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状态:(大结局)我在暮云深处等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顾念夏程暮云目录by影三酌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我在暮云深处等你顾念夏 程暮云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我在暮云深处等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我在暮云深处等你是作者影三酌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念夏程暮云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人站在玄关处,正在观望和打量着别墅里的布置。女人长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充满了原始的诱惑。顾念夏正在疑惑,女人开口道,“拿一双拖鞋给我……”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女人连忙补充道,“我不要别人穿过的,拿一双新的给我?!迸思四钕某俪倜挥卸?,好看的一对柳叶眉,不悦的拧在一起,嗓音也跟着加大了许多,“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说的话吗?快拿一双新拖鞋给我!”顾念夏淡漠的问道,“你是谁?”

我在暮云深处等你

第一章 爱人的心总是漂泊

顾念夏独自一人在S城靠山傍海的别墅里住了两年。

是夜,墨黑色的天空中,挂满了璀璨的星星点点,很是好看。

忽然,一道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顾念夏心脏猛然跳的厉害,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弹了起来,鞋子都来不及穿,急忙朝楼下奔过去。

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人站在玄关处,正在观望和打量着别墅里的布置。

女人长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充满了原始的诱惑。

顾念夏正在疑惑,女人开口道,“拿一双拖鞋给我……”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女人连忙补充道,“我不要别人穿过的,拿一双新的给我?!?

女人见顾念夏迟迟没有动作,好看的一对柳叶眉,不悦的拧在一起,嗓音也跟着加大了许多,“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说的话吗?快拿一双新拖鞋给我!”

顾念夏淡漠的问道,“你是谁?”

女人看起来十分恼火,细细的把顾念夏从头到脚,扫了一眼。

见顾念夏身上寻常不过的棉布睡衣,仿佛是看见了难得一见的土包子,轻蔑的一笑,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朝顾念夏扬了扬,“五百块够不够?把拖鞋拿过来,我立马给你?!?

顾念夏浅笑,“我不认识你,请你马上出去?!?

女人嘲讽的翻了顾念夏一眼,直接踩着高跟鞋往屋里走,挑衅的问道,“你又是谁?”

顾念夏还未开口,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安妮?!?

那声音再熟悉不过,顾念夏的心为之一震。

安妮转身走到男人身边,“程少,我一进来就看到她,吓了一跳呢!”

安妮先前那副咄咄逼人的气势,此刻早已烟消云散。

浑身散发着高不可攀气场的程暮云,视线没有落在安妮的身上,而是淡淡的扫了顾念夏一眼。

“她是我的太太,顾小姐?!背棠涸平材堇忱?,扭头深情的看着怀中人,余光却偷偷的观察着顾念夏。

程暮云婚后用“顾小姐”这三个字,称呼了顾念夏两年。

这三个字就仿佛是锋利的锥子,总是能把顾念夏的心口刺痛。

然而,为了能够留在程暮云的身边,顾念夏不管多痛,都会咬牙坚持下去。

在程暮云的认知里,正常女人看见丈夫带女人回家,一定会大闹特闹,可顾念夏脸上的神情却是淡漠的。

她没有吵,也没有闹。

胸口仿佛被一块巨石压着,让程暮云连呼吸都觉得难受。

终究,顾念夏一点都不在意他……

安妮纤细的手臂搂着程暮云的身体,倍感意外的瞪圆了眼睛,娇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还以为她是这里的女佣……”

程暮云抬起眼,视线正好和顾念夏碰在一起。

顾念夏匆匆闪开的眼眸,让程暮云莫名生气。

多看他一眼,都难受吗?

没等安妮说完,程暮云打断道,“她在这里,和女佣差不多?!?

两年的婚姻生活中,顾念夏从来没有以妻子的身份,公开在程暮云身边出现过,安妮认不出她,再正常不过。

人人都知道不可一世的环亚国际总裁程暮云已婚,但妻子是何许人也,从未得知。

顾念夏的身上仿佛总是带着一层厚重的黑纱,见不得人,甚至连光都见不得。

程暮云厌恶的收回视线,冷声说道,“奶奶回来了,让我明天带你去云轩园住几天?!?

顾念夏听后,黑瞳里闪出了异样的光彩,在程家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只有奶奶是真心的把她当作家人看待。

程暮云挑起安妮的下巴,作势要吻她的。

顾念夏沉浸在即将和奶奶见面的喜悦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她面前的两个人在做什么。

唇,即将相叠的那一刻,程暮云愤怒的扭头瞪着顾念夏。

“别以为奶奶回来,你就可以无法无天?!笨谖侵谐渎排ㄅǖ某胺?。

顾念夏心中一惊,快速的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她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惹的程暮云生气。

背在身后的手,无声无息之中已经握的死紧,指甲早已将掌心刺破。

“明早八点准时出门,错过时间,你就自己去云轩园?!背棠涸评淅涞乃ο乱痪浠?,搂着安妮细软的腰,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顾念夏心里很乱,恍恍惚惚的打扫起了卫生,似乎只有这样,她的脑子才不会去想象楼上那两个人在做什么。

当顾念夏回到自己的卧室,刚在床上躺下,卧室的门,就被人猛地踹开。

她吓的一个机灵,挺身坐了起来。

浑身散发着呛鼻酒气的程暮云,摇摇晃晃的走到顾念夏的床前。

顾念夏一脸诧异的看着程暮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已经被他一把按在大床上。

雨点般的吻,细密的落在顾念夏的脖颈间……

就在顾念夏被吻的快要失去理智时,安妮忽然冒出来,柔弱无骨的手抓着程暮云的手臂,脑袋轻轻软软的靠在他肩上,“程少,你真坏,总是喜欢和人家玩捉迷藏,让人家着急的到处找你……”

顾念夏难堪的面红耳赤,仿佛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的羞愧,她急忙将程暮云抓着她肩膀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程先生,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这一夜,漫长的好像没有尽头……

第二章 一点都不开心

顾念夏一夜未眠,天空刚露白的时候,她已经起床做早餐了。

先前程暮云忙于工作,忽略身体,伤了胃。

顾念夏听说小米养胃,所以只要程暮云在别墅过夜,她都会早期为他熬一锅小米粥。

“有没有酸奶和麦片?”安妮不知何时来到了厨房,她慵懒的靠在门框上,姿态随意的就好像她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似的。

如此喧宾夺主,完全就是仗着程暮云对她的宠爱。

“有,在冰箱里?!惫四钕牡幕卮?。

“去给我弄一碗?!卑材菟低?,便转身去了餐厅。

顾念夏将酸奶麦片端到餐厅,“来者是客,请慢用?!?

安妮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露出夸张而又嘲讽表情,“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一个不受宠的女人,早晚都会被程暮云抛弃,有什么资格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安妮心里非常的不满,要知道,如今程暮云身边的女人可是她,没准过几天,这栋别墅的女主人也会换成她……顾念夏微微一笑,“昨晚,非常感谢你伺候我的丈夫?!?

安妮正准备开口争辩,却听见程暮云下楼的声音,只好闭了嘴。

顾念夏迎上前对程暮云说:“煮了小米粥,喝完再走吧!”

程暮云点了点头,等他走到餐桌前,顾念夏正好端着小米粥从厨房里出来。

安妮站起身,装作要替程暮云拉椅子,却故意往顾念夏的身上撞了一下。

一整碗小米粥全部洒在顾念夏身上,样子狼狈至极。

“哎呀,真是对不起?!卑材菀涣忱⒕蔚闹鞫凸四钕牡狼?。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撞我的?!惫四钕牡恼饩浠俺渎嘶鹨┪?。

程暮云微微皱眉,伸手将安妮拉开。

“干什么都毛手毛脚,赶紧上楼换衣服?!?

曾经的顾念夏以为程暮云就是她冬日里的那一束温暖的光,拼尽全力想要握紧。

可原来,她不过就是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即使拥抱了温暖,也只是刹那的幻象。

顾念夏换好衣服,急冲冲的跑下楼时,正好撞见安妮坐在程暮云的大腿上温存。

似乎是察觉到顾念夏的存在,程暮云猛地睁开眼睛。

一双让人轻易就会沉迷其中的桃花眼,死死的盯着顾念夏。

安妮似乎不满意程暮云的不专心,娇羞的喊了他一声,“程少!”

顾念夏眸光猛地暗淡下来,不愿被程暮云看见,只好垂下脸,手指不安的绞着衣角。

那样子,惨淡而又落寞。

程暮云胸口忍不住的疼了一下。

“程少,人家今天不想离开你?!卑材菘吭诔棠涸苹忱?,微微嘟着嘴撒娇。

程暮云好看的唇角扬起,勾起一抹邪邪的笑,脸色却迅速冷了下来,紧接着,他冷酷的甩开安妮不停游走在他身上的双手。

“我以为你很清楚游戏规则?!背棠涸铺诎材荻咔嵘档?。

话音刚落,程暮云就毫不留情把坐在他腿上的安妮推开。

安妮踉跄了好几步,方才站稳脚步。

这时,程暮云已经将写好的支票,顺着安妮低胸连衣裙的领口塞了进去。

“程少!”安妮见状焦虑了起来,她知道这是程暮云结束男女关系的惯用伎俩。

起初她接近程暮云,完全就是为了这个时刻。

所有的虚情假意,都只是在为最后一刻,轻松拿钱走人做铺垫。

可谁知,在和程暮云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她已经彻底沉沦。

现在的安妮,对程暮云的感情,早已不可自拔,宁可一分钱都不要,也想要留在他的身边。

程暮云完全不理会痛哭成泪人的安妮,拉着顾念夏离开别墅。

顾念夏被霸道的塞进后车座,久久缓不过劲来。

“你觉得我很无情,对不对?”程暮云忽然开口,将车厢里已经冷到冰点的氛围打破。

“你开心就好?!惫四钕牡幕氐?。

程暮云长叹一气,过了好一会,才再次开口说道,“我一点都不开心,这都是拜你所赐……”

顾念夏的胸口,忽然像是被什么给塞了个满怀,生生的疼了起来。

即使心里难受,但当顾念夏和程暮云来到云轩园时,她脸上还是扬起了一贯的温柔笑容。

“老夫人,您看看是谁来了?”家里的老管家艾伯将顾念夏带到奶奶的身边。

老人原本正闭目养神,缓缓睁开眼睛后,见到来人是顾念夏,立刻热情的招呼起来,“小念夏,快来奶奶身旁,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顾念夏看到奶奶跟半年前相比,瘦了一大圈,脸色也没先前好看。

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急忙走上前,握住奶奶朝她伸出来的手。

第三章 奶奶的关爱

奶奶高兴的拉着顾念夏的手,吩咐艾伯道,“把我送给念夏的礼物拿来?!?

艾伯刚离开,一个戏谑带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奶奶,您又偷偷送二嫂什么好东西呢?偏心偏的我都快要吃醋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程雪儿踏门而入,她是程暮云叔叔的女儿,也是奶奶最疼爱的孙女。

程雪儿的性子向来风风火火,一进屋就直接冲到奶奶的身边,亲昵的搂着奶奶的胳膊撒娇。

顾念夏被挤得没地方站,只好让到一边。

见顾念夏乖乖的让出位子,程雪儿不露痕迹的冷笑了一下。

这时,艾伯回到屋内,将一个黑色丝绒盒递到顾念夏面前。

“快打开看看!”奶奶一脸慈祥的和顾念夏说道。

顾念夏听话的打开了盒子,盒子里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玉镯。

在看见玉镯的那一刻,程雪儿吃惊的瞪圆了眼睛,但很快便又恢复了过来。

“奶奶,你可真是疼二嫂,居然把这个珍藏多年的玉镯都拿出来了?!?

顾念夏不懂玉石,原本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的礼物,但听程雪儿话里的意思,当下便知道这手镯绝对是价值不菲,连忙说道,“奶奶,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听奶奶的话,收下?!蹦棠趟底糯雍凶永锶〕鲇耧?,拉着顾念夏的手套了上去,“你在奶奶心里,可比这些身外之物贵重的多?!?

顾念夏正准备再次拒绝,程暮云开口道,“奶奶给你的,你就收下?!?

程家人出门在外,即便没有珠光宝气的东西带在身上,也是个个贵气逼人。

相比之下,顾念夏像极了一个异类。

说好听是淳朴,说难听就是穷酸。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奶奶才会喜欢不断送她各种各样名贵的首饰吧!

程雪儿心里很是不平衡,那个玉镯无论是样子还是质地,都和程家传了好几代的传家宝相似,虽说她小时候,只是匆匆的看过一眼,但她坚信自己不会认错。

奶奶居然就这样轻易的把传家宝给了一个外人,这是要昭告天下,在这个家里,她只看重顾念夏一个人吗?

“奶奶,我的礼物呢?”程雪儿拉着奶奶的胳膊撒娇道。

奶奶瞧了程雪儿一眼,“等你出嫁,做人家媳妇的时候,奶奶也送你一个大礼?!?

顾念夏还是觉得玉镯太贵重,特别是在只给她一个人的情况下,下意识的看向程暮云,想要确认他的想法。

程暮云看到顾念夏望着自己的目光,不明所以。

顾念夏在玉镯上点了点,程暮云这才明白过来,心里莫名一喜。

就这点小事,顾念夏居然也要征询他的意见。

或许,在顾念夏的心中,也不是完全不在乎他的。

迎上顾念夏的目光,程暮云点了点头。

顾念夏看见程暮云点头,仿佛是得了军令的小兵,她不再推辞,而是乖巧的和奶奶道谢。

奶奶拉着顾念夏的手,眼里满是宠爱,“我一直觉得这个玉镯适合你,你看你带着多好看啊!”

程雪儿心里的怒火被彻底激发,但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好发作,只能将一腔愤怒强行压下。

当初顾念夏是怎么利用奶奶逼迫程暮云娶她进门的,外人不知道,程家人是再清楚不过的。

顾念夏就是一个低贱的女人,为了钱不择手段。

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做程家的媳妇,奶奶居然还拿她当宝。

程雪儿越想越生气,奶奶这样做,想把她这个亲孙女置于何地?

午饭结束后,福妈端着一小碗燕窝放在顾念夏的面前,程雪儿一见,不乐意了。

玉镯不给她,现在连燕窝也没有她的份。

但生气归生气,程雪儿表面上还是笑盈盈的问奶奶,“奶奶,怎么就只有二嫂有燕窝吃?”

奶奶笑着回道,“家里的燕窝就只够做这一碗,念夏难得来一次,就给她吃吧!”

顾念夏有些难为情,把燕窝递到程雪儿面前。

程雪儿把燕窝推回顾念夏面前,脸上依旧挂着不变的笑容,“我和奶奶开玩笑的,二嫂可别当真,更不要往心里去?!?

程家人下午各自都有的安排,和奶奶打完招呼后纷纷离开。

只有顾念夏留在奶奶身边,端茶倒水的照顾着。

“念夏,我知道你和暮云都是好孩子,为了孝顺我,一直在我面前演戏?!?

顾念夏听完奶奶的话,脸色由红转白,又从白转到红。

“奶奶,我……”

“奶奶明白,当初让你们结婚确实是着急了些,但奶奶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暮云那个傻孩子的,所以奶奶从来没有后悔过,也希望你不要后悔,暮云是值得你付出真心的?!?

第四章 花园挑衅

傍晚时分,程家人又聚集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晚饭。

晚饭后,顾念夏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发呆。

“你相信奶奶,奶奶是不会看错的,暮云的心里有你……”

“你们两个人只要有了孩子,就什么矛盾都不会有了……”

顾念夏正琢磨着奶奶下午说的话,忽然被人从身后猛地推了一把,她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

程雪儿冷笑着走上前,一脚踩在顾念夏带着玉镯的那只手上,“二嫂,怎么这么不小心……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坐个秋千也能摔到地上……”

顾念夏吃痛的抽手,撑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

按照顾念夏以前的性子,程雪儿这样明摆着欺负她,她绝对是要一分不少还回去的。

可一想到和程雪儿争执起来,会惹程暮云生气,顾念夏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忽然,假山后传出一道声音,“雪儿,这人嘛,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又不是神,摔一跤有什么好稀奇的……”

程暮云同父异母的哥哥程逸风从假山后走出来,“倒是你读初中那会尿床的事够稀奇,那时你十几岁来着?”

程雪儿被说到了痛处,面红耳赤的抬脚就朝程逸风踹过去。

程逸风笑着摇了摇头,毫不费力的躲开。

程雪儿因为没有踢到程逸风,气恼的指着他的鼻子讽刺道,“程逸风,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劝你最好把眼睛擦亮一点,你本就是我们程家不待见的私生子,别又站错了队伍,再被赶出去……”

程逸风勾唇一笑,左右张望了一下,最后视线落在顾念夏的脸上,“念夏,你刚才听见狗叫声了吗?”

这一招指桑骂槐,傻子都能听懂。

程雪儿被气的浑身发抖,“程逸风,顾念夏,你们给我等着?!?

程逸风在程雪儿离开之后,拉起顾念夏被踩伤的手检查。

“还好,骨头没伤着,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暮云呢?”

“他在开视频会议,我出来散步?!倍倭硕?,“刚才,谢谢你?!?

如果程逸风不是为了帮她解围,绝对不可能会被程雪儿指着鼻子骂。

程雪儿那么爱记仇的一个人,以后肯定要给程逸风不少小鞋穿。

这可怎么办才好?

都怪她,是她连累了程逸风。

“逸风哥,下次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出来帮我说话,我早就已经习惯……”

程逸风不满的打断道,“习惯什么,忍气吞声吗?”

他说完,长叹出一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说道,“念夏,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刚来程家那会,雪儿欺负我,你为了帮我,还和她打了一架?!?

顾念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人总是会变的?!?

程暮云开完视频会议后,发现顾念夏没有在他的身边,心情瞬间阴郁了不少。

一直找到花园,才看见顾念夏的身影。

然而,心情却更加烦躁。

顾念夏居然和程逸风在花园里有说有笑,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看见顾念夏对着除他之外的男人笑。

实在是忍无可忍,程暮云还未走到顾念夏的身边,就朝她大喊一声,“顾念夏,我要喝咖啡?!?

顾念夏好心的提醒道,“晚上喝咖啡会失眠……”

程暮云就不耐烦的打断,“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顾念夏难堪的低下头,“逸风哥,我先走了?!?

程逸风望着顾念夏离去的背影,淡淡的笑了一下。

程暮云走到程逸风的面前,冷冷的说:“你只有看管一亩三分田的本事,就好好的守着,不属于你的地盘,最好马上断了念想,免得到最后一无所有?!?

程逸风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是不是属于我的?!?

程暮云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一把抓着程逸风的衣领拉到面前,“你听好了,如果你敢对顾念夏有半分邪念,我会立刻杀了你?!?

程逸风听完之后,脸上的笑意更深,“我的傻弟弟,看来你到现在,还是没弄明白哥哥当初对你的一番苦心!真是叫人怪伤心的……”

程逸风从不否认两年前的那件事确实是做的过分了,害程暮云在婚礼当天被未婚妻蓝心雨放了鸽子。

可老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

如果蓝心雨对程暮云痴心一片,又有谁能让她动摇。

不过现在看来,当初那么闹腾了一场,也算是误打误撞的办了件好事,要不然程暮云怎么会娶到顾念夏这样好的傻女人。

顾念夏来到厨房后,热了一杯牛奶,正准备给程暮云端去。

一转身,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一个硬邦邦的胸膛上面。

程暮云手疾眼快的接住了顾念夏手里的牛奶杯,黑着脸呵斥道,“你做事情,能不能长点心?”

顾念夏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对不起?!?

程暮云没有再说话,一口气喝完牛奶,转身上楼去了。

顾念夏望着挂在玻璃杯壁上的淡淡牛奶印,发了好一会呆。

已经两年了,她还是没办法做出让程暮云满意的事情,简直蠢到了极点。

第五章 不会爱你

顾念夏回到卧室的时侯,程暮云已经上了床,手里捧着一本书,正认真的阅读着。

架在鼻梁上的那副金丝边眼镜很适合程暮云,让原本一身儒雅气质的他,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斯文败类。

顾念夏被自己脑海中联想出来的画面,惹得笑出了声。

程暮云听见声响,抬眼看见顾念夏正傻乎乎的看着他笑,嘲讽道,“你准备一晚上都站在那里对着我傻笑吗?”

顾念夏立刻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你放心,我会和以前一样,在沙发上睡觉,绝对不会吵到你的?!?

“今晚你上床和我一起睡?!背棠涸评淅涞乃低?,眸光流转了回去,继续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

顾念夏的脸“噌”一下红透,逃难似的随手抓起睡衣冲进浴室。

看着镜子中那个面红耳赤的人,顾念夏有些茫然。

镜子中的那个人,真的是她吗?

为什么,她不再自信,也不再骄傲?

心不在焉的洗好澡后,难堪的事情发生了。

在刚才那一阵慌乱之中,顾念夏只拿了内衣进浴室,没有拿外穿的睡衣。

这下可怎么办好?

正在顾念夏万分苦恼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顾念夏紧张的后退,身体猛地撞上洗脸池,痛的她又急忙往前走,结果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狼狈的摔倒在地。

程暮云听见浴室里传出的巨大声响,沉不住气,破门而入。

看见顾念夏捂着脸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心猛地揪了一下,但很快便又恢复平静。

长腿一迈,直接走到顾念夏身边,居高临下的冷漠开口道,“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顾念夏一听,委屈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我摔倒了,不是故意的?!?

程暮云叹气,“我如果像你这样蠢,应该会想要一头撞死,一了百了?!?

程暮云挖苦归挖苦,把顾念夏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动作还是特意放柔了许多。

“为什么不起来,摔到骨头了?”

顾念夏垂着头,委屈巴巴的说:“没摔到骨头,我怕你笑我,所以不敢动?!?

程暮云看见顾念夏委屈的埋着头,把身体缩起来的模样,莫名有些心疼,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

“你觉得躺在地上不动,我就不笑你了?”

顾念夏一听,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女人的眼泪向来是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如果用的好,可以瞬间将一个男人伪装出来的盔甲全部击垮。

程暮云就是这样,在看见顾念夏流眼泪的那一刻,整颗心都软了下来。

顾念夏刚被放在大床上,就立马想要起身下床。

程暮云抓着顾念夏的肩膀按回床上,“你又想干什么?”

“我想拿件睡衣?!惫四钕乃只ぴ谛厍?,困窘的回答。

程暮云细细的打量了顾念夏一眼,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用不着?!?

话音刚落,程暮云便跨上床压在顾念夏的身上,借着暖橙色壁灯的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顾念夏被看的很是不自在,不知不觉就面红耳赤了起来。

“脸红什么?”

顾念夏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没脸红……是你看错了?!?

正准备推开压在身上的程暮云时,他的吻重重的落了下来。

一时之间,顾念夏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只大手毫不顾忌的在顾念夏身体上游走,她慌忙阻止,“你要做什么?”

程暮云俊朗不凡的面容流露出嘲讽的笑意,俯下身在顾念夏的耳垂上啃咬起来。

“你都已经跑到奶奶那里去告状了,会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你穿这样不就是为了勾引我,何必还要在我面前演戏?!?

冷酷的唇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那笑里包含了太多。

不屑、厌恶、还有嘲笑!

“我没有和奶奶告状,也不是故意穿成这样,我拿睡衣的时候……”

程暮云冷声打断,“别再演戏了好吗?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再清楚不过?!?

顾念夏眼中的慌乱,让程暮云厌恶。

“我真的没有?!惫四钕男闹形?,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为自己辩驳。

程暮云冷嗤道,“你既然有脸跑去奶奶那里抱怨我不碰你,让你生不了孩子,现在又装什么清高?!?

他狠狠的捏着顾念夏的脸,“我告诉你,就算你有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爱你?!?

顾念夏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听完程暮云的话,更是支离破碎。

从嫁进程家的那一天,她就没有奢望过程暮云会有一天爱上她。

她知道程暮云厌恶,甚至是痛恨她。

是她和父亲对不起程暮云,让他无路可退。

除了两年前的那一次意外,他从未碰过她。

婚后的程慕云,更是流连于各种美人乡里,从未和她同睡过一张床,她从来都没有抱怨过,更没有和程家人说过什么。

结婚两年,一直没有让奶奶报上重孙,即便是在奶奶的追问下,她也从未透露过半个字,向来都是浅笑低头不语。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