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遗漏号码查询:(完结)太平公主惊芳华在线阅读_顾幽离拓跋惊寒小说阅读by君子周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7

太平公主惊芳华顾幽离 拓跋惊寒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太平公主惊芳华是一部由作者君子周著作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幽离拓跋惊寒之间的爱情故事,废材草包软弱可欺?一脚踩碎欲杀她之人的丹田,穿越而来的毒妖冷漠一笑,“好了,废物之名归你了?!奔壤粗?,则杀之,她从不知留情为何物。白衣男神未婚夫殿下?摔!什么玩意,品德不端给我都不要!真凤凰血脉天下无双?呵!她最喜欢拔光凤凰毛看你变山鸡!风云榜之上英才聚集?切!都是一群手下败将!

太平公主惊芳华

第1章 就是想抽你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

顾幽离穿的单薄躲在角落中瑟瑟不安,一双漆黑的大眼睛也充满着恐惧和害怕,哪怕是一点声响都会吓得她浑身发抖。

“轻尘哥哥,你可一定要来啊?!惫擞睦朐谛闹心哪钭?。

顾幽离的双眼放大,还来不及惊叫。

啪!

烈风一般的鞭子猛地就甩了过来,身上火辣辣的疼充满全身。

顾幽离躺在地上不住的躲闪,可惜鞭子却变本加厉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顾冰蓝的眼中带着肆虐的快感,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真是给我们顾家丢脸!废物!”

在星辰大陆上,不能修炼便是废物,很不幸,顾幽离就是那一个。

女声清脆悦耳,精致的五官天生魅惑,可惜了这副好皮囊,身体里面却是一颗肮脏的心。

“顾幽离你也不好好的照照你自己的样子!竟然还想着要蛊惑轻尘哥哥来带你私奔!你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再霸占轻尘哥哥!你个贱人!”

顾冰蓝一想到这心中的怒火便燃烧的更旺,凭什么这个盛京第一废物竟然还和轻尘哥哥有婚姻,简直是糟蹋她的轻尘哥哥!

“就你这个样子还想着轻尘哥哥娶你?做梦!”

鞭子如影子一般到达,袭向顾幽离的身上,从头到尾。

“你竟然敢躲?”顾冰蓝愤怒至极,鞭子也更加用力。

殷红的血从伤口中流了出来,渐渐浸湿衣裳,少女眼底蓄满了泪水,将哭声憋在喉眼,整个人如鸵鸟一般畏缩起来,“顾冰蓝,我到底还是你的姐姐,你半点亲情都不念?!?

仿佛听到全天下最好听的笑话,顾冰蓝大笑出声,“姐姐?我可没有你这个废物姐姐?”

“你是我顾家的耻辱,竟然还妄想我叫你姐姐!”

“顾幽离,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顾冰蓝扬起下颚,甩着鞭子,得意说道。

缩成一团的顾幽离僵硬,随即抬起头,声音嘶哑问道,“你……怎么……怎么知道?”

她和轻尘哥哥约好,在这等着轻尘哥哥会带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时候,就再没有人欺负她了。

顾冰蓝笑的更欢了,“你觉得呢!”

顾幽离眸光一紧。

“是呢,就是他告诉我的,你以为轻尘哥哥出城是先去打点,笑话,他是去接铃木姐姐,至于你……”

顾冰蓝皱眉,“当然是轻尘哥哥告诉我!”

“叫我来把你解决,铃木姐姐马上就要回来了,他不想你碍事!”

“轻尘哥哥已经说了,要和你取消婚约,他真心所爱之人是铃木姐姐!”

取消婚约!

不想你碍事!

一句话,让顾幽离心中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呵呵。

顾幽离只是不能修炼,不是个傻子,顾冰蓝的出现就很好的证明了她说的话……她所爱的轻尘哥哥!想要杀她!

眼底的泪水倏的落下,然后,绝望的闭上眼睛,哀莫大于心死,不止身上的疼,更是心死。

顾幽离,就是一个笑话。

“喂,废物你不会就这么死了吧?”顾冰蓝有些诧异,立即上前,探了探鼻息。

“真死了啊?!惫吮端柿怂始?,无比厌恶和不屑一顾,“果然是废物,才打几下就咽气了,也好我好回去和轻尘哥哥交代?!?

说罢,便转身离去。

一只手忽然捏住了她的脚踝,力气大的可怕。

顾冰蓝心一惊,霍然低下头,对上了一双锋利的双眼。

原本死去的人现在就这么睁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她。

“啊!”她猛地叫出了声,随即气愤至极。

“贱人!你居然装死!”

她拿起鞭子,狠很的甩了过去。

那只满是血的手松开的她的脚踝,轻轻一握,她甩出去的鞭子便牢牢控制在那人的手中。

“贱人!”顾冰蓝咬牙切齿的看着缓缓站起来的顾幽离,只觉得这人似乎是变了个样子,但更加可恨了!

贱人?

竟敢骂自己是贱人?

几乎是本能的促使。顾幽离手指冰冷,双眸迸发出寒光,朝着顾冰蓝的身上袭去!

砰!

顾冰蓝一时疏忽,竟然被顾幽离打到在地上。

可恶!

“废物,你竟然敢出手打我?!惫吮都饨凶糯蠛?,表情扭曲。

该死的顾幽离!

她这个被所有人厌恶的废物,竟然敢动手打自己!

“打都打了,有什么不敢!”顾幽离邪魅一笑,冰冷至极。

没错,这具身体已经换人了。

那可怜的顾幽离毫无反击能力,已经被顾冰蓝一顿鞭子雨打死了,而她……

来自二十一世纪,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工,代号毒妖!

看着气的颤抖的顾冰蓝,她轻轻说道,“整天喊着别人废物,傻子,贱人,你修养也高不到哪里去吗?”

说罢,便扯过鞭子,双手化为利刃,狠很的击向顾冰蓝的身体。

咔嚓!

嚓咔!

“啊!”

顾幽离的身影瞬如闪电,袭击的招数也诡谲莫测,惨叫声猛地响起,顾冰蓝被打的跪倒在地。

双脚骨节处已经被折断,原本高高在上的气焰也消磨不少。

只是,那双眼睛里的恨意已经快凝成实质了。

顾幽离好笑的看着她,顺手拿过她的鞭子,绕了几个圈,问道,“我身上的上是你做的好事?”

顾冰蓝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顾幽离你个贱人!废物!你居然敢打我!”

似乎被这个情况接受不了,顾冰蓝不顾身上的伤,强撑着站起来,想要继续教训她。

鞭子狠很的抽向她的膝盖,顾冰蓝又跪了。

“我就打你了怎么着?”

啪!

“你不服你起来打我啊!”

啪!

“叫你还手你不还怪我?”

啪!

“顾幽离!”顾冰蓝被气的翻白眼,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顾幽离!居然……居然敢这么羞辱她,若非是身上的疼,估计顾冰蓝此刻已经被顾幽离气的昏过去几次。

“啪!”鞭子又击抽向了她的脸。顾冰蓝闷哼一声。

“叫什么叫,咋咋呼呼的,不乖!”

“顾幽离!你不要命了,你……”疼!这是顾冰蓝现在唯一的感觉,是以往的张扬跋扈支撑她继续谩骂顾幽离。

啪!

顾冰蓝的咒骂还未落音,鞭子声便猛然落下。

顾幽离脸上带着不耐烦,轻蔑的看着不知死活的顾冰蓝,“知不知道你很吵!”

第2章 见到妖孽了

顾冰蓝被她轻蔑的表情给刺激的愈发不可收拾,基本的礼仪全部忘记,扑过来就准备咬她。

顾幽离邪魅一笑,一只脚便将她踢了出去。

“你样子真丑,好像一条狗哦?!?

她看着顾冰蓝躺在地上的样子,脑海中关于原主的记忆纷至沓来,顾幽离母亲早逝,由于不能修炼,父亲顾修也从来懒得搭理她,兼之身上负有盛京大名鼎鼎的美男子殿下拓拔轻尘的婚约,如此强烈对比下,全天下百姓都知道她是配不上拓拔轻尘的,可她就是死心眼,将那个男人作为唯一救命稻草,痴心等待着他迎娶她的那一天。

可惜了,婚约将至,皇族那边隐约传来想毁约的消息。

她再也耐不住,写了封信给拓拔轻尘,求他带她一起走。

拓拔轻尘回了她一个地点,十里坡。

于是,她一直一直在这等。

三天了,等来了想杀她的妹妹,顾冰蓝。

她眉间一阵戾气,走过去抬起顾冰蓝的头,看她嘴角处的鲜血,笑的冰冷,“问你,那男人`在哪里?”

顾幽离的身体由她接手,作为报酬,她一定会好好‘报答’那些想置她于死地的人!

顾冰蓝表情扭曲,目光似毒蛇一般狠很的盯着她,“顾幽离,我一定要会让你生不如死!”

“听你瞎比比!”顾幽离冷笑,抬脚便踩向她丹田处。

“啊!”顾冰蓝痛不欲生,连连大叫,“不要!求你了!”

丹田处的元气她修炼了这么些年,元气三段的实力在整个盛京都属于翘楚,这也是她唯一可以强大的机会。

若是,若是她丹田被毁,那与以前的顾倾城有什么区别?

一样的废物,不!她不要当废物。

她抱住顾幽离的大腿,哀声求道,“不要,求求你了,姐姐!”

姐姐?

这人好意思叫她姐姐?

顾幽离冷笑,毫不犹豫的踩了下去。

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一般。

一脚下去,顾冰蓝似乎老了十岁,再无力气大喊,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

“在你想杀我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明白这个结果?!?

毒妖,从来不知同情为何物,更何况是对敌人的同情。

顾幽离冷冷一笑,抬脚便准备往城中走去。

天露鱼肚白。

顾幽离像是一个鬼魅一般,在盛京的屋檐时起时落,身手好的令人惊叹。

途经一个偏僻的院子时,一枚石子飞快的袭向她的膝盖。

速度诡谲,顾倾城连续三个后退才堪勘躲过。

是谁偷袭?

她猛地看向院子下方,随即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翠玉冠,暗银纹锦袍,披一件暗色轻裘,轻裘名贵绝伦。

但更灿烂的是,那人的容颜,似斑斓人间美景浓缩,俱凝于一人眉宇,瞬间惊艳眉微微上挑,精致如剔羽,五官是天神之手静心描绘。

然而这么绝世之美,也敌不过那双眼里的点点星光,比雨滴更加闪耀,当其静止肃然时,便透着一股子尊贵之气。

“我的院子,不让人随便踩?!蓖匕尉謇渌档?。

顾幽离暗自骂了声妖孽,随即抬脚,往后退了一步。

一步之后,便再也不是他的地盘。

这人有些危险,初来乍到,惹不起!

毒妖行事素来能屈能伸,惹不起的人,她尚且避避锋芒又如何?

转身欲走,那人声音又起,“踩脏了我家屋顶,不留下什么东西赔偿吗?”

卧槽你大爷!

顾幽离翻了个白眼。

拓拔惊寒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看着她,不似是说笑。

顾幽离回身,在身上摸索了一番,忽而摸到了一块玉佩,根据原主的记忆,似乎是顾家子弟身份的标志?原来的顾幽离看的极重,她却是不甚在意。

拿起玉佩往下一抛,道,“值点钱,你重新翻修一下?!?

玉佩落地,叮叮作响,拓拔惊寒眼皮子都不眨。如同一尊冷漠的神像,端正站在院子中间,顾幽离看着看着不知道哪里冒出几分邪火。

她眉头一挑,看了他许久,嘴角终于露出几分得意的笑。

“我看你也活不了多久啊?!?

院子某处一阵声响,似乎是被这话惊讶到了。

拓拔惊寒倒是波澜不惊,他瞥了她一眼,问道,“为何?”

“你中了天何欢?!?

话落,院子一阵诡谲的寂静,空气中似有暗流涌动。

毒妖,可不是浪得虚名,对于天下之毒,她知道个九成九。

剩下的零点一成是她懒得去钻研。

这个妖孽看起来完好无损,身上的天何欢却是已经深入骨髓,若是一般人,早就死的通透了。

这人全靠一身强大的元气压制,才能活到现在。

而且天何欢这种毒最折磨人的心志,发作时,全身脏器移位,仿似千刀万剐。

顾幽离摇头叹了口气,“不容易啊,妖孽,你好好保重!”

拓拔惊寒抬起头,第一次直视到她的双眸,两双灵澈的双眼对视,寒光四溅。

顾幽离冷哼一声,起步离去。

居然不哭着跪下来求她救救他?

那就等死去吧!

她身影消失不走,院子又多了一道暗卫,看着面前站着笔直的主子,忍不住说道,“她既然知道这个毒,说不定有办法解,殿下为何放她走?”

拓拔惊寒没有说话,站在寒风之中,目光依旧冷漠。

暗卫却是盯上了地上的那块玉佩,目光一亮,正想捡起。

拓拔惊寒出声了,“别动?!?

暗卫手一顿,拓拔惊寒上前,伸出手,对着玉佩一拂,一股黑气消散在空中。

“玉佩有毒?”

暗卫惊叹,随即上前拿起已经处理干净的玉佩,看着上方的标识,转过头,看向拓拔惊寒,说道,“殿下,是顾家的人,排行第二?!?

顾家这一辈有七个,最有名的就是顾铃木。

排行第二?

那是……

暗卫想了许久,还是没什么头绪。

第3章 我的东西还给我

顾幽离一路向北,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回到了顾家。

偏僻一个小院子里,连光线都匮乏的可怜。

她躺在了硬邦邦的木床上,准备休息一会。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外面传来一阵大声响,十几个人的脚步声穿了过来。

咚咚咚咚

顾幽离听得心烦,索性不睡了,站起来,看向来人。

一个穿着深绿衣衫的妇人款款走来,目光轻蔑,看着小院子,满脸都是嫌弃,捏着鼻子走进来之后—,将手中的一张纸便扔了过来。

“傻子,看见没有,这是二殿下给你的退婚书?!?

妇人正是原主父亲的三姨娘,也是顾冰蓝的母亲,刘氏。

她得意的笑着,看着顾幽离的脸色,期望中的痛哭流涕的情景并未出现,顾幽离一双冷淡之极的眸子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个小丑。

刘氏未入顾府前,也是挣扎在烟花巷子的戏子,生平最恨这种轻视的目光,若是身份比她高也罢了,偏偏是这谁也瞧不起的傻子这样看她。

当即,她就爆发了。

上前几步,化手为爪,狠狠抓住顾幽离的头发。

这手段,恰是街巷子妇人最喜欢使得手段,下流又经用,顾幽离懒得抬眼,未等妇人靠前,伸脚便是一踢去。

“啊!”刘氏尖叫一声,跌坐在地,腰腹间的疼痛让她有些缓不过来。

顾幽离起步,在地上捡起那张退婚书。

看了许久,嘴角露出几分嘲讽。

退婚?

“贱人!你居然敢打我?”刘氏挣扎着站起来,对着后方几个呆愣的奴仆怒吼道,“还愣着看什么?给我打死她!”

话落,十几道身影扑了过来。

卡擦!

卡擦!

砰!

未看清顾幽力怎么出手的,骨折声,惨叫声在房间内接连响起,一阵人仰马翻,十几个奴仆纷纷倒地不起。

刘氏被这情形给吓得张大嘴,半响出不来声。

顾幽离冷睨着她,拿起退婚书,塞进靴子里,轻声道,“大早上有心情来看我,怎么不去找一下你的女儿?”

顾冰蓝被她放倒在十里坡那荒芜的地方,没了元气,也就是一个废物。

刘氏被这话说的又是一愣,扬起头,扯过她的衣袖,嘶声叫喊,“你把我家冰蓝怎么样了?”!

顾幽离冷笑,推开她的手,转身离开房间。

刘氏在背后如同疯了一般尖叫。

“顾幽离,你不得好死!你个废物!我家冰蓝若出了半分意外,一定让老爷杀了你!”

出了顾府,她半分也不耽误,直接去找拓拔轻尘。

退婚是小,反正她也不是真正的顾幽离。

令她在意的是,原主当时定亲的时候,给过拓拔轻尘一个东西,玉衡。

玉衡作为定亲礼,自然贵重至极。

相传,若是修炼时候玉衡伴在身侧,定事半功倍,拓拔轻尘其天资也是一般,拿了她的玉衡之后,便步步高升,不过三年,由元气三段飙升到元气八段,这速度,可令不少人艳羡呢。

拿了她的宝贝,就想一纸退婚书随意打发她走?

简直做梦!

顾幽离脚上踩着退婚书,一路疾走,很快便到了拓拔轻尘的皇子府。

守在门前的两个奴才明显是认识她的,见她这样子,便嘲笑起来。

“哟,这不是顾家那二傻子吗?我家殿下已经退了婚约,你还来干什么?”

“就是,就是想过来当我们殿下的小妾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姿色啊?”

“哈哈!”

顾幽离懒得理会他们,径直往里面走去。

不长眼的奴才伸手一拦,咔嚓两声,两只手臂便垂了下来。

砰!

砰!

她左右脚连环踢了出去,残影一片,还未反应过来,两个奴才便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顾幽离冷哼,飞身上了门前,将上面的牌匾拿了下来,想也不想就往院子里一砸。

咚!咚!

木屑飞扬,尘土缭绕,牌匾四分五裂的躺在院子中间。

“拓拔轻尘!你给我滚出来!”

她站的笔直,目光淡漠,眉峰一扫,竟多了几分俊逸。

府里的下人自然不是吃素的,见着顾幽离都把牌匾砸了,更是怒火三丈,带着刀的侍卫立即将她围在中间,稍有异动,那刀锋便刺了过来。

顾幽离冷冷一笑,双手聚集了一道灰气,随手一扬。

院子中多了几分刺鼻的气息,不出片刻,侍卫们纷纷弹跳起来,不停的开始挠身上的瘙痒,那些闪着亮光的刀刃皆化作一滩清水,不仅如此,水榭处的花草也开始凋零,枯萎后,半点颜色也无。

整个府邸,忽然就退了几分朝气。

“啊!”

“我身上又痛又痒!”

“怎么回事!”

“妖女!”

“啊!快救救我,我要死了,身上好痛!”

尖叫声响彻整个院子,顾幽离负手走进内阁。

她是毒妖,身上具有万千种毒,便是真气中也含有毒素。

这些不长眼的敢近她的身,也算有种。

“拓拔轻尘人呢?”她随手拉过一个小丫鬟,横眉问道。

小丫鬟也是看见了外院子那些侍卫的下场,再也不敢小看这个以往的废物,小声回道,“我们殿下今儿个进宫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顾幽离冷笑,指着侯在不远处的管家说道,“告诉你们殿下,半个时辰之内不滚过来,我便拆了他的尘王府!一个时辰不赶回来,我便杀尽他府上人!懂?”

管家被这话无端吓得打了个冷颤,看着府上一片狼藉的样子,顿时拔腿就往外跑去。

娘咧!

顾家二小姐被鬼附身了!

居然变得这般凶悍。

此刻,皇宫内。

一道长身玉立的身影站在殿前,右侧一位漂亮至极的少女,清冷出尘,额间一道红色印记,愈发衬得璀璨。

这便是顾家的天之娇女,顾铃木。

早些年便因天资出众,被云仙宗收为内门弟子,这次回来,不过是探望一下母亲。

拓拔轻尘站在她旁边,目光宠溺,“铃木,这次回来,可要去我的府上住上几日?!?

拓拔轻尘面容俊朗,颇有几分芝兰玉树的气质。

不少宫女来回经过,就是为了一睹他的风采。

顾铃木却是清清淡淡,对他的邀请毫不在意,“不用了,你身上既有婚约,我们还是不要靠的太近?!?

提起婚约,拓拔轻尘眼底便闪过一丝厌恶,没人比他更讨厌顾幽离那个贱人了。

他本来就不喜欢她,还要一直被她纠缠,简直就是折磨。

幸好,幸好他已经解决了。

拓拔轻尘看了一眼顾铃木精美的侧脸,温柔说道,“铃木,你不用在意这些,我已经写了退婚书给顾幽离,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会娶她!”

话落,顾铃木眼里微不可见闪过一道讥讽,可惜拓拔轻尘看不见。

一道匆忙的脚步声在殿门外响起。

管家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气都没喘过来,大声说道,“殿下!顾家那傻子在府上撒野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拓拔轻尘闻声,不可置信,脱口便说道,“她不是已经被顾冰蓝…….”

杀死了么?

后半段他终究忌惮的没有说出来。

管家却没怎么听清楚他的话,忙将今日顾幽离闯府的情况说了一遍。

“就这样,她也不知使了什么妖法,让侍卫们倒地不起,府上快要闹翻天了,殿下,您快回去吧!”

拓拔轻尘气的颤抖,拂袖咬牙,“贱人!”

那人没死成便算了,居然还有胆子上门闹事!

找死!

他转身便离去,忽而想起什么,回过头,看着一脸淡然的顾铃木,柔声道,“铃木,一起去看看吗?”

顾铃木淡漠的点了点头,两人相继离开皇宫。

******

顾幽离淡漠的站在长廊尽头,面容精致,气势凌厉。

院子中间,侍卫已经抓破了身上的衣服,皮肤已经被锋利的指甲给刺破血。

“啊,好痛苦,杀了我吧!”

“痒,太痒了,打我!快来打我!”

侍卫们痛哭流涕,在院子中间上窜下跳,时而碰掉一些盆栽花盆,噼里啪啦巨响声之后,府上更是乱糟糟一片。

顾幽离抱胸冷笑,缩在角落的小丫鬟见此,愈加害怕这变了一个人似得顾家二小姐。

脚步声由外面传来。

三道人影渐渐走了过来。

拓拔轻尘撩起长衫进门便看见院子这幅惨象,火冒三丈,疾步往顾幽离走去。

“废物!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隐忍着怒气,控制着想动手的念头,死死的盯着顾幽离。

顾铃木在后方静静站着,如一株幽莲,赏心悦目。

顾幽离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看了拓拔轻尘一眼,冷笑道,“不过如此?!?

这男人无非就是长得好看一些,可她毒妖什么样的美男没见过,拓拔轻尘这颜色她还看不上眼。

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想的,就这样的人也值得她托付终身?

可笑!

顾幽离不屑的目光令拓拔轻尘愈加愤怒,他伸出手,用了几分力道,猛的将她往后一推。

呵,跟她动手?

顾幽离嘴角带笑,快若闪电的擒住了他的手腕,扣住他的死脉!

拓拔轻尘脸色一变,瞬速用脚踢去。

咔嚓

顾幽离化手为刃,霍然劈下

“啊!”拓拔轻尘低声痛喊,捂着小腿,往后退了几步。

“废物,你居然敢伤我?”拓拔轻尘阴狠的看着她,忍着腿上的痛,仇视的看着她。

顾幽离冷笑,问道,“我是废物?”

若她是废物,那连废物都打不过的人又是什么?

第4章 只有我愿意给

拓拔轻尘眸光一闪,正想说些什么,残影一闪,一只靴子便踩上了他的心口,然后,一阵大力袭来,整个身子一轻,还未明白怎么回事。

几声过后,他便躺在了院子中间,胸口处闷疼闷疼的。

“噗”

一口血喷了出来,顾幽离站在他面前,高高在上,睥睨说道,“我看你连废物都不如?!?

也不知道这里等级是怎么分的,元气八段的人居然弱成这样?

看着拓拔轻尘气的脸色乌青的样子,她微微一笑,说道,“将玉衡还我,放你一马!”

玉衡是她的东西,没道理落在这个上不了台面的皇子手上。

拓拔轻尘眼中怒火猛地燃烧起来。

“你休想!既然当初将玉衡送与我,那就是我的东西,拿回去,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顾幽离气乐了,被这混蛋逻辑给说愣一下,随即冷声道,“玉衡送你算我之前瞎了,但现在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我想要,你就必须还给我!”

拓拔轻尘哼了哼,道,“你这废物拿着玉衡也没用,反正不能修炼?!?

卧槽!

这等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来?

“我看你是找死!”她伸手,快若闪电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一只素手拦住了她。

顾铃木出手了,高贵冷艳的看了一眼她之后,轻声道,“二妹,你失礼了?!?

顾幽离看了一眼顾铃木,冷笑道,“最见不得你这种装白莲花的人!”

明明站在远处观战许久,早不救晚不救,偏偏等到她要动真格的时候上前说好话,不就是想让拓拔轻尘愈加感激她?

有什么用?

她要拿回的东西,谁拦都不行!

顾铃木虽说天资惊人,拥有传说中的凤凰血脉,但是….

她毒妖也不是好相与的!

“拓拔轻尘,你记住!只有我愿意给,没有你擅自取,玉衡若是不还我,我势必捣你个天翻地覆!”

顾铃木眸中掠过一丝锋芒,看向顾幽离,两道目光对视,也不知道是谁先出的手,院子中间,两道身影豁然纠缠在一起。

砰!

砰!

一个是暗夜的王,身经百战的毒妖…..

一个是凤凰血脉,元气九段的顾铃木…..

两人相斗,院子里似乎连空气都静止了,所有人不敢深呼吸,生怕再空中缠斗的两道身影出了什么变故。

顾幽离身法诡谲,招式精妙,且下手狠厉。

近身缠斗,顾铃木吃了不少暗亏,可她身负凤凰血脉也是真的,其恢复能力也可怕的狠。

终于,小腹被这废物击了一下。

怒火染上了双目。

顾铃木死死的盯着顾幽离。

缓缓说道,“二妹,你长进不少啊?!?

第5章 平分秋色你妹哦

顾铃木忍着身上各处的痛,看着顾幽离,目光闪过几分杀意。

多久了。

多久没遇到这种劲敌?

师尊说过,同辈之中,除了四个人,她便是最有天分的。

整个星辰大陆,年轻一辈,风云榜,她是第五。

从未有人在她手上走过三百招,顾幽离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她疑惑,顾幽离也有些不好受。

身上被那顾铃木的元气撞击的七零八落,经脉断了一根又一根,幸好,她能忍,也懂得以长补短。

元气她比不过顾铃木,她就换一个。

顾幽离冷声说道,“顾铃木,你确定还要打下去吗?”

顾铃木骄傲之极,轻声道,“当然!”

“可是我不准备继续了?!惫擞睦胄镑纫恍?,双手抱胸看着顾铃木。

“你身上中了我三十二中毒,每一种,都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为什么还要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顾铃木脸色一变,开始用元气探查身上经脉之间的异常。

果不其然,一些地方,多了些许黑色气息,堵塞着丹田。

“你卑鄙!”她咬牙切齿,一张精美的面容破裂开来,难看之极.

拓拔轻尘此时也缓了过来,听闻顾幽离使毒,愈发讨厌这个废物,居然敢伤他的铃木!

“你简直找死!”

砰!

顾幽离一脚踢了过去。

拓拔轻尘横飞出去,再次躺在了地上。

“打不过她,我还虐不了你?”顾幽离暗自说道。

看着拓拔轻尘痛苦的脸,她轻蔑一笑,“给你三天时间,若是不交出玉衡,你的铃木美人可就…魂飞西天了,哈哈?!?

她笑着踏出了拓拔轻尘的府邸。

刚一出门,噗的一下,嘴角处流了几分鲜血。

她擦干血迹,啐了一声,随即离去。

******

一道玄色身影不疾不徐的跟在她的后方。

到达自己偏僻的小院子后,顾幽离才看见来人。

一双清清冷冷的眸子,内含星辰大海,拓拔惊寒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对视良久,顾幽离忍住身上的伤,无所谓的打了声招呼,“妖孽,是你啊?!?

拓拔惊寒走近几步,蓦的捏住了她的肩膀。

修长白皙的手指紧贴着她的肌肤,顾幽离却是如何也挣扎不开,眉间忽的多了几分脑色。

“放开!”

“你受伤了?!?

拓拔惊寒不冷不淡说道,俊美的面容波澜不惊,猜不出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顾铃木不是传说中的天才吗?伤在她手下很丢脸吗?”

她话说的轻松,心下已经将自己骂了一万遍。

什么时候,毒妖也会被人逼到这种地步,整整三百招!她快累死了,顾铃木那厮却气也不喘,难道这就是有元气的好处?

还好,她以毒制胜,顾铃木就算是天仙下凡,也无力回天!

“她?”拓拔惊寒某种掠过一丝不屑,随即握住她的手腕,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顾幽离疑惑的看着他,这么一个危险人物找上来的交易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

“想让我帮你解天何欢的毒?”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了,对于毒的了解,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若是以这个为交易,她似乎可以考虑一下。

拓拔惊寒眸光一闪,并未说话,僵持了许久,他看向窗外,平静说道,“我可以帮你拿回玉衡?!?

顾幽离笑了出来。

“我已经在顾铃木身上下了三十二中毒,任何一种都可以要她的命,而且,这世上,除了我,没人能救她,拓拔轻尘舍得不给我玉衡,让她去死?”

拓拔惊寒回过头,幽冷的目光看着她,“玉衡根本不再拓拔轻尘身上!”

话落,顾幽离身体一僵。

“你说什么?”

“玉衡是修行至宝,拓拔轻尘早就献给当今陛下了?!?

顾幽离忽然有种太阳了狗的心情。

她烦躁的皱了皱眉,大手一挥,说道,“管他给了谁,不还我东西,我就灭了他!”

拓拔惊寒被这霸气的话说的嘴角微扬,俊逸的面容愈发夺目。

“或者,换一个,我治好你身上的伤?”

拓拔惊寒回眸,幽深的瞳孔注视着他,清冷的语调似乎多了一重魔力。

顾幽离一愣,又笑了一下。

“我精通毒,自然会医,身上的伤难道我自己不会治吗?”

“你的傲气倒是与顾铃木差不多?!?

拓跋惊寒这话一出,无端激出顾幽离几分怒意。

“差不多你妹!拿她跟我比?”

那厮比的上吗?

顾幽离扬起下颚,眼底掠过几分锋利的光芒。

这倔强的样子让拓跋惊寒眸中多了几分光亮,他走过来,轻声道,“我说的可不是你刚才受的伤,你体内沉珂已久,想继续修炼就必须要一样东西?!?

顾幽离目光一闪,忽而想起今天顾铃木身上的元气,那东西,如果运用于招式之上,肯定会令她实力大增。

不得不说,妖孽这个提议,诱惑到她了。

“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变强大这件事,毒妖从来不会拒绝。

“日后,随我去一个地方即可?!?

他回过头,眸中星光闪烁,如深渊内的亮光,扑朔迷离。

“好啊?!?

顾幽离轻松应下。

管他刀山火海,若是有了实力,什么地方去不得?

她如是能修炼,必定会惊艳世人!

拓跋惊寒微微一笑,如九天之上的梅花轻绽,清冷迷人,俊美白皙的五官也生动璀璨起来。

顾幽离不由看的一愣,暗自骂了声妖孽!

*******

日落时分,顾幽离拿着拓跋惊寒留下的一块黑石头,在房间迈着步子。

据说,这石头有一个别称

丹府

可以修复人体内的丹田,并且蕴含足够的天地灵气,通经脉,去沉珂。

绝世妙药排行榜前十,天下修行者觊觎者千千万万!

而这么珍贵的东西,如今就在她手上握着。

顾幽离隐约之间还有点小激动。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