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全章节)你是疾风中的爱沈叶秦潇目录_你是疾风中的爱全文阅读by筱/月半妆

发布时间:2018-11-15 19:22

你是疾风中的爱沈叶秦潇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你是疾风中的爱沈叶秦潇目录,你是疾风中的爱全文阅读,你是疾风中的爱小说讲述了沈叶秦潇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阿叶……我很累?!?“跟那个瘸子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累,嗯?” “我跟他之间是清白的,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呵!清白?” “是不是唯有我死了,你才肯信我?” “是啊,所以……你去死吧?!?“好……我如你所愿?!?

你是疾风中的爱

第一章 妈妈,你流血了

秦潇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为了嫁给一个小有资产的瘸子,狠心抛弃了自己的初恋沈叶,甚至还雇人打伤了沈叶。

四年后,沈叶以一方总裁的身份归来,强势逼迫她与瘸子离婚,并风风光光娶了她。

所有人都在羡慕她,唯有她自己才知道,沈叶娶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妈妈,爸爸还没有回来么?”

秦潇摸了摸女儿滚烫的额头,柔声道:“爸爸一会就回来了,欣宜打完了针要好好睡觉,妈妈送你回房间睡觉好不好?”

“可我想等爸爸回来?!毙酪怂底?,期盼的盯着大门口。

秦潇看了一眼旁边充电的手机,心头酸涩不已。

手机打到关机,沈叶都没有接,发的短信也没有回,今晚他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而老天似乎也在可怜她们母女俩,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沈叶终于回来了,只是跟他回来的还有一个女人,一个跟她同样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何诗雯,她曾经的闺蜜。

早就听闻沈叶跟何诗雯有绯闻,可没想到何诗雯的肚子也这么大了。

秦潇暗暗收紧抚在腹部上的手,却终究没有跟沈叶吵,因为她不想在女儿面前弄得那么不堪。

她深吸了一口气,冲沈叶低声道:“欣宜生病了,你过来看看她?!?

沈叶凉薄的视线跃过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淡漠的道,“那个瘸子的女儿生病了,又与我何干?”

“欣宜是你的女儿?!鼻劁旒岫ǖ挠锲焕吹娜粗皇撬浇堑募シ?,那一刻,她感觉到了一股无穷无尽的绝望。

当初在嫁给宋明哲的时候,她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可无论她怎样跟他解释欣宜是他的女儿,他都不肯相信。

沈叶阴鸷的眸光微微眯起,沉冷的道:“我只是回来拿东西,拿完东西就走?!?

说完,他径直的往楼上走,再不看她和欣宜一眼,那冷漠的模样令她心凉。

半响,何诗雯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欣宜,冲她轻蔑的笑道:“哟,你女儿生病了啊,还真是可怜,居然在沙发上睡?!?

秦潇没有理会她,只是小心翼翼的给女儿盖好被子。

何诗雯冷笑了一声,忽然凑近她小声的道:“知道沈叶现在为什么那么讨厌你么?”

秦潇终于抬眸看向她,冷冷的道:“当年你并没有帮我带信对不对?”

六年前,她的父母嫌弃沈叶穷,拆散了他们,并将她软禁起来,她曾委托闺蜜何诗雯给沈叶带信,让沈叶带她远走高飞,可直到她被父母嫁给宋明哲,沈叶都没有出现。

现在想来,何诗雯肯定没有帮她带信。

“呵,是又如何,你去跟沈叶说啊,看他会不会相信你?!焙问┣嵝ψ诺?,“而且啊,你当初还雇人打伤了他,是我救了他,在他的心里,你就是伤他的人,而我是救他的人,你说他会相信谁?”

“我没有?!?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焙问┑靡獾男Φ?,“因为那伙人是我雇的,是我故意嫁祸给你的,还有啊,其实我也并没有怀孕,这肚子也是假的,我只是趁他喝醉酒以后,故意让他以为跟我发生了关系而已,不过呢,我将这些告诉你也没关系,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相信你,怎么样,是不是很气愤,气愤得想打我?”

秦潇确实很气愤,气愤得想动手,但是她忍住了。

这个女人诡计多端,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她是故意激她动手的,好陷害她。

何诗雯幽幽的笑了笑,忽然看到茶几上的一幅画,画上面是一个男人和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牵着一个小女孩。

她拿起那幅画讥笑道:“这幅画倒是不错,只可惜啊,这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不是你,而是我?!?

“不许你碰我的东西?!毙酪思?,顿时爬起来去抢那幅画。

而就在那一瞬间,何诗雯猛地惊叫了一声,往后退着跌倒在地上,血很快就从她的身下流了出来。

欣宜都懵了:“妈妈,我没有推她?!?

秦潇也有些慌,她当然相信女儿没有推何诗雯,可沈叶不会信。

担心女儿被责备,她正欲伸手去将何诗雯拉起来,一股大力猛地将她推开。

“秦潇,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贱人!”沈叶眸光厌恶的盯着她,“如果雯雯和她腹中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便抱起何诗雯往外面冲,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

欣宜冲她哭着道:“妈妈,我真的没有推那个阿姨,爸爸怎么那么凶……啊,血,妈妈,你流血了?!?

女儿的哭声由委屈变为了恐惧。

秦潇靠着柜子缓缓的滑坐在地上,她忍着腹部的剧痛,艰难的冲女儿道:“欣宜别怕,快……快帮妈妈叫救护车,快……”

她不知道女儿有没有给她叫救护车,腹部的剧痛和心中的恐惧一点一点的抽离她的意识,隐约中,她只看见女儿在院门口撕心裂肺的哭,哭着求人来救她。

那一刻,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苦涩。

若她真的死了,沈叶可会有半分动容,可会心疼她腹中的孩子?

第二章 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沈叶静静的坐在产房外面,平静的脸色看不出喜怒,但那周身萦绕的阴戾却是让人不敢靠近。

助理陈浩小心翼翼的道:“沈总,您不用担心,何小姐一定都不会有事的,还有孩子,孩子也会平安生下来的,您看夫人不也是浑身是血的被送来的么,还不是一样平安为您生下了一个儿子?!?

沈叶始终没有吭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在担心何诗雯。

因为他分明记得,在秦潇浑身是血的被送进产房的时候,他们沈总失神的盯着紧闭的产房门看了良久良久。

直到秦潇母子被平安的推出产房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沈总连看都没有去看一眼秦潇母子,但是他总觉得他们沈总似乎担心秦潇还是要多一点。

正在这时,秦潇忽然身形摇晃的朝这边走来,陈浩心中一喜,忙冲沈叶道:“沈总,您看,是夫人过来了,只是她刚生完孩子,怎么就下床走动了?”

沈叶身形微微怔了怔,转眸看去,只见那个女人正步履蹒跚的朝这边走来,脸上满是慌乱的神情,腹部的那抹殷红更是有些刺目……

陈浩看了他一眼,忙起身去扶住秦潇:“夫人,您……您怎么下床了?”

秦潇没有理会他,只是急促的走到沈叶面前,着急得几乎要哭出来:“沈叶,欣宜不见了,你帮我找找好不好?我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她?!?

呵,原来是为了那个男人的女儿,怪不得会急成这样。

沈叶心中自嘲,唇角浮起一抹凉薄的笑:“你跟那个男人的女儿不见了,又与我何干?凭什么要我去找?”

“她是你的女儿?!鼻劁煅垌ê斓淖プ潘氖?,急切的道,“她真的是你的女儿,沈叶,我求你,派人去找找她好不好?我求你去找找她好不好?”

“够了!”沈叶愤怒的甩开她的手,讥讽的道,“不要再说她是我的女儿这种荒谬的话,那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她真的是你女儿,为什么你不肯信我?”秦潇骤然低吼了一声,因为用力,腹部的伤口裂开,殷红的血更是染红了腹部的衣襟。

沈叶沉沉的盯着她腹部渐渐扩散的血迹,身侧的手暗暗收紧。

半响,他淡漠的道:“你女儿根本就没跟来医院,或许正在家里待着,你又何必这样着急?”

“对啊夫人,您先别急,您被送来医院的时候,欣宜小姐确实不在您身边,或许她还在家里呢?!?

“不,她跟来了,我隐约记得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她还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她是跟着我一起来医院的?!鼻劁旒贝俚牡?,急得眼泪都落了下来,“她一定是被坏人拐走了,又或者是迷了路,又或者是在哪里摔着了,磕着了,沈叶,我求你,赶紧派人去找好不好,再晚就来不及了?!?

沈叶听罢,心里没来由的浮起一抹浓浓的怒气。

他几乎没怎么见她哭,可是为了那个男人的女儿,她轻易就能急成这样,她是有多爱她跟那个男人的孩子,亦或是有多爱那个男人。

正在这时,产房里忽然冲出一个满手是血的医生,他冲沈叶急急的道:“沈先生,不好了,何小姐难产,恐怕大人和小孩都不保,您要有心理准备?!?

秦潇浑身一震,急促的摇头:“这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她是装的,你们全都是一伙的?!?

“这位小姐,你到底是何居心,产妇现在危在旦夕,你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话?!?

沈叶脸色阴鸷得吓人,身侧的手握得死紧。

而秦潇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也没有理会那医生的话,只是抓着沈叶的手,苦苦哀求道:“沈叶,何诗雯真的没有怀孕,她真的是装的,你先派人去找欣宜好不好,我求你了,先派人去找她好不好,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

“滚开!”沈叶终是忍无可忍,一把推开她,冲她冷冷的低吼,“你和那个男人的女儿是人,别人的孩子就不是人了?你女儿不见了或许就是对你的报应,像你这样贪慕虚荣的恶毒女人也根本就不配拥有孩子,给我滚!”

秦潇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腹部的血迹几乎将衣衫都染透了,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只是眸光冰凉的看着沈叶……

第三章 我不该来求你的

“我不该来求你的?!?

她一字一句的说完,再不多看他一眼,转身便走,却是一步一滴血迹。

沈叶沉沉的盯着她单薄的身影,以及滴落在地上的血迹,胸腔剧烈的起伏,不知是因为怒气还是因为什么,他身侧握紧的手不停的在抖。

良久,他揉了揉眉心,冲陈浩淡淡的道:“去找找吧?!?

陈浩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是让他派人去找欣宜小姐,只是他明明愿意去找欣宜小姐,却为什么还要对夫人说那些绝情的话,他真的有些不懂了。

院子里,秦潇穿着宽大的病服发了疯的寻找女儿,她一声一声的喊着女儿的名字,嗓子几乎都快喊哑了,可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女儿的身影。

她最终蹲在地上,无助的哭了起来。

沈叶站在窗前静静的盯着那抹单薄的身影,面无表情的俊脸看起来有几分凉薄。

半响,陈浩忽然走了过来,冲他道:“沈总,何小姐为您生下了一个儿子,母子平安?!?

沈叶对这个消息没什么反应,只一瞬不瞬的盯着秦潇的身影,淡淡的问:“找到了么?”

陈浩抿了抿唇,艰难的道:“还没有,而且我也派人去沈家别墅看了,并没有发现欣宜小姐的踪迹,看来欣宜小姐……是真的不见了?!?

“爸爸,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耳边忽然响起那个小女孩战战兢兢的声音,沈叶沉默良久,低声道:“继续找吧?!?

*****

秦潇找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女儿,她失魂落魄的回到病房,却发现病房空空如也。

心中微微一慌,她安慰自己,应该是护士抱着孩子去洗澡了。

刚好看到之前那个劝她将孩子留在病房里的那个护士,她慌忙拉住那个护士,急促的问:“你好,请问我儿子呢?是不是抱去洗澡了?”

然而那护士却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你儿子不是一直都是你自己在照顾吗?怎么忽然问起我来了,我这一上午都照顾了好几个产妇,哪里知道你儿子去哪了?”

秦潇心底狠狠一沉:“你什么意思?明明是你劝我将孩子留在病房的,并说会照顾好他?!?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话,你自己儿子不见了找我有什么用,放开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蹦腔な空蹩氖志妥急缸?。

就在这时,何诗雯正被病床推着从她身旁经过,而她一眼就认出何诗雯怀中的孩子就是她的儿子,当下便冲过去想要将儿子抢回来。

然而她还没碰到孩子,何诗雯骤然惊叫起来:“你要干什么?抢孩子啦,啊……救命……”

“他分明就是我的孩子,你把孩子还给我?!?

秦潇愤怒的低吼着,却是在这时,一股大力猛地将她推开,她整个身子顿时狠狠的撞到一旁的墙壁上,浑身更是痛得脸色煞白……

第四章 她的儿子不见了?

剧痛中,她看到的是沈叶阴鸷冷酷的脸色,心顿时狠狠的抽了一下。

事到如今,他的心里眼里就只有何诗雯,而她又算什么,她的孩子又算什么?

沈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厌恶的道:“秦潇,我说过,休要再动雯雯一分一毫,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秦潇忍住浑身的剧痛,冲他悲戚的嘶吼:“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孩子,我只是要我的孩子而已?!?

她的女儿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她的儿子又被那个女人给霸占了,这样还让她怎么活?

她双眸通红,几乎是怨恨的看着沈叶:“我不管你怎么护她,我只要我的孩子,你们把孩子还给我?!?

“你的孩子?”沈叶蹙眉,听着她前半句话,心中莫名的浮起一抹怒气。

何诗雯慌忙拉着沈叶的手,楚楚可怜的道:“阿叶,我也不知道潇潇是怎么了,忽然像疯了一样的要来抢我的孩子,甚至还说我的孩子是她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孩子分明是我辛苦生下来的?!?

秦潇急促的摇头,瞪着何诗雯悲愤的低吼:“你分明就没有怀孕,那孩子明明是我的,是我辛苦生下的?!?

然而无论她怎么说,怎么吼,沈叶却终究不肯相信她。

这时候,刚刚那个护士忽然冲沈叶道:“沈先生,她自己的儿子不见了,可能对她打击有点大,所以见着别人的孩子都认为是自己的孩子?!?

沈叶浑身一震:“她的儿子不见了?”

那护士点点头,道:“她说是要出去找她的女儿,我们看她身子虚弱,孩子因为是早产儿也比较虚弱,所以劝她不要出去找,我们去帮她找找就可以了,可她不放心,偏要出去找,我们也难不住,刚刚她是空手回来的,也不知道是把孩子弄丢了还是怎样?”

听着护士的话,沈叶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泛着一股令人却步的阴戾。

秦潇无助的摇头,哭着道:“不是这样的,是她们,她们跟何诗雯都是一伙的,她们骗去了我的孩子,是她们……”

“秦潇!”沈叶骤然大吼了一声,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几乎将她整个身子都提了起来,他眼眸赤红,笑着,却笑得像是一个嗜血恶魔,“为了去找你和那个男人的女儿,你就将我的儿子弄丢了,秦潇,你是有多爱那个瘸子,啊?”

鼻尖的呼吸渐渐薄弱,秦潇的脸色涨成了青紫色,她拼命的抓着沈叶的手,想让他松开,可是沈叶的大手丝毫没有松开半分。

她绝望又悲凉的盯着沈叶那双赤红又盛满怨怒的眸子,心脏揪得发疼。

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从来都没有。

沈叶狠狠的掐着她,眸中翻腾的尽是杀气。

她怎么可以为了那个男人的女儿而不顾他的儿子,同样都是她生的,她怎么可以?

唯一的解释便是……他爱极了那个男人,却从来都不爱他。

想到这里,一股毁天灭地的嫉妒和愤怒直冲胸腔,他的大手无意识的收紧……<

第五章 你刚刚差点杀了她

“沈总,你干什么?”就在这时,陈浩忽然冲过来,一把推开沈叶。

秦潇顿时跌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腹部的血迹越涌越多。

陈浩拍着秦潇的后背,看向沈叶,震惊的道:“沈总,您刚刚差点杀了她,您知不知道?”

沈叶浑身一震,那只刚刚掐她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刚刚差点杀了她,差点杀了她……

何诗雯眸光转了转,拉着沈叶的手柔声道:“阿叶,算了,她也是因为太担心她和她前夫的女儿,所以才不小心弄丢了你的孩子,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毕竟她那么爱她的前夫?!?

她那么爱她的前夫。

是啊,若是不爱她的前夫,她又怎么会为了他们的女儿而弄丢他的孩子。

他闭了闭眸,再睁开时,眸中已是一片清冷:“秦潇,为什么你不直接去死了,偏偏要弄丢我的孩子,如果我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

秦潇看着他远去的冷酷背影,不禁苍凉的笑了起来:沈叶,你真瞎。

“咳……咳咳……”

“夫人,夫人……医生,医生……”

*****

秦潇自那天晕倒后,一直昏迷了好几天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沈家别墅,正躺在卧室的床上。

而令她不敢相信的是,沈叶正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宛如幻境。

因为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无论她是生病还是身体不舒服,这个男人从未像此刻这样守着她。

虽然他此刻面无表情,但她暂且当他是在守着她吧。

“醒了?”沈叶淡淡的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

她缓缓坐起来,没吭声。

沈叶忽然轻扯了一下唇角,似笑非笑,却含着一抹悲凉:“我们的孩子找不到了?!?

想起儿子被何诗雯霸占的事情,秦潇的心里又是一痛。

她起身下床,冲他嗤笑道:“不是找不到,只是你不肯信我?!?

说着,她便往外面走。

儿子虽然被何诗雯霸占,但何诗雯为了拴住沈叶,到底还是不敢对那个孩子怎么样?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欣宜。

然而她刚走了几步就被沈叶给拽住了:“去哪?”

“既然你不肯派人去找女儿,那么我只好自己去找了?!?

“为什么你只担心那个男人的女儿,你又将我们的孩子至于何地?”沈叶忽然低吼了一声,眸光怨恨的盯着她。

秦潇垂眸,讥讽的笑了笑:“那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如今在你的心里,何诗雯已经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你又将我们的孩子至于何地?”

“是你为了那个瘸子的女儿弄丢了我们的孩子,你从未真正在意过我们的孩子?!?

“不许你侮辱他!”秦潇忽然低吼了一声,胸腔微微起伏。

沈叶沉沉的盯着她,眸光赤红:“瞧,你多爱那个男人,我不过只是说他是一个瘸子而已,你就气成这样?!?

秦潇不想与他争论,她现在就只想找到女儿。

用力的拨开他的手,她继续往外面走,沈叶却忽然从背后一把抱住她……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