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遗漏:(独家)董三生秋月_山村最强小农民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5 18:0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山村最强小农民》的主人公是董三生秋月,是作者“善良的面具”所著,讲述了董三生是个孤儿,父母去世得早,寄养在邻居秋伯家,可是他的老婆子秋婶却有些贪财势利眼,不待见他,直到他捡到神葫芦后......

山村最强小农民by善良的面具在线阅读

第1章 白送个媳妇要不要

“你个死老头子,你傻了?养个白吃白喝的货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自己让自己的女儿和他订婚?天下哪有这种好事,白吃白喝还带白送?!”

“你声音小点!别让孩子听见了,三生的爹娘在世的时候没少照顾咱家,他们命苦走的早,把娃托付给我,我不能不管啊。”

“管什么管?那点破田能刨出几粒米来?还有那间破房子一到下雨天就漏雨,还得花钱修!”

“三生那娃人品好,他平时也没少给咱家干活……”

“干活有个屁用,能挣到钱吗?我家秋月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人胚子,将来我还指望她嫁个好人家,让我享几天清福呢!”

“不跟你说了!”

“好啊!你个杀千到的狠心贼!你就这么对我们娘俩啊!我不活了……”

“别闹了,给娃们听见多不好……”

“我就是要那个吃白饭的听见……明天我就带女儿回娘家……”

此时,在墙边的董三生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是出来上厕所,无意中听见这一段对话。

说话的人是他的邻居秋伯和秋婶,董三生是个孤儿,父母去世得早,寄养在邻居秋伯家,秋伯人忠厚老实,但是他的老婆子秋婶却有些贪财势利眼,平时没少使唤三生干活,还经常冷言冷语。

义务教育结束以后,三生拿不出钱来去县里的高中读书,只有留在这山疙瘩里。

这里虽然山清水秀,但是却山势连绵无人修路,只有一些年久失修的土路,从山坳里走出去至少要一天时间。

山里没有多少梯田,山货又运不出去,变得越来越穷,村子里的人很多都搬到山外面去了,剩下的人很少,乡政府也就懒得管这边的建设,结果留下来的人变得更加穷困。

村里的姑娘们几乎都嫁到村外通水泥马路的大村子里去了,还有一些嫁到了县城里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村里的青壮年也几乎都出去打工了,这里变得更加破败。

秋伯的女儿秋月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山里清澈的泉水养育出她不输给城里美女的白皙肌肤,腰细腿长,乌黑亮丽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子垂到挺翘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让人砰然心动。

秋月义务教育结束以后也留在了家里,按照她爹妈的意思,女娃子上学没什么用,不如帮家里多干点活。

秋月和三生从小也算是青梅竹马,关系很好,她如清泉般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如天上的月牙一般弯弯的很好看。

三生没有想过要娶秋月,他一直拿她当妹妹,但是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却听到秋伯和秋婶关于他们的对话,让三生觉得心里很难受,他不愿意被别人当成吃白饭的废物。

算了,我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应该离开了。三生长长叹息一声,不愿意再听下去了,他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墙边,推开院门离开了秋家。

初夏的天气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的,三生出门感觉到微微的寒意,农村的夜晚是没有路灯的,外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耀眼的电光仿佛瞬间撕裂了天空,眼看要下暴雨了,三生急忙躲到平常自己休憩的村里唯一一座山神庙里。

山神庙里黑咕隆咚的,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残破的门窗灌进一股股冷风,外面依旧是轰隆的雷声。

三生拜了拜供奉的神像,神像是用陶土制作的,时间长了勉强剩个人形,但是借用人家的地方肯定要打个招呼,三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

他找了一块相对干净和避风的地方,半靠着土墙壁坐下,庙外的狂风穿过墙壁的裂缝发出“呜呜”的怪声,如同鬼哭狼嚎一般。

今天晚上的天气很奇怪,电闪雷鸣了半个小时却一滴雨都没有落下来,这让三生感觉不可思议,狂风吹开了庙门,三生走到门前准备关上门,却吃惊的看见在山涧方向,一条银白色的巨龙腾空而起,庞大的身躯几乎连接了大地和云层。

龙……

龙?

第2章 那是龙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在村民口口相传的古老传说里,山涧的那口深不见底的山泉里有一条巨大的白龙,是从天上打落凡间赎罪的!没想到今天晚上机缘巧合之下,三生竟然真的看见了白色的神龙。

白龙巨大的身躯摇晃着钻进了厚黑的云层,还没有等三生反应过来,一道无比巨大的闪电穿过庙顶劈了下来,恰巧劈在山神庙土偶神像上!

三生猛地回过头来,闪电过后,土偶神像已经破碎成无数焦土,在神像的座底发出如玉石般晶莹的光芒。

三生的好奇心压过了恐惧,他走上前小心的查看,在神像的座底竟然有一个小小的葫芦,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他将葫芦从座底拿起,葫芦放在手心温润如玉,丝丝清凉的感觉传入心底。

这是什么宝贝?三生感觉今天晚上的经历太神奇了,首先无意中看见了白龙升天,然后闪电又劈开山神庙让自己得到了这个神秘的葫芦。

这个葫芦到底是什么宝贝?三生有些好奇的拔出葫芦的塞口,晃动了一下。

“轰隆!”破裂庙顶上又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吓得他手一抖,葫芦滚落在了地上,里面的液体流了出来。

天空中的乌云散去,露出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月牙,周围又恢复了虫鸣蛙叫声,似乎刚才的电闪雷鸣根本不存在一般,月光从山神庙破损的屋顶照射下来落在葫芦的身上。

三生走了过去,吃惊的发现葫芦口的地方,一株灵芝正在疯狂的生长!

山里潮湿,灵芝很常见,但是不可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长大!三生走过去,发现灵芝正在吸收着从葫芦嘴里流出来晶莹的液体。

三生捡起葫芦,好奇的将葫芦里的液体继续倒向灵芝,灵芝如同吹气球一般疯狂的膨胀起来,随着吸收液体越来越多,竟然长得快充满了半个庙的空间!

今天晚上发生的奇异事情太多了,让三生都有麻木了,他继续讲葫芦里的液体倒向灵芝,灵芝在疯狂长到几乎要充满整个庙宇之后不再长大,反而慢慢的缩小,但是通体变得越来越透明,直到恢复成巴掌大小之后,整个灵芝已经通体透明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美丽得如同神话里的植物。

三生兴奋无比,他摇了摇葫芦,葫芦变得轻了很多,里面的液体不多了,三生将剩余的液体倒向灵芝,白玉一般的灵芝竟然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在光芒中灵芝的身躯缓缓变成一个人形,突然离开了地面跳跃起来。

三生吃惊的长大了嘴,那个白玉一般的人形灵芝竟然一头钻进了他的嘴里,瞬间化作一股甘甜无比的液体流入了三生的胃里。

三生只觉得腹中瞬间如同点燃了一个火炉,周身都燃烧起来,血管瞬间膨胀起来,似乎有岩浆在血管里涌动,那巨大的热量让他整个人的神智都变得模糊起来,在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叫之后,三生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三生醒来的时候,发现周身发出一股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他看了看自己衣服都已经被自己撕扯得残破不堪,从毛孔里涌出无数黑色的污垢,积满了周围的空地,发出臭鸡蛋一般的恶臭。

昨天晚上的记忆纷涌而来,三生想起自己吃了那株幻化成人形的灵芝以后就昏迷不醒了。

葫芦?那个神奇的葫芦呢?三生焦急的寻找起来,很快发现那个神奇的葫芦安静的在他身边的一块空地上。三生急忙将葫芦捧在手心,他知道这绝对是宝贝,打开塞子看了看,昨天晚上已经把葫芦里的灵液都倒光了,现在只剩下很少的一点。

可惜太大了,不好藏,要是能小一点就好了,三生自语。

葫芦似乎能听懂三生的话,变得缩小了一圈,三生惊奇无比,他继续让葫芦缩小,直到一个大拇指大小以后藏在身上。

第3章 少女的曲线

身上实在太臭了,三生离开了已经破败不堪的山神庙,他跑到小河边脱了衣服,然后痛快的洗着澡,身上黑色的污垢被冲洗掉之后,三生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如同初生婴儿一般细嫩。

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轻盈了,似乎可以轻易得跳很很高,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视觉和听觉也变得无比灵敏,甚至可以看见蜜蜂拍动翅膀和听见蚂蚁踩过树叶的声音。

三生知道昨天那个被葫芦灵液培养长大的人形灵芝一定给自己身体脱胎换骨般的改造,他现在就是担心葫芦的液体会不会恢复。

“三生哥,你怎么在这里啊?”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秋月俏丽的身影出现在湖边,她早上起来找不到三生,知道三生有来河边洗澡的习惯就过来了。

“哦,秋月啊?”昨天晚上听到秋月父母的对话以后,三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妹妹般的纯情小女孩。

“三生哥,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秋月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忽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关心的说。

清晨的阳光下,秋月白皙的肌肤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粉嫩无比,卷起的裤腿露出一小截白玉般的小腿修长无比,青春的躯体已经开始显露出少女的曲线,让人砰然心动。

不知不觉中,秋月也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浑身泥巴哭兮兮的小野丫头了。

“三生哥,你看什么呢?”秋月被三生的目光注视感觉脸上微微有些发烫,白皙的脸庞上染上一层红霞。

“呵呵,没什么,秋月妹子长大了,好漂亮。”三生笑了笑说。

“人家本来就漂亮,妈妈说我是咱村最漂亮的小丫头呢……”秋月得意的翘起嘴角说,她忽闪着大眼睛看了看三生说,“三生哥,你也觉得我漂亮吗?”

“嗯,我的秋月妹妹是最漂亮的。”三生笑着说。

秋月满意的点了点头,红彤彤的太阳已经跳跃出了地平线,带来了一丝暑气。秋月伸了伸懒腰,瞬间展露出少女无限美好的曲线。

“好热,我也下来泡一会吧。”秋月看了看清澈的小河说。

“哎……”三生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反对,秋月已经如同一尾美人鱼跳进了清凉的河水中。

秋月从小就在这条河里玩,所以也没有什么顾忌,想游泳的时候就会直接跳下来,但是今天对三生来说却有些不同,因为他因为要洗掉身上的污垢,全部脱完了!

秋月跳下河以后,就如同一尾欢快的小鱼向三生游了过来,农家的孩子也不会穿什么泳衣,湿漉漉的衣服裹在少女没有一丝赘肉的身躯上,隆起的曲线变得格外明显。

“哎,不要过来!”三生吓得脸都白了,要是让秋月靠近发现自己是光光的,那可太丢脸了。

秋月发出银铃般咯咯的笑声,单纯的她没有多想,还以为三生哥在跟她玩呢,小时候大家在河里嬉笑打闹惯了,现在也没有觉出不对,她一边靠近,一边如往常一样向三生泼着清澈的河水。

三生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同样泼水还击阻止秋月的靠近,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光溜溜的,那就实在太尴尬了。

经过昨天晚上灵芝的脱胎换骨,三生现在的力量比以前要大了很多,拍起的水花形成漫天的水珠让秋月难以招架,慌忙躲避的时候踩到河床岩石上青苔,一不小心栽倒在河里,小腿抽筋。

“救……救我。”慌忙之下的秋月猛地喝了两口河水,双臂慌乱的扑腾着。

三生眼看秋月有危险,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了,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绕到水下不住挣扎的秋月身后。溺水的人是不能从正面靠近的,否则会被对方缠住两个人都沉到水底。

三生将秋月从身后托起,用力划回岸边,他现在的力气比以前大了很多,划水的速度极快,上岸之后顾不得套上衣服,急忙控出秋月腹腔的水,然后用力压着秋月的胸膛,给她做人工呼吸。

第4章 女娃下河不要脸

乡下的孩子也没有洗澡的地方,夏天都是在水里玩,溺水急救的知识比城里的孩子要强得多,三生已经急得浑身冒汗,如果秋月有个三长两短,他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父母。

好在秋月溺水不深,几次心肺复苏之后,咳出一大口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恢复了呼吸。三生这才飞速的跑到晾晒衣服的地方,将裤子套上。

“三生哥,我没死吧?”悠悠转醒的秋月挣扎着坐起来问。

“你可吓死我了……”三生走过来说。

湿透的秋月胸前的轮廓特别明显,潮湿的衣服紧紧贴服在身上,玲珑有致的身材展露无疑,三生这才回想起刚才做心肺复苏时候那柔软的感觉,少女薄薄的嘴唇有着奇异的魔力,让他不敢再去看秋月。

“谢谢三生哥救了我。”秋月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样子,甜甜的笑着说。

三生抬头看了看头顶火红的太阳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哎……”刚准备爬起来的秋月突然皱着眉头惊叫了一声,整个身躯又向下倒去,三生急忙上前,胳膊伸展揽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肢。

“我的腿好像走不了路了……”秋月抿着薄薄的嘴唇,小心的将左脚踩在地上试探,脚踝似乎扭到了不能受力。

这个时候,秋月才发现自己湿漉漉的样子,她被三生手臂揽住,那湿透了紧贴在少女娇嫩肌肤上薄薄的衣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秋月毕竟也是一个少女了,她轻轻扭动着身体,脸如同火烧一般沉默不语。

看着秋月痛苦的样子,三生没有犹豫,扶着她说:“来,我背你。”

“不……不用了。”秋月这个时候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快点吧,再不回去,你爹妈就该着急了,再说你的脚也要上点药,别跟我客气了。”三生说。

秋月咬了咬牙,她确实有些疼得撑不住了,没有再说什么,俯身趴在了三生的背上。

三生双手反背着用力托住秋月的臀部,他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三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孩子,虽然小时候也经常抱在一起打闹却没有现在奇妙的感觉。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道路上,不让脑子有空隙去想其他的事情。

秋月也从来没有这么亲密无间的和一个男孩子接触,感受着三生身上传来的热量,暖暖的很舒服,她脸火烧般的滚烫,浑身却仿佛失去骨头一般软软的。

三生凭借洗髓伐筋的体质,一口气不喘的将秋月背回了秋家,在快到秋月家的时候,看见村里专门给别人说媒的杨婶正晃动着肥胖的身体满脸笑容的从里面出来。

出来的时候,杨婶瞥了一眼背着背着秋月的三生,眼神有些怪异的快步离开了。

踏进院门的时候,眼尖的秋月妈妈已经从屋里跑了出来,看见三生背着浑身湿漉漉的秋月,脸色明显不善。

“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秋婶铁青着脸问。

“我去河里游泳,不小心腿抽筋了,是三生哥救了我。”秋月急忙说。

“你一个女娃子,怎么那么不要脸,去游什么泳,要是再敢去河边,我打断你的腿!”秋婶看了一眼三生,然后对自己女儿怒声说。

三生心里有些不痛快,他知道秋婶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女儿,他也不好说什么。

秋婶把委屈得双眼通红的秋月抱回了房间,三生走进了堂屋,看见桌子上堆满了名贵的礼物,有中华香烟、五粮液还有一大堆他叫不上名字的保健品,这些东西只有在电视的广告上看过。

秋伯正抽着香喷喷的中华烟,看到三生进来了招呼说:“三生啊,来看看这些好东西都是些啥。”

三生抿着嘴走上前,他是一个敏感聪慧的少年看到杨婶出现在秋家,又看到这一大堆名贵的礼品,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直接开口问:“秋伯,是不是给秋月说人家了?”

秋伯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

第5章 十万块把女儿卖了

“秋伯,秋月才十六岁啊!婚姻法规定女孩子要二十岁才能结婚,你们这是犯法!”三生说。

“犯法?犯什么法?山里的姑娘,哪个不是早早嫁出去,到时间再领证呗!”屋里的秋婶插着腰走了出来,瞪着眼睛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就别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少打我们家秋月的主意。”

三生脸色变得铁青,之前还只是背地里说说,现在这样简直是撕破脸了。

“秋婶,请您说话注意点,我从来只是把秋月当妹妹看,没有动过她什么歪点子,你不要侮辱人!”三生冷冷地说,“她还只有十六岁,你们没有权利把她嫁人!”

“我们没有权利?我们是她的爹妈,我们没有权利,难道你有权利?!”秋婶不屑的看着三生说:“老实跟你说吧,山下徐家村的村书记儿子徐大??瓷狭嗽奂业那镌?,托人来说媒了,直接给彩礼就是10万块!”

“徐大海?!徐大海不就是徐书记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吗?在外面吃喝嫖赌,打跑了自己的老婆,后来因为故意伤害罪做了几年牢,他现在已经36岁了啊,比秋月整整要大20岁,你们太混账了吧!”三生猛地双眼圆睁地说。

“不要!我不要嫁给徐大海!”屋里传来秋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秋婶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咬了咬牙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不想嫁也要嫁!坐过牢怎么了,坐过牢说明他已经改了,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会疼人……”

“够了!别说了!娃要是真不肯嫁,就算了……”秋伯狠狠地将半截中华烟捻灭咬着牙说。

“你不配当母亲,你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你还是人吗?!”三生气得直抖。

“好啊,你们都拿我当恶人,坏人都是我来做是吧?我不活了……”秋婶突然哭天喊地起来,她上前捶着秋伯说,“都是你个杀千刀的,没有10万块钱怎么给你治病,你要死了这个家也就完了……你凭什么骂我……”

“什么?!”三生满腔的怒火熄灭了,惊诧的看着满脸悲伤的秋伯。

“秋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三生问。

“你秋伯他检查出来心脏有问题,要安装支架,至少要10万块钱,我们这种穷家到哪儿才能凑出这么个天文数字啊……你以为我真心狠啊,徐大海毕竟是明媒正娶咱家女儿,家里又有钱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秋月嫁过去也比在这里过穷日子强……”秋婶抽噎着说。

三生沉默了,穷啊!都是因为太穷了啊!山坳里的村民们受够了穷的苦,在别人已经住在高楼大厦享受着空调家庭影院的时候,在这个偏僻的山里,连自来水都没有,全是靠从山泉里挑水喝,一年有一半时间停电,一年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

穷是罪,这不是教授学者的高谈阔论,这是山里人心头的阴影。

三生捏紧了拳头,如果是以前他也毫无办法,他只是一个山里少年而已,到哪里能凑出10万块这种天文数字?

但是现在他却有了一线希望,就是那个神秘的葫芦可以让灵芝疯狂生长,三生不知道自己无意吃下的那株灵芝已经变成千年灵芝还是万年灵芝,但是能够幻化成人形的灵芝,只有在神话小说里看到过,如果再能催生出一株,哪怕只有百年的灵芝,卖10万块钱一定没有问题。

“秋伯、婶婶你们给我3天时间,我一定拿出10万块钱来给秋伯看病,让秋月不要嫁了!”三生斩钉截铁的说。

“你在这里添什么乱呢?你能拿出10万块来?胡扯什么呢!”秋婶不屑地说。

“3天,我只要3天时间,一定能拿出10万块钱来!”三生眼中透出坚定的光芒看着秋婶说。

秋婶刚想开口,但是看着三生的目光却也犹疑了起来,她虽然不喜欢三生但是知道这个孩子是个从不吹牛的实诚孩子,难道是他父母留给他什么珍贵的古董?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