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玩法:(独家)时光有张不老的脸免费阅读_时光有张不老的脸颜若希目录by红玉如冰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7

    时光有张不老的脸颜若希 萧亿宸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时光有张不老的脸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时光有张不老的脸里,主要介绍了颜若希萧亿宸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谁呀?”听到叫喊声,正趴在喷水池旁看金鱼的四岁萧千依抬起头,乌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满是惊疑。望着那抹白色的纤细身影被两名女佣拖拽着去了后院,她忙拍了下身边的胖男孩,“哥哥,我看到我们叔叔抓来一个大姐姐?!?

    时光有张不老的脸

    第1章 不要!不要啊

    八月六日这天中午,颜若希满头大汗,手拿着A大美术系的录取通知书,兴冲冲地跑进了市人民医院。

    她要向心爱的男朋友萧亿宸报喜,要第一时间把录取通知书塞到他手里,高兴地告诉他——。

    “我考进你的母校了,宸哥哥,我谢谢你!你开心吗?”

    萧亿宸肯定会开心的,他肯定会开心的!

    或许,他一开心就能睁开眼睛说话了。

    想着这种可能,颜若希红扑扑的小脸上扬起了兴奋的笑容。

    跑到电梯前,她抹了一把汗,低头又喜孜孜地看了眼手中红红的通知书。

    叮!

    电梯门开了,她抬起头,清亮的似水翦眸蓦然一滞,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来这儿做什么?”

    从里面出来的江舒美挽着LV手袋,冷冰冰地望着她。

    她的身后,跟着五个面色清冷的男人,其中一个还穿着白大褂。

    “阿……姨?!?

    她紧张地叫了声,声音微显颤抖。

    自从萧爷爷十年前把她从福利院领养回来,宣布她是萧亿宸的养妹妹,萧家的少奶奶江舒美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而她,最怕的也是这个高贵冷艳的女人。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江舒美也不应答,冰冷的眸子盯着她背向身后的手。

    颜若希小心地递上去,又小心地望着她,“录……录取通知书?!?

    江舒美一把夺过去,翻开看了眼后,突然手指一收,把通知书紧紧地攥成了一团。

    颜若希怔愕,脸色顿时惨白了。

    “阿姨,我……我这个暑假当家教攒了点钱?!?

    说着,她的眼泪就出来了,样子伤心,又楚楚可怜。

    她一边用力掰着江舒美的手指,一边带着哭腔申明,“我读大学保证不花你们的钱,我会半工半读,请阿姨相信我?!?

    江舒美充耳不闻,冷沉着脸甩开手,大喝一声:“把这个小贱人拉上车!”

    话落,两名保镖就上来拖起了颜若希的手臂,不顾她的挣扎,硬生生地把她塞进了一辆黑色的房车里。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颜若希惊慌失措,拼命拍打着车门……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可没人理她,更没有人来救她。

    半小时后,她蒙着眼睛被拖进了一间白色的房间里。

    闻到一丝异香,她吓得双腿发软,颤抖的声音透着惊恐,“我犯了什么错?你们要做什么?”

    “颜若希!”

    突然,她又听到了江舒美的声音,冰冷彻骨,不带一丝的温度。

    “阿……姨!”

    “别叫我!”

    江舒美逼近她,突然一甩手,狠狠地抽了她一耳光,“不要脸的贱人,你还想害亿宸吗?”

    颜若希被打蒙了。

    她捂上脸,手指慢慢勾拉下眼睛上的黑布,对上江舒美冷鸷的目光,她痛苦又困惑,“我……我错在了哪里?”

    江舒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举起手机,把一张图片递到她跟前,“你半个月前,是不是跟亿宸在酒店过了一夜?”

    盯着屏幕上一对男女赤裸缠绵的“艳照”,颜若希瞠目结舌,惊讶万分。

    是谁偷拍了自己跟亿宸欢爱的镜头?

    真是无耻!

    “无耻的小贱人,我们家领养了你,你成年后却把我儿子勾引上床,这还不够,你第二天又在外面乱跑,害我亿宸为了救你出了车祸,你说,你是不是害人精?”

    她冷冽的声音几乎穿破了颜若希的耳膜。

    她痛苦地摇着头,泪水飙飞,“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也不想宸哥哥出车祸?!?

    江舒美冷着脸,面无表情地又滑了下手机屏幕。

    这回,颜若??吹降氖橇硪桓瞿泻⒆勇ё潘绨蚯孜堑恼掌?。

    而照片上的她脸蛋清晰,穿着一件抹胸的红裙子,打扮得妖艳性感。

    她一惊,刚想问这照片是从哪里来的,江舒美已收了手机,愤怒地把她一推,厉声道——。

    “乔医生,请你马上给她催眠,消除她脑海里的全部记忆!我要她永远不记得我儿子!”

    嗡……

    颜若希顿感脑袋炸开了一枚天雷,白茫茫一片,半天才痛苦地吼出声——。

    “不要!我不要忘记宸哥哥!不要啊……”

    第2章 死丫头,你别吃

    五年后……

    一条狭窄的弄堂里,颜若希汗流满面地拖着一辆红色自行车走着,车座后面搁着二十斤的大米。

    到了一家小院子前,她停下车,抱着米袋撞开了陈旧的木门,扯嗓喊了声:“我回来了!”

    没有人应答。

    她愣了一会,忽听自己房间里传出“梆”的一声,她一怔,放下米袋就冲了进去……

    “柳燕,你又到我房间里偷什么?”

    柳燕甩了下衣柜门,若无其事地扫了她一眼,啾啾鼻,翘起她的肥唇不屑道——

    “你房间里的东西全是地摊货,有什么好偷的?我只是好奇你衣柜里的那几件婴儿小衣服而已?!?

    颜若希心里一紧,急忙上去查看已被打开的衣柜。

    见里面已被翻得乱七八糟,她气呼呼地一个转身,抡起胳膊就给了柳燕一巴掌……

    “滚!”

    柳燕没想到她会打自己,睁大眼睛气呼呼地瞪着她,“你还敢打我?你就不怕我妈妈吗?”

    语罢,她甩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凶悍地扑过来还击。

    结果颜若希早有准备,常年辛苦劳作的她身子灵活,敏捷地一闪,柳燕就一头撞在衣柜上,疼得她呲牙咧嘴。

    “啊……我跟你拼了!”

    她摸了下头,转身就去门口拿扫把。

    可没等她拿起来,颜若希就抬起一脚踢向她的大肥臀。

    她“嘭”的一声,倒在了走廊上,哼唧唧着半天没有爬起来。

    “夏荷!你又想造反是不是?”

    听到争吵声的柳母柳桂花从厨房里跑出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菜刀,瞪着一双三角眼,气势汹汹地扑将过来……

    颜若希头皮一麻,急忙退回房间把门关紧。

    “咣咣”两声,刀砍在了木门上,震得颜若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虽然这两年见惯了她们母女俩在四合院里耍威风,但每次遇上柳桂花举菜刀,颜若?;故桥碌?。

    可有什么办法,她现在的父亲夏威明两年前没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一次喝多了酒,稀里糊涂地把在市场上卖猪肉的柳寡妇给睡了。

    于是,柳寡妇第二天就挎着大包袱,带着她十九岁的胖女儿来到了四合院……

    两根红烛一点,桌上摆了四菜一汤,她拖着夏威明麻利地喝了交杯酒,然后就组合成了一个新家。

    从此,平静的四合院就有了“鸡飞狗跳”的热闹画面。

    而原本柔弱的颜若希在胖胖母女俩经常性的挑衅和攻击下,也渐渐变得强大,战斗值逐渐飙升。

    可不,今天她打赢了。

    只是……

    “死丫头,今晚晚饭你别吃!”

    砍了两刀后,柳桂花扶起地上的亲宝贝“肉球”,骂骂咧咧地走了。

    “不吃就不吃?!?

    晚饭对颜若希来说吃与不吃都无所谓,反正这两年里头,她有半年没吃过晚饭了。

    不过,她床柜里偷偷塞了些饼干。

    回头扫了眼床被,突然看到几件婴儿小衣服散乱地丢在上面,她心里一疼,走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

    五年前的一个夜晚,雨下得很大,她跌跌撞撞地走在人行道上,一个脚滑摔倒在地。

    她无力地躺着,茫然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水,疼得她忍不住哭,模糊地望着迷离的路灯光,她嘶喊了声——

    “我是谁?是谁呀?”

    刚好路过的夏威明扶她起来,抹干净她脸上的雨水,定晴一看,惊喜万分,“小荷?”

    “小荷?”她迷茫地眨了下眼,“我叫小荷?”

    夏威明一愣,随即拔开她垂落在耳边的黑发,盯着她毫无暇疵的右耳垂,神色变得异样。

    好一会,他才奇怪地问了声:“你不知道自己是谁?”

    她点头,“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夏威明脸上的表情瞬间千变万化,他抖动着嘴唇,脸上流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哽咽道:“小荷,你是我的女儿啊!”

    她怔愕,半天才吱唔出声:“我……我是你的女儿?”

    第3章 恋人久别重逢

    夏威明用力点着头,悲喜交加,“是的,你叫夏荷,今年十九岁,因为去年高考落榜离家出走……爸爸我已经找你很久了?!?

    “夏荷?”她困惑不已,“我为什么……不记得?”

    夏威明摸着她额头上的一个大疱,看去一脸心疼,“女儿,你可能摔失忆了,没事没事,慢慢会想起来的,走,跟爸爸回家?!?

    就这样,她跟夏威明来到了N市南门这个四合院,叫着已丧妻多年的夏威明“爸爸”。

    几个月后,她发现自己身体异常,夏威明便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她怀孕了,因为身体体质特殊,加上肚里的孩子已成形,医生没有让她流产。

    为了她的名声,她被关在了家里,生孩子那天夏威明去叫了接生婆……

    她当时痛得死去活来,生下孩子的那一瞬,隐隐约约听到接生婆说:“是个女孩”。

    可等她一觉睡醒,夏威明却一脸沉痛地告诉她:“孩子因为不能呼吸死掉了?!?

    她闻言脑袋“嗡”的一响,又晕了过去……

    怀里的衣服是她怀孕的时候为孩子缝制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设计服装,而且她很喜欢绘画,好像天生就有这个本事。

    夏威明看她这么聪明,第二年便把她送进了市技术学院读服装设计。

    在校三年,她得过多次设计大奖,毕业后她进了学姐开的一家儿童服装设计室工作,专门为孩子设计个性服装。

    学姐人很好,看她很有设计天赋,便鼓励她去报名参加KLO集团的服装设计招聘大赛。

    啾啾,啾啾……小荷尖尖,电话来了!小荷尖尖,电话来了!

    这时,突然响起的手机个性铃音打断了颜若希的回忆,她急忙拿起看了眼。

    见是男朋友,她心中一暖,“星哥哥?!?

    “若希,我这个周末来你们家提亲?!惫绥堑纳羟迩謇世?,透着毫不掩饰的兴奋。

    “你爸妈同意了?”

    “嗯,因为他们工作太忙,所以先让我过来见你爸,下回我妈妈会亲自上门提亲?!?

    颜若希欣喜,脸蛋禁不住红润起来。

    “好,后天我等你,对了……我明天要去报名参加设计大赛,对对!是A市的KLO集团,报名需交设计画稿,我得亲自去一趟?!?

    “我支持你,祝你成功!”

    跟男朋友通完电话,颜若?;钩两谝┗榈南苍玫敝?,可目光一落到怀里的婴儿服,她笑脸一僵,一丝惆怅漫上心头。

    跟顾琦星认识两年了,她一直没告诉他自己生过孩子,这……算不算欺骗了他的感情?

    想着自己身上有抹不去的“污”点,颜若希难受地靠在床头,双手不停地捶着脑袋。

    “为什么想不起来?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

    五年了,父亲说自己怀孕肯定是离家出走之后,遭到了哪个流氓的污辱。

    可那个流氓是谁?是谁啊?

    ……

    晚上,夏威明从自己家的汽车修理厂回来,站在院子里喊了声:“小荷,出来吃晚饭!”

    颜若?;姑挥Υ?,柳桂花的大嗓门就轰响了——

    “她打了燕子,不准她吃!”

    话落,外头寂静一片。

    颜若希往嘴里塞了两块饼干,喝了点冷水,然后便靠在床头翻看着世界儿童服装精选集……

    夜慢慢深了,东厢房里又传出柳桂花杀猪般的骚浪声——

    “啊哟,啊哟喂……老公,快点啊!”

    颜若希秀眉一蹙,拿起耳机塞住了耳朵,再躺下来,她盯着枕头边的婴儿衣服,眼角慢慢滚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珠……

    第二天一大早,颜若希洗完一家人的衣服,急冲冲赶到了国际大酒店。

    报名参赛的地点设在三楼会议室。

    颜若??戳搜弁蟊?,发现时间已不早,便急忙抱着文件袋跑上旋转楼梯。

    走到三楼楼梯口,她慌乱之下,脚踩到了长长的裙摆,惯性地一个前扑,撞上了一道坚硬的肉墙……

    她“啊”了一声,身子往后倾倒。

    可很快,一只紧实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身。

    惊魂未定,她抬眸对上一男人的视线,惊讶地发现他俊美的脸上一片惊疑,一双幽深如潭的眼睛紧盯着她的脸不停地收缩着,里面交织着太多的情绪。

    俩人贴得太近,颜若希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丝清冽,带着薰衣草香的气息。

    她心头莫名一颤,心跳漏了一拍。

    “你……颜若希?”

    萧亿宸眸色一沉,突而收紧了手臂,表情冷鸷又夹杂着一丝难以辨清的痛色。

    第4章 她是独一无二的

    颜若??床欢?,她下意识地作出了反抗,“先生,你认错人了?!?

    “认错了人?”轮到萧亿宸看不懂了。

    他身后三个年青男子一脸懵逼地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特助肖洋跨前一步拉了下萧亿宸,“总裁,她东西掉了,你先放开她?!?

    萧亿宸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她刚才抱着的文件袋掉落在了楼梯上。

    剑眉一蹙,他松开她。

    颜若希急忙捡起文件袋,正想拍下灰尘,袋子就被眼前的男人夺了过去。

    她怔愕,不解地望着他……

    身姿高大英挺,立体的五官犹如雕刻出来一般,完美惑人,上身一件白衬衣,黑领带,干净优雅,浑身透出一股高贵冷傲的非凡气质。

    这样的帅气男人,应该是富二代吧?

    不过,他的行为真的很没礼貌。

    萧亿宸淡扫她一眼,然后一把抽出袋子里面的简历表——

    夏荷,八月十日出生,N市人,今年二十四岁。

    怎么可能?

    她长得跟颜若希一模一样。

    可颜若希是五月一日生,A市人,今年应该二十三岁。

    萧亿宸怔愣了一下,颜若希便从他手上夺过文件袋,然后不解地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就这么一瞬,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抹熟悉的甜丝丝香气拂过了萧亿宸的鼻端。

    他心尖子蓦然传来一丝疼痛,墨眸紧凝,她怎么可能不是颜若希?

    他清楚记得颜若希身上有这一种让他流连忘返的体香。

    当时颜若?;剐ψ鸥担骸拔乙膊恢雷约荷砩系南闫窃趺蠢吹?,福利院的阿姨说,可能是我从母体里带出来的?!?

    没有哪个女人会拥有颜若希身上的这种自然甜丝香气,她是独一无二的!

    他转过身,深邃的眸子复杂地盯着颜若希的纤细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走廊上……

    “肖洋,给我查这个夏荷!”

    肖洋一怔,萧亿宸便丢来一记冷冽的眼神,“马上去!”

    “是!”

    ……

    中午,颜若?;氐郊?,见父亲也在,便把男朋友顾琦星明天要过来提亲的消息告诉了他。

    夏威明听完高兴异常,马上到酒柜里翻找出一瓶多年珍藏的红酒,笑呵呵地说:“好啊,明天你男朋友过来,我就跟他喝这瓶酒?!?

    柳燕在一旁啾了下鼻子,“爸,我见过那个顾琦星,他人高马大的,估计你这一瓶酒不够他喝,还有,你去买十斤肉回来,那男人没有一点钱你供不起?!?

    她话里的讽刺与嘲讽,颜若希听得出来。

    “我男朋友长得高,长得壮怎么了?他以后就算天天在这儿吃饭,吃的也不是你的饭!你有赚过一分钱吗?”

    柳燕不服气地推了颜若希一把,“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就是开了一辆破车吗?而且他家在哪?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你也不清楚是不是?”

    “他有工作!在一家大公司跑供销?!?

    “嘻嘻……好差的工作,到时跑着跑着就跑到别的女人床上去了,你小心点?!绷嘤智套藕齑椒泶桃痪?。

    “你滚!”

    颜若希生气了,用力把她往门外推。

    正好,柳桂花提着一瓶酱油回来,见自己女儿又被颜若?!捌鄹骸绷?,气得胸脯一涨,雄纠纠地逼过来……

    “夏威明!你到底要不要教你的女儿做好一个姐姐的样子?”

    她瞪着三角眼,把酱油瓶底抵在夏威明的额头上。

    夏威明头皮发麻,急忙拽起颜若希的手来到了屋外,眼睛瞟溜着客厅,双手一边挥动一边朝颜若希叽哩呱啦……

    样子像在骂,表情也多样,可颜若希一句话也没听懂。

    因为,他讲的是方言。

    颜若希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失忆后,连本地的方言都听不懂。

    第5章 让女儿梳妆打扮

    第二天周末,颜若希早早起床,刚漱洗完,忽听外面传来“唰唰”声,推窗一看,是父亲拿着大扫把在清理院子,不由会心一笑。

    “爸,你这么早起来了?”颜若希走出来,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扫把,“我来扫吧?!?

    夏威明推开她的手,笑微微,“你男朋友今天要过来,爸爸得把这个破院子整整干净,女儿,你今天就别干活了,好好去……”

    说到这,他谨慎地朝东厢屋瞅了一眼。

    见没人,他迅速掏出一叠钱塞到颜若希手里,悄声道:“你赶紧去美容院做个头发化个妆,再买两件好看的衣服?!?

    “爸,衣服我有,不用买?!毖杖粝0亚苹厝?。

    “快拿着!别让你柳阿姨看到?!?

    他话音未落,柳燕突然从隔壁一房间里蹦了出来,“爸!你给姐姐什么?”

    夏威明手一抖,一半的现钞撒落在地上。

    “啊?你又偷偷把钱给姐姐?”

    夏威明神色慌乱,赶紧从地上捡起钱塞到颜若希手里,拍拍她的手背,让她快走。

    可来不及了,柳燕气呼呼地跑过来,盯了眼颜若?;鼓迷谑种械那?,两眼一瞠,扯嗓大喊——

    “妈!妈!”

    “嗳!”柳桂花掀了门帘,穿着一件大花红背心,趿拉着大红塑拖,颤抖着满身的肥肉就跑出来了,“出了什么事?”

    “爸爸……唔!”

    她的嘴巴被颜若希捂上了,视线对上颜若希严厉的目光,她心里一紧。

    “肉球,你敢胡说八道,我立刻让我爸跟你妈离婚!”颜若希轻斥。

    柳燕瞠直了两眼……

    这儿生活很美好,她才不愿意继父与母亲离婚呢。

    “夏荷,你要做什么?”柳桂花见状,两拳紧握,如相扑运动员般扑过来,“放手!”

    “桂花!”夏威明急忙挡到颜若希跟前,一脸讨好,“她俩姐妹闹着玩呢,没事没事?!?

    颜若希意味分明地给了肉球一记警告的眼神,随后把她往前一推,“不跟你玩?!?

    柳桂花半信半疑地瞅着自己的女儿,“真的在玩闹?”

    柳燕小心地看了看面色清冷的颜若希,呐呐地点了下头,“是?!?

    “这么喜欢玩,就跟她去买菜!”柳桂花把一张百元大钞拍在柳燕的掌中,“多买点肉,别到时候你爸又说我小气?!?

    “菜还是我去买吧?!?

    夏威明放下扫把拍拍手,拿过柳燕手中的钱,拎着篮子走了。

    颜若希急忙跟了上去,“爸,我跟你一起去!”

    父女俩一走,柳燕就把刚才看到的真实情况告诉了柳桂花。

    “偏心的死老头!”柳桂花气得骂上了,“女儿找了个穷光蛋女婿,他现在就想着把家里的钱往女儿袋里塞了,走着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

    颜若希跟父亲买好菜,就被父亲推进了一家美容院,还吩咐店主一定要把他的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

    店主说颜若希天生丽质,稍微打扮一下就美如天仙了。

    夏威明高兴不已,笑呵呵地说先回家做饭。

    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顾琦星当真拎着大包小包进了夏家四合院,看到夏威明,他笑嘻嘻着就鞠了个躬……

    “叔叔,我是顾琦星,我来拜访您!并真诚地向您提亲,我想娶您的女儿夏荷?!?

    夏威明看他长得高高大大,虽说身材稍胖了点,但五官端正,皮肤也白,身上有一股普通孩子没有的贵族气质,心里一下就乐开了花。

    “好好!快屋里坐!屋里坐!”

    他开心地接过顾琦星递上来的礼品,正带着他往客厅里走,小院门突然“梆”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了。

    随即,一股无形的“寒风”袭进了院子……

    第6章 我来找女朋友

    夏威明惊讶地回过头,看到四个戴墨镜的黑衣男人跨步进来,左右一扫视,便严肃地分立在两旁。

    紧接着,又进来两个黑衣人,他们跨前两步,一齐引手,“萧总请?!?

    夏威明震愕,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跨步进来的高大英俊男子……

    他身着白衬衣,黑西裤,黑领带,英俊挺拔。

    高挺的鼻梁上,他同样架着一副墨镜,但与保镖不同,他戴的是全球限量版的18K金框钻石太阳镜,茶色的镜片后的那双眼睛锐利逼人。

    他昂首挺胸,迈着大长腿走过来,既帅气又惊天动地的性感,每走一步都带着一股王者般不可一世的气势。

    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位长相俊雅的助理,手里拿着包,神情同样严肃。

    “叔叔,他是谁?”顾琦星看愣了,悄声问了句。

    夏威明一脸迷惑,“不……不知道?!?

    “喂喂喂!”

    他话音未落,柳桂花就从客厅里冲出来了,后面跟着圆乎乎的肉球。

    “夏威明,今天到底有几个男人来我家提亲?”

    柳桂花扫了眼直立在院子当中的年青男子们,神情彼为困惑。

    夏威明还没回答,柳燕就惊讶地大呼:“妈!有九个!”

    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夏威明,而萧亿宸盯着夏威明的目光冷酷犀利,隔着镜片,也让人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这个……”夏威明移步到顾琦星跟前,指了指他,“夏荷就说他呀?!?

    说完,他朝向萧亿宸,礼貌一笑,“帅哥,你找谁呀?”

    萧亿宸面无表情,立体如雕的侧脸美得让太阳失色,柳燕睁大了眼睛,胸口“怦怦”直跳,两眼直冒花心。

    “我来找女朋友?!?

    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低沉的嗓磁性撩人。

    闻言,柳桂花眼睛亮闪,一把抓起柳燕的手拖到萧亿宸跟前。

    “帅哥,我们家有两个女儿,一个已经定了,这一个还没有定,而且年龄还小两岁,你来这找女朋友,只能这个了?!?

    “是是,我叫柳燕,今年二十一?!?

    肉球开心地把手伸过去,笑得一下让院子里盛开的花都合了花瓣。

    不想看!

    萧亿宸淡漠地睇了她们母女俩一眼,从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伸出长臂把俩肉团拔到一边,再把照片递到夏威明的眼前……

    “把这个女孩叫出来!”

    夏威明一怔,这不是夏荷吗?

    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披着黑黑的长发,手捧着一本书站在校门口笑盈盈地做了个胜利手势。

    “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毕耐髦缸耪掌?,“她有男朋友了?!?

    顾琦星赶紧过来瞅了下照片,眼睛大瞠,然后一把夺过去细细地看了眼。

    蹙眉,他有些奇怪,“怎么回事?夏荷不是在N市一中读的书吗?她怎么到A市二中校门口照了张相?”

    “啊?”

    夏威明拿过照片也认真地看了眼,没错,女儿背后的学校名称牌很清楚。

    “她叫颜若希,是我的女朋友,请把她叫出来!”萧亿宸不耐烦了,夺回照片冷冽道。

    颜若希?

    这下顾琦星和柳桂花他们都懵了,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肉球,她一步跨到萧亿宸跟前大声说:“你搞错了,我爸爸只有一个亲生女儿,她叫夏荷,是在N市一中毕业的?!?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