个一官半职,倒是可以让你从京都里生存下去?!?

    董欣雅再次笑了出来,一副尖嘴猴腮耗子相,让人看了便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滚,滚出去?!笔婺壬俗潘橇礁鋈讼胍橇礁鋈送瞥雒磐馊?。

    舒沫的脸色有些苍白,这段时间没有休息好,再加上精神的刺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住,不晕倒了。

    如果再任由这两个人继续留在这里,羞辱自己,树木,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董欣雅被推得胳膊有些痛,立刻反手一巴掌打在了舒沫的脸上:“舒沫,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一个疯婆子,结个婚连个新郎都没有,你以为你还在得意吗?

    我告诉你,我今日来就是为了看你的笑话的,你的笑话已经传到整个京都是了,如果我是你早就跳海自尽了,何必留在这里任人羞辱呢。我告诉你,今天我可真的……”

    “砰…”门口的大门不知道被谁踹开,只听到一声巨响,让三个人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苏…苏…二爷?”看到来人,董欣雅和夏明彦全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就连说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

    苏宬煜一身西装站在门口,脸上面无表情,却又异常冰冷,让董欣雅和夏明彦看了身体一阵颤抖。

    不光是他们两个人,就连舒沫也有些诧异,这个男人会回来之前还以为他会过段时间才会回来,却没想到婚礼刚刚结束,他就赶回来了。

    “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来这里羞辱我的妻子?!币痪浠?,让人可以听出此时此刻的苏宬煜已经生气了。

    “二爷…您好,二爷,我是夏明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和舒沫是朋友,所以来这里看一看舒沫,顺便带一份薄礼,还请二爷和舒沫收下?!?

    夏明彦看到时机不对,立刻转变态度,上前一副狗腿的样子对着苏宬煜一阵阿谀奉承。

    苏宬煜双眼迷离,很给面子的将那份礼物接了过来。

    夏明彦看到苏宬煜接到了自己的贺礼,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看来这个苏宬煜也是很好恭维的嘛。

    然而就在下一秒,苏宬煜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了身后手下的手上,随后又瞥了一眼夏明彦:“把这东西烧了,告诉烧这东西的人远一点,难免会遭到瘟疫?!?

    苏宬煜的话传进夏明彦的耳朵里,让夏明彦脸色一阵苍白,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丝,这不明显,就是想要让夏明彦难堪吗?

    舒沫走到了苏宬煜的身边,轻声问道:“怎么回来了?”

    苏宬煜看到舒沫这张精致的脸,稍微打扮一下却像娃娃一般柔美,当然也自然不可能忽略她脸上的那几道巴掌?。骸翱蠢蠢掀糯笕撕懿幌M一乩?,我只是听说有人在欺负我的老婆,我就是来看看到底谁这么大的胆子?!?

    随后眼角瞥向了夏明彦及董欣雅两个人身子继续颤抖,大气不敢出。

    “谁打的?”苏宬煜脸上寒气逼人。

    “什么?”舒沫被苏宬煜的这句话问的有些发愣。

    “是她的父亲拿到我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的脸上有巴掌印了。没错,就是她的父亲打的和我们没有关系?!被乖诘仁婺敌┦裁?,站在一旁的董欣雅立刻招出了舒明礼,将自己则是撇清了关系。

    苏宬煜转过身,走到了董欣雅的旁边,董欣雅不敢正面直视苏宬煜,而是躲在了夏明彦的身后。

    “你莫不是以为我是傻子吧。两个手印叠加在脸上,一个粗一个细,你当我看不出来?”苏宬煜说完抬手便打在了夏明彦的脸上。

    苏宬煜从小便在训练场上训练,所以他的力气格外的大,那一巴掌则是将夏明彦打的眼前冒的金星:“二爷,您为何要打我?”

    苏宬煜抬起头,拍了拍夏明彦的肩膀:“夏先生,这位女士是你的女人吧?我可从来不打女人,那就只好让你代劳了?!?

    “苏先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只是……”

    “啪…”苏宬煜反手又是一巴掌将夏明彦直接打到了地上,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只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他不是你的女人?!彼諏k煜丝毫不将夏明彦放在眼里,是人都知道他苏宬煜做事全部凭借着自己的心情,可不管是与非对与错。

    “苏先生,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过来挑衅苏夫人,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给您惹麻烦了?!毕拿餮逯雷约涸谒諏k煜面前只有吃亏的份儿,所以还是赶紧离开吧,否则还指不定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哦,你知道错了,但是你又没有对我做什么事情,又何必向我道歉呢,你应该道歉的是我的夫人?!彼諏k煜将舒沫揽进怀里,走着两个人面前似乎在等待着他们两个人的道歉。

    “沫沫,你赶紧和苏先生说一声,让他赶紧放了我吧,看在我们之前的情分上你就帮帮我吧,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这里啊?!被耙舾章?,苏宬煜当胸一脚踹了过来。

    骨头碎裂般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站在夏明彦身边的董欣雅都抖了一下。

    第五章:分房睡

    夏明彦捂着胸口猛咳一阵,仿佛要背过气去。

    苏宬煜的面容冷硬,如同冰雕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但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却让夏明彦双腿发软汗如雨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沫沫也是你叫的?”旋即,苏宬煜那冷硬的声音传来,夏明彦终于知道自己又在哪里犯了错误。

    “咳咳,对不起,苏先生,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叫苏夫人的小名,是我嘴贱,是我该死??瓤取毕拿餮逅低?,再一次剧烈的咳嗽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咳嗽晕过去。

    舒沫看着夏明彦那一脸痛苦的样子,最终有些于心不忍:“算了吧,今天是婚礼,外面还有好多人没有上去,如果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总归不好?!?

    苏宬煜冷眸射向夏明彦:“滚?!?

    听到苏宬煜的话,夏明彦以及董欣雅像是得到了特赦一般,立刻冲门而出,再也不想从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一秒了,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着两个人夺门而出,舒沫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大概是因为受了刺激,头也有些晕晕的。

    苏宬煜看着身边的女人倒在椅子上,也直接走过去,微微低下头,嘴角露出一丝玩味:“怎么没想到我的夫人的承受能力竟然这么差?如此便受不了了吗?”

    舒沫:“……”这男人怎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呢。

    “那两个人和你什么关系我不管,但是你要记住,你现在可是苏夫人,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是代表着两个家族的颜面。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

    苏宬煜此番话不带任何表情,语气就像是对待一个下属一样,和刚刚全心全意护着舒沫的那个男人判若两人。

    舒沫点了点头:“放心吧,我自然知道。我既然已经成了你的妻子,就一定会遵守三从四德的,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

    苏宬煜倒是很意外,舒沫说出的对话,遵守三从四德,这个女人的思想古板的似乎有些太过超前了。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既然婚礼已经结束了,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你去换衣服,我在楼下等你,我这个人不喜欢迟到?!彼諏k煜说完,率先离开了房间。

    “哎……”舒沫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却被那关门的声音阻隔了。

    舒沫微微的低下头,轻声自语:“我只是想问问你那笔资金是不是你给注资的?”

    这段时间这个男人都在忙,连婚礼都来不及参加,又怎么可能会想到给舒家的公司注资的事情呢?

    舒沫在化妆店里面脱下了婚纱,这件婚纱是一早便有人送到别墅里面的,上一次苏宬煜给了他别墅的钥匙,这里面就只有一个女佣和自己两个人,多数时候她和女佣都没有说过话的。

    舒沫从楼上走下来,便看到一辆车,但是却看到自己的父亲舒明礼正在那辆车的门前点头哈腰的样子,极为狗腿。

    舒沫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说实话,尽管她知道自己和苏宬煜在一起,就是因为舒家现在有很大的?;?,需要别人来注资,才会让自己和他结婚的。

    但是自己的父亲这才刚刚在自己婚礼结束后便过来献殷勤,着实对他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宬煜啊,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了,以后多带舒沫回家坐一坐,我和你妈都会在家里好好招待你们呢?!笔婷骼衽吭诖白优员叨宰潘諏k煜说道,一点也不像是岳父大人对女婿说的话,倒像是一个下属在宴请一个领导。

    苏宬煜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舒明礼,说实话,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的印象。

    如果不是因为舒沫稍微有一点情绪吸引着自己,他才不会去同意这一门亲事,不过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毕竟对舒家注资也是他之前想要做好的一个决定。

    舒家现在已经濒临破产,但是却也有着自己的能力,如果可以好好的提拔的话,或许还可以能够在稳赚一笔。

    至于舒沫这个女人,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意外而已,之前在那里遇见,或许是被别人安排好的,也或许是真的就是那个样子。

    不过这些事情苏宬煜根本就不在乎,因为对于他来说,有没有这一个妻子根本就没差。

    舒明礼看到苏宬煜这个眼神稍微有些颤抖,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苏宬煜这个样子,就算是之前他不了解这个男人。

    但是却也有些心里打怵的,毕竟这个男人的名声在外都是不好惹的,而且这个男人喜怒无常,根本就猜不透这个男人内心到底是怎样的?

    “舒先生,是不是有些太客气了呢?!彼諏k煜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话,当然却并没有直接说舒明礼怎么样,而是直接叫了舒先生,却直接打脸刚刚舒明礼的套近乎。

    舒明礼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心里一阵颤抖,这是证明这个男人不承认他这个岳父大人吗?看来还需要让舒沫多下一些功夫才好,他可不能让这块到嘴的肥肉跑了。

    舒沫站在远处,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聊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却也知道,苏宬煜似乎并没有给自己的父亲好脸色看舒沫直接走了过去,从后面喊了一声:“爸,你怎么在这儿?”

    舒沫假装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如果按照自己的父亲的性格肯定不会就这样放走,苏宬煜的一定会捞到更多的好处。

    舒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有的时候他这种人,以至于怀疑自己和舒明礼到底是不是亲生的父女。

    “是沫沫啊,我正在和宬煜说一些事情,你已经换完衣服了吗?既然如此,婚礼反正也已经结束了,你们两个人赶紧回去吧。

    你们两个人现在已经结婚了,还是要抓紧,要一个孩子才是正经事,一定要为苏家开枝散叶?!?

    舒明礼见到数贸的时候,还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似乎收获只是苏家开枝散叶的一个工具罢了。

    而舒沫听到这句话,内心很不痛快,被别人安排婚姻也就罢了,就连生孩子也要被别人去逼着去做吗?

    “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我们自己会注意的,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至于之前提的那个要求,我就当没有听见?!?

    舒沫很不给自己父亲面子,而是直接坐上了苏宬煜的车,苏宬煜瞄了一眼舒明礼,什么也没有说,直接驱车离开了。

    舒明礼站在后面双拳紧握,他竟然没有想到最后这一刻,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明显的打脸吗?

    他这一个做父亲的形象和他的女儿提出一个要求,竟然会这样直接拒绝,那岂不是以后他这个女婿也不会把他这个岳父大人放在眼里?

    “舒沫舒沫,我竟然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在这最后一刻给我摆了一道,看来我必须要好好的让你知道知道谁才是你以后的靠山,就算你嫁进了苏家,没有了娘家的支撑,你照样在苏家混不下去?!?

    舒明礼眼神中布满了算计,完全一点,父亲的慈爱都没有,如果舒沫看到这个样子,他就会真的去和舒明礼做一下亲子鉴定了,然而此时此刻的舒沫已经跟着苏宬煜离开,根本就看不到舒明礼这个样子。

    舒沫坐在驾驶座上,一句话也不说,苏橙羽看着自家小妻子这副娇羞的模样,觉得甚是有趣,不得不说,这个舒沫的穿着的确有些保守。

    如果换作其他人的话,早就会多露一些肉,争取在他面前能够多一点的吸引力。

    然而这个女人则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确实是和其他的女人与众不同,以至于让苏宬煜竟然有些好奇,这件衣服下面到底有着什么样子的身躯?

    “怎么坐在这里不说话,是没习惯我的存在吗?”苏宬煜小声的问道,以前他不喜欢开车,都是由司机来代劳的,但是今天不知怎么就想要载着自己的这个小妻子想要转一转,然而这个女人貌似并没有那个意识罢了。

    “啊?没什么,确实是有些不习惯,毕竟我们两个人才见过两面,就已经成了夫妻了,我知道送上你的性格,不过以后我会好好做苏家的苏太太的?!?

    苏宬煜听后,莞尔一笑,随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小女人:“我觉得你现在要做的不应该是一个苏家的苏太太,而是一个苏夫人,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你应该要做到做妻子的本分?!?

    听到苏宬煜的话,舒沫脸色绯红,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在车上光明正大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说的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个……我们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分房睡?”

    舒沫说完低下头,根本就不敢去看苏宬煜,毕竟刚刚结婚就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不合理,而且这个舒沫那娇羞的样子着实可爱。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