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全本)惟愿来生不识君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岚倾城赫连决目录by索希

    发布时间:2018-11-15 19:26

    惟愿来生不识君岚倾城 赫连决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惟愿来生不识君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惟愿来生不识君是作者索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岚倾城赫连决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成亲三年,从未进入过凤仪宫的赫连决,生生把皇后的宫殿变成了冷宫?!傲槎?,灵儿……”他喘着粗气呼唤着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拔沂轻扒愠?,你的皇后!”她攀着他的肩膀,尖声喊道?!氨兆?”赫连决鼻子喷洒出来酒气,大掌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让她再发出任何的声音?!拔匚匚亍?”他的动作毫不怜惜,她惊呼出声,却没有得到半点的怜惜,反而之得到了他越发的磋磨。

    惟愿来生不识君

    第一章 她强求来的

    凤仪宫。

    一只手掌握住了岚倾城的腰肢,她刚想要惊呼,身体一阵剧痛。

    是谁,竟然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她睁开眼睛,一双冰冷的黑眸撞进她的视线。

    “陛……下?”

    成亲三年,从未进入过凤仪宫的赫连决,生生把皇后的宫殿变成了冷宫。

    “灵儿,灵儿……”他喘着粗气呼唤着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我是岚倾城,你的皇后!”她攀着他的肩膀,尖声喊道。

    “闭嘴!”

    赫连决鼻子喷洒出来酒气,大掌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让她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呜呜呜……疼!”

    他的动作毫不怜惜,她惊呼出声,却没有得到半点的怜惜,反而之得到了他越发的磋磨。

    她的心脏就像是被针扎着一样的,密密麻麻的生疼,三年从未进过她的宫殿,第一次来,却把她当做别的女人的替身。

    他的心里从未有过她的位置。

    “你也配喊疼?难道这些不是你用迟凤丹逼来的?”赫连决冷声道。

    三年前,岚灵中毒,必须要迟凤丹才能解毒,岚倾城要挟他娶她进宫,才把药交出来。

    否者他怎么会娶这么恶毒的女人?

    岚倾城掐着手臂上的细肉,疼痛才能够让她从心痛中清醒一些。

    没错,她爱他,她是逼了他,可是那迟凤丹也是她的续命药,她是用命在换留在他身边的资格。

    她没有愧!

    赫连决的指尖划过了她的圆润的肩膀,岚倾城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哆嗦着后退。

    她不习惯这样碰触。

    赫连决讽刺一笑:“装什么装?成亲三年,朕根本没有进过凤仪宫,你却已经不是处子,不过是八王爷玩过的破鞋,没有人要了,所以才想了法子栽赃到了朕的头上?!?

    他的羞辱,让她气得浑身颤抖:“赫连决,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男人?”

    “怎么?你是觉得朕傻到连是不是处子都分不清吗?”

    “三年前,你在边疆中毒……”她拽紧了薄被。

    “为了朕解毒的人正是岚灵?!?

    岚倾城瞪大了一双杏眼。

    三年前,他带兵出征边疆,中了媚药,明明是她替他解毒的,怎么转眼就变成了岚灵。

    他们从小打到青梅竹马,不管是先皇还是父亲,都想将他们凑成一对,她早就把他当做一生一世唯一的夫君来看,那时候他中了毒,她想也不想,就奉上自己为了他解毒。

    谁知道他大胜回朝之后,却要求娶岚灵。

    “赫连决,你把这件事情给我说清楚了……”

    “启禀陛下,岚灵姑娘找到了!”

    岚倾城裹着被子忍着疼痛站起来抓着他的衣袖。

    “你说什么?灵儿在哪里,快带朕过去见她!”

    赫连决长袖一甩,岚倾城的身子就像是风筝一样的甩出去了,嘭的一声撞到了墙角。

    “娘娘,您怎么受伤了!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伤了您?!甭桃戮?。

    岚倾城摔得头晕目眩,等她爬起来的时候,早已经不见到赫连决的身影,伸手往头上一抹,掌心里是鲜红的血迹。

    她苦笑着,他的心头肉回来了,她又算得了什么?

    第二章 是泪不是雨

    绿衣,你不是在父亲身边照顾着,怎么会来宫里?”

    绿衣是她的贴身婢女,父亲几年前受了重伤,她进宫之前,特地把绿衣留在父亲身边,替她在父亲跟前尽孝。

    绿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娘娘,他们说老爷通敌卖国,老爷被皇上打入死牢,不日就要问斩,奴婢是进宫来请娘娘找皇上求情的?!?

    岚倾城眼前一黑,几乎就要晕厥过去。

    父亲久经沙场,身上留下不少暗伤,几年前的那一次重伤更加是伤到了要害,太医说好好养着,也会损伤寿命。

    现在竟然进入了阴冷的大牢,岚倾城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受刑,父亲的身体怎么能够受得了。

    “扶着本宫去乾清宫!”她强撑着身体说道。

    乾清宫灯火通明。

    岚倾城看着皇位上相拥的一对男女,掐着大腿,才让眼泪不要落下来。

    “啊,姐姐不要打我,灵儿真的不能答应姐姐离开决哥哥,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姐姐放过我吧!呜呜呜……”

    岚灵神志不清的缩在了赫连决的怀里,像是一只鹌鹑一样不停的颤抖着。

    赫连决的黑眸一沉,怒视岚倾城:“果然是你逼着灵儿离开的!”

    岚倾城逼着自己不去看这两人的深情相拥,沉声道:“皇上,臣妾的父亲一生忠心耿耿守护边疆,绝对不可能做出叛国的事情,请皇上明查?!?

    啪的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鲜血从她嘴角留下来。

    他为了一个庶女竟然打了他明媒正娶的皇后?

    她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白皙的额头都磕的红肿:“皇上,三年前父亲为了救皇上身上受了重伤,就算是要查清真相,也请皇上将父亲先关在将军府里?!?

    岚灵哭道:“不要,不要脱灵儿的衣服,求求放过灵儿……”她哭得梨花带雨:“呜呜呜,灵儿好脏,灵儿配不上决哥哥……”

    “大将军叛国通敌,罪证确凿,三日后问斩!”

    当年岚灵消失的突然,他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他早就怀疑到了岚倾城的身上。

    岚倾城为了成为皇后,逼着岚灵离开,岚灵不愿意,她就把岚灵卖给了一群土匪。

    岚灵受到土匪的羞辱,掉到山崖下,变得神志不清,幸好有忠仆在身边?;ぷ?,才能够回到他的身边。

    就在刚刚,岚灵的贴身婢女青竹已经告诉了他。

    灵儿是庶女,在岚家一直过得不好,岚倾城嚣张跋扈,能过做这么多事情,都是在岚忠的默许之下。

    想到善良的灵儿竟然遭受了这么多的痛苦,他就心疼不已。

    这一对父女,都是罪人。

    他不会放过害过灵儿的人!

    岚倾城如同雷击一般,僵硬在了原地,看着岚灵缩在了赫连决的怀里,赫连决一脸着急的把她抱进了内殿。

    她跪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之上,轰隆隆电闪雷鸣下,豆大的雨滴砸在了她的身上,雨水顺着发丝落下来。

    她颤抖的站起来,抹了一把脸,掌心全都湿了。

    她也分辨不出来,这是雨水,还是泪水。

    第三章 家破,人亡

    珍宝阁。

    白色纱帐内,躺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她双眼紧紧的闭着,柳眉时而轻轻的皱起。

    赫连决坐在椅子上,看到一抹青色的身影,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大胆,朕不是说过,谁都不许进来打扰灵儿休息吗?”

    张公公为难道:“陛下,皇后娘娘已经在外头跪了一天一夜了,刚刚晕过去?!?

    “晕了去找太医,找朕有何用?!?

    岚灵的失而复得,他根本没有心思管岚倾城如何。

    张公公应是离开,谁也没有发现,床上的女主嘴角勾出一道浅浅的弧度。

    岚倾城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的爹爹披头散发,被推到了午门斩首,天空都被血得颜色染红。

    “啊,不,不要杀了我爹!”

    岚倾城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迷惘的看了一眼黑沉的夜色,记忆逐渐回笼,她脱口问道:“绿衣,我昏迷了几天?!?

    “姐姐昏迷了两天?!?

    她松了一口气,还有一天,她还有机会。

    “你!”岚倾城猛地抬头,看清楚了,站在她床边的人竟然是岚灵:“你、你不是疯了吗?”

    “姐姐都没有疯,灵儿怎么可能会疯了呢?”

    岚灵根本没有疯,是在赫连决面前装得。

    岚倾城掀开被子,脚刚刚落地,就扑通的一声摔倒。

    岚灵捂着嘴巴轻笑,道:“姐姐该不会像是现在跟皇上去告状吧?可惜爹爹已经等不到姐姐了,爹爹昨晚已经在天牢上吊自尽了?!?

    “你、说什么!”

    “要灵儿再说一遍吗?姐姐的好爹爹已经在天牢上吊自尽了!”

    呕!

    岚倾城一口鲜血吐出来。

    不可能!

    她不相信。

    爹爹性格那样刚硬的人,被这样的冤枉,怎么可能就这样不清不白的上吊自尽?

    “这是爹爹留下的血书,认下了所有的罪名,只求皇上不要牵连到姐姐身上呢!”

    岚倾城双手颤抖的展开泛黄的信纸,上面赫然是熟悉的字体,她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

    爹爹他……都是为了她,所以才自尽认罪的。

    “要说爹爹果然是最疼爱姐姐的,我不过是告诉爹爹,皇上因为爹爹的事情十分的生气,把姐姐囚禁起来,准备废后,没有想到爹爹立即就自尽了呢!”

    “岚灵——你不是人!他也是你爹啊!”她浑身颤抖着。

    “爹爹的眼里可只有姐姐一个人,我娘不过是你娘的一个替身,爹爹每次看到我都恨不得避开,因为我是他背叛的证明!我从来没有把那个人当做爹!”

    岚倾城满嘴苦涩。

    当年爹娘感情十分好,可是娘的身体不好,早早过世,爹爹因为伤心过度,不相信与家中的一个婢女发生关系,没有想到就这么一次,就有了岚灵,爹爹把岚灵母女丢到了家中最偏僻的院子,因为只要看到了这两人,就是他背叛了她娘的证据。

    她知道爹爹对于岚灵做的不好,可是她一直默默的补偿她们,吃穿用度,全部都比照着她这个嫡女的来,却没有想到岚灵竟然恨岚家如斯!

    第四章 犒赏三军

    “你……”

    岚倾城指着岚灵,还没有说话,就见到了岚灵突然两眼一翻,身子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冲出来,扶住了岚灵的身体。

    “岚倾城,你到底又多岚灵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

    “呜呜,陛下,灵儿配不上你,姐姐说得对,灵儿已经不是清白之身,没有资格再留在陛下的身边?!贬傲檠诿嫱纯奁鹄?。

    “你敢这样诋毁灵儿?”

    “臣妾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她这样不知道生养之恩贵重的白眼狼,确实不配留在陛下的身边!”

    爹爹虽然不愿意见岚灵她们母女,可是岚家小姐应有的,她一点都没有缺少过。

    岚灵竟然如此的狠毒,逼死了爹爹。

    这样蛇蝎一样的女人,留在赫连决的身边,就是一大隐患。

    赫连决冷笑,一脚踢开了岚倾城:“灵儿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比你这样婚前失贞的荡妇好!朕今日就要封灵儿贵妃的位置!”

    岚倾城捂着心口,倔强道:“皇后之玺在臣妾这里,臣妾不同意,岚灵绝对不可能进宫?!?

    岚灵逼死了爹爹,她怎么可能让岚灵日日的出现在她眼前。

    这对她就是一种凌迟。

    她绝对不会同意!

    “岚倾城有失妇道,废去皇后之位,打入冷宫?!?

    他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将她的世界毁灭的彻底。

    “赫连决,我是你名门正娶的皇后!”她咬牙。

    “朕想要娶的人,从来只有灵儿一人?!彼ば湟凰?,继续道:“岚忠通敌叛国,养出废后这样的女子,罪大恶极,赐岚忠挫骨扬灰?!?

    岚倾城脑子里轰隆一声的巨响,眼前一黑就晕厥了过去。

    岚倾城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就像是一个残破的娃娃一样。

    赫连决目光微动,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岚倾城,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一丝的心软。

    岚灵见到赫连决的脸色不对,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赫连决的身边。

    “灵儿,你的腿这是怎么了?”

    “当年姐姐逼灵儿离开,灵儿不同意,姐姐就用大锤敲断了灵儿的腿,太医说了,灵儿的腿以后都这样了,决哥哥,你会嫌弃灵儿吗?”

    她的腿瘸了,永远不能像是正常人一样的行走,就算是刻意掩盖,也能够看得出来。

    这样的岚灵,让他十分的心疼。

    赫连决将岚灵拥入怀里:“都是废后心狠手辣,这些都不关你的事情,朕以后会加倍对你好?!?

    “真的吗?”岚灵抬头,大大的眼睛看着赫连决:“可是姐姐说了,女子的贞洁最重要,灵儿失贞了,不配活着!”

    赫连决冷笑:“她自己婚前失贞,还敢说别人?!被舻?,赫连决突然想到了什么,大掌抚摸过岚灵柔顺的头发,道:“让废后替她父亲赎罪,把她送去犒赏三军?!?

    岚灵失贞,都是因为岚倾城下的毒手。

    她敢说岚灵,他就让她成为千人枕万人骑的妓子,脏到泥潭中去!

    第五章 她啊,后悔了

    “娘娘,您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甭桃氯暗?。

    岚倾城躺在床上,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啦啦的从脸颊滑下来。

    最疼爱的的爹爹,为了保全她死了。

    而她却在啥父仇人面前,手无缚鸡之力。

    冷宫的大门被推开,一群太监冲进来,抓住了岚倾城就要往外拖。

    “奉皇上的圣旨,将废后送去做军妓,犒赏三军,!”

    “什么?皇上怎么可能这样对我家小姐,公公你们是不是听错了?!?

    太监一脚把抱着他大腿的绿衣踢到了。

    “废后,这是皇上的旨意,您是想要抗旨?”

    岚倾城苦笑,说话的是皇上身边的御前太监张公公,从他口里说出来的,就是连城诀的口谕。

    他不过是想要狠狠的羞辱她罢了。

    “本宫遵旨?!?

    岚倾城竟然没有挣扎,答应的如此之快,张公公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他浮尘一甩,道:“好,将人带走?!?

    大军面前,赫连决抱着岚灵从龙撵上走下来,两人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城墙下,是东方国十万将士。

    人海之中,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几乎是一眼,赫连决的视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今日是三军大胜归来的好日子,臣妾想要献上一只剑舞恭贺?!?

    她低着头,跪在了他的脚下。

    她一袭红衣,胸口的领子打开,露出来一片雪白的肌肤,低着头的时候,优雅的颈部露出美好的线条,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岚倾城,美丽的夺去人的呼吸,连侍卫都在偷偷看她。

    想到她已经不是处子,这幅诱人的样子才是她的真正面目。

    那些偷窥她的视线,让他胸口有一阵无名火在燃烧。

    他摩挲着玉扳指,迟迟不开口。

    “姐姐还会像是舞姬一样跳舞,灵儿没有见过?!贬傲樘煺娴乃档?。

    “灵儿想看,就让她跳?!?

    她提着剑,上了城墙。

    昔年的皇后,竟然被当做舞姬。

    可笑。

    长剑在手腕上飞舞着,划出惊心动魄的美丽。

    她的不是在舞,而是在武。

    看着的人几乎一瞬间就收起轻蔑之心。

    赫连决抿着嘴唇,这样的她,竟然也是他不熟悉的。

    银光一闪,一道长剑直直的指向岚灵。

    岚灵的尖叫声把赫连决的思绪拉回来,转眼剑已经到了眼前,他只能拉着岚灵避开。

    却不想岚倾城将剑一丢,一把抓住了岚灵,冷声:“岚灵,你以为你赢了吗?今天我就带着你到地狱,让你亲自在父亲面前认错?!?

    “岚倾城,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放开岚灵!”赫连决大喊。

    岚倾城抓着岚灵从城墙上跳下,赫连决只来得及抓住了岚灵的一只手,两人悬在半空中。

    “岚倾城你是不是疯了?!?

    “阿决,我不是疯了,我是魔障了,如果时光回到静安寺中,桃花庵里,我不愿遇见你!”

    赫连决的瞳孔猛地一缩,静安寺中他遇见的明明是岚灵。

    岚灵忙道:“决哥哥你放手吧,姐姐因爱生恨想要刺杀你,能够为了决哥哥死,灵儿此生无憾?!?

    他一震,她的剑,是冲着他来得。

    心中的晃动一瞬间就消失的。

    ”岚倾城,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开灵儿,朕可以……”

    赫连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岚倾城视死如归的抓着岚灵下去。

    “啊啊啊,决哥哥……灵儿不能陪你过完这一生”

    赫连决脑子一片空白,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的剑已经比他的思维快了一步。

    银光一闪,她的左臂被他砍断,拿到红色的身影从城墙上快速的坠落。

    “大丫,爹爹不愿你去做至高无上的位置,爹爹只想让大丫过得幸福,才能够去地下见你娘?!?

    “可是阿爹,嫁给赫连决不是为了成为皇后,是倾城想要做他的妻子?!?

    “只要是大丫想要的,爹爹一定帮你达成?!?

    她的眼泪留下来,爹爹,大丫后悔了,后悔爱上这个男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