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夜景澜颂晴小说阅读免费《纵情恬静如水影》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夜景澜颂晴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纵情恬静如水影最新章节,纵情恬静如水影夜景澜颂晴全文阅读,纵情恬静如水影小说讲述了景澜颂晴两个人的爱情故事,看着颂晴那心急如焚的样子,还有她发红的眼睛,惊羽的动静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就被颂晴直接打退了到了几步开外。

    纵情恬静如水影

    第1章 直接劈了她

    七月,江兰市。

    正是温度最高的中午,颂晴毫无遮挡的站在太阳下两个小时了,整个人快要干掉了不说,就连身上也像是被撕了一层皮一样火辣辣的。

    颂晴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头的酸涩,重新对着铁门里面喊:“爷爷,我是晴晴,你让我进去,我真的没有做背叛颂家的事情,你听我解释……”

    “行了,别喊了,他是不可能再见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的?!彼糖绲亩粽爬鑫拇蜃耪谘羯±湫ψ抛吡斯?。

    看到张丽文那个得逞的笑容,颂晴紧紧的捏住了拳头,“开门,让我进去!”

    “你已经被颂家赶出去了,我哪里还敢给你开门?!闭爬鑫母糇盘?,看着颂晴,装作好心道,“天那么热,还是别干等了,等了也白等?!?

    “张丽文,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们在我的车子上做了手脚,让我发生了车祸,趁我昏迷的时候,用我的电脑将颂氏的机密文件发给了爷爷的对手,还在我的车上塞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亦炣才会误会我和他有染,所以和我分手?!?

    想起那时候他决绝的话,他的心一阵抽痛。

    张丽文靠近颂晴,笑的越发的得意,她小声的说道:“就算是我们做的又如何,现在爷爷认定了你是内奸,被赶出颂家的还不是你?!?

    “张丽文!”颂晴咬着牙,手穿过栏杆的空隙就想将张丽文扯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只觉得一阵头晕,撑着滚烫的铁门才勉强站住,“你……你……你对我做……做了……”

    ……

    等到颂晴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一个男人硬是托带到了宴会大厅的门前。

    此时,君悦名豪最大的宴会厅里面,正在举办一场异常豪华的生日宴,寿星正是前两天刚刚和她分手的未婚夫方亦炣。

    颂晴看到这里,她咬着牙使出了浑身力气想要挣脱开一直紧紧搂着她的男人,“你放开我,放开!”

    颂晴二婶的女儿颂千惠看到他们出现了之后,马上就咋咋呼呼的跑了过来,扶着颂晴故意特别大声的说道:“姐,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个样子?今天是方大哥的生日,你怎么能带你外面的男人来呢,还是快点走吧?!?

    看着颂千惠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人要做什么了,无非就是想要她在这种富商云集的场合上失态,好让她被人唾弃。

    狠,真的好狠,她被抢走了未婚夫不算,他们还要她身败名裂。

    “姐,你能不能别任性了!爷爷那么信任你,你却为了中饱私囊,将我们颂家的商业机密出卖给了对手,爷爷被你气的都病了,难怪他不认你这个孙女。你是方大哥的未婚妻,方大哥那么爱你,你却和别的男人鬼混,给方大哥戴了绿帽子,他已经被你伤成这样了,今天你还带着男人以这副尊容出现在方大哥的面前,你真的太过分了!”颂千惠义正言辞的说道。

    周围的人不停的对颂晴指指点点的,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颂晴被颂家扫地出门,而且还给方亦炣戴了绿帽子的事情一下子人尽皆知。

    “我说方公子今天的脸色不太好,原来是被绿了?!?

    “难怪他没有让颂晴这个未婚妻作陪,而是找了缪家的千金缪子妍当女伴,感情颂晴被逐出家门了,她没有了颂家大小姐的头衔,她还拿什么和缪子妍相提并论?!?

    “不过这个颂晴的癖好实在是不敢恭维,她找别的公子哥玩也就算了,你看她竟然找了那么个像捡垃圾的丑男人,要我是方亦炣,我可能直接劈了她!”

    方亦炣听到了动静,面色铁青的走了出来,当他看到颂晴衣衫不整的依附在男人的身上,而且脸上带着媚态的时候,眼神瞬间充满了愤怒和厌恶。

    颂晴看到了方亦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出了男人的怀抱,有些踉跄的朝着方亦炣走过去,“亦炣,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颂千惠不着痕迹的绊了一下颂晴,让她撞倒了一个桌子,桌子上面的酒杯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她一下子没有站稳,摔在了地上,手臂一下子刺进了很多玻璃碎片。

    “姐,你还好吗,快点起来?!彼糖Щ莞辖舻淖吖?,装作在扶颂晴,其实将她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按在那些玻璃碎片上。

    方亦炣看着被搞的乱七八糟的场地,眉头拧的更加的紧了,“颂晴,我说过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马上给我消失!”

    之后,方亦炣冷声对服务员说道:“还不把人弄走!”

    “亦炣……”这个时候,缪子妍走了过来,挽住了他的手臂,柔声说道,“今天是你生日,你别生气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没什么和她说的,我们走?!狈揭酁苈ё×绥炎渝难?,再没有看颂晴一眼,转身无情的走了。

    颂晴看着方亦炣落在缪子妍身上的那只手,只觉得特别的讽刺,之前口口声声说爱她,但是她被人陷害的时候,他对她没有半点信任,翻脸不认人不说,转身,他就已经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了。

    服务员马上就过来将颂晴拉了起来,就要扔出去,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两个黑衣人,那森冷无情的气息瞬间震慑住了拉着颂晴的服务员。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我姐带走!”颂千惠很是急切的对原先带颂晴来的男人说道。

    “你们敢!”

    冰冷如铁,但是又带着雷霆之势的声音让颂千惠也是浑身一颤。

    眨眼间,她就看到了一个身形高大,冷峻高贵的男人走了进来,那张脸,是她见过的最为完美的脸,他的身上带着一股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那种强烈的光芒惊心又夺目。

    当夜景澜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那种傲然冰冷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仰视。

    颂晴晃了晃脑袋,还是看不清楚面前的人,只觉得一身华贵的男人目光完全集中在她的身上,一步一步,沉稳又快速的朝着她走过来。

    当夜景澜走到服务员的面前的时候,那两个人不自觉的就松了手。

    夜景澜稳稳的将颂晴搂到了身边,然后扯过桌布,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这才小心的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你……你……你把姐放下,你要带……”颂千惠见他要将颂晴带走,她不想她接下来的计划落空,所以就上去拦住了夜景澜。

    只是还没等她将话说完,她就已经被黑衣人直接拦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颂晴被带走。

    缪子妍也被夜景澜的样貌和气势深深的震撼到了,夜景澜的一举一动就让人觉察出他的尊贵和不同,他的身份绝对不会简单。

    颂晴被这样完美耀眼的男人带走,缪子妍心里特别的不舒服,所以,她就故意对方亦炣说道:“刚才这个男的好像特别的宝贝颂晴,看着他们好像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亦炣,你认识吗?”

    方亦炣听到缪子妍的话,身侧的手一下子就捏成了拳头!

    ……

    颂晴被抱出闹哄哄的宴会厅,她的脑袋却没有因此变的轻松起来,反而因为和一个男人肌肤相触,让她身体的温度变的更加的高了。

    夜景澜身上有着一种淡淡的香味,他的肌肉充满力量,他的脖子的线条也特别的好看,她身体里面的每个细胞都因为他在疯狂的颤抖。

    她的手不可控制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唇也鬼使神差的朝着他的胸口凑了过去,她的眼神已经迷离的根本就看不清面前的人,但是她的动作却越来越疯狂。

    看着怀里特别难受扭动着身体的颂晴,夜景澜的眼里一片漆黑。

    当夜景澜将颂晴带到房间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扯的乱七八糟了,此时还特别放肆的在他身上动来动去。

    夜景澜想要将颂晴放到床上,但是她紧紧的抱着她,根本就不肯松手。

    夜景澜低头看着颂晴,眸色渐深。

    就在颂晴想要寻着夜景澜的身体凑过去的时候,夜景澜顺势抬住了她的脖子,下一秒,直接将她给劈晕了。

    ……

    晚上,颂晴醒过来的时候,她躺在一张超大尺寸的床上,房间里很安静,并没有其他人,而且,她身上的衣服也完好无损。

    下午的事情她依稀记得,她被下了药,被人从宴会上带走,她甚至还控制不住自己,主动的去招惹那个男人了。

    现在看来,他并没有乘人之危。

    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自己?

    颂晴挣扎着起来,她的脖子后面很痛,手臂上的伤明显被人处理过了,包扎的很好。

    颂晴拿过笔,在纸条下面留了电话号码,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她没有想到一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黑衣人,“颂小姐,你要去哪里,先生说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出去,你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我已经没事了,先走了?!彼糖绾苁强推亩员o谒档?。

    “颂小姐,那让我开车送你?!?

    颂晴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颂小姐,让我送你吧,要是你就这样走了,先生会责怪我的?!焙谝氯颂乇鸸Ь从植蝗菥芫乃档?。

    现在时间对颂晴来说,太过宝贵,她没有时间在这里耗费。

    所以,颂晴没有再拒绝。

    第2章 你们还真是迫不及待

    刚上车,颂晴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颂小姐,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通知你唐安如女士刚刚情况恶化,我们抢救了一次,好在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她的住院费用已经不够了,还有,主任让我问你,你决定什么时候给她做手术了吗,她最佳的手术时间就只有两天了……”

    颂晴听到这个电话,只觉得心间上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颂晴的爷爷颂承安下令将颂晴赶出颂家,还让所有人都不许接济颂晴,她现在根本就找不到那么多钱,可是她小姨的病不能等了,她真的特别需要这笔钱,她没有任何办法了。

    想到什么,她直接吩咐司机掉头。

    ……

    穹顶餐厅。

    每次过生日,方亦炣都会在这里吃晚饭,今天派对结束了之后,他包下了这里,和其他人一起在这里吃饭。

    颂晴过来的时候,她正好看到方亦炣去洗手间,之后她快步跟了过去。

    等到方亦炣从洗手间出来看到颂晴的时候,他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他什么都没有说,洗了手就要越过她。

    “方亦炣?!彼糖绲沧×怂娜ヂ?,“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百万?!?

    方亦炣冷哼了一声,有些可笑的看着颂晴,“过去的情分?你我之间,还有这种东西吗?”

    “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车上的那个男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是颂千惠故意塞到我的车上,让你误会我的?!?

    “颂晴,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狡辩,他都已经承认了!”方亦炣有些轻蔑的看着颂晴,继续说道,“如果你承认出轨,这一百万我兴许可以给你,但是你没有,所以,就算我拿去烧了,也绝对不会给你!”

    “方亦炣,你只听了他的片面之词,你和你解释了那么多遍,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有一点点的信任?你口口声声说我出轨,那你呢,过去的两年,你敢说没有和缪子妍眉来眼去?”颂晴听了方亦炣的话,彻底的被他激怒了。

    “就算我对她有好感又如何,那也是和你分手之后和她在一起的,我没有你那么无耻!”方亦炣眯着眼睛鄙夷的说道。

    颂晴猛的扬起手,最后还是捏成拳头慢慢的放了下去,“算我求你,方亦炣,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百万?”

    “颂晴,我和子妍准备订婚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狈揭酁芩低?,就走了过去。

    听到这里,颂晴忍无可忍,对着方亦炣凉凉的说道:“方亦炣,就算这一次我没有出错,你也会找其他的方式和我分手的吧,订婚,你们还真是迫不及待!”

    “姐,你怎么在这里?”颂千惠听到颂晴的声音,赶紧的走了过来,,“你的伤怎么样了,好点了吗?你一下午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吗,他是谁啊,你朋友吗?”

    “闭嘴!”颂晴看着颂千惠那张装模作样的脸,只觉得恶心。

    “姐,你到底为什么对我那么有敌意,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我是你妹妹啊,我真的是关心你,想帮你?!彼糖Щ萏乇鹞目醋潘?。

    “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颂千惠,我有如今的境地还不都是拜你和你妈所赐,别在这里装无辜,你们所做的一切,到时候我一定会加倍讨回来的?!彼糖缒抗馊绲兜拇铀纳砩匣?。

    “姐,你怎么会对我们有那么深的误解,我们……”颂千惠知道她们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她故意不顾颂晴的怒火,拉住她的手。

    颂晴反手就对她甩了一个巴掌,“别碰我!”

    颂千惠吃痛的捂着自己的脸,一边哭,一边装善良的说道:“姐,我知道你小姨病了,需要钱做手术,我把我的钱全部都拿出来了,我妈私下里也凑了一笔,虽然没有那么多,你先拿着……”

    颂晴看着颂千惠那虚情假意的样子,只觉得很可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颂千惠,冷笑着说道:“我的东西可不只有那么点!颂千惠,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没有把柄在我手里……”

    颂千惠看到颂晴用那么恐怖的眼神和她说话,她有些心慌,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把柄在她手里,颂晴肯定是炸她的。

    “姐,你先拿过去救急……”颂千惠想要将卡放到颂晴的手里,颂晴直接推开她就大步走了出去。

    颂千惠趁机踉跄了一下,然后摔在了地上,满脸的痛苦。

    缪子妍赶紧的走过来将她扶了我起来,“千惠,你怎么样,没事吧,快点起来?!?

    颂千惠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明明是她自己做错了事情,她不承认也就算了,我只不过就是想帮她,为什么她要那么对我?”

    “好了,别哭了,她一下子遭遇了那么多事情,心情难免糟糕了一些,你多体谅她一点?!辩炎渝糖Щ莘龅搅艘巫由献吕?,然后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

    缪子妍一心营造自己温婉善良的形象,但是她越是这样,旁边的那些人越是对颂晴反感,“事情都是她自己做出来的,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和体谅,这种恶意践踏别人好心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帮!”

    缪千惠听到旁边那些人的议论声,心里不由的冷笑,颂晴,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有脸在江兰市混下去!

    颂晴从餐厅出去之后,只觉得心里特别的窝火。

    但是她没有拿到钱,不敢去医院面对她的小姨唐安如,而且,现在她也没有家可以回,想到这里,颂晴直接打了车,去了一个酒吧。

    坐在吧台之后,她直接对酒保说:“给我一瓶奔月?!?

    酒??戳怂谎?,并没有马上给她拿酒。

    奔月的价格不菲,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的起的。

    江兰市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颂晴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她已经被颂家扫地出门,已经不是颂家的大小姐,而且,还听说她到处在借钱,就她这种情况,酒?;拐娴牟惶腋?。

    “怎么,怕我没钱啊!”颂晴看到他那个神色,只觉得越发的恼怒,现在就连一个酒保都要欺负她了。

    颂晴直接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些钱连带着手机拍在了吧台上,“这样够吗!”

    根本就不够!

    酒保迟疑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公子哥陆三对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酒?;嵋?,给她拿了酒。

    酒水在冰块里面转了一圈,直接被灌进胃里,强烈的酒精冲撞着颂晴的大脑。

    本来颂晴的酒量就不太好,她喝的急,而且,还是空腹喝的,所以,很快她就有些喝醉了。

    陆三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颂晴的旁边,手放在颂晴的肩膀上,装作关切的问道:“还真的是颂晴,你是不是喝多了?”

    “别碰我!”颂晴特别厌恶的甩开了陆三的手。

    “呵,脾气还是那么大?!闭庖淮?,陆三直接搂住了她的肩膀,然后微微弯腰,凑近她的脸,露骨的说道,“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早就想尝尝你的滋味了……”

    颂晴抬手直接将酒杯里的酒连带着冰块泼到了陆三的脸上,“滚开!”

    陆三擦掉了脸上的酒,舔了一下嘴唇,眼底发狠,嘴角带笑的一把搂住了颂晴的腰,强行带着她往外面走,“你以为你还是颂家的大小姐吗,你这高高在上的姿态给谁看呢,你不是缺钱吗,陪我一个晚上,我给你钱?!?

    “放开我,不然我直接废了你!”颂晴发狠的抬头看着陆三说道。

    “现在先别叫,留着力气,等会到房间慢慢叫,陆三爷我一定好好的让你也爽一……啊!”陆三还没有说完,他的脚背就被颂晴用高跟鞋的跟狠狠的踩了一脚。

    这一次,颂晴一点都没有留情,痛的陆三脸一下子就青了,下一秒瞬间暴跳了起来,“颂晴,你这个贱女人,到了如今这个境地,还敢作威作福,我让你嚣张,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着,陆三就直接朝着颂晴的头发抓过去。

    只是还没有抓到颂晴,他的手就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给折断了,还没等他叫出声,黑衣人一脚将他踢了出去,陆三瞬间就晕倒了。

    夜景澜如白天一样,在所有人瞩目中信步而来,修身的手工服饰之下,他的身形特别的伟岸挺拔,那高贵的气息就算是在这种略带嘈杂的环境里也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绚丽璀璨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多了一丝夜的邪魅和神秘。

    这样出众的男人,从一出场就已经彻底的吸引了别人的视线。

    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其他人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透明的摆设。

    颂晴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夜景澜,直到他走到她的面前,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这一天之内,已经是夜景澜第二次帮她解围了。

    等到夜景澜将颂晴抱出酒吧之后,马上就有保镖过来对他恭敬的说道:“夜先生,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夜景澜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车子那边走。

    第3章 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颂晴很是感激的对夜景澜说道:“夜先生,谢谢你再次帮了我,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你喝多了?!币咕袄降纳粲行┑统?,完全听不出情绪。

    他的强势,让颂晴一点都愤怒不起来。

    从出事到现在,前后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她颂晴从一个大小姐变成现在所有人都想欺负的对象,期间只有落井下石,没有人雪中送炭,除了眼前这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他身上的光芒太强烈,就算他行事低调,他那张脸,还有身上的气度光华还是不由的让人惊叹,这样的男人,颂晴如果见过,她一定不可能会忘。

    但是,她对夜景澜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如果只是陌生人,那他为什么一而再的出手救自己?

    “以后就知道了?!币咕袄阶狭顺底又?,放她放了下来。

    颂晴赶紧的坐好,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回酒店?!币咕袄匠辽?。

    “我……我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去,让我下车吧?!彼糖缣祷鼐频?,赶紧的就去拉车门。

    “你觉得你现在走的了?”夜景澜回头,面色沉静的看着她。

    “搜……我没事,真的,我可以走?!彼糖缢底?,就推开门,结果一个不小心就差一点随着开门的动作掉出车去。

    夜景澜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颂晴只觉得一阵恶心,还没有来得及推开夜景澜,她就“呕”的一声,直接将刚才喝进去的酒全部都吐在了夜景澜的身上。

    “对……对不起……我……呕……”颂晴话还没有说完,又一阵恶心,她赶紧的用手捂着嘴巴。

    夜景澜拿了手帕出来,颂晴一把拿了过去,捂住了嘴巴,然后抽了纸巾过来,手忙脚乱的给他擦早已经渗透进衣服里面的液体。

    “没有必要?!币咕袄嚼×怂氖?,阻止了她的动作。

    说着,夜景澜就示意司机马上开车。

    颂晴吐了一阵,头痛的厉害,只能先靠着休息,照理说只是酒的话,她刚才吐的差不多了,她不应该还那么绵软无力,难道是那个酒被人动了手脚?

    还没等颂晴想出所以然来,她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

    夜景澜将颂晴抱进酒店房间的时候,霖萧就已经翘着二郎腿等着他了,看到他们进来,霖萧站起来看了颂晴一眼,“她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人?”

    夜景澜没有说话,直接去洗手间里面洗手。

    霖萧眯着眼睛,靠近床边,看着颂晴。

    一头如绸缎一般的黑卷发散落在床上,将她的脸衬的更加的洁白无瑕,身姿窈窕动人,皮肤泛着一丝粉色的光泽,细腻娇嫩,虽然她现在已经昏睡过去了,精致的五官里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是从刚才的这一切足以说明这个姑娘不是泛泛之辈。

    “看够了?”夜景澜顺手将薄毯盖在了颂晴的身上。

    霖萧转过身,面对夜景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所以,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夜景澜朝着床上的颂晴看了一眼,“一切取决于她?!?

    霖萧挑眉,“不趁着她昏睡,做点什么?”

    “让你准备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夜景澜幽幽的看着他,那眼神要是平常人只怕早就已经承受不住了。

    “嫌我碍事是吧,行,我走行了吧?!绷叵舳宰乓咕袄铰冻鲆桓霾换澈靡獾男θ?,“她喝的酒明显加了料,你要真的对她做什么,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夜景澜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了霖萧一眼,霖萧耸了耸肩,大步走出了房间。

    等到他出门之后,夜景澜看了了一眼颂晴的样子,去打了一盆热水,端到了颂晴的床前,替她擦了脸之后,他放下毛巾,解掉了她衣服身上的扣子……

    越往上解,随着衣摆的滑落,露出她娇嫩丝滑的肌肤,夜景澜的气息跟着慢慢的急促起来。

    颂晴虽然是躺着的,但是她胸前的光景依然饱满娇嫩,当夜景澜的手指头不小心从她的胸口划过的时候,有一股电流猛的穿透他的身体,映入眼帘的淡粉色蕾丝内衣让他的忍耐力瞬间有了突破口,小腹里面瞬间升腾起一股火焰。

    夜景澜的身体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眉头也因此紧紧的拧了起来。

    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人,比她穿的少出现在他面前的也不少,但是,对那些人,夜景澜从来都没有多看一眼,而且,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

    但是,颂晴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夜景澜替颂晴脱掉了外面脏掉的衣服,然后替她擦了一下身体,之后就给严严实实的给她盖好毯子,这就端着水盆大步走进了洗手间里面。

    等到夜景澜冲了一个冷水澡出来的时候,颂晴已经侧着睡着了,她的脸正好朝着洗手间这边。

    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张娇嫩的脸上似乎挂着泪痕,她无意识的紧紧抓着被子,身体紧绷,好像还在小声的说着些什么。

    夜景澜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

    昏睡中的颂晴梦到了她的小姨唐安如,看着她艰难的呼吸着,那双不停滚动的眼睛透着痛苦和不舍。

    “小姨,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走……”颂晴一把抓住夜景澜的手,焦急又心痛的说着,眼泪更是不停的流了下来,好像怎么擦也擦不干。

    夜景澜薄润的双唇微微抿着,一会之后,他抬手替她擦着眼泪,然后沉沉的开口:“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颂晴抽泣了一会,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看着她安静下来的睡颜,夜景澜却迟迟没有睡意。

    ……

    第二天一早,颂晴是被饿醒过来的。

    当她挣扎着起来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的夜景澜。

    “醒了?饿了吧,给你热了牛奶?!币咕袄椒畔卤ㄖ秸玖似鹄?,把牛奶端到了她的面前。

    颂晴刚想掀开被子起来她就发现她只穿着内衣,下一秒,她赶紧的用薄毯包住自己,“那……那个……我……”

    “先把牛奶喝了,等会去洗个澡,衣服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币咕袄浇D瘫萘斯?。

    “谢谢……”颂晴接过杯子。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大致的都记得,陆三肯定在酒里做了手脚,她才会昏睡到这个时候,如果不是夜景澜把她从陆三的手里带走,她肯定已经遭遇到了噩运。

    想到夜景澜救了她,之后还被自己吐了一身,颂晴特别的不好意思的抬头对夜景澜说道:“夜先生,再次谢谢你帮我,还有,对不起,我昨天……”

    “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提?!币咕袄酱蚨狭怂幕?。

    颂晴一口气将牛奶喝完了,然后裹着薄毯子往浴室走,在进门之前,她回头看着夜景澜,说道:“夜先生,我不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帮我,但是,你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

    夜景澜听到她义正言辞的话,只微微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颂晴拿了衣服到洗手间里面,这才发现袋子里面的衣服还包括内衣,而且,内衣正好是她的尺寸。

    洗了澡出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颂晴看着夜景澜的眼神难免还是有些尴尬,“夜先生,那……那我先走了?!?

    夜景澜也没有拦着她。

    颂晴刚把房间的门打开,突然的就有一群记者拿着长枪短炮围了过来,对着颂晴还有房间里的夜景澜一顿猛拍。

    “颂小姐,我们接到爆料,说是你为了筹集医疗费和人援、交,是真的吗?”

    “颂小姐昨天一夜你拿到了多少钱?”

    “这位先生,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和颂小姐取得联系的,你知不知道她之前私生活混乱,昨天晚上你做好安全措施了吗?”

    “之前颂家老爷说谁也不能接济颂小姐,你变相的给她钱,你这是公然和颂家为敌,你考虑过后果吗?”

    颂晴根本就没有料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那些记者恨不得直接拿镜头贴着她的脸,颂晴不停的后退,直到被逼到了角落里,她咬着牙,正想质问那些记者,她的手就被夜景澜给拉住了,之后,夜景澜直接将她的头按在他胸口,不让那些人继续拍她。

    等到他再次抬头的瞬间,那双漆黑不见底的双眸里充满了锐利的冰冷,“给你们两分钟,把相机全部放下,马上消失!”

    虽然夜景澜的气势逼人,但是那些记者也不是吓大的,现在江兰市的人都对颂晴的事情特别的关注,只要能够把这个新闻放出去,那销量绝对大大的。

    眼看着他们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夜景澜眸光变的越发的冰冷,下一秒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就有黑衣人过来,将那些人全部清理了出去,同时还有一阵相机镜头碎裂的声音。

    等到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之后,夜景澜才松开了颂晴。

    颂晴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侧的手死死的捏着,她显然已经怒极。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之后,颂晴拽着拳头,然后苦笑着对夜景澜说道:“夜先生,对不起,连累你了,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赶尽杀绝?!?

    “所以,你想报复他们吗?”

    第4章 领证结婚

    颂晴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看着夜景澜说道:“自然要,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眼睁睁看着他们为所欲为?!?

    以前的她实在是太过善良,太不会心狠,所以他们才会一次次的算计她,直到她彻底的走投无路。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已经觉悟了,以后她不要再过这种处处被人算计,次次被人笑话的日子,她一定要让那些给她使绊子的人看看,她颂晴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可以过来捏两把的。

    想到这里,颂晴反手抓住了夜景澜的手,然后神情有些紧绷的看着他,那双清丽的的眼睛里却是清澈见底,更是星光点点,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他说道:“夜景澜,我嫁给你,你敢娶我吗?他们越是想要我离开江兰市,我越是要在这里扎根,他们越是想要诋毁我,让我痛苦,我越是要幸福给他们看?!?

    用尽全力说完了之后,颂晴一直一眨不眨的看着夜景澜,不想放过他脸上还有眼底的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

    夜景澜的身高太高了,颂晴站在他的面前,只是勉强到他的下巴,微微低垂的眉眼,长长的睫毛将他眼里的一切活动都掩盖掉了,那张如画的脸上,丝毫没有变化。

    突然的,颂晴的心里一下子被掏空了。

    但是她话已经说出口了,她一定要让自己等到答案,她不允许自己再退缩。

    可是,时间慢慢的过去,颂晴所有的热情和勇气还是渐渐的消散了,就在她以为这件事情会石沉大海的时候,夜景澜伸手,将她双手都握在了手心里,然后微微倾身,看着她。

    夜景澜那双深邃醉人的双眸,闪烁着的亮光一下子就让颂晴的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领证?!?

    夜景澜的一句话,让颂晴刚刚彻底的沉没的心一下子跃了起来,她脸上的笑容也在刹那间明艳动人起来,那张干净明丽的笑脸充满了感染力,“夜先生,你放心,结婚之后,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夫人,我不会给你机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

    夜景澜听到颂晴的话,微微一愣,随即目光变得温柔起来,嘴角的那一抹淡笑特别的勾人。

    颂晴觉得自从她和夜景澜说结婚之后,夜景澜整个人给她的感觉都温和了下来,就连看她的眼神好像也变的不太一样了。

    “那我们走吧?!彼糖缋乓咕袄降氖志鸵饷孀?。

    “别心急?!币咕袄剿煽怂糖绲氖?,走过去拿了车钥匙。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夜景澜做起来,就是那么的高贵雅致,让人移不开眼睛。

    再加上刚才他的那句话,实在是让颂晴有些害羞,所以,夜景澜走过来,重新拉着她的手了,颂晴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接下来我可以配合你了?!币咕袄降幕八档恼?,但是总给人浮想联翩的感觉。

    颂晴脸上不自觉的就红了一片,赶紧的就往外面走。

    看着颂晴露出来的那种小女人的娇羞,夜景澜的眸光不由的又深了几分。

    被夜景澜牵着走进了电梯,他的脚步不快,显然一直迁就她的步伐,这种细小的情节他都能注意到,这让颂晴真的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又给了她几分温暖。

    从房间里出来,到电梯里出来,夜景澜一直都拉着她的手。

    高傲挺拔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边,全然没有面对别人的那种冰冷和凌厉,留给她的只有体贴和温暖。

    不知不觉电梯的门已经打开了,颂晴看着夜景澜一个不小心就有些走神了,夜景澜往前走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跟了上去,然后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他的鞋子。

    “对不起,对不起,夜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彼糖绾苁乔敢獾乃档?。

    “傻丫头,就那么一点事情,你根本就不需要道歉?!币咕袄交赝房醋潘?,将鞋子穿好了之后,他微微低头,看着颂晴,魅惑的开口,“我们要结婚了,叫你丈夫夜先生不合适?!?

    “那我……”颂晴有些尴尬的对上夜景澜,他们好像连名字都没有告诉过对方。

    夜景澜看着颂晴那有些迷糊的样子,嘴角的笑意不由的加深了,有时候看这个女人,还真的有些呆萌,难怪那些人都敢过来欺负她,“夜景澜,记住了?!?

    颂晴点了点头,“嗯,夜景澜?!?

    “叫景澜?!币咕袄匠闳鹊谋窍⑴缛髟谒糖绲牧成?,让她脸上热度又高了起来。

    “还是叫老公,嗯?”夜景澜的眼神变的特别的魅惑,颂晴只觉得心头上一颤。

    “景澜……”颂晴看着夜景澜的眼睛,声音清润,带着一丝真切的娇羞。

    之前记者的采访,颂晴为了钱卖身的事情,酒店里的人基本上都听说了,现在看着夜景澜和颂晴亲密的互动,她们忍不住又小声的讨论起来:

    “颂晴之前没被颂家赶出来的时候,她的形象永远都是那么的完美,结果,她才从颂家出来,就做出这种为了钱卖自己的事情了,要我说,之前她肯定也就不是什么好姑娘?!?

    “不是说她为了医药费吗?!?

    “就算是为了医药费,那也不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吧。你看她,哪里有像走投无路的样子,还不是在男人的面前笑的欢快,瞧她那样子,玩弄男人的本事可不是驾轻就熟?!?

    “可是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好帅啊?!?

    “那个男人顶多就是一个虚张声势的主,如果真的是有钱有势的人,那些记者怎么可能闹出这样的动静。要我说,颂晴现在根本就是找不到什么好男人了,所以但凡有一个稍微过的去的男人,她就使劲的巴着他不让人走了?!?

    在这些人讨论的时候,江兰市的媒体也都报道了颂晴的事情,她彻底的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很显然之前有人的摄像机没有交出来。

    谈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颂晴还是听到了,她的心情不受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夜景澜松开了她的手,改为搂住她的腰,当夜景澜的手放到颂晴腰上的瞬间,她的身体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然后手下意识的就想避开他的手。

    颂晴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对不起,我……我就是有点不习惯有人这样搂着我?!?

    她说的话,却意外的让夜景澜笑意越发的深了。

    之前她虽然和方亦炣谈了两年恋爱,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和他那么亲密过。

    前几个月她大学毕业,本来她爷爷已经在着手准备她和方亦炣订婚的事情了,没有想到,如今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她和方亦炣分手了。

    对待感情,颂晴从来都是特别认真的,既然她和方亦炣没有可能了,那过去的事情她就会彻底的尘封,然后和夜景澜好好的过下去。

    “小心头?!币咕袄教嫠糖绱蚩烁奔菔坏某得?,然后还柔声提醒了她。

    颂晴也没有矫情,坐上了车子,然后看着夜景澜从容不迫的越过车头,上了车。

    夜景澜好像就有一种让人安定下来的能力,和他在一起,他总是不慌不忙,但是却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

    “怎么了?”夜景澜上了车,伸手拉过安全带给她系上,发现颂晴一直盯着他看。

    颂晴笑着摇了摇头,“就是觉得缘分这个事情真的很奇妙?!?

    夜景澜慢慢的欺近颂晴,磁性动人的开口:“夫人对我可还满意?”

    他身上那种淡淡的味道萦绕在鼻尖,带着蛊惑人心的气焰。

    夜景澜那双眼睛在阳光下,好像有一整个星空。

    颂晴不知不觉的,差一点又在他那双眼睛里迷失了,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跳动了起来。

    夜景澜笑了笑,然后启动了车子,朝着民政局开过去。

    颂晴被夜景澜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她摇下车窗,让窗外的风吹进来。

    不过吹了一会,夜景澜就把窗户给关上了,他看着颂晴对她说道:“外面的温度太高了,我可不想我的老婆在新婚第一天就中暑?!?

    我的老婆,这样的称呼说起来,夜景澜好像特别的顺口,那种带着笑意的宠溺眼神,再次让颂晴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他的细心和温柔,每次都让她动容,同时也让她特别的感动和感恩。

    路上的车子不算多,一会之后,他们就到了民政局门口。

    今天领证的人不多,不多久,两个人就一人一个红本走出了民政局。

    颂晴坐上了车子之后,又忍不住翻开了红本,照片上她和夜景澜都淡淡的笑着,虽然没有浓情蜜意,但是却有种让人动心和温暖的感觉,上面深深印下去的钢印,就好像是落在颂晴心头上的印记,让她心里波涛起伏。

    第5章 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底线

    这一刻,她还是觉得有些虚幻,手里的这个红本虽然很轻,但是,却是她特别珍贵的东西,有了这个本子之后,她以后的路再也不会孤单,而且,她的生命里也多了一个和她自己一样重要的人。

    想着这两天经历的一切,颂晴看着夜景澜温柔的笑容,她的眼眶不由的就微微的泛红,“景澜,真的谢谢你……”

    夜景澜自然看到了颂晴眼底涌动的泪光,他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顶,“傻丫头,我现在已经是你丈夫,不需要对我说谢谢。夜夫人,今天我们新婚,中午去吃点好吃的庆祝一下如何?”

    “好,我请你吃,我们去吃火锅吧,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店?!彼糖缢祷暗氖焙?,眼睛里出现了久违的神采。

    “好,夫人指路?!币咕袄矫挥兴亢恋囊饧?,按照颂晴说的方位开了过去。

    火锅这个东西,夜景澜之前从来都没有碰过,嘌呤太高,热量也不少,而且,他向来吃的比较清淡,所以要不是颂晴建议的,他不可能会接受。

    大夏天的,虽然是一个价位很实惠的火锅店,人也只有那么几桌。

    颂晴将菜单放到了夜景澜的面前,一边看上面的东西,一边问他:“你吃辣吗?”

    夜景澜摇头,看着上面那些不常见的名词微微皱着眉头。

    “那我们就点鸳鸯吧,你喜欢吃什么?”颂晴一边问,一边在菜单上面打钩。

    “鸳鸯?”夜景澜眉头不由的皱的越发的紧了。

    颂晴抬头看着他那个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以前不会没有吃过鸳鸯锅吧,就是一半辣,一半不辣,你刚才是不是想到其他的东西上去了?”

    夜景澜略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颂晴笑的那么畅快,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夜景澜想吃的东西不多,但是颂晴饿了,所以,她一会就点了好多样东西。

    牛百叶,鸭血,这样的东西原本不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喜欢吃的,但是颂晴却吃的津津有味,而且还是无辣不欢的那种。

    看到夜景澜好像对他们家牛肉丸挺钟爱的,她就赶紧的多帮他下了几个。

    在等待的时候,她这边的羊肉涮好了,她夹了一块放到了夜景澜的面前,“你要不要试试这个辣的,正宗的麻辣底料,又香又麻,这个味道真的很不错?!?

    夜景澜想要拒绝,而且他也不习惯吃羊肉,但是看到颂晴那么卖力的推销,他没有再拒绝,所以,他就着颂晴的筷子,吃了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颂晴看着夜景澜,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麻辣的味道有些刺激,刚开始夜景澜有些不习惯,但是咬了两口之后,他发现味道好像真的还不错,“挺好吃的?!?

    “是吧,好吃吧,我再给你涮一块?!彼糖绲玫搅丝隙ǖ拇鸢?,满脸都是笑意。

    颂千惠和缪子妍坐在车里,经过火锅店的时候,颂千惠一眼就看到了颂晴和夜景澜坐在窗口,“子妍,你看,报道都已经出了,颂晴那个死丫头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吃火锅,她还笑的那么开心!”

    缪子妍顺着颂千惠的视线看过去,温婉的笑着说道:“贱人就是贱人,就配吃糠睡泥地吃这种垃圾,有个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像哈巴狗一样的上去摇尾巴装可爱。放心吧,就算她昨天没有脱一层皮又如何,今天她卖、身的报道一出,颂家照样会觉得因为她丢了脸,接下来,我们尽管坐着看好戏,你奶奶绝对不会轻饶她的?!?

    “我奶奶出手,我看那个死丫头还笑不笑的出来!”颂千惠发狠的说道。

    缪子妍笑的依然高贵,“之前我还觉得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不像是普通人呢,结果,那些记者查了个底朝天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身家,打肿脸充胖子!”

    “子妍,多亏了你安排了记者,这一次,我看颂晴还怎么翻身?!彼糖Щ菰绞窍氲剿糖缁岢钥嗤?,她的心里就越是高兴。

    “行了,等会我要去亦炣的公司找他,等会你自己先回去吧?!辩炎渝贸鼍底?,看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那神情分明就是胜券在握。

    ……

    方亦炣结束会议,回到办公室的路上,看到他的员工拿着手机在议论,隐约听到颂晴的名字,还说什么她援、交被人拍到了什么的,他的神情一下子就变的冰冷下来。

    回到办公室之后,他口气很不好的问助理宋之孝:“到底怎么回事?”

    宋之孝将手里的平板电脑打开,然后将之前的报道翻了出来,放到了方亦炣的面前,“今天早上出的,现在已经成全城的热点?!?

    方亦炣将电脑拿了起来,然后看了一下,越是往下翻,他的脸色越不好,最后直接将电脑狠狠的扔了出去,“她怎么能做出那么低贱的事情,背叛我还不够,现在……她……她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点考虑到我的感受!”

    “老板,我觉得……”

    宋之孝的话直接被方亦炣打断:“怎么,你还想替她说好话?从开始到现在,她闹出那么多事情,每一件都让我丢尽了颜面,因为她,我成了一个笑料,你竟然还相信她是无辜的?”

    “我……我只是觉得颂小姐和你交往的这两年她应该是真心的,而且以她的性格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或许,真的是有什么误会?!彼沃⒁槐咚?,一边走到旁边去将电脑捡了起来。

    “误会?”方亦炣冷笑了一声,“所以,她和这个男人在房间里一个晚上,只是陪聊是吗?”

    一想到颂晴靠在夜景澜的怀里,动作亲密的样子,方亦炣的心里更加的怒火中烧!

    和他谈恋爱的时候,他们最多就牵手,偶尔抱一下,从来也没有见过她那么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现在,她却和这个男人那么亲密,一想到这个,方亦炣就控制不住的怒火中烧。

    明明已经和她分手了,明明已经决定和缪子妍在一起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的生气。

    缪子妍敲门进来的时候,感觉到办公室里面的气氛好像有些奇怪,她有些关切的看着方亦炣问道:“亦炣,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方亦炣强行压下心里烦闷的火气,看着缪子妍的眼睛里多了一份温和,“你怎么来了?”

    缪子妍朝着方亦炣走了过去,看到宋之孝想要将电脑上的报道给关了,但是偏偏电脑没有一点反应,她装作好奇的走过去,“上面那个好像是颂晴吧,她出什么事情了?!?

    说着,她就把电脑拿了过去,看了一会之后,她装作特别不可置信的对方亦炣说道:“颂晴……颂晴她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吗?这些人会不会乱写的,我觉得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我昨天晚上的时候才听说她要救她小姨,所以才会四处借钱,今天过来,本来想找你商量一下,我们几个人毕竟都认识那么久了,就算颂家人不允许我们帮忙,但是我们也可以私下里给她提供一点帮忙,没有想到,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子妍,你真的是太善良了,你绝对不会料到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底线!”方亦炣起身,走到缪子妍的面前,将她手里的电脑拿了过去,然后扔在了垃圾桶里面,“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帮!”

    缪子妍还一副没有缓过神来的样子,“再怎么样,她也不能那么糟蹋自己啊,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洁身自爱,她怎么能堕落到这个份上。以前她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要不然你也不会那么疼她,对她那么好了?!?

    方亦炣听到缪子妍的话,仿佛触动了全身的逆鳞,神情一下子变的森冷起来,“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就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我们只不过被她骗了,以前对她的好,就当是喂了狗了,以后,我们再也瓜葛?!?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那我们和她划清界限就好了?!辩炎渝厍械睦欧揭酁艿氖秩嵘哺?。

    “是,她对我早已经是不相干的人,以后她的事情再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狈揭酁芫鼍乃档?。

    “亦炣,你还没有吃午饭吧,我也还没有吃,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你的胃不太好,一定要按时吃饭才行,要是你不舒服,那我会很担心的?!辩炎渝氯崽逄目醋潘档?。

    看着她娇柔的笑容,方亦炣的脑海里竟然又不受控制的闪过颂晴的面容,以前的时候,她也会挽着自己的手臂,将他从办公椅上拉起来,然后故意凶他:“走了,走了,去吃饭,再不去,我生气了!方亦炣,你怎么就那么不会照顾自己,你这个样子,我嫁给你之后你能不能好好照顾我啊?”

    “亦炣,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缪子妍看到方亦炣好像出神了,就出声提醒他。

    “没事,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狈揭酁芙庸沃⒌莨吹某翟砍?,然后朝着门口走过去。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五 青海11选5啊彩网 ag真人娱乐造假 河北快三手机版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 幸运农场三全中怎么买 3d开机号彩吧网夏天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所有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 2元彩票注册送4元 高频彩骗局拉人骗局 浙江体彩20选5技巧 新疆11选5全方位走势 吉利平特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