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3d开奖结果查询:顾景琛余泱泱小说全网独家免费《隐婚占情顾先生的小蜜妻》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4

    顾景琛余泱泱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隐婚占情顾先生的小蜜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隐婚占情顾先生的小蜜妻是作者蓝莓奶昔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景琛余泱泱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人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顾景琛身边有个情人,谁知,她其实只是他的玩物,“余泱泱,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她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回答,顾景琛便又继续疯狂的报复掠夺?!肮司拌?,你这个滚蛋……”余泱泱的哭腔让男人有一秒钟的犹豫,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即将要成为自己的猎物,“我告诉你,余泱泱,你这辈子都没资格做我的女人!”

    隐婚占情顾先生的小蜜妻

    第1章 阴差阳错

    忽明忽暗的光线下,余泱泱的视线模糊的看不清人脸。

    酒店里来来往往的男女不是在走廊里接吻,就是走路的过程中眉目传情。

    而喝醉酒的她只想找到姜念柔给自己开的房间然后赶快扑倒在床上。

    “哇,好舒服啊,好热啊……”余泱泱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一团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怎么会这么热!”余泱泱将自己的衣服脱掉。

    男人嗅到女人的体香,按耐不住喉结的蠕动。

    “唔……”余泱泱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个重重的物体压了下来,还没等余泱泱多作何感想就被男人一把拉进了房间。

    直到自己不能呼吸,才肯放轻一点。

    在男人的帮助下扑倒在床上,喝醉酒的她浑身乏力。

    躺在床上的她很好奇刚才是不是有人拉自己,不过已经感觉到满眼都是小星星的她以为自己是做了梦。

    殊不知男人跑去了房间的浴室里。

    湿漉漉的头发依旧这挡不住剑眉下的桃花眼。

    顾景琛走到床前看着这般模样的女人,不敢相信待会自己会有多疯狂。

    梦呓中的余泱泱似乎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

    于是便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的睁开眼睛。

    模糊糊的视线始终没有聚焦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脸上。

    又是春梦她心想,余泱泱并没有看清男人的脸。

    顾景琛勾起邪魅的笑容,渐渐的绽放到消失似乎劲劲只用了一秒钟而已。

    还没等他自己先反应过来就已经俯身吻在女人柔软的嘴唇上。

    “你要干什么?”余泱泱像是触电一般的清醒过来,大力的推开这个发了疯的男人,恰好微弱的光在这时漏进来落在了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

    还是那般官刀刻般俊美,五官清秀的脸上带着的笑容让自己快要窒息。

    余泱泱不敢想象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是顾景琛。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顾景琛手中的动作,在余泱泱没回过来神之前便把她的衣服全部都扯破了。

    “顾景琛你疯了吗?”余泱泱脸蛋红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十分诱人。

    顾景琛像是没听见她的挣扎一般,扯掉女人身上最后的一件牛仔裙。

    顾景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缓缓的说,“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不要...顾景琛,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妹妹!”余泱泱快要哭出来了

    却被顾景琛一个挺身.....

    “啊!”疼痛让余泱泱的身子猛烈颤抖着,身体好像都不由她自己操控了一般。男人的疯狂掠夺让她好几次都差点发出了声音,她咬着嘴唇,似乎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血腥味。

    眼泪止不住掉下来,然而这并没有让顾景琛停下来,反而更加疯狂。

    余泱泱这个未经人事的小人儿就被顾景琛这样疯狂的折磨,身体上充满着大大的吃不消。

    她的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在男人的背上敲打,可是无论自己怎么样都没有让男人产生一个要从自己身上离开的念头。

    反而自己的反应越强烈男人的动作越猛烈。

    今天是妈妈结婚的日子,结婚的对象是顾叔叔……顾景琛你可是我名义上的哥哥啊!余泱泱已经被疼痛包围了整个身体。

    使她的大脑不再清醒。

    顾景琛冷笑,“余泱泱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妹妹?”

    还未等女人做任何的回答,顾景琛便又继续疯狂的掠夺。

    “顾景琛……”余泱泱的哭腔让男人有一秒钟是犹豫的,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即将要成为自己的妹妹……

    “我告诉你,余泱泱你没资格做我的妹妹!”顾景琛冷笑道。

    第2章 设计陷害

    “嘶~”余泱泱拖着沉重的身体,从床上下来。

    看着还在熟睡的顾景琛,乱了思绪。

    想到自己跟继父的儿子……

    顾景琛为什么会是你呢!

    一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这一定是在做梦!

    不行,余泱泱你必须忘记这件事!

    她趁顾景琛还未醒过来,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够匆忙的离开,将一串钥匙链落在地板上。

    男人睁开睡眼,看着刚刚在地上发出清脆声音的钥匙,不由得嘴角上扬。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再给自己机会接近?

    顾景琛并没有在意这串钥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遗落在这里的。

    心想着只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去找这个小家伙儿说清楚!爬上了他顾景琛的床的下场是怎样的!

    酒店楼下

    “余泱泱,终于等到你出来了!”姜念柔拿着手机对准她尚未整理的头发的样子拍了下来。

    姜念柔心想这下就差里面的人走出来了!等着两张照片全部都公布出去,看你还在同学的面前装什么圣母白莲花!

    余泱泱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像你这样的女人就是贱人!

    你这么讨厌的女人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余泱泱离开没多久,顾景琛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等等,他是顾景琛?难不成顾景琛昨夜也住在这个酒店里?姜念柔眉心紧皱有种不好的预感从谷底向上翻涌。

    还没等姜念柔给自己自我催眠,就被打电话铃声给打断了思绪。

    “怎么了?”

    姜念柔的声音冰冷的很,显然是因为顾景琛的出现。

    “都等到了现在怎么那个余泱泱还没有出现啊?”

    ……

    “真是废物!”

    姜念柔挂断电话后,立即跑去酒店里面准备查询当天晚上的入住记录,不巧的是……

    她还是不能相信,想到这一定是一个巧合的时候,脑海里多出一个要查看监控录像的想法。

    原来顾景琛就在隔壁,余泱泱你是故意爬上琛哥哥的床的吧?

    余泱泱你跟你妈妈都是贱人一个!都在惦记着琛哥哥家的财产,果然贱人就是想要凭借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去欺骗琛哥哥的!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学校里,

    “婉柔,我忘记带钥匙了!”

    本来上一秒还是好好的怎么自己感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婉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心想泱泱是不可能因为没带钥匙就哭鼻子的人啊!

    “泱泱,你看上去满脸憔悴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婉柔作为余泱泱最好的闺蜜当然知道昨天是她母亲大喜的日子。

    婉柔接到余泱泱的电话就从男友家赶了过来,本来甜蜜的情人节还打算过着没有人打扰的二人世界,就被她这一吸鼻涕的声音给打断了。

    “婉柔,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庇嚆筱蠛熘椎乃鄞钆渖狭成园椎难?,还有几根过长的碎发遮住眼睛,看上去狼狈很多。

    泱泱这么懂事的人,也不可能因为母亲找到了幸福就难过的啊!婉柔心想。

    难不成是见到了她的……

    路边上的人来来往往看着余泱泱哭的这么惨,都在小声议论着她是怎么样被男朋友甩的。

    就连有些整容女说的也不可思议,声音大到生怕当事人听不见一般。

    婉柔看着余泱泱越是听见这么多离奇的言论哭的越厉害,实在是忍无可忍的起身去赶走那些不干净的人!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这里的存在就是侮辱空气?”

    看着她们被自己赶走,紧接着婉柔抱着余泱泱轻声的安慰。

    直到余泱泱的心情平缓了许多,婉柔才松开自己已经麻木的右手。

    “好了,别哭了,都成花猫了!”

    婉柔拨开余泱泱眼前的碎发,带着她回到寝室。

    第3章 一白学长回国

    “你说什么?”婉柔的眼睛瞪的溜圆。

    心想是什么让这个听话懂事的乖乖女一下子就经历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顾景琛……那不是余泱泱继父的儿子吗?还是顾一白学长的哥哥。

    泱泱还要为一白学长守身如玉呢!怎么可能发生这些!

    这难不成都是巧合?

    本来余泱泱已经被安抚好的情绪被婉柔这么惊讶的样子给搞得更不想相信上帝了。

    “泱泱,我没听错吧?”婉柔放下手里的杯子,赶紧坐在余泱泱的身边说“你是说昨晚上你没回宿舍并不是因为参加你妈妈的婚礼那么简单?”

    “嗯...”余泱泱已经无力辩解了索性只好埋头躺在被子里,自己消极的过完这一天的心态。

    婉柔发现余泱泱的状态不大对劲,想到自己刚才那么惊讶的样子如果,她没听见才是真正的不对劲呢。

    “泱泱你也别难过...我也是无意间才这么说的?!?

    余泱泱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慢条斯理的说“没事,你不用管我,我有点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看着余泱泱的背影,婉柔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为了不打扰她便离开了宿舍。

    余泱泱你要忘记,你从来都没有见过顾景琛!

    不久后余泱泱的电话铃声响起。

    “妈妈?!庇嚆筱笈θ米约旱目耷皇樟财鹄?,可是还是没有做到完美,余美君听见余泱泱的声音不太对劲。

    于是便询问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的,妈妈昨天你的婚礼还没有举行我就离开了,真的是对不起?!?

    余美君愣了一下,“妈妈知道你的情绪不用说的!”

    “嗯,妈妈我要去上课了!”

    “好,去吧去吧!”余美君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学校门口

    “哇,是顾一白学长!”

    婉柔刚走到学校门口就听见门口的女同学们疯狂的在喊顾一白的名字。

    还以为他们是对顾一白的最新海报或者是照片犯花痴,等婉柔不屑的回头去看,原来真的是顾一白本尊。

    婉柔心想赶快告诉余泱泱她的男神回来了!

    等等...

    这样不太好吧?婉柔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三个字,想到这个时候泱泱应该最不想提的除了顾景琛应该还有顾一白吧?

    也对...

    或许泱泱现在不需要听见顾一白。婉柔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离开了这里。

    “顾一白师兄你这次回来是为了完成学业的吗?”

    一个犯花痴的小迷妹都快要扑倒在顾一白的怀里了。

    她激动的样子让顾一白脚下的动作有些寸步难行。

    顾一白心想早知道会遇见这种情况当初真的应该听顾景琛那个暴龙的话,同意他派保镖来陪同自己完成这一段艰辛的路程。

    “我这次回来呢并没有考虑学业的事情,所以各位可以放心的关注我新专辑发布的事情?!?

    毕竟作为一个专业的艺人,应变能力应该是必须拥有的!

    顾一白看着围绕在四周的人群们说“我这次回学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炒作,或者是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我希望各位不要影响我的计划?!?

    经纪人听见顾一白这个小祖宗又开始情商下线的时候戳了一下他的臂弯,并用眼神示意顾一白,让他将出门时带的小礼物送给大家。

    “哈,不好意思大家,我是要忙着赶下一部戏的拍摄,所以有些着急,不过这次我专门为喜欢我这么多年的粉丝们带了一些礼物?!?

    终于在顾一白完全搞定以后,歇了一口气。

    “我的小祖宗,你要来怀旧,你也不应该趁这个时候来啊!”经纪人从车上还没下来的那个时候就开始内心忐忑了,好在顾一白没有说错话。

    第4章 暗恋五年的人

    都已经进入了教室余泱泱的举动还都停留在目送着顾景琛的身影,心想他不会就是给自己送钥匙这么简单吧?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他明明不是不希望看见自己进到顾家的大门么?怎么又突然改口说有人回来接自己?

    余泱泱心想,千万不让顾叔叔跟妈妈知道自己跟顾景琛的事情,不然他们的婚礼一定会因为自己而停止的。

    原来,余泱泱在寝室的时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本以为顾叔叔跟妈妈的婚礼举行的很成功,只不过是因为顾叔叔突然心脏病发作。

    导致婚礼不能照常举行,所以余泱泱的那颗有所防备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下课的铃声响起,余泱泱收拾起自己这一节课什么都没有记的笔记本,将课本里夹的几张被自己乱涂乱画的白纸丢进垃圾筐里时,

    就听见一个陌生又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很好奇这个好听的声音会是谁呢?好像从来都没有男生叫过自己的名字在这所校园。

    “泱泱?”顾一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余泱泱的面前的。

    余泱泱转过身去心想自己的眼睛没有出现问题吧?居然是他!!!

    “一白学长?”余泱泱看见眼前站着的活人居然是顾一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这两句话听起来可能不会引起一般人心中的波澜不惊,可是对于余泱泱来说意义非凡。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暗恋了五年的人!

    原本只有在英国才能听见他的消息,突然就在自己心情最不好的时候看见了他,这何尝不是一种安慰呢?

    顾一白跟余泱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个举动引的路上的学妹们不禁羡慕起来余泱泱。

    “一白学长,这么久不见你在国外还好吗?”余泱泱的语气有些尴尬,不过她不可能对顾一白说出口自己心底沉下来的感情。

    况且这是她们三年以来的第一次见面,余泱泱不希望给顾一白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听说你的成绩不错,跟高中比还要优秀!”顾一白的话题让余泱泱的脸颊红红的。

    这是一白学长啊,他在夸自己!

    “成绩不错有什么用,喜欢的人从来不会正眼看一眼自己!”余泱泱好不容易打趣一次却让顾一白都感觉到尴尬了下来!

    “你还小,不需要这么早谈恋爱!”顾一白眼里满是温柔的样子,让余泱泱忍不住闪躲。

    虽然自己比他的深情款款,但余泱泱还是娇羞的不敢跟他对视!

    平时幻想过一千种跟他见面的方式,可是真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余泱泱却胆怯了!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画面,可是都被破坏了!

    “我要结婚了…”这句话从顾一白的口中说出来,好不真实的样子让余泱泱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什么?”余泱泱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突然站了起来“你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呢?好歹也要了解一下对方是什么工作,年纪多大,是不是……”

    余泱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停了下来,看着顾一白笑容满面的样子,恨不得赶紧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你不必担心,她是爱丽丝大你三届的师姐,我们的婚礼就在今天晚上,所以我特意邀请你过来!”

    顾一白见余泱泱脸色苍白的样子,心想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于是问她“泱泱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我看你脸色苍白的样子好像不太好!”

    “没事,学长跟学姐的婚礼我一定会过去的!”说完余泱泱便找了个借口托辞离开了。

    第5章 你还爱他吗

    “闭嘴!”顾一白在化妆间门口叫碎碎念的经纪人管住自己的嘴巴,从现在开始。

    “好,小祖宗你只要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都随你好叭?”

    经纪人知道顾一白的性格,如果自己偏要去阻止他的行动,恐怕他会反而做的更加严重,没办法只好顺着顾一白下去。

    顾一白示意让经纪人在外面等候自己。

    虽然说是要放手不管顾一白现在要做的事情,可是经纪人还是不放心顾一白的情况想要跟着进去又不太好意思,

    站在门外的他有点摸不清头绪,心里的万般纠结抵不过顾一白的一句话。

    无奈,只好看着顾一白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没想到学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顾一白在化妆室内的门口站了很久,直到爱丽丝化完妆才肯出来说话。

    爱丽丝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意外的样子看着他说“别拿我说笑了?!?

    她的笑很不经意,但每一帧都落在了顾一白的眼前。

    这是他的妻子……为什么给人的感觉那么的遥远,自己明明很喜欢却告诉她同意下来也只是因为家族的关系。

    “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爱丽丝眼眸中的颜色暗了下来。

    “你还爱他吗?”顾一白的情绪有些激动。

    爱丽丝打断了他的话。

    校园里。

    余泱泱拿着课本准备去上最后一节课,没成想要迈进教学楼的大门就被顾景琛给叫住了。

    “站住,”

    余泱泱心想,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本想着就当作顾景琛是一个空气,从他面前走过去就好了,可谁知道自己的脚底下就像是被黏住了一样,怎么也走不动。

    该死,余泱泱低着头心想,他走过来了,怎么办?

    早知道他会出现在这里,刚刚就不在宿舍楼里上厕所了,这早个十几分钟怕是也遇不见了。

    来了来了,余泱泱闭紧双眼,感受到顾景琛的气息越来越近了。

    这下子怕是没有个地缝肯定是救不了自己了。

    顾景琛静静的看着面部表情丰富的余泱泱,是如何用她的五官来表达对自己的恐惧的。

    他怎么还不对自己下手?余泱泱紧闭的双眼终于在下一秒睁开了。

    看着俯下身来距离自己只有不到十公分的男人,呼吸着他呼吸的空气,口水不由得哽咽。

    他应该是没什么事所以才找自己的!余泱泱心想,应该是顾景琛路过这所学校,所以才看见自己的,所以……没有什么好所以的。

    大不了都是死路一条,那么直接问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不就是可以了么?

    余泱泱刚想张开嘴巴问他什么事,就被顾景琛从手里放下的钥匙给打断了。

    等等,这个不是我的钥匙吗?余泱泱心想怎么会出现在顾景琛的手里?

    “为什么我的钥匙在你那里?”余泱泱看着近在咫尺的钥匙想要伸手去拿,不料被顾景琛给躲开了……

    “想要拿钥匙也可以……”顾景琛带着钥匙转过身去慢条斯理的说“不过你得答应一件事情!”

    余泱泱并不想惹麻烦,不过看在钥匙在他手里的份上,心想应该没什么大事吧。

    “什么事?”

    “就是我爸明天要接你回顾家?!惫司拌」室饷凰迪氯?,而是在观察余泱泱的表现,如果这个女人是拜金女的话,她应该……

    “放心我不会去的?!庇嚆筱笮南牍司拌≌饷刺盅嶙约旱拇嬖?,怕是同意了顾叔叔,顾景琛会手撕了自己的。

    顾景琛看着她的表现到不像是装的,而是继续说下去刚才并没有说完的话。

    “明天下午三点,在学校门口有人会来接你!”说完顾景琛便把钥匙丢给余泱泱。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好运快3开奖查询 羽毛球教练 一波中特资料查询 香港赛马会挂牌全篇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码是 福彩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dlt大乐透走势图 中国足彩投注电话 浙江快乐彩11选五技巧 北京体育频道 云南时时彩20选8 稳赚平特肖 体彩福建31选7预测 香港六合彩数字香港出码公式 北京快乐8平台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