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联网快三开奖结果:(大结局)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阅读_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萧若瑶小说by晚秋枫客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8

    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 萧若瑶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逍遥小子霸都市是一部由作者晚秋枫客著作的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陈阳萧若瑶之间发生的故事,陈阳练功遇到瓶颈,必须下山寻找一位女子双修,于是他怀揣一纸婚约,去寻找他的未婚妻。凭借一身逆天本领,陈阳脚踩嚣张恶势力,打脸各种二代,追?;?,泡美女。什么美女教师,富家千金,成熟御姐,可爱懵懂小萝莉,他统统不放过。

    逍遥小子霸都市

    第1章 找个女孩去双修

    朦胧的青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青山中有一山坳,山坳中一滩碧水,仿若蓝色宝石,镶嵌在环抱青峰之间。

    碧水潭边,一座古色古香的道观。道观门前,一少年长袖飞舞,身姿翩翩,举手投足之间,一套炫目的掌法如行云流水般倾泻而出,煞是好看。

    “啪!”

    人在半空,少年全力劈出一掌,凌风骤起,一只正欲腾空而起的山鸡惨叫一声,掉落在地上,翅膀扑棱了几下,顿时不动,气绝身亡。

    “骂了个把子的,你小子练功就练功,干嘛总是跟我的山鸡过不去。老道我养这些鸡容易吗?还指望着过年吃肉呢!”

    随着一声骂声,一位头戴道观,身穿土青色道袍的老道不满的走出道观。

    少年轻巧落在地上,有些郁闷的对那老道说道:“老东西,你教给我的东西我都做的不能再好了,可是这逍遥折梅手,我却始终无法突破第八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老道其实是他师傅,只是,师徒相依为命,感情极好,所以,少年一向称呼老道为老东西。

    “什么?你说你的逍遥折梅手已经修炼到第八层了?”老道吓了一跳,不由惊叹,自己真是收了一个逆天徒弟啊,学什么都快。什么厨艺,医术,功夫,琴棋书画,这小子只用了不到三年,就完全超越了自己?;褂姓忮幸U勖肥?,这可是咱们逍遥派的独门绝技啊,当初老道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八层,可是用了整整二十年!而这个小子,才短短一年!变 态啊,真是变 态啊!

    感慨了良久后,老道拍拍少年的肩膀,说道:“小子,你是我见过的最逆天的弟子。不过,即便如此,你也无法修炼成逍遥折梅手第九层!”

    “哦,老东西,这是为什么?”少年不解,问道。

    老道仰天长叹,捋捋胡子说道:“因为这逍遥折梅手练到第八层就算是到头了。你若是想要突破到第九层,还需要一套功法。那就是逍遥咏梅诀!两部功法合二为一,才能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九层最高层!不过,这逍遥咏梅诀你练不了!”

    “哦,这是为何?”少年越发感觉好奇,急忙问道。

    老道说道:“那是因为这逍遥咏梅诀只能女子修炼,所以,你若是想要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九层,那么,你就只能去找到这个女子,然后,和她双修!这样,神功才能大成!”

    “我晕,我到哪里找这个女子去?”少年郁闷,不解的问道。

    老道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卷绢帛,上面则写着一行小字。

    老道将那卷绢帛交给少年:“按照这上面的地址,你就可以找到那个女子了,去吧!”

    “这是……婚约?并且还是我的?”少年展开绢帛仔细观看,大吃一惊。只见那巴掌大小的绢帛上,赫然写着一纸婚约!

    “萧若瑶!”

    陈阳念叨着这个名字。

    “没错,这就是你的婚约,你这次下山,尽量要找到萧家。当然,找到萧家后,婚约的事情倒是其次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你拿着?!崩系来踊忱锬δλ笏蟀胩?,这才又扔给陈阳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陈阳好奇地接过来。

    “这是欠条。萧氏家族欠咱们一笔钱,你务必要回来?!?

    ……

    海州,华夏东南部超一线城市,享有东方天堂的美誉。

    海州西站,海州最大的火车站。人群熙熙攘攘,杂乱不堪。每天这里的客流吞吐量,至少达到百万人

    陈阳站在车站广场上,有点不知所措。他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居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老东西给了他这卷绢帛,还有一个地址,让他到海州这座大城市来寻找那个叫萧若瑶的女子。

    “小子,这份婚约乃是你师傅的师傅,也就是你师爷为你定下的。那萧若瑶乃是你师爷的师弟的徒弟的女儿。嗯,你明白了吧。好,那你赶快去找吧?!?

    陈阳脑子里回忆着老东西那绕口令般的念叨,心中却在犯愁。心说老东西叫我找人不难,你倒是给我详细点的地址啊。仅仅是海州萧若瑶这五个字,你让我到哪里去找?

    面对陈阳的疑问,老东西当时神秘莫测的一笑,只是吐出一句看似很有逼格的话来:“有缘,总能找到的?!?

    你个老东西,你多告诉我点东西会死啊!陈阳心中腹诽着,眼前的局面却让他不知道从何处开始找起。毕竟,他很少下山,更是没有来过如此规模的大都市。

    没办法,只好用最笨的办法,挨个找人打听了。于是,陈阳每走一步,就拦住一个人张嘴打听。

    “大哥,你知道萧若瑶不?”

    “老伯,你认识萧若瑶吗?”

    “大叔,你知道萧若瑶在什么地方吗?”

    “大娘……”

    无一例外,所有被陈阳打听到的人都摇头表示不认识,不知道。打听的多了,甚至还有人用鄙夷好奇的目光看着陈阳,似乎他有神经病一般。

    陈阳无语,这样打听的确和神经病没有什么区别。这萧若瑶又不可能是什么大明星,哪能在大街上随便就能打听到的道理?

    就在陈阳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四十几岁,身穿长裙的中年妇女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

    陈阳回头,那中年妇女笑嘻嘻的问他:“小帅哥,你是在找萧若瑶吗?”

    陈阳一听顿时大喜,他急忙问道:“大妈,你认识萧若瑶啊?”

    那中年妇女扑哧一笑,一指头差点戳到陈阳脸上去。中年妇女笑道:“小帅哥,你叫姐姐就行了。叫大妈不合适,人家也没那么老吧?”

    陈阳摸摸脑袋,在山上呆的久了,这外面的情况还真的不太清楚??蠢匆院笥黾嘶故墙魃鞯憬械暮?。

    所以陈阳清了清嗓子,重新叫道:“大姐,请问你认识萧若瑶吗?”

    第2章 火车站边小旅馆

    中年妇女一脸暧昧的笑着说道:“认识,当然认识了。瑶瑶嘛!小帅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找瑶瑶!”

    那中年妇女说着,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尤其是看到那边正好走过来两个巡逻的警察,赶紧一把拉起陈阳就走。

    陈阳一身灰色布衣,脚上穿着一双破布鞋,手中拎着一个脏不垃圾的行李卷,紧紧跟在那中年妇女的身后。

    那中年妇女走的还挺快,一边走,陈阳一边好奇的问她:“大姐啊,那萧若瑶在什么地方,长得好看不?”

    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模样肯定是陈阳最关心的。陈阳从小的愿望就是能娶个大美女,要是这个未来的老婆是个丑八怪的话,那么,陈阳不介意扭头就走。什么逍遥咏梅诀,不练也罢。和功夫比起来,还是性福最重要。

    “好看,好看着咧!小帅哥,保管你见了满意!”中年妇女意味深长的笑着,踮着脚尖走的飞快,很快就将陈阳领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在小巷子的尽头,有一家门面很小的旅馆,中年妇女领着陈阳飞快的进了那家小旅馆。

    陈阳好奇的打量小旅馆内部的装饰,破破烂烂,还到处都是灰尘。难道自己未来的老婆住在这里不成。

    时间不大,那中年妇女将陈阳带到了一个简陋的房间,同时,挥手叫过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

    陈阳看看那个女孩,画着烟熏妆,穿着极其性感,脸白唇红,头发烫着大波浪卷斜倚在门前,一只手将短裙拉到大腿根,露出白花的大腿,冲着陈阳直抛媚眼。

    陈阳哪里见过这阵势,心底顿时涌起一股燥热。

    那女孩在陈阳胸前划拉了一下,媚笑道:“帅哥,我就是你要找的瑶瑶!”

    此时,小旅馆门口,两个女孩正鬼鬼祟祟的拿着手机在拍着什么。

    其中一个女孩,身材婀娜,明眸皓齿,皮肤白皙。一头柔顺长发随意扎成马尾,显得十分清纯俊俏,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充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

    只见她气愤的对身边那个女孩说道:“哼!这些男人,根本就是垃圾。居然做这样脏脏的事情?!?

    旁边那个女孩稍显丰满,模样也是俊俏可爱。只见她拿着手机拍着,娇笑着说道:“所以才要拍下来,传到网站上去,让大家都看看啊。这种人啊,就要让他丢人!”

    “说的没错,只是这种地方,这种人,也太让人恶心了。本大小姐看一眼都要恶心许久的!”第一个女孩挥起小拳头,虽然也是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但是秀眉紧皱,十分厌恶。

    此时,房间里。

    “你真是萧若瑶?”陈阳一脸怀疑的看着那个烟熏妆女孩,问道。

    房门一关,女孩直接就靠在了陈阳的身上。女孩娇声笑道:“是啊,我就是萧若瑶啊。帅哥,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等等!”陈阳一把推开女孩,从身上摸出老东西给他的那张欠条,说道:“你先把钱还了!”陈阳记得清楚,下山的时候老东西特意吩咐,婚约的事情是小,要债的事情为大!要陈阳找到萧若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债!

    烟熏女差点没气乐了。到了这个地方,都是男人主动给她钱,哪里有男人给她要钱的道理?

    “你欠我的钱,当然要给我钱了。这是欠条!”陈阳手中挥舞着欠条不依不饶的说道。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烟熏女差一点就要崩溃了。她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居然都没能叫这个乡巴佬心甘情愿的掏钱。这个傻小子还一口一个:“你欠我的钱,你干啥要我掏钱?这是欠条,赶紧还钱来!”

    最后烟熏女终于崩溃了:“你走吧。老娘不挣你的钱了?!?

    直到走出小旅馆,陈阳还有些莫名其妙。心说那个女孩一定不是萧若瑶,不然哪里能欠债不还呢。

    陈阳从小到大都住在山上,对外面的世界虽然不是一窍不通,但有些污秽的事情还是怎么没接触过的。他居然并不知道,方才进去的那个小旅馆,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烟熏女肯定不是萧若瑶。

    唉,看来还得继续寻找啊。陈阳苦笑一声。

    “瑶瑶,快看,那个家伙出来了。衣冠不整,还一脸猥琐的笑容,肯定是已经得到满足了?!毙÷霉菝趴诓辉洞?,那两个女孩还在偷拍着,吴雪彤非常有经验的说道。

    “我呸,满足……”

    长发女孩无语的轻呸一声,皱眉娇声道:“彤彤你无聊不?居然喜欢拍这样的人!”

    吴雪彤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道:“萧若瑶大小姐你这就不懂了,现在好多人都喜欢看这个呢。咱们拍下来传到咱们的网站上去,正好增加点人气?!?

    “你这个小妮子!真会别出心裁!”萧若瑶无奈的苦笑一声,伸出小拳头捶打了一下吴雪彤。

    这种地方,萧若瑶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来的。脏兮兮的小巷,还有那些肮脏的女人和恶心的男人。要不是自己那古灵精怪的闺蜜吴雪彤办了一个网站,需要拉人气。别出心裁的想到偷拍那些来偷 腥的男人,萧若瑶才不会来这种地方。自己也是,怎么就鬼神神差的答应和她一起来了呢?

    抬头看看不远处,那个刚刚走出小旅馆的男人,一脸猥琐的模样,萧若瑶就觉得恶心。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猥琐如此肮脏的男人,呸!自己看这样的男人一眼都会恶心一辈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人力三轮车忽然进了巷子。拉三轮的是五十几岁的老伯,三轮车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人推车。

    自从那辆三轮车一进入巷子,陈阳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杀气,没错,骑三轮的那个老伯和推三轮的那个中年人,他们身上有淡淡的杀气!

    陈阳练武二十载,对于杀气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当他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陈阳心中立即就提高了警惕。

    难道是冲我来的?可是,我刚刚到这个城市,谁也不认识啊,又没有得罪什么人。陈阳不解。

    那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从陈阳身边走过,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陈阳一眼,陈阳的心这才放下。

    但是,当那两个人走到距离陈阳不远处那两个女孩身边的时候,意外忽然发生。

    第3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陈阳冷眼旁观,心中迅速转动。

    这两个人脚步稳健,目含精光,浑身孔武有力,至少浸淫武学十年多,算得上是高手。不过,这样的高手在陈阳面前,却连只山鸡都不如,陈阳伸出两根手指就可以把他们捏死。咦,他们要做什么?

    就在陈阳目瞪口呆中,那两个男人将三轮车一把丢下,然后闪电般的向不远处那两个女孩扑过去!

    那两个男人动作奇快,犹如鹰扑玉兔。不过那两个女孩也十分警觉,见状立即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彤彤快走!”萧若瑶这个月已经被绑架三次了,一见顿觉不妙。她急忙一拉身边吴雪彤的手,裙摆一甩,转身就逃。

    但是,她们的动作哪里比得过那两个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们一个腾跃就到了两个女孩身边,其中一个家伙在萧若瑶的手臂少海穴上轻轻一按,萧若瑶顿时感觉半边身子酥酥麻麻,她脚上一软,顿时摔倒在地。

    “快走!”那两个家伙互相一使眼色,抱起萧若瑶就要跑。

    但是,一个淡淡的身影已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杀手抬头一看,迎面站着一个少年,身穿一身灰色布衣,脚上一双破布鞋,手上还拎着一个脏了吧唧的行李卷,怎么看怎么像是进城务工的乡巴佬。

    “小子,让开!别耽误我们的事情!”其中一个家伙低喝一声,抬手就想要将拦路的陈阳拉开。

    但是,他的手抓住陈阳的肩膀用力,对方却是纹丝未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勾着嘴角好笑的看着他。

    那家伙顿时急了。为了绑架萧氏集团的大小姐萧若瑶,他们可是策划筹备了很久,完全做到万无一失,这才动手??墒峭蛲蛎幌氲降氖?,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乡巴佬小子,给拦住了去路。

    “小子,你这是找死!”

    那家伙手一抖,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锋利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带着千层寒气直刺陈阳的胸脯。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虽然对方算是高手,但是这身法招式在他眼中,慢的就好似蜗牛走路一般。

    不待对方匕首出手,陈阳右臂急探,右手仿佛鹰爪一般紧紧的抓住对方的手腕,同时抬起脚尖,在对方小腹轻轻一点。

    “啊!”那男人顿时一声惨呼,只感觉浑身剧痛无力,他手中匕首再也无力,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眼前一黑,无力摔倒在地上。

    另外一个男人见势不妙,抱着萧若瑶转身想逃。但是,陈阳出脚的速度太快,同样在他身上轻轻一点,那家伙如他的同伴一样,顷刻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持械呐⒍偈北慌壮?,向地面摔去。

    “啊!”萧若瑶惊呼一声,全身软弱无力的她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她顿时发出惊恐的尖叫,美丽的眸子也因为恐慌吓得紧闭起来。

    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出现,相反的她却感觉到了一个温软的怀抱。萧若瑶诧异之下急忙睁开双眼,于是她看到了她正躺在一个人的怀中。那个人一手揽住她的腰肢,另外一只手却搭上了她的翘臀。

    陈阳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

    精致动人的五官,傲人的身材,还有对方胸襟上绣的那两只小鸭子,好可爱……

    “是你!你……你放开我!”

    片刻惊呆后,萧若瑶猛然清醒过来。她乃是萧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冰清玉洁,何时与男人如此亲近过?

    并且,她忽然认出了这个男人,他就是方才从那小旅馆中走出来的男人!想到方才这个男人的手一定在那些肮脏的站街女身上扣扣摸摸,此时却紧挨着自己的身体……萧若瑶忽然觉得恶心的要死!

    “放开我,放开我!”

    萧若瑶用力挣扎,陈阳有些不舍的再次紧抱了一下后,这才放手。

    萧若瑶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顷刻间跑出老远。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乡巴佬的汗臭味,萧若瑶气的差点哭了。

    “你……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如此侮辱本小姐,我……本小姐和你拼了!”

    萧若瑶气愤羞加,挥舞着拳头想要和陈阳玩命。她乃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小姐,居然被这个肮脏的男人给摸了?这叫她的心理根本没办法接受!

    所以她怒吼一声,捏起拳头,立即向陈阳冲过去。

    陈阳动也没动,轻而易举的就捏住了她的玉腕,萧若瑶拼命挣扎:“你这个肮脏的男人,你放开我!”

    可是,无论她怎样拳打脚踢,都无法碰到陈阳的衣角,就更别说伤害到陈阳了。

    陈阳皱皱眉头,这女孩太不懂事!所以陈阳不悦的说道:“喂,美女,你要是再打我,我可是要还手了!”

    “你……你还敢还手!你这个猥琐的男人,你,你还我冰清玉洁来!”萧若瑶都快要哭了,她发疯般踢打这个男人!

    陈阳也恼了。他手腕稍稍一用力,萧若瑶的身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陈阳怀中!随后,陈阳将萧若瑶直接横在了自己的腿上,令她动弹不得,陈阳举起巴掌,在萧若瑶那挺翘的浑臀上,啪的就是这么一下!

    陈阳记得,老东西说过,女人是需要调 教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人渣!畜生!”萧若瑶羞恼的状若疯狂,她拼命踢打着,可是根本就碰不到陈阳。倒是更加激恼了陈阳,陈阳抡起巴掌,不满的在萧若瑶的翘臀上,连续狠狠的打了几下!一边打还一边喊着:“我叫你不老实!我叫你不老实!”

    “我要杀了你!”萧若瑶喊的声嘶力竭,恨得咬牙切齿!

    “那我就继续打!”陈阳的巴掌毫不停歇!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她每喊一句,陈阳的巴掌就更加恶狠狠的来上一下!

    最后,萧若瑶不得不憋屈的停止了叫骂,她委屈的撅起嘴巴。

    最后见到萧若瑶不吱声了,陈阳这才满意的将她放开。不过,这女孩的身材真的不错,弹性也太好了。陈阳放开的时候居然还有些依依不舍。

    第4章 畜生混蛋人渣

    “哇!太帅了!”

    一旁的吴雪彤简直看呆了。她的两只小拳头托着小巧的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陈阳。

    萧若瑶气的娇躯乱颤,她指着吴雪彤骂道:“好这个小叛徒,我被他打了,你居然还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的看热闹!你还是不是我的闺蜜?”

    吴雪彤这才收回小花痴的姿态,冲着萧若瑶嘻嘻一笑,说道:“我的千金大小姐,你别生气嘛。其实,人家帅哥哥做的也没错啊。你看,人家可是救了你啊,你不说以身相许吧。你居然还对人家恶语相向。所以我觉得吧,人家小帅哥教训你,也是……也是应该……哎,你别打啊!”

    吴雪彤话没说完,转身就跑,萧若瑶气的挥舞着小拳头在后面追着她打。

    陈阳用纯欣赏的目光看着眼前这追打的两个女孩,乳鸽微颤,腰身轻扭,煞是养眼啊。尤其是这个长发女孩,真是漂亮。只是,脾气太火爆了。这要是自己的老婆,说不得每天要好好调 教一番才行?;故钦飧龆谭⑴⒚魇吕?,更重要的是,身材丰满啊,嗯,D罩杯的……

    最后吴雪彤被萧若瑶追上了,当然两个女孩感情极好,她们之间当然不会真的动手,只是开玩笑而已。

    吴雪彤急忙向萧若瑶讨饶,萧若瑶这才罢手。

    此时,萧若瑶看向陈阳的双眸中,充满了仇恨和忌惮。毕竟,这个家伙也太厉害了,自己这跆拳道黑带五段,居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你敢报出你的名字吗?”萧若瑶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混蛋,她要弄清楚他到底是谁,一定要叫自己的爹地好好教训他!

    陈阳撇撇嘴,勾着嘴角说道:“我有名字,可是我干嘛要告诉你呢?”

    所以,他转身就走,毫不顾忌萧若瑶气的在自己身后大骂自己懦夫。

    倒是那个吴雪彤,一脸兴奋的冲着自己喊:“帅哥哥,你太帅了,留个联系方式啊!”

    “彤彤,你气死我了!你是不是要我和你断绝闺蜜关系?”萧若瑶咬牙切齿的对吴雪彤说道。

    吴雪彤这才嘻嘻笑着做了个鬼脸。她才不怕萧若瑶和她翻脸呢。她们可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好的打不断的。

    “瑶瑶,我劝你还是赶紧告诉伯父吧。那个帅哥哥不坏,倒是那两个晕倒的家伙,对你不怀好意?!?

    十几分钟后,萧敬山脚步慌张的跑进巷子,在他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除此之外就是四个一身黑衣的精悍保镖。

    作为萧氏集团的董事长,海州商界跺一脚颤三颤的人物,萧敬山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就算是泰山崩于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是,今天不一样,她的宝贝女儿又遭遇绑架了,所以萧敬山的心都慌了。

    “我的瑶瑶!”看到萧若瑶,萧敬山赶紧将女儿一把抱入怀中。

    看到爹地来了,萧若瑶眼圈一红,方才一直倔强的不曾掉落的眼泪,终于哗啦啦落了下来。

    萧敬山看到女儿受此委屈,顿时勃然大怒。他满脸杀气的对身后那人说道:“李伯,把那两个混蛋带回去,我要亲自给我女儿出气!瑶瑶乖,不哭!”

    “是!”身后那唐装老者是萧敬山的管家,萧家上下都叫他李伯。他一挥手,那四个保镖立即上前,将已经昏迷的那两个歹徒给架了起来。

    萧若瑶哭的梨花带雨,眼泪鼻涕往萧敬山那笔挺的西装上直抹:“爹地,不仅是他们,还有一个小混蛋……”

    半个小时后,海州西郊,远山别苑。一栋异常豪华的庄园别墅中。

    萧敬山仰面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一旁的李伯正俯身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那两个企图绑架瑶瑶的家伙是南狼的人?”萧敬山有些震惊的问道。

    李伯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是的,东南亚国际佣兵组织南狼,高手如云,手段毒辣。他们做事,还从来没有失败过的?!?

    萧敬山倒吸了一口冷气,眉头紧锁,表情凝重。

    国际佣兵组织南狼,他是知道的。这个组织在国际上都享有盛名,据说但凡南狼接受的任务,就从来没有完不成的。自己的对手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居然连南狼的人都请来了。这也太可怕了。自己倒不要紧,可是,瑶瑶的安全,才是自己最担心的!

    萧敬山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急忙问道:“李伯,调查清楚没有,到底是什么人救了我的瑶瑶?”

    萧敬山此时最想知道那个人是谁,能徒手秒杀两个南狼杀手,那个人的功夫得厉害到什么程度!最起码,自己这高薪聘请的四个保镖哪个也没有这个实力!

    李伯点点头,又摇摇头。

    萧敬山不解其意,问道:“李伯,你这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李伯苦笑一声,说道:“萧先生,其实我弄不明白。当时在场的目击者,除了大小姐就是彤彤那丫头??墒?,这两个丫头口中的说法,可是截然不同啊!”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萧敬山诧异道。

    当萧敬山亲自问过女儿萧若瑶和萧若瑶的好闺蜜,也是自己好友的女儿吴雪彤后,他这才懂了老管家李伯点头又摇头,到底是啥意思了。

    畜生,小混蛋,人渣,猥琐男!这是自己女儿萧若瑶对那个救了她的男子的描述。

    帅哥哥,大侠,武林高手,超人!这是好友女儿吴雪彤对那个施救者的讲述。

    看到自己女儿在说起那个家伙咬牙切齿的模样。和吴雪彤谈起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萧敬山很纳闷,到底哪个才是救了自己女儿的那个人的形象呢?这简直太……大相径庭了吧!

    萧敬山被弄糊涂了。没办法,他只好吩咐李伯:“一定要调查出那个人是谁!能徒手瞬间制服两个南狼杀手,这个人我一定要找到!”

    此时,火车站广场。

    转来转去,陈阳又回到了车站广场。没办法,他又不认识路,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嗯,还是找个人再打听一下吧。

    “这位仁兄,请问你认识一个叫萧若瑶的女孩吗?”

    第5章 发放安全套

    就在他拉着一个眼镜男打听萧若瑶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怯生生青脆脆的声音。

    “这位……帅哥,这个给……”

    陈阳一回头,看到一位穿着护士服的小美女,大眼睛,瓜子脸,长得小巧玲珑,楚楚动人。

    此时她白皙的面颊泛起一抹绯红,她的手中捏着一个小东西,正递到陈阳面前。只见她低垂着头,表情看起来很不自然。

    楚乔乔是第一医院的实习护士。第一医院今天在车站广场做公益活动,宣传预防男女间的传染病,并发放套子。

    本来这样的活动是很难为情的。尤其是楚乔乔这样的女孩,脸皮本来就薄,刚刚参加工作,连男朋友都没有呢。让她做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好意思?手中捏着那个小东西,楚乔乔羞臊的都抬不起头。

    但是没办法,这是任务。主任讲的清楚,不但每个人要发放出去一百个,并且还要做采访。而采访的内容也实在羞人,都是一些只有夫妻间才能谈起的羞羞话题。比如,你们啪啪的时候戴不戴套子啊,事前事后的卫生工作是怎么做的啊等等。

    你说这样的话,叫楚乔乔这个清纯的小女生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啊!但是没办法,这是主任摊派下来的硬性任务。尤其是对她们几个新来的实习生,主任特意强调,任务完不成,实习鉴定别想要了。

    所以没办法,楚乔乔只好红着脸手中捏着那个小东西主动找人搭讪了??墒?,她脸皮实在太薄,酝酿了好几次都没敢上前搭话,直到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穿着朴素,她这才鼓起勇气上前说话。

    听到身后声音,陈阳回头。先是看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护士装小美女,而后又看到了她手中捏着的那东西。

    “这是什么?”陈阳好奇的接过小护士手中的东西,举到眼前捏了捏。

    “这是……”楚乔乔都快羞死了。心说难道你不认识吗?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坏人,真是坏死了。

    “护士小姐姐,我真的不认识啊?!背卵粽庑∽拥娜肥腔?,虽然他不经常下山,但是这东西他还是认识的。当初师姐和师哥在一起,嗯,就是用的这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老东西才一怒之下将师哥师姐赶下山去,只剩下自己和老东西相依为命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他坏,所以他才故意这么问的。

    真的不认识……

    楚乔乔羞着脸抬头看看陈阳。一身朴素,一脸质朴,应该是乡下来的小弟弟,不认识或许也是真的。

    只是,这叫自己如何解答呢。

    “小姐姐你给我介绍一下吧?!背卵羰种心笞拍嵌?,笑嘻嘻的说道。

    楚乔乔的俏脸都快要羞涩的滴出水来了。心里还有些恼怒。

    但是没办法,楚乔乔只好红着脸细若蚊声解释道:“这是……这叫……安全……套,就是……做那个用的?!?

    “做哪个用的?”没想到这小弟弟求知欲望这么强,居然还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楚乔乔的俏脸火辣辣的,尤其是看到周围围了不少人,那些人居然还不怀好意的起哄:“解答啊,解答啊。这也是你们医生护士的职责嘛!”

    此时,楚乔乔的俏脸已经羞臊的仿佛那熟透的苹果一般。但是没办法,她只能低声解答:“就是……那种事情。那种……”哎呀,这叫楚乔乔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啊?;八档揭话?,楚乔乔的头已经快要低垂到胸口上去了,再也不敢抬起来。

    楚乔乔心中怦怦乱跳,心说这个乡下小弟弟应该懂了吧。

    可是,对方随后讲出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她崩溃。

    “护士姐姐,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能不能演示一下?”

    楚乔乔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能说出来她已经是豁出去了,叫她怎么演示?

    楚乔乔无语,但是偏偏这乡下小弟弟一副单纯求知模样。让她想发火,也没办法发出来。

    无奈之下,她只好索性说道:“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做那种事情!”

    呼!说出来,楚乔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事情说出来,其实也没那么难的。

    但是偏偏,这位小弟弟,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哦,是那种事情啊。那这东西到底怎么用呢?护士小姐姐你能告诉我吗?”小弟弟手中捏着那玩意儿,继续笑嘻嘻的说道。

    楚乔乔彻底无语了。这叫她再也没办法给对方科普了,总不能将那东西取出来,然后套一下给他示范吧。

    陈阳越发觉得这个护士小姐姐很有意思。好漂亮的小姐姐,尤其是她脸红的时候,非常的可爱。

    “让开!让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粗暴的声音响起,随后,人群被人野蛮的分开,几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这里不允许摆摊,???”为首的那个,大长脸,三角眼,一脸的痞气十足。

    楚乔乔急忙解释:“我不是在这里摆摊,我是第一医院的,在这里做公益活动……”

    “那也不行!”那大长脸怪眼一翻,说道:“你们在这里不管做什么,和我商量了吗?这里可是我老六的地盘!”

    这时候,周围围观者窃窃私语起来。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得知,这个家伙叫做老六,是这片的一霸。谁要想在这车站广场摆摊卖东西,是必须要经过他们同意的。

    “跟我走!到我的办公室??钊?”那老六上前就去拉楚乔乔的粉嫩小手臂??茨羌一镡龅难凵穸伎煲傻匠乔钦凸墓牡幕な糠锩嫒チ?。明眼人一看便知,他的险恶用心。

    楚乔乔自然不想跟他去??墒?,她没有老六的力气大,她想要寻求帮助,但,周围的人都在围观,根本就没人敢上前,至于医院的人,都在广场的那边,距离这边都挺远。

    这可怎么办啊,眼看楚乔乔就要被那个痞子老六给拉走了。至于拉走做什么,一旁摆摊的很多当地商贩都清楚。

    “这个女孩子完了?!?

    一个大爷叹息一声。他清楚的记得,就在前几天,同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被老六强行拉走,然后拉到旁边那辆面包车里。他亲眼看到,那女孩一个小时后才衣冠不整的哭着被放出来,连裙子都被扯破了。

    此时,楚乔乔被三个男人强拽着,越来越接近那辆面包车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新疆11选5开奖号 什么是特码叫化诗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表分布走势图 体育彩票任选9场奖金 快乐飞艇源码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手机模拟真人游戏 湖南彩票领奖地址 足球胜负彩17063期分析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欢乐升级怎么和好友一起玩 北京11选5昨天 3d组三分布 扑克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