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遗漏数:(完结)情深入骨霍总的小娇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宋瑜悠霍麒霆目录by红叶海棠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情深入骨霍总的小娇妻宋瑜悠 霍麒霆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情深入骨霍总的小娇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情深入骨霍总的小娇妻是作者红叶海棠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宋瑜悠霍麒霆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场车祸,让二十八岁的宋雨重生在十八岁宋瑜悠身上。 没想到遇见自己的高中男神霍麒霆,脸是脸,身材是身材,绝对力压各路小鲜肉老腊肉。 可是—— “霍麒霆,你能把衣服穿了再谈吗?” “不能!” “霍麒霆,我有交男朋友的权利吧?” “没有,我是监护人,你的一切感情问题,都需要经过我同意!” 她皮笑肉不笑,“可是我成年了!” 某人若有所思,登时看向她的眼神都有些灼热,“对啊,成年了!” 这是一段狗腿子与高冷男的爱情故事!

情深入骨霍总的小娇妻

第1章 车祸

“小雨,我们分手吧!”

就在宋雨在家里布置求婚场景时,她突然收到男朋友田恒的微信。

她一下子怔住,五年的感情啊,她已经二十八岁了,她一心一意守着田恒,感情上从来是她主动,包括决定走进婚姻,也是她暗示的。

怎么……突然就要分手了?

急忙打电话过去,对方却关机了。

“田恒,你爸爸的!”她嗤了一声,拿起车钥匙就把那辆陪伴了她六年的二手车开了出去。

宋雨和田恒都是小演员,可是她无心进娱乐圈,反而是田恒,参加各种选秀,却没有一次被选上。

她知道他住的地方,所以驱车直接去往目的地,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出车祸。

更离奇的是,她不仅没死,她跟瞬移了一样,出现在KTV,摸了摸头,有些疼,还有点血迹。

难道是摔倒了,摔到脑袋了?

“什么玩意儿?”她起身,扒拉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身亮片的吊带,看得她这个老阿姨阵阵头皮发麻。

“宋瑜悠,你干嘛呢?今天你是主场,不是来个大改变吗?那个小哥哥等你过去撩呢!”

一个小女生的声音打破她的思绪,宋瑜悠,是谁?

“扣扣扣――”敲门声有些急。

宋雨抚着发胀的脑袋起来,可是对着镜子时,她惊恐的发现,镜子里的人,并不是她。

身材瘦小,还画着浓妆,头发弄了摩丝,还放着亮晶晶的粉末。

这个审美……

实在是一言难尽。

“宋瑜悠,你让我给你安排这一出成人礼,外面那人可等着呢,你别给我临时反悔,对方可不是好惹的啊!”

那个女生又催促,带着些许威胁。

可是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不是宋瑜悠,她是宋雨啊!

怕自己看错,急忙用水洗把脸,劣质化妆品登时花了,弄得更加狼狈。

“我……他么的,是……活的吗?”

宋雨可以确认,两车相撞,她应该是受了重伤的,她只愿意相信是重伤,因为她有些忌讳死和灵魂附体这些字眼。

一把掐自己的大腿,疼得她龇牙咧嘴。

不是做梦。

认命的打开门,着实把在门口催促的女生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回事,不就是喝了两杯猫尿吗?又不是万圣节,怎么……”

宋雨没心情管这个女生,紧径直出了卫生间,她得回家,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哎哎哎,你干嘛去!人正等着呢!”女生拉着她就往包房去。

宋雨想了想,现在情况不明,要不先弄清楚情况再说,便没有反抗。

“当当当,你说的,十八岁是个很有纪念意义的一个日子,放开过去的自己,去完成自己的成年礼吧!”

打开门,女孩二话不说就把她往包房里一推,里面的人随即一把接住她。

“宋瑜悠,没想到,平时看着胆小,竟然有这么开放的时刻,放心,哥们懂温柔,一定让你度过难忘的成年礼!”

男生说着抱着她欲图不轨,宋雨完全不清楚这些小屁孩说的什么玩意儿。

但是!

动手动脚就不应该了,本来就会格斗术的宋雨刚想发挥她的动手能力,就听见门口“砰”的一声,被大力推开。

“宋瑜悠!长胆子了你!”男人背光环视包房里,由于包房光线暗,只看见男人身高一米九左右,穿着裁剪得体的名贵西装。

当然,她想表达的是,身材绝对是肩宽腰细。

宋雨懵懵的,身上的男生看见这个突然闯入的男人时,被吓的一哆嗦,跌落地上。

“把这些孩子,都给我送回家去,宋瑜悠,出来!”男人一副长辈式的命令。

她完全被动的听话跟了出来。

第2章 叔叔?

出了包房,她才看清男人的长相。

长得比较像某贵族王子,鼻子高挺,像鹰钩鼻却没那么凸现鹰钩,五官精致,眼睛灰蓝色,是混血儿,刚毅轮廓。

气场十分冷硬。

让她呆的原因,是他竟然她高中偷偷暗恋过并且是让她情窦初开的男神,霍麒霆。

青春期谁没几个暗恋对象呢,可是人家那时候和她同班?;ǔ挛难┐虻没鹑?。

之后就传出二人恋爱了,更是直接双双转学就去了国外念书。

她那段不为人知的暗恋,就这样被遗忘了。

“怎么?做错事,不敢说话?”霍麒霆忽地停下脚步质问,宋雨沉浸在自己思维里,完全没有刹车准备,一下子撞上了他的后背。

得亏不是整容鼻子,否则都得歪了。

“做错什么事?”她确实不知道,初来乍到,总得让人弄清楚情况吧!

“什么?!”男人微怒。

宋雨察觉到他很生气,急忙抬起脸看着他,“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甭管啥事,先认错再说!

“还有下次?”男人再质问。

她急忙摆手,“没下次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霍麒霆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看你胆小怕事,竟然敢做这种败坏风纪的事,你这样,是想让我和你爸妈没法交代吗?”

“这话就过分了吧,不就是过个生日吗?你有必要上纲上线吗?你要想替她……你要是有心,直接给我办个生日宴会就好了,我用得着这样吗?”

宋雨也生气了,她怎么说和霍麒霆算是老同学,而且她熬了那么多年出了社会,可不想继续被提着耳朵说教,尤其还是老同学以长辈的口气说教。

“宋瑜悠,你找男人……做……做那种事,纪念你的成年礼,你觉得这事小?”

霍麒霆说着都觉得这事意外,宋瑜悠平时看着说话都不敢大声,竟然会这么反叛。

她头脑咯噔一下。

那种事?她不是真的十八岁的小妹妹,当然知道霍麒霆说的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这姑娘虎的,竟然要奉献第一次来完成自认为有仪式感的成年礼?

我擦!

“不是,霍麒霆,你听我解释,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叫叔叔!”他纠正。

呵呵,连情况都没分清楚,就要降低一个辈分,叫老同学叔叔?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可是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侄女,谢谢你替我解围,咱们后会无期!”

说着她要走,她还要去找那个天杀的田恒算账,如果不是他,宋雨根本不会面临这种情况。

可是显然霍麒霆很强势,直接提起她的脖子的衣服就拎起,好歹也有近一百斤的重量,人家却跟拎小鸡仔一样拖着出KTV 。

“霍麒霆,你疯了吗?我要回家,你这是绑架!”她怒吼。

某人不理,继续单手插兜,帅气的提着她走。

“我警告你,放下我,否则我发火起来,我自己都怕!”她再次怒吼。

这次终于换来霍麒霆较为严肃的打量,她想挺起胸来对抗他的气场的。

可是这姿势,她无法完成操作。

“那个,那个,霍麒霆,咱有话好好说嘛,别动不动就像拎小鸡一样嘛,我是女孩子,女孩子要面子的呀!”

说着她用力挤出一个无害又讨好的笑容,表示自己的诚意,谁让他那眼神那么可怕呢,她也真是瞬间忘记她会格斗术的事,选择智取。

霍麒霆被她这没节操的转变弄得哭笑不得。

“废话不要那么多,上车!”说着直接将她往车上一扔……

第3章 死了

回程路上,看着夜幕降临,如果不是某大屏幕的时间,她都快怀疑她是否处于原先的时空。

下午三点多她出的门,现在时间六点半,天已经擦黑。

也就是事情过去了三个小时……

“霍麒霆,我要下车!”她看向正在工作的霍麒霆,眼神很认真。

“理由!”他连看没看她。

……

她不是宋瑜悠?这个理由很强势,可惜,没有人相信,如果他把自己送去研究中心怎么办?

摇摇头,否定了说实话这条路。

“我朋友出事了,我要去看看她!”

“什么朋友?”

“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她强调。

“出什么事?”他仍旧漫不经心。

“出车祸,也许……死了……”她忽然忧伤道。

霍麒霆终于停下手里动作,看向她,“去哪儿,我跟你去吧!”

宋雨无奈,她别无选择,这已经是她能争取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说了出车祸的位置后,司机即刻导航。

到了那里后,看见的,毫无意外,全是一片狼藉,宋雨定睛一看,自己开得那辆车已经车头严重损毁。

驾驶座被蛮力撬开,有些变形,血迹斑斑,这样的情况下,或许已经没有了生还可能。

宋雨还期待着,如果她的身体处于植物人,或许她还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

“霍总,你怎么来了?”一个交警过来,看起来和霍麒霆应该是认识。

“你好,陈警官,这车祸看起来很严重,车主是我侄女的朋友,那位车主怎么样了?”霍麒霆问。

“唉,事故还在调查,可是这位女车主送去医院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宋雨忽地颓坐在地上,“死了……竟然死了!”

霍麒霆不解看着她,宋雨已经顾不得他的目光,一步步走向车祸现场,被陈警官拦住,“这位小姐,这里是事故现场,无关人员不能靠近!”

“什么无关人员,我不是无关人员,你让开!”宋雨情绪忽然失控。

死了,怎么就死了,那她怎么办?回不去了吗?

“悠悠,过来!”霍麒霆看她这副样子,估计也听不进什么,只好亲自过去将她拽回来。

“她是你什么人?如果是很重要的,我们为她办一场葬礼,算是让你心安,行吗?”

第一次,霍麒霆对宋瑜悠那么耐心,甚至带着诱哄。

可是宋雨可不懂,她此刻满脑子都是宋雨死了,世界上没有宋雨这个人了,那她算什么?

孤魂野鬼?

“她是宋雨,独一无二的宋雨,你知道吗?”她哭诉。

“宋雨?”霍麒霆有些耳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她,她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她!”宋雨忽然反应过来,此刻不是哭的时候,或许,她去医院,又能给换回来了呢。

这么诡异的事,可以发生一次,一定可以发生第二次的。

“就近安排的,第三医院!”

人家的话刚落,她立刻习惯性的去拦的士,再次被她忽视的霍麒霆无语的看着宋雨,“白痴!上车!”

他这侄女刚成年,似乎就不一样了,以前呆呆笨笨的,又胆小,又不爱说话,和他说个话,都要措辞半天。

所以他不太愿意面对她,可是他没法不面对。

当年霍麒霆的父亲遭遇绑架,宋瑜悠的父亲为了救他当场死亡,她母亲一时悲痛,竟然也跟着自杀了。

霍麒霆的父亲感恩,追认宋瑜悠父亲为义子,并将八岁的宋瑜悠养在霍家。

那时候,霍麒霆已经十八岁,没接触多久,他就出国留学了。

几个月前宋瑜悠考上了大学,因为与他别墅相近,他就被父母勒令照顾她。

几个月的相处,已经让他快崩溃,今天还搞出了特别成人礼的事,更让他头疼。

刚过十八,怎么就变化那么大!

第4章 见面

把她带到医院后,宋雨打听了车祸送进来的女人,很快得到准确位置。

当她匆匆忙忙赶过去,竟然看见她的养父宋老头握着一个盖白布女人的手,无声哭泣着。

宋雨害怕过去,怕看到她不愿意看到的。

那双手血迹斑斑,她鼓起勇气走过去,想要掀开白布看看是不是她要找的人。

被宋老头一把捉住手,“你谁家的孩子,不准碰我女儿!”

宋雨怔住,她爸说这是他女儿。

可是她心在滴血,心中呐喊着,“爸,女儿就在你面前啊!”

“老伯,对不起,我侄女来找朋友的,也是出车祸来的,她说叫宋雨!”霍麒霆只好出来解释。

“你是小雨的朋友吗?”宋老头语气也缓了下来。

“谢谢你来看小雨,我老头子没福气,竟然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说着就哭了。

宋雨愣愣的,想认真确认,宋老头不阻止,宋雨反而不敢看了,顿在半空中的手,生生收了回来。

“对不起……”宋雨哭着朝宋老头跪下,脆生生的磕了三个响头后,起身跑开了。

宋老头懵的,拉都没反应过来拉,对方就跑了。

莫名其妙受了人家三个响头。

霍麒霆没法解释,只好点了点头去字体她。

“呜呜呜……啊,死了,竟然死了!”

医院门口,宋雨哭的伤心,这世界上还有比她更诡异的吗?

竟然可以目睹自己的死亡过程,她怎么办,她是宋雨,不是什么宋瑜悠啊!

“节哀!”霍麒霆追出来,就看见她哭的惨痛,那乱七八糟的化妆品,抹得满脸都是,看着就吓人。

“节你爸爸!你老同学死了,你竟然不难过,她是你高中同学宋雨啊!”

前半句听得霍麒霆咬牙切齿,后半句霍麒霆算是抓住重点了,难怪耳熟,原来是高中的时候,有几个月同窗的高中同学。

不能怪他想不起来,他高中转过三个学校,唯独那所学校比较待的时间短,他孤僻,脸认不全也正常,何况名字呢。

宋雨他是有印象的,好像找他辅导过功课,被陈文雪嘲讽过,她还哭了。

时间太久远,所以一时听到名字,有些想不起而已。

“粗口这事,得改改!”霍麒霆说着,叹口气,“那你就为她办一场葬礼吧!”

“要隆重一点,选个好墓地,风水宝地!”宋雨再要求。

霍麒霆皱眉,虽说是朋友,她这劲儿未免过了头一点。

算了,不缺那点钱。

“回去让管家办,现在要做的,是你的事!”

“我什么事?”她的事,只有葬礼了。

“难道你想顶着这头发去霍家老宅吗?”

“去……老宅干什么?”她说着,目光被一个女人吸引去。

停顿那一刻,宋雨震惊的看着医院门口一个女人,好眼熟的女人……

穿着宋雨车祸前那一身衣服,浑身血迹,她恍惚的站在那里,来来往往的人看不见她,下一刻,一个人从她身前穿过……

忽地,那个女人像是寻找到了目标,看着宋雨站着的位置,四目相对时,她荡漾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她挥挥手,诡异的笑着,“你是我,我是你,我替你死,你替我活下去!”

“什么意思?”宋雨不解,什么你我的。

“我好累啊,活着好压抑,好辛苦,你替我做宋瑜悠好不好!”她央求着自己。

宋雨这才确定,这个魂魄是宋瑜悠,她竟然看见了原本的宋瑜悠。

她还想问清楚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她忽地往后退,往后退,直到不见,宋雨一急立刻去追。

“喂!你别走!”宋雨急忙去抓,可是下一刻,她当即就摔倒,不偏不倚,又中了脑袋,当即失去了意识。

第5章 老同学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

护士看她醒了,立刻惊喜的叫着医生过来检查。

一系列翻眼皮,探心率,捏这捏那的操作后,医生得出结论。

“奇迹啊,送来的时候都探不到脑电波了,竟然自己醒了!”

宋雨嘴巴抽了抽,就是说她已经宣布脑死亡了?

中午,霍麒霆出现了。

脸色一如既往的冷。

“宋瑜悠,你是觉得你练的铁头功吗?竟然拿头去撞柱子!”

宋雨撇撇嘴,垂下眼,不回答。

她脑子现在还懵的,她看见宋瑜悠了,想了很多,竟然没办法找人倾诉。

“说话!你就那么不爱惜自己吗?好朋友去世,你需要用得着跟着去吗?”霍麒霆又怒喝。

当时她神经病一样的行为,最后还去撞了医院门口的柱子,所有设备都探测不到脑电波,以他的性格,死了就死了。

可是宋瑜悠可是被他父母重点关注对象,她今天死在医院,他没办法和两个老人交代。

总得让她长长教训,否则以为成年了就不受约束了,未来四年,他没法镇住她了。

“说什么,我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你那么凶干嘛,我是女生,你跟女生说话那么大声,吓到我了!”

说完她翻起被子盖住脸,不小心碰到额头的伤,疼得她倒抽口气。

霍麒霆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已经没法继续说教了。

“你说你不记得你怎么来的医院了?”他忽然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严重。

被子里的宋雨眼珠子一转,眨巴眨巴眼,宋瑜悠的话让她明白,宋雨她是做不成了,也只能做宋瑜悠了。

可是宋瑜悠的事,她完全没记忆,她也学不来那种乖乖女的生活行为。

失忆就是最好的掩护。

“嗯,不记得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霍麒霆懊恼的拍着脑门,整个动作都在表示郁闷,随后叫医生进来再次给她做脑部检查。

宋雨,不对,以后就是宋瑜悠了。

宋瑜悠略微紧张的做了各种检查后,脑震荡,后遗症未祥。

宋瑜悠看着结果,心里头偷笑,故作无奈的看着霍麒霆,皮笑肉不笑道,“你信了吧!”

霍麒霆想说不信,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啊,电视剧上那些失忆的人不都是挺抓狂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吗?

她的反应让人没法信服,可是科技设备不会骗人,所以他只能信了。

“行了,好好休养吧!”

霍麒霆说完,电话忽然响起,铃声竟然一个女人的清唱,从声音辨别,是陈文雪。

这几年,陈文雪没少出现在电视上,拿过的拉丁舞蹈奖杯手脚指加起来那么多,致辞也是多次。

往往第二天还有重播,她没有特意关注拉丁,但是还是会经?;峥吹匠挛难┏鱿衷谄渌谀?,声音当然分辨得出。

没想到啊,十年了,这两人还在一起,既不结婚,也没分手。

宋瑜悠无所谓的耸耸肩,准备躺下,忽然听到门口的霍麒霆语气很不善,“没什么可说的,该说的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既然选择用这种方式激怒我,就该做好分手的准备!”

宋瑜悠惊讶的看过去,隔着玻璃,终于看见从来没有过多表情的霍麒霆,竟然红了眼。

忽然想起田恒对她提分手的时候,一句微信语音,结束了五年的感情。

一种愤怒由心底而生,唰的起身,出了门口,一把抢过霍麒霆的手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