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彩票开奖查询安徽快三:佟辛祁封小说免费阅读《夜半鬼声》

    发布时间:2018-11-15 18:58

    佟辛祁封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夜半鬼声是一部由作者“茈荜茈茯”著作的悬疑小说,主要讲述了佟辛的故事,佟辛,一个普通不过的大学生,可在一次意外后,她发现,发现这个世界远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而且自己的人生也在悄然发生了变化…… 可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她,还回的了头吗! 你,又会相信人死之后,会去往另一个世界吗? 如果,一切都没变,我没遇见他,是不是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快乐无忧,我也不用知道自己身边有那么多肮脏的事,就不用卷进这场永无止境的……争斗了! 可是,一切只是虚无! 这是一场死神的游戏!缘起缘落不过尘世梦一??!

    夜半鬼声

    魅影

    佟辛,一个普通不过的大学生,可在一次意外后,她发现,发现这个世界远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而且自己的人生也在悄然发生了变化……

    可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她,还回的了头吗!

    你,又会相信人死之后,会去往另一个世界吗?

    如果,一切都没变,我没遇见他,是不是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快乐无忧,我也不用知道自己身边有那么多肮脏的事,就不用卷进这场永无止境的……争斗了!

    可是,一切只是虚无!那你!愿意倾听我的故事吗?

    ******

    “金盈,金盈,你别走!”她无力的呢喃道,却始终留不住,只能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再低头看看自己,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脚全被绑住的。

    “叮铃铃”,清脆的下课铃响起,佟辛蹭的一下坐起来,刺眼的阳光使得她一时没缓过来,只能用手遮挡着,眼前稍微清晰点儿了,她看着嬉戏打闹的同学们,才放松的拍拍胸脯。

    “哎,原来是一场梦,跟真的一样,好吓人?!鄙焐炖裂?,打了个哈欠,小声嘀咕道:“今天怎么回事?我怎么光犯困啊!都睡了一觉了,怎么还是……”

    “你是不是和谁约会去了?所以……犯困啊?”同桌田园笑笑,打趣道。

    “你可别瞎说,我可哪儿都没去?”佟辛反驳道。

    “那是怎么了?”田园恢复常态,挠挠头问。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熬夜啊?”

    “算了,反正也是最后一个晚自习了,今儿啊,放学后,你呀!好好的休息一下,也许是快要期末考试了,你神经太紧张了?!碧镌跋胱潘残硎茄疤哿?。拍拍她的肩。

    “保重……啊!”随后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哦!”佟辛摇摇头,表示很无奈,没办法,相处时间长了,会发现,她就是这样,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人很好,佟辛也早已习惯了。

    佟辛抱歉的转头冲她身后的人笑笑。

    “你在冲谁笑呢?”田园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佟辛笑着转头冲那人挥手问好:“金盈啊!”

    “什么?”田园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继续道:“怎么会?”

    “金盈好久没来上课了!”

    田园凑近佟辛,在她耳边小声道:“听说是生了病,好像是已经挂了!”

    “是吗?”佟辛很是怀疑,她往后看了看,肯定的说:“你又瞎说什么呢,金盈她不是好好的在这上课的吗?她还在听我们说话呢?!?

    田园捏捏自己下巴,也学着佟辛的样子往后看,问:“哪有啊?”

    佟辛憨笑道:“这不是吗?”

    佟辛为了肯定自己的答案,还伸出手指了指坐在后面的金盈。

    田园又瞄了瞄后面,不禁吸了口凉气,伸出她的小手掌,探探佟辛的额头温度。

    “不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

    佟辛黑着脸,“田园……你才烧糊涂了?!?

    田园一脸的认真,说:“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去请假,睡一觉醒醒神吧?

    “…嗯……现在就去?!?

    田园迟疑了一下。

    而佟辛深感无奈,还在想:“难道真是我太累了,产生幻觉了?!辟⌒潦咕⒁⊥?,想着能清醒些。

    佟辛听了田园的话,乖乖的向导员请假去了。

    “咚咚!”佟辛走到办公室,伸出手敲了敲门。

    “请进!”洪厚的声音让佟辛一听便能辨认出是导员,因为全校所有老师的声音都没有他那么特别的洪厚。

    佟辛扭开门把手,推门进来,迟疑了下,佟辛突然想到几日前因为逃课被处理的那几个人的下场,

    心想:等等,我总不能实话说吧,毕竟这好像是在逃课啊?那就这样,然后佟辛清了清嗓子,“老师,我……头发昏,我能先回宿舍休息下吗?”

    佟辛面前的中年男人抬起头,看了眼佟辛,推了推那复古的老花镜,淡淡的问了句:“怎么了?”随即低下头又开始拿着他的古式钢笔在纸上“唰唰”的写起来。

    佟辛觉得这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心里还是打怵,之前就听田园说:“咱们导员可是花见花不开的“冷人”!

    佟辛等了片刻,班主任洪厚的声音响起:“嗯,走吧!”

    佟辛听到导员的话,悬着的心顿时放空了不少。

    原来因为第一次“说谎”,她感觉脸上流出的冷汗也蒸发了不少。

    她深呼了口气,心下暗道: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如若再有,我是……我是小狗。

    佟辛放轻脚步,为了不打扰还在纸上奋力龙飞凤舞的导员。

    佟辛走出办公室,不停的深呼吸,拍拍胸口,来安慰此刻自己紧张的情绪。

    “我做的好吗?”佟辛轻拍胸口,呼出口气,咧咧嘴,对着全程在旁观看的金盈嘻嘻的笑着。

    金盈确只是淡淡一笑。

    佟辛看着金盈淡然的表情,喜悦感顿无:“哎,算了,对了,反正已经请假了,让我们想想该去哪儿玩?”

    佟辛摸摸下巴,眼珠子一转,打了个响指。

    “哎,有了,不如就去新开的‘一日嗨‘游乐场吧?”

    佟辛嘟嘟嘴,使劲晃金盈胳膊,撒娇道:“好吗?好吗?”

    金盈也算是服了她这位尊神了,真有够脸皮儿厚的。

    佟辛刚激动完,一连就打了好几个哈欠,她感觉眼皮顿时很沉很沉。

    不由得叹了口气:“本来想趁这次,出去嗨一场的呢,可没成想,这身体跟不上大脑的节拍啊?”

    金盈勾唇阴阴笑:“看来你是没这个福分了,乖乖去宿舍睡觉吧?!?

    佟辛点点头,表示同意,只是嘴里还嘟囔着:可惜了了。

    “那好,我们走吧!”佟辛挽着金盈的胳膊,迈步离去。

    可佟辛却没有发现,金盈脸上漾起的那抹诡异的笑容。

    某大学宿舍401号

    佟辛伸伸懒腰,用手捶捶脖子,佟辛此时感觉全身无力。像是快要散架的木偶。

    “咦!金盈,你说我这是怎么了,现在我感觉全身的力气像被什么东西吸走似的,好困啊!”

    伪装

    佟辛打了哈欠,看着到了黑夜,精神依旧很是饱满的金盈,没有一点倦色。

    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体出问题了。

    金盈心想:你还真是傻,天天被我一点一点的吸食你的元阴之气,不困才怪呢?哎,没办法,谁让我正好遇见了你这这个大宝贝。

    金盈收了收自已快要抑制不住的情绪,强装欢笑,“哎呀,你瞎想什么呢,可能是你真的太累了?!苯鹩酝甲瀑⌒恋淖⒁饬?,顺手倒了杯水,走到佟辛床边安慰道。

    佟辛接过金盈倒的热水,将信将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笑笑说“也许是吧!”

    金盈见佟辛的疑心渐消,暗自松了口气:还好,终于搪塞过去了。

    金盈接着道,“对呀,你看你脸色那么差,快点把这杯水喝了,说不定你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呢?”

    佟辛顿时觉得是可能是自己真的想的太多了,仰头喝下了那杯水。

    佟辛感到眼皮不受控制的自动合上了,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金盈看着已经睡熟的佟辛,嗤笑一声:“你逃不掉的?!?

    金盈转身看了眼挂在墙头的钟表,她知道动手的时间到了?!颖硗V驮谖缫故?。

    金盈原本清秀略显苍白的脸,此刻…

    血色全无,面容干瘪,像被抽干了血一样。皮肤慢慢渗出血丝,而后空洞的眼睛爬出来几只血虫。

    金盈舔了舔此时比老婆婆还要干瘪的嘴唇,”哎呀,怎么出来了,这么迫不及待,好吧,再等等,我一会就给你好吃的?!?

    它们好像能听懂一样,竟都乖乖的爬回了“巢穴”。

    金盈抬起手臂,张开鬼爪,那鬼爪上竟有个空洞,那里慢慢现出了一颗颗极为细小但排列整齐的牙齿。

    金盈吐出一口黑色的雾气,那黑烟笼住佟辛,金盈便用鬼爪开始吸取佟辛的元气,一缕缕淡黄色的雾气从佟辛身体里升腾。

    直到那缕淡黄色的雾气快要消失不见时,金盈闭合鬼爪,并施功将黑色雾气收回。

    金盈舔舔嘴唇,似是很满意,随后坐下来,用手摸了摸佟辛此时苍白无力的脸:“你也别怨我,谁让你生为元阴之人呢,而且还是元阴之气最足的那种,只要假以时日,然后在元阴之夜,我再吸干你的血……”

    金盈说到这,竟莫名的笑了起来。一阵阴风吹来,拂过她的鬼脸,她的笑容更显的阴森森。令人发悚

    。

    金盈接着道:“只要我能在那元阴之夜喝干你的血,那我就可以重塑肉身,重生为人,而且我还可以拥有这一身法力,到时,连那阎王老君恐怕也奈何不了我…”

    金盈又抚了抚佟辛的长发,“啊”!金盈突然失惊的叫了一声,接着说道:“哎,差点儿忘了你了,到时,你会变成一具干尸,你也不能转世重生为人,因为我将在那一天把你的灵魂吞噬掉,你将不复存在。金盈起身,踱了几步,冷漠道:“你也别怪我,你别忘了,这是你欠我的,反正迟早是要还的。不如就此作为补偿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金盈笑的更为邪肆。

    金盈退到墙角,身形渐变得透明,隐形于墙,上下唇瓣启合:“我明天再来,记得等我!”

    天已大亮,太阳伸伸懒腰,暖意更浓。

    一缕阳光懒懒的从窗户里爬进来。

    佟辛被这一缕光刺的眼睛疼,才揉揉眼睛,睁开朦胧的睡眼?!鞍?,完了,完了,都日上三竿了?!?

    佟辛从被窝里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拍拍胸脯:“啊,还好,还好,现在是9点,我至少也……也能上三节课呢吧?”

    佟辛刚松了口气,又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死田园,昨天晚上是没回宿舍吗?竟也不叫我起床,害我迟到??次掖岫侥阍趺词帐澳??!?

    佟辛边穿衣裤边抱怨。

    佟辛顾不得洗漱,穿起衣裳就要下床起身开跑??傻辟⌒料麓仓?,佟辛却感到四肢软弱无力,佟辛使足了吃奶的力气,站了起来,开门一步步走向教室。

    当佟辛走到教室门口时,佟辛本就苍白的脸此时竟已变得煞白。

    一般大学里都是一些个散课。

    佟辛走进教室,寻着自己的座位坐了下去。

    佟辛旁边的田园也发话了:“你脸色那么差,请了假,还不赶快休息一下,还要来上课?!?

    “黑眼圈都出来了!”田园又叹了口气,接着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都快学呆了?!?

    “嘿,你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辟⌒林捞镌笆俏?,可她不喜欢睡懒觉,昨天已经是对自己的特许了。接着很云淡风轻的道:“哎,对了,我问你,你昨晚没回宿舍吗?”

    田园很疑惑:“没有啊,我昨晚上……和本班的闻温等众多好姐妹去酒吧happy了。

    田园赶忙捂住嘴巴,心里低语:“糟了,怎么说漏嘴了呢,忙解释道:“我知道你最不喜欢了,所以没叫你。但我绝不是扔下你不管了,我只是……看你实在是累的慌。我去宿舍看过你,看你睡的正酣,就没叫你?!?

    田园一脸的无辜。

    佟辛亲昵的刮了一下田园的鼻子,道:“你呀,以后少去那种地方吧,总归…不是个好地方?!?

    “好了,好了!”田园扯着佟辛的胳膊,撅起小嘴赶紧告饶,她可见识过佟辛发招。

    佟辛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笑了笑,道:“哎,你呀!下次不许这样了?!碧镌凹⌒痢八煽凇绷?,马上拱到佟辛怀里,双臂紧箍住佟辛的脖颈,在佟辛脸上留下个很响的“?!?。

    逛街

    佟辛很嫌弃的用袖口擦擦脸,一副你好恶心的样子:“你干什么呀!”

    田园撇撇嘴,转移话题:“啊,对了,你感觉怎么样,一脸憔悴?!?

    田园打量了她一眼,脸色苍白,担忧道:“没事吧!”

    佟辛抱胸,没好气的说:“怎么可能没事,原来没事现在‘也’有事了?!辟⌒凉室獍选病滞系暮艹?。

    田园的小脸顿时黑了,心道:佟辛嘴上的功夫越发好了,现在说的我一愣一愣的,我…甘拜下风。

    田园只觉无望,话锋突转,微眯着眼睛,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啊,不说这些啦,嗯,还是让我发动一下我发达的大脑,今天该去哪玩会儿?”

    佟辛瞥了一眼田园,狠狠地泼了盆凉水,浇灭了她刚燃起的*:“还玩…再玩,你就该报废回家了,这次测试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考试,你能不能顺利毕业就看这次了?!?

    田园的眼睛此时眯成了一条缝,紧握住她的手,还时不时抛个媚眼,甜甜地说:这不是有你吗?学霸姐姐,有你帮我,还怕过不去的吗?啊!

    佟辛汗颜,这个死田园什么时候学会这套了,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道:“不行啦!”

    田园见此法行不通,便又使劲晃佟辛的胳膊,嘟着小嘴,一直嚷嚷:“就这一次嘛!就这一次嘛!”

    佟辛被她摇的也烦了,很无力的回复了句:“不行就是不行?!?

    田园眼咕噜一转,换了个说法,道:“其实,我知道你肯定是最近忙坏了,心理压力过大,才怏怏不乐的?!?

    田园看了看佟辛的反应,接着道:“我想……借周末时,咱们出去散散心, 好不好。 ”

    佟辛半信半疑,这小田园说的有理,但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看着她一脸的诚恳,佟辛不时觉得是自己想多了,选择妥协。

    佟辛合起课本,将身子正对着她,眯起眼睛,笑了笑:“好吧,既然你说是为了我,那…就听你的吧!但就此一次,下不为例啊!”其实是佟辛受不了了,如果再不答应,估计她会把她胳膊给摇下来的。之前每一次田园就是这样…拿她就范的。

    田园见佟辛终于答应了,不由得拍手叫好,她用手支住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样。

    佟辛摇一摇头,小大人般的呵斥道:“哎,你呀,如果把这份精力放在学习上,还用的着我吗?”

    田园拍手应了一声,道:“我们就去那个‘小伊林’,那的衣服都是最新款的,我保证你肯定感性趣?!?

    佟辛用食指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调侃道:“我看,是你想去吧?!?

    田园将滑落耳根的一缕头发重新挽到耳后,笑的更欢:“啊,瞒不过你?!?

    佟辛微扬下巴,得意的说:“那是!”

    田园趁热打铁:“下午两点不见不散?!?

    “好的!”

    佟辛不自觉的习惯往后看。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佟辛摇一摇田园胳膊,问:“哎,金盈没有来吗?”

    田园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

    “哪里有什么金盈?”

    “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你才有事呢?”佟辛没好气地说。

    “噢,那就好?!碧镌俺な媪丝谄?。

    佟辛圆瞪着眼睛,不敢相信她说的话,接着喃喃自语:“不可能啊,金盈昨天还在的,昨天还和我一起回宿舍了?!?

    田园摸摸佟辛额头,轻叹:“你真病的不轻啊?”

    “要不我们先去看看医生?”

    “不需要,我没病!”她怒瞪了田园一眼,别过脸去。

    佟辛疑问,小声嘀咕:“怎么会这样?!?

    下午两点:

    佟辛准时被田园拉到了当市最热闹的‘长乐街’上。

    街上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商铺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盛况空前 .

    田园和佟辛是打车来的,一路上田园只注意那些繁华的商店,直到下车,她也一直死盯着橱窗。好似是看到了什么弥足珍贵的宝物。好像已经忘记旁边还有个她了。

    佟辛心里不由郁结:我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呀!

    佟辛拉了拉她的衣袖:“哎呀,还看,你不是要去小伊林的吗?”看着她好像看的入了魔似的,佟辛终于出声道。

    田园眼角的笑意更浓,撇嘴,像个小孩子一样使劲摇她的胳膊,开始撒娇:“哎呀,你看,这么多的店,什么东西,应有尽有。不进去看看,多可惜啊?!?

    田园还故意做了个抹泪的动作。

    “那好吧!反正今天就是出来陪你的?!辟⌒良负跏谴友婪炖锛烦隼吹?。

    本来还以为今天能早点回去,复习功课的,但现在看她的劲头,怕是不行了。其实,我早该猜到的。

    见劝不动她,佟辛只能自我安慰了。

    不知田园又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佟辛还没反应过来,田园便拉着她往里奔。

    田园拉着她,跑的速度极快,好似后面有什么穷狼恶虎在追田园拉着她一直跑,田园终于停了下来,她倒是脸不红,气也没喘几口,她转过头来看了眼佟辛,见佟辛一直大口倒着气,小脸此时红扑扑的,比打了胭脂还要红,身体摇摇晃晃,随时都会倒。

    田园赶忙扶住了她,见她现在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都有点儿怀疑她还是不是以前那个佟辛了,以前,她就算跑八百里都不会喘一下,倒是常常她跑的脸红脖子粗的。

    田园出口关心道:“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佟辛长吁了口气,埋怨道:“喂,死田园,你怎么跑的那么快?!辟⌒烈皇植嫜?,直抱怨?!昂美郯?”

    田园一脸的无辜,解释道:“哪有?……明明是你慢了?!?

    佟辛一路跟着她跑来,身上的力气早已殆尽,她看看周围,见有一公共长椅,松开田园的手,弯着腰走到长椅前,一股脑坐了下去,捶捶背,扭扭脖子,那样子,活像个已过八旬的老太太。

    田园耸肩,一脸无奈:“还说没事,都成这样了?!?

    神棍

    佟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呵呵,没事,也许真的是太长时间没锻炼了?!?

    佟辛歇了几分钟后,感觉呼吸顺畅点了,腿不那么酸了,站起身来,顺便拉起坐在一旁玩游戏的田园,“走啊!”

    田园怔了一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佟辛:“呃……你……确定?”她看着佟辛憔悴的面容,继续逛街的念头也淡了。

    佟辛见田园盯着她看,苦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呃,没有?!?

    “那走吧!”佟辛挽着田园的胳膊。笑道。

    “那好吧!但你待会要是不舒服的话,你一定要说?!碧镌盎故遣环判?,原本以为她是学习压力过大,才带她出来的,现在好像倒是起反作用了,倒是自己越帮越忙了?

    佟辛和田园走在繁华的街道上,陆陆续续逛了不少的商店,手上便多了些大大小小的包装袋。

    田园走在前面,看那些橱窗里摆着的精美物件。佟辛走在后面,帮她提一些包装。

    她驻足在一家店面中等的服装店,佟辛也停下了脚步。田园跑了进去,佟辛没有进去,佟辛向来对穿着不感兴趣,只好在原地等她。

    突然,一只温厚的手掌抚上了她的肩头,清朗而附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萦绕:“小姐,你好!”

    佟辛只感觉身子一紧。她着实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心里直打鼓。

    “谁呀?”

    说来也怪,换作以前,依佟辛大大咧咧的性子,她早就转过身先用话削他一顿了。

    可现在,她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最近怎么搞得,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的,像一只正要偷腥的猫,生怕被人逮个正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自己都有点讨厌‘自己’了。

    佟辛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佟辛以为对方会是个街头混混之类的,所以佟辛是紧闭着眼的。一副等死的模样

    “小姐,你好?!毕仁俏氯蟮纳ひ?,很轻易的撬开了她紧闭的眼壳。

    佟辛眨巴两下眼睛,透入眼帘的是,

    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鼻梁挺直,带着好看的弧度,乌黑的头发又柔又亮,闪烁着熠熠光泽……性感的双唇,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少年轻甩了下伏在额头上的刘海儿,削薄的唇瓣轻抿,勾出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意。

    其实,佟辛以前也有过追求者,但她全回拒了。

    不过,正因为她的坚守。

    最后,全班人都有了另一半,她一个人在“半边天”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

    佟辛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跟男生接触,更何况……对方是个大帅哥,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缓,也曾滋生出了她最出始的少女情怀。

    突然间,少年从手中拿出一张黄色的纸,一个巴掌直接拍到了佟辛的小脸上。

    佟辛此时欲哭无泪。

    她慌忙的扯下几乎挡下她整张脸的那张纸。

    “你往我脸上贴什么东西?”佟辛本能的一问。

    少年挠挠头,傻笑着向她解释:“噢!没什么,就一张符纸而已?!?

    佟辛一听这话,脸色沉了下来。

    少年急忙摆手,憋红了小脸,怕她误会。

    “你……你别误会,我刚才就看见你头顶上有一团黑色的雾气,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你了?!鄙倌杲岚偷?。

    佟辛乱手扯下被贴在额头的符纸。

    佟辛用食指展平符纸,她微眯着眼,只见黄纸上面好像是画了个佛祖,红色的。黑色的是旁边有两行字,佟辛看的很是仔细,那是两行古体字,估计现在没有几个人认得了,佟辛业余偏爱研究些古文,所以还是略懂意思的。

    她轻启唇瓣,喃喃细语:“安,可罗可罗,先大里,吗拖奥及,急急消灭敕煞摄”。

    这不是符咒吗?但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现在也不例外,除非她亲眼所见,是个典型的“唯物”至上。

    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些都属于旧一套了。而且前段时间曝出的灵异事件不是也证实是人为的吗?

    她面前现在站着的,白衣少年肯定是个骗钱的神棍。佟辛托着腮帮想了半天,只得出这个结论。

    佟辛用手戳戳他的胸,抿了抿嘴唇,壮着胆子说:“嘿,小弟弟,你小小年纪,从哪里学的这副骗人的把戏?”

    佟辛扮足了一个姐姐的范儿。说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两张“毛爷爷”。

    佟辛家境还是不错,接济一下还是做的到的,只是平时不爱在穿着吃住上多费心思。所以她现在的样子,若不是那天生的还算清秀的脸蛋儿,未施粉黛,又没有鲜花礼服衬托,只有顶着一张素颜,一条不知穿了多久,都已发白的牛仔裤,披着一件早已过时的风衣。将她的娇躯隐的一丝不漏,但确有另一番韵味。

    “你怎么这样,简直不可理喻?”少年握紧拳头,伸出食指直指着佟辛。

    他最讨厌别人不懂这行,就叫人家神棍。一口否定他。我至少也是个道境五品的天师,在道家也算是混的有头有脸了,怎么到了她这,到成了个神棍。他心里气不过。

    “我怎么不可理喻了?‘小弟弟’!”佟辛故意把小弟弟拖的很长。

    “你……”他一时气结。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做出一个绅士该有的风范。好男不跟女斗。惹不起,我总躲的起。

    凶事

    “好,我不跟你吵。不过我还是劝你,赶快回家去烧个香,拜个佛,求个平安符?!鄙倌晁婧笸戏街噶酥??!安辉?,就去那儿?!鄙倌昙负跏谴友婪熘屑烦隼吹?。

    “神经病?!笨上?,佟辛并不领情。

    “切,我才不去呢!”头别到一边,抱胸坐下来继续等田园,一副谁欠她钱的样子。

    少年见第一次反劝无效,不觉有些失落感,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不识好歹的,他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少年整整衬衫,欲要向路边靠拢,打的逃离。

    少年走到路口挥了挥手,刚拦下一辆车,他便听见后面有人叫他。

    “喂!”他本能的往后一转,一张符纸便亲密的吻上了他的额头。

    他赶快扯下来。他定睛一看,是那个不识好歹的少女,而刚刚贴在他额头的,是他刚刚给她的符纸。

    “你干什么?”他问。

    “没什么,扯平了?!辟⌒廖⑽⒁恍?。

    少年再也忍不住了,铁青着脸道:“你会后悔的!”

    扔下这句话后便赶紧坐进车里,不再看她一眼,闭上车门,司机也开动车子,扬长而去。

    “切,神经病?!辟⌒疗财沧?。

    佟辛转过身刚打算要去找田园,便听到“咚”一声。

    大大小小的袋子被扔到地上,田园两手虚掩着嘴巴,圆瞪着眼睛,这只有她见了什么惊奇的东西的时候才会做的表情。

    佟辛走近她,挥挥手,又捏了捏她的胳膊。

    嘴角抽抽:“呵呵,该回神了?!?

    佟辛看她这副模样,只有想笑的冲动。

    “别花痴了,人都已经走远了!”佟辛又拉了拉她,看着她的目光还停在前方,佟辛嘟着小嘴,别过脸去,嘟囔着:“有那么好看吗?”

    田园还在纳闷,刚才她看见的,是真的吗?不过刚才那个,可是个大帅哥呢?他和佟辛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田园在心里暗自窃喜。

    田园头脑飞速着运转。根本没有意识到佟辛的举动。直到佟辛第二次唤她时,她才发现,她面前放大的脸庞,把她吓的后退了几步,佟辛脸色本就苍白,乍一看,还以为是鬼呢?

    佟辛见田园迟迟没有反应,心下急了起来。她凑近田园的脸,谁知道田园这时回神了,不仅田园吓了一跳,佟辛也有点儿够呛!不过幸好佟辛反应敏捷,一手拉住了不断往后退,快要摔倒的田园。

    “田园,刚刚你……看见什么了?吓成这个熊样?”佟辛还是不相信她会这样重色轻友的,决心先问清楚。

    “那个,我刚刚看到你后背……,后背……”田园刚想把刚才的事讲给她听,可她现在发现她竟然说不了话,不由得气的直跺脚。

    太诡异了,她亲眼目睹刚才有道东西飞进了佟辛的身体里。

    佟辛见她上气不接下气,一口气憋着难受,她顺顺她的胸,道“哎呀,急什么,慢慢说?!?

    “哎呀,不是的,不是的?!碧镌氨锖炝诵×?,可就是说不出来,现在见连平时最懂她心思的佟辛都看不出。欲哭无泪啊!

    哎,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连话都说不了,如果就算能说,佟辛指不定会被吓成什么样子呢,她这段时间本就精神不好,我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的好。田园仔细想了想,还是不提了。

    “喂,刚才那个是谁呀,好帅啊,你刚才和他待了那么长时间,有什么情报没有?”田园花痴的本性又露出来了。

    “哎!”佟辛一脸嫌弃,白了田园一眼,啧啧道:“果然啊!”

    “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哎,是呀!”田园疑惑。

    哎,就是,怎么突然间就又好了。田园心里更加疑惑。

    因为佟辛和田园有了这番事折腾,所以两个人草草的逛了逛街,就回学校了。

    “哎呀,今天是中什么邪了,尽遇上些怪人,怪事?”

    佟辛倒了杯水,气呼呼的问刚进宿舍就瘫倒在床的田园。

    “你说呢?田园!田园?!?

    佟辛叫了她几声,见半天田园没有吱声,就走近看她,田园闭着眼睛,俨然已经入睡。

    “睡的还挺快,我服了你了?!辟⌒廖弈蔚囊⊥沸π?。俯下身子将她的鞋袜脱掉,拉过被子,为她盖好。像个妈妈一样的关怀。

    佟辛站起身,拍拍手,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后,叹道:“11点了,是该睡了。

    冲着酣睡的田园挥手微笑:“晚安,死猪”。

    回到自己的床位,喝了杯水后就躺下了。

    此时外面的天已如同被泼了墨般的黑,月亮也早已隐退,四周如死灰般静寂。用月黑风高夜来形容怕也不为过。

    ********

    午夜12点,钟声响起,某人也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此时被夜色染的漆黑的宿舍墙面,慢慢伸出一个皮肤皱缩,五官均已溃烂,只有一层恶肉嵌在上面,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接着慢慢蛹出全身,全身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她飘忽到佟辛旁边,僵硬的阖了阖皱缩干瘪的唇,道:“哎呀,又见面了,你有没有想我呀?”她狞笑容,干瘪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此时却更显阴森。

    “时候不早了,还是先干正事吧!你说呢?”她伸出鬼爪,张开鬼齿,放出一团黑气,施功正想把它往佟辛那儿逼,可佟辛体内的发出的一道黄光把它弹了回来,金盈没有防备,被弹出一米远。

    她却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喃喃道:“是不是功力施的小了,不行,再来!”她抿紧唇瓣,再次张开鬼齿,这次她加大了功力,黑气也更加浓郁,她施功快速往佟辛那儿逼去,而佟辛体内的能量却形成了一个屏障,护住佟辛。

    可这佟辛体内的符箓专克鬼功,金盈施功多大,就会反弹回来多少。所以金盈现在加大功力,无非就是在自取消亡,黑气被佟辛的黄色屏障逼退,金盈被震开好几米远,金盈直接穿过墙,被震到了另一间宿舍。

    不过这些都托功于那个男子,他早就算到佟辛被鬼缠身,只是佟辛不相信罢了,但并不是真的不存在。他将符纸用内力化在她体内,以保她平安。

    金盈吃力的坐起来,一手支着地,狼狈不堪,她只觉胸闷至极。更显得她狰狞恐怖。

    这一次震的她够呛,她自口里吐出一口黑血,还带几声轻咳??囱邮钦鸬牟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排5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 特码资料 吉林省新11选5 北斗星平特高手论坛 幸运28预测单双 山西11选5玩法诀窍 青海十一选五开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走势 mlb棒球棉服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50期 六和皇王中王特码资料 福建31选7基本走势 抢庄牛和通比牛牛手机版 三张牌炸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