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省快三开奖查询:沈放小说免费阅读《剑临》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4

    沈放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剑临沈放全文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玄幻小说,在剑临里,主要介绍了沈放在修行路上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玄幻小说吧。沈放被击退,眼中竟然闪烁出一抹见猎心喜的神色。队伍后边,看到沈放被击退,沈小芽心里一颤,就准备呼喊劝阻?!澳愀依鲜荡糇?,看你的少爷是怎么死的?!焙蟊?,一只手压在了她肩上,那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少年,长着一只鹰钩鼻子,脸上全是不屑的傲意。

    剑临

    第1章 金色的精神力

    重梵帝国、苍狼宗、外院。

    吵杂嘲笑的声音渐渐地扬长远去。

    沈放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脑袋上全是血水,身体半弓着不停抽搐,双手将床上的席子都抓的皱起来。

    就在刚才,他被一群人围着殴打欺负,只有身边的丫头小芽哭喊着帮他求情。

    那一棒子差点将他打死。

    受了这么重的伤却没有一人施救,那些人将他如野狗一样抛下,任他自生自灭,再无人理会。

    “如果还在半年前,他们敢这样动我?”

    沈放心里一个声音不甘地嘶喊着。

    院中寂静,没有别人,只剩下树叶摩擦过窗子的声响。

    四肢抽啊抽的,渐渐感觉头上痛处有些麻木了,恍惚中,一些往事如浮烟一样掠过脑海。

    以前沈放的命运还不是这样的。

    他有一个显贵的出身,曾是赫赫的将门之后,爷爷尊为重梵帝国的边疆统帅。

    那时,他出门有自己的护卫与参将,并打理着庞大的家族生意,又考进了苍狼宗这样的大宗门。

    人生顺风顺水,鲜衣怒马,简直是天之骄子,叫人羡煞。

    但是没有想到,好日子突然降到了谷底。

    半年前,沈家遭到了政敌陷害,一夜间被人灭了满门,一门老小死的极惨。只有他以苍狼宗弟子的身份逃过一劫。

    荣华富贵,身份地位,刹那间什么都没有了。

    那段时间,沈放深深地压抑着心中的仇恨,埋头苦修,期望修行有成能为家族报仇。

    可是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修行资质实在一般,无论怎么努力,功力也只能达到淬体三重天境界,再想提升一步几乎无望。

    他才明白,能够加入苍狼宗,是因为家族的影响力,而不是因为他个人的天赋。

    命运与修行都跌入最底谷,他渐渐地沦为了别人眼中的废物,与嘲笑侮辱的对象。

    越来越多的宗门弟子过来打骂他、欺负他。

    能够将当年的将门之子痛打一顿,应该最能满足那些人的扭曲心理吧。

    沈放没有实力还手,暗暗隐忍着,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变强。

    可就在今天,大长老的孙子胡彪带着一群人过来,要强抢小芽做他的丫头。

    小芽随沈放入宗,是服侍他的随身丫头,沈家灭了,沈放身边只有小芽这一个亲人,一直将小芽当做亲妹妹的,怎么可能任人将小芽抢走。

    他终于忍不下去了,拼了命地还手,但哪里是那群凶神恶煞的对手,被一群人狠狠地打倒在地,拳打脚踢。

    最后,被人一棒子打中脑袋,差点被打死。

    风吹进屋子。

    沈放躺在那里,眩晕中,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他不甘看着家仇无法得报,不甘被人羞侮,不甘小芽跟着他受苦。

    脑袋上,被打一棒子的地方突然越来越痛,那道疼痛就如一柄斧子在向下劈着,要将他脑袋劈开一样。

    沈放麻木了一般,痛的四肢抽搐,却不声不响,咬着嘴唇忍受着。

    痛入骨髓又能怎样。

    他一定要忍住,不能就这样死去。

    如果他死了,小芽怎么办。

    这个世上,小芽也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他做哥哥的,无论如何都要再站起来,就是再难,也要为小芽撑起一片天地,让小芽不再受辱。

    “咔嚓?!?

    一声低低的破裂声音。

    斧劈一样的疼痛感仿佛将脑袋里的什么东西劈裂了,蓦然间,沈放竟然可以内视,看到了自己脑袋里边的景象。

    那是一片薄雾。

    薄雾中央,松果体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

    方才那声响,是松果体的顶端裂开了一道裂口。

    “松果体都裂了,我彻底废了吗?”沈放一攥拳,极度不甘。

    松果体悬浮在识海正中,从顶端裂开的那道口子里,正源源不断地冒出惊人的浓雾,充斥进整个识海。

    雾气越来越浓,识海中的雾气浓度渐渐地达到了平常的三倍、四倍、五倍……

    浓雾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力。

    雾气越来越盛,沈放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精神力强大到不知不觉地从识海里溢了出去,而随着精神力向外扩散,他闭着眼睛竟然看到了外边。

    精神力扩散到哪里,他就能看到哪里。

    最后,他看到了整个房间。

    那一刹那,在他“眼中”,整个世界仿佛染上了万般绚丽的色彩,墙、桌椅、破旧的窗梭,都变的瑰丽明亮,无比清晰。

    他甚至可以看到虚空中飘浮着的五颜六色的灵气,以及灵气如丝如雾的走向。

    再向远处看,能看到院中那棵老树树缝里纤细的寄生虫在蠕动着,以及老树树皮的每一条纹路。

    这一幕让沈放心神震撼,目瞪口呆。

    “是精神力?!?

    “难道以前我的精神力量一直被抑制着,直到那一棒子将松果体打裂,才将精神力释放了出来?”

    沈放震惊着,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松果体中的浓雾释放的更快了,识海中的浓雾浓度渐渐地达到了平常的八倍、九倍、十倍……

    仍然没有停止。

    雾气浓度太大了,到后来,浓雾挤压压缩中,渐渐地从无色变成了淡金色,又变成了金色。

    金灿灿的雾气充满了勃勃生机。

    沈放感觉到自己变了,脑海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与充盈,在这一刻,他下意识地运行起了周天。

    嗡!

    功力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在经络里运转起来,横冲直撞,气势如虹。

    功力运行是需要精神力引领的。

    以前运行周天,就如一匹瘦马艰难地拉着大车踯躅前行,而这一刻,金色精神力引领着功力,就如十匹巨象拉着一架小车在飞奔。

    几个呼吸,就将以前需要半天时间才能完成的周天运行了一遍。

    周天结束,沈放感觉自己的功力足足凝实了一分。

    “不可能,不可能!”

    沈放有些发抖,隐隐意识到,随着松果体的破裂,他可能迎来了自己的蜕变。

    精神力量是一个人生命的本质,也是修行最重要的天赋与底蕴。

    精神力变强了,那岂不是说,自己修行的天赋正在不断地变强。

    “拔剑式?!?

    沈放在脑海中演练着修的最熟的那一剑。

    一瞬间,就如看清楚树皮的纹路一样,他看清了拔剑式中十三处发力不对的地方。

    以前,他还以为这一剑已经被他练到极境,剑意无法再提升了呢,而这一刻才发现,这一剑简直破绽百出,发力歪歪扭扭,毫无战力。

    精神力中,刹那间就将那十三处用力不对的地方校正过来,一剑刺出。

    吟!

    呛亮的剑吟声刺人耳膜,剑气四溢,如闪电撕裂夜空,虎啸龙吟。

    沈放从来没有想过,简简单单的一式拔剑式,竟然能发挥出如此神鬼莫测的威力。

    “确实是我的精神力天赋在增长。那一棒竟让我的天赋完全释放了出来?!?

    “现在我再也不是原来的废物?!?

    强大的精神力量让沈放摆脱了昏迷,蓦然间睁开双眼,眼中精芒四射。

    他醒了,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

    转头看着被砸的破烂的屋子,沈放缓缓地用双臂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第2章 绑走小芽

    沈放,你、你没事了,太好了?!?

    院外一道身影风风火火地闯进来。

    来人是一个身材胖胖的少年,脸上全是汗水,穿着苍狼宗外门弟子的服饰,为了行动方便,袍子的下角还掖在腰间。

    来人叫陈枫,是苍狼宗唯一真正关心沈放的朋友,淬体四重天的境界。

    见沈放醒着,陈枫眼睛一亮,不过紧接着眼中又流露出一抹黯然。将一张纸条递给沈放:

    “沈放,这、这是小芽留给你的纸条,你看看吧?!?

    “小芽!”

    沈放这才发现,自己醒过来后小芽竟然不在。

    这些年,小芽越长越漂亮,沈家失势后,小芽受到的骚扰越来越多,大长老的孙子胡彪更是对小芽垂涎已久。

    刚才就是胡彪带着人来索要小芽做他的丫头,从而让人将沈放打晕过去的。

    “小芽不在?难道是我晕过去的这段时间,她到底被胡彪抢走了?”

    沈放眼眉一皱,一把将纸条抢在手里,上边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少爷,小芽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不能再跟着你了,勿念!

    看到这些字,沈放心里仿佛撕裂般疼了一下。这个傻丫头,不是一直说跟在少爷身边就是最幸福的吗。

    “陈枫,我晕过去的时候,小芽是不是被胡彪抢走了?”沈放急问。

    “小芽、小芽是主动随胡彪走的,这纸条真是小芽写给你的?!?

    陈枫失魂落魄,低下了头。

    “怎么可能?”

    沈放脸色一寒。在记忆中,小芽对胡彪那类人很是厌恶,对于他们平日的骚扰烦不胜烦,她怎么可能愿意随胡彪走。

    “唉,胡彪说,他手里有大长老的命令,说你资质不够,要将你撵出宗门,还说,只要小芽随他走,他就可以劝说大长老收回命令?!?

    “沈放,你也知道,沈家的人都在被帝国通缉,你要是出了宗门,马上就会被帝国追杀。小芽、小芽她也是迫不得以……”

    陈枫唉声叹气,不停摇头。

    沈放心里一下子更痛了。

    小芽的父亲是一位副将,曾受过沈家的救命之恩,为了报恩,将小芽送入沈家,以丫头的身份服侍沈放。

    沈家倒了,小芽家里也倒了。两人都没有了家,一直相依为命。

    沈放没想到,自己晕过去后发生了这么多事,小芽竟然愿意牺牲自己来救他。

    “可是傻丫头,你以为牺牲自己换来的宗门弟子身份,你少爷还愿意要吗,在宗门里苟活着,还不如咱俩一起浪迹天涯?!?

    双手在床边强撑着,沈放要坐起来,不过松果体中的雾气正在不停地溢出着,脑海中的精神力量还未稳定,他想掌控自己的身体还极为勉强。

    “陈枫,胡彪他们往哪里走了?”

    “往、往风月洞方向,他们,大概有七、八个人……”陈枫说这句话时,脸上也一片铁青。

    “轰隆!”

    沈放心里仿佛有一道炸雷响过。

    宗门禁欲,山门内不许有苟且之事,唯一不受规矩管束的就是风月洞那里,胡彪抢了人,不是带着小芽回他的住处,而是直接去风月洞,这说明胡彪抢小芽根本就不是想让她做什么丫头,而是要祸害她。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们一行竟然有七、八个人同去风月洞。

    想到在自己昏迷中,胡彪众人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又想到小芽那么柔弱的女孩子要遭到惨无人道的侮辱,沈放眼眉都要立了起来。

    他挣扎着就要坐起。

    然而还在挣扎呢,就听轰地一声,屋门被人一脚向里踹开,木茬木屑碎了一地。

    “哎呦,你小子竟然还没死?!?

    一个尖酸的声音踢开破门走了进来。

    来人身材极为壮硕,就如一尊铁塔,却长了一个不对称的小脑袋,一脸奸诈刻薄的模样,看起来滑稽而狰狞。

    “铁开山?!?

    沈放眼睛一寒。

    铁开山是苍狼宗排名第一的外门弟子,不过他心术不正,并不凭真正的实力往上走,而是像奴才一样地巴结胡彪那样的强者。

    胡彪是内门弟子,更是大长老的亲孙子,在他看来,巴结上了胡彪,就等于找到了可供依靠的大树。

    这些年,铁开山几乎成了胡彪的走狗。

    方才打晕沈放的那一棒子,就是铁开山动的手。

    “铁开山,人都被你打成这样,你还过来干什么?”

    陈枫看着被踢碎的破门,脸胀的通红指责着。

    沈放感觉到脑袋里一阵剧烈眩晕,他扶着额头险些摔倒。脑海中的精神力还未平稳,他还无法正常行动。

    现在对于沈放来说,他需要时间让精神力平稳下去,不过,他最缺的又是时间。

    “嘿嘿,我是来报喜的啊,一会儿小芽就要被彪少爷怜爱了,所以,这壶喜酒怎么会少的了呢???,这是彪少爷赏你们的?!?

    铁开山一身酒气,从怀里取出一只快要压扁了的酒壶,一扬手,连壶带着酒水劈头盖脸地朝沈放两人摔了过去。

    咣当。

    酒壶砸到一边,酒水淋了陈枫一身。

    “哈哈,你们什么眼神,要吃了我吗?”

    铁开山一脸戏谑,摇晃着小脑袋。

    沈放和陈枫两人眼中羞怒的寒意更甚。

    杀人不过头点地,将人打晕过去,还上门来羞侮,这可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铁开山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又讥笑道:

    “说起来小芽那丫头还真是倔犟,看到彪少爷原来是带她去风月洞快活,竟然从怀里掏出匕首想要自杀,不过,彪少爷一句话就让她乖乖地放下匕首,你们猜彪少爷说了什么?”

    沈放的脸色更寒了。

    铁开山嘿然着,自顾自地道:

    “彪少爷说,如果小芽你死了,那么你家少爷也活不了?!?

    “哈哈,这下子小芽可就没主张了,哭的什么似的,还不是乖乖地随着彪少爷他们去了?!?

    沈放强忍着脑袋里的眩晕,微微闭上眼睛,体会着松果体溢出浓雾的速度,想要让其加快溢出。

    嗡!

    铁开山突然身上凶气大盛,扬起了手里冷森森的钢铁长剑:

    “可是小芽不可能想到,就算她妥协,她的少爷也一样活不下去。沈放,彪少爷命我回来,就是来取你狗命的?!?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榻上的沈放,目光已经和看死人没什么两样。

    第3章 站了起来

    为什么,你们不是得逞了吗,为什么还要杀沈放?”

    陈枫急了。

    “这你都不明白?嘿,你知道外边沈家的对头开了多少钱要沈放的脑袋吗,三万颗灵石,杀掉这个无足轻重的废物,就能得三万灵石这笔财富?!?

    “沈放,怪只怪你命不好,生在沈家?!?

    “原来是这样?!?

    沈放和陈枫对视一眼,眼中全是深深的绝望,终于明白,小芽所谓的用牺牲来换取少爷一命,纯粹是一厢情愿,人家今天一直就没准备放过他们主仆两个。

    “好了,话都说明白了,受死吧?!?

    铁开山手中的剑散发出惊人的杀意,一剑斩下,屋里打过一道闪电般的电芒,直接朝着床上的沈放劈了过去。

    当!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

    关键时刻,是陈枫仗剑替沈放挡过这一劫,不过铁开山可是外门实力第一的弟子,这一剑远不是陈枫能挡的住的,手里的剑被震飞出去,陈枫胸前中门大开,对方的剑顺势斩下。

    噗嗤!

    剑芒在陈枫的肩膀上划出一个深深的大口子,鲜血喷溅,染红了衣襟。

    腾腾腾,后退几大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陈枫疼的脸色煞白。

    “沈放,快跑?!苯辜敝谐路慊乖诤白?。

    看到这一幕,沈放眼中有一抹妖冶的赤红,一颗心都近乎于燃烧。那颗古井无波的心,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为了他,陈枫在拼命。

    这股情绪深深触动了他的内心,识海里边,松果体中的雾气迅猛地向外溢着,终于浓雾浓度在达到了接近二十倍左右的时候,缓缓停止了溢出。

    沈放脑海中的雾气一片金灿灿的颜色,也完全平稳了下来。

    嘎巴,摇晃了一下脖子,沈放感觉可以完全无碍地动用身体了。

    一伸手,按住了陈枫挣扎着还要爬起来的肩膀,沈放从床榻上迈到地上站了起来,撕下一条布带替陈枫包扎止血,眼中带着万年不化的冰寒:

    “好了陈枫,交给我。小芽,我们会救回来的?!?

    微微转过头看向铁开山,刹那间,沈放仿佛一柄抖落征尘与锈斑的绝世名剑,终于显露出耀眼的犀利与锋芒。

    扬手一招,陈枫掉在地上的那柄剑如带有灵性般跃起,呛地一声直接跃到手中。

    一剑在手,沈放身上有一种自由、洒脱,得脱天地桎梏的味道。

    “咦,你个废物还能动了,这可真是大难不死啊?!?

    铁开山也有些诧异,歪着头盯着对方,暗道真是活见鬼了。

    感觉沈放身上的气质完全的变了,变的让他都认不出来,不过具体是哪里变了他也说不清楚。

    心中恼怒,撇了撇嘴:“上次没死,不代表这次不死,这次,我直接用剑送你上路?!?

    他知道,沈放方才淬体三重天,比陈枫还要弱一个层次,这样的对手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不过,彪少爷下了命令,那么,为了完成这一任务,他狮子博兔也要用尽全力。

    “沧澜剑诀”

    手腕一抖,剑上充满了惊人的华灿感,光芒吞吐,如盛大的光幕兜头笼罩向沈放,就如凌空扔下一只大网。

    剑网的范围之大、之广,无论沈放向哪里躲避都是逃不出去的。

    “住手?!?

    陈枫惊喊一声,不过已经来不及冲过去帮忙了。

    沈放眼神冰冷,猛然向前一迈,呛地一声,剑意吞吐了出去,如裂帛般直直地透入剑幕,紧接着剑尖轻轻一旋。

    噗嗤!

    铁开山的右手被轻巧斩落,连手带剑掉到地上。

    漫天的剑幕一下子消失,铁开山手腕上还激喷着鲜血,惊恐至极地看着对面,浑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金色精神力太强大了,在其控制下,沈放出手的每一剑都能修正其不合适的发力之处,达到极致杀伤力。

    每一剑,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剑意。

    这样的剑意根本就不是铁开山能够抵挡的。

    沈放的手腕再次扬起。

    “不好?!?

    铁开山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上身一拧向旁边疾闪,噗嗤,在锋锐的剑刃下,他的另一条手臂如脆藕一样,被轻松地齐肩斩断。

    断臂飞了出去,铁开山一个退步撞到墙上,看着沈放就如看着一个死神。

    那抹剑芒快的刺眼。

    剑意有如龙行于天,带着一种无拘无束、一往无前的惨烈。仿佛沈放心念一动,剑芒就能到达任意一个地方。

    铁开山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沈放两剑打残。

    呛,剑意轻吟,沈放再次欺了上来。

    “给我住手,我可是彪少爷的人,你伤了我可想到下场?”

    “要是彪少爷知道了,会让你生不如死……”

    铁开山色厉内荏地喊着,不过对面的剑芒根本不给他留任何情面,华灿一击,如一条匹练在空中划过。

    噗嗤,铁开山的肋下被刺穿,剑尖一挑,直接带着他的一条肋骨飞了出去。

    这下子将铁开山疼的整个身体都要痉挛了,不过,他根本没有时间喊疼,对面的剑芒连一点喘歇时间都没给他留。

    又一道光芒闪过,铁开山拧身疾闪,但剑意迅若雷霆,快的根本就闪不开。

    噗嗤。

    另一边的肋骨被挑了出来,铁开山已经变成了血人,又如漏了气的风箱,甚至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

    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铁开山两眼通红,惊吓的头皮都要根根立起。

    钢刃,鲜血,已经将沈放的两眼染红,这一刻沈放就如一尊杀神。

    “沈放,饶过我,饶过我,这不是我的主意,全是彪少爷……不,全是胡彪逼着我干的啊,我自己可没想过要杀你,我也没想过要玩弄小芽啊……”

    取命的凶器就在眼前,他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

    “沈放,别杀他……”

    陈枫也一脸呆滞地从后边走过来,那几剑完全是苍狼宗的入门剑法,但在沈放手里却发挥出了不可思议的杀伤力。无法想像,沈放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什么时候修成了这等惊人剑术。

    他强忍着震撼,过来是劝沈放不要杀人的,宗门规矩森严,无缘无故杀人可是天大之事。

    他们只是宗门最底层的外门弟子,只比杂役高一个级别,根本就无力反抗宗门的规矩。

    第4章 杀人

    对,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宗门也要处死你?!?

    铁开山竟然又强硬起来。

    噗嗤!

    一道无情的剑光从心脏处没入,直接将铁开山的心脏扎爆。凶狠的狞意还残留在嘴角,铁开山的脸僵硬了下去,眼睛瞪着,似乎不敢相信,这么轻易,沈放就真的下手将他杀死了。

    砰!

    尸体栽倒在地。

    沈放一抖手腕将长剑拨了出来。

    强抢小芽,打伤自己,又要动手杀人……做这些的时候,铁开山可曾手下留情。

    对待这种你死我活的大敌,如果不下狠手,那么下一次,死的就会是自己。

    况且就是为了小芽受到的羞侮,这一剑,沈放也绝不允许自己停下。

    宗门不容,大不了就抢回小芽,叛逃出宗门,从此仗剑天涯,四海为家。

    转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陈枫,沈放道:

    “陈枫,这件事你别掺和,你的实力也帮不上我,快离开吧,咱们兄弟将来有缘再见?!?

    仗着剑,沈放大踏步奔出门外。

    “沈放,你去哪?”

    陈枫在后边追问。

    “找胡彪!”随着声音,沈放已经走远。

    “敢去找胡彪,他、他疯了……”陈枫眼眸凝缩,在后边一脸呆滞,嘴里喃喃。

    ……

    胡彪很壮,像一头棕熊。后边麻绳牵着沈小芽。

    小芽一身素裙,脸上还带着泪痕,柔弱的就像是一头小羊。旁边的七、八个人放肆地笑闹着,就如一群恶狼。

    前往风月洞原本有两条路,一条很偏僻,另一条,则是从宗中最繁华的主干路穿过去,胡彪众人走的就是这条主干路,一路上毫无避讳,趾高气昂。

    他就是要让人看看,他有多霸道。

    大长老一脉门下天才众多,在宗门中势力极盛,甚至可以一手遮天。

    得罪大长老一脉,往往下场极惨。

    半年前沈家还没倒,那个时候,沈家的人还很气盛,沈放竟然有一次因为小芽被欺负而和他顶嘴,现在沈家倒了,他胡彪抓了沈家的女人当众游街,要将沈家最后一点面子踩在脚下。

    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聚足旁观。

    “看吧,那个丫头多惨,七、八个人拽着她去风月洞,出来后还能活吗?!?

    “唉,她也只是个丫头,不算是宗门弟子,被欺负了都没人管?!?

    “沈放不是宗门弟子吗,胡彪这么欺负人……”

    “嘘,小点声,胡彪可是大长老的孙子,谁敢得罪堂堂的天位长老啊,别说祸害一个丫头,就是让沈放滚下宗门,还不是大长老一句话的事儿?!?

    越多人议论,胡彪越是放肆得意。

    小芽被麻绳牵着,走在路上,如行尸走肉。

    在大长老的遮天势力下,她即无法求活,更无法求死,一颗心早就跌入绝望的深渊,眼前只有漫天黑暗。

    直到,前边的那几个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小芽抬头,看到了站在前方山道中央的少爷。一身青袍,仗剑而立,眉角上挑着,眼中带着毫无情绪波动的万年冰霜。

    蓦然间,小芽的眼中被涌上来的雾气弥漫住了。

    她情愿牺牲自己让少爷活下去,少爷……也没有抛弃她!

    “沈放?这个废物还没死?”

    走在队伍最前头的那个弟子一怔,不过紧接着心里有些惊喜。

    他和铁开山一样,甘愿依附在胡彪手下做个跑腿,可是这些年来那些有功劳的事全都让铁开山干了,连杀沈放这件事,彪少爷都是委托铁开山出手。

    他一直没有机会在彪少爷面前表现。

    现在看来,是铁开山疏忽了,让沈放溜了出来,而这一刻正是他立功的机会。只要亲手将沈放杀掉,以后再有好事,彪少爷能少的了他吗。

    “哈哈,这不是沈放吗,我们去风月洞快活,你也想加入进来?”

    “不过,我就怕你没命走到风月洞?!?

    呼!

    这人直接擎出了一柄厚重的鬼头刀,脸色变狠,刀光举在胸前,一身杀意大作,大踏步迈向前方。

    一转眼间,他就变成了一个凶神冲了出去。

    噗嗤!

    一道简单明艳的剑光闪过,沈放一剑若羚羊挂角,直接穿透了这人的咽喉,剑尖从脖颈后透出去。

    紧接着抬脚一踹,这人瞪大着眼睛,尸体砰地向后跌倒。

    这人的实力还不及铁开山。

    沈放每出一剑,精神力就能瞬间看透剑招中发力不对之处,并在出剑中修改过来。

    他的每一剑都能达到剑意的极致。

    如此剑意,再加上淬体三重天的功力,若完全发挥,他自信足以和淬体七、八重天的强者一争长短。

    这一剑下去,山路上顿时静了下来,人们都有些呆滞了。

    这是宗门重地,沈放那一剑几乎一点犹豫没有,直接将人杀死,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放,你找死!”

    队伍中又有一人冲出来,愤怒地指向沈放。

    双肩一晃,一记剑步迈出,金色精神力下,沈放的剑光动若雷霆,半空中只留下匹练的残影。

    噗嗤。

    这人咽喉再被一剑贯穿。

    一脚将其尸体踢飞,沈放眼中弥漫着杀气。

    宗门规矩?

    大长老的势力?

    都是放屁。

    今天就是你死我活,他就要抢回小芽。

    望着大开杀戒的沈放,远远围观的众人都傻眼了。

    “天啊,杀人了,当着胡彪的面连杀两人?!?

    “沈放这下子可惹祸了?!?

    “若是让大长老知道了这件事,不得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山道四周,看热闹的人群中一片低低的哗然??聪蛏蚍诺难凵裰杏姓鹁?,也有怜悯。

    “沈放,你敢!”

    看着被沈放杀人的手法震住,胡彪脸色冰冷,走上前两步,亲自开口。

    其实看着那一地血泊,他心里还是隐隐得意的。这等于沈放行凶在前,他要杀沈放一下子变得光明正大,连个理由都不用找了。

    而杀掉沈放,可得三万灵石呢。

    “沈放,你这是干什么,置宗门规矩于罔顾吗?你可知道,杀了这两人,你已经犯下滔天之罪?!焙氲牧骋话?。

    “对,你已犯大罪了,还要顽抗吗,还不把剑扔了?!?

    “沈放,快快束手就擒?!?

    第5章 胡彪出手

    旁边的人跟着吆喝,人多声势大,他们又一次嚣张起来。

    “你们错了,我杀的不是两个人,算上铁开山,就是三个,不过,这还不算完……”

    话音未落,沈放再次向左斜斜地一踏步,剑光如灵蛇出洞,无情地在半空中闪过,剑芒伸出丈余远,噗嗤,再次洞穿了一个叫喊的激动、不小心离沈放过近的一人咽喉中。

    这些人都参于了迫害小芽,每个人都死有余辜,面对着他们,沈放一点留手的意思也没有。

    “再加上他,就是四个!”

    沈放说着,直到他的剑光收回,尸体方才倒下,那人咽喉中的血箭嗤嗤地向外喷射,空气中全是刺鼻的血腥味道。

    这一剑让周围的人一片哗然,胡彪则脸色铁青。

    直到这时才知道,铁开山也死了。

    这么一个外门废物,竟然比他还狠,一言不合,顶撞着他的话就又杀了一个,这无异于当面让他胡彪下不来台。

    队伍中其他人脸色都有些白了,面面相觑,这么惨烈的杀人,他们都有些想吐。

    “四个,很好,很好。他们几个虽然都不中用,但也毕竟是我胡彪的人,沈放,你可知道,这一剑下去,你就算与我彻底结下梁子了。当然,如果你能扔掉剑,跪下向我陪罪……”

    “彪少爷,不能饶过他啊?!?

    “他连铁师兄都杀了,可不能让他活着?!?

    “是啊彪少爷,如果让他活下去,我们的脸还往哪里放?!?

    旁边的几人纷纷叫嚷。

    “谁说我会放过他了,我是说,如果他跪下陪罪,我会给他一个痛快,让他死的不那么受苦。否则,我会将他凌迟?!?

    胡彪嘴角边泛起一丝狞色,抬起头,凶狠地盯着沈放。

    “白痴?!?

    沈放如看着一群脑残,从胡彪抢小芽那一刻,他们两个就已经彻底地结下梁子了,现在更是你死我活的状态,还说这些废话。

    沈放都杀了四个,他们还以为这些毫无用处的废话能吓唬到他不成。

    “我没时间废话,是来接小芽走的,胡彪,你给我滚开,或者,就动手?!?

    沈放将剑举在胸前。

    “放肆,这是怎么和彪少爷说话呢?!?

    “区区一个外门的废物,和彪少爷叫号?沈放,还不赶紧跪下陪罪,不然彪少爷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队伍里的其他人跟风叫嚷的本事可一点不差。

    “哈哈,接你的小芽?沈放,你以为不打败我,能接走你的丫头吗?”

    胡彪脸色一沉,戏谑地问。

    “我今天不是要打败你的,我是要杀了你?!?

    呛,沈放将剑伸了出去。

    从一开始,这个罪魁祸首,沈放就没准备饶了他。

    山路周围,这一瞬静的近乎于压抑,人们甚至忘了交头结耳,全都震惊地看着沈放。

    在宗门腹地,敢说要杀了胡彪,这句话可太惊人了,那无异于当众指着大长老一脉的鼻子骂街。

    要知道,苍狼宗里,就是在背后,人们都不敢议论胡彪的。

    得罪了宗门的天阶长老,那以后天大地大,怕是都很难有容身之地了吧。

    “想要杀我?”

    胡彪怒极而笑,以他那么强大的内门弟子身份,竟然被一个外门弟子挑衅,如果不将这口气发泄出去,恐怕以后会被别人在背后看不起。

    “好,那我就成全你,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伸手推开身边的人,胡彪大踏步走出去。

    后边的人看好戏一样地闪到一边。

    谁不知道,胡彪不仅有大长老护着,修行天赋更是绝不含糊,在苍狼宗,他可是凭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打进内门的,一身实力出神入化,不知比外门的强了多少。

    内门外门一条线,实力却有着分水岭一样的差别。

    任一一个内门弟子,拿出来都可以秒杀外门。胡彪出手,这场战斗几乎毫无悬念。

    胡彪一步步踏出。

    嗡,嗡嗡!

    他身上的气息一涨再涨,就如一条庞大的大河涨潮,广阔的气息冲天释放。

    淬体五重天。

    六重天。

    七重天。

    气息已经直线冲破高阶武者的那道门槛,单从功力上来说,他已经足足比沈放高出四个层次。

    七重天,面对着三重天,就如一头妖犀面对着一只山兔。

    两者的力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你还不跪下吗?”

    胡彪一脸冷色盯着沈放,气息压迫中,他要直接将沈放从心里上碾压到崩溃。

    “同样的话,我也问你?!?

    沈放淡淡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就成全你?!?

    胡彪猛然间一跺脚,山石地面被他一点之力炸开,如蛛网般的裂痕喀喀声中疯狂向四周扩散。身体则如疾冲而过的妖犀,空气都被震的发出轰隆隆的动静。

    大地封云!

    他手中的?;游璩鲆黄诿擅傻纳逼?,就如沙漠中风暴突起,黑压压的黑沙遮天蔽日地压迫而至。

    剑芒中带着腥臭的味道,仿佛黑沙之中藏着恐怖的兽群,踏着大地向前飞奔一样。

    猛烈的剑气呼地向沈放席卷过去。

    “是大长老亲传的剑诀?!?

    队伍中,几个弟子眼睛一眯,认出胡彪所用这一招的来历,那可是高阶剑诀,威力强横无匹,按理说,以胡彪现在的功力,还不足以修炼。

    不过,胡彪的天赋太强大了,竟然真的摸到了这式剑诀的一丝神髓。

    虽然仅是那么一点初具模样,不过,这一招出手也足以惊世骇俗。

    “拔剑式?!?

    沈放的??烊舯祭?,黑暗中一道闪电迎了过去。

    这一剑沈放练的最熟,十三处发力错误的地方被修正过来之后,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大杀招。

    剑出,剑中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惨烈。

    两剑相击,一声金铁交鸣,沈放如被电击,情不自禁后退几大步。

    对面的剑气漫卷,将他的衣袍猎猎卷起,袍角都被剑气击射出好几个小洞。

    这种高阶剑诀的力量确实强大的出人意料。

    沈放的精神力能够修正剑术的发力不正确之处,形成剑意,可是,剑意只能让拔剑式发挥出最大威力,却不能让拔剑式发挥出越阶的力量。

    而胡彪这一剑让沈放知道,高阶剑诀有多强大。

    第6章 我让你住手

    沈放被击退,眼中竟然闪烁出一抹见猎心喜的神色。

    队伍后边,看到沈放被击退,沈小芽心里一颤,就准备呼喊劝阻。

    “你给我老实呆着,看你的少爷是怎么死的?!?

    后边,一只手压在了她肩上,那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少年,长着一只鹰钩鼻子,脸上全是不屑的傲意。

    他是胡彪的师兄冷不凡,内门弟子前十强,在整个宗门过万弟子中,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是最耀眼的那一批存在。

    而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大长老一脉的亲信。

    今天胡彪拉着他,也是想在游街过程中,借着他的身份给自己壮脸的。

    有冷不凡的压制,小芽根本连呼喊出声都做不到,脸上全是冷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爷在那边殊死战斗。

    大地封云!

    胡彪将剑芒挥舞出漫卷的杀机,再次一剑斩下。

    半条山路仿佛都黑了,空气都被压的窒息。

    当!

    沈放又被斩退几大步。

    两剑斩出,胡彪气势激增,哈哈狂笑着:

    “沈放,你以为偷悟到了一点剑意,就想在宗门里一鸣惊人吗,哼,在绝对实力面前,你就是个渣,看好了,我是如何将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的?!?

    大地封云。

    剑气仿佛沙漠中一片黑压压的风暴,风暴中还狂奔着庞大的兽群,一剑出去,虚空都被震的轰隆隆颤鸣。

    这一剑气势之狠,让后边的沈小芽脸色煞白,深深地为少爷担心着。

    “剑诀是好东西,可是,你理解的太粗糙了?!?

    在乌黑的风沙中,沈放嘴角边却露出一抹冷笑,掌中剑突然呛地一声龙吟。

    拔剑式。

    剑身上绽放一道华灿的光芒,就如一抹艳阳撕裂乌云。

    光芒璀璨无比,拥有无法言喻的锋锐,如裂帛般,从胡彪力量最薄弱处,刺啦撕裂了他的剑幕。

    剑光大作,如紫气东来,横渡千山,又如闪电蔓延过万里乌云。

    “什么!”

    胡彪一瞬间惊的魂飞天外,感觉尾椎骨上一道寒气直冲头顶,吓的四肢都差一点冻僵硬。

    他在沈放的剑中竟然感受到了自己无法匹敌的剑意。

    甚至不明白,沈放怎么可能破了他的大地封云这一式的,这一瞬间,他的气势被摧枯拉朽地瓦解。

    噗嗤!

    沈放的剑直直没入胡彪的丹田,一剑,将他的力量与精气神全都击散。

    “你输了……”

    沈放和胡彪对面面立,沈放眼中如蕴含着万古寒冰,还有一丝淡淡的讥讽。

    内门弟子,七重天境界,还拥有高阶剑诀,不过,胡彪对这式高阶剑诀理解的太粗糙了,沈放随便地看过去,就能看出几十处发力不正确的地方。

    只三招,就被沈放看出破绽,一剑破防。

    “所以今天,死的是你!”

    沈放如陈述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沈放,你给我住手?!?

    队伍后边,冷不凡厉声大喊??吹缴蚍乓唤7狭撕?,冷不凡怒火中烧,愤怒的双眸赤红。

    胡彪可是大长老的亲孙子。

    他在现场,却眼睁睁地看着胡彪被人废掉丹田,将来大长老怪罪下来,谁能担责。

    不光是冷不凡,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敢废掉胡彪,这件事恐怕下一瞬就会在宗门掀起滔天大浪,让整个宗门震动,大长老的怒火不得将整座山脉燃烧起来。

    到时,那位长老迁怒之下,会有多少倒霉的受到牵连。

    不少人都暗中流着冷汗。

    “沈放,我让你住手?!?

    冷不凡哪里还顾的上小芽,看出沈放下一步杀机凛然,似要杀掉胡彪,急的一个纵身仗剑窜了出去。

    对于冷不凡的厉呼,沈放甚至都懒的看上一眼,拔出剑,一剑直刺,干净利落,噗嗤,贯穿了胡彪的咽喉。

    “第五个!

    沈放数着,然后转回身,看向冷不凡。

    胡彪的尸体倒地,一双眼睛仍然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到死,他都不相信,在苍狼宗真的有人敢杀他。

    “混蛋,你闯大祸了。你敢杀人,我就要你偿命?!?

    冷不凡看到胡彪倒地一时急怒攻心,可万没有想到,沈放真敢下手。

    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现在他只想让沈放死。

    瞪着眼睛,冷不凡如一尊极恶凶神,跃在空中,长?;拥叵蚯盎游?,刺目的匹练斩下,就如万山尽头潮涌喷薄的旭日,无穷无尽的杀气在沈放眼前绽放。

    旭日潮生!

    苍狼宗共有外门、内门上万名弟子。

    冷不凡是内门前十强的强者,是整个苍狼宗弟子中最强大的一批存在,业已达到淬体八重天境界,这一剑中蕴含着的力量就如八头妖犀合力撞向城门。

    轰隆!

    沈放一剑架住来势,感觉手臂酸麻,半个身体都震颤不停,腾腾腾地一连退后七、八步方才止住退势。

    他才淬体三重天的层次,在绝对实力上,和冷不凡差的太远。

    “前十强,果然个个都有一身惊人的业艺,不光是功力强大,这身剑术也比胡彪精湛太多?!?

    沈放都暗暗点头。

    “沈放完了?!?

    “内门前十强的弟子,个个都是宗门的战略级强者,几个长老不遗余力地传其修行,每个都业艺通天,沈放这回死定了?!?

    “是啊,他胆子太大了,连大长老的孙子都敢杀,惹毛了冷不凡,恐怕冷不凡会将他千刀万剐?!?

    周围一片唏嘘。

    到这个时候,那些弟子们全都知道了沈放的遭遇,对他报以同情,可是,同情并不能改变局面,惹到了内门前十强的弟子,惹到了长老级的势力,沈放的下场几乎可以预见。

    晨曦飞渡。

    冷不凡再次一剑斩下。

    清冷的光芒如一缕黎明冲破黑暗,在天地间乍然释放,只一瞬间就斩到沈放身前。

    铿!

    金铁交鸣,沈放脸色发白地又一次狠退,将脚下山石一块块踩碎。

    他能感觉到冷不凡的强大,如果凭实力硬拼,恐怕挡不住对方的五招。

    “沈放,敢无视宗门规矩,我今天就送你和你的丫头去地狱?!?

    冷不凡嘴角抿成一个刻薄的弧度,眼中流露着狠色,手腕轻抖,剑芒再次激射,如成片的朝霞翻滚漫卷过来。

    剑的霞光将沈放兜头淹没。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