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王长春陈金花小说独家免费阅读《花村野韵》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王长春陈金花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花村野韵王长春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花村野韵里,主要介绍了王长春陈金花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纠葛,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王长春笑了笑,耸肩道:“金花啊,你这可不厚道,我啥时候欺负你了?”说着,他就自来熟般的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搭陈金花的肩膀。吓得她脖子一缩,连忙躲在村支书身后。你想干什么?”村支书警惕地看着王长春,不知道他玩什么花样,皱起了眉头,“我警告你,现在证据确凿,你别想耍什么花样!”

花村野韵

第1章 我敢脱,你敢看吗?

要怪你就怪你得罪了沈总!”

这句话之后,他的视线就陷入了黑暗,他能感觉到脖子被利刃切开,滚烫是鲜血,在不断往外流淌……

他想要大叫,但根本叫不出来,突然,他猛地睁开眼,急促的呼吸带动着胸腔起伏,重重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王长春,你不舒服?”耳边悦耳的声音,听得王长春一愣。

媳妇回来救了他?

许久后,他缓过了呼吸,伸手摸了摸脖子,并未有伤口,他回了回神,看向声音的主人,却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住!

陈金花?

在他眼前的,不是他那一周前和他离婚跟着富豪跑路,并带走他儿子的狠心女人,而是陈金花!

他之所以呆住,倒不是因为陈金花这个人,而是陈金花这张脸!

皮肤细嫩,白皙紧致,仿佛轻轻一碰就能挤出水一般!

她怎么变得这么年轻了?

去了韩国?

王长春一脑子的疑问,但随之却被陈金花胸前那一对,半露在风中的丰润,而所吸引……

只见她,刻意的抖了抖那被骄傲丰润,露在风中的半白,轻轻颤动,惹得王长春是连连吞咽口水。

“你看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在二十年前,陈金花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天生狐媚瓜子脸,大奶子翘臀,村子里不知有多少男人垂涎她的身体。

这会儿看来,完全一点变化都没有。

王长春一下子惊醒,眼前居然是村支书的妹妹陈金花,算起来已经有差不多二十年没见过面了,关键是她还这么年轻,还有这身打扮以及熟悉的家具……

难道……难道自己被杀后,重生回到二十年前了?

“王长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陈金花微微恼怒的声音,将王长春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王长春一下子反应过来,愈发肯定心中的猜想,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他想起了二十年前,陈金花在自己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

妖娆妩媚的陈金花,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尤其是那性感露骨的打扮,更让他下意识地脸上一红,想要回避。

可就这瞬间,他又改变了想法,上辈子老实了几十年,最后落了个什么下场?他决定,这辈子不想再过那种窝囊的生活了。

“吗的,豁出去了!”王长春咬了咬牙,随即改变笑脸,色眯眯地笑着,“好看好看,不穿衣服更好看,嘿嘿……”

说着,他走了过去,那双魔爪顿时搭在了她的酥腰上。

“呸,色鬼!”陈金花笑骂了一句,脸上有着一抹红晕,王长春的大胆让她有些意外,刚才这家伙可还一副脸红害羞的样子。

不过都到这关头了,她可不能露怯。

“我敢脱衣服你敢看吗?”陈金花故意抛媚眼,挑衅似的托起王长春的下巴,“别说是脱衣服了,你要是想跟俺上床,俺也乐意,问题是你敢么?”

王长春却笑呵呵的推开了她,看着她,说道:“你倒是脱啊,愣着干嘛?”

“你猴急什么,不先调调情什么的?”陈金花愣了愣,似乎没想到王长春这么直接,她微微一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小鸟依人似的抱住了王长春,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王长春一点也不客气,伸手就抓住了那对小白兔,粗暴地用力揉了揉,顺势将她压倒在炕上。

这回陈金花彻底愣住了,这王长春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平日里就算有个女人脱光了在他面前都要捂住眼睛。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莫非吃了春药?

“你不急我的小兄弟可急了?!蓖醭ご核菩Ψ切Φ乜戳怂谎?,笑道,“金花啊,你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吧,让哥哥来满足满足你!”

说着,他就轻车熟路地解开陈金花的衣服。

“喂喂喂,你快停下来……我……”陈金花急了,起身想要挣扎,却被王长春死死地压住,她的力气哪有王长春大呢。

“咋了?你刚才不还说想跟老子上床么?这会儿怕了?”王长春似笑非笑,挑衅似的看着她。

其实,他很清楚,从一开始这件事就是一个坑,陈金花根本没有喜欢自己,更打从心里瞧不上自己。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不断搔首弄姿,甚至提出同自己上床什么的,不过只是故意为了勾引自己,好让自己等会签下那份协议罢了。

陈金花的哥哥是村子里的村支书,看上他家里那块田地已久,可从他家老头子那里碰了壁,只好想方设法来坑害他。

不久前,村支书让妹妹来假装勾引自己,等到自己上当的时候,他就会按照约定时间,带人过来“捉奸在床”,再利用这件事,威逼利诱让自己签下土地契约。

二十年前,王长春就这么稀里糊涂上了当。

后来家里老头子得知后,心脏病复发,当场就去世了。

为了这件事,王长春内疚了整整二十年!

如今重生过来,自然不可能会再中这个圈套了,王长春早就想好了将计就计。

这辈子他不想再当什么老实人了。

他不想再过上那种成天畏首畏尾的生活,他要洒脱,随性的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干自己想干的女人!

比如眼前的陈金花……

“我……”

陈金花衣衫凌乱,剩下那几块布根本挡不住无限风光,脸红得恨不得找个洞子钻进去。

她想过要推开王长春,可为了哥哥说的那笔巨款,她犹豫了,只要自己再坚持半个钟头,以后就能买各种各样的衣服包包。

只要自己再坚持下去,等这家伙签下了地契,那自己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甩他一巴掌,扬长而去了。

陈金花在心里不断的鼓励着自己。

就在这犹豫的时间里,王长春早就脱下了她的衣服,一具洁白青春的胴体,在面前一览无遗。

“王长春,你能不能……我……”陈金花喘息着,吐气如兰,她早就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可这会儿她连声音都酥麻了,哪有半点力气。

“不要怕,让哥哥来帮你……”

金花双眼迷离,口中唯有喘息声,一直到她突然感受到,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自己两腿间摩擦着。

“好家伙!这么大……”陈金花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她也没少听村里那些老娘们聊男人的家伙事儿,可这尺寸,绝对和那帮老娘们说的对不上!

妈呀,这大家伙要是捅进去,那自己岂不得死了?

陈金花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脸色都苍白了几分,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床单。

“王长春,你这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便是一阵砸门的声音,村支书带着几个汉子,闯了进来。

“你他妈敢强奸我妹妹?!给老子绑起来!去你妈的王八蛋!”村支书一阵怒吼,一招手手下那帮人就迅速地围了上来,企图将王长春给绑起来。

“慢着!”

王长春丝毫不惧,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此时他早就穿上了裤子,看着村支书,一脸冷笑,“村支书,好久不见了啊?”

第2章 反咬一口

“哥……你可算来了,王长春他欺负我……”陈金花反应比较快,匆匆往身上披了件衣服,就哭着跑向村支书身边,一边抹鼻涕眼泪诉起苦来。

她还不忘转过头瞪了王长春一眼,那意思是:你小子死定了,看我哥不好好收拾你!

王长春笑了笑,耸肩道:“金花啊,你这可不厚道,我啥时候欺负你了?”

说着,他就自来熟般的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搭陈金花的肩膀。吓得她脖子一缩,连忙躲在村支书身后。

“你想干什么?”村支书警惕地看着王长春,不知道他玩什么花样,皱起了眉头,“我警告你,现在证据确凿,你别想耍什么花样!”

“哦,证据确凿?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王长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少给老子装蒜!你刚才企图强奸我妹妹,幸亏被我抓获了,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小子你就等着坐牢去吧!”村支书恶狠狠地威胁道,在他看来,像王长春这种穷山沟里没啥见识的人,稍微一吓唬他就怕得求饶了。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王长春装愣道,“再说了,就你这几个人,分明是你从外面雇来的,谁信啊?我还要反告你污蔑呢!”

“哼,牙尖嘴利!”村支书愣了愣,似乎没想到王长春如此镇定,这可与他设计的剧本有些不一样啊。

“你胡说!你刚才明明欺负我!”陈金花也是一怔,这王长春以前看起来挺老实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无赖了,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人了。

“妹妹,你不要担心,今天这小子绝对走不出这屋子!”村支书沉声道,“他怎么欺负你的,你如实招来,我一定弄死这小子!”

“他,他摸了我……还想要我陪他上床……差点差点就进去了……”陈金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哭啼啼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女人演技还真不错,刚才明明还风骚无比,这会儿就成了一委屈的小娘们。

王长春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早就知道了,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不过是陈金花配合村支书上演的一场仙人跳罢了,目的就是为了威胁自己变卖土地。

“什么?王长春,你好大的胆子!”村支书也很配合,当场怒目圆睁,怒道:“你小子知不知道,强奸是什么罪!哼,来人给我把他绑起来,送到警察局去!”

他一招手,身后那几个大汉,顿时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就要将王长春绑起来。

王长春后退了几步,故意露出慌张的神色,道:“我警告你们别乱来!”

村支书见这小子害怕,顿时眼睛一亮,威胁道:“怎么,怕了吧?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走?!?

“第一,乖乖跟我去警察局自首,第二,把你家那块土地无偿转让给我,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这件事就算了?!?

“你,原来你们的目的是这个?”王长春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怒道,“你们这是在勒索!”

“哼,老子管你怎么说,反正你要么签字,要么就等着坐牢!”村支书一脸冷笑,“坐牢的滋味可不好受,我听说了,强奸罪严重的可是要判死刑!”

“哼,你们还真是好算计,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王长春忽然一改慌张的神色。

“你什么意思?”

村支书一听不对劲,脸色变了变,警惕地问道。

王长春笑了笑,神色轻松的说:“幸亏我早有准备,实不相瞒,我早就将一切录了音?!?

这个年代,手机还没普及。

但却有录音笔这种东西,王长春记得他家就有这玩意,平时用来录课的,

在村支书闯进来的时候,他就按下了录音键。

他沉着脸的按下了播放按钮,顿时出现了之前的所有对话。

“别说是脱衣服了,只要你愿意,俺陪你上床也不是不行呀……”

“只要你乖乖签下这份协议,我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放屁!你这是伪造!”村支书脸色大变,上前就要夺走,却被王长春躲了过去,“你这是污蔑!”

王长春不以为然,冷笑道:“陈国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伎俩,你不过想骗我家里那块土地罢了,我劝你打消了这年头,否则曝光出去,恐怕你日子也不好过!”

“再说了,少拿警察吓唬我,我敢跟你去警察局,你敢去吗?”

村支书陈国富彻底慌了,他脸色大变,心中极为震撼,这小子怎么会知道的?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王长春送到警察局,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他罢了,

真要送到了警察局,人家一查,那就真暴露了,他惊得后退了几步,“你,你胡说!你这是污蔑!”

“哼,诈骗,绑架,威胁,村支书你该不会连这些罪名都不知道吧?你可知道,这要判起刑来,那罪名可一点也不小!”王长春冷声喝道。

陈国富脸色苍白,脚步踉跄,险些摔倒,幸好被身后的陈金花扶住了。

“哥,你没事吧?”陈金花也被王长春的话吓得不轻,她就一农村姑娘,也没啥见识,哪里知道哥哥让自己干的事情是犯法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陈国富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起来。

“简单,三万块!”王长春笑了笑,“只要你给我三万,我就把这录音笔给你,以后大家都忘了这件事!”

“你敢威胁我?!”

陈国富瞪大了眼睛,可他很快就败下阵来,他根本没办法压住王长春,更何况他现在把柄都在对方手里。

“行,三万就三万!把录音笔给我!”

陈国富咬牙切齿的说道。

第3章 真,大

兜里揣着从村支书那里得来的三万块钱,王长春的心情很不错,走起路来还不忘哼着小曲儿。

“长春,长春你听嫂子说……”他刚出门没多久,就遇见了邻居的张嫂,她似乎是跑过来的,气喘吁吁,胸前那对丰满不停地起伏,看得人眼睛一晃一晃。

张嫂原名刘翠英,是邻居张大牛的婆娘,这女人命不太好,刚过门没多久,丈夫就过世了,留下怀有身孕的她和中风在床的婆婆。

别看她是农村妇人,打扮很朴素,可却透着妩媚,宽松的浅蓝色衫子怎么也掩不住那里面的风情,最明显的就是那对挺拔峰了。

“张嫂,这么急是干什么了?”

王长春生咽了口唾沫,尽量把自己的视线移开。

张嫂喘了口气,这才拉着他的手,急着道:“长春啊你听嫂子讲,千万别信陈金花,他们兄妹俩合伙要害你!”

见到王长春脸色如常,她一脸着急,连忙解释起来,“俺早上路过村支书家里,偷听到了他跟金花的谈话,他们谋划着要骗走你家的那块土地呢,你可千万别上当喽?!?

闻言,王长春想了起来,上辈子张嫂就曾经跑过来拦着他,让他千万别与陈金花纠缠,可那会儿他鬼迷心窍,根本不相信张嫂的话。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张嫂为了帮自己,付出了不少,甚至不惜得罪村支书一家,差点被抓去浸猪笼。

如今看着这年轻的妇人,王长春不禁心生涟漪,他知道张嫂生活也过得不如意,一个女人,辛苦的养着家里的一老一少。

更何况,那中风的婆婆,还需要一大笔医药开销。

以前王长春经常见这女人半夜三更还得上山挖野参。

“张嫂,我知道了,谢谢你?!蓖醭ご鹤プ潘氖?,一脸诚恳,他内心里是真的感激这位没有亲戚关系的嫂子。

“你,你知道就好……”张嫂愣了愣,两人四目相对,又被王长春抓着手,她脸上顿时一红,气氛有些尴尬。

“对不起,是我激动了?!蓖醭ご赫獠乓馐兜接行┎煌?,连忙松手,“张嫂,你说的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相信村支书的伎俩的?!?

“那俺就放心了?!闭派┑懔说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她莫名的觉得王长春好像跟以往不一样,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一样。

“你吃饭了没?”张嫂见气氛有些尴尬,赶紧转移了话题。

“还没……”

王长春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嫂拉着走了,“嫂子家里还有一些饭菜,你到我家吃饭去吧?!?

王长春本能的想拒绝,可仔细想了想,索性就跟着走了。

张嫂的儿子刚满两岁,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王长春逗了他一会儿,就被张嫂喊过去吃饭了。

所谓饭桌子,不过也就一张四方形四角小凳子,成年人坐在地上,刚好够得着上面的饭菜。

“你先吃着,我去给孩子他奶奶喂饭?!闭派┒肆艘桓鲂⊥胂≈?,起身走进了那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望着张嫂晃着那圆润的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进去,王长春居然冒出了一股罪恶的念头,吓得他连忙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望着这一桌子农家菜,心头生出一股浓浓的怀念。

有些年头没吃了……

捧起饭碗吧唧吧唧几口,没多久就吃了三大碗米饭。

“小牛子,来叔叔抱抱你?!背酝攴购?,王长春回到客厅里逗孩子,刚抱起来没多久,这小崽子就尿了他一身。

“张嫂,你儿子尿我身上了……”

张嫂闻讯匆匆赶来,一脸歉意地从王长春手里接过孩子,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张嫂那没带任何防护丰润,抵住了王长春手背。

那极致的触感,让王长春心神一荡。

他偷偷瞥了张嫂一眼,却见她脸色如常,似乎没什么异样。

“长春,真不好意思,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洗了吧?!闭派┮裁欢嘞?,“家里还有孩子他爹生前留下来的衣服,你凑合着穿一穿?!?

王长春一听,连忙摇头,他可不想穿死人的衣服,摆了摆手说道:“哎没多大点事,我回去自己洗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顺手洗两下而已,不费事?!闭派┧底?,就要帮王长春脱下衣服,她的身体也不经意凑了过来。

王长春拒绝,结果一推搡,脚步踉跄,抱着张嫂就摔在了椅子上,两人顿时来了个亲密接触。

差一点点,王长春就亲到了张嫂的脸颊,这时候他的手也不知怎么的,就搭在了她那对浑圆挺翘的屁股上。

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闻着身边那股女人头发的香味,王长春下面顿时有了反应。

两人本就是一个上,一个下,而张嫂的腿就横在王长春大腿根上方,此时有了反应,顿时就往那修长的长腿间,挤了上去……

“嗯……”

感受到那男人的物件,张嫂下意识的轻哼了声,同时眼中,更是透出了迷离的秋意……

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红着脸,从王长春身上爬起来,低着头一脸羞涩。

然而这副模样落在王长春眼中,却是妩媚异常。

“你还是自己脱衣服吧……”张嫂的声音变得微弱了不少,她脸蛋依旧红扑扑的。

王长春心想,都到了这地步了,索性也就脱了衣服,交给张嫂拿去洗了。

在看到他光着膀子,露出一身古铜肤色的健硕身材后,张嫂的小脸蛋愈发红润了,她似乎不太敢看着,拿着衣服匆匆就走了出去。

“真是羞人,我怎么能有那种想法……”张嫂暗暗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嘴里嘀咕了一句。

“不过,小春的……真大!”

第4章 等不及了吧

离开张嫂家前,王长春偷偷的在张嫂儿子的裤裆里,塞了五千块钱。

而后半刻都不敢多留,一来他是怕自己一冲动,把张嫂给那啥了,二来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也是怕张嫂惹人闲话。

回到熟悉的家里,王长春心中感慨万千,他这会儿是个乡村助教,在村里的学校代课,不过当下是放暑假期间,也没什么工作。

父亲没在家,估摸着是外出干活了。

看了一圈简陋的家,他皱起了眉,努力的回忆着,族谱放在了哪里。

上辈子,他有一回无意翻看家里的族谱,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就是从他曾爷爷往上那一代人,居然有不少人都能活到一百二十岁以上。

并且在每个朝代,他们家族,都曾制霸一方,至于为什么没落,族谱却没记载,但听爷爷说,曾爷爷死的时候,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

不过当时,他一脑子的时代无神论,根本没听进去。

可如今他,都直接穿越回来了,这事儿哪能是不信!

在他家族谱后面有几页,写的是一些关于练习呼吸的方法,但东西,家族没落后,就再没人练过。

除了一些外在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练习那东西,得纯阳之身,也就是没破除的男人。

不巧的是,他发现那会儿他早过了而立之年,孩子都上初中了,也就没了希望。

这一次重生,他怎么也得试一试!

先不说其他,单轮这一百多岁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也叫他艳羡不已,经历过青春的人,才会明白青春流逝后,那是一种怎样的落寞!

一想到这,王长春连忙翻箱倒柜。

翻了一阵,他在桌脚下看到了族谱。

这样的宝贝,居然是拿来垫桌脚……

王长春心头苦笑,若是从前自己提前知道,或许他的人生就不会那般凄苦。

王长春吹了几口气,掸去上面的灰尘,耐心地翻开后几页,果然看到了那门呼吸法。

看了一阵,王长春合上了族谱。

按照后几页的说法,想要修炼得到一处地势高,灵气充足的地方,而且还不宜人打扰。

王长春绞尽脑汁,这才想起,也只有桃花村后面的那座扑月山,最合适。

这六月的天还真是说变就变,刚才还烈日当空,这会儿就乌云密布了。

不过王长春也没在意,带着族谱和一腔的兴奋,哧溜摸进了山里。

王长春摸索着钻进了一山洞里,这山洞不怎宽敞,但洞口够大,里面的光线还不错。

这样的洞,在扑月山很多,这些地儿,也没少被村里的那些不安分的老娘们老爷们钻。

他深吸了口气,很快就按照族谱上面的方法,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一开始他还没觉得有啥异样,只得耐着性子一遍遍练习。

“紫气东来,九节一气,徐徐渐进……”这所谓的呼吸法,有些类似传说的那种龟息功,感觉就像再教人怎么样憋着气。

王长春没啥长处,就是有耐心。

他以前可以一个人坐在路边看一天书,这会儿倒是用起来了。

慢慢的,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他似乎找到了一些方法。

逐渐将呼吸缓了下来,许久才需要换气。

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天地前似乎有某种缥缈之物,袅袅进了他的体内。

他什么也看不见,却莫名的有这种奇异之感,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在接受甘泉的洗礼一般,愈发变得纯净起来。

……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长春感觉到有些疲累,站起身一会儿,便瞧见天空上电闪雷鸣,怪吓人的模样。

整片天空都呈橘红之色。

“这怕是要下大暴雨的节奏啊……”

王长春嘀咕了一句,连忙收起东西,准备下山。

在山里最怕的就是暴雨雷电天气,这倾盆大雨的,万一要是闹出个什么泥石流山洪之类的,那可真是遭了秧。

王长春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猛然脸色大变,他这会儿才想起来,二十年前刚好就发生过一起小山洪,算一算,日期刚好是今天!

别看规模不大,可他还记得,当年那会儿,村子里有几个猎户,就是死于这场山洪。

想到这,王长春当下不敢再迟疑,赶紧掉头准备下山。

冒着大雨越过小路,刚进大路,王长春就看到了前边停着一部小汽车,他顿时心中一喜。

这脚程肯定没车子快,王长春寻思着能不能让车主捎自己一段路。

结果一走过去他才发现不太对劲。

这车身咋在摇晃呢?

眯着看进去,透过车窗,王长春看到,车里面有一男一女。

女的衣衫凌乱,白色衬衫解开了纽扣,露出那对包裹在黑色蕾丝下的丰润,此时她双眼迷离,粉唇轻启,情迷意乱的样子。

“嘿嘿,别紧张别紧张,我会温柔对你的……”男的一脸坏笑,七手八脚地准备脱裤子。

这时候天空响起一声霹雳,王长春吓了一大跳,他才想起正事,连忙敲了敲车窗。

“小子?你干什么呢?没点眼力劲儿么,赶紧给老子滚蛋!”男人一摇下车窗,就是一顿臭骂。

王长春也知道破坏人家好事不太道德,可想起马上要爆发的山洪,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老哥,不是我故意,你听我说,我看着天气不太对劲,估摸着马上要山洪了,我劝你们还是赶紧下山吧,以后日子还长也用不着急于一时……”

他好心好意提醒,却不料那男人根本不领情,反而将他当成了神经?。骸熬驼獾忝暌不嵘胶?小子你怕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赶紧给老子滚蛋,信不信我揍你!”

对男人的威胁,王长春根本没放在心上,他还是坚持劝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位老哥你还是赶紧下山吧……”

“去你妈的!”男人怒了,打开车门一下来扬起拳头作势就要往王长春身上招呼,“哪来的乡下煞笔,你想坏了老子的好事?再不滚蛋老子揍死你这王八羔子!”

说着,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打不过人高马大的王长春,摸了摸鼻子,居然从车子后备箱里,抽出一条铁棍。

王长春见苗头不对,只好撤退,临走前还不忘骂一句:“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好意劝你,你万一死了可别怪我……”

骂着骂着他都已经跑远了。

这男人不相信他,他可信自己,这会儿再不走,待会山洪暴发真就小命不保了。

“他妈的,算你小子跑得快,不然我一定把你打进医院……”男人望着王长春渐渐离去的背影,骂了几句,这才钻进了车子里,“嘿嘿,张秘书,等不及了吧……”

王长春一路狂奔,他感觉自己这会儿简直就是在玩生死竞速,生怕自己跑慢了就被山洪给追上了。

可就算是长跑冠军,想要征服这段二十几里的山路,怕是也没那么容易,刚跑到半山腰,山洪就爆发了。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仿佛毁天灭地似的。

望着面前,那片昏天地暗的泥石流像千军万马似的声势浩大冲下来,王长春吓得脸都白了。

前路,被堵上了,肯定是下不了山,王长春咬了咬牙,正准备找块大石头钻进缝里。

这时候他却看到之前那辆小汽车急速冲了下来。

前面的路,乱石洒落,黄色的泥水冲刷而下。

车,还没到他跟前,就被一块大石砸中引擎盖,白烟瞬时飘起。

车急刹住。

车门一打开,那个男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看王长春后,又如看到了救命稻草。

“大兄弟,大兄弟,等等我……”男人喊着,

王长春皱了皱眉,因为他却注意到,车里面下来的只有男人,之前那女人却是不见了。

“大兄弟,我真他妈蠢蛋,居然不信你的话,都怪我……”男人一脸懊悔,抓住王长春的手紧张地问道,“山洪一冲下来,咱俩小命可就不保了,大兄弟你有什么办法吗?”

王长春心里暗骂了一句活该,可他终究是心软,还是告诉了他逃生的方法:“这山是石缝山,找块大石头躲在缝子里就行了?!?

男人脸色一喜,连忙跟着王长春蜷缩着身体,挨着躲在一块巨石地下的缝隙里。

这时候山洪逐渐落下,耳边轰鸣声是震耳欲聋,天色阴沉昏暗,犹如身处地狱一般。

“你之前那同伴呢?”王长春一边抱着脑袋,一边问起来。

男人这会儿心中也害怕,见王长春跟他说话,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将事情说了出来。

“她没救了吧……”

第5章 洞中迷情

原来,就在王长春刚走后不久,他就跟那女人闹了矛盾,一番口角后,女人赌气下车,要自己一个人走回去。

结果她刚下车,山洪就爆发了。

男人吓得不轻,着急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她了,狂踩油门头也不回地就冲了下来。

一听他解释,王长春气得甩手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他妈还算男人吗?见死不救?!”

男人虽然被他扇了一巴掌,却自知理亏,也不敢还手,一脸悻悻的样子。

王长春一看他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

“喂你去哪……”

“救人!”

王长春冷哼道,他可没办法像这家伙一样见死不救,按照他的估计,这会儿山洪还没完全爆发,他要是能快点,应该能赶得及回去救那女人。

一路狂奔,望着眼前越来越近黑压压一大片,王长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来的勇气,或许是曾经遗憾过,再不想被心中的内疚折磨。

他狂奔了一段十分钟左右,果然看到了之前那个女人,不过女人并非是清醒的,而是横横的躺在路上,她的额头有血迹,身体周围有碎石。

估摸着她应该是被山体滑落的碎石,给击中了脑袋。

也好在自己发现的早,不然一旦山洪全部爆发,整个公路都会被盖在黄泥和碎石之下,她是必死无疑!

山洪持续,王长春不敢怠慢,将女人背起后,也不逃,而是就地往山上钻。

因为这时候,走下山路,只有死路一条,唯有上山,回之前他修炼的石洞。

几乎就就在他前脚刚进了山洞,山洪后脚就接踵而至了,那铺天盖地的泥石流,一下子就封住了洞口,视野顿时成了一边漆黑。

王长春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稍微慢一点点,估计也就小命不保了。

稍微喘了几口气,王长春从内兜里掏出了一盒火柴,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用塑料袋包裹住,所以没被打湿。

这也是感谢,他虽然老实,但却早有了抽烟的习惯。

洞里有干柴,还有矿泉水,以及一袋小米,这些都是他带来的,原本是做个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是用上了。

生起了一堆柴火。

山洞里面顿时亮了起来。

王长春本要查看伤势,却被女人的音容相貌,给惊得愣住。

好家伙!长得还真好看,典型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尤其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即便是昏迷了,可那股子城里人的气质,跟村子里那些姑娘可完全不同!

“好像有点眼熟?”

看了会儿,王长春感觉有些眼熟,似乎见过面,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不过他也没时间多想,这女人伤得不轻,脑袋磕破了一伤口,流了不少血,身上也擦出了几道伤痕。

他找来矿泉水,帮她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伤口。

弄完后,他长吁了口气,女人除了外伤外,并无大碍。

只是,当目光落到女人的身上时,他脸色有些为难,女人伤是无碍了,但这山中阴凉,她的衣服又全部被打湿,如果任由的话,一个闹不好,怕得生起大病。

想了想,他只好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得罪,伸出颤抖的手,去脱掉女人的衣服。

把衣服架在火堆边,王长春是感觉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某处也是躁动的站了起来。

然而即便王长春极力的克制,却还是把目光撇了过去……

洁白的身子,宛若豆腐般稚嫩,叫人恨不得猛扑上去,把她啃咬得干净。

身材也是勾人,虽然那胸没张嫂那么大,可却盈盈可握,挺拔圆润。

整体凹凸有致,用后世一个名词来形容,那就是完全的S曲线型身材,比起那些经常走秀的模特也不逊色。

王长春看得实在受不了,忙是把自己穿在里面没被打湿的T恤,给女人盖了上。

“不要……不要……你不要这样子……”然而刚盖上,正要起身,她的双手突然紧紧地缠住了王长春的脖子,“我怕,我怕……”

女人似乎做了噩梦。

“别怕别怕,没事了……”王长春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了几句,见女人逐渐平复下来,打算抽身,可这女人却死死地抱住自己,推也推不开。

那胸前的挺拔柔软,顿时紧紧地贴住了王长春的胸口。

要知道,他可是光着膀子的,这种亲密接触,让他下面顿时支起了鼓鼓的帐篷,下腹那股邪火猛窜,他是险些控制不住自己。

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在面对一个衣不蔽体的性感女人,尤其是还昏迷的情况下,恐怕很难没有任何邪念。

王长春也不例外,他脑海里顿时冒出了很多念头,恨不得立马提枪上阵,发泄一通再说。

可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下来。

尽管他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可他还是不愿意做那些趁人之危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练了族谱里的修炼法子,这要是破功,那之前一天的修炼,可就白费了。

也不知忍了多久,女人幽幽的醒了过来。

“我,我这是在哪里……”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