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体彩十一选五遗漏:林昱风顾晚小说全文阅读《红玫瑰》

发布时间:2018-11-15 18:58

林昱风顾晚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红玫瑰是一部由作者海蜇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昱风顾晚之间的虐恋情深,当年救他林昱风的人是我,可是他却认定了那个人是白莲花,不管我有多么爱他,他都狠心无情的对待我,不知道在我顾晚跳楼的那一刻他可会为我心疼……

红玫瑰

第1章 他就那么爱吗

空旷的楼梯间,宽大的落地窗。

顾晚手指紧握至发白,强忍着身体的颤抖,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

干净利落的短发配着小麦色的肌肤,棱角分明的五官一丝分明写着不近人情。

林昱风紧抿着双唇在等着顾晚的答案。

“顾晚,你知道小绵的身体状况,自从知道你怀孕之后,她的病情一度恶化,我不敢拿她的生命来冒险?!?

栗色的头发下苍白的小脸上满是乞求。

她松开紧握的双手,微微伸出便碰到了林昱风白色的衬衣袖口,可是她不敢用力只是微微触碰。

“昱风,我求求你,就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惹白雅绵生气,也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我会躲得远远的,只求你不要让我打掉这个孩子,他是我的命啊?!?

软糯伴着哀求的声音让林昱风有一丝心软,可在想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的白雅绵后又变得决绝。

当初要不是白雅绵被查出有白血病晚期,并且不能怀孕,他也不会迫于压力娶了顾晚。

即使当时的白雅绵也是百般的劝说他答应,可是他不爱顾晚,他的爱从始至终都给了白雅绵。

白雅绵的病情在前段时间已有好转,可是今天,在知道顾晚怀了林昱风的孩子后,她还是承受不住打击的晕了过去。

病情再次恶化的白雅绵是林昱风不能冒险的唯一。

“顾晚,不要再说了,为了小绵,我可以牺牲一切,这个孩子你必须打掉?!?

必须?

多么冷酷的字眼!

他难道就那么爱白雅绵吗?

顾晚双手无力的松开了林昱风的衣袖,身体不自主的靠向了身旁的落地窗,这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这孩子不只是她的,也是他第一个孩子啊,他怎么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说出了这么残忍的话语,这是一个生命啊,她视若珍宝的生命啊!

“昱风,你知道我爱你,所以明知道你心里眼里都是白雅绵,我还是愿意不顾一切的嫁给你。明知道你除了那寥寥的几晚是回家,其余时间都陪着她我也愿意守着你,陪着你,等着你?!?

话到此处,顾晚已有些泣不成声,大颗泪珠从大而无神的眼中滑落,滴到地面汇成了一汪心痛的海洋,里面有着顾晚的彷徨,无助与不甘。

林昱风看着此时的顾晚,心中一痛却转瞬即逝,没有动作也没有安慰,就这样沉默的看着哭的伤心欲绝的顾晚。

心绪稍缓,顾晚伸手抹掉了脸上残留的泪痕,“我知道一直以来,我就是白雅绵的替身,一个你根本瞧不上的替身,不论我多么努力,在你眼中都是一文不值,都是别有用心,而她即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你依旧捧着她,顺着她,爱着她,可是今天我就是不同意呢,你又要如何?”

林昱风眼眸微微一动,似乎没有料到顾晚会是这样的反应。

一直以来,不论他说什么,顾晚都会无条件的去做。

一股从未有过的思绪漫上心头,林昱风身子一动,抓住了顾晚无力垂在身旁的手臂。

第2章 流产

顾晚精神一顿,便感受到了一阵拉力,身子不由的向着林昱风的方向而去。

“我找你来不是商量的,而是通知你的,我当初答应娶你,也是看在你够听话,如果今天你不同意,那我就用我的方法让你同意?!?

冷冷的话语响在耳际,顾晚心下一痛,却没有说话。

林昱风见顾晚不说话便松手退后一步,刚才那莫名的不受控制的怒气让他心中感到微微诧异,不过顾晚突然的反抗让他来不及想太多。

“好好养好你的身体,此事宜早不宜迟,最好在小绵醒来之前就处理好?!彼底疟憷殴送碜叱隽寺ヌ菁?。

顾晚知道反抗无效,于是由着林昱风快拉着自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任由林昱风拉着。

冰冷的手术台上,刺眼的白光让顾晚闭起了眼睛。。

可等那些冰冷的仪器进入身体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觉得自己仿佛躺在冰川之上,又像置于焚身烈火。

身不由己。

顾晚耳边回响的依旧是林昱风之前的话语,一遍又一遍,无休无止。

随着医生的动作,顾晚似乎能感觉到孩子在一点一点的离开她自己,耳边隐约有孩子哭叫为什么不要她的声音。

一滴泪悄然划过,落在耳边,顾晚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林昱风坐在手术室外思绪有些繁杂,回想着顾晚与他在一起后的点滴,还有刚才顾晚的话。

他想他还在在乎的,要不然看着顾晚进去的一瞬间,他也不会心痛的无法呼吸。

毕竟,那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即使他不喜欢顾晚,可是孩子没有错。

可白雅绵苍白的神色,忧伤的眼神看着他,一脸绝望的表情不不断在他眼前闪现。

他抬头看着一直亮着的手术中,只能遏制自己想要进去阻止的冲动。

突然一个小护士脚步匆匆的跑了过来,林昱风身子一顿,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站起身快步走向那个护士。

果然,小护士见到林昱风便停下脚步,微微有些喘息的声音说道,“林先生,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白雅绵小姐吧,她的状况很不好,请您做好心里准备?!?

林昱风眸子一怔,随即就要跟着小护士离开,可是在那瞬间,他有想起了什么,转头走向手术室。

眼中寒意顿出,声音也似乎含着冰霜,“方医生,大人的身体给我好好保住,不准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或许对顾晚伤害最大的就是自己了吧,林昱风自嘲的笑了笑。

方医生再听道林昱风的话后看了眼脸色灰白毫无应的顾晚,没有说话,只是手中的动作不停。

微微睁眼,刺眼的白光已经消失,听着护士小声议论的声音,顾晚自嘲一笑。

说要流产的是他,人为流产对母体的伤害本来就不可避免,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

终究,这个孩子还是没有留住。

第3章 愿意用生命来爱你

林昱风赶到的时候,白雅绵还在抢救中,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但总归是有结束的时候。

当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时,林昱风起身快步走了过去,也不待林昱风询问,医生便已经开口。

“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是清醒还需要点时间?!?

林昱风松了口气,“多谢?!?

医生淡淡的点头后便离开了,没多久就见白雅绵被护士推了出来,送往病房。林昱风跟在一旁看着病床上面无血色的白雅绵一阵心疼。

整整一晚,林昱风都守在白雅绵的床前,直到白雅绵苍白纤细的手推了推他才醒过来。

“小绵,你终于醒了,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过来检查一下?!?

林昱风醒来便握住白雅绵的手,上下打量着就怕她哪里不舒服。

白雅绵微微一笑,紧了紧手,林昱风感觉到后也是紧紧的回握,两人相视一笑。

白雅绵这才轻声说道,“我还好,你不要紧张,就是躺着有些累了,你扶我坐起来吧?!?

林昱风半抱着白雅绵做了起来,询问着要不要吃东西之类的被白雅绵打断,“昱风哥哥,我知道是我不好,不该晕倒让你担心,可是我,我......”

话说一半,意思却已经表达的一清二楚了,林昱风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伸手摸了摸她巴掌大的小脸柔声说道,“这不怪你,那孩子我已经让她打掉了,你现在不能多思多想,一切都以你的身体为重,知道吗?”

才说完,白雅绵已经泪水涟涟。

“昱风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多爱你,多想给你生个孩子的,我没有容不下那个孩子,我真的不是?!?

美人落泪,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林昱风早已心疼至极。

坐到床边抱着白雅绵,轻抚着,“我知道你有多善良,也知道你不介意,可是我介意,我舍不得你有一丝的难过,哪怕是我的孩子都不行?!?

白雅绵这才缓缓止住泪水,但一眼看上去更是我见犹怜,虽然病着,但依旧楚楚动人。

“昱风哥哥,我爱你,好爱好爱你,你就是我的全部,如果我可以为你生个孩子,我宁愿用我的生命来换?!?

“说什么傻话呢,以后这样的话不能再说了,乖,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说完吻了吻白雅绵的额头,在她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林昱风才想起顾晚昨天才流产,询问了护士后才知道她自己直接回家了。

林昱风微微一怔,不由得下意识想到,要是小绵,恐怕会不停对着他撒娇诉说自己多苦多痛吧?

不过,顾晚本身就很坚强,她跟小绵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回家后,叫保姆做了白雅绵的早饭后林昱风上楼去洗澡?;缓靡路允颐挥泄送?,便走向书房,果然看到了顾晚。

“你刚流产,怎么不躺着,跑来书房做什么?”

顾晚听到声音转头静静的看着林昱风也不说话。

“我知道你伤心,但是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你放心,我会照顾你?!?

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书桌上,“这张卡是我的附属卡,没有限额,你想要买什么都可以,或者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说,我能办到的一定都给你弄来?!?

第4章 离开

“真的什么都可以?”顾晚这才轻声问道。

林昱风见她神情有些不对,但又见她这样询问,一定是有想要的东西,也没想太多,点了点头,“恩,你想要什么?”

顾晚抬手拉开手边的抽屉,拿出一份文件,“那就麻烦你在这份文件上签字?!?

林昱风眉头微皱,难道是财产转让?

那她的胃口倒是不小,嘴角微微扬起,抬手将文件拿了起来。

离婚协议书!

林昱风有些不敢置信,他从来就没想过顾晚会提出离婚这个要求,毕竟当初可是她求着嫁给他的。

“你要离婚?”

“是,离婚,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你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你只要在这上面签字就可以了,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牵扯?!?

顾晚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强打着精神回道。

林昱风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但下意识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这件事我会考虑,我先回医院了?!彼低暌膊淮送碓偎凳裁幢阆侣チ?。

匆匆的拿着准备好的早饭开车去了医院,一路上都在想顾晚是真的要离婚还是在试探他。

手机声响,白雅绵拿起看到来电的人微微挑了挑眉后接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说完后,白雅绵挂断电话,眼眸闪着旁人看不懂的神色。

“等久了吧,浑身臭烘烘的洗了个澡,来的有点晚了?!绷株欧缒米攀澈凶呓》?,笑着说道。

“没有?!卑籽琶嗨低暾惺秩昧株欧缱搅松肀?。

两人吃完饭后白雅绵体贴的说道,“以为我又让你耽误工作了吧,我现在没事了,你先回公司吧,早点处理完事情回来陪我好不好?!?

的确公司还有很多事情,又见白雅绵这么乖巧懂事,林昱风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林昱风离开后,白雅绵便叫来护工,悄声说了些话。

顾晚强打的精神回到卧室休息,刚睡了会就听到保姆说有人来看她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看望还是不想她好好休息。

她勉强起身下楼,本来还在好奇是谁,但却看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晚姐姐,你身体好些了吗?我一听说你的事情就赶来了,对不起,都怪我?!卑籽琶嗲靠吭谏撤⑸?,一副柔弱模样。

“你是说我打掉孩子还是我要和林昱风离婚的事情?!?

顾晚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上都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懒得和她废话,开门见山。

白雅绵倒是没想到顾晚会如此直接,便惊叫道,“你们要离婚?那姐姐还是怪我了,姐姐,我没多少时间可活了,我不会成为你和昱风哥哥之间的阻碍,昱风因为我晕倒而让你流产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不是我的本意,晚姐姐,你和昱风哥哥不要离婚好不好?”

顾晚看着白雅绵冷笑一声,“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我现在就把你的昱风哥哥还给你,你就不要摆出一副受我欺负的模样了?!?

哪曾想,话落,白雅绵已经晕了过去,保姆和护工急成一团,一个给医院打电话,一个给林昱风打电话,倒是默契。

林昱风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顾晚打了电话,直骂她不可理喻,并且还让顾晚死心,他不会同意离婚。

顾晚早已不报希望的回去继续休息,林昱风着急的赶去了医院。

第5章 孩子已经不在了

白雅绵被送往医院,又一次经历了抢救。

医生交代林昱风不能再让她受刺激,并且不可以随意离开医院。

林昱风点头答应便去照顾白雅绵。

见白雅绵短时间醒不了后便驱车往家而去,想到之前保姆在电话里说的,他便怒不可揭。

听到上楼的脚步声顾晚缓缓起身,这一天她想要休息还真是难如登天啊,他回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林昱风进门就见顾晚好整以暇看着他,脸色一冷,她还有脸这样看他?

“林昱风,你回来是要问我为什么白雅绵会晕倒吧?”

本来质问的话被顾晚这样一说,林昱风倒也不急,等着她的下文。

顾晚见此轻笑出声,觉得自己是那样可悲。

“现在我说什么在你看来都是狡辩,所以答案不重要了,你怎么想我都不重要了,只要你把离婚协议签了,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林昱风眉头紧皱,她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呵!难道你要说是为了这个孩子?”

“不仅是这个孩子,我们之间原本就不应该开始。是我不该一厢情愿的缠着你,不该嫁给了你,不该成为你们之间的第三者,所以算我求你,离婚吧?!?

顾晚艰难的拖着疲软的身体从床上下来,目光坚定。

林昱风看着坐到自己身边的顾晚,她连走路都有些困难,淡淡被压抑着的喘息声似乎又让他想起她在他身下时的模样。

林昱风心中微软,他们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相处了。

现在的她比嫁给他之前要瘦很多,小腿都没有他胳膊粗。

“从你死赖着嫁给我开始,你就该有这样的觉悟,现在你说不该就不该吗?”

林昱风心里本不是这样想的,但是开口却言不由衷。

“是我错了,到底要怎么样你才同意离婚?”顾晚已心力交瘁。

“还有精力闹离婚,孩子真的打掉了吗?”

顾晚双手瞬间紧握,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放心,什么都没有了,渣都不剩了?!惫送砀芯跄灾杏衅炭瞻?,身子不由轻晃

林昱风见此心中一痛,不禁解释。

“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林昱风,我保证过会净身出户,离婚协议里也写的很明确,让我们放过彼此吧?!?

林昱风应该要开心的,终于可以摆脱顾晚,可他却不想放手。

“我既然和你结婚了,就不会这么轻易离?!?

“到底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难道真的要我死才可以解脱这一切吗?”

顾晚崩溃了,她受不了林昱风偶尔的关心,更受不了他决绝时的冷酷。

“你先休息,等你养好身体我们再谈?!?

被顾晚模样惊到的林昱风一时给不了答案便起身离开了。

顾晚知道白雅绵在耍手段买通保姆,只是她再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了。

也许分开,是这份感情最后的终点。

林昱风走进书房,两张同样精致但泛着苍白的面孔不时交替闪现在脑海中。

离婚协议最后一页落款处那娟秀而坚定的签名,是不是自己真的对她太过残忍,才让她万念俱灰。

夫妻一场,时至今日,即使他们已经亲密到有了孩子,但是,他们的心从未接近过。

孩子?已经不在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