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完整版)有妻如此多骄小说在线阅读_有妻如此多骄容爵颜染阅读by向暖~

    发布时间:2018-11-15 19:24

    有妻如此多骄容爵 颜染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有妻如此多骄是一部由作者“向暖~”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容爵颜染之间的爱情故事,初识,她为了完成任务设计他,他说:“女人,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来干嘛的,你只要取悦我就够了,我对你的兴趣久一点,你就能活得久一点?!焙罄?,她多番逃跑反抗,他说:“财富,地位,权利,宠爱,你特么还想要什么?”结果,他不知不觉沦陷,她却始终不相信他,他说:“你个蠢女人,我如果只是想玩弄你,只需要一个手指就够了,犯得着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么?!”

    有妻如此多骄

    第1章 宴会,接近他

    S市最顶级的医院里——

    刚下班的颜染如往常一般,拎着保温盒停在一间病房门口。

    转动门把手,正欲开口喊妈妈,便注意到病房内的气氛不对,随即立刻看向病床,又哪里还有妈妈的影子?!

    漂亮的眼睛微眯,看向那自窗边缓缓走来的男人,表情立刻由方才的柔和转为冷漠,“苍狼,你什么意思?”

    男人苍白得有些病态的脸上扯出一丝笑意,盯着颜染说道:“A319,你知道叛离组织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吗?”

    A319,是颜染在世界第二黑道组织“血枫”中的代号。

    她曾为了帮妈妈治病而加入这个组织,但她三年前就已经脱离了组织,没想到今天又被找上!

    不等颜染回答,苍狼便将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看在你以往表现不错的份上,组织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接近这个人,盗取他电脑中的机密文件,完成之后,组织就放过你?!?

    随着苍狼的话,颜染看向手中的文件袋,淡蓝色的透明文件袋中,最上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男人身子微微向后倚着,修长的手指擎着一只高脚杯,嘴角勾着邪肆的弧度,慵懒随意的目光却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睥睨着一切……

    仅仅是一张照片,颜染便能感受到这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要从他手里盗取机密,简直是难如登天!

    “这怎么可能?!”没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颜染不会接。

    苍狼淡笑一声,目光扫过早已空空如也的病床,威胁道:“你最好,考虑清楚?!?

    颜染蹙眉瞪向苍狼,他竟然拿妈妈来威胁自己!

    然而自己却只能束手就擒,妈妈病重,现在又落在了他手里,凭组织的能力,她根本别想找到妈妈,而妈妈的身体又经不起拖,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好,但你最好照顾好我妈,还有,记得你的承诺,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不送!”颜染冷冷地下了逐客令,一想到照片中那个男人,她就头疼。

    苍狼满意地一笑,将一张邀请函丢在病床上,转身离开了。

    邀请函上的时间是今晚。

    颜染扫了一眼,冷哼道,“还真是急!”

    时间紧迫,认真地看过文件袋中的资料后,颜染便回家打理自己,准备赴宴。

    照片中的男人名叫容爵,亚洲第一集团容氏的掌权人,手段狠辣,商场之上从无败绩,年纪轻轻便已然跻身金字塔顶端,颜染暗暗叫苦,这样的男人,简直没有弱点,要想成功盗取机密,唯一的办法就是引起他的注意,然后……

    被他亲自带回家!家!还不能是酒店!

    精心装扮过后,颜染一路飙车,终于在只剩最后半个小时的时候赶到宴会门口……

    白色大理石的地面低调奢华,水晶吊灯璀璨雍容,整个宴会现场,符合着一切所谓的上流社会的高贵,颜染刚一步入,便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显然大家并不认识这副美艳出众的新面孔,却所有人都知道,能入场的,绝不是普通人。

    目光一扫,颜染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仿佛在哪都能华丽夺目的男人。

    那个男人此刻正与两个好友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饮酒,依旧是慵懒的姿态,却只比照片散发出更加蛊惑人心般的吸引力,邪魅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带着笑意,仿佛只一眼便能让人沦陷。

    显然,他也发现了颜染,颜染浅浅一笑,随手拿过侍者托盘中的香槟,点头,微微举杯示意。

    容爵嘴角的笑意扩大,一群西式晚礼服中有这样一个着中式旗袍的人,显然是夺目的,贴身的旗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恰到好处的开叉展现出笔直美丽的长腿,妆容淡雅而精致,尤其是那浅笑点头的瞬间,优雅而从容,容爵承认,这个女人,确实出众。

    当然,也只是出众而已,毫不留恋地便移开了目光,继续与身旁的好友说笑。

    颜染微微挑眉,当然,她并不指望这个男人会因为自己的外貌而被自己吸引,若这么容易搞定,他就不是容爵了!

    “你好,请问我可以弹奏一曲吗?”颜染看向刚刚一曲奏毕的钢琴师。

    钢琴师欣然同意,颜染道过谢后便坐在钢琴前,纤细的手指搭在琴键上,飞快流转,琴音倾泻而出,正是植松伸夫的《To?Zanarkand》,这是一首含蓄示爱的曲子,颜染相信,容爵一定听得懂。

    没办法,看到那些纷纷试图接近他的女人一个个被黑衣保镖挡了回来,颜染就知道,贸然过去只会碰一鼻子灰,她必须先引起他的兴趣。

    当然,在场的都是些名门贵族,能听得出表白之意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各位公子哥,他们都对这位美丽却又大胆的新面孔跃跃欲试。

    颜染却只自顾若有若无地看向远处的容爵,眼中笑意自信而优雅。

    容爵微眯了眼,眸中闪过一抹玩味,身旁的兄弟调侃道:“啧啧,爵,你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只是不知道这位旗袍美女又是哪家的千金?看这相貌气质……难道是政治名门林家?”

    闻言,容爵眸中有一瞬的认真划过,既然是林家小姐,他自然是不能怠慢了!林家可是他即将联手的合作伙伴,他本就有联姻的想法!

    与兄弟对视一眼后,容爵邪肆一笑,仰头将水晶杯中的猩红液体灌入喉间,没错,这样的长相和气质,倒还真与那传闻中的林小姐吻合。

    这边的颜染钢琴声落,随手自钢琴旁抽取了一只玫瑰,递给侍者,吩咐道:“你好,我姓颜,麻烦帮我把这支玫瑰交给爵少?!?

    侍者接过颜染递来的玫瑰,喜忧参半,忧的自然是这玫瑰不好递,这一点光看那黑衣保镖就知道了,喜的,当然是若成功递交,爵少给的小费可是丰厚无比!

    不过无论喜忧,他都不能拒绝就对了!

    见那侍者向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走去,颜染只依旧坐在钢琴前,再度弹起方才的曲子,一边从容地与容爵对视着。

    周围人的目光纷纷在颜染与侍者间转换,他们都无比好奇,能让这女子公然示爱的,到底是谁?当然,那些年轻的公子哥都期待是自己,毕竟,这是一件既体面又能得美人青睐的事。

    “爵少,这是颜小姐给您的?!?

    待看到那侍者最终走向容爵之时,众人不禁遗憾,却又不得不承认,确实,那个男人太过耀眼……

    只是,黑衣保镖再次上前,拦住了侍者。

    众人更加好奇地盯着容爵,期待着他到底会不会拒绝这个旗袍美女。

    颜染心里自然是紧张到了极点,却又不露声色地保持着从容的淡笑,手指亦不曾停下,目光更是自信地迎向那男人玩味的目光,甚至带了一点点挑衅的味道,没错,她要那个男人,亲、自、走过来邀请她!

    成败在此一举,他,会吗?

    第2章 女人,你很有手段

    侍者不见容爵反应,只好小心翼翼地开口,“爵少,您看……”

    容爵却丝毫不理侍者忐忑的心情,只半眯着眼睛,打量着那依旧淡然自若地弹着钢琴的女人。嘴角始终挂着一丝邪魅,右臂慵懒地搭在真皮沙发背上,左手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

    颜?

    原来不是林家的!

    就在侍者以为容爵不会收下之时,容爵却忽的一笑,微微扬了一下下巴,黑衣保镖立刻会意退下,侍者心中乐开花,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恭恭敬敬地鞠躬90度,将那支玫瑰递至容爵面前。

    颜染偷偷舒了口气,虽然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硬仗,但到底是成功打响了第一枪!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容爵优雅地起身,接过侍者手中的玫瑰,随手打赏了那侍者一笔比他期望值更高的小费,然后便望着颜染的方向,魅惑一笑,随即微微低头,绯色的薄唇缓缓落在纯白的玫瑰花瓣上,动作深情而虔诚……

    顿时,在场所有女人都红了脸,有的甚至无意识地轻呼出声,却又知道自己失了身份,赶忙捂住嘴巴,仿佛容爵的吻,吻的不是玫瑰,而是她们的脸一般……

    颜染本还熟练流转的手指亦不由自主地随着容爵的动作微微一滞,暗暗骂自己一声“没出息”之后,也不禁感叹起来,这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极致浪漫,极致优雅,偏偏这样一个人,还拥有这样的地位与能力,这世界上又有几个女人能不沉沦……

    当然了,自己只是来完成一个任务而已,这样危险的男人,越是温柔浪漫,就越是致命!她才不会让自己迷失!

    而此时的容爵已然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款款走向颜染,穿越稀疏的人群,目光始终紧锁着颜染,若不是看到那男人眼底深处的冰冷,颜染几乎有一瞬间的错觉,认为自己便是这男人穿越千山万水人来人往,要追寻的深爱之人。

    在距离颜染一步之遥的距离,容爵停下脚步,伸出左手,邀请的姿势,犹如欧洲的贵族,颜染只下意识地便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手中,待反应过来之后,只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妈妈还在苍狼手里,自己竟然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给蛊惑了?!

    紧接着,容爵拉着颜染的手凑近自己,轻吻她的指尖,颜染瞬间便如触电般,仿佛有微妙的电流自那菲薄的唇传到她的指尖,又顺着筋脉走遍全身,在容爵看不到的地方,她的耳根竟偷偷的红了……

    还好,周围传来的无数嫉妒的目光让颜染及时清醒过来,随即顺着容爵的力道站起身,被他揽入怀中。

    从头到尾,容爵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当然了,他容爵,从来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目光!

    颜染就这样随着容爵离开宴会,只是就在他们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的最后一刻,容爵忽的转头,薄唇凑近颜染的耳边,轻声说道,“女人,你很有手段?!?

    声音暧昧至极,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颜染颈间,姿势说不出的亲昵,真是又狠狠地让颜染被所有在场的女人恨了一把……

    颜染早已恢复了从容与理智,妩媚地勾唇一笑,以同样的姿势,在容爵耳边说道,“看样子,爵少喜欢我的手段?!鄙粢谰墒亲孕诺?,透着淡淡的挑衅。

    容爵微微眯眼,加深了眸中狩猎般的目光,更加收紧了放在颜染腰上的手,仿佛一只狮子,霸道地宣告着主权。

    很快,颜染被容爵带往一辆兰博基尼,颜染暗暗腹诽,果然,很符合这人的骚包作风!

    司机见容爵带了女人来,立刻非常有眼色地下了车,恭敬地鞠了一躬后便退往一侧。

    容爵绅士地为颜染开了车门,待颜染上车后,自己随即上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车身,司机微微耸了一下肩,默默打车回了家,显然,少爷这时候不希望二人世界被他这个司机打扰,这年头,做司机的也得学会察言观色啊!

    车窗外的树飞快地倒退着,颜染知道,按照正常的节奏,接下来就是酒店开房,然后直奔主题了,但她没有忘记,自己必须让容爵把她带回家!家!

    “听说爵少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藏品非常有研究?!泵淮?,颜染知道,容爵在家里收藏了不少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珍品,若要容爵把她带回家,以观摩藏品之名,显然是最简单的方法。

    闻言,容爵倒是来了兴趣,却只是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道:“消息倒是灵通!”知道他喜欢文艺复兴时期珍品的人很少,能查到这一点,看来,他还是小看这女人了!不过,他倒是鲜少对哪个女人有这么深的兴趣,希望这一次,他的兴趣,能维持得久一点。

    颜染摸不清容爵的心思,只好按照计划说下去,“我还听说,爵少最喜欢的是北欧艺术宗师——丢勒的作品,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眼?!敝皇茄杖镜幕盎姑焕吹眉八低?,就被容爵打断——

    “女人,看来比起本少,你对丢勒更感兴趣?!贝由铣悼?,这女人的话题就一直围绕着“丢勒”,莫非她费尽心思引起自己的注意,只是为了观览藏品?看这女人的架势,丝毫不像是在找话题,反而像是迫不及待直奔主题,而这主题,并不是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容爵就有些不悦,尽管对方是他最喜欢的大师丢勒!

    “哦?难道爵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没错,颜染是故意让容爵认为,自己更在意的是藏品的,这个男人,越是难搞定的东西,恐怕才会让他越是想征服吧?

    激将法这东西,这男人很懂,但他却更加自信,越是知道对方是激将,他却越会任由对方得逞!

    忽的,容爵停下车,转过身来,抬手捏住颜染的下巴,俊脸豁然凑近,暧昧的声线透着邪肆与张扬,“看来,本少今晚要在丢勒大师面前办事了!”

    颜染甚至能感觉到他们鼻端若有若无的相触,看来,她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容爵决定带她回家了!

    只是,离成功越近,也就意味着危险越大……

    第3章 怎么?欲迎还拒?

    颜染顺势勾住容爵的脖颈,感受到捏住自己下巴的手指松开,则立刻主动凑上前,在容爵唇边蜻蜓点水地一啄,开口道:“作为爵少今晚的女主角,荣幸之至?!?

    聪明的女人,都懂得进退有度,刚刚对容爵用了激将法,虽然是成功让他决定带自己回家了,但也显然让他有了负面情绪,现在主动给点甜头才好,以免这男人待会儿脱离她的控制。

    显然,颜染做对了!

    容爵确实立刻便心情大好,刚刚那略微的戾气也消了,本想一路飞车折腾一下这女人的想法也打消,换成了缓速行驶,甚至竟生出了对这未知夜晚的期待……

    车子渐渐驶离那灯红酒绿的喧嚣,往城郊而去,很快便开始顺着盘山公路上山,颜染不禁有些紧张,离这男人的家,越来越近了,只怕这一去,就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全身而退了……

    但为了妈妈,为了以后再也不和这个黑道组织有牵连,她必须去!

    仿佛是感受到颜染的紧张,容爵轻笑,刚刚还那么费尽心思地来引起自己注意力的女人,事到如今,倒紧张起来了?呵……

    “风景不入眼?”说不上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竟莫名想缓解她的紧张。

    颜染微微一笑,“爵少的地方,怎么会差得了?!?

    颜染说的是实话,容爵的别墅在大概山腰的位置,车子开进大门,一条宽阔的车道直通向别墅,车道两旁是高大的法国梧桐,风格简约不失浪漫,恰到好处的淡黄色路灯与法国梧桐相得益彰,两边是大片的花田,看得出应该有专人料理,都修剪得极为漂亮。

    别墅前早已有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管家模样的人带着十来个菲佣,整整齐齐地站了两排,一同迎接着这高高在上的男人的归来。

    车子停稳之后,便有菲佣恭敬地为容爵打开车门,容爵极为绅士地来为颜染开车门,甚至还将她扶了出来,周管家看到被容爵自车内扶出来的颜染时,纵然是已然老练沉稳,却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

    其他的菲佣亦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的少爷,竟会带女人回别墅来?!

    但显然由于训练有素,即便是再惊讶,也只是一闪而逝,待颜染看向他们之时,这些惊讶已然又被惯有的恭敬取代。

    她自然是不知道,带女人回别墅,于容爵来说,是从未有过的。

    她,是第一个。

    “少爷,您回来了?!敝芄芗疑锨?,正欲说些什么,容爵的电话便响了。

    容爵看了一眼屏幕,随即一把搂过颜染的腰,薄唇凑近,声线暧昧惑人,“等我?!?

    颜染本以为要被容爵占便宜了,当然既然来了,就做好了一定程度牺牲的准备,只是容爵却利落地放开了她,又吩咐周管家招待她先观览藏品后,便边接电话边去了书房。

    看样子是极为重要的事,甚至在他转身的一刹那,颜染看到,原本邪魅慵懒的脸早已转为认真,甚至带了,冷漠。

    是的,她早就知道他在商场杀伐果断,但他刚刚那一瞬间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不该是一个商人能有的,哪怕这商人是一个商业帝国的王者。

    莫非……他还有什么其他身份?

    组织是黑道上的,要他一个商人的机密文件,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组织想要合作的对象或者是组织唯一的敌手——黑道第一组织“K。O.”的合作对象;要么,他本身就有黑道背景!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就太可怕了,颜染不禁被自己的猜想吓出一身冷汗。

    她总有一种,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漩涡的预感……

    “小姐,您的咖啡?!毖杖镜乃悸繁环朴洞蚨?,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走神了,还好不是在那男人面前。

    接过咖啡,颜染微笑道谢,菲佣随即离开,倒是很放心颜染,看来,容爵对她没有丝毫的怀疑。

    容爵现在就在书房,颜染要盗取机密的地方,颜染只要顺利拿走机密,苍狼自会在后山接应她,只是苍狼的为人……

    即便自己真的完成了任务,他又会遵守承诺放了妈妈吗?若是得寸进尺,她任人差遣倒还无所谓,只是……妈妈病重,离开了医院,只怕照顾得再好,也终究是有影响的……

    而且,组织一向不容叛离,这份文件就真的重要到让组织破例,以放过她作为交换条件?

    越来越多的疑团,颜染不禁蹙眉,参加宴会之前的时间太过紧迫,让她只一心思考该如何完成任务,丝毫没有余力去想这些,现在……

    正入神间,腰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随即便有吻落在她颈间,修长匀称的大手不安分地游走着,让颜染下意识地想反抗,却又深知不能,只竭力止住自己微微战栗的身体。

    “等急了?”容爵的声线带了略微的沙哑,低低的在颜染耳畔问道。

    说着,大手滑向颜染的裙摆。

    颜染一惊,赶忙握住容爵的手,她确实是做好了一定牺牲的准备,却最大程度只能到接吻,她绝不能接受和这个男人发生亲密关系!

    随着颜染的阻拦,容爵的动作一滞,另一只放在颜染腰上的手收紧,开口:“怎么?欲迎还拒?”

    声音中带着隐隐的危险,没错,他感受到了,这女人,对和他亲密接触是真的抗拒,而不是什么欲迎还拒!那么,这女人接近他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和那件事有关?

    感受到身后人的怀疑,颜染只恨自己太冲动,只好顺势将容爵被自己握住的手抬起,在他手背印下一吻。

    容爵微微眯眼,握着自己的小手柔软而冰凉,他甚至能感受到她加快跳动的脉搏,然而这女人仍然在强装镇定,她的唇只比手更加冰凉,可见她此刻的紧张,看来,自己倒是低估了她!

    放在她腰上的手卸了力,颜染正要松口气,还未及离开她唇畔的大手便倾上她的脖颈,若有若无地游离在她颈间,好似随时便准备将她掐死……

    第4章 玩物,算不得本少的女人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嗯?”暧昧诱哄的声线透着丝丝危险,放在她腰间的手也开始游走,一遍又一遍地勾画着这诱人曲线,唇更是随着说话的开合,轻轻浅浅地蹭着她的耳廓,冰冷的气息萦绕在她颈间,伴着他的手,只叫颜染忍不住战栗。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颜染知道,他已经怀疑她了,这男人本就敏锐,否则也不可能在商场上占尽先机,现在她下意识的抵触只怕他是察觉出了什么,如果不打消他的怀疑,别说是完成任务救出妈妈了,只怕她会死在这里!

    思及此,颜染大着胆子转过身来,双臂攀上容爵的脖子,鼻尖亲昵地蹭着容爵的鼻尖,娇嗔道:“爵少现在才想起来问人家的名字,难道是把人家当成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了?”

    容爵微微眯眼,声音依旧透着隐隐的危险,“哦?不然呢?”

    闻言,颜染故作生气地轻咬了一下容爵的唇,靠在他怀里软软地说,“人家只对爵少随随便便?!?

    容爵邪肆一笑,紧紧扣住颜染的后腰与后脑,“谎话连篇!”

    说完,便就这样霸道而充满侵略性地吻了下来,手上的力道让颜染几乎感觉自己的腰要被他掐断了,却不敢有一丝的挣扎,只极力迎合着他的吻。

    颜染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呼吸,这变态男人,该不会是想谋杀了她吧?

    难道自己以后的墓志铭上要写:“被人强吻窒息而死”吗?

    NO!

    再也忍不住了,颜染用手抵在容爵胸前,奋力地推拒着他,但自己的力气仿佛根本不能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颜染大惊,自己并不是什么柔弱大小姐,既然能在世界排名第二的“血枫”组织中成为A级成员,她的身手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力气也比普通男人要大,而她如此用力竟然都不能推动他分毫,这男人……竟然这么强大?!

    刚刚的疑惑再度出现在脑海中,如此身手,别说是黑道组织的高级成员,即便说他是组织首领,颜染也是一百个相信!

    思及此,颜染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这是惹上了什么人啊……

    这男人一看就是那种很有野心的人,就算他现在还不是黑道成员,他与黑道有合作是势必的,以这男人的心机手段能力财力,今后也一定能够占有一席之地,所以,自己想要全身而退,只怕是不可能的了。

    苍狼这个混蛋!

    颜染在心里暗骂了苍狼一句后,便索性破罐破摔,不再退让,狠狠咬上了容爵的唇。

    既然她都在劫难逃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何必要死得这么窝囊?!

    “嘶——”容爵吃痛,两人的唇有片刻的分离,终于得到空气的颜染趁机抬起膝盖攻向容爵,容爵迅速闪身避过,颜染却并没有急着逃跑,而是扶着自己的腰腹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空气。

    容爵倒也没什么动作,只斜睨着那半弯着腰大口呼吸的女人,看她恢复了一些,这才懒懒地嘲讽道:“这种时候,不趁机逃跑,反而留在这里呼吸,女人,你该不会是想勾引本少吧?”

    颜染白了容爵一眼,“大哥,我真的很想跑啊,但是我打不过你,也跑不过你,我逃得了吗?”

    容爵挑眉,她的话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仿佛,又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

    修长的双腿迈开,走近颜染,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这一次,容爵的语气没有慵懒与随意,只有纯粹的危险与冷漠:“说!你什么目的?”

    颜染不屑地一笑,“说了,我恐怕会死得更惨吧?”

    容爵挑眉,认可了颜染的说法,确实,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者和懦夫,但这女人仿佛不那么在意自己的生死,“怎么?一点都不怕?”一个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三四岁的女人,会不怕死?

    “怕啊,但是怕有用吗?”她怎么会不怕?至少她死了,妈妈就……

    想到这里,颜染眸中闪过一抹悲伤,她本来就不该出生的,这样大家都好,现在倒是还得拖累妈妈……

    “容爵,你别再浪费时间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直接杀了我……”吧,只是“吧”字还没出口,唇上便覆上一根冰冷的手指,接着便听那男人说——

    “嘘——女人,听着,我现在对你感兴趣,在这兴趣消失之前,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来干嘛的,你只要取悦我就够了,我对你的兴趣久一点,你就能活得久一点?!?

    说完,又是一个独属于他的魅惑笑容,她如果是为钱来的,他有的是钱,她如果是为他的命来的,这世上能取他容爵性命的人只怕还没生出来!

    凭她?

    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他容爵也不用混了!

    他现在对她感兴趣,就一定要得到她!

    长指自她下巴处移开,走向床边,半躺下来,看向颜染,“现在,取悦我?!比菥裘畹?。

    颜染抬眸对上容爵那双魅惑而又冰冷的双目,取悦他?为了活得久一点?呵!这男人也太自以为是了!早死晚死都是死,她有必要这么作践自己吗?

    “不!”声音不大,却格外坚定,分明没有半分挑衅,容爵却又分明听出了浓浓的挑衅味道……

    原以为容爵会大怒,然后直接杀了自己,却没想到这男人反而笑了,颜染听到他说:“你如果不听话,本少爷不介意玩玩征服游戏,刚好,最近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容爵的声线又恢复了慵懒,充满磁性的嗓音此刻却只叫颜染厌恶至极,看着那男人笑得欠揍的脸,颜染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妩媚一笑,“做爵少的女人,有什么好处呢?”

    颜染嘴上虽然这么问着,却不等容爵答复,脚步便已然迈向他,在他身边坐下,完美曲线就这样展现在容爵面前,隔着旗袍,容爵都能肯定这薄薄的一层布料下的风景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不再迟疑,容爵一把将颜染拉向自己,另一只手亦同时开始解着她腰间的盘扣,嘴上却说着,“记住,你只是个玩物,算不得本少的女人?!?

    第5章 偷袭,本少今天非把你办了!

    颜染却毫不在意,甚至主动地吻上容爵的嘴角,“但是……爵少是我唯一的男人?!?

    小手不安分地解着容爵的衬衫扣子,虽是没有任何经验可言,却执拗地主动吻着他,青涩的吻凌乱地落在容爵的脸上、唇上,却反而点起了容爵的火。

    “女人,记住你今晚的话!”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嗯……”颜染仿佛下意识地回答着,如沉沦一般。

    容爵不再克制,只想尽快占有这美好的身体,手上的速度加快,只消片刻,颜染的旗袍便被他脱了下来,随意扔向一旁。

    颜染抬手将盘起的长发松开,如墨秀发瞬间散下来,丝丝绵绵地缠绕在容爵颈间,只让他更加想要占有她。

    感受到这男人的急切,颜染迷离的眸中精光一闪,手中的麻针迅速刺向容爵的脖子,还好她早有准备,将抹了强力麻药的针藏在发间,不然还真要栽在这男人手里了!

    不防之下,容爵竟真的被颜染偷袭成功,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只立刻便将颜染扔在床上,狠狠道:“你敢偷袭我?!本少今天非把你办了!”

    颜染大惊,这是强力麻药,这男人这么可能没事,现在怎么办,如今没把他放倒,反而把他激怒了……

    “住手!容爵!”颜染有些慌了,她绝不能接受如此屈辱的事情!

    容爵却只三下五除二地便将她上身仅剩的布料褪去,颜染下意识地惊呼:“啊——”

    正要攻向容爵,拼个鱼死网破,这男人却豁然跌向自己,不再动作。

    颜染条件反射地推开他,却只见他已经晕了过去,谨慎地观察过后才放下心来,看来,是麻药发作了,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还好她先前选了最强的药,用了足够高的浓度……

    虚惊一场,颜染却不敢耽搁,天知道这男人会不会忽然就醒过来,只迅速穿好衣服便向卧室外走去,她得先去书房,不然她今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她刚刚看着容爵进了书房,倒也免了她乱找,直接摸进去,盗取机密这事倒还难不倒她,她代号A319,A代表等级,3代表任务类型,她之前接的所有任务本就是盗取文件啊古董这类的,自然驾轻就熟。

    打开电脑,熟练地操作着,将密码一一破解之后,拿出U盘,将所有文件全部拷进来后,正要拔掉U盘,却忽然又想起什么事一般,迅速地一阵敲击后,这才将U盘拔出,清除掉所有操作痕迹,小心翼翼地离开了书房。

    按照之前与苍狼的约定,她现在需要穿过别墅后面的一片树林,苍狼会在那里接应她,但别墅里菲佣保镖太多,她很难全部避开,一番观察之后,颜染悲哀地发现,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

    从容爵的房间窗户翻出去,这就直接进了树林,这样的话,只要她小心一点,就完全可以避开警卫了。

    但关键是,要她再一次离那个危险强悍的男人那么近……还真是要命!

    哎!算了!她就不相信这个男人能这么逆天,这种麻药,普通人三天都醒不过来,这男人就算再强,怎么着也能睡到她离开吧!

    下定决心后,颜染又万分郁闷地摸回了容爵的卧室,看了一眼床上那男人,嗯,还睡着。

    略略舒了口气,颜染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卧室的……摆设。

    实在不是她心大啊,而是这房间里随便一件摆设,都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珍品,如果拿到欧洲去拍卖,分分钟上千万的节奏啊!这男人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摆在这里!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真想顺走几件,尤其是她最崇拜的丢勒大师的作品!

    但颜染知道,她带的东西越多,危险就越大,还是逃命要紧,到时候救出妈妈,她就带着妈妈到国外去躲一阵子,她就不相信容爵这么一大人物会拼了命地跟她一小虾米过不去,多半找两次找不到就忘到脑后去了!

    翻窗户这种事颜染也干多了,非常顺利地就到了小树林,容爵依旧睡得人事不省,颜染却已然一路穿过小树林,来到了后山。

    果然有一辆车停在那里,飞快地上了车之后,苍狼立刻启动引擎,一路下山。

    “东西呢?”苍狼一边开车一边问。

    “我妈在哪里?”颜染也不退让。

    “我总要确认一下文件有没有问题,万一你随便弄了一份什么来糊弄我,我该怎么办?你可是狡猾得很!”

    苍狼的话说的自然是没错的,但东西给了他,自己又拿什么筹码去换妈妈?

    “苍狼,你最好别逼我,否则我不介意鱼死网破。连容爵这样的男人我都惹了,没了我妈,我就一无所有了,最是输得起!”颜染冷冷道。

    “A319,你放心,我是代表组织来办事的,事办完了,我自然把你妈给你送回来,我留着她干嘛?况且……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苍狼说得没错,他要硬抢,颜染绝对也是没办法的,所以,颜染不再犹豫,直接便将U盘抛给了他,开口道:“停车吧,我明天要见到我妈安安全全地躺在医院?!?

    苍狼配合地停车,颜染只毫不留恋地下了车,现在已经入了城,她没必要搭他的车。

    看着那消失在夜色中的车身,颜染掏出手机,迅速定位了U盘,她相信,只要把苍狼到过的地方一一排查,一定可以找到妈妈,她才不相信苍狼的话,她得自己去救妈妈!

    而夜的另一端——

    “您好?!币患渚瓢勺钌畲Φ母艏淠?,苍狼恭敬地向黑暗中的男人鞠了一躬。

    男人微微点头,交叠的长腿在空中划过一道悠闲的弧度,走向苍狼,“想必你们也该把我调查清楚了吧,苍狼?!蹦腥司返亟谐隽瞬岳堑拿?。

    苍狼只将头压得更低,显然,面前这个男人比他们想象中更厉害,这个看似温雅无害的男人,却实则有着深不可测的城府,来找他合作也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罢了,毕竟,就连首领都只敢抱着互利的心思,根本不敢想从他手里会讨到便宜。

    “失礼了,都是在道上混的,难免要为自己做打算,还请您见谅。不过为表诚意,我们首领已经派人取来了容氏的机密文件,稍后确认无误就可以交给您了?!彼淙换姑豢垂募谌?,但苍狼也只好拿来说事了,这次的合作如果拿不下,他在首领面前的地位只怕就要被取代了。

    闻言,男人微微眯了眯眼,容氏?能从容爵手中窃出机密?到底是怎么样优秀的成员才能做到这一点?

    “哦?让窃取机密的人来见我?!?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