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三开奖预测:君九辰沈欢颜小说免费阅读《君自无情妾何聊生》

    发布时间:2018-11-15 18:57

    君九辰沈欢颜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君自无情妾何聊生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君自无情妾何聊生里,主要介绍了君九辰沈欢颜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吧。那夜皇城下了一场雪。寒意料峭,伴随着八十棍的惨叫,她被打得皮开肉绽,也换来短暂喘息的机会,就是死,她也要亲手扯着那个人一同下地狱??缮蚧堆詹辉氲酱劬尤皇悄敲吹牟彝?。雪积地很厚,八十棍打完了,沈欢颜从凳子上滑落,腹部一阵剧痛,她猛地蜷缩在地上,顾不上那样冰冷刺骨,疼得她连嘴都张不开。

    君自无情妾何聊生

    1、他的欢儿

    地牢内,潮湿地可怕,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被吊在半空中的女人,满身伤痕,她缓缓抬眸,瞥见那一抹明黄。

    “疼吗,朕的皇后?”男人眼眸冰寒,带着浓浓的恨意,他倒是不嫌脏,攥着沈欢颜的下巴。

    疼得连嘴也张不开的女人,艰涩地抬起眼帘,她的心头皱缩,他到底还是来了。

    君九辰略一皱眉,满眼都是嫌恶。

    “欢儿,你还是不肯认罪吗?”男人的指尖,轻轻掠过她嘴角裂开的伤口。

    沈欢颜抬眸,看着眼前这个爱了一生的男人,他们青梅竹马,沈家是大夏权贵之家,其父掌三军兵马,君九辰不过是想除了这个心头大祸。

    什么罪,欲加之罪而已。

    可她没有想到,她的辰哥哥会变成这副模样,他所说的爱,难道便是这般将她带入地狱吗?

    “你与贱臣有染,谋害朕的皇儿,沈欢颜,朕怎么不知道你这样大的胆子!”

    他的尾音维扬,浓重的颤音,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的毫无完肤的身子。

    “我跟君无延是清白的,是泠妃的计?!?

    她的视线触及男人冰寒的眼眸,沈欢颜知道,他不会信的,被“抓奸”在床,她百口莫辩,可这一切都是泠妃的诡计。

    他不是不信,只是不愿意信,如今沈家满门都被下了地牢,君九辰有这么好的机会扳去沈家,他又何尝不做呢?

    “你以为朕会信吗,你当朕傻了,你睡在君无延身侧的时候可曾想过朕?”

    “泠妃设了局,我跟君无延……”

    “那朕的孩子就活该去死吗?”

    男人怒吼一声,震得沈欢颜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伸手,扯断她身上的绳索,伸手将她抱入怀中,君九辰俯身落下一个炽热的吻,夹杂着半月来的思念,像是要将她撕碎一般。

    周身的炽热包裹着两人。

    沈欢颜哪里还有力气反抗,他撕碎她身上最后一丝束缚,男人红了眼,哑了嗓音:“沈欢颜,看清楚了,在你身上的男人不是那个贱臣,而是朕!”

    他的指腹,揉捏身子前,引得身下的人儿阵阵颤栗。

    “不……不要……”

    男人哪里顾得上她的反抗,君九辰扳过她的身子,猛地用力,那股炽热慢慢被吞噬。

    身下撕裂开来的疼痛,沈欢颜没了支撑的点,被迫跪在那潮湿肮脏的地牢里。

    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灵魂,泪水摩挲了她的脸。

    “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朕缠绵?”他伸手,撬开她的嘴,微微用力撕扯,“给朕叫,欢儿,别逼朕?!?

    低沉的喘息,夹杂着浓浓的欲念。

    沈欢颜快要晕厥过去了,她咬着他的指尖,唇齿之间满是血腥味。

    一场火热退散,她僵在他的怀里,像是已死之人那般,男人伸手,抚摸着她满是汗水的脸颊。

    “欢儿,朕的欢儿……”

    他低吟着她的名字,引得怀里的人儿阵阵颤栗。

    “你只要乖乖地待在朕的身边,朕不会杀你?!?

    “那沈家三十七口人呢?”沈欢颜忍着泪水,她在祈求,求他饶恕沈家。

    他们不该死,若是找一个替死之人,那便死了她沈欢颜,一了百了。

    君九辰不曾言语,他起身,包裹着那副胴体,将他揉入怀中,离开了这个肮脏不堪的地方。

    2、新人旧酒

    沈欢颜从未想过,他们会走到这一步,红烛微微摇曳,照着镜子里那张脸,显得尤为狰狞。

    她不会眼睁睁看着沈家满门被灭,她不会坐以待毙。

    “娘娘可真美,难怪皇上亲自去牢里接您回来,要奴婢是男人也抵抗不了这样的诱惑?!?

    身侧的宫人巧笑着开口,沈欢颜微微一怔,才惊觉她的凤栖宫内全都换了人。

    “连夏呢?”

    沈欢颜抬眸,看着那宫人变了脸色,她不敢言语,慌忙跪了下来。

    “我问你连夏人呢?”她起身,朝着那人过去,瞪着一双眼,一股不安的感觉在心间弥散。

    她被关了那么久,连夏在这吃人的宫中没了依仗,那宫人面露怯意,不敢说什么。

    恰在此时,门外进来一道身影,陆泠然扭动着腰肢,笑言:“姐姐何必为难一个下人呢,能捡回这条贱命就该像狗一样活着?!?

    她的身后,牵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头发遮盖着那满是伤痕的脸,连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沈欢颜湿润了眼眶,唇瓣微微颤抖:“陆泠然,你不是人,你放开连夏……”

    “想救这贱奴?”陆泠然挑眉,视线落在沈欢颜的身上。

    听闻皇上亲自将这个贱人从地牢里抱过来,还在这凤栖宫内陪了她一夜,陆泠然心底便恨得很。

    明明皇后已经失势了,他却还要做这样的事儿,她恨极了沈欢颜,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的脑袋拧下来放在脚下踩。

    “如今宫中再没有人能威胁得了你,你又何必跟连夏过不去呢?”

    沈欢颜颤抖着身子,她不敢想象连夏遭遇了什么,毕竟泠妃连自己的儿子都敢掐死,又何惧于这个奴才呢。

    “沈家失势,沈欢颜你已不再是皇后了,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陆泠然嗤笑一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狠劲,她攥着手,慢慢靠了过去。

    “想救连夏很简单,替本宫将鞋上的泥土弄干净?!?

    陆泠然在椅子旁落座,抬脚,等着沈欢颜过来,她要狠狠羞辱这个贱女人,就是因为她,皇上才冷落了她那么多年。

    哪能有这样的机会。

    沈欢颜卷着衣袖蹲下身子,可头顶却响起一道冰寒的声音:“给本宫舔干净!”

    “你……”沈欢颜愣了一下,她这是打算羞辱她呢,“你别太过分,陆泠然?!?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喜鹊,替连夏清醒清醒?!?

    她话音落下,便看到身后的宫女抓着连夏的手,那被竹签子刺穿的手指,淌着鲜血,牵动着连夏,她却只是呆滞地缩了一下手。

    喜鹊拿着竹签子,毫不犹豫地扎了进去。

    “还犹豫吗?”

    沈欢颜浑身都在颤栗,她慢慢闭上眼,心底疼得很。

    连夏年岁小,跟着她入宫,是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她比沈欢颜还小呢,可是生来却懂事地很。

    她怕沈欢颜担心,疼得在地上打滚也不肯发出一丝声响。

    “娘……娘,不用管我……连夏一条贱命……死了……”

    啪啪啪——喜鹊伸手,几下打在她的脸上,沈欢颜没再犹豫,抓着陆泠然的鞋面,低头凑了过去。

    3、不准伤她

    就在沈欢颜要动手的时候,陆泠然忽而蹲下身子,抓着她的手。

    “姐姐,臣妾不愿瞒着皇上您和八王爷的事情,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的皇儿,他还小啊……”

    她冲着沈欢颜扑过来,紧紧攥着她的手。

    “陆泠然,你胡说什么,还没演够吗?”沈欢颜手一滑,被迫抓过她的脸颊。

    在陆泠然的脸上留下一道爪印,她一松手,狠狠地朝着那桌角撞去。

    沈欢颜还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身后一道厉喝:“沈欢颜,你在做什么!”

    他眼底的愤怒颇深,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这个该死的女人,如今还搞不清自己的定位,真的是他惯坏了她,才让她这般嚣张跋扈,让她有胆子跟君无延勾搭在一起。

    君九辰气得脸都青了。

    “是臣妾不小心磕着,与姐姐无关?!甭姐鋈磺崛嶙懦錾?,替沈欢颜辩解。

    而此时,沈欢颜跪在那儿,心底酸涩难耐,他不分青红皂白便怨她,将所有的罪责都怪在她的身上。

    “不用替她说话,她已不再是皇后,不过是个贱奴罢了?!?

    君九辰清冷的笑,在她耳边炸开,他伸手,抱起地上的人儿,眼底满是疼惜。

    曾经这样的爱怜,是会给沈欢颜一人。

    曾经她才是冠宠六宫之人,可是如今呢,沈欢颜颤栗着出声,隐忍着自己的泪水。

    “君九辰,我没有打她,不管你信与不信?!鄙蚧堆兆?,刚要说起连夏,可殿内的人早已经偷摸着离去。

    只剩下这么一个她辩解不清的局。

    男人的眸色微微一沉,视线落在沈欢颜的身上,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抖:“朕有眼睛,能看得清晰,沈欢颜,你还嫌欺瞒地朕不够苦吗?”

    “呵?!?

    “有朕在,不准许你伤她?!本懦胶?,抱着陆泠然从殿内离去。

    跪在地上的人儿一动不动,直到腿脚都麻木了,她也没有丝毫动静。

    她的脑海之中,全是那个疼她宠她的君九辰,他知道她夏日怕热,便让人凿了一个冰窖,专供她用。

    他知道她最爱吃庆园的糕点,便将点心师父养在宫内,她是那个被他宠坏了的姑娘,却在一夕之间,从云端跌落。

    可是如今,他不要她了。

    宫内皆传言,她与君无延勾结在一块儿,妄图谋反,他们都在传着帝王的情深,哪怕抓奸在床,也不愿意处?;屎?。

    他将她从地牢里带回来,不过就是为了向世人宣言,他的情深吗。

    可沈欢颜哪里消受地了这所谓的爱。

    ……

    抱着陆泠然出凤栖宫门,君九辰立马将怀里的女人放了下来,他压低嗓音:“喜鹊,带泠妃娘娘回去休息吧?!?

    “皇上,您今儿不陪臣妾吗?”陆泠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她的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难道这样了,他还要去陪那个贱女人吗?

    “皇儿走得孤独,臣妾怕他一个人在黄泉路上寂寞,特意请了萨满入宫?!甭姐鋈磺嵘?,抬眸去看君九辰。

    男人神色微变,低声道:“走吧?!?

    他迈开步子往前,身后那女人面上露出欢欣,脚步轻盈跟了上来。

    4、对你的惩罚

    皇城的天气说变就变,凉风四起,吹开这扇半掩着的大门。

    风夹杂着霜雪吹入殿门,僵硬在地上的人儿慢慢起身,她的面前,慢慢出现一双锦缎鞋,鞋的主人带了一身冰寒入殿。

    “无需这般装可怜,在朕这儿不管用了?!?

    男人寒声,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女人。

    他掏心掏肺地待她,可她呢,却背着他跟君无延相好,君九辰每每升起的怜悯,皆化为恨意。

    他曾多爱沈欢颜,如今便觉得多耻辱,便多恨她。

    “曾经你最听我的话了,可是如今呢,一切都变了?!鄙蚧堆掌鹕?,泪珠落成串儿,“也是,小皇子死在我殿内,君无延出现在我的榻上,你都亲眼所见……”

    她慢慢朝着君九辰过去,男人看不懂她要做什么,一瞬间,心口攥着难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你宁愿相信我犯了这些错,好对沈家动手对吗?”

    沈欢颜嗤笑一声,眼底黯然,再没了神彩,彻底陷入绝望,好似要跟他来个决断一般。

    “你就这般想朕吗,欢儿?”

    君九辰嗤笑,他伸手一把将女人扣入怀中,他死死地抱着沈欢颜,让她贴着他的身子。

    “听到了吗,朕有心,不是你这般心狠手辣的无情人!”

    君九辰颤抖着嗓音,手探入她的衣裳,像是着了魔一样,从前到现在,他痴迷他的欢儿,包括这副身子。

    掌心罩着那儿,轻轻一捏,他埋在沈欢颜的脖颈之间,炽热的气息喷洒。

    “朕就不该把你宠到如今这一步,欢儿……”

    男人自嘲般地冷笑,声音小的很,沈欢颜不曾听闻,她挣扎着,可怎么都挣脱不开,他说这是对她的惩罚。

    “在朕的身下,还敢想着那个贱臣?”男人动作凶猛,狠狠的惩罚她的分心。

    一阵阵的撕裂,疼得沈欢颜张着嘴,她咬牙,指尖掐入他的血肉之中。

    “君九辰,我恨你,你会后悔的……”

    她木木地睁着眼,仰头看着他深邃的双眸,她将所有的倔强慢慢吞入喉,与这样的人争辩,毫无意义。

    “朕不在意!”他厉吼一声,身下重重地惩罚,沈欢颜哼咛一声,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身上的男人不知餍足地要她,换着各种动作折磨她,只为了要她记着,往后在宫里可要安分着些。

    他抽身而出,披上袍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一动不动趴在脚边的人儿,心头再度抽痛了。

    君九辰暗自咬牙,自己这是怎么了,该死的居然会心痛这个下贱的女人!

    她沈欢颜不过是个小没良心的,她所有的委曲求全,不过是为了求他赦免沈家,赦免君无延的罪过!

    “再敢对泠妃动手,休怪朕无情,欢儿,你的罪,朕会要沈家上下来偿还!”

    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再不去看他,转身便从殿内离去。

    没了力气的女人,趴在地上,目光模糊盯着他那远去的背影。

    她早该相信,她的九辰哥哥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那薄情的帝王,沈欢颜缓缓起身,扶着旁边的柱子。

    她不能被打垮,她要想办法救出沈家的人,还有被牵扯的君无延。

    5、求朕_君自无情

    沈家满门被斩的那天,沈欢颜刚从满地污垢中爬出来,她被陆泠然的宫婢拖入掖庭的污池之中。

    那女人嚣张跋扈,叉着腰肢,日光明晃晃的照映在陆泠然的身上。

    她嗤笑一声:“那个宠你如斯的男人,如今正坐在监斩官的位子上,他倒是心狠着呢,想亲眼看着沈大将军去死?!?

    “什么?”凉意透骨,侵入心扉,虽有日光,可终究微薄。

    沈欢颜浑身颤栗,他应允过她,暂不对沈家动手的,为何要……

    “你当真以为皇上爱你?”陆泠然笑了,缓步朝着那儿走去,她抬脚,狠狠的碾着那白皙的手背。

    沈欢颜疼得很,可几个婆子攥着她的四肢,不让她挣脱。

    “他不过碍于沈家势力将你养在宫中,所谓的宠爱不过是为了稳住沈家人的心,沈欢颜,你可知晓今日他以什么罪名处斩你的父亲吗?”

    那木讷的眼神,缓缓抬起。

    陆泠然便是喜爱看这样的眼神,心底那叫一个爽快。

    “通敌叛国之罪,你们沈家,是大夏的耻辱!”

    啪——一阵水溅起的声音,沈欢颜用劲,拉扯着那几人的手臂,想要往水池里去,可那婆子力气大,按着她的脑袋便往水里去。

    沈欢颜呛了好几口污水,只觉着胸腔之间没了气,整个人都快晕厥过去。

    她怕是要死了吧。

    不过死了也好,可惜苦了父亲,戎马一生却被当成叛军斩杀,苦了她的亲人,因着自己的过,害了他们。

    沈欢颜晕厥过去之前,天空落下漫天白雪,一个力道将她从水里捞了上来。

    刹那间那抹明黄色消失在白雪之间,陆泠然气歪了眼,她狠狠地攥紧拳头,本该出现在刑场的人怎么平白无故到了这里?

    ……

    沈欢颜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漫天梨花雪,她看到少年款款而来,宠他伸手,轻柔地喊她“欢儿”。

    可眼前柔和的画面瞬间破碎,她从噩梦中惊醒。

    周遭暖意袭来,她的目光触及到了床沿坐着的男人。

    “以死威胁朕,沈欢颜,你倒是好本事?”

    “爹娘……他们都死了?”她错愕地看着君九辰,想起之前陆泠然所说的一切,不由得一阵窒息。

    “你觉得呢?”

    他起身,攥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盯着他看。

    “君九辰,你枉为帝王,父亲他戎马一生,却背负这样的罪名,我母亲我妹妹还有沈家那么多人何其无辜,你会下地狱的,你这个暴君!”

    “够了!”男人呵斥一声,手上越发用劲,“你有什么资格说朕?”

    “怪只怪我眼瞎,当初若非父亲扶持,这帝位……”

    啪……男人扬手,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说够了吗,沈欢颜,你当真无法无天了!”

    男人气急,眸色猩红,眼底满是不屑。

    “想救他们?求朕?!蹦腥颂裘?,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会一点点撕碎她的伪装,要将沈欢颜的真心践踏。

    他要这个女人彻彻底底成为他枕边的囚宠,只属于他一人,他要好好宣泄沈欢颜带给他的愤怒和耻辱!

    6、代价_君自无情

    殿内烛火微微摇曳。

    沈欢颜的手落在肩上,她慢慢地解开衣带,神色木讷。

    “求你,求你放过我父亲,放过我家人……”

    一瞬间,心里百转千回不是滋味,君九辰眼神慢慢冷下来,他攥着她的下巴:“你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么?”

    男人厉吼一声,松开那只手。

    沈欢颜跌坐在地上,她多想质问他一声,若是你,满门都要被斩了,还有心思去讨好一个薄情之人么?

    君九辰拂袖,满脸愤愤,从殿内离去。

    沈欢颜终是松了口气。

    然就在此时,殿门外响起一道惊雷,照得那人影越发突兀,陆泠然手提着一个木盒往里面走来。

    她扬手便将木盒丢了过去。

    “沈欢颜,你还这么天真,看清楚了?!甭姐鋈坏纳ぷ蛹馊?,像是刀子刺入沈欢颜的心口,“君九辰亲自监斩,这是你父亲的头颅,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偏偏你还信他?!?

    跪在地上的人,身子一抖,那颗脑袋从木盒里滚过出来,还夹着早已经干涸的血渍,沈欢颜慌忙爬过去,她早已经说不出话来,抱着父亲的脑袋死死的抱着。

    “看清楚了么?这就是你不自量力,跟本宫作对的下场!”

    陆泠然咯咯咯地笑着,抬脚一下踹开那个头,她踩在沈欢颜的手背上,狠狠一碾,护甲刮着她的脸,留下一道血痕。

    沈欢颜吃痛,用力抽出她的手:“你得意什么,帝王凉薄,我的下场就是明日你的归处!”

    “我绝对不会像你那么蠢笨……啊……”

    陆泠然始料未及,心口被那尖锐的烛台刺中,她看着那凌乱枯瘦的女人,一只手扯下烛台。

    鲜血从衣裳上渗透出来。

    “你这个贱人!来人,还不快……快宣太医!”

    沈欢颜被甩开,脑袋狠狠的撞在椅子上,顾不得疼痛,她爬着过去抱住父亲的头,哭得声嘶力竭。

    是她,都是因为她,葬送了沈家。

    鲜血染透她的双手,沈欢颜的心彻底碎了,心中的恨意在弥散,她恨君九辰,恨不得拿刀剜下他身上的肉,一点点剜下来。

    ……

    君九辰来得时候,陆泠然已经倒在血泊中,他的视线触及那痴傻木讷的女人,心口猛地一缩。

    “为什么要伤害泠然?”

    “我没有,我没有做,父亲你快告诉他,告诉九辰哥哥,是他错了他错了啊?!狈喊椎氖种?,死死抓着那颗脑袋,沈欢颜哆嗦着爬起身来。

    君九辰心底一阵烦乱,他呵斥一句:“沈欢颜,你看着朕!”

    “鬼,你是鬼……”她一个哆嗦,抱着头,不敢去看君九辰。

    “你以为装疯卖傻就能逃过罪责么,你伤了朕的泠儿,你以为朕会轻易放过你么?”

    “不爱了,欢颜不敢,对不起欢颜错了?!?

    沈欢颜像个傻子一样跪在那儿不住地磕头,眼泪落了一脸。

    君九辰气得拂袖,他压低嗓音,眼底一闪而过的疼惜:“把废后拖下去,杖责八十,打入冷宫没有朕的命令不得踏出冷宫半步!”

    “啊……”沈欢颜猛地拽着他的裤腿,泪水落在那明黄色的裤子上,她巴巴地看着他,摇头。

    “拖下去!”

    男人那样决绝,斩断所有的希冀。

    君九辰,我恨你,恨不能亲手杀了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