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今:苏浅厉天擎小说独家免费分享《风光二嫁一遇总裁误终身》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4

    苏浅厉天擎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风光二嫁一遇总裁误终身是一部由作者鱼迩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苏浅厉天擎之间的爱情故事,小三流产,老公却让她给小三做手术。秉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这活她接了!可是,一不小心……小三不孕不育了。和另一个男人相遇,是因为她的血很珍贵,恰巧他需要。后来,她不但捐了血,还把自己一辈子给捐了。

    风光二嫁一遇总裁误终身

    第1章你说里面的人是你老婆?

    被夜色包裹下的瑰丽都城,红色十字标在深夜中格外亮眼,伴随着消毒水的味道,锦城最大的私立医院,一声急救车的笛音划破长空,从车上抬下的人影被快速送往手术室的方向。

    “苏医生有一个孕妇需要急救?!?

    一身白大褂的苏浅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焦急的护士,连忙跟着走出办公室。

    “孕妇现在什么情况?”

    “孕期9周,胎盘已经脱落,造成大出血,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什么原因造成的?”

    “好像是房事太过激烈,说是在车…震!”

    护士红着脸说,苏浅皱眉急步走向手术室:“通知血库为孕妇备血,马上为孕妇准备流产手术,通知她的家人签字!”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婆!”

    苏浅正吩咐身旁的护士,一个身影冲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苏浅抬头看清面前的人时怔住了。

    对面的人看到她也是一愣,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低低唤了一声:“苏,苏浅!”

    “你说里面的人是你老婆?”

    苏浅讽刺道,那她是他什么?心里一阵翻滚,恨不能将手里的病例夹砸到男人的身上。

    “我……”

    程译阳心虚的张了张嘴没开口,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竟然没有发现自己来最近的医院,会是苏浅工作的这里。

    苏浅看了一眼身旁愣住的护士,压抑着怒火:“让赵医生给这个孕妇做手术?!?

    “赵医生刚才已经去给另一个病人做手术了,现在恐怕出不来?!?

    “其它妇产科医生呢?”

    “都,都没时间!”

    苏浅皱眉,今天晚上是她值班,大半夜的叫其他医生过来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看着面前的男人,苏浅握成拳的手都在颤抖,三个小时前还给她打电话说在家想她的男人,她的合法老公,却和别的女人在玩车.震,还是个孕妇!

    “苏浅你能不能先救救苗苗,她,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听着程译阳的话,苏浅心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脸上却不知该哭该笑。

    如果面前有把手术刀,她一定毫不留情的刺进他的胸腔。

    “苏浅我知道你现在气我,但你是医生,你要有职业道德,苗苗躺在里面你不能不救她?!?

    苏浅真想劈脸给他两巴掌,他们做这么无耻的事,玩出人命来了,还说她没有道德。

    他们两个的道德都让王八蛋给吃了。

    “准备手术,我主刀?!彼涨骋а?,狠狠的瞪着程译阳:“让他签字!”

    结婚三年,苏浅第一次看到面前的男人这么恶心,甚至跟他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她都觉得肮脏。

    人流对苏浅这个外科主刀医生来说是个小手术,手术做的很顺利,苏浅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程译阳冲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苏浅恶心的一把甩开。

    “苏浅谢谢你愿意救苗苗?!?

    “谢我?”苏浅冷笑,想告诉他别谢的太早:“孕妇大出血,而且子宫受了重创,恐怕以后很难再怀孕了?!?

    程译阳的脸瞬间白了,看着他伤心欲绝的样子,苏浅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用力,将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她老公在她面前这么心疼别的女人,她该怎么办?

    “准备好离婚协议,你最好净身出户?!?

    苏浅在程译阳不可思异的眼神中,挺直脊背,大步走向卫生间的方向……

    第2章这是要让她捐血??!

    医院的女卫生间内,苏浅坐在隔间的马桶上,用力擦掉涌出的眼泪,将纸狠狠扔在地上。

    没两下,一双眼睛就红肿成了兔子眼。

    外面有人叫苏浅的名字,苏浅没有理,继续擦着眼泪,隔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苏浅头也没有抬道:“有人!”

    她以为那人会走,却感觉到一团黑影依旧压在头顶,不由抬头皱眉道:“有人在……”

    面前,一抹高大的身影欣长而立,视线径直落到苏浅的脸上,那双深邃幽暗的黑眸里,倒影着苏浅两个小小的剪影。

    “苏医生?”

    男人冷声开口,苏浅忘记回答……

    “苏浅?”皱眉,声音比刚才沉了几分。

    “苏医生,这位先生……找你!”

    护士跑了进来,看到女卫间里站着的男人,顿时红了脸。

    “找我?先生您……”

    “你是Rh阴型血?”

    男人开口,苏浅被打断,下意识点点头,下一秒手腕被一只大手扼住,苏浅被人拽出了卫生间。

    “先生这里是医院,有话好好说?!?

    感觉手腕处被扯的生疼,苏浅想要停下,却偏偏甩不开手。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拉着苏浅异常轻松,苏浅像是一只兔子,被男人拉的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停了下来,还没站稳就被人一推,肩膀一重,按在了椅子上。

    “抽她的,她是AB型Rh阴型血?!?

    “苏医生!”

    血库的小张见了苏浅很快就想起来,也不用化验直接就撩起了苏浅的衣袖。

    看着细小的针头,苏浅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要让她捐血啊!

    鲜红的液体顺着细小的塑胶管流进血袋里,苏浅没有反抗,直到400CC血被抽出体外,苏浅这才按着棉签站起身,看了一眼抬腿要走的男人。

    “抽了别人的血你都不知道要说声谢谢吗?”

    苏浅是罕见的熊猫血,每年她都会固定献血两次,都是她自愿的,但是像今天这种……她像是被绑架的。

    男人要离开的步子一顿,转身视线落在苏浅的身上,像是猎豹盯住了猎物,苏浅后悔了!

    “救人是医生的天职?!?

    这是苏浅今天第二次,被自己的职业堵的心塞。

    “医生的天职是帮助病患脱离病痛,可没说要拿自己的命救人?!?

    苏浅冷着脸,没有一丝低微,男人的眼底闪过诧异,视线落在苏浅的身上。

    “你的一声谢谢,我想我还受得起?!?

    苏浅正色,小脸上带着闪动的光茫,男人不自觉得多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腥红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

    掏出一张烫金名片塞进了苏浅的手里:“拿这张名片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要报酬?!?

    男人说完又补了一句:“帮你让那个男人净身出户也可以?!?

    她和程译阳在手术室外的话他竟然听到了……

    苏浅看了一眼名片,默默记下了上面的名字——厉天擎!

    被人大半夜抽了血,苏浅到是忘记难受,查了一圈病房回了办公室,等到第二天有人来接班才回到家。

    苏浅一进家门,就看到怒冲冲向她走来的苏萍,来不及惊讶,脸上就被甩了一巴掌。

    “妈!”

    “不要叫我妈,你难道忘记了妈的命是怎么来的,你怎么能随便为了一个女人就冤枉译阳,要和他离婚,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苏浅捂着自己被打的脸,不可思异的看向苏萍,看到跟在苏萍身后出现的程译阳,似乎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她怎么就没有良心了!

    “妈你不要怪苏浅,也是我倒霉,没想到那个女人为了讹钱连命都不顾了,硬撞在我车上,我当时心软把她送到医院,没想到让苏浅误会了,她也是一时生气才说要和我离婚,现在她肯定不会了,是不是苏浅?!?

    第3章你就当真这么狠心

    程译阳说着看向苏浅,眼底似乎还透着笑意。苏浅怔了怔,没有想到程译阳为了不离婚竟然编谎话骗她妈。

    苏浅,妈有心脏病,你可不要再惹妈生气了,难道你还想让妈再换一次心脏?!?

    苏浅正要解释,被程译阳一句话给硬生生的憋了心口。

    “你忘记当年是译阳拿钱给妈换的心脏,这些年他那么帮我们母女,又这么爱你,你不能因为一个随便的女人就误会译阳,离婚多大的事情,你这孩子怎么能随便说出口?!?

    苏浅冷着脸不说话,看着对面得意的程译阳,真想大声戳穿程译阳的谎话,告诉苏萍那些钱都是她的,她不欠程译阳什么。

    可是她不能说。

    “好了妈,您这次说她,苏浅肯定不会再提了,是不是苏浅?”

    程译阳说着走到苏浅身旁,将手搭在苏浅的肩膀上,轻声道:“老婆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和那个女人真没什么,别生气了好吗?你知道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

    程译阳笑着的样子,让苏浅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心,他竟然还敢说和那个女人没有什么?

    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来的?谁又玩车.震差点闹出人命。

    想到程译阳的手不知道摸过什么,苏浅忍不住一把甩开。

    苏萍沉了脸,苏浅只好道:“妈,我想和译阳单独谈谈?!?

    说完苏浅已经不管程译阳的态度,转身出了门。

    “说吧,为什么骗我妈?!?

    苏浅找个没人的地方,看向面前的程译阳。

    “老婆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一时没有受得了她的诱惑,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和那个女人联系了?!?

    程译阳说着,拉住苏浅的手,苏浅看着一脸追悔莫及的程译阳,握成拳的手用力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她和程译阳有一个不算大的广告公司,这些年她们在锦城过的也算是自在,苏浅想过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只是没有想到平时对她体贴入微的程译阳竟然坏的这么快。

    “回家准备离婚协议吧,我说过,希望你净身出户?!?

    程译阳双手一僵,看向苏浅咬牙道:“我们结婚三年,你就当真这么狠心?”

    苏浅咬了咬唇没有开口,脸上已经变的决绝。

    程译阳看着苏浅讽刺的一笑:“要离婚可以,你净身出户?!?

    “你做梦!”

    出轨的明明是他,凭什么要她净身出户。

    “苏浅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性冷淡,这么多年我都没让你尽妻子的义务,我找个女人怎么了,如果我告诉你妈,她当年换心脏的钱是她女儿卖身得来的,不知道她会不会一气之下,心跳停止了?!?

    “程译阳你无耻!”

    苏浅甩手就想给程译阳一巴掌,却被程译阳扼住了手腕,看面前气极的苏浅,程译阳一阵冷笑:“我无耻还是你无耻,为了钱你不要脸的和人上/床生孩子,我不嫌弃你,你还想让我为你守身如玉,想想你那个心脏病的妈,你也不想做个不孝的女儿让她旧病复发吧?!?

    程译阳冷笑,看着苏浅发白的脸色,也就越发的得意:“这么多年的夫妻情谊,你何必做的这么绝呢,你不离婚我们就还是夫妻,你尽管放心,你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我肯定不会到处去乱说的?!?

    苏浅看着面前人的嘴脸,真想上去给他抓花,她当初真是脑抽了,怎么会拿钱给这种人。

    “不离婚你做梦,我肯定让你净的连买内裤的钱都没有?!?

    程译笑脸上的笑容一冷,将苏浅的手一把甩开,力气大的恨不能将她胳膊甩断。

    “苏浅那我们走着瞧,看看到底是谁让谁净?!?

    第4章不卑鄙怎么让你就范

    苏萍把她从家里赶了出来,一连几天,苏浅住在医院的办公室。

    苏浅将程译阳出轨和冯苗苗流产的手术同意书做成证据,准备好离婚协议给程译阳发了过去。

    这婚她离定了。

    很快,程译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苏浅,一份手术同意书你就想让我签字离婚,是不是想得也太简单了?!?

    程译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苏浅冷笑:“如果你想要人证的话,那天晚上救护的同事我都可以请来做证,我们医院的监控我也拷贝了一份,你也可以看看当做参考?!?

    “你……”

    程译阳没有想到苏浅竟然跟自己动真格的,半晌阴沉着开口:“要离婚可以,不过这几天我要出差没空,今天晚上我会在半城酒店休息一小时,你拿协议到6608房间找我签字吧?!?

    他竟然会这么痛快?

    程译阳说完就挂了电话,苏浅不禁皱眉不管怎么样可以离婚了,将事先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拿了出来,到了下班时间就换了衣服去了半城酒店。

    房间内,苏浅端坐在沙发上,程译阳给苏浅倒了杯白开水,开始翻看着协议,内容写的很清楚,程译阳来来回回看了半天,手中的笔就是不落下。

    “看清楚就签字吧,左右你不过是净身出户?!?

    苏浅喝完面前的水,皱眉放下杯子。

    当初程家公司倒闭,是苏浅拿出所有的钱帮了程译阳一把,程译阳很清楚,当初相当于是苏浅买了整个公司,要不然程译阳也不会明知道苏浅性冷谈而娶她。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也有夫妻感情,你这女人还真狠心?!?

    程译阳一笑,翻到最后一页,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苏浅拿过协议看了一眼,收进包里起身要走。

    还没走到门口,无腿就开始变的无力,一股骚动从身体某处袭来,苏浅昵了一眼桌上空了的杯子,猛然瞪大双眸。

    “程译阳你给我喝了什么?!?

    她是医生,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身体反应,心里愤恨不已,她太大意了,没想到程译阳竟然暗算她。

    程译阳看着气息混乱的苏浅,脸上的表情变成阴悸的冷笑。

    “我们夫妻多年,你无情我不能无意,离婚之前,我是不是也该补偿你这些年独守空房的遗憾?!?

    “程译阳你……卑鄙!”

    苏浅的额间溢出一层薄汗,胸口重重起伏,小脸透着一丝不正常的绯红。

    程译阳讽刺的冷笑,蹲下身从苏浅手里拽过包,拿出那份签过字的离婚协议,撕个粉碎,扔到了地上。

    “不卑鄙怎么让你就范,想让我净身出户,你做梦!”

    “程译阳你这个混蛋?!?

    苏浅去抢协议,却被程译阳一推跌到了地上,身上燥热难耐,苏浅移动着身子,领口微微扯开,身下一幕旖旎。

    程译阳笑着摸上苏浅发红的小脸,眼底一片淫邪。

    “这么个尤物,就要便宜别的男人了,知道你性冷淡,我特意给你加了料,保证你不会有任何不适,而且还会欲仙欲死,放心我给你在夜总会选了个绝色,明天法院就会收到你出轨的照片,而且五年前卖身生子的事情也会爆光,怎么样,这么多年的夫妻,老公对你不错吧!”

    程译阳阴险的笑容,让苏浅恨的咬牙。

    只要这些一爆光,法院判他们离婚的时候肯定就会站在程译阳那边,她有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

    程译阳像是看垃圾一样昵了一眼地上的苏浅,甩手拿起手机走出房间。

    苏浅绯红着小脸,双手用力掐住自己大腿内侧最脆弱的位置,疼痛让自己大脑清醒了几分。

    苏浅强撑着身子,跄踉着脚步走向门口,吃力的打开/房门。

    被药效折磨的娇弱而敏感身子,每走两步都要依靠着墙壁,身体像是搅动的春水,随时都会瘫软落地,一抹欣长的身影落入眼底,苏浅来不及去想,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

    厉天擎开门的动作一顿,看着那只突然落在自己胳膊上纤细白嫩的小手,昵了一眼苏浅,皱眉道:“怎么是你?“

    苏浅也没有想到这么巧,正要求助就听到有人过来,来不及多想,苏浅一把抱住厉天擎,将他拽进了房间里,房间的门应声关闭,两个人重重贴在了门板上。

    男人结实硬挺的身体,让苏浅舒服的一叹,双手用力圈住厉天擎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难受的扭动。

    呼吸灼热的打在男人的肌/肤上,声音压抑魅惑道:“放心,我是个性冷淡,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厉天擎拧眉,她都快把自己揉到他身体里了,还让他放心?

    “你没事吧?”

    厉天擎推了推苏浅,没想到苏浅粘的更紧,身子在他身上蹭啊蹭,很快就把厉天擎蹭出了火,一张俊脸瞬间黑了。

    “我送你去医院?!?

    话是这么说,可他动都没动。

    苏浅的唇不自觉的往厉天擎的脸上凑,声音委屈道:“我是医生,不能去!”

    下半年她就要评选教授了,如果她这个样子被医院知道,她的前程就完了。

    已经没了婚姻,她不能连工作都丢了。

    “我,我难受……”

    苏浅说着,一只不听话的小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厉天擎的衣服里伸了进去,动作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厉天擎冷着俊脸动都未动,任她在自己身上摸索着到处点火,黑眸在灯光下暗的发亮。

    苏浅的小手从身后摸到厉天擎胸前,落在腰间的大手猛然收紧,将苏浅勒进怀里,微抿着薄唇,黑眸灼亮的望着怀里那张娇艳动人的小脸,声音暗哑:“这可是你自找的?!?

    第5章今天的事情我们算是两清了

    苏浅的小手从身后摸到厉天擎胸前,落在腰间的大手猛然收紧,将苏浅勒进怀里,微抿着薄唇,黑眸灼亮的望着怀里那张娇艳动人的小脸,声音暗哑:“这可是你自找的?!?

    ------------------

    厉天擎弯身一把横抱起怀里已经摊软的女人,大步走进卧室上,将人紧密的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卧室内,空气中散发着甜腻的气息,两具紧紧纠缠的身躯,火热而颓靡,初次进入的一瞬间,身上的厉天擎一怔,深邃的黑眸中诧异一闪而过,身下的女人因为疼痛,忍不住颤抖缩紧着身子,杏眸迷离,贝齿轻咬住艳红的唇瓣,香艳旖旎的刺眼。

    苏浅震惊的发现,她竟然没有推开身上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原因,明明对男女情事排斥的苏浅,却在心底里涌出一丝渴望,似乎她并不是真正的对这种事性冷淡,苏浅难受的动了动身子,身上的男人顿时红了眼,倾下身开始在女人的身上凶猛的攻城掠地。

    苏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像是死过一次一样难受,情爱至于她像是一种折磨,还好药效最后让她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看到厉天擎已经洗了个澡,身上的浴袍随意系着,慵懒的站在窗边抽着烟,倾长的身子将他衬得十分伟岸。

    厉天擎的视线落在苏浅的身上,锐利而精明,苏浅像是被他一眼看透了一切。

    “今天的事情……我们算是两清了?!?

    苏浅尴尬又羞愤,咬了咬牙,双手不禁用力握着胸前的被子。

    她简直是亏吃大了!

    “我可是帮你引开了那些人,又帮你……这是两件事?!?

    厉天擎说着抽了一口烟,不紧不慢道,声音透着有几分情欲过后的沙哑,烟雾缭绕,迷蒙了他冷硬的五官。

    他这意思,这种事情难道他还吃亏了不成!

    “你前夫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你,难道你就不想报复回去?”

    厉天擎淡淡的开口道,视线肆意的落在苏浅吃惊的脸上:“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以后就跟着我,我护你周全,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你没病吧!”

    苏浅冷笑,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这种事情怎么能发生在她身上。

    “没关系,你可以好好考虑,刚才你手机响了,好像是你老公打的?!?

    厉天擎将苏浅的手机递了过来,想到了程译阳还在抓她出轨的证据,而她刚刚就和这个男人……这已经是婚内外轨了吧!

    想到他们刚才做过的事情,苏浅心里更加着急。

    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最后是一条发来的短信。

    苏浅猛的收紧手里的手机,眼前是程译阳那张可恶的嘴脸。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