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体彩11选5最大遗漏:(独家)强势娇妻傅总爱妻成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宋西月傅晋目录by茶坊老板娘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7

    强势娇妻傅总爱妻成瘾宋西月 傅晋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强势娇妻傅总爱妻成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强势娇妻傅总爱妻成瘾的作者是茶坊老板娘,小说主要讲述了宋西月傅晋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八涡〗?,我求求您,看在我肚子里还有孩子的份上,成全我们?!焙焐慕鸨叱ぬ荷瞎蜃乓桓雠⒍?,二十岁上下,皮肤白皙,仰着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女人,恳切地道:“我不会痴心妄想,去抢您的位置。只要能待在彦霖身边,已经足够……求求您……”女人掩盖在白色头纱后的脸色似乎沉了沉,她缓缓掀开头纱,露出一张清艳却冰冷的脸。宾客们认得她,这次婚礼的新娘,宋家的二小姐宋西月,谢家板上钉钉的少夫人。今天是宋西月和谢彦霖的婚礼,本应该是一桩人人称赞的喜事,可没想到婚礼举行到一半,一个名叫鹿茉莉的女孩儿闯进了教堂,称自己是谢彦霖的女友。

    强势娇妻傅总爱妻成瘾

    第1章 下堂妻

    渝城,教堂。

    天色阴沉,风雨欲来。

    “宋小姐,我求求您,看在我肚子里还有孩子的份上,成全我们?!?

    红色的金边长毯上跪着一个女孩儿,二十岁上下,皮肤白皙,仰着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女人,恳切地道:“我不会痴心妄想,去抢您的位置。只要能待在彦霖身边,已经足够……求求您……”

    女人掩盖在白色头纱后的脸色似乎沉了沉,她缓缓掀开头纱,露出一张清艳却冰冷的脸。

    宾客们认得她,这次婚礼的新娘,宋家的二小姐宋西月,谢家板上钉钉的少夫人。

    今天是宋西月和谢彦霖的婚礼,本应该是一桩人人称赞的喜事,可没想到婚礼举行到一半,一个名叫鹿茉莉的女孩儿闯进了教堂,称自己是谢彦霖的女友。

    最令人没想到的是,谢家的独苗儿、谢大少爷居然抛下自己的新婚妻子,戒指都没来得及戴上,就站在了鹿茉莉一边,和她两人一块对抗似的站在宋西月对面,像是划了一道楚河汉界一样。

    而宋西月,从始至终,一声不吭。

    众宾客都斜眼观看着这场闹剧,想看看宋西月是不是打算打落牙齿和血吞,把这件事咽进肚子里。

    “抢我的位置?”宋西月终于出了声,她轻轻地笑了笑,眼尾微挑的桃花眼瞥了鹿茉莉一眼,像不屑与她交谈一样:“鹿小姐,就算你有那颗心,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吧?”

    她往后一退,鲜红的菱唇一弯,眼神如冰:“我宋西月,平生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你就是想像旧社会里的妾一样轻贱自己,好,我也可以答应?!?

    说到这儿,鹿茉莉眼中一亮,她这次的目的,只是要和谢彦霖在一起。

    绑紧了谢彦霖,一个妻子的身份又算什么?

    “你从广茂大厦顶楼往下跳,我就让谢彦霖供着你的牌位当妾,逢个清明,我也给你上三炷香?!彼挝髟滦σ馕醇?,看着鹿茉莉苍白的脸色:“怎么样?”

    宋西月说完话就闭了嘴,只静静地看着鹿茉莉,没有注意到,一道视线,正有趣地打量着她。

    她脸上是笑着的,心却是沉的,因为她知道,这回十有八九,谢彦霖是要选择鹿茉莉的。

    果然,下一秒,穿着黑西装,容貌俊俏的谢彦霖面上燃起怒色,一把拉起鹿茉莉,护在自己身后,看着她道:“宋西月,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恶毒?!就凭这点,你就不配当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你就是谢家的下堂妻了!”

    笑意顿时消失,宋西月手指都在发抖,她轻吸一口气,刚想开口,就有一个低醇的男声响起:“恶毒?”

    这个男声,对在场众人而言,都是再熟悉不过的。

    宋西月看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个宽肩窄腰、身材笔挺的男人向自己这边走来,他深眼高鼻,棱角分明,薄唇一掀,却是一句刻薄的话:“正经清白的被打成下堂妻,随便哪儿来的脏东西却捧上心尖儿。彦霖,你同你父亲的口味,倒是一致?!?

    众人都一惊,有人轻声问道:“那不是傅晋吗?他不是谢彦霖的表哥,怎么回事?”

    傅晋是谁?

    渝城屹立百年不倒的名门豪族傅家的掌权人,亦是傅氏商业帝国说一不二的总裁。

    他母亲是谢父的妹妹,因此他也是谢彦霖表哥,所以才会出席这场婚礼。

    这是渝城上流社会人尽皆知的事。

    可他们没想到,傅晋会在这时下谢彦霖的面子。

    “表哥,你……”谢彦霖显然也没想到,听见傅晋的话,他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却又不敢反驳。

    只因为他母亲当年的处境,和现在的鹿茉莉一模一样,在他母亲之前,还有一位谢夫人。

    谢彦霖看了看不远处的谢父,他本想上来,见到傅晋又停了脚步,而他身旁的谢母也是脸色难看。

    “我先走了?!备到坏人?,一手拉过宋西月,道:“彦霖,你要追求真爱,我先把你这位下堂妻先带走了?!?

    他的嗓音低醇,却掷地有声,在场的人都没有阻止他,眼睁睁看着他拉着宋西月的手阔步离开。

    宋西月出教堂没多久,就停下脚步,叫了一声:“傅先生,等等?!?

    她这时还穿着雪白婚纱,被拉着的手早已收了回来,两只手背在身后,腰板挺直,仰面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傅晋。

    众所周知,傅晋是多金贵的身份,值得他插手的事不多。

    宋西月有自知之明,她与傅晋在婚礼前素昧谋面,并没有那个价值。

    “你有什么事吗?”心里斟酌了会儿,宋西月才缓缓开口,引来了傅晋的一声笑。

    傅晋薄唇一抿,眼眸黑如深墨,他看着宋西月清亮的眼神,淡淡道:“顺手?!?

    ……

    第2章 慎言

    宋西月回到家时,天色已经黑了。

    她早已换下婚纱,穿一身藏蓝丝绒长裙,披一件羊绒大衣,漆黑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嗒嗒的响,一脸的疲倦。

    却没想到,有个人,早已经在宋家门口等着她。

    “谢彦霖?!彼挝髟抡驹谒朊字?,眉眼冷清,分外疏离。

    谢彦霖看见她来,一脸轻蔑:“我爸妈让我来的。你要是还想当谢家的少夫人,明天就搬进谢家,你要是不想,谢家就撤资了?!?

    宋傅两家之间的婚约,只是一场商业联姻。

    谢彦霖向来花心,拈花惹草多年,名声早已经臭了。如果不是宋家公司急需一笔钱,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何况这几年的宋西月,已经是个落魄名媛,费尽心力才撑着宋家的一张皮。

    也不过是一张皮罢了。

    想到这,谢彦霖从鼻子里出了口气,冷哼一声,宋西月攀上这桩婚事,是她的幸运!

    即使鹿茉莉今天不对,她也得忍着!

    “所以呢?”宋西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谢彦霖,眼神里的嫌恶一点也不掩饰:“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心甘情愿地嫁给你这个垃圾?”

    垃圾?

    谢彦霖从小到大都没被这样称呼过,一股气上来:“宋西月,你现在是高攀我谢家!别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你不过就是个死了爸又疯了妈……”

    “啪!”的一声,宋西月收回右手,冷冷地瞥了一眼谢彦霖脸上红通通的巴掌印,皮笑肉不笑道:“谢大少爷,我劝你慎言?!?

    “今日之后,你以为全渝城,还有哪位小姐会嫁给你?”

    宋西月微昂着头,线条美好的下巴带着点高傲之意,一双桃花眼眸光清冷,一字一句地说:“你既没有能力明娶鹿茉莉,又到我这儿甩什么威风?滚!”

    说罢,她侧了个身,为谢彦霖让出路来。

    面子全折在宋西月这,谢彦霖实在不甘心,他眼睛瞪得通红,冷笑两声:“滚?好!宋西月,你别以为今儿傅晋带你走,就是帮你了。我倒要看看明天傅晋还记不记得你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脚前!”

    他说完话,也不再理会宋西月,脸涨得通红,大步离开。

    等到谢彦霖背影彻底消失,宋西月才走到家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门。

    只是没想到,刚打开门,宋母就出现在了眼前。

    她穿着一身青色棉麻衣物,头发挽起,整个人都温柔极了。

    “妈?!彼挝髟吕渥诺牧骋凰布湎?,换上笑容,回手关门,然后扶着宋母走到沙发旁,让她坐下:“怎么了?还没睡吗?”

    宋母眼神空空,坐到沙发上,朝女儿道:“珍妮、珍妮呢?”

    宋珍妮是宋西月的长姐,宋母的大女儿,自从宋母精神出问题后,意识不清醒时,最为依赖的人就是她了。

    想到宋珍妮,宋西月沉了沉眼,但还是微微地笑:“姐去读书了呀,今天才周一。您忘了吗?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快睡,过几天姐就回来了?!?

    听了宋西月的话,宋母点点头,站起身,慢慢向楼上走去。

    宋母走后,宋西月绷着的精神劲一下子松懈下来,她疲惫地捏了捏眉心,拿出手机开始打宋珍妮电话。

    连打了十通,宋珍妮都没有接。

    手机丢在一旁,宋西月往后靠去,闭着眼休息了会儿,而后再度拿起手机。

    而这时,一通陌生电话正好响起,震得她手腕微麻。

    “你好,我是宋西月?!彼油ǖ缁?,声音轻轻,整个人几乎都要躺在沙发上,却在下一刻立即坐起:“什么?!”

    ……

    渝城的城西,即使到了深夜时分,也热闹如白昼。

    这儿灯光霓虹,车水马龙。

    宋西月提着包,走进一间酒吧,刚进去,就看见一个高个男人站在面前。

    已经是深秋了,他还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肌肉虬结,此刻正看着她,问道:“宋小姐?!?

    宋西月点了点头,抬了抬下巴:“带我去见人?!?

    男人经历多了这样的场景,也不多话,领着宋西月就往前走。

    两个人穿过酒吧里热舞的人群,打开一扇双拉门,进去后眼前一片漆黑,再直走了一分钟左右,打开一扇门,宋西月终于见到了想见到的人。

    宋珍妮被一条粗绳绑在一把靠背椅上,嘴里堵着一块布,头发散乱,妆容都花了。

    而在她身后是一张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个男人,此时此刻正靠在办公椅上,一对凤目似笑非笑。

    “宋小姐,初次见面,我是钟子谦?!?

    第3章 八百万

    “你的姐姐,宋珍妮女士,在我这欠了八百万。拒不还款,所以我暂时扣下她?!敝幼忧徽徘诽醯莞吒瞿腥?,声音懒洋洋的:“孙鹏,欠条给宋小姐看看?!?

    孙鹏拿了欠条,递给了宋西月。

    宋西月眉头轻皱着,看着手上的欠条,借款人的名字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笔迹。

    她沉着一口气在心头,硬生生扬出一抹笑,看向钟子谦:“八百万?当我的钱是刮来的么?”

    说这句话时,她又冷冷地扫了宋珍妮一眼,看着她哭花的妆,只想打她一顿。

    她这个姐姐,自父亲去世后就染上了赌瘾,有时赢有时输,几年断断续续算下来,也替她还了上千万的债务了。

    可没想到,她这回居然欠了整整八百万!

    八百万,宋西月不是没有,只是那笔钱存在银行里,还是一条翡翠项链,就算兑钱也得至少半个月。

    姐妹俩一块儿生活了二十多年,即使宋珍妮不争气,她也无法真正下狠心。

    “宋小姐不还也行。按这行规矩,一根手指一百万,一笔勾销。若是还,今晚还清?!敝幼忧髯乓桓苯鸨哐劬?,慵懒的靠在办公椅上,手指轻敲着桌面,似笑非笑:“宋小姐怎么说?”

    一根手指一百万,八根手指,这笔债就没了。

    宋西月微微扬着嘴角,把欠条递回去,轻声道:“还钱可以,但是……”

    她的目光移向办公桌,上面有一把水果刀,在灯光下闪着锋芒。

    她语气轻飘飘的,漫不经心。

    钟子谦金边眼镜下的眸光微闪,显然有些惊讶,他笑了笑:“宋小姐,说笑?”

    宋西月没理他,径直走过去,拿住那把刀又丢下,哐啷的一声响,她和他对视:“我深夜来走一趟,就是为了告诉你,这八百万,我一分都不会还?!?

    她想要钟子谦口中的一个限期,足够她卖掉那条项链的限期??杀成嫌秩滩蛔∶昂?,连刚才握着刀的手心都滑腻腻的。

    “够绝情,宋小姐?!敝幼忧⒆潘难哿季?,才大笑出声,紧接着就拿过那把刀,丢到孙鹏脚下:“动手!”

    宋西月惊愕地看向钟子谦,她以为,宋珍妮到底是一条人命,他应该有所顾忌。

    未料钟子谦只朝她摊了摊手,一脸无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宋小姐放心,两根手指的残疾人,也是能生活的?!?

    宋西月一手撑住办公桌,回头看向宋珍妮。

    孙鹏此时也弯腰拿住了刀,向宋珍妮逼近,把她挪了挪,然后捉住她绑在椅后的左手,刀锋渐渐逼近。

    宋珍妮眼中充满恐惧,被堵住的嘴发出唔唔的声音,疯狂地摇着头。

    仿佛下一秒,就要血溅当场。

    “等等?!彼握淠葜沼诳?,她脸色白得逼人,缓缓道:“我还钱,等一等?!?

    钟子谦挑一挑眉:“孙鹏,放下刀,给宋小姐一点时间?!?

    ……

    半个小时后,门被敲响。

    孙鹏去开了门,却在见到门外人的一霎,惊讶出声:“是您?”

    门外人,是傅晋。

    傅晋一身黑,惟独肤色微白,一双长眉压眼,面无表情,一副生人不可近的架势;他宽肩窄腰撑起乌黑长西装外套,脚下皮鞋踩得嗒嗒作响,灯光一闪,袖口的蓝宝石袖扣也折射出光芒。

    他走进屋内,眼光停在宋珍妮身上片刻,又与宋西月对视,之后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孙鹏:“八百万,一分不少?!?

    支票上是傅晋的大名,字写得端正。

    宋西月微怔,有点儿惊诧地看向他。她刚才打电话,就是打给这位认识半天的傅先生,他们二人交集很浅,打给他也是无奈之举。

    在电话里,他也没给出确切的话。

    而半小时后,他来到了这儿,来到了她的眼前。

    钟子谦依旧懒洋洋的靠在办公椅中,见傅晋来,也没有一丝惊愕,笑道:“这八百万,傅先生以什么名义出?”

    宋谢两家的事早已闹得整个渝城上流圈皆是风雨,钟子谦下午已有耳闻。

    傅晋身上似乎还带着寒气,他薄唇微张,说:“你未免管得太多?!?

    他看向宋西月,微扬了扬下巴:“跟我来?!?

    说着,他就出了门,一室寂静,只有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宋西月立刻跟了出去,她两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瓷一样白的皮肤泛着点粉红。

    找一个不熟识的人借钱,确实让她感到不好意思。

    可这几年宋家每况愈下,能借给她钱的人不多了。

    外头已经开了灯,宋西月这才看到,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

    正低着头跟人向前走,却又走得太急,撞上了人的后背。

    第4张 没有关系

    “宋小姐?!备到砝?,眸光一暗,低着眼看她,问:“没事吧?”

    宋西月立刻抬起脸,和他对上目光,眼中满是诚恳:“傅先生,很抱歉。深夜打扰你,我没想到你会亲自来?!?

    傅晋一弯眼,像是在笑,只是一刹那,又恢复了他惯常的模样。

    “我银行里存着一条项链,明天我就拿去拍卖,下个月就能还给你?!彼挝髟滤?,她向来不习惯欠人情。

    人情这样东西,有的时候轻如一张纸,有的时候却又重如一座山。

    会压得人喘不过气。

    傅晋看着她的脸,肤色白净,细腻如玉,一双桃花眼,眼尾却微向上挑,反而显得倔强。

    他未做逾矩的动作,低醇的声音响起了一点儿回音:“这笔钱不多,不必这样急。只是,宋小姐,下一次我就没有八百万了——”

    宋西月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宋珍妮的赌瘾。

    一个赌徒,纵有千金,也会倾家荡产。

    傅晋与她至多算个点头之交,确实没有义务借给她钱,给她替宋珍妮还债。

    想到这儿,她有些难为情,低着头:“对不住?!?

    傅晋道:“这并非你的错,你不必说对不住?!?

    这时候他那股生人勿近的气势完全消失,仔细观察他的眼尾眉头,甚至能看出温和。

    他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可这时,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宋珍妮出现在他们眼前。

    她朝宋西月招了招手:“西月,我们回家吧?!?

    宋西月见她平安无事,想到宋母,也急着和她一起回宋家,便道:“傅先生,下回再见。总之来说,这回还是要谢谢你?!?

    她朝他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回到宋家时,已经凌晨。

    宋珍妮有一辆红色超跑,视若珍宝,回来的路上,正是她开着那辆车一路疾驰。

    “你以后不要去了?!币惶斓酵矶济坏猛P?,宋西月脱下外套,搭在沙发上,叫住要上楼休息的宋珍妮。

    宋珍妮没当回事,她受够了半夜的惊吓,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疲倦得很,敷衍的拉长声音,应道:“知道啦——”

    说着,继续上楼。

    宋西月最厌她这副敷衍模样,冷了脸:“以后,我一分钱都不会替你还?!?

    她已经下定决心,今日过后,宋珍妮就算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她也不会给她出一分钱。

    “西月,你可以不还呀?!彼握淠菪σ饕?,侧过身来,笑容明艳,只是在哭花的妆容下显得十分狼狈:“你把今晚那位先生介绍给阿姐,以后阿姐的债,只让他还?!?

    宋珍妮是个大小姐,可商界的事她一窍不通,傅晋的脸她自然不识。

    宋西月知道这点,给自己倒了杯水,冷冷淡淡的语气:“他?我们高攀不上?!?

    不说如今,就是曾经的宋家女儿,想要嫁给傅晋,也得过五关斩六将。

    还不一定会被看中。

    这样一句话,却让宋珍妮炸了。

    “你什么意思?!”她扭身下楼,走到宋西月面前,说:“只准你嫁给谢大少爷,不准我选择良婿?西月,名义上,我也是宋家的女儿。我怎么高攀不上?”

    “你也知道,你只是名义上是宋家人?”宋西月饮下一口水,眼神凉凉,她漫出一声冷笑:“如非你当初救了妈,就凭你这几年的赌债,你以为我会替你还,让你留在宋家?”

    她放下玻璃杯,轻轻的一声响,十分冷静的模样:“而且,我和谢彦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以后也不必借着我的名头,去向他要钱。每月十万,已经够你花了?!?

    而她此刻的冷静,在宋珍妮眼里,却变成了高高在上。

    宋珍妮哼笑两声,刺她:“怎么了?呵,你劈腿今天那个男人了吗?也是,那男人看着就比谢彦霖有钱。西月,姐也不跟你争,你到时候嫁了,只别忘了给姐一点钱?!?

    疲惫失望累计到极点,宋西月一拧眉,紧接着飞快拿起杯子,朝宋珍妮一泼!

    “啊!!宋西月,你发疯啦!”

    突然被泼了一脸凉水,宋珍妮忍不住尖叫。

    “宋珍妮,我今天话放在这里?!彼挝髟伦?,握着玻璃杯,漆黑的眼瞳盯着宋珍妮,菱唇抿成一条线,十分冷硬:“你以后再出去赌,我一分钱也不会替你还。一切都和我无关?!?

    宋珍妮顾不得被泼水的狼狈,舔舔唇:“西月,我是你姐,你不会不管我的吧……爸爸、爸爸说过,我们要一起扶持、一起照顾妈!你忘了吗?”

    她看着宋西月的表情,以往提起宋父宋母,宋西月都会心软,可今天,似乎无效……

    宋西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说:“可宋珍妮,你不要忘了,你不是爸妈亲生的,十八岁以后,宋家没有义务管你的事?!?

    她把玻璃杯放下,拿起外套就向楼上走,边走边道:“我和今天的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第5章 吻

    华灯初上,星辉点点。

    海渝饭店。

    宋西月未曾想到,会在半个月后,遇见傅晋。

    她喝了两杯红酒,有点儿微醺,先和她这次的相亲对象——环宇董事长叶繁暂告了个别,打算去外头吹吹风,再等他下来,坐着他的车回宋家。

    可当她站在电梯口,刚按键时,一个人从身后抵住了她,松柏草木的香调猝不及防地闯入鼻中,如同那个人的低沉声音入耳:“宋小姐,帮个忙?!?

    是傅晋!

    电梯门打开,宋西月心脏砰砰的跳,赶紧先把人带进电梯,而这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响起。

    “他们来了?!备到⒈兆叛?,靠在电梯壁上,立刻关了门,按到一楼。

    他们?他们是谁?

    电梯门被关上,宋西月只来得及听到拍门的一声响,就陷入了沉默。

    “傅先生,怎么回事?”她朝他抬头,傅晋的脸近在咫尺,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当她问出问题时,他只轻轻地笑了声:“一群废物而已?!?

    “哦?!彼挝髟轮?,今夜和叶繁的事,是彻底泡汤了,也没多说话。

    可在下一层,电梯门再度打开,出现了两张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脸。

    谢彦霖、鹿茉莉。

    谢彦霖手扶在小腹微凸的鹿茉莉腰后,正笑着和她说话,没想到遇上了宋西月。

    两人先进了电梯,鹿茉莉怯怯地看了宋西月一眼。

    傅晋有点不舒服,他不愿意展露在别人面前,包括宋西月。

    所以早已背过身去,谢彦霖没认出他来。

    谢彦霖看到宋西月,眼角一抬,嘲笑道:“清高的宋大小姐,听说你今晚和环宇的叶繁相亲?你是要成为他第四任亡妻吗?”

    谢家撤资之后,公司资金运转困难,而这时,有人给她介绍了叶繁。

    叶繁亦算一表人才,只是娶过三任妻子,每一任都因各样原因死亡。

    她微掀唇角,抬着下巴,轻皱着眉,露出无奈的样子,摇摇头笑道:“谢少爷,你这位女朋友怀了孩子,我劝你多积点德?!?

    宋西月向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认输,即使她处境艰难,也得直挺挺地站着。

    她这句话,使得鹿茉莉一瑟缩,躲在了谢彦霖身后,弱声:“彦霖,别说了。宋小姐她不开心也是正常的?!?

    鹿茉莉本来就长得柔弱,声音再软一些,全然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惹人怜爱。

    尤其会令谢彦霖这类爱吃这口的男人神魂颠倒。

    “你别怕?!毙谎辶叵仁俏律参苛寺管岳?,再将目光放在宋西月身上,她总是会拂他的脸面,完全不似鹿茉莉,想到这儿,他就心口生火,道:“她呀,不过是婚礼上被人家带走,就以为找上了靠山。一个破落户,落了毛的凤凰,真以为傅晋会看上她?”

    宋西月神情从容,仿佛没听见。

    她知道,对付谢彦霖这种人,最好的是沉默。

    可在这时,傅晋声音蓦然响起:“谁说我看不上的?”

    他转过身来,微眯着眼,姿态倨傲,将宋西月一把拉入怀里,一手捏住她下巴,紧接着就低下头,吻了上去!

    十秒过后,他放开宋西月,似笑非笑:“表弟,你需明白一个道理。落了毛的凤凰,到底也是凤凰;而山雀,一辈子都是山雀?!?

    月明路二十三号。

    宋西月没想到傅晋会住在这儿,月明路多是民国建筑,那个时代渝城上流社会的“公馆”都建立在此。

    她扶着已经失去大半意识,接近昏迷的傅晋,艰难地进入了二十三号的欧式小楼。

    周遭都是昏暗,没有开灯。

    “谁!?”突然一个女声响起,灯光瞬间亮起,一顶水晶灯亮在宋西月头上,同时,一个六十来岁、满发斑白的女人手中拿着一个扫把,紧张地看着她,又在看到傅晋时,立刻放松了:“少爷?”

    当女人帮忙把傅晋扶到他房间里,给他喂了药后,宋西月才知道她的身份。

    她是刘姑,跟着傅晋母亲一块到傅家的,傅晋母亲死后,她就照顾着傅晋。

    “这位小姐是阿晋少爷的女朋友伐?”天色已晚,刘姑怕外面不安全,把宋西月安排到了客房,一边和她一块收拾床铺,一边问道,说的话还带着乡音,眼中流露出满意。

    刘姑一直把傅晋母亲当女儿看,也将傅晋当作孙儿,十分操心他的人生大事。

    他从不带女人回二十三号,但宋西月是个例外。

    不说还好,一说,宋西月就想到傅晋的吻。

    她愣住,眨巴眨巴眼,回想起那个吻,双颊忍不住浮现出淡红,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恰巧送他回来。您叫我西月就好,不必称呼我小姐?!?

    刘姑笑着点点头,退出房去。

    门被关上,宋西月走到了阳台边,她手袋里有一包薄荷烟,此时拿出一支含在嘴中并不点燃,仰头看向天上皎皎明月。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半个月前,刚和宋珍妮说的,无论将来现在,都不会和傅晋有任何关系。

    可世事,似乎并不尽如人愿。

    ……

    次日清晨。

    宋西月下楼时,刘姑一眼就看到她,连忙向她招了招手,道:“西月来吃早饭,我做了灌汤小笼包?!?

    年长女性的慈爱,宋西月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她朝刘姑笑着点点头。

    到餐桌前时,傅晋正坐在主位上,手拿一份金融杂志,面前的骨瓷碟中摆着两片吐司,一杯黑咖啡放在旁边。

    听到声响时,他放下杂志,温和地看向她:“醒了?”

    宋西月应了一声,坐到一张椅子上,面前摆着一笼灌汤包,皮薄汁多。

    “昨夜,是我失礼了。抱歉?!备到蝗凰档?,宋西月抬起头看他,只见他眼神正投向自己,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眼中似带笑意。

    “没事?!彼×艘⊥?,神情平静,道:“你昨夜身体状况不好,一时失态也正常?!?

    一时失态也正常。

    听到这句话,傅晋抿了一口咖啡:“但还是要多谢你,否则我可能会比昨晚要狼狈许多。对了,你和叶繁相亲?”

    听到叶繁的名字,宋西月点了点头,刚想开口,手机就响了。

    一接通,宋珍妮焦急的声音立刻传入耳中:“西月,你去哪儿了?妈被那小贱人刺激到了,苏医生都控制不了!你快回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真人棋牌软件开发 甘肃11选5开奖直播 广东26选5复式10个 山东快乐扑克3游戏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守号推荐巧 广西福利彩票2019129 黄金传奇一尾中特 加拿大快乐8开奖同步 大乐透走势图1800期 长平特大交通事故 陕西快乐10分前二连直 河南高频彩 程远双色球杀号 2019年六合图库30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