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专家推荐号码:(大结局)坏坏前夫不偷欢丁雨秋霍启明_坏坏前夫不偷欢全文阅读by花间一壶酒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坏坏前夫不偷欢丁雨秋霍启明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坏坏前夫不偷欢丁雨秋霍启明,坏坏前夫不偷欢全文阅读,坏坏前夫不偷欢小说讲述了丁雨秋霍启明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此刻的丁雨秋已经恢复了神智,恢复了往日里那个高冷干练的模样。不可能,我今天安排好的专访对象是欣荣实业的张总,不是你,而且你不是早就推掉我们的专访表示再也不会参加了吗!

坏坏前夫不偷欢

第1章 等不到

“他特别大方,给我买珠宝房子豪车,都是上百万千万的花钱,我不收他还会生气……这栋别墅,就是他给我买的,这里面的所有家具,也是他找国外的设计师定制的呢?!?

面前的女人眉飞色舞的炫耀,丁雨秋手握录音笔,默默的听着,脸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

一直等到女人炫耀完,她才扯了扯苍白的嘴唇说:“霍先生对你太好了,真让人羡慕?!?

而心里,已经说不上是酸涩,还是麻木。

女人一脸幸福的笑起来:“那当然,他特别温柔体贴,我的生理期他都记得,每次都给提前给我准备好补血的补品,不让我着凉,还提前跟导演打招呼不让我拍太累的戏……”

丁雨秋的手下意识捂住锥痛不止的小腹,今天,刚好是她的生理期,可除了她自己,不会有人记得。

更不会有人为她做这些。

女人的红唇张开,还要接着炫耀什么,可丁雨秋已经没有耐心接着采访下去,现在的她不想听见那个男人对其他女人好的事情,一句都不想听。

七年了,她跟拍了他七年的花边新闻,听着无数女人在她面前夸耀霍启明对她们有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无微不至,她已经听够了。

她终于忍无可忍的问了一句身为记者不该问的问题。

“听闻霍先生已经成家了,你是国内的一线明星,插足已婚男人的婚姻,不担心对事业造成影响吗?”

语气里,已经带了难掩的质问和斥责,丁雨秋曾一次次告诉带过的新人,不论采访什么样的人,都要理智,不能带个人情绪,可今天,她自己都没能做到。

女人无所谓的嗤笑:“都说他结婚了,可谁都没见过他老婆长什么样子,说不定他根本没结婚呢。就算结婚了,他家里那个黄脸婆肯定也拿不出手。那样的女人,我怕什么?启明这么宠我,我要是想让他离婚,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女人摆弄着漂亮的指甲,漫不经心的继续说:“再说,插足,要能插的进去才叫插足,要是他们夫妻关系很好,又有我什么事呢,丁小姐,你说是不是?”

丁雨秋的话被堵在喉咙里,再无法反驳,所有的情绪也跟着梗在了心口,上不去下不来。

强撑着结束了采访,丁雨秋装好相机和录音笔,拖着快要走不动路的身子在这片别墅区的路口打车。

这是一片寸土寸金的地界,能在这里买别墅的人非富即贵,来往的人都是开着豪车进出,根本就没有公交站或是地铁站,甚至连出租都很少会开到这边来。

她一直等了好几个小时,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小腹一阵一阵的坠痛,疼的她连站的力气都没有。

忽然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停在她旁边,车窗降下来,是她刚刚采访的那个一线明星,梁诗颖

“丁小姐,你还没走呢,不然我们送你去市区?”

我们?

身为记者,她迅速捕捉到了一个不寻常的词,下意识不动声色看向驾驶座,眸光颤动。

霍启明,这已经是她不知道多少次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但以前她都是远远的隔着镜头看着他,如今让她亲眼看着这一幕,她发现自己还是接受不了。

他戴着墨镜,侧脸依旧那么俊朗,一身休闲装,看起来今天并不需要工作,那是要陪梁诗颖去什么地方?

他的手就在梁诗颖的光裸的大腿上抚摸着,根本没有背人的意思。

明明看见了丁雨秋,他还依旧那么高冷的目视前方,修长的手指不耐烦的点着方向盘。

丁雨秋扯着苍白到不能更苍白的笑容,“不必了,我已经叫我老公来接我了,他很快就到?!?

“呵!”

驾驶座上的男人冷笑了一声,揽过梁诗颖裸露在外的肩膀:“宝贝,别人不领情,就不要多管闲事,既然她老公来接,那就让她等着好了?!?

说完升上车窗,轰响油门绝尘而去。

丁雨秋站在原地攥紧了衣角,她知道,霍启明那一声冷笑,分明就是在嘲笑她的故作坚强。

因为她的老公,已经当着她的面,带着别的女人走了。

她小腹剧痛跌在地上,看着车子消失在视野里。

她根本等不到自己的老公来……

第2章 七年很痛

杂志社,宋主编拍着桌子嚷:“丁雨秋呢!让她去采访梁诗颖和霍启明的花边新闻,怎么到现在都没见到样稿,人死到哪去了!”

丁雨秋好不容易打到车回到杂志社,一进门就听见主编在骂骂咧咧,她忍着腹痛,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小跑进主编办公室。

“主编,我已经采访好了,路上耽搁了些时间,很抱歉……”

她的道歉还没说完,一叠厚重的杂志劈头砸过来,摔在她头上身上,她趔趄了好几步才站稳。

“丁雨秋,对面新风杂志已经出了好几个版面报道霍氏总裁霍启明和一线当红小花梁诗颖的新恋情,我们比他们晚了整整三个小时!早就蹭不上热度了!你现在告诉我采访好了有个屁用!不想干就滚,别在这拖杂志社的后腿,我这不养闲人!这没有给你吃干饭的地方!”

“主编,我已经……”

“你已经什么你已经!你这种借口你知道我听过多少?你已经尽力了,你很努力的采访了?努力能当饭吃吗,你稿子呢,我们的杂志版面呢!在哪呢,都在哪呢!干不好就别干,别在这给我苦哈哈的装可怜,你以为你是哪个总裁的老婆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拖延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

丁雨秋抱紧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终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即便她是总裁的老婆,也做不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就可以不干什么。

总裁的老婆这个身份,对于她,又高贵到哪去呢?

深吸一口气,她不再做任何解释,“主编,这次是我个人原因耽误了时间,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

“你是什么东西,你承担?新风杂志今天的销量都破记录了,你怎么承担我们一本都没卖出去的损失!你承担的起吗!马上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

咬着牙,她默然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有几个她带着的小记者围上来:“小雨姐,你没事吧,呀你头上都被砸破流血了,赶紧包扎一下吧……”

丁雨秋摇摇头,一边收拾了自己的相机和杂物,抱着纸箱冲他们笑笑:“我没事,你们好好干,我教你们的东西都要记住,少犯错误,知道吗?”

“小雨姐,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宋魔鬼不得折磨死我们啊……”

“所以你们要尽快成长起来啊,好了不说了,我走了,想我的时候就找我吃饭吧?!?

丁雨秋摸了摸他们的脑袋,故作轻松的离开了杂志社。

站在杂志社门口,回首看着这个她工作了六年的地方,心里酸涩的说不出话来。

六年,三任主编,一个比一个刻薄,就算她对这个地方再留恋,也还是留不下来了。

晚上回到家,空荡荡的别墅,是霍奶奶强行要求霍启明出钱买的,还强行要求霍启明每天必须回到这个家里过夜,否则老太太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也难为了霍启明,每天回来,还要每天想着办法躲着她。

她苦笑着把纸箱放在门口,拖着狼狈的身子倒在沙发上,忙碌的一天,难熬的一天,终于要过去了。

时钟敲了十二下,她想起什么,还是强撑着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茶几上摆满了印着霍启明和不同女人约会照片的杂志,她冲着男人的身影举了举酒杯。

“霍启明,结婚七周年快乐?!?

咔哒一声,大门忽然开了……

第3章 想要?那我给你!

皮鞋和高跟鞋的声音交杂着传进来,两个人激吻的喘息声也传进丁雨秋的耳朵。

她木然转头,看着门口吻到无法自拔的霍启明和梁诗颖,面无表情。

七年了,她已经负责专访霍启明的花边新闻整整七年了,从她跟他结婚那天起,她就要满世界追着他的那些新欢,求着她们让她做个采访。

那些女人在她面前颐指气使,骄傲飞扬,而她这个原配,在她们面前,点头哈腰,卑贱到骨子里。

成为一个记者,是她最爱的事业,可偏偏,因为霍启明,她又恨死了自己的职业。

她专访他的新闻七年,还从未抓到过他跟哪个女人这么过分亲密,如今,终于被她碰上了。

而且,还是在她自己的家里。

站起身,她走到忘情的两人身边,一扬手将手中的酒全都淋在了梁诗颖头上。

“啊!”

梁诗颖尖叫着跳开,“你干什么!你疯了!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贵!丁雨秋?你怎么在这?狗仔跟拍都跟到这来了吗!马上给我滚出去!”

丁雨秋上前抓着梁诗颖的头发,将她的脸转向客厅中央一副巨大的婚纱照上,“看好了,这是我家,这个男人,是我丈夫!该滚的是你!”

此刻她不是那个点头哈腰的记者丁雨秋,她是霍启明的妻子丁雨秋!

她自认平时性格是很温柔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生理期控制不住情绪,或许是丢了工作心情实在不好,或许是小三蹬鼻子上脸已经在她的家门口兴风作浪,或许是这许久以来的隐忍终于压抑不住。

总之,她扇了梁诗颖两个巴掌,然后将一脸懵逼的女人推出了门,砰的一声关在门外,自己靠在门背上难以平复情绪。

霍启明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踢了一脚门边装着她杂物的纸箱:“被杂志社辞了?烦人的苍蝇以后终于不用追在我屁股后面嗡嗡乱转了,姓宋的办事果然有点效率,比前两个利索多了?!?

丁雨秋缓缓转头看向霍启明,眼睛里有不甘的水光在打转。

原来是他,安排了一个又一个刻薄的主编来,就为了把她赶出杂志社,让她没法立足。

她上前揪着霍启明的衣领质问:“我哪里得罪你了,致使你七年都不肯正眼看我,这七年,我就算是跟踪你的报道,也从来没去打扰过你,你不喜欢我,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可为什么你就偏偏这么讨厌我,讨厌到要把女人带到我面前,讨厌到要我丢了工作,要我什么都不剩!”

她怒,他也怒,提起他们的婚姻,他就恨不得掐死她,“如果你没故意巴结奶奶,让她强迫我娶你,或许你今天不会过的这么不好,丁雨秋,这是你自找的!”

霍启明甩开她就要开门,丁雨秋慌慌拉住他:“你要去哪,你要去找梁诗颖?我不准……”

“我去找谁需要你的批准?”他冷冷看着她。

丁雨秋咬了咬牙,揪着他的领子吻住他的唇,“霍启明,今天是我们结婚七周年,你除了这里,哪都不能去,你除了我,谁也不可以碰!”

她撕扯着他的衣服,也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霍启明厌恶的推拒她,她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的巴在他身上。

“今天你敢走,我就立刻去告诉奶奶!”

丁雨秋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霍启明眸中瞬间腾起怒火,他猛地转身将她撞在凹凸不平的门板上。

“贱人,你想要,那我就给你!”

第4章 你就是个疯子

冰凉的门板硌得她脊背生疼,他撕裂她的身体更疼,疼的她眼泪不住往下掉,疼得她咬住他的肩膀也无济于事。

霍启明压制着她,低喘着律动:“怎么样,满意了?高兴了?嗯?处心积虑,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就这么想守住霍太太的位置,是不是?”

奶奶说只要丁雨秋不想离婚,那他就死也别想离婚。

不管他跟多少女人亲密,她都能面不改色的写报道,写那些让人想入非非的花边新闻,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她就只是个娱记,而不是他的妻子。

连这么痛苦的婚姻都能死守七年,好啊,既然她想玩,那就好好的玩,看看到底是谁玩死谁!

半晌,他隐隐感觉两人之间有奇怪的黏腻感,伸手摸了摸,竟摸到了一手的血。

她正在来月事!

他惊了,一把推开她,退开好几步:“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霍启明满脸嫌恶的迅速进了浴室,她缓缓从门板滑落,双眼无神。

七年了,这就是他们迟来了七年的洞房花烛。

她终于成了他的女人,可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不可调和的关系里。

她苦笑着起身回卧室,终是在房门口昏了过去。

丁雨秋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霍奶奶见她醒了,顿时心疼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好孩子,让你受了这么大委屈,你说奶奶是不是办了件错事?”

老人的泪眼让丁雨秋心里不是滋味,她握住霍奶奶的手,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什么事:“不是奶奶的错,是我们自己没有把感情处理好?!?

“小雨,这七年你跟启明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是他对不住你,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霍奶奶心疼的看着丁雨秋。她脸色苍白,黑眼圈深重,脸上还带着伤,那模样,竟比年过古稀的老人还憔悴些。

苍老的手轻轻抚上丁雨秋脸上的伤口,老人想起今早去看望他们小两口,却看见了丁雨秋满脸苍白满身是血昏倒在门口的样子,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霍奶奶差点就以为自己这么好的孙媳妇被自己的畜生孙子折磨死了。

好在现在人没事,可这么看来,这个孩子再这么下去,早晚也会撑不住。

老人自以为给这个孩子找了幸福,可眼下看来,分明是把人家推进了火坑。

“小雨,这些年奶奶都把你当成亲孙女看,不如你跟他离婚吧,霍家的企业的股份奶奶划给你一些,奶奶再给你找一个称心如意,能好好呵护你的人,作为补偿,好不好?”

丁雨秋垂下眸,缓缓摇了摇头:“奶奶,我不想离婚,我想……”

她想再试试,再等等,昨晚就已经是他们关系迈进的一大步了,要是还能再近一步,比如有一个孩子,或许他会回头好好的看看她,会认真起来对待她。

“她当然不想离婚,离婚她只能拿到一小部分股份,但不离婚她就是一直是霍家少奶奶,永远都掌握着霍家一半的财产,这么划算的账,她再傻也算得出来!”

霍启明推门而入,眼神中的厌恶刺的人心里难受。

他冷冷看着丁雨秋,果然他就觉得这个女人别有用心,如今才终于露出狐狸尾巴,她分明就是看中了霍家的财产而有意接近奶奶,更是为了得到财产死扛七年就是不离婚。

在她的眼里,他的价值无非就是挖不完的花边新闻,和他手里花不完的钱!

他就是要证明,当初她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说什么喜欢他,只想要他,根本就是觊觎霍氏财产而编造的谎言!

“丁雨秋,你不想离婚,可以啊,把这份财产公证协议签了,证明霍家的财产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离婚了你只能净身出户,不离婚你也只能花自己赚的钱,你敢签吗?”

丁雨秋看着摔到自己身上的协议,这几年的日子,她本就是靠自己努力工作赚钱养活的自己,从没用过霍家的一分钱。

只有霍启明觉得她一直在做霍家的米虫。

她忍着鼻腔的酸涩抬眼看他:“我有什么不敢?”

霍启明看着她利落的抬笔签下名字,忽然不知所措……

第5章 一无所有

丁雨秋把协议还给他,直视着他惊诧的表情。

“这样可以了吗?”

男人无言以对,霍奶奶起身一拐杖打在他腿上:“混账,小雨是你妻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这份协议不生效!”

“奶奶,这份协议合理合法,从她签字起就已经生效了,她这辈子都别想贪得霍家的一分财产?!?

霍启明挨了一棍子,还是那么固执的站在原地,那么挺拔,连歪都没歪一下。

态度之坚决,意志之坚定,足以让丁雨秋的心渐渐凉下去。

原来自始至终,他在意的,都只是霍家的钱。

“霍家的财产还轮不到你说了算!我明天就把霍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转到小雨名下,我说过了,没有小雨,你奶奶现在早就已经死了,你就是这么报恩的吗,从小教给你的那些东西都学到哪里去了!”

霍启明忽的抬头看向丁雨秋,眼神比刚才讽刺了不知多少倍,仿佛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小辫子一样得意。

“难怪这么痛快就签了协议,原来还有后手,就算从我这分不到钱,你也能从奶奶那拿到股份,不论怎么算你都不亏,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丁雨秋一滞,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即便签了协议自证清白,在他眼里,她也依然是个贪图钱财的女人而已,这个根扎在他心里,怎么都拔不掉了。

霍启明扶着颤抖的老人,“来人,带老太太回老宅,老人岁数大了,别让她见不该见的人,免得气坏了身子?!?

霍启明强行把霍奶奶交到随行的佣人手中,送走老太太,他回头冷眼看着她:“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离婚,我给你一笔钱,或者不离婚,你什么都得不到?!?

他甩门而去,丁雨秋缓缓靠回到床上,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扯开苦笑。

钱?她才不想要。

她想要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他而已。

他想让她一无所有,而这么多年,她本就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到现在,连她热爱的工作也已经没了,这不就是他一直想看到的她的下场吗?

手机响起来,是杂志社同事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兴奋而激动:“小雨姐,你发的新闻爆了,社交媒体的服务器昨天在你发出霍启明花边新闻之后立刻就瘫痪了!我们网上的粉丝一下子涨了三百多万,连带着我们的杂志销量也跟着大卖,宋主编正在那抓头发后悔开除你呢,估计很快他就会请你回来上班啦!这回小雨姐你可扬眉吐气了!”

丁雨秋这才后知后觉的上网浏览了各大网站娱乐版头条,竟然都是她那天发布的一线小花和金融大亨的恋爱新闻。

那天她采访完梁诗颖,知道当时是没法赶回杂志社编辑稿子了,于是立刻在等车的时候,写好新闻稿,先把稿子发布到了网上,新闻最讲究时效性和独家性,她想,就算赶不及回去印杂志,至少网上的消息她已经占了先机。

但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宋主编,不,是被霍启明从杂志社踢了出去。

就算她做出了一个再大的新闻,宋主编也不会让她回去的。

即便宋主编想让她回去,霍启明也不会让她回去的。

她如今,除了那一纸婚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啪嗒,啪嗒。

血不知何时从她的鼻腔里流出来,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晕开了一大片的红。

她看着越来越多的血迹,意识忽然抽离……

第6章 我同意离婚了

一周后,丁雨秋出院回到家。只是一周的时间,大街小巷已经传遍了霍启明要跟梁诗颖结婚的消息,传闻说连他们结婚的珠宝婚纱都已经选好了。从她把两个人的花边消息发布出去开始,这个消息就像一盘永远炒不冷的饭,一直在反反复复的发酵着,一波一波的消息冲击着她。她回家的时候,霍启明正翻阅着印有他跟梁诗颖暧昧照片的杂志,嘴角是她从未见过的幸福笑容。听见丁雨秋回来,他笑容立刻消失,仿佛她坏了他的好心情?!盎羝裘?,我有件事跟你说……”

“没空?!?

他摔下杂志,起身就走,丝毫不想跟她多说任何一句话。一如过去的七年,他从来不愿与她有任何一点交流。擦肩而过,丁雨秋忽然说:“我们离婚吧?!?

霍启明一顿,嗤笑着侧目看她:“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同意离婚,离婚协议我也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

霍启明狐疑的看着她,她已经转身出去,坐上了车。两人办好手续,拿着离婚证,霍启明还觉得有点不真实。这个死赖着这段婚姻七年的女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离婚了?

她在卧室里收拾行李准备搬出去,本来要去公司开会的霍启明破天荒的没有走,站在门口看着她忙里忙外?!澳悴挥冒?,这套别墅我会留给你,还会给你一笔钱,另外杂志社那边,我会安排你做主编,我们结婚七年,就算你再怎么耍手段,我霍启明也不会亏待……”

“不需要,房子,钱,工作,我都不需要,你给的,我更不会要?!?

她面无表情的往行李箱里叠衣服,她以为自己会哭的,可事到如今,也已经哭不出来了。七年了,该流的泪早就流干了?;羝裘鞅凰碌男目诜⒚?,“爱要不要,现在不要,以后别哭着来求我!”

“我只要一样?!?

她直起身,在他讽刺的眼神中定定的看着他:“我只要你好好跟我做一次,满足我一次?!?

“就这么简单?”

他狐疑的看着她,在她认真点头后,他上前扣住她的后脑,一边吻上她的唇,一手去解她的衣服?!凹热荒阏饷锤纱?,那我就如你所愿?!?

那一夜她疯了一样缠着他,不知多少女人曾在他身上也是如此辗转,不知道今后将有多少女人继续和他做这样的事。这些都不重要了,只有今天晚上,她想要他,想要他陪着她,其他的,她已别无所求?;羝裘髯芫醯盟行┓闯?,同意离婚这件事就已经很反常,离婚后她的态度更加反常??伤此挡簧侠吹降资鞘裁吹胤讲欢跃?,便也只能极尽能事的满足她,两个人最终在筋疲力尽中昏睡过去。清晨醒来,她照常给他冲了一杯蜂蜜水后,拖着酸痛的身体去收拾行李?;羝裘餍牙吹谝患戮褪谴虻缁安樗??!叭ゲ椴樗拿伦罱忻挥凶什涓?,还有查查老太太那边有没有变动霍氏的股权?!?

他还是不信她就这么分文不要的离婚,一个为了出爆款新闻,连自己老公的花边新闻都能写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净身出户的傲气!

他故意说的很大声,次卧里的丁雨秋自然也听到了。她苦笑了一下,默默翻开刚刚办好的离婚证,啪嗒……

血滴落在纸页上,她慌忙擦去,转身跌跌撞撞去找纸巾堵住鼻孔,带翻了桌上的花瓶,摔出砰的一声?;羝裘骶挝岳?,皱眉看着一地狼藉,还有背对着他的丁雨秋?!澳阍诟墒裁?”

丁雨秋满手都是血,匆忙抽的两张纸巾根本堵不住鼻腔里汹涌的血。她不敢转过身被他看见,只闷声说:“没干什么,离婚了心情不好,用花瓶泄愤而已,要赔偿吗?”

霍启明一步步走近,抬手抓住她的肩膀要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总觉得好像她在藏着什么……

第7章 最怕润物细无声

她其实有些瘦,昨晚他碰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可是她的身材还挺好的,该饱满的地方很饱满,该纤细的地方纤细,手感好到只要一碰到她,就能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热。昨晚那一次,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原来有这么好的味道。他记得一套摄像设备十几公斤,这么一个瘦弱的女人扛着一套设备,每天东跑西颠拍新闻做采访也挺不容易。丁雨秋紧紧捂住自己的鼻子,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她这个样子,被他看见了会如何,他会心疼,还是会嘲笑?

恐怕会是后者吧,他才不会顾她的死活,他只会觉得她在装可怜博取同情。就在他马上要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时,他的手机响了?!扒装?,我已经在公司等你半个小时了,你怎么还没来呢,说好今天要陪人家出席活动的~”

梁诗颖甜腻腻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霍启明放开了抓在她肩膀上的手,一边说着:“我马上就到,等我?!?

一边抓起外套,匆匆出了门。丁雨秋松了口气,忍下心中的失落,抽出更多的纸巾堵着鼻子。黑色跑车从别墅开出来,霍启明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渐渐缩小消失的别墅,不知怎么心中竟有些不安??梢仓皇遣话擦艘凰?,他等了七年终于离了婚,还有什么可不安的。丁雨秋收拾好了东西,拖着箱子离开,锁上大门,她仰头看了看这个她死守了七年的“家”

,如今也不再是家了。她清除掉指纹锁上她的指纹,把备用钥匙也留在屋里的茶几上。这个地方,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峙乱裁挥谢峄乩戳??!?

梁诗颖和霍启明的恋爱关系坐实,两人在人前人后都打得火热,媒体铺天盖地都是两人好事将近的消息,而这些消息,再也没有一条是出自丁雨秋之手。没有丁雨秋的别墅,霍启明依旧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回去,仿佛成了习惯。早晨醒来他摸了摸床头,什么都没摸到,心情有些烦躁。穿上睡衣下楼,佣人将刚刚做好的早饭放在桌上:“霍先生,早?!?

他看着桌上连续一个月没变样的早餐,皱了皱眉。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又是甜得发腻的味道!

他把杯子撂在桌上,冷眼看着一旁的佣人:“是不是觉得霍家用惯了你,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敷衍了?”

从丁雨秋走之后,这个佣人做事就开始不用心,他一开始并不想追究,也没有时间跟一个佣人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一连一个月都是这样,他就算有再好的耐性,也不会容忍。能忍一个丁雨秋七年,在他看来都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佣人上前连连道歉:“实在抱歉霍先生,以前您的生活起居都是太太亲自打理的,我只是负责家里的卫生,我实在不知道先生你平时的生活习惯,我,我这就联系太太,跟她学习……”

霍启明一怔,不自觉环顾了一圈这个他住了七年却从未仔细看过的房子,好像什么都没少,却好像的的确确是少了些什么。清晨放在床头的一杯润喉蜂蜜水,每天早上不重样的丰盛早餐,不加糖的脱脂牛奶,餐后的水果拼盘,熨烫好挂在门口的外套和衬衫,衣帽间按照他穿衣喜好整理的衣物,还有每天晚上回来符合他口味的饭菜,还有他醉酒后厨房里一定会准备的醒酒汤……

那些他习以为常的的点点滴滴,如今都没了,原来这七年,他以为的井水不犯河水,根本都是他自以为的而已。她早就已经渗透进了他的生活里。什么时候她对他的饮食起居了解的这么仔细,她又是什么时候为他做的这些?

他以为那个女人只会扛着相机到处跟踪他的花边消息,原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还做过这么多事情?

多到她离开之后,他的生活就完全打乱,乱到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已经润物细无声的与他不可分割。他起身,在衣帽间里翻找了半晌,终是没能像从前一样在他一眼就能看见的位置,找到他今天想穿的衣服。领带上有微微的褶皱,让他心里莫名的恼火,一个简单的领结打了半晌都打不好。终于他把领带扯了,拿出电话:“去查查丁雨秋现在在什么地方?!?

两个小时过去,他终于收到回复:“霍总,太太现在,在后街咖啡厅里……

在……

在相亲……”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