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走势图今天快3:女主角是顾念念男主角是陆琛的小说名字是《恋恋不忘:甜妻引入怀》,这是最近一本非常热门

发布时间:2018-11-15 18:09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顾念念陆琛全文阅读

恋恋不忘:甜妻引入怀全文阅读

女主角是顾念念男主角是陆琛的小说名字是《恋恋不忘:甜妻引入怀》,这是最近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豪门总裁文,由网络作者暮云归所著。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所有人都以为顾念念是陆琛养在深闺中的小宠物,可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这么说,她只想和陆琛有个平等的关系,可她的妄想在他和别的女人在她面前滚床单后覆灭了····

第一章 小宠物

  陆家独墅外,顾念念站了良久,才鼓足了勇气拿钥匙开门。

  “吱--”别墅的大门刚好也在此刻打开了。

  老管家正要出门办事,结果腿才迈出去,就撞见一个身穿蓝白格子校服的纤瘦人影站在他面前。

  “念念小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点,她应该在学校才对。

  顾念念有些心虚的道,“管家,我有些事,想找……找小叔谈谈……”

  “哎,念念小姐,可是……”

  顾念念没留意管家微变的神情,以及正欲拦着她的手,直接拎着手里的包,步入玄关。

  眼前,却是被一双大红色的细高跟鞋吸引住了目光。

  有女人在家里?这是顾念念的第一反应。

  沿着旋转楼梯上至三楼,顾念念放慢脚步,已隐约听到女人那令人感到羞耻的声音。

  “??!琛,我受不了了!啊~”

  “啪!”

  男人手掌随意的拍下去,低沉而又富含磁性的嗓音,犹如恶魔般低语,“放松一点!你想折腾死我吗?小妖精!”

  顾念念僵硬着身子站在那卧室门口,只透过一条缝隙往里望去,不忍直视的画面就那么活生生的展现在她面前。

  顾念念就那么听了足足二十分钟,她的指甲都快扣进掌心细嫩的肉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女人似乎发现了门外那抹纤瘦的靓影,直接失声叫了出来,“你!你是谁???!”

  她手忙脚乱的扯过被单遮住自己,陆琛亦是停下了动作,转过身,只见一抹人影就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

  他深沉幽深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从上到下,盯的顾念念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我不是故意的……”顾念念软糯糯的开口,眸中多了一丝怯意。

  要是陆琛知道,她站在这里观战,怕是他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这个点,你怎么回来了?”陆琛反应还算快,问话时已经翻身下来,随意的捞了件沙发上的浴袍,遮挡住身子。

  浴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精瘦的身躯上,修长的手指系上腰带,慢条斯理的走到她面前,“今天星期三,你不在学校里念书,跑回来做什么?嗯?今天没课?”

  他就仿佛刚才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伸手去摸她的秀发。

  顾念念却忽然觉得那手很脏,刚才他的手掌可是游离在别的女人身上的!

  她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躲了一下,刚好让陆琛的手掌落了空,男人的眼神一瞬间阴沉了许多。

  而他的臂弯处,忽然穿梭进来一只纤细的手,年轻貌美的女人贴上来,恍惚已经明白过来,“琛……她该不会就是你,养在闺中的小宠物?”

  女人眼中多了一丝的玩味,目光打量着顾念念,红唇扬起划开了一抹笑容,很美,却惹得顾念念十分反感。

第二章 嫉妒的要疯了

  她讨厌‘宠物’这两个字,她八岁那年父母双亡,是陆琛收养了她,她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他的没错,可每次陆氏旗下财务出现问题,都是她负责解决的!

  而宠物,只会陪主人玩儿游戏而已。

  她要做的是,配得上陆琛的那个女人!

  “在我看来,这位姐姐你更像宠物呢,漂亮的金丝雀?!惫四钅盍成系男θ萸城车?,“不过,我们家经常来金丝雀,那些也很漂亮?!?/p>

  “你!”女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陆琛亦是脸色一沉。

  “念念,礼貌点?!?/p>

  陆琛长臂从女人腰间抄过,将她揽到怀里,清冷的声音介绍道,“她叫黎漫雪,是我女朋友,以后会常来我们家,你看到要喊她嫂嫂?!?/p>

  嫂嫂?她才不喊!

  “小叔,上一个女人来咱家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告诉我的?!?/p>

  顾念念红着眼睛看向黎漫雪,唇红齿白的冷笑一声,“等能呆到超过一个月,再叫这声嫂嫂也不迟!”

  “……顾,念,念!”三个字完整的从陆琛薄唇中蹦出时,很明显的表示这个男人怒了。

  顾念念觉得眼眶很酸涩,听着他的话,就像在宣判自己的死刑。她那么努力想追上他,结果却不如他一时起意找的‘女朋友’!

  陆琛也知自己刚才语气重了,又问她,“周六不在学校补课,回来有事?”

  “我们数学老师请假了,今天的补课调到明天?!?/p>

  顾念念压下心里的酸苦,软糯的说:“我回家拿试卷,等下就回去学校!”

  她说完就恨不得离开,陆琛喊住她:“等会一起出去吃饭,我让老陈给你备些零食,到时候送你去学校?!?/p>

  “不用了,我怕来不及回学校?!?/p>

  顾念念才不想跟这女人一起吃饭,巴不得以后她别再来这里,而陆琛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已!

  望着顾念念匆匆离开的背影,女人若有所思,指头在陆琛胸膛画着圈圈,半开玩笑的说:“琛,你这个侄女,好像不喜欢我?!?/p>

  “她还是小孩,你还要跟她计较?”

  陆琛捏了捏她的脸,嗓音低沉:“难道有我喜欢还不够么,嗯?是不是?”

  被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说喜欢自己,女人当然满足的很:“讨厌!”

  男人拦腰将女人抱了起来,房间里又是暧昧声一片。

  顾念念出去后拐到角落,想偷偷看,房门已经被关闭了,隐隐听到房间内男人说她‘还是小孩’以及女人的小声,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不甘心的握拳。

  从进陆家后,她就无可自拔的喜欢上他,拼命的努力再努力,就是希望他能真正看自己一眼。

  结果到头来,在他眼里还只是‘小孩’!

  以前陆琛不是没有过女人,只是偶尔来家里一次,就再也没出现,顾念念难过却也不放在心上,这次,他却搂着女人说那些。

  顾念念嫉妒,嫉妒的要疯了!

  然后,她做了一件大胆的事。

  顾念念查出,那个叫黎漫雪的女人不过小城市一所国中毕业,却成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经理,能力强,还只为套房以上的客人服务。

  想到陆琛是去这家酒店入住,被女人所勾引后,顾念念就更不能忍,双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着,好友文宣催她赶紧起来去上课。

第三章 波及到陆家

  直到电脑上填满一大段文字,顾念念暗淡的眼神才亮了亮,迅速发出去,消除所有记录,啪的一下合上电脑扔到枕头下面。

  “念念,快点下来,要迟到了!”

  “来了?!?/p>

  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匿名小号,爆出陆氏集团CEO新交的女朋友是酒店经理,不仅出生卑微,还只有国中学历,消息如病毒在网上迅速蔓延开。

  短短三天,网上的爆料一波接一波,甚至还有知情人拿出照片石锤,称这经理一点都不安分,经常勾搭住高级套房的客人。

  课间休息,顾念念拿出手机刷微博。

  事情闹这么大,有些出乎她意料,没想到媒体把陆琛也扯了进去,这事让陆氏的股票跌了几个点,顾念念看着一条条消息,心里有些不安。

  她就是想教训一下那女人,没其他意思,也不想牵扯到陆氏跟陆琛。

  就因为陆氏受到波及,顾念念心里刚起来的那点高兴都荡然无存,甚至周六回家时,她还再三确认陆琛不会回来后,才敢跟着老陈回去。

  顾念念知道陆琛的性子,说一不二,虽然从小都没打骂过她,但真因为这事被男人责备,她就有些慌,甚至觉得自己不该做这事。

  就算家里只有她一个,晚餐依旧丰富,顾念念吃饭吃一直绷着神经,时不时往门口瞄,竖起耳朵听动静,生怕一个不留神,陆琛就回来了。

  用了晚餐,顾念念擦了擦嘴,飞快上楼:“我吃饱了!”

  “念念小姐?”

  管家正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从厨房出来,从没见顾念念上楼那么快,像在躲什么一样,“不吃点水果吗?是你喜欢吃的凤梨?!?/p>

  “不了,我要赶作业!”

  顾念念才上楼不久,院子里传来发动机的声音,管家看向窗外,一辆迈巴赫开了进来,停好后,刺眼的两束灯光灭了下去,是陆琛的车。

  管家赶紧去开门,大门才拉开,男人已经迈着沉稳步伐过来了,面容比平日里还要冷峻上几分,眉间间全是阴沉:“她回来没有?”

  “相,念念小姐刚刚吃了饭上去,说赶作业......”

  来陆家那么久,管家还是很少看陆琛这副岑冷的样子,结巴着才说完,陆琛已经擦身过去了。

  陆琛的回归仿佛带着刺骨的风雪,吓得家里的佣人都低着头不敢出声,直到男人步伐渐远,上楼后,他们还心有余悸。

  “啦啦啦......”

  顾念念舒服的泡在浴缸里,一边往身上弄泡沫,一边心情很好的哼着歌,只要熬过这星期,下次她回来,陆琛肯定不会生气的。

  直到浑身毛孔都泡开口,顾念念才舒服,到淋浴底下冲洗一遍,扯过架子上的浴巾擦拭身体,不经意地看到下面,皱起秀眉。

  顾念念在陆家过的好,也注重保养,皮肤比同龄女孩还要水嫩。

  尤其是漂亮修长的双腿,只是陆琛不准她在身上乱动刀子,有腋毛也不敢去剃。

  几天前,目睹陆琛跟其他女人翻云覆雨,她似乎隐隐看到,那女人下面是没有毛的,光溜溜的非常漂亮。

  想着,小手狠狠捏着浴巾。

  顾念念折回浴室,四处翻找,动静太大,甚至都没听到外面门被大力推开。

  找了一圈她都没找到锋锐的小刀,有些泄气。

  只要他喜欢,她也能跟着那女人一样做,怎么就不行了?

第四章 他要赶走她吗

  顾念念低头思索,等下换好衣服去陆琛房间找找有没有刮胡刀,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还混着她熟悉的气息,吓得**在外面的肌肤都起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

  “你简直太胡闹了!”

  顾念念还没回神,手腕被一把拽住,后背撞到墙上让她疼的挺直背脊,慢吞吞的抬头,对上男人阴沉的眼神。

  “小叔,你......在说什么?”

  顾念念紧紧抓着胸前的浴巾,眨下眼睛,很不解的看着他:“你好像很生气,是公司出事了吗?”

  陆琛盯着女孩,她眼神无辜,甚至口气还带着几分茫然,好像对他来的目的完全不清楚。

  这些年,他真是对她太好了,养着她骄纵的小性子。

  她应该是才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还披在脑后,小脸蛋素净漂亮,甚至还有沐浴乳的香味往他鼻子里钻,让他莫名更烦躁,捏紧她的手腕。

  “你的电脑是我买的,里面装了定位系统?!?/p>

  陆琛边说边往顾念念逼近,顾念念缩着脑袋,心虚的躲着他的视线:“而我给你的那张副卡,前几天有两笔消费记录,消费单位是某某服务公司,念念,你有什么解释吗?”

  当陆琛提到‘副卡’这一词,顾念念在心里想完了,她怎么那么蠢,不用学校那张卡,用他的副卡去买水军,被抓了个正着。

  “我上次去图书馆忘记拿电脑,那台电脑丢了?!?/p>

  顾念念还在狡辩,怯生生的说:“上面有各种密码,不知道是不是偷电脑的人弄的?!?/p>

  “你还跟我撒谎?”陆琛越发愤怒,恨不得将她的手腕捏断,养了她那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她竟然在他面前撒谎!

  “小叔,疼......”

  男人力气实在太大,顾念念疼的发颤,甚至感觉他再用力几分,手腕就断了。

  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我这几天课多,根本就没有时间弄什么,你是信一个外人都不信我吗?”

  “顾念念!”

  陆琛声音越发阴沉,直接喊了她的全名,顾念念垂下脑袋,知道他真的生气了,但如果她承认,就会让男人讨厌了。

  气氛跟结了冰似的,冷的让人发颤。

  陆琛盯着她头顶,湿漉漉的头发还有水珠滴着,落到她浴巾里,她被冷的瑟缩了下,看起来可怜兮兮。

  “念念,黎漫雪是我女朋友,以后也会搬来这里住?!?/p>

  他的话冷沉,让顾念念一时有些回不过神,就听他又说:“如果你不喜欢她,可以搬出去,我让老陈帮你找公寓,你快成年了,能自己独立了?!?/p>

  什么?

  顾念念听着他这些话,犹如晴天霹雳,心里发颤,眼眶变得酸涩起来。

  为了一个才认识的女朋友,他要把她赶出陆家吗?

  等陆琛松开手,顾念念就慌忙转身往浴室跑去。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眶和狼狈的样子,浴室湿滑,她没踩稳,狠狠摔了下去。

  “念念!”看到女孩跌倒,陆琛心都跟着揪紧,飞快伸手,结果她还是重重摔倒在瓷砖上,身上的浴巾因此散开。

  陆琛手尴尬的伸在半空中,看着地上的女孩,浑身血液都被冻住了。

  他一直都把她当成小孩,当成那个个头只到他腰间的小丫头,没想到转眼女孩就长得那么漂亮,又有着女人的成熟。

  陆琛脸色很是难看,转身就想走,刚走没几步,身后传来女孩可怜兮兮的声音,带着哭腔:“小叔,站不起来......”

  该死的!

第五章 以后别那么任性了

  陆琛在心里狠狠骂了两句,握紧的拳头又放下,让顾念念把浴巾围好,等顾念念说好了,他才转身,看到女孩歪倒在她,露出的脚髁红肿一片。

  顿时,陆琛就心疼了,心里对她仅存的一点责怪都没有,把人抱起来,语气也低了几分:“明知道浴室都是水,还走那么快干什么,嗯?”

  顾念念咬着小嘴巴。

  如果不是他说的那些话,她怎么可能会想着去浴室,还摔了一跤?

  不过顾念念觉得这一摔还是值得的,至少她可以大胆的窝在男人怀里,使劲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多么期望去床上的路能再远点。

  下一秒,顾念念便觉得身下涌出一股湿意,隔着浴巾,隐隐有血腥味蔓延出来。

  气氛一下就僵住了,顾念念像是被人泼了盆冷水,从幻想中回神,没想到男人脚步也停下了,‘嗯?’了一声,顾念念尴尬死了,把头埋在他胸膛。

  妈蛋,为什么大姨妈这个时候来??!

  浴巾是雪白的,陆琛低头就能看到上面的点点血迹,甚至没一会,他能感觉抱在她身上的手也有些湿湿的,而女孩就留给他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真的是......陆琛忍不住失笑,从抽屉里拿了干净的衣服和卫生棉,然后又把女孩抱进浴室,背过身去,女孩满脸囧意的换衣服。

  等终于挨到床后,顾念念滚到被窝里,尴尬的都不想出去,陆琛把她又扯了过来,丢了干毛巾给她,蹲在她身边。

  陆琛将她小脚放在腿上轻柔的揉着,边问她:“怎么这次提前了?梅婶熬的药你没按时喝吗?”

  顾念念从小就身体不好,梅婶家以前开药店的,会给人调身子,每个月都会熬些药给顾念念喝,从那以后,她的经期就一直准,也没推迟过。

  顾念念没想到陆琛竟然记得自己经期,小脸红了红,咬着唇道:“有喝,就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提前了?!被古媚腥寺侄际?,尴尬死了。

  陆琛打了个内线电话,让佣人煮红糖水送上来,转身去浴室拿了吹风机,插上电源后,抓着顾念念的头发,细细吹着,顾念念则闭上眼睛。

  依稀记得,小时后她很黏陆琛,总是趁他工作时爬到他身上捣乱,被他拍着小屁屁却没丢出去,一手搂着她,一手工作。

  等大了点,陆琛年纪也往上增长,家里会时不时出现女人的影子,顾念念不仅不能去书房,连他卧室也不能去,他也更不会抱她了。

  她知道陆琛一直把自己当做小孩,小丫头,可是她才不要做小丫头,她要变得很厉害,成为他的女人,一定要!

  不一会,佣人敲门,将煮好的红糖水端进来,顾念念头发也干的差不多,陆琛拿梳子替她梳理了一下,坐下来,端着糖水喂她。

  红糖水甜甜的,还是男人亲自喂的,几乎甜到顾念念心里去。

  关于顾念念有没有真的抹黑黎漫雪,陆琛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只是说:“念念,以后别那么任性了,嗯?”

  顾念念乖巧的点头。

  只要他说的话,她都听!

  这一夜,顾念念睡得特别香甜,梦里全是那个叫陆琛的男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