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三输的真快:米霖厉衍明小说全文阅读《厉衍明米霖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米霖厉衍明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人公厉衍明米霖的小说名字是《四叔我不敢了》,该小说由作者夏夜梦戈写的,本站带来了厉衍明米霖小说免费,男主厉衍明女主米霖小说全文阅读。眼见着婚礼之期还剩下短短三天,全城的人似乎都在翘首以盼这场盛世婚礼。米深身为女主角,在前面的几天里,倒是很淡定。

    厉衍明米霖小说

    第1章 收养

    暖城,夜幕之下,繁星如夏。

    厉家大院里停着数十辆车,客厅内,气氛一度低沉压抑到爆炸。

    厉老威严的扫视一圈坐了满屋子的厉家各房,威严开口:“深深那么可爱,就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她吗?”

    可爱?

    有人用眼神偷瞄坐在厉老身旁的小女孩,她只有七岁,唇红齿白圆圆脸,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确实长得挺可爱。

    但她的所作所为,可一点都不可爱,提起来还有点惊心动魄……

    十天前,M.C集团破产倒闭,董事长米正阳和太太于当晚发生交通意外,双双身亡。

    三天前,厉老带回来这么一个七岁大的女娃,她叫米深,M.C集团米正阳的女儿。

    厉老当着厉家众人的面宣布:“以后米深就是我的第五个曾孙女,你们大家要好好对她,谁都不准欺负她!”

    老爷子一声令下,大家巴结还来不及,有谁敢不要命的去得罪米深?

    当天晚上,米深的房间里就堆满了礼物。

    然后好景不长,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天,第二天就开始纰漏百出。

    小米深,先是裹着床单从二楼窗户跳下来,差点摔断腿;再是把比她大两岁的二小姐一拳打出鼻血;最后还差点烧了四小姐那一头引以为傲的长头发……

    短短三天时间,厉家鸡飞狗跳,年过花甲的厉老爷子被折腾的够呛,就在昨天,米深还差点把窗帘点着……

    厉老是没办法了,才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召开紧急会议,商量一下看看,有谁愿意收留米深,把她带到身边好好教育抚养。

    然而经过这几天,厉家所有人都对这个外表看似纯洁无害,实际妥妥的捣蛋鬼一枚的小丫头心生畏惧。一个个的都巴不得离她远远的,谁还有命敢主动往上靠啊?

    领养这个小丫头,不仅得有胆,还得有命!

    但是有老爷子在场,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便都沉默着不做声。

    厉老环视一圈:“既然都不吭声,那就让深深自己选?!?

    这话一出,所有人脸上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眼神,纷纷眼神闪烁,生怕米深会选中自己。

    厉老低头,用和蔼可亲的语气询问米深:“深深,你想跟谁一起生活?”

    女孩仰头看着他,眨了眨黑亮的眸子,没说话。

    厉老被她那澄澈的目光盯的有点不自在,轻咳了咳道:“咳,那个,太爷爷不是嫌弃你,太爷爷只是……呃……只是年纪大了,照顾不了你,想给你更好的教育,只能……”

    他话没说完,小米深便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默默的环视一圈。

    凡是被她目光扫到的人,纷纷心虚的避开视线,或低下头看脚尖,或转头摸摸鼻子,就是没有一个敢正视她的。

    明明这只是个七岁大的小丫头,可是此刻在所有人眼中,却不亚于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

    厉封昶坐在角落,冷漠的目光扫视一圈,只觉得好笑。要是被人知道,威名赫赫的厉家人竟折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身上,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倏尔,他眸光一滞,停在了对面那个小丫头的脸上,而此刻,米深也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怔怔的盯着他。

    第2章 你想住在这里,就必须要守我这边的规矩

    那样澄澈如镜的眼眸,仿佛未被世俗浸染的黑宝石,看的人心头莫名一热。

    厉封昶微微蹙眉,心中已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小丫头便抬脚,沉默着走到了他的面前。

    “……深深是想跟封昶一起吗?”厉老愣了愣,众人也都十分不解。

    厉封昶在厉家孙子一辈中排行老四,但从小性格孤僻,跟厉家的同辈孩子都相处不来,所以早在十三岁那年,就单独搬出去住了。

    厉家的孩子都怕厉封昶,因为他总是冷着脸,看上去脾气很不好的样子。

    而米深却选了他,众人心中惊讶的程度可想而知。

    “好,深深就交给封昶了?!崩骼弦桓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才震醒了所有人。

    大家才如梦初醒般,脸上的紧张都被“逃过一难”的欣喜所代替。

    ——

    家庭会议结束后,众人作鸟兽散,厉封昶则带着小米深,往自己独居的别墅水月居去。

    一路无话。

    进了门以后,厉封昶径直换了鞋进了屋子。

    米深站在玄关处,看着放满了男士鞋子的鞋柜,秀气的眉头慢慢皱起。

    厉封昶走到客厅里,才反应过来,今天晚上他还带了个小尾巴回来。等他回头,就看见小丫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赤着脚走过来。

    一双小脚丫子嫩白纤细,左脚脚背上的一道伤口却更为引人注目,细长的伤疤还没完全长好,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小小的个子,差不多到他腰际的位置,身影纤瘦,身上穿着的那件浅绿色的连衣裙显然不合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撑不起来。

    厉封昶捏了捏眉心,忽然有种头疼的感觉。

    他向来喜欢清净,连独居的别墅里都没有请佣人,只是隔三差五的家政公司过来清扫,不会打搅到他。

    但是现在家里忽然多了这么一个人,他还真的很不习惯。

    “四叔?”软糯糯的声音传进耳中。

    厉封昶放下手来,看着比自己矮一半多的娃娃,郑重道:“你想住在我这里,就必须要守我这边的规矩,你能做到吗?”

    规矩?

    米深最怕守规矩了!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因为她感觉,要是自己敢说不,一定会被不客气的扔回去的!

    “第一,不准调皮,你的活动范围,就是整个楼下?!?

    厉封昶说着,伸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房门:“那是你的卧室,不准踏上楼梯一步,否则就是违规!”

    小米深点头:“嗯?!?

    “第二,不准做任何破坏性的事情,否则也是违规!第三,要听话,绝对听从我的安排,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

    “嗯?!?

    厉封昶见她答应的这么爽快,有点怀疑:“你都能做到?”

    “……我尽量?!毙∶咨钜涣橙险?。

    厉封昶:“……”

    他又低头看了眼她受伤的脚,深沉的黑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深邃,“脚怎么回事?”

    小米深低头看了看,“从二楼窗户跳下来时摔伤的?!?

    她在厉家待了不过短短三天,但那些“英雄事?!?,厉封昶也略有耳闻。

    第3章 妈妈说,女孩子要懂得?;ぷ约?/h3>

    “为什么要从二楼跳下来?”厉封昶淡淡的问。

    小米深歪着头,回答的认真:“三小姐拿小刀扎我,我没地方躲,所以就从窗户跳下去了?!?

    厉封昶眼阔轻缩,盯着米深看了很久,厉家的孩子他很清楚,不论是跟他一辈的,还是现在最小的一辈,刁蛮霸道的本事他也是亲身有所体会的。自己也是因为跟他们合不来,才搬出来住的!

    厉家虽然好,却因为人多,乌烟瘴气的,还是外面住着清闲自在。

    说起来,他跟这小丫头的经历,还真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味道?

    小米深见他半天不说话,粉润的唇微微抿了抿,“二小姐拿蟑螂吓我,可是她没想到我根本不怕蟑螂。她的鼻子不是我揍的,是我用手拿了蟑螂扔给她的时候,她自己撞到柜子上的?!?

    厉封昶没说话。

    小米深又默了默,继续道:“四小姐的头发是我烧的,那是因为她想烧掉我的头发?!?

    厉封昶:“SO?”

    “妈妈说,女孩子要懂得?;ぷ约??!彼卮鸬娜险?,甜糯糯的声音像一颗甜蜜蜜的软糖,一直融化到心里。

    厉封昶挑了挑眉。

    “我可以去休息了吗?”小米深打了个哈欠,一张小脸上满是疲倦。

    她在厉家老宅待的这几天,没有一天睡过踏实觉。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厉封昶盯了她会,淡淡的回答:“嗯?!?

    ——

    厉封昶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也许是因为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的原因?

    再次翻了个身,床头钟显示已是凌晨一点,可他还是毫无睡意,反而有点口渴。

    干脆掀开被子起身,披了件外衫,开了门往楼下走去。

    壁灯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厉封昶刚走下楼梯,一眼就看见了蜷缩在沙发里的小小身影。

    怎么睡这里?

    厉封昶微微皱了皱眉,已抬脚走过去。

    小米深已陷入沉沉的睡眠,怀里抱着抱枕,一张小脸安然恬静,只是一双秀气的眉头却微微蹙着,微弱的灯光下,卷长浓密的眼睫轻轻颤动,鼻翼翕动,仿佛沾了水光。

    厉封昶好奇,弯腰凑近了才发现,小米深的脸颊上都被泪水打湿。

    厉封昶微微一愣。

    睡梦中的小米深忽然啜泣出声,无意识的喃喃了一句:“爸爸……妈妈……”

    厉封昶修长的身影立于沙发前,就这么愣愣的站了好半晌,终于弯腰,双臂捞起窝在沙发里的小人儿,大步往卧房走去。

    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才安心的离开。

    只是厉封昶没有想到,这竟成为了他以后每天晚上都会做的一件事:将睡着的小米深,从客厅沙发抱到她的卧房,替她盖好被子,看着她恬静熟睡的小脸,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这一抱,就是十年……

    第4章 四叔,等您忙完了来救我呗

    十年后,暖城。

    废弃阴暗的仓库里,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

    米深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对面破旧的老式电视机,上面正在报道一则新闻——

    “厉家五小姐米深被匪徒绑架,至今已有二十四个小时,厉四少拒绝了警方的协助,现正在T.R集团内部开会。至于如何营救五小姐,四少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啪”——

    电视被人关掉,女主持的声音也就此戛然而止,米深的头发也被人一把扯起。

    “你特么到底是不是厉家的五小姐?厉封昶到底是不是你四叔?”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浑身瘦的只剩下一副皮包骨的中年男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双眼睛里泛着凶狠的光,“都特么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开会?真特么一点都不在乎你的生死?”

    米深咧嘴无奈一笑:“大哥,还真被你给说中了,厉封昶还真不是我亲四叔!”

    绑架她的这两个人大概是外地来的吧?十年前米深被厉家收养的事情,几乎无人不知,可是这两个人却好像一点也不清楚,还问出了这么蠢的问题。

    “少特么废话,快叫她打电话给厉封昶!”另一个绑匪扔过来一个破旧的手机。

    绑匪A:“电话号码!”

    说起来,这两个绑匪真是衰,都绑了米深都二十四个小时了,也没能从她嘴里套出厉封昶的号码来。

    米深眼珠一转,知道再继续撑下去,恐怕会惹怒这两个人。

    狗急了还会跳墙呢,更何况人?她可不想白白丢了小命。

    “等等啊,我想想……”她乖乖报了号码,绑匪A惊喜的将电话递到了她的耳边,命令道:“叫他来救你!”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多声,才被人慢悠悠的接起。

    那端,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喂?!?

    “四叔——”米深哀怨的叫了一声,可声音里却没有一点害怕和畏惧,反而带了一丝慵懒,“那个,阳台的花你有没有帮我浇水啊?我都忘了要端回来了,今天太阳这么大,不知道会不会给晒死啊……还有啊,我的袜子晒在阳台,你有没有帮我收回来,别给风吹跑了啊,前天刚买的……还有还有,大熊你喂了没有,可千万不要让我的宝贝饿着肚子啊……”

    米深兀自说的欢快,蓦地脖子上一凉,绑匪A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说正事!”

    米深看见,绑匪A额头的青筋都凸起了,还一跳一跳的,想必此刻他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吧?

    本想着绑了米深大捞一笔的,没想到弄成现在这个局面,厉封昶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这丫头的生死,厉家更是风平浪静。他们现在可算是上了梁山下不来了!

    “哦哦?!泵咨盍鹩?,又好心提醒:“大哥,麻烦你把这刀往旁边挪挪,万一割伤我,会掉价的哈?!?

    绑匪A眼神闪烁了一下,真的将那刀往后拿开一点,眼神却依旧恶狠狠的盯着米深:“快说!别?;ㄕ?”

    米深心想:就你们两这智商还学人家当绑匪,我要是想?;ㄕ?,早把你两耍的团团转了。

    但她也只敢在心里这么腹诽,面上却露出一脸狗腿式的微笑,对着电话那端说道:“四叔,等您忙完了来救我呗?”

    “你……”绑匪A真的要被她气吐血了。

    米深却抬起无辜的小脸:“那头挂了!”

    绑匪A:“……”

    绑匪B再也坐不住了,一把冲过来,将绑匪A推开,手指狠狠的捏住了米深的脸颊,“最后三十分钟,要是厉封昶再不来,我就一刀结束了你的性命?!?

    第5章 冷影哥哥,我腿麻了

    米深很配合的抖了抖,“大哥,万事好商量,千万别动怒,动怒伤身还伤心……”

    “你给我闭嘴!”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绑匪B早已失去了耐心,他用力掐着米深的脸,面露凶恶:“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给我闭嘴,不然的话……”

    他眼神不怀好意的从米深身上一扫而过,“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罢,绑匪重重甩开了米深。

    米深张了张嘴,下巴被这家伙捏的死疼死疼的!

    等着吧,等她四叔来了,看他怎么惩罚他们!

    ——

    最后的半个小时里,绑匪A和绑匪B几乎是掐着时间在过。

    绑匪A:“厉封昶不会真不来吧?”

    绑匪B:“……”

    绑匪A走来走去,“你说说,本来是想绑了这丫头狠狠捞一笔的,结果闹成这样……你说要是厉封昶真的不来可怎么收场?”

    难不成,要乖乖的再把人给送回去?

    拜托,他们好歹是绑匪,专业的。绑了人家,一分钱没要到,还给人送回原位?这么做,就是对他们人格和职业的羞辱啊!

    绑匪A很焦躁:“你说,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绑匪B怒了,一脚将绑匪A踢开,“你特么能不能消停点?劳资够特么心烦的了,你还在这里转来转去,转的劳资头都晕?!?

    绑匪A一脸无辜,却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米深一旁看的愣愣的,有点想不明白,绑匪A这种“憨豆先生”,是怎么一时想不开,就误入了歧途,做了绑匪这一行当的?

    半个小时到了,绑匪B一把掐掉手中的烟头,起身朝米深大步走过来,他手里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寒芒。

    绑匪B一下子就捏住了米深的下巴,双眼充斥着恶狠狠的光:“既然厉封昶不愿意管你,那我立马就结束了你的性命。你记得,要恨也要恨厉封昶,怪不得我们!”

    说完,他也不多废话,高高扬起了匕首。

    米深急了,唔唔唔的想说什么,但嘴里被塞了破布,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急的只跺脚。

    眼看着那柄匕首猛地从高空落下,直直朝她刺过来,米深猛地闭上了眼睛,一颗心狂跳。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回真的要死翘翘了。

    四叔……四叔!救命啊——

    “砰”的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米深睁开眼,漫天的灰尘遮天蔽日,呛的人眼泪直流。

    两个绑匪还没反应过来,每人的后颈挨了一记重拳,分分钟被撂倒在地。紧接着,几名警察穿过灰尘而来,七手八脚的将两个绑匪拖出去了。

    前前后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五小姐?!崩溆吧锨敖笞潘纳鹘饪?,目光关切的上下打量她,“您没事吧?”

    “没事?!泵咨钜∫⊥?,想要站起身,却发现坐的太久,身上都麻掉了。

    遂可怜巴巴的抬头望着一米八大高个的冷影:“冷影哥哥,你抱我出去吧,我腿麻了?!?

    “好?!崩溆跋胍裁幌?,背过她弯下腰来,“我背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死灵象棋 香港六合彩下注网 顺子算不算组六 内蒙古快3群 百发百中彩票 老11选5什么时候开奖结果 乐利时时彩开奖直播 米兰国际娱乐城百家乐 华东15选5走势图 三中三免费平码网址2017 搜狗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云博彩票投注 排列7 2019台州体彩中心竞彩网 双色球爱彩网杀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