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一定牛:苏余生严亦风小说独家免费阅读《敬你余生不悲欢》

    发布时间:2018-11-15 19:54

    苏余生严亦风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敬你余生不悲欢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敬你余生不悲欢小说是作者泠鸢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余生严亦风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耙喾?求你帮帮我,我求你帮帮我,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男子看着车窗外的狂风暴雨,就像他的心,一刻都未平静过。雨水不停地冲刷击打着玻璃,细小的闪电接二连三,一次次瞬间的明亮把一切照映的清清楚楚。忽然间,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夜空,雷声大作!苏余生已经被暴雨侵蚀,从头到脚都在滴水,眼睛已经疼得睁不开,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他冷笑一声,下了车。苏余生话也没说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她不敢碰他,直接俯首磕头,不停地磕,额头上渗出了斑斑血迹。

    敬你余生不悲欢

    第1章 滚出我的视线

    夜!如死亡般的沉寂。

    门外,一个瘦弱的身影在疾风骤雨之间穿行,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衫,脸上满是悲戚与绝望。

    “亦风!求你帮帮我,我求你帮帮我,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

    男子看着车窗外的狂风暴雨,就像他的心,一刻都未平静过。

    雨水不停地冲刷击打着玻璃,细小的闪电接二连三,一次次瞬间的明亮把一切照映的清清楚楚。

    忽然间,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夜空,雷声大作!

    苏余生已经被暴雨侵蚀,从头到脚都在滴水,眼睛已经疼得睁不开,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他冷笑一声,下了车。

    苏余生话也没说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她不敢碰他,直接俯首磕头,不停地磕,额头上渗出了斑斑血迹。

    严亦风一张俊秀高傲的脸冰冷的俯视着苏余生,嘴角撩起一抹讽刺的笑。

    原来她也有如此卑微的时候!

    “滚。你已经不是严家的人,你没有资格踏入这里一步!”

    苏余生心中一寒,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她还是来了,因为,她相信她爱的人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恶人。

    他恨她,她理解。

    命运使然,谁也逃脱不了。

    “亦风,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来严家,也不会来求你…………孩子不见了,我找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求你,求你看在孩子有严家血脉的份上帮我一起找?!?

    苏余生抬着头,泪眼朦胧,她的声音在颤抖。

    她曾经是那样高傲,清纯,如今却低三下四的像个落魄的乞丐。

    不,苏余生早就已经死了,此时这个卑贱的女人不过是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身体和尊严的贱货!

    “苏余生,你是不是脑子变笨了?”

    “我帮你回忆一下,严明早就已经被赶出家门,你和严明生下的杂种,和严家没有一分一毫的关系,我凭什么帮你?”

    严亦风面上满是嘲讽,冰冷地撂下话语,转身欲走。

    苏余生直接抱住了严亦风的腿,她原本不想弄脏他的裤子,她知道,她不配!

    可是,她现在唯一可以选择信任的人,只剩下他。

    “亦风,我知道是我的错,严明也因为我而被扫地出门,我是你们严家的罪人!但不管怎么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亦风…………求你…………”

    苏余生拼命祈求着,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严亦风心口一震,那些挥之不去的往事通通浮现眼前。

    他找了她整整两年,没有一分一秒忘记过她。

    可是,她却没有一封信,没有一个电话,甚至连一条节日祝福的短信也没有!

    他该如何释怀?

    他仅仅用了两年时间读完了四年的课程,为的就是赶回国继续找她。

    她却成了他弟弟的未婚妻!

    他如何不恨?

    严亦风毫不客气地朝着苏余生踹了一脚,“滚!这种事情找警察去!”

    第2章 不忍心

    苏余生依然死死的拽着他的小腿,任凭他用力踹,她都死活不放手。

    “不,我不能放!”苏余生用尽全身力气喊着,“你不答应我就不放!亦风,你就真的这么绝情么…………”

    绝情?

    呵呵,搞笑,到底是谁绝情?论起绝情他还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你不配说情字!”严亦风重重地嘶吼着。

    苏余生心中一震,感受到了严亦风对自己的憎恨。

    最终,她还是松开了手。

    他,不原谅自己,一切已成死局,终究还是一点情面也不讲。

    “好,我走…………”

    痛,钻心的痛!

    苏余生把头深埋胸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被严亦风踹的地方有点疼,步履蹒跚地朝着雨中走去。

    一步两步。

    雷声肆虐。

    苏余生紧紧地抱住自己,身体不住地颤抖,因为拍打着她的风雨,还是因为那无尽的绝望与悲伤?苏余生身体一软,无力地倒下。

    再爬起来,继续走…………

    一道道令人心颤的响雷,打乱了严亦风的心。

    这个女人她就不会跑么?这么大的雨她是存心找死的吧!

    “切!”严亦风一个犀利的转身,还是冲到了雨里,一把抱住了她。

    他已经三年没有碰过她,看着苏余生的外表和当年无异,而手上承受的重量清晰地展现出她过得不像表面那般轻松,她好轻,轻得已经不像是人类,他几乎只能感觉到雨水的重量,好像瞬间就会从他的怀里消逝。

    双手一怔,整个人僵硬地站在雨里。

    她在发抖,不停地发抖!

    严亦风的心口一紧,明明那么恨她,现在他的心在颤抖什么?

    她最害怕打雷,每到夏天暴雨的时候,她总是躲在被窝里面和他发短信,一发,就是一整夜,直到雨停,他最喜欢带她在雨天出去约会,她会不由自主地躲进他的怀里,两人聊着聊着,就已经是雨后。

    严亦风抱着苏余生直奔车库,双手有些僵硬,却还是紧紧地搂着她,生怕她害怕,让雨水疯狂地拍打在他的背和头上,他也要护住她。

    心中不知道什么感觉,总之五味杂陈,下意识地捏紧了她的手臂,她的身上几乎只剩下骨头。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严明呢?”严亦风低沉的语气中充满了责怪,怪自己的弟弟没有照顾好她,却又有那么一丝心疼她。

    他把苏余生放进了车里,车库有干净的毛巾,也顺便拿了过来。

    苏余生坐在车门边,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不停地发抖。

    严亦风剑眉微皱,一脸不爽,但还是温柔的把大毛巾披在苏余生的身上,替她紧紧的裹住。

    就像…………那时一样。

    “严,明…………进了ICU,已经一个星期了?!彼沼嗌妥磐?,声音小如蚊蝇。

    严亦风笔直的站着,心中一沉,她苏余生犯了错,倒霉的却是自己的弟弟,现在居然连命都要搭进去,一脸阴郁地质问道:“那孩子呢?”

    听到孩子两个字,苏余生的泪水哗啦啦的如流水,紧咬着嘴唇,满脸的委屈和悔恨,“我…………我给孩子换完尿布,一回病房,他就不见了,医院里面都找过了,也报了警…………但,但是…………”

    苏余生从嘴巴里面挤出的声音沙哑而颤抖,泪水一刻也没有停止。

    第3章 与你无关

    严亦风背过身,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封住了自己的眼睛和额头。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听她的话!

    他有什么理由插手,孩子死了才好,这种女人不要也罢,他严亦风身边又不缺女色,苏余生把自己害得那么惨,让他得了性功能障碍,让他成了太监,让他这一辈子不能碰其他的女人!她就该付出代价,她现在所吃的苦头,都是她的现世报。

    严亦风深邃的眼眸里充斥着如野兽般的狠戾,“苏余生,你听好了,我救的是严家的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等严明醒来,你们立刻离开这个座市,这辈子,到死都别出现在我面前!”

    到死么,呵呵…………那就下辈子再见吧。

    下辈子,我把欠你的情统统还给你,亦风,此生相爱过,足矣。

    “好?!彼沼嗌斓氐懔说阃?,答应下来。

    医院。

    走廊里面到处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严亦风拉长着脸,心情越来越糟糕,他们居然来到了一家二级医院。

    严明离开严家的时候,身上应该还有点钱才对,不至于住进这种低端的医院。

    “苏余生,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严明住进了ICU,为什么是这种小医院,你是不是故意想让他死!”严亦风的话冰凉入骨,一把揪住了苏余生的手腕。

    突然被拉住,苏余生一惊,抬起头,不经意地对上了严亦风的冰眸。

    “我,我没有?!彼沼嗌⒖瘫鹂酉?,心跳突然加速。

    “严明要是没事我先不和你计较,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严亦风恶狠狠地瞪着苏余生,用力甩掉了她的手,也完全不在意她到底痛不痛。

    苏余生轻轻地向后退了几步,眉头微皱,轻咬嘴唇,不停地揉搓着自己通红的手腕,心中就算有再多的委屈也只字不提。

    ICU门外,严亦风看到了浑身插满管子的严明,一瞬不瞬地盯着看了几分钟。

    那是他的亲弟弟啊!

    母亲从小不喜欢弟弟,所以严亦风特别疼严明,就是为了补偿他缺失的爱。

    一年前,他离开严家时还生龙活虎,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人已在生死边缘,他要怎么接受这残酷的现实,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苏余生的错!

    苏余生站在一旁不敢出声,看着严亦风紧握的拳头,暴露的青筋,生怕自己说错话惹怒他,因为她还等着他帮自己找孩子。

    严亦风一声不吭,找来了医生询问病情,直接办了转院的手续,完全没有询问苏余生一句话。

    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把严明给安顿好。雨也停了,但密布的乌云依旧笼罩天空,很是压抑。严亦风没有忘记孩子的事情,带着苏余生去了公安局,交代了情况,不过暂时还没有孩子的线索。

    路边。

    “你自己打车回家等消息,医院里我请了人,你暂时不用去照顾严明,孩子失踪的事情我也会放心上,毕竟是严明的孩子,跟你无关?!北涞幕坝镆蛔忠蛔值卮掏醋潘沼嗌男?,严亦风却很自然地说了出来。

    严亦风,你真的这么无情么。苏余生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第4章 心疼她

    苏余生低着脑袋,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她求他过来,又有什么资格质疑他,催促他,她应该觉得非常庆幸,毕竟他为她做的够多了,她还能奢求什么呢?

    严亦风头也不回地驾车离开,多看一眼就觉得十分恶心讨厌,甚至还会无端端地破坏自己的心情。

    苏余生看着严亦风离开,眼睛里闪过一丝莹光,心痛。

    独自一人沿着路边慢慢地走着,雨后的凉风吹进了落寞的心里,她紧紧地抱着自己,浑身颤栗,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要坚强,已经走到这一步,她没有理由再逃避。

    苏余生,相信自己,熬过这夜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严亦风踩着油门,路上几乎没人,速度快到180。严亦风暗叹一声,这个女人总是会无端地打乱自己的步调。

    前面红灯,严亦风一个飘移拐了弯,踩了刹车,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门口。

    酒,是最好的疗伤药。

    下车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苏余生的包,愣住了。

    呜…………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穿过几条马路,听起来有些刺耳和反感。

    “啊!”

    苏余生被路边的水坑溅了一身脏。

    “你怎么开车的,看不到路上有人吗?”随口发了两句牢骚,没想到车上的人真的走下了车。

    “上车!”

    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味,是严亦风,他怎么又回来了?

    “真是一孕傻三年??词裁纯?,手机钱包都在我车上,你要怎么回去?脑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迟钝啊,上车,难道还要我抱你上去?”

    “哦?!彼沼嗌A苏Q劭醋叛弦喾?,整个人确实还没有反应过来。

    “哦?你哦什么?”严亦风眉头一紧,睁大眼瞪着,一脸迷茫,她还真要自己抱上车啊!

    “阿嚏,阿嚏阿嚏…………”

    连打四个喷嚏,苏余生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身体,揉了揉鼻子。

    回过神,严亦风凶神恶煞地瞪着她,胸口起伏,大口地吸着气,她好像是冲着他打的喷嚏。

    为了避免这个女人再给自己弄出别的事情,严亦风还是抱起了她,重重地扔进了后车座,一点也不温柔,拿到纸巾盒子,也随手扔进了苏余生的怀里。

    “地点!”严亦风生气地关上了车门,坐在驾驶位上怒吼道。

    苏余生一愣,绝对不能让他过去。

    “我包里还有钱,我可以打车,不用送了?!彼沼嗌纳艉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想要从副驾驶的位子上拿走自己的包。

    啪!

    手刚伸过去,就被严亦风重重地拍了一下。

    “你有什么钱,你的包我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只有十几个硬币,还有一个破手机,你能不能编一点像样的谎话,就像当初你骗我弟弟跟你走一样,脑袋灵光一点?!?

    苏余生收回自己的手,手背被打得通红,严亦风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心中一阵委屈,却紧咬着嘴唇,压下心中的一股怒气。

    第5章 合租公寓

    “你手机,我来开导航?!焙ε卵弦喾缭偈渌?,苏余生只能妥协。

    车里静得可怕,严亦风只想快点送这个倒霉鬼回去,他好冷静下来,让脑袋里面属于她的影子全部抹去。

    十分钟之后,还是没有到目的地,严亦风一直听着语音提示,火了,苏余生既然选择走路,就不可能这么远,这个女人一定是笨到导航也不会用!

    抢过手机,当他看到地图上显示总路程20公里的时候,彻底懵了,没有绕远路,还选了最近的,收住心中的怒气,这个女人不仅笨,还蠢。

    她都能跪下求自己帮她找儿子,再说几句软话会怎么样,20公里,走到天亮么,呵呵,恐怕到时候孩子没找到,人就进了医院。

    小区。

    “你不用把车开进去,很近的,我一个人可以,你先回去吧?!?

    严亦风根本没有搭理苏余生,她在哪里下车,他就锁上车一路跟着,自己在担心她吗?严亦风也不清楚,跟着苏余生来到了公寓楼下。

    苏余生时不时地回眸,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怎么说也不听,干脆随他去。

    楼道里面黑漆漆地,有的灯忽闪忽闪,灯坏了也没人修,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拿出钥匙进了屋,里面更是狼狈不堪,苏余生小心翼翼地走着,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但却寒了严亦风的心。

    一个家居然能乱成这样,厨房里还有没洗的碗筷,她也不知道收拾。

    严亦风优雅的用手指捂着鼻孔,惦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走。

    “你小心一点,这些是别人的东西,你跟我走?!?。

    屋子里面还有两间房,严亦风进了其中一间,一阵浓郁的奶香扑鼻而来,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虽然堆满了30平米的房间,一进去就十分放松,看上去也很舒服。

    “你,随便坐,阿嚏,我去外面换掉湿衣服?!?

    苏余生随手拿了两件干净的衣服就走了出去,严亦风点了点头。

    他们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地步,简直难以想像。

    难道都用在严明的病上?

    严亦风随意走动着,突然手尖碰到了一个冰凉的小物件,他下意识地低头。

    这条透明的小龙摆件好眼熟,不是自己以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吗?为什么还留着?

    回忆如喷泉一般疯狂地涌出。

    突然间,苏余生惊恐的叫声传来,严亦风拔腿就冲了过去。

    “啊,走开走开!你放开我!”

    严亦风看到了一个半裸的胖男人,正对苏余生动手动脚,严亦风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啊哟,换男人啦,眼光不错嘛,他给你多少钱,我也有啊?!迸帜凶忧崦锏难杂锶计鹆搜弦喾缧牡椎呐?,他正愁自己的火气没地方发泄,每一拳都不留力气。

    胖男人被揍得鼻青脸肿,严亦风拉着苏余生就走,脑袋里一片空白。

    “走!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严明出院也不能住在这种鬼地方!”

    到了房间,他就指使苏余生收拾这,收拾那,苏余生却站在门后一动不动。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动手啊!”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