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 开奖结果:(完整版)苏沐欢陆擎深小说_苏沐欢陆擎深小说在线阅读by兰馨

发布时间:2018-11-15 18:27

苏沐欢陆擎深小说苏沐欢 陆擎深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角是苏沐欢陆擎深的小说是《如娇似妻:腹黑总裁宠上天》,主要讲述了苏沐欢陆擎深之间的爱情故事,“宝贝,乖乖地再给我躺下?!备崭战崾蕉返乃俅畏⑾铝擞岩暾绞??!奥缴?,请问你是电动的吗?”她斜靠在床上,一脸娇羞的嗔怒。他一脸邪笑“这个你比我更清楚吗?”再度开启了无度索爱模式?!安灰?,你个大坏蛋……”她挥舞着粉拳好似在抗拒,可脸上却漾起了满足的微笑。她本是苏家养女,他是帝都第一贵少,本没任何交集的两人却因一纸契约绑在了一起。她腻他如胶似漆,他宠她上天入地。

苏沐欢陆擎深小说

第一章 相见不识

帝都——夜皇大酒店。

“小姐,就是这里?!?

苏沐欢抬眼看了看眼前的门牌号,自嘲地笑了笑。

6300。

多衬景,6月30日,当初她进入苏家的日子,如今,却成为她为苏家牺牲的纪念日。

在外站了将近五分钟,苏沐欢操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半掩的门,进门的同时毫无顾忌地脱下身上的薄质外套,露出里面的露背低胸真纱裙。

今夜,她就要彻底地交出自己,继续她救命稻草的使命。

偌大的房间内没有人影,只有磨砂浴室内隐绰的人影以及响亮的溅水声,苏沐欢朝着水声方向扫视一眼。

就是这个模糊的男人了,苏家派她来交易的对象。

“沐欢,妈跟你讲,这回你不救苏家,苏家就完了。不过其实,这事情还是要怪你,你要不走,家里也不会出现这个事情,我也不至于做出这个决定?!?

妹妹苏沐惜则是更加不给面子的冲她怒吼:“苏沐欢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次生意失败都是你的错!知道家里需要你?;?,还跑那么远去出差!别忘了你在我们家的使命!快去,把自己洗干净,今晚就去陆总那!”

知道自己被人收养的时候,苏沐欢真的很高兴,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一早就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期待地等着收养自己的人来接她。

她想过,收养她的人可能会是一对已经有些年纪的夫妻,不然怎么会收养已经六七岁的她呢?

不过让她有些失望的是,来接她的并不是她幻想中恩爱慈祥的夫妻,而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司机。

到了苏家之后,她才知道,苏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而她,不过是福运的替身,只因为算命说自己福气好、命旺,像是一只活着的招财猫。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苏沐欢回过神,略微苦涩地勾了勾唇角,拿起桌上的高脚杯,一鼓作气将酒全部喝下,权当给自己壮胆。

“害怕了?”

苏沐欢还未反应过来,手上的高脚杯就忽然被夺走,耳边传来的声音低沉浑厚,裸露的右肩敏感地感觉到男人炙热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不错的声音,仅仅只是听到这三个字,就已经可以预想到他的不凡。

在苏沐欢沉默时,陆擎深却在打量着她。

其实他刚出浴室,便一直在看她,看她额头上因紧张而微微沁出的薄汗,看她扬起高傲的头颅坚决地饮下红酒,看她清冷地看着窗外的眼神。

直到走进,他才发现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淡淡的甜香,头发上还存留着一丝薄荷的清香味道,很好闻。

苏沐欢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男人喷洒在她脖子后面温热的气息,像是羽毛一般划过她的皮肤,泛起一种酥麻感。

原本就紧张的她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抬手把真纱裙的肩带顺着纤细的胳膊脱下,直到整件裙子滑落在地,身上仅仅留着两件贴身内衣。

温热的身体感受到略有些冰凉的空气,苏沐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或许也因此,她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两道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令她的指尖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现在的她,不是什么苏家的二小姐,不过就是一个妓女,服侍好身后这个男人,父亲就可以筹集到资金,而她这只招财猫的职责也便尽到了。

“我已经洗过,身子还算干净,陆总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再洗一次?!?

苏沐欢背对着陆擎深,像一只猫一样乖顺的坐在旁边的床上,声音有一丝颤抖,后面的男人气场实在太过强大,逼得她不得正视自己的处境——她根本就没有挣扎的筹码。

陆擎深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几乎赤裸的身体,冷笑一声:“你这么想跟我上床?”

语毕,陆擎深就着刚从苏沐欢夺来的酒杯,重新倒上酒,一饮而尽,眼神阴鸷,如鹰眼一样锐利不放过她身上任何一个微小的反应。

“呵?!?

苏沐欢轻笑一声,转过身,扬起精致干净的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如果不是陆总提出这场交易,你以为我回来吗?”

苏沐欢星辰一般的瞳孔,乌亮乌亮的,陆擎深从中看到了一丝不甘与怒火。

他凑到苏沐欢的眼前,挑起她的下巴,目光细细地从她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她的双眼上,沉声道:“你不愿意?”

苏沐欢不语,直勾勾地望向陆擎深。

这是她进屋以后,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他的脸,即便是在这种尴尬且无奈的情况下,她依旧不得不为他的五官所惊艳,英俊帅气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他,那张脸可谓无懈可击,一双如墨一般幽深的眸子,更像是有吸附人心神的魔力一般。

如果说她在苏家注定会有连自己身体都要牺牲掉的一天,那么把第一次交给这个男人,也不亏。

“不管我愿不愿意,这都是陆总跟苏家的交易,开始吧?!彼浙寤栋簿驳亟邮芙酉吕纯赡芑岱⑸囊磺?。

听到她这么说,陆擎深却是猛地收回手,站直身体,像个君王一般居高临下地望着苏沐欢,嘴角噙着一抹笑,一丝藏得极好的愠怒,正在他的眸底逐渐扩大。

苏沐欢也懒得去猜测他的动作与想法,仍然像个服帖乖顺的小猫,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只是被这么看着近乎光裸的身体,让她觉得有一丝耻辱感。

陆擎深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眼底的眸色越来越深。

这个女人,明明很在乎,明明很不甘,明明很害怕,却仍要摆出这副淡定、无所畏惧的样子。

他,不喜欢。

陆擎深抿着嘴,径直走到苏沐欢身前,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整个人顺势压住她。

“你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交易吗?”陆擎深的声音不由自主得暗哑下来,他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思维,但是身体的感知却是骗不了他自己的。

因为这个姿势,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苏沐欢身体的柔软,而他的欲望正慢慢苏醒。

苏沐欢有些慌乱的眼神只看了他一眼,便不敢再抬眼,他眼中的愤怒混合着欲望,灼热得让她根本无法面对。

她很想推开身上这个男人,但是想到苏家,她咬着牙忍耐下来。

“你真的可以不介意?”陆擎深微微笑了笑,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慢慢看着她姣好的身材,最后停留在她那双性感的薄唇上。

陆擎深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俯身吻住那双唇,攻陷了她的防守,肆意地掠取她口中甜蜜的汁液。

苏沐欢僵硬的身体因为这个热情的吻慢慢放松起来,到最后,她已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在陆擎深的手带来的酥麻的快感中慢慢沦陷。

她从不知道,原来肌肤相互触碰就像是麻醉药,能侵蚀人的理智。

直到陆擎深已经将她的双腿撑开,抵在她身上时,苏沐欢才猛然清醒过来,眼泪毫无预警就滑落,她下意识就开口喊道:“不要!”

就是这一声,也把陆擎深的理智喊了回来,他皱了皱眉,看着苏沐欢的眼泪,忽然起身,将身上宽大的浴袍披在苏沐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裸的身上,随后大大方方地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毫不吝惜地将健硕的身材展示在她面前。

苏沐欢其实已经做好忍耐疼痛的准备,因为她以为陆擎深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要”就停下来,然而忽如其来的温暖让她不由得一愣,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浴袍,更是惊讶。

“你……”苏沐欢刚要说什么,一抬头看到陆擎深结实的胸膛,吓得立马把视线转移开,眼神中带着难堪、慌乱以及一丝不解。

陆擎深看得好笑,刚才不是还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怎么这会他什么都还没做,只是把浴袍脱了,她就怂了?

“为什么不看我?”许是觉得苏沐欢现在紧张、害羞、疑惑各种情绪混杂的样子很有趣,陆擎深甚至把身子往前倾,故意靠近苏沐欢,压低声音问道。

苏沐欢呼吸一滞,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立马离开这个房间,但是她没有,反而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毫无闪躲地看着陆擎深,清冷地反问:“陆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既然提出了用她来换取苏家的要求,那就干脆利落早点完事不就好了?还是说他把自己当成了他爪子里的老鼠,想肆意玩弄?

其实带着陆擎深的浴袍披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她随即又想到了苏家,如果陆擎深没有得到她,又怎么会帮苏家度过这次的难关呢?

看到苏沐欢抓着浴袍的手紧了紧,陆擎深暗叹一口气,舍弃了想要继续捉弄她的想法,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视线却依旧落在她的脸上。

他到底想怎么样?

苏沐欢已经被陆擎深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却又不敢看他,干脆也就不再说话,两个人一个一丝不挂,另一个近乎赤身裸体,就这么相对而坐。

察觉到此刻的气氛有些沉重与尴尬,陆擎深剑眉动了动,开口问出了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苏小姐,你不认识我了?”

刚刚明明都见过彼此的正脸了,可这个女人却迟迟没有发现他们彼此是见过面的,这点让陆擎深很是不满。

闻言,苏沐欢秀眉微皱,疑惑地看向陆擎深。

第二章 一桩交易

良久,苏沐欢摇摇头,老实回答:“抱歉,我不怎么关注商场上的事情,所以……”

苏家有什么带着商业性质的酒会或者受到了邀请,也不会让她露面,所以她根本就不认识各企业的领军人物。

陆擎深深深地感觉到一种挫败感,眼神里也有一丝失望一闪而过。

“算了,今天让你来,也不是为了叙旧的?!甭角嫔钜×艘⊥?,认真地看着苏沐欢,“言归正传!苏小姐这次来,想必是明白内情的吧?”

苏沐欢轻轻地“嗯”一声。这声“嗯”带着隐忍与委屈。

她脑子里,又想起了来之前,爸爸的叮嘱。

“沐欢呀,陆总是人中龙凤,陪他睡一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知道,爸爸的公司遇到了点问题,急着用钱,如果不答应陆总的要求,那爸爸的公司就完了!”

她一直敬重感激的父亲,从头到位都没有问过她的感受,只是惦记着他的公司,而她的身体,在他眼中不过是货物,可以与别人交易。

“苏家用你换财势,你为什么答应?”陆擎深略有些恼怒地问,当然,这恼怒并不不是针对苏沐欢,而是对苏家。

苏沐欢淡淡瞥了陆擎深一眼,如果不是他提出这种变态的要求,她至于会落到现在的境地吗?

再说了,她对于苏家而言就是护身符,她感激父亲收养了她,所以苏家出了事情,她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并不仅仅因为她清楚自己的身份,而是她真心把他们当成了家人,即便于他们而言,自己不过是一个物件而已。

瞧见苏沐欢眼底溢出的悲伤与难过,陆擎深双眉紧蹙:“二十年了,你为他们做的事情,也足够多了?!?

苏沐欢抬眼看着陆擎深,半晌之后才微微笑了笑:“陆总,你想做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难不成,你只是为了揭我的伤疤吧?”

陆擎深淡淡地笑了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不紧不慢地开口:“我想跟你做一桩交易?!?

苏沐欢眼神微微一动,却装作没有听懂,反问:“陆总与苏家的交易,不是已经跟我父亲谈好了吗?”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甭角嫔钜恢苯艚舳⒆潘浙寤?,怎么可能漏过她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猜测。

苏沐欢终于开始重视陆擎深的话,正色问道:“陆总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我可以帮你离开苏家?!?

陆擎深这句话说得风轻云淡,但是却在苏沐欢的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她从来没说过自己想要离开苏家,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没错,虽然感激苏家,虽然已经把苏家的人当作重要的家人看待,但是她却依旧掩饰不了心里想要逃离苏家的念头。

她想要像一个人一样活着,而不是像物品一样,可以被苏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甚至像现在一样把她作为交易的筹码。

只是真的被旁人点出她深藏的这个念头,苏沐欢却有些手足无措,她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她真的要离开吗?

陆擎深也不逼她马上回答,他摇着手中的红酒,静静地等她理顺脑海里的思路。

反正,无论中间谈判的过程怎样,结果都只有一个,他不会允许不在他考虑之内的答案出现。

苏沐欢直直地盯着陆擎深的眼睛,想看他这句话有几分玩笑,又带有几分真诚。

可是,当眼神对视的时候,苏沐欢慌乱了。

那双黑亮的眼睛里,情绪深不见底。

就在这一瞬间,苏沐欢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

“你想要什么?”苏沐欢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保持镇定,很直白地问道。

她可不认为陆擎深会白白帮助她,说了是交易,那么她肯定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只是她一没钱二没权——当然陆擎深也并不缺这些,她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是陆擎深想要的,除非,是她自己。

果然,如同苏沐欢所想的一样,陆擎深勾了勾嘴角,伸出食指指着她,笃定地说:“我要你嫁给我?!?

苏沐欢一愣,嗤笑着摇头:“这个代价似乎比我离开苏家的代价都大,我玩不起?!?

为了离开苏家嫁给他,不过是从一个牢笼里跳到另一个牢笼,而且,另一个牢笼并不见得就比原来的好。

可是苏沐欢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心动了。

“离开,报仇,潇洒的过自己的生活,苏小姐,你……不愿意?”陆擎深唇角带笑,给苏沐欢的感觉,却像一个微笑着引人堕落的恶魔。

“我不想报仇!”苏沐欢果断地回答。

她只是想离开苏家,离开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不想再过傀儡一般残缺的生活而已。

犹豫了半晌,苏沐欢还是慢慢开口:“你要怎么说服我爸爸?”

苏家人把她当成招财猫,每天都不允许她离开任何一个人的视线,甚至于工作都是在苏家人的眼皮子底下。

陆擎深知道苏沐欢的顾虑,也看出她的动摇,趁此机会乘胜追击道:“苏小姐不用顾虑,只要你父亲还有求于我,我便有办法说服他?!?

苏沐欢沉思片刻,“你让我嫁给你,不会……”

也是因为她身上的福气,想让她成为他的招财猫吧?

当然,剩下的半句话被她老老实实地咽到肚中,然而这并不代表陆擎深不懂。

只见他轻笑一声,颇有些自负地反问:“你觉得凭借我的能力,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顿了一会儿,陆擎深继续道:“你只需要扮演好我的妻子角色即可,其他的,你自行安排,我不会过问?!?

听罢,苏沐欢盯着陆擎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咕噜噜乱转,认真地去思考陆擎深话里的可能性以及真实性。

离开苏家,很大的自由度,她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心动了。

但她也看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心思缜密,极擅长挑对方的软肋谈判,她根本应付不了,所以在答应他的要求之前,她得有筹码让她全身而退。

良久,苏沐欢才道:“答应你可以,不过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我们当契约夫妻,时间一到,夫妻关系自动取消,在此时间内,你不能阻拦我做任何决定,也不能对我有任何越矩行为。如果陆总答应,那么这场交易,我就同意?!?

陆擎深皱了皱眉,这跟他事先想的略有不同,他还以为苏沐欢会迫不及待答应她,但她却犹豫了,现在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几秒钟之后,陆擎深才点了点头,笃定地回答:“好!”

“那现在,我们的契约便生效了?!彼浙寤兜阃?,“陆总,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陆擎深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将问题抛给了她,“你觉得呢?”

苏沐欢想了很久,才不确定地说:“因为各取所需?”

听到这个答案的一瞬间,陆擎深便笑了。

各取所需。

真是好回答。

陆擎深此刻也不强求这个脑子锈钝的女人真的可以想起自己,半开玩笑地打趣,“曾经一见倾心,现在英雄救美,苏小姐觉得这个理由如何?”

陆擎深唇角带蜜,眼神带花,棱角分明且俊美的脸庞露出轻松的笑意与神情时,苏沐欢她承认,她确实被撩到了,从而使得她无法去揣测这句话里所带着的,到底是深情还是玩笑。

陆擎深凝望着苏沐欢,这个女人眼神倨傲疏离,浑身散着与世无争的气息,令他着迷。

当眼神落到那果冻一般的唇时,他不由得闪了一下,没能克制住内心的欲望,大口喝一杯红酒,随后一把揽过苏沐欢的纤纤细腰,准确无误地贴到她的唇上。

趁她还在惊讶的空当,陆擎深以强硬之势撬起她的牙齿,霸道的席卷她的舌头,将口中的酒渡到她的口中。

第三章 登门相逼

“契约达成,值得庆祝,红酒还满意吗?”当嘴唇分离的时候,陆擎深邪魅地对着苏沐欢展颜一笑,也不给她任何回答的机会,再度倾唇而下。

这一次,则带着一丝温柔与体贴,没有之前的火热,而是细细地厮磨她的唇瓣,随后轻轻地撬开,去追逐她,细细地品尝她口中的美好。

苏沐欢的唇跟她的人一样,清冷,但是却十分柔软;诱人,让人不住地想再深入。

在对方的唇落下的那一瞬间,苏沐欢整个人都处于当机的状态,大脑里一片空白,他的吻霸道炙热,令她毫无反抗的力气。

虽然身体很渴望继续下去,但是陆擎深知道现在还不是时机,并没有让这个吻持续很久。

只是在最后将唇放开的时候,再度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伏在她的耳畔,轻轻地说:“味道不错,老婆!”

苏沐欢仍未反应过来,呆愣地坐在床头,双颊微微泛红。

待完全回过神来,苏沐欢立马戒备地盯着他,眼神闪烁飘忽,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陆擎深好笑地看着她的反应,笑道:“好了,睡吧,明天就是我履行承诺的时候,祝你有个好梦?!?

陆擎深邪笑着挥手,潇洒地转身离去,顺手扯过搭在沙发上的浴巾,披在身上,随后便在苏沐欢紧张又害怕的视线里,跑去睡了沙发。

苏沐欢盯紧陆擎深的背影,肆意欣赏他的身材,毕竟她刚才被他夺走了初吻,她怎么也得拿回点什么才行。

陆擎深的身材几乎能跟模特想媲美,性感的倒三角,颀长的双臂双脚,不带一丝赘肉的腰身,还有挺翘结实的臀部……

说实在,这样的男人几乎是每个女人都想要得到的梦中情人吧?

在几分钟之前,她未曾料到,自己会与这样的男人签订契约,并做他的契约妻子。

第二天一早,苏沐欢就被陆擎深叫醒,两人梳洗过后,在酒店吃过早饭,就直接去了苏家。

“陆总,你怎么来了……”苏建清显然没想到陆擎深会到苏家来,见到他们两人的时候,眼睛瞪得跟牛眼都有的一比了。

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殷勤地让陆擎深和苏沐欢进到客厅,暧昧的视线不停在两人之间来回。

“我来,自然是有事要跟苏总商量?!甭角嫔畈欢赜胨战ㄇ謇嗬?,一只手插着口袋,动作随意却也气势逼人。

听到这里,苏建清以为筹资的事情妥了,连忙应声道:“是是是,陆总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融资的事情好办,不过我要你先跟沐欢签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协议书!”说话间,陆擎深牵过苏沐欢的手,动作轻柔,但是语气却十分强硬,“沐欢从今以后,与你们苏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句话,苏建清直接愣住了,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恭维话被硬生生地堵在了喉咙口,根本不愿意相信此刻听到的事实。

良久,他才惊魂未定地望着陆擎深说道:“这,陆总,这有些为难了吧!毕竟我也养育了她20多年,你突然让我们之间断绝父女关系,这是不是过分了……”

说到最后半句话,苏建清的语气弱了下来,毕竟刚才说有要求尽管提的是他,现在觉得要求过分的也是他。

陆擎深听完,鄙视地勾了勾唇,看到对方闪烁的眼神,他就猜到了此刻苏建清心中的小九九。

说到底,他其实舍不得的是苏沐欢给他们家带来的福气罢了。

话已至此,陆擎深也不愿多说,而是再度强硬地声明:“苏总是明白人,到底哪个更重要,想必苏总心里比我要清楚?!?

苏建清明白,虽然陆擎深这句话说得云淡风轻,却是字字带刀。

假若他不签这份协议书,那么陆擎深不仅不会筹资,说不定反而还会大力的打压苏氏。

但是如果他签了,那他们苏家就会失去苏沐欢这个招财猫,这一次苏沐欢不过是出差离开了几天而已,公司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苏沐欢一走,往后还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就在苏建清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苏沐惜突然从楼上下来,二话不说便推了苏沐欢一把,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苏沐欢,你个白眼狼!”

“我们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现在居然想走,以为自己攀上高枝就了不起了吗?”

苏沐欢一语未发,安静的站着,苏沐惜每说一个字,就如同一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口,也在消磨着她对这个家最后的那点感情。

“苏沐欢,我告诉你,当你踏进苏家的那一步,你就生是苏家人死是苏家鬼。要是你还有点良心的话,趁早打消了你脑中恶毒的念头,否则,我绝对让你活不下去!”

苏沐惜扯着尖锐的嗓音大骂着,心里的怒火不但无法发泄掉,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干脆往前一步,扯过苏沐欢的胳膊,刚准备扬手打她,却被随后下楼的季黎川一把拉住。

“你干嘛?松手,让我教训教训这个白眼狼!”苏沐惜回头怒瞪季黎川。

可季黎川仍是不撒手,甚至轻声劝道:“沐惜,别太过份了,放手吧!”

“过分?我过分还是这个贱人过分?”苏沐惜冷笑一声,眼神忽然一变,视线在苏沐欢和季黎川身上一打量,不禁有些怀疑了。

明明已经是她的未婚夫却还帮着苏沐欢这个小贱人,难道他已经恢复记忆了?

这么一想,苏沐惜的火气更旺,甩开季黎川的手,就朝着苏沐欢脸上招呼,只是这一次她依旧没能得逞。

“看来,苏家是不想要融资了!”陆擎深甩开苏沐惜的手,一把将苏沐欢拉入自己怀中,眼神阴冷,如同修罗一般盯着苏沐惜,充分表明了他现在的愤怒。

这个女人,势必要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从今以后,苏沐欢与你们苏家再无任何瓜葛,如果……”

陆擎深的眸子阴寒地扫射着苏沐惜与苏建清,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继续道:“你们再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便让苏沐惜凌人的气势瞬间软了下去,整个人如同掉入冰窖,浑身冰冷。

第四章 以我为家

一看陆擎深真的发怒了,苏建清瞪了苏沐惜一眼,上前把她拉到一边,小声呵斥道:“谁让你胡说的,给我上楼去!”

苏沐惜不甘心,转头狠狠瞪了苏沐欢一眼,才重重地踩着楼梯上楼了。

苏建清这才陪着笑走到陆擎深面前,讨好着说:“陆总,女孩子家家不懂事,陆总别往心里去?!?

陆擎深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并没有说话,是不是懂事,他心里自然有判断。

苏建清讪讪地笑了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说服陆擎深的,只好把目光转向苏沐欢,语重心长地说:“沐欢啊,是不是爸爸让你委屈了,你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从进了苏家之后就一直没有开口的苏沐欢摇了摇头,终于开口道:“没有,爸爸对我很好,我很感激爸爸收养了我?!?

她并没有恭维苏建清,而是由衷地感谢苏家,毕竟如果当初苏建清没有收养她,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是什么样子。

“那你这是……”苏建清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悦。

“我们要结婚了,而我不希望沐欢再跟苏家有任何关系?!奔浙寤队行┪?,陆擎深冷笑着替她回答。

“结婚?”苏建清惊讶地瞪大眼睛,心里一时又是欣喜又是不满。

欣喜的是,苏沐欢跟陆擎深结婚,那他们苏家不就有了一个万年靠山了吗?不满的,当然是断绝关系的要求。

“沐欢啊,结婚是好事,但是也没必要跟爸爸断绝关系吧?”苏建清和蔼地笑着,轻轻拉过苏沐欢的手,一副慈父模样。

“是啊,苏家毕竟养育你这么多年,你要是为了结婚这样做,未免过分了些?!?

听到这句话,苏沐欢轻轻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抬眼看了季黎川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却终究没说什么。

如同很多次面对他时一样,苏沐欢很想问问季黎川,他是真的不记得她了吗?但是每次却都只是换来深深的失望。

那个曾经会牵着她的手说要照顾她一辈子的人,如今却只是她未来的姐夫。

见苏沐欢神情有些不对,陆擎深瞥了季黎川一眼,忽然伸手揽住苏沐欢的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沉声道:“这个决定是我做的,有什么意见,你们可以跟我说?!?

言下之意,不过是表明苏建清已经别无选择了。

结婚?

苏沐惜站在楼梯上把楼下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狠狠瞪着楼下苏沐欢的身影,用力咬着牙,恨不得冲下去把苏沐欢痛打一顿。

她明明是苏家养着的福气,现在说嫁人就嫁人,还要跟苏家断绝关系,更重要的是,她苏沐欢哪里配得上陆擎深!

从小就事事被她踩在脚下的人,如今就要爬到她头上,苏沐惜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她冷冷笑了笑,立马拿出手机,给A市最大的报社打电话。

“你好,我有事情想要爆料……”苏沐惜一边说着,一边用怨毒的眼神瞪了苏沐欢一眼,转身上了楼。

而楼下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苏建清看着陆擎深拿出来的协议书,一脸苦恼地看向苏沐欢,还试图要说服苏沐欢,结果还没开口,就被陆擎深一个冷厉的眼神吓了回去。

“沐欢,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季黎川可不怕陆擎深,皱着眉看着苏沐欢,言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对苏沐欢的不满。

苏沐欢心里一痛,看着季黎川那张熟悉的脸,却对她流露出陌生的神情,深吸一口气,才镇定地说:“我说过,我感激苏家,我不会忘记苏家对我的恩情,但是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

在苏家的这二十年来,她像是一个提线木偶,没有一天是为她而活,她现在不过是想逃脱这个牢笼看看外面的世界,很过分吗?

“沐欢,爸爸是舍不得你啊,爸爸一直把你当作亲生女儿一样,你这说走就走了……”苏建清一脸不舍地说着,还妄图做最后的挣扎,却不知道,他这句话却反而把苏沐欢对苏家的唯一一丝期待吹灭。

是舍不得她,还是舍不得她带来的福运?

平常见到她从来不会给什么好脸色,一周说的话也不会比现在多,却还假惺惺地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

“爸,为了拯救苏氏集团,拿下陆方国际的融资,你还是把协议签了吧?!彼浙寤肚謇涞乜?,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右手却慢慢握成拳头。

苏建清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刚想开口骂苏沐欢良心,转头看到陆擎深警告的眼神,又按捺下来,拿着笔的手紧了又紧,才终于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陆擎深拿过协议,确认苏建清签的是自己的名字后,才满意地笑了笑,淡然道:“苏总放心,融资很快就能进行,看在沐欢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让苏家败落的?!?

说完,陆擎深再看苏建清一眼的心情都没有,拉过苏沐欢就直接走出了苏家的大门。

“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现在到你履行自己的诺言的时候了?!甭角嫔钏煽浙寤兜氖?,绕到驾驶座,拉开门刚要进去,却见苏沐欢转身看着苏家,不由得轻笑道,“怎么,还舍不得?”

苏沐欢并没有说话,只是心里的悲伤却比愉悦更浓重,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而从此以后,她就会跟苏家再没有一丝关系。

这也意味着,从此以后,她也将变回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苏沐欢坐进车里,忍不住又转头去看苏家的大门,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期待着那里会有人挽留她。

“陆擎深,从今以后,我没有家了……”苏沐欢想用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是开口却感到鼻子发酸,眼泪毫无预警就流了下来,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陆擎深原以为苏沐欢会很高兴,乍一下看到她的眼泪,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着眼泪:“你哭什么啊!”

“我没有家了……”想到这个事实,苏沐欢就更难受,伸手抓住陆擎深的衣服,低声抽泣起来。

她还在孤儿院的时候,每天都期待着有人会来收养她,给她一个家,好不容易真的盼到了那么一天,却在二十年之后的今天,被她亲手摧毁。

陆擎深轻叹一气,心疼地把她揽入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道:“谁说没有的,以后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第五章 履行承诺

听到这句话,苏沐欢心里一暖,但是随即她就反应过来,立马推开陆擎深,转过头把自己的眼泪擦掉。

见苏沐欢不再哭,陆擎深松了一口气,伸手在她眼角轻轻抚摸了一下,笑着说:“我发现,你哭过之后,眼睛变得更迷人了?!?

像是一碗清泉,让人很想触碰。

陆擎深并不只是想想,而是付出了实际行动,在苏沐欢还带着泪痕的眼睛上亲亲吻了一下。

苏沐欢被他的动作吓得一动不敢动,只是下意识闭上眼睛,只觉得眼皮上一暖,再睁开眼睛就看到陆擎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轻佻地说:“你的眼泪味道还不错?!?

苏沐欢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骂道:“流氓!”

陆擎深哈哈大笑几声,发动车子很快就离开了苏家。

苏沐欢知道,陆擎深不过是想让她转移注意力,才故意那样做的,想了想,她还是小声说了一句:“陆擎深,谢谢你……”

“什么?”陆擎深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明明已经听到了,还装作没听到……苏沐欢腹诽,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没什么?!?

陆擎深眼中的笑意加深,忽然觉得自己做这个决定是他有史以来最明智的一个,这么可爱的女人,要是落到别人手里,他还不知道会失去多少乐趣呢!

原以为陆擎深要带她回酒店,但是车子早就已经开出比来时远得多的路程,苏沐欢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擎深挑了挑眉,专心致志地开车,只是淡淡回答:“快到了?!?

等车子停下,苏沐欢一下车,抬头就看到高高的台阶上“民政局”三个大字,当即愣住。

“走吧?!甭角嫔钭プ∷浙寤兜氖?,直接把她拉了进去。

“等等,陆擎深,我们不是说好了只是契约结婚吗?”苏沐欢回过神来,甩开陆擎深的手,低声质问他。

“你提出不干涉你的决定,不对你有越矩行为,我答应你了,而其他的,我说了算,还是说,你不打算履行你的承诺了?”陆擎深沉着脸看着苏沐欢,似乎对于她的不配合感到十分不满。

苏沐欢无言以对,想了半天,才结结巴巴说:“我没带户口本,应该不能登记……”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甭角嫔盍成梢踝?,勾了勾嘴角,带着苏沐欢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

半个小时之后,苏沐欢看着手中红色的小本子,还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就这样把自己嫁出去了,不对,是卖出去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老婆?!甭角嫔盥ё∷浙寤兜募绨?,故作轻浮地说。

苏沐欢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挣脱他的手,坐进了车里。

陆擎深耸了耸肩,刚要去开车,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陆擎深还有些疑惑,等他接通电话听到对方说的话,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

“我知道了,晚点我会给你一些东西,到时候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彼低?,也不等对方回答,陆擎深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坐在车里的苏沐欢把一切都看在眼中,但是却并没有问陆擎深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那是他私人的事情,他们虽然领了结婚证,但是认识不过才两天,自己没有资格干涉他。

陆擎深也并不打算跟苏沐欢说什么,只是带着她回了酒店。

一夜无话,只是苏沐欢并不知道一个盛大的场面将等着她出席。

在酒店用过午饭之后,苏沐欢谢绝了陆擎深要送她的提议,自己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去了苏氏集团公司大楼。

陆擎深自己还有事情要准备,也就没有坚持,等苏沐欢走后,很快也离开了酒店。

一路上,苏沐欢并没有发现出租车后面跟着好几辆神秘的车子。

因为不想跟太多的人碰面,所以苏沐欢直接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了地下停车场,乘坐电梯上了自己工作的楼层。

午休时间在公司的人并不是很多,苏沐欢松了一口气,想着最好在人多之前把事情都解决完,免得麻烦。

“张姐,你这么早就来公司了?”

看到自己的主管张姐,苏沐欢照常打了招呼,然而很快她就发现有些不对,因为张姐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我脸上有什么吗?”苏沐欢尴尬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哦,没有,我去泡杯咖啡?!闭沤慊毓?,讪讪地笑了笑,拿着自己的杯子就走了。

苏沐欢感觉莫名其妙的,但是想到自己来公司的目的,她立马就走到自己的工作间,开始收拾东西。

昨天晚上在陆擎深的强烈要求,和她自己认真思考之后,她决定把在苏氏集团的工作辞了,彻底跟苏家断绝任何关系。

而且,昨天的事情之后,估计苏家的人也不会乐意见到她,她主动辞职好过被狼狈地赶出去。

此时此刻,在苏氏集团公司大楼的二十层销售部经理办公室里,苏沐惜接过特意让助理买来的早报,挥手让助理出去。

苏沐欢,我看今天之后,你要怎么办才好!

苏沐惜心里想着,愉悦地把报纸展开,迅速寻找关于苏沐欢的报道。

昨天她给报社打电话,说苏沐欢攀上了陆家的高枝,竟然就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还故意说苏沐欢为了陆家的钱,还不要脸地爬上了陆擎深的床。

真不知道,苏沐欢要是看到自己上了报纸,还被骂成不要脸的拜金女,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苏沐惜脸上的笑意更加夸张,几乎恨不得仰天大笑了,然而在看到报纸上醒目的标题之后,苏沐惜的脸色立马大变,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这,这是什么……”苏沐惜越是往下看,脸色就越阴沉,到最后她竟然用力把报纸撕碎,揉成一团,狠狠扔在了地上。

她明明想要借报社的手让苏沐欢成为人人喊打的白眼狼,但是却没想到,报纸上刊登的,却是苏家的丑事!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