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走势图:(大结局)爱上传销少女_吴迪蕾蕾李小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5 18:32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爱上传销少女》是由“暴走安琪拉”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吴迪蕾蕾李小冉,吴迪为了救解救误入传销的室友,潜伏到组织里,爱上了两个传销少女。

 

爱上传销少女

第一章 心理学传销者

我大学才刚毕业没多久,就有个很好的室友被骗进了传销,中间的过程就不说了,无非就是各种高薪高福利的诱惑。

当时我也是正义感爆棚,主动跟他爸妈请缨去救他,可就在下飞机的一瞬间,我他妈当时就傻眼了。

来接我的室友竟然开着辆路虎揽胜,后座是俩男的,副驾驶还坐着个美女,那小身段看得我心都直痒痒。

当时我就在想,这小子不能是真在这发财了吧?

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被拉上车了,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然后我那朋友就问我晚上想吃什么,海鲜还是野味儿,我就笑笑跟他说随便。

坐了一下午飞机挺累的,后来我就睡着了,到窝点那会儿天都已经黑了。

室友说给我准备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外面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上了。刚下车,坐在副驾驶那个女的直接走过来挎住了我的胳膊,拉着我往里走,两边全是人,那架势就跟新郎官娶媳妇似的。

刚进门的时候,马上就有人给我倒了一杯酒,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下意识的接过来喝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被那女的带到了一个类似教室的地方,里面密密麻麻的坐着不下五十人,真跟小学生上课似的。

紧接着就有个女的上去讲课,大概三十多岁吧,声音挺温柔,但具体讲的是啥我没听懂。后来那女的让我自报家门,我就说了句我叫吴迪,她也没难为我,但是后来吃饭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压根就没什么海鲜和野味儿,就一锅白菜炖土豆,跟劳改犯吃的没啥区别。最搞笑的是,我吃饭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全程都是一开始那美女喂我,弄的我不想吃都不好意思。

后来我说我吃饱了,她都没换碗筷,捧着我那碗就把剩下的饭吃完了,给我尴尬的不行。

晚饭之后是有活动的,就是一群人坐在一起交流感情,谈人生谈理想,说不好听的其实就是吹牛逼。

然后晚上九点准时睡觉,睡的是大通铺,一个屋子里十多个人,那臭脚丫子味儿都能把人熏死。

不过可能因为我第一天来,他们给我安排了个单间,虽说环境没多好,但也还算挺干净。

重点来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一开始那美女陪着我的。

她爬上我床那一瞬间我都有点害怕了,要是每个刚来的都有我这待遇,那这女的得跟多少人睡过?别给我染上什么病再。

不过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她就是单纯的想跟我套套近乎,聊了大半宿的家常。

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自顾自的说,我在旁边嗯啊的附和,后来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临睡觉之前她还帮我洗了个脚,顺带着连袜子都给我搓干净了。

早饭也跟猪食似的,就一碗白米粥,再就是一盆咸菜,但我看这帮人狼吞虎咽的德行,跟他妈吃海参燕窝粥似的。

接下来讲课的事儿我就不说了,先说说我是怎么把这个室友从里面救出来的。

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传销,所以想给我洗脑基本是不可能的,毕竟来之前我也查了不少资料,还特意找心理系的朋友做了个辅导。但到这边之后,我才发现是我太年轻,把这种地方想的太简单了。

因为这地方管的特别严,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平时外面的大铁门紧锁,围墙上也全是玻璃碴。而且你无论做什么,身边都会有两个人看着,拉屎都在外面等,睡觉也是把你夹在中间的。

反正这里面分工很明确,还让人互相监督,因为我是室友叫来的,所以我们俩就是一组。如果我逃跑了,那室友就会被人往死里打,反过来室友要是跑了我也得够呛。

而且我这室友已经完全被洗脑了,想串通他一起逃跑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报警之类的就更扯淡了,刚来的第一天,所有的私人物品就被他们收走了,不知道放在哪。

我也不傻,知道这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让这些内部人员对我消除戒心。这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接下来的几天,我该吃饭吃饭,该喊口号喊口号,听课也特别认真,反正就是一副被洗脑了的德行。

我的计划就是多在领导面前表现,取得他的信任,争取让他把我吸收成内部人员,这样我就有了跑出去的机会。所以那段时间我上蹿下跳的,来新人了还会主动上去跟他们套近乎,给他们讲课洗脑。

说实话,做这种事的时候特别有罪恶感,但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一样的事,那还不如成全我了,我还年轻,不想一辈子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浪费生命。

真的,没人知道我那半个多月经历了什么,我他妈就像个傻逼似的成天上台喊口号,还给人家洗脚洗臭袜子,最主要的就是我学历高,讲课的思路也清晰,别人都比不上。

毕竟我是个高材生,还是学心理的,慢慢的领导对我也有点看重,大概过了半个多月吧,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其实就是洗脑,告诉我好好干,他看好我,说我三年之内必成千万富翁。

我是千恩万谢,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其实心里一直琢磨着怎么跑。

后来我就变成组长了,一个组十个人,这十个人当中就有我室友,还有一开始陪我睡觉那美女。刚来那天去接我的那俩男的,其实就是这里面的内部人员,说白了就是打手,每个月领工资的那种。

至于一开始陪我睡觉那个美女,无非也就是逢场作戏,在这里可以谈恋爱,但不能真的搞。实在有生理需要了也可以,得偷偷摸摸的,我就亲眼看见过一个老妇女在厨房自己用黄瓜弄上了,之后的几年我再也没吃过黄瓜。

有几次我上厕所,都听见里面有啪啪啪的动静,后来我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的,跟一个六十多岁老头子一起从男厕所出来了,呵呵,那女的还管老头子叫爸。

但这些跟我都没关系,我一直都在想怎么逃出去,大概又过了半个月吧,我终于等到了一次机会。

第二章 陷阱

那天领导又把我喊到办公室,说看我口才挺好的,想提拔我当讲师。不过在这之前,我得跟他去别的公司学习学习,说白了就是去另一个地方继续洗脑。临出发之前领导跟我讲了挺多注意事项,说到底就是警告我别跑,只要没出这个城,他肯定会把我抓回来。

但眼看着就到出发的时间了,领导却突然没了动静,不主动找我,也没有让我去找他。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去他办公室想问问怎么回事儿,可我刚走进办公室,看着我那俩男的也跟着一起走了进来,还把门反锁了。

我心脏瞬间狠狠一抽。

不过领导还是笑眯眯的,问我有事儿吗?我说不是要去别的公司学习吗,我想来问问咱们什么时候走。

领导说别着急,这段时间那边公司有点事需要处理,没空接待我们,让我再回去等几天。他还说让我最近一段时间加强加强学习,多做做功课,这样出去和人家交流的时候也方便。

当时觉得有点失望,但我也没在面上表现出来,怕他怀疑。

我就跟领导说这几天我一直给新来的三个人做功课,其中两个已经打算交钱了,领导笑着说:“行,小伙子好好干,我信得过你。”

本来我以为这就结束了,结果刚出领导办公室,那两个打手直接给我拉到了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其中一个人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两个大耳光。

我都被他这两下给打傻了,强忍着火气问他什么意思,那人就指着我说:“别他妈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心思,想跑是吧?你跑一个试试?今天要不是领导说给你个机会,我他妈现在就做了你。”

当会儿我是真有点害怕了,因为这俩人都带着大金链子,胳膊上还全是纹身,说不怕那是假的。毕竟我就是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遇见这帮黑社会的,心里本能就有点突突。

后来他俩又把我撂地上踹了几脚,告诉我以后少动那些歪心思,我也没吭声,回去跟组里的人一起吃的早餐。当时被他们扇的脸都有点肿了,组里的人也能看出来不对劲,但是谁都没过来问我咋回事。

实际上我自己都弄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本来那领导对我态度挺好的,怎么就突然闹了这么一出?而且我自认为最近表现特别好,完美的都不能再完美了,他们是怎么看出来我想跑的?

整个白天我都没怎么说话,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但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一直到晚上睡觉前,组里那个美女突然找我了,在门外冲我招了招手:“组长,你出来一下。”

这美女叫蕾蕾,听说也是个大学生,最近几天我们也有过几次交流,感觉她人还行。我也没多想就跟她出去了,看门那两个人看见是我,也就没管我俩,继续蹲在那抽烟,毕竟领导对我还是挺器重的。

没想到蕾蕾直接给我拉到了厨房,还问我饿吗。

“你把我喊出来就为了这个事儿?”

我挺不高兴的,感觉她在耍我。

“对啊,我有点饿了,想来厨房找点吃的,你帮我找根黄瓜被?”

一听蕾蕾说黄瓜,我本能就想到那个老妇女用黄瓜自嗨的画面了,恶心的我差点没吐出来。我就跟蕾蕾说你想吃自己找,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怪冷的。

“别啊,你这个当组长的不在身边我不敢拿,会被骂的!”

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拉着我一起出来,都给整无奈了,我就说那你快点吧,赶紧吃完赶紧回去,时间长了别人再怀疑咱俩。

然后蕾蕾就在塑料袋里拽了一根黄瓜,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吃,而是洗了洗放到袖子里了。弄的我挺纳闷,问她怎么不吃,她就说现在还不太饿,想留着晚上饿了吃。

当时我就想歪了,也是想逗逗她,从厨房往外走的时候我就小声问她:“你是想留着吃,还是想留着晚上用???”

“你讨厌死了!”

她像撒娇似的在我胸口上捶了一下,说完赶紧跑了。

本来这件事情就是个小插曲,我也没太放在心上,不过接下来几天蕾蕾一直主动找我,吃饭也是抱着碗坐在我身边。弄的我挺纳闷,这丫头不能是对我有意思吧?

但我没想到她是故意接近我的,有天刚吃过晚饭,饭后活动的时候她突然给我拉到一边去了,问我:“前几天你是不是挨打了?”

给我造一愣,问她:“你听谁说的?”

“谁不知道???那天你回来的时候脸都肿了,就是没好意思说。组长,我告诉你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她还跟我卖了个关子,我就说你有屁快放啊,她说你这人可真没意思。

然后蕾蕾告诉我,我那天被人警告,很有可能是我那室友在使坏。因为蕾蕾那天看见室友跟两个内部人员在一起聊了很久,具体说了什么没听见,但八成是在栽赃我。

也就是在那天,我去找了领导,然后被两个内部人员揍了一顿,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其中一定是有联系的。

我那室友叫张闯,跟我在一个寝室混了四年,他这人平时确实是有点扣,但是心眼不坏,我有点不太相信他能做出来这种事儿。

我就问蕾蕾,你确定是他举报的我么?蕾蕾说八成是这样。因为她总听见张闯和别人说我坏话,说我这人自大,心眼小,反正就是不好交。

蕾蕾还说我最近一段时间太出风头了,这么快就升了组长,在公司里我还是第一个。而且我是张闯喊来的,我现在是组长,张闯还是个普通的组员,他心里不舒服也是应该,举报我肯定就是因为嫉妒。

但我还是有点将信将疑,毕竟做了四年室友,我跟张闯就算称不上是兄弟,那关系也是不错的,他没理由就因为这点小事给我使坏吧?

后来蕾蕾就让我自己小心点,公司里说道可多了,别哪天我再中了人家的陷阱。我不咸不淡的说了句知道了,你该干啥干啥去吧,我心里有数。

可能我这态度让蕾蕾有点不高兴,她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第三章 逃出去

 

但是听完蕾蕾的话,我总觉得心里特别扭,本来我到这就是为了救张闯,要真是他举报的我,那我这么做是图个啥?

琢磨了挺长时间,后来我还是决定去找领导,进办公室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人跟你说我坏话了?”

领导当时还装傻,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把那天从他办公室出去之后的事儿全都说了一遍,然后领导就笑了。

“小吴啊,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把自己的事儿做好,别人再怎么举报是他们的事儿,至于信不信,那就是我的事儿了。”

他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肩膀。

“这几天确实有一些风言风语,不过我是信任你的,要不然那天就不只是两个耳光这么简单了。我看这几天你跟蕾蕾走的比较近,刚才这个事儿,也是蕾蕾告诉你的吧?”

听他说出这话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蕾蕾今天把我拉走的时候,那些内部人都看着呢,我这样做不会给她坑了吧?

不过领导突然挺猥琐的冲我笑了笑:“你俩是不是在谈恋爱???”

我一愣,然后赶紧装不好意思把头底下了,小声说没有,她就是我组员,我俩平时在一起交流比较多。

“行了,你俩最近每天黏在一起,当我不知道???”

我就没吭声了,毕竟不太清楚他心里的想法,蕾蕾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我怕给她惹麻烦。

不过领导的态度挺出乎我意料的,他说谈恋爱也无所谓,咱们这里恋爱自由,只是不能出格,不能乱搞。他还说我俩都有文化,形象也不错,准备给我俩树立成典型,多带我俩去别的公司转转之类的。

他还说那天确实是有人举报我了,不过他没信,只是让人敲打敲打我。他还说我最近一段时间太高调了,这么短时间就当了组长,有人眼红也正常,让我最近一段时间低调点,毕竟枪打出头鸟。

反正他就一直是长辈和晚辈说话的语气,语重心长的跟我讲了不少,也是挺可笑的,当时我竟然有点感动。在这个窝点里,到处充满了算计,随时随地都要防着别人,人情冷暖之类的压根就不存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对我说这种话,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我甚至都起了留在他手底下好好干的想法。

但我毕竟是学心理的,也明白他的套路,所以刚走出办公室我就把刚刚的情绪抛到一边去了,但我没想到蕾蕾一直在办公室门外等着我。

我说有事儿吗,她就问我是不是找领导问有人举报我的事儿了,我说问了,还跟她说了声谢谢。因为听领导刚才的话,我已经确定就是张闯在使坏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蕾蕾也就没再问,正好那时候该吃晚饭了,我俩就一起往厨房那边走。走到一半,蕾蕾突然问我:“你想不想逃出去?”

吓得我冷汗都冒出来了。

我连头都不敢转,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咬着牙跟她说:“你他妈想死?”

但蕾蕾这时间已经把脚步停下了,拉着我的胳膊,一字一顿的跟我说:“就因为不想死,我才要逃出去,里面那些人,来的时间最长的已经有四年了,出去还不知道要几个四年,人生有多少个四年?”

我偷偷瞄了一眼四周,好像没人能听见我俩说话,我就指着她说:“你他妈神经病???要跑自己跑,我不想和你一起死。”

说完我就转头想走,可蕾蕾就跟破罐子破摔似的,还跑上来从身后给我抱住了,说话也带着哭腔:“我求求你了,我是真的没办法,我不想死在这啊。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求求你……”

我想把她手给掰开,但那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我俩了,我索性直接转过身,一把给蕾蕾搂在怀里。

当时蕾蕾都蒙了,瞪着俩大眼睛看我,下意识的想挣脱开。我说你他妈不想死就别动,现在不少内部人都看着咱俩呢,领导也以为咱俩在谈恋爱,你赶紧配合我。

吓的蕾蕾赶紧给我抱住了,我把脑袋凑到她耳边:“这次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以后不许再有这种想法,知道么?要不然我一定让你好看!最近一段时间让你学习,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留在这没多久就能成千万富翁,有这好事你还想跑?脑袋被驴踢了么?”

听我说完,蕾蕾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浑身都没了力气,贴在我身上一个劲呜呜的哭。

看见她这样我心里也挺难受的,但是没办法,因为我也不知道蕾蕾的底细。毕竟接触的时间太短,万一她是领导派来试探我的,我要是答应了不就完犊子了吗?

防人之心不可无,处在这种坏境之下,除了我自己之外,其余的所有人我都不相信。

后来还是一个内部的人过来了,说你俩注意点影响,想抱找个没人的地方抱,这么长时间了别人看着影响不好。然后我就领着蕾蕾去大厅吃饭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去试探试探张闯,看看他有没有想逃的意思。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就冲着他在我背后使坏这件事,我估计张闯很有可能是被完全洗脑了,如果我去试探,很可能把自己也陷进去。

所以我就一直计划着自己逃出去,但这地方看守实在是太严了,属于插翅难逃那种,我一直都没找到什么机会。

第四章 一张纸条

其实那天之后蕾蕾又找过我几次,还赌咒发誓说自己绝对不是领导派来的,她是真的想逃出去,但每次都被我搪塞过去了。

不过经过这几次我也能看出来,她确实没和我说谎,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没有把自己心里真正的想法告诉她。

我每天都跟这群人鬼混在一起,盘着腿儿围在一圈,整天胡吹海扯,坐着发财的春秋大梦,看着跟亲兄弟似的。实际上这群人背后各种勾心斗角,每个人都想发财,但大部分人都拿不出来钱,连下线都拉不来,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到领导重视。就像我一样,每个人都盼着能做组长,然后升主任,升经理,走上人生巅峰。

在他们眼里我是个幸运儿,刚来没多久就被领导看重,可没人知道我究竟付出了多少,更没人知道我内心承受着多大的煎熬。在忽悠那些新人的时候,看着他们几千几万的交钱,我晚上睡不着都会想,自己以后会不会遭报应?

他们更不会想我一个高材生给人洗脚、洗袜子是一种什么感觉,一直到现在我吃东西都不敢用手抓,想想我都觉得恶心。

其实领导之所以重视我,是因为我忽悠了不少新人交钱,刚来不到两个月,我至少给公司带来了十几万的收入。但是自从被举报那件事之后,我也想低调点,就不太愿意忽悠其他的新人了,专心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做土皇帝。

我敢说整个公司里,我这组人绝对是最积极的,也是被洗脑最彻底的,当然,我不能算在内。

领导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状况,他们一直在强调气氛,让每个人都特别有干劲,都想着自己能成为千万富翁,然后分享的时候大声的喊出来。他们是想这些人自我催眠,进而互相催眠,人都是会被群体效应影响的,身边的每个人都说你会成为千万富翁,一次两次你可能不会信,时间久了呢?

而且这个公司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赚不到钱,要不然当初去接我的那辆路虎揽胜是哪来的?的确有几个典型,他们穿着考究,带着名牌手表,开着好车,美女常伴左右,没事儿就来我们这边闲逛。这些人的确是从传销窝出去的,而且有些来的久的也认识他们,说他们原来和我们是一个德行,这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对于他们这种话我向来是不屑一顾,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是能赚到钱,但塔尖上有几个位置呢?我不知道,估计他们也不会去想这些东西。

继续说说我那次逃出来的事儿吧,其实后来我对蕾蕾已经没有戒心了,怎么说我也是学心理专业的,蕾蕾是不是撒谎我也能看出来一些蛛丝马迹。但我并没有带她一起跑的意思,毕竟我俩非亲非故,而且逃出去之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怕她会拖累我。

不过可能是因为领导的关系,我和蕾蕾谈恋爱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没办法,为了避嫌我也只能把戏做足,人多的时候都会跟她表现的很亲密,但这只是逢场作戏,私下见面的时候气氛都会有点尴尬。

实话实说,蕾蕾长得很漂亮,我确实对她有点意思,但绝对谈不上是喜欢。如果我们两个人其中能逃出去一个,那我绝对希望逃出去的是我,她的死活就跟我没关系了。

后来蕾蕾再找我的时候,也没再提过跑之类的话,我原以为她放弃了,一直到有天中午。

那天是一个上级的领导下来视察,级别比我们领导都要高,开个宝马七系身边带个秘书,一看就是暴发户的那种。吃过午饭,大领导亲自上台讲课,不得不说,上面的人说话水平确实不一样。

我们这边的讲师都是教我们拉下线,告诉我们怎么去忽悠人,但大领导不会说这些。他一直在给我们讲自己的经历,真情流露的那种,讲到自己生意失败妻子背叛那会儿,就连我都差点忍不住掉眼泪了。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就连我身边的蕾蕾眼睛都有点红。后来他又说了不少鼓励我们的话,带着我们一起喊口号念白皮书,什么我要用全身心的爱去迎接今天,因为这是一切成功的开始之类的,都把我给弄激动了。

心里一直感叹着这大领导真有水平,做传销做成这样也算是人生赢家了,但我没想到第一次逃出去的机会,就是这个大领导给我的。

因为这边的等级分化特别严重,他级别又比较高,所以不可能一直露面,讲完课就和我们领导去办公室谈话了。不过下午那会儿,领导突然过来宣布了,说大领导要带着我们业绩最好的几个人出去吃庆功宴。

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机会来了!

第五章 进女厕所

因为整个公司就我们组的业绩最好,短短两个月就成交了将近三十万,而其中十几万都是我忽悠来的,所以说庆功宴肯定少不了我一个。蕾蕾虽说是没拉倒下线,但公司从其他渠道拉来的两个新人被我挂在了她的名下,加起来也交了将近四万块钱,所以蕾蕾的业绩也不差。

果然,领导一共点了六个人的名字,其中就有我和蕾蕾??醋牌渌讼勰郊刀屎薜哪抗?,我表面上是欢呼雀跃着,其实心里很冷静,一直在想这次有没有机会逃出去。

后来领导就让我们好好准备准备,收拾一下,晚上跟大领导一起出去吃饭。毕竟是去酒店,无论如何也要收拾收拾,别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干传销的。

然后我们被点了名的几个人就去收拾了,有的人就跟过年似的,还特意找了套新衣服换上。这也是他们来之前装在行李箱里的衣服,不过平时都被锁在柜子里,不让穿。

蕾蕾也是换了身新衣服,头发也特意弄了下,看着还挺漂亮。我看她那状态也是有点激动,估计是让大领导给感染了吧,这样也好,别出去之后闹什么幺蛾子,把我给坑了再。

没想到的是临出发之前,蕾蕾突然给我塞了张纸条。

当时大领导正在给我们讲话,所有人都在下面站着,她突然搞了这么一个小动作,吓的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一动都没敢动,就用手偷摸的把纸条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揣兜里了??醇葑永锩蝗俗⒁馕伊?,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把蕾蕾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出门之前我找理由去了个卫生间,把蕾蕾递给我的那张纸条打开了,她那字写的挺好看,但上面的内容让我流了不少冷汗。

“我觉得这次是个机会,不管你跑不跑,我都一定会跑。不求你帮我,只求你别把这件事说出去,等我安全以后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去你妈的!

我狠狠的把纸条扔到了马桶里冲掉,然后一拳砸在了墙上,要是有机会,我现在真想出去揍这个傻逼娘们一顿。

是个人都知道我俩现在处对象了,我俩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她要是跑了,领导能让我好过?她这么做,就等于强行把我拉到了她的战线上,我不想跑都不行。

本来我这次就是去找找机会,要是有机会那我肯定跑,真没有机会就只能继续隐忍,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但蕾蕾这么一闹,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把我后退的路全都封死了。

出去之后我就一直找机会想跟蕾蕾说话,把厉害关系跟她讲明白,让她先别冲动。但根本就没有机会,出了窝点我们直接就上了一辆面包车,车里除了我们六个,还有几个内部的打手,死死地看着我们,连说话都不让。

车四周的玻璃全都被不透明的车膜封起来了,看不见外面路,就连驾驶室中间都拉了一道帘子,想记住逃跑路线那是不可能了。

因为我们这是郊区,还是郊区的偏远地区,跟农村也没啥区别了,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市区。那时候天都黑了,我们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刚下车我就发现酒店门口已经有几个内部人等着了。

算上车上这几个,看着我们的人差不多有十个,就算我们六个齐心,面对十个人也基本上没有跑的希望。

至于说和别人求救,只能说是有希望,毕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了也未必会管这种闲事。现在的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而且我听说这边挺多人都和传销组织有联系,别到时候没求助成功,反倒被人家给举报了。

也是,大领导既然敢把我们带出来,那肯定有让我们跑不出去的底气??醇笔蹦羌苁莆叶伎旆牌?,但一想到蕾蕾那张纸条,我恨不得现在就操死她。

不得不说大领导还是挺有牌面的,到了包房之后点了一大桌的海鲜和野味儿,还要了几瓶挺贵的白酒,然后大家就边吃边聊上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大领导还让我坐在他身边,还跟我聊了不少话。

他先是打听了我的一些具体情况,就跟查户口似的,哪儿的人,今年多大岁数,家里几口人之类的。我也不敢怠慢,老老实实的回答他的问题,不料他突然话锋一转:“小伙子,你觉得我们这怎么样?”

我一愣,脑子里转了个弯,赶紧回答:“我觉得非常好啊,这地方太适合我了,才来两个月就出了这么多业绩,提成也赚了不少,我觉得我一定能在这赚到大钱。”

听我这么说,领导也是笑呵呵的。

“你能这么想就是好事儿,其实我原来也跟你一样,刚来那会儿也怀疑这是骗人的,是传销,赚不到钱??墒呛罄次倚帕?,因为我看见不少从这里走出去的人都赚了大钱,就像你见到我一样。而且咱俩的经历差不多,我一开始也是没钱交,也拉不到人,可靠着自己的努力,我不也走到这个位置了么?”

我连连点头,赶紧附和:“是是是,领导是我的榜样,我一定好好向你学习。”

没想到领导突然对我说:“这次也是你们领导和我说,说他这里来了个新人,各方面能力都很出众,我才决定亲自来看看。今年过年之后,总部很有可能会建立一个新的分公司,只是还没有合适的经理人选,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是有这个能力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大领导说完这话,我突然有一种留下来好好干的冲动。毕竟我就算出去之后也就是每月几千的工资,如果留下来万一做好了,说不定真的能发大财。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抛到了脑后,我很清楚,这就是他给我画的一张大饼,相同的话他很有可能对许多人都说过。

后来大领导又敬了我们几杯酒,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然后这群人都激动了,一杯一杯的连着喝。就连蕾蕾都连着喝了好几杯,看见她这样我反倒安心了不少,她要是想跑的话肯定不能喝这么多,估计她也明白今天够呛能跑出去吧。

但就在我喝了两瓶啤酒之后,蕾蕾突然说想去上厕所。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心里也有点突突,就跟大领导说蕾蕾可能有点喝多了,我陪她一起去。

大领导也是拿我打趣:“给你十分钟够不够?快去快回,小心点别闪着腰啊。”

这帮人都知道我和蕾蕾处对象,也都跟着瞎起哄,我嘿嘿一笑,然后跟蕾蕾一起从包房走了出来。门外也是有几个内部人看着的,看见我俩出来了,他们就问我俩:“干什么?”

我说我俩想去厕所,其中一个人就说:“我带你俩去。”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显然这些人对我还是不放心,不过这样也好,有这个内部人跟着,估计蕾蕾跑出去的这个念想也就断了。

但我真没想到蕾蕾也不是一般人,她逃出去的欲望比我还要强烈。

酒店里的卫生间是分男女的,先进一道门,然后左边是男厕,右边是女厕。我本来想去男厕尿个尿,然后出来等蕾蕾,没想到趁着那个内部人不注意,蕾蕾直接一把给我拉女厕所去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