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怎么才稳赢:(全本)对不起我爱你小说在线阅读_对不起我爱你秦雪慕少承阅读by锦儿

发布时间:2018-11-15 19:23

对不起我爱你秦雪 慕少承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对不起我爱你是一部由作者锦儿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秦雪慕少承之间的爱情故事,她有一个梦,直到死都放不下。从他救下她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不是自己的,因他而活,因他而死。直到筋疲力尽,直到痛不欲生,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他。她说:“我愿来生,不再遇见你!”他说:“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第一章:男人的残忍

“慕少承,你不能这么做!”秦雪捂着肚子,步步后退,眼里尽是歇斯底里的绝望,“这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呵呵……我的骨肉?”慕少承上前一步,嘴角勾起嘲弄笑意,“这一切,都是你应该偿还的?!?

“不是这样的,慕晴的死不是我害的,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秦雪眼睛通红,愣是挤不出一滴眼泪。

面对这个狠戾的男人,她早就流干了眼泪。

“你今天不管你如何挣扎,这个孩子都会被解剖出来,捐出心脏为晴儿的孩子移植?!?

声音淡而平静,男人似乎把这件事说得理所当然,脸上没有半点愧疚与不舍。

秦雪听见了自己心碎裂的声音,更多的是来至心底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发出的嘲笑讽刺!

这个,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啊!

十年啊!这些年她为了他做过多少疯狂不顾一切的冲动。

那些过往,那些回忆难道在他心中,就没有一点点的分量吗?

竟然残忍到要亲手杀了她的孩子!

“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结晶,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秦雪还是不敢相信,慕少承真的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虎毒还不食子,这还是他的亲骨肉!

秦雪睁着眼睛望他,眼底洋溢出满满的期望。

期望他能够收回方才那些狠毒的话,期望他能够回忆起以前,她为了他如飞蛾扑火不顾一切的种种事迹!

只是,男人的举动还是让她失望了。

甚至是,将她的希望打入万丈深渊。

慕少承将一份亲子鉴定甩在她脸上:“呵呵……我们的孩子,那就请秦小姐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

秦雪被文件砸得额头一阵发怔,文件掉在脚边,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你倒是装得挺像的,你所做的一切种种行为真的让人恶心到发指!”慕少承咬着牙,手掌紧紧攥紧,额头上隐隐跳着青筋,以示他的愤怒。

秦雪扶着肚子,艰难地蹲下 身子,将文件捡起打开。

文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胎儿的DNA鉴定与慕少承的DNA吻合指数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听我说……”秦雪丢掉文件,摇着头祈求跟他解释。

“现在,是不是真的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个孩子将会成为慕晴孩子的救赎品,谁的骨肉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慕少承一步一步靠近她,嘴角勾起的笑意就像是地狱走出来的撒旦,美丽而至毒!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孩子!”秦雪摇着头,八个月笨重的身子,已经让她失去了一切灵动的轻盈。

想要越过慕少承,逃离出门口,根本就难于登天。

“你别无选择,你必须为当初做过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冰冷无情的话,将她如若丢掷万丈深渊,深深的绝望席卷她的全部。

她被强行送入了地下实验室,冰冷无情的手铐将她仅有的希望粉碎瓦解。

第二章:解剖孩子

“慕少承,这是你的孩子,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马上就能出生的孩子就这么死去吗?”

秦雪不甘心,朝站在手术室玻璃窗外的慕少承大吼。

只是,慕少承严谨的面容似乎一点不为所动,眼眸不见半丝波澜,站得笔直。

他平静地看着她奋力挣扎,看着她躺在手术台上歇斯底里,看着她的眼泪如决堤洪水奔涌而出,看着纤细的手因为奋力挣扎,而被手铐生生勒出血痕。

就算如此,他依然巍然不动,仿若事不关己。

她不知痛一般,还在奋力抗争。

秦雪吼得声音沙哑,男人就跟聋子一般,包括手术室内的所有人都是聋子跟瞎子,对于她的反抗置若未闻。

直到她筋疲力尽,直到她累得全是虚汗躺在手术台上。

秦雪眼泪止不住往外流,红着眼望着玻璃外的男人,狠狠咬牙:“慕少承,我恨你!”

她的孩子很快就能降生了,她煎熬了这么多个月,很快就能见到自己的宝宝。

那种初为人母,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所有一切美好的憧憬,就这么生生被扼杀掉!

以往所有美好的幸福都被撕碎!

秦雪咬着牙,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清楚地感受着腹中的生命还再激烈的跳动着。

孩子在奋力踢她的肚皮,似乎在害怕,似乎在向她呼救。

医生们的对话,还有冰冷的医用工具碰撞的声音,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死者发出的声响。

秦雪惊恐瞪大眼睛,看着医生一步一步走向她。

“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这是在犯法,这是在杀人!”

可她的言语对于这些只服从命令的医生们来说,轻如鸿毛,毫无威胁力。

医生撇她一眼,淡然说了句:“打麻醉?!?

冰冷的针管,毫无犹豫扎入她的肚皮上。

秦雪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真的让人杀掉她的孩子!

秦雪下意识看向窗外,慕少承只是随意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去。

心剧痛无比,像万箭穿心,痛得无法呼吸。

呵呵……这个就是她倾尽所能,至死不渝跟全世界作对都要爱的男人啊!

爱他爱到跟家里的人解决,封杀掉自己所有的后路。

这就是飞蛾扑火之后的代价!

慕少承果真恨她入骨,让医生给她打的局部麻醉,而不是全麻。

让她保持着清醒的意识,感受她的孩子被取走!

慕少承你真的好狠啊!

麻醉的药效还没完全发挥,医生就已经在她肚皮上下刀。

痛,剧痛无比!

痛得撕心裂肺,仿若被抽筋卸骨!

浓厚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感官,绚丽夺目的红色,是她在昏迷之际唯一的颜色。

而非麻醉的功效,是无法接受现实的打击,生生晕了过去。

第三章:恶毒闺蜜

秦雪醒来睁开眼,看见的人就是自己以前的好闺蜜刘琳琳。

刘琳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见她醒来很是高兴:“秦雪你醒啦!你知不知道你因为大出血昏迷了半个月,我都要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话语中,没有半点身为姐妹的担心,而是充满了奚落看好戏的韵味。

这个闺蜜,秦雪也是在几个月之前才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刘琳琳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

根本就不配当她的朋友。

秦雪本是秦家大小姐,生来高傲,除了对慕少承对谁都不会低微。

她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看着刘琳琳怀里抱的孩子,嘴巴干得无法开口。

她张了张嘴,说不出半个字。

刘琳琳看出她的意思,故意坐下来,好让她看见孩子的样子。

果然,当秦雪目光触及孩子的容貌,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刘琳琳爱极了她这副模样,惊喜地笑着说:“这个孩子是慕晴的,幕大哥已经给孩子安排了心脏移植手术,现在恢复得不错,我看着孩子可爱,就抱一会,顺便来看看你,待会就要把孩子送回监护室,幕大哥对晴儿姐姐的孩子真的好得不得了?!?

滴滴滴……

夹在秦雪身上的医疗仪器发出危急警报声。

秦雪胸膛起伏跌宕呼吸困难,整个人都抑制不住颤抖,艰难抬起手,颤抖地指着那个孩子,目眦欲裂!

刘琳琳震惊,被她的样子吓到,站起来望后退一步。

“我……我……的孩……子……”

秦雪喘不过来气,却拼命吐出这几个字,声音跟破铜似的极其难听。

刘琳琳观察了她好一会,发现秦雪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打击,根本没有力气从床上蹦起来对付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她生不如死的样子,刘琳琳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真是想不到,从前高高在上的秦雪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说实话,看到你今天这副样子,我真的挺高兴的?!?

秦雪被气得面无血色,指着她的手指都在发僵。

要不是身体实在虚弱得无法动弹,她想冲过去把刘琳琳掐死!

这个恶毒的女人,秦雪记得妈妈临死前说的一句话,让她防备刘琳琳,她都不敢相信。

直到刘琳琳再也演不下去,撕开面目在她面前,那一刻秦雪恨不得掐死她!

仪器上,不断发出刺耳声响。

刘琳琳看着心脏仪器上显示的线条不断跳动,嗤笑一声:“你冷静点,我还不想你这么容易死掉,我想你睁大眼睛看看,慕少承最后爱的人是谁,选择的人又会是谁?”

“别以为一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样子,就真的能够让慕少承死心塌地。我会用我的实力证明给你看,我刘琳琳丝毫不比你秦雪差半分?!?

眼见秦雪快要断气了,刘琳琳赶紧抱着孩子出去叫医生。

医生快步进来,慕少承也来了。

秦雪看见他进来,情绪更是激动,警报器愈发刺耳响亮。

第四章:无法弥补的过错

医生把氧气机调大,强行注射镇静剂,这才缓和下来。

秦雪依然愤怒难耐,瞪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旁边的男人。

慕少承面无表情,随意瞥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去问医生:“她什么情况?”

“病人刚刚醒来,情绪不稳定,但能够醒来就表示度过了危险期,只要好好休养保持情绪稳定,就会好起来?!?

慕少承点了点头,医生给秦雪做了些检查,确定她的情绪缓和,心跳稳定,才离开病房。

秦雪用力吸取氧气,镇静剂的药效起了作用,不然男人说出来的话,能要了她的命。

“你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要知道是你害死了我的妹妹慕晴,是你让慕晴的让孩子失去了母亲,是你使用手段逼迫我跟你结婚,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过的一切,就算让你失去一个孩子也不足以弥补你所造就的过错!”

秦雪心头一震,要不是身体虚弱到无法起身,她多想把这男人的心剖开看看,到底是不是黑的!

他怎么可以在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把过错推给她?

他怎么可以为了慕晴的孩子不顾一切,却对她的孩子下手!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秦雪说不了话,只能恶狠狠瞪他。

慕少承没有避开她的目光,淡然道:“念在以往的旧情份上,我没有让你一起陪葬,已经是仁至义尽?!?

临走前,他又搁下一句话:“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安排你出院,回去之后你好自为之,别去挑战我的底线,更不要试图逼迫我做任何事情?!?

秦雪心钝痛,像是被人用铁锤砸得粉碎,痛得粉身裂骨!

好自为之?

呵呵……无尽的悲凉在心中蔓延,秦雪好痛恨自己没能保住孩子。

慕少承给她安排出院,送回他们之前结婚住的婚房。

秦雪坐在轮椅上,保姆推开门,入目是挂在客厅中,他们的结婚照。

本来幸福美满的照片,以前她每日都会对着照片傻笑上几分钟,此刻看在她眼里竟生生变成了讽刺。

她恨不得冲过去将结婚照撕个粉碎!

保姆将她推回房中,给她吃了药吩咐她好好休息,才关门出去。

秦雪躺在床上,手摸着自己的干瘪的肚皮。

一条宛若蜈蚣般丑陋的伤口印证着,孩子已经离开了她。

她指腹不断地摩擦着伤口,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发痒刺痛。

秦雪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即将出生的孩子,眼泪无声留出划过耳廓。

她连孩子是男孩女孩都不知道啊!

房中到处都是之前她备好要迎接孩子的用品,衣柜里全是宝宝的小衣服跟小玩具。

孩子的名字,她都想好了几个,没想到她与孩子还没来得及见一面,就永别了……

秦雪收拾情绪,强迫自己冷静。

死何惧?但死得毫无价值便一文不值!

秦雪下定决心,要好好调养身体,她要为自己孩子的死讨回一个公道!

不然,无颜面下去见父母,下去见孩子!

第五章:前来挑衅

几天后,秦雪已经可以下床,她面无表情将屋子里所有宝宝的用品都丢进垃圾桶。

保姆默默的把垃圾桶的东西,全部丢出去。

这么多天,慕少承没有出现过。

以前虽然对她冷眼相待,但每天都会回来,哪怕是深更半夜也会回来。

不出现也好,秦雪无法面对这个自己最爱却又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男人。

这时,刘琳琳却来了。

刘琳琳推开门,拔出门上的钥匙。

秦雪认得出那是慕少承的钥匙。

慕少承竟然已经跟她好到这个地步,让她自己自由出入别墅了吗?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心痛,又如丝虫涌动般,在心间上啃噬。

秦雪面容惨白,颤抖地指着门口:“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刘琳琳冷笑一声,不以为然无视她的话。

接着又自来熟般,熟练地脱掉了高跟鞋,在鞋柜上换下拖鞋,刘琳琳微笑着走过来坐在沙发上。

“念在你我姐妹一场,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绷趿樟招Φ盟烈?,当着她的面就在包包里翻出一包烟,毫不避忌就点燃抽起来。

秦雪刚刚做完手术,顿时被这乌烟瘴气熏得呼吸困难,用手扇开烟雾,咳嗽连连。

“咳咳……咳……你的一切消息,我都不想知道,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友情就已经到了尽头!”

秦雪永远忘不了那一晚,刘琳琳装醉赖在她家留宿,偷偷窜入她的房间与慕少承耳鬓厮磨的场面!

这就是她的好闺蜜啊!

她爱慕少承到何种程度,刘琳琳比谁都清楚!

想不到的是,原来刘琳琳之所以接近她,跟她成为好闺蜜只是因为慕少承,在不断地鼓励她与慕少承在一起,又在暗中偷偷使手段让慕少承对她恨之入骨!

就连,她爸爸妈妈发生的车祸不幸离世的事迹,都可能与刘琳琳有关系!

秦雪紧紧攥着拳头,需要不断深呼吸才能维持常态。

刘琳琳把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吐出一口烟雾:“我要跟慕少承结婚了,作为姐妹你是不是应该恭喜我?就像当初我给你道喜一样的恭喜我?!?

秦雪猛地抬头,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刘琳琳为了让她相信,掏出手机放了一段录制的视频。

是刘琳琳与慕少承在一起的视频,她坐在慕少承的大腿上,笑着问慕少承:“你告诉我,你恨秦雪吗?”

慕少承面无表情的说:“她害死我唯一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不恨她?”

李琳琳又问:“那你会跟她离婚之后再跟我结婚吗?要知道现在媒体每天都在报导幕李两大企业即将商业联姻?!?

慕少承笑道:“我是个商人,有这么一个美人还有给事业带来莫大的好处,跟你结婚不是两全其美吗?”

视频到此结束,刘琳琳收回手机,注意着秦雪的神色,嘴角愈发浓重的笑意,狠狠的讽刺她。

秦雪本就苍白的嘴脸,此刻就跟白纸一样,血色尽失。

她的手紧了紧,摇头道:“不可能,我跟他还没离婚,你们休想结婚!”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