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沈思茵萧宗翰小说阅读免费《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4

    沈思茵萧宗翰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里,主要介绍了沈思茵萧宗翰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澳忝挥?”楚清婉皱眉。 “是!”不再躲避、不再回避!这一次,沈思茵毫不示弱的抬头,与楚清婉对视,这一次,她坦坦荡荡,对着楚清婉一字一句道:“过去的十几年里,萧宗翰恨我、骂我、怨我,可是,我从没有算计过他、从没有,做过哪怕半件对不起他的事!”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第一章:撑不下去

    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沈思茵执拗地爱着一个叫萧宗翰的男人。哪怕被他怨、被他恨、她也从

    未想过放弃。

    可现在,她就要撑不下去了……

    ————

    送走了林老,沈思茵一张脸惨白。

    “夫人的身子如果好生将养,还有一年的时间……”林老的话,似乎还在耳边,隔着一层膜,

    怎么都听不真切。

    她恍恍惚惚,不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头踹开。

    巨大的声响。

    沈思茵恍惚着转头去看,下一瞬,两个扭缠在一起的身影,便猛地,撞入她眼眸。

    “少帅,您夫人还在呢……”男人军装下,千娇百媚的百乐门头牌楚清婉探出了头。

    酥骨的声音带着几分埋怨。

    一双艳色潋滟的眸,分明是往男人怀里躲,可又藏着挑衅与不屑。

    “不用理她,”男人勾唇,目光刺过来,冰寒彻骨:“你就当她是个死人?!?

    长长的睫毛微颤,心脏钝疼,像是被人狠狠碾过。

    沈思茵抿了抿唇,他说的没错,她的确……是快要死了……

    嘴角动了动,她想对着他们扯出一个笑,就像往常他每次带着女人回来时一样,可是、这

    次……她没有成功。她脸颊僵硬着,鼻子酸涩,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法子扯出一个像样的笑。

    “嗤,”一声冷笑,男人幽深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怎么,这次装不出来了?”他勾着

    唇,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讥讽和鄙夷。

    这个女人,明明下贱恶毒,却偏要装纯良。

    他倒是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沈思茵原本惨白的小脸变得更白,身子晃了晃。宗翰……”她喃喃。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从他眼里看到了温柔。

    然,下一秒,男人的嘴角突然讥诮地勾了起来:“沈思茵,你叫得这么投入?是想让我满足

    你?”

    “我……没有?!?

    “没有什么?”男人笑,温热的嗓音落在她耳垂,激起一片颤栗。他的眼中却毫无笑意,明

    明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手段恶毒,却天天做出一副良善可欺的样子。

    他看不惯,所以,就要将她伪善的面具狠狠撕碎。手指忽地探入。

    “不要,”沈思茵猛地回过神。

    她颤声:“宗翰,不要……”这里还有别人……!

    她挣扎,想要将男人的手从自己身上甩开……突然,“刺啦”一声,半敞的衣衫顿时碎裂。

    男人眯了眯眼,眼神逐渐幽深。

    “说着不要,还勾引我?”他喉结滚动,看着手下的一片莹白:“贱人就是贱人……”

    “你放心,清婉不是外人,你没必要在她面前做样子,再说了,”他忽地将手下的软肉轻轻

    一掐:“你是什么货色,我可是一清二楚?!?

    不……

    心口,被狠狠刺痛。沈思茵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向下逆流。

    “宗翰、不要……求求你、不要……”

    当着楚清婉的面,她不能这样!沈思茵祈求着、声音颤抖,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眶里砸下

    来。她什么都没了,为什么……他连一点点尊严也不愿意留给她……

    她不想、不要!

    从未有过这样剧烈的挣扎,身下的女人,明明满脸满眼都是泪,萧宗翰却觉得该死的诱惑……

    “妈的,”心中低咒一声,情欲已经在喉间翻滚。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

    2018/11/14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第一章:撑不下这样娇媚撩人的叫声,这样潋滟惑人的表情……这个女人!勾引人,果真有一套。

    “啧,”萧宗翰的目光蓦然幽深下去:“沈大都督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会勾引男人吗……”

    恍惚间,沈思茵似乎看到楚清婉向自己投来的可怜又同情的目光。

    不、不要!

    手下肌肤微凉滑腻,萧宗翰的手掌抚过,心中的渴望在每一处皮肤叫嚣着!占有她、占有

    她……

    再不迟疑,他双手用力,猛地将她拦腰抱起……

    第二章:什么时候

    房间内。

    萧宗翰将沈思茵压在身下。

    女人衣裳半敞开,双腿被强迫分成M状,私密处毫无遮挡的袒露人前……

    她羞恼、脸色涨红,恨不得将自己埋进土里。

    萧宗翰的手指或轻或重抚过她敏感的肌肤,忽地,他皱起眉,语气不满:“怎么这么瘦?”

    沈思茵的脸蓦地一白,原本羞恼的心也酸涩难言。

    因为生病,短短一个月,她便瘦了三十多斤,看起来,形销骨立,的确比不上楚清婉的风韵

    绝伦。

    沈思茵的脸色从涨红转为惨白。

    好在,萧宗翰并没有在这上面纠结太久。他身下的欲望已蓄势待发,用力扯住沈思茵的头

    发,命令她跪下,背对着自己,而后,从后而入,猛烈而迅速……

    毫无爱意的房事。

    唇瓣被咬得几乎渗出血,沈思茵双眼中满是泪水,明明不想哭,却怎么也忍不住……

    她嫁给萧宗翰七年,每次在床上,他都不允许她正对着他,也不允许她出声。

    他说,你顶着张和星月一模一样的脸,真让我恶心。

    他说,你顶着这张脸,是对星月的侮辱。

    可是……凭什么?

    将沈星月嫁出去的人不是她,让萧宗翰痛失爱人的人更不是她。

    他凭什么,将她的心一次又一次丢到地上、再狠狠践踏?!

    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

    明明她都要死了!他却为什么还要羞辱她、甚至连在床上、都不愿意看一眼她的脸?!

    不甘……在心中叫嚣着,如擂鼓撞击,越来越大……

    沈思茵突然用力,猛地、用双手抠住面前的床沿,将身子半转过来。紧接着、她伸手,一把环住萧宗翰的脖颈,闭上眼,将嘴唇狠狠贴上去。

    “我爱你、真的、很爱!”她一遍遍、在心底疯狂嘶喊。

    萧宗翰的眼猛地睁大!女人的唇印在自己的唇上,很软、很香。甚至,她的舌灵巧地撬开自

    己的,钻入……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差点沉溺其中。

    但很快,萧宗翰猛然回神:这女人、是沈思茵!

    他用力,一把将她给推开,“嘭”的一声:“沈思茵,谁给你的胆子?!”

    头磕在坚硬的地板上,声音巨大。

    明明很疼,沈思茵却贪婪地舔了舔自己的唇:“萧宗翰,你、爱过我吗?你有没有哪怕一

    次,对我有一点点的喜欢?”

    “贱货!”萧宗翰低咒一声。

    狠狠用手擦着唇角,眼睛却不由落在了地上的女人身上。

    她赤裸着身,瘦得惊人,但刚刚爆发出的力气,却几乎连他都能抗衡。

    她的眼神很亮,潋滟着的光彩,如此灼烈!

    此时的她,跟以往那个死气沉沉的沈思茵不同,可再不同,她还是沈思茵。

    是那个、害了沈星月终身的人!

    萧宗翰的心骤然冷下来,一把拽过女人纤弱的身子,毫不留情,贯穿进去!没有感情、没有

    怜惜、只有粗暴、只有恨意!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终于在她体内释放,沈思茵的身子已经没有了知觉。

    萧宗翰站起身,身上的衣服只有些轻微的褶皱,而她……

    “萧宗翰?!逼疵种谱』肷淼牟?,沈思茵看着那个身影,一字一句:“我……快要死了,

    你能不能说一句爱我?”哪怕,是骗她也好……

    握住门把的手一顿,片刻后,男人转身,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什么时候?

    第三章:赔礼道歉

    轰!

    沈思茵如遭雷击!

    她双手死死攥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可面前男人唇角勾起来的讥讽,那么明显,将她剩下来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萧宗翰眼中划过一抹冷厉:

    “像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你放心,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一定会让整个少帅府都披红挂彩的

    庆贺!”

    “嘭”地一声,房门关上。

    沈思茵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现在的她根本无法承受萧宗翰粗暴的占有。

    手不听使唤,颤抖如筛糠。

    林老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夫人,您的身体……如果好生将养,还能有一年的时光……不过半

    年后,您怕是就不能再下床了……”

    浑身犹如被反反复复碾压过一样,沈思茵扯过枕套塞进嘴里。

    病发起来的疼痛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忍受,肠子像被人扯着,一寸寸地往外拉扯,为了

    不惊动萧宗翰,沈思茵死死咬着牙忍耐。

    ……

    夜色。

    凉薄如水。

    沈思茵站在门外,良久,才深吸了口气,推开房门。

    萧宗翰抬起头,目光落到她身上。

    “宗翰,你找我…… ”沈思茵身上穿着如常的衣裳,她头发一丝不苟的挽起。一眼看上去,端

    庄、贤淑。但萧宗翰可深知她是个什么人!

    嘴角一勾,扔过来一只精致华美的礼盒:“把这个送去百乐门,清婉闹了脾气,你去给她道

    歉,就说,本帅改日再补偿她?!鄙蛩家鸺绨蛭⑽⒉?。

    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

    他要她给楚清婉唱戏!就为了能讨楚清婉高兴?!

    颤抖,从肩膀到双手、再到双脚……萧宗翰,你当真这么厌恶我?恨我?恨到、一点点尊严也

    不愿意留给我?

    萧宗翰眯着眼,满意的欣赏着面前女人苍白的小脸、颤抖如落叶的身躯……沈思茵,既然你这

    么心心念念的想当少帅夫人,如今,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他眼中划过讥讽。

    可很快,他的讥讽僵在脸上。

    那个女人剧烈颤抖的身子,忽然地,就平静下来。

    她脸上重新挂上恭顺的笑,“好,宗翰说什么就是什么。明天,我就唱给楚姑娘听?!?

    “唱清婉最喜欢的?!?

    “好?!?

    沈思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萧宗翰的房间的,她脸颊僵硬,步伐一步比一步快。

    直到最后,“砰”地一声将自己关在房间内。

    身子,顺着房门软软瘫倒下去!

    心、好痛,这里、好痛!

    沈思茵捂着胸口,那里、似乎喘不过气来,她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眼泪,终于一滴滴从

    眼眶里砸落下来……

    第四章:唱得足够好

    沈思茵站在百乐门的门口。

    她一身华贵精致的衣裳,和这里粗劣的香粉味很不相配。以至于,来往的人经过她时,都下

    意识的避开。

    攥着礼盒袋子的手紧了紧,又紧了紧,终于,还是站到了楚清婉的面前。

    以前站在台上等着她打赏的人,如今,就站在她面前……

    “夫人,这件礼物,我很喜欢。请您代我向少帅说声谢谢,谢谢他的抬爱?!背逋竦拿嫔?

    柔和,笑意温婉,但看着沈思茵的目光,却带着一丝丝的同情和怜悯。

    对着她这样的目光,沈思茵只想要逃离,但……

    “您……还有事?”楚清婉问道。

    脸上得体优雅的笑容一寸寸皲裂,沈思茵的话哽在喉头,难堪,从心底里急速爬上来……

    她声音极?。骸拔摇媚?,你……你能不能教我,教我唱戏?”

    “唱戏?”楚清婉诧异。

    “是,”沈思茵咬牙:“宗翰说,想听我唱戏,所以我想向你学习……”

    楚清婉脸上诧异更多。

    她一张脸妩媚动人,尤其是在灯光下,眼波流转,魅惑横生。偏又带着惊讶、怜悯、

    讥讽……

    沈思茵手指微微颤抖。

    一张小脸惨白,指尖冰凉,连包裹在裘皮里的身躯都迅速冷下去。

    “好,夫人学我就教,夫人想学什么?”

    ……

    夜,长长。

    沈思茵和楚清婉在幽静无人的台子上,走步、开腔,灯光下,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声音自空旷处传出,幽长幽长……沈思茵身体蜷缩在台子上,弓成虾子,瘦小的身躯不住颤抖,“夫人,您怎么了?”楚清婉

    想要伸手搀扶她,沈思茵却咬牙摆了摆手。

    “没事?!?

    她这痛,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蚀骨的痛,额上密密的汗,楚清婉看得心惊,想要喊人,却被她死死拽?。骸安挥?,不用叫

    人,我这是老毛病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思茵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脸色也稍微好了些。

    “夫人这是……胃癌?”楚清婉突然开口。

    沈思茵抬眸。

    楚清婉又道:“我妹妹,她也是胃癌走的……”

    沈思茵唇齿苦涩,胃癌的治愈几率几乎为零……她点了点头。楚清婉就着手将她搀扶起来,神

    色中透出复杂:“少帅他……知道吗?”

    “不知道,”沈思茵笑。

    楚清婉抿唇,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昨日,萧少帅对沈思茵的厌恶和不喜她

    自然看在眼里,如果他知道沈思茵的身体……还会这么对她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

    毕竟,沈思茵作恶良多……

    恍神间,她又听到沈思茵的话:“还请楚姑娘帮我隐瞒这件事,我不想让他知道?!?

    “……”

    “楚姑娘……,多谢?!?

    面对着这样一双恳求的眼睛,楚清婉最终,居然点了点头。

    “我们继续吧,楚姑娘?!鄙蛩家鹫酒鹕?。她还记得萧宗翰的要求……在这样的身体情况下,

    她还要学自己唱戏……楚清婉语气滞了一滞:“你何必做到这样……”

    楚清婉的眼睫微动,她看得出来,沈思茵已经时日无多。

    这个女人……

    握住沈思茵的手紧了紧,楚清婉心中微微一叹:“不必了,夫人唱的,已经足够好?!?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排三141期开奖号码 二肖中特王中王 彩宝彩票官方 甘肃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天津时时彩兑奖规则 全国体育彩票走势图 开网店卖什么最赚钱 吉林快三合吉林快三走势图 :一码中特% 481泳坛夺金视频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排球教学视频上手传球 极限一码公式规律 481快开彩票投注技巧 篮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