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3d开奖结果:许悠悠顾南城小说目录全文《浮生若梦欢几何》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许悠悠顾南城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浮生若梦欢几何许悠悠顾南城,浮生若梦欢几何全文阅读,浮生若梦欢几何小说讲述了许悠悠顾南城两个人虐心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哟。

浮生若梦欢几何

第1章不堪入目的裙子

今天许悠悠下班回来,又收到了一个匿名快递。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这两个月以来,她隔三差五就会收到一份匿名快递,有时候是玫瑰花,有时候是点心,甚至是昂贵的珠宝首饰。

这次快递盒里装的既不是玫瑰花,也不是点心,而是一条性.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暴露的浅蓝色鱼尾裙。

那裙子从胸口一直开叉到肚脐眼,只有两片薄薄的布料遮挡着前面关键的部位,而且这裙子是用薄纱制成的,穿了跟没穿没什么区别。

“想看你穿这条裙子,再亲手把它脱下来,然后舔遍你的全身?!焙凶永锪粲幸徽抛痔?,写着不堪入目的话。

“臭流氓!不要脸!”许悠悠气愤地把纸条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把裙子也丢了进去,脸颊又热又烫。

结果不到半分钟,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为什么把裙子扔了?”

许悠悠心里一惊,背脊一阵发寒:“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为什么要给我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有太多疑问了。

对方却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猜的?!?

没有得到全部答案,许悠悠很失望,随即又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有人偷窥自己呢,不然怎么会知道她扔了裙子。

其实一开始她并不想签收这些匿名快递,一来不愿意贪小便宜,二来怕有人恶作剧整她,可快递员一直求她。

负责这片区域的快递员说如果她不签收的话,他就会失去这份工作,求许悠悠一定要签下这些快递。

许悠悠没有办法,加上好奇心作祟,就签了这些匿名快递。

幸好快递盒里面不是危险物品。

许悠悠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裙子,气得胸口疼,想也不想就回拨了那个陌生号码,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变态这样整她!

她打了三个电话过去,对方就是不接听,最后许悠悠只得暂时放弃,另想其他解决办法。

晚上独自在出租屋吃饭,许悠悠的妈妈打了电话过来:“悠悠,你哥哥都回国三个月了,你好歹也回家吃个饭啊?!?

许母口中的哥哥,其实和许悠悠毫无血缘关系,连法律上都没有那层兄妹关系。

因为当初许母嫁入顾家的时候,许悠悠没有把自己的户口迁过去,免得顾家人以为她多想当他们家继女似的。

听到许母提起所谓的哥哥顾南城,许悠悠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张高傲淡漠的面孔,那薄唇似笑非笑,仿佛在嘲讽她这个继妹。

她至今还记得五年前和许母踏入顾家的时候,顾南城傲慢地说了一句:“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到家里来了?!?

许悠悠压下心里的烦躁,说:“妈,我没空,工作忙着呢?!?

“再忙连回家吃顿饭,和你哥哥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许母有点不高兴。

许悠悠淡淡地说:“妈,那是你家,不是我家,我也没有顾南城这样高高在上的哥哥。再说,我和他八字不合,你又不是不知道?!?

五年前顾南城当着所有人的面逼她跪下来,一遍又一遍道歉的时候,她可是牢牢记在心里,这一辈子都会记得的!

眨眼间到了霍董事长五十岁寿辰的日子。

或许是到了一定的年纪,霍董事长不想像往年那样大操大办自己的寿辰,只想在一家人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于是打算在庄园里举办个家宴。

作为霍董事长名义上的继女,许悠悠也算是霍家的一份子,但她不想去凑这份热闹,又碍于顾南城的威胁不得不过去。

一直到晚上七点多,许悠悠才慢吞吞地出现在霍家,一进门就听见有人柔声喊她的名字:“小夕。

”许悠悠刚抬起眼皮看过去,对方已经走过来挽住她的手,亲昵地说:“小夕,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我真的好想你,你怎么都不跟我联系呀?”许悠悠看着眼前打扮光鲜的女人,愣了好一会儿,总算认出她是自己曾经的闺蜜夏梦语,私底下还跟她一起吐槽过顾南城多么讨厌。

后来顾南城去了国外,夏梦语也紧跟着过去了。

那时候许悠悠才知道夏梦语一直暗恋顾南城,当时夏家还没有发迹,夏梦语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自由出入霍家。

为了接近顾南城,夏梦语主动和她当闺蜜,谁叫她是顾南城名义上的妹妹呢。

再后来,夏梦语到了国外,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了,便不再理她,还跟她们共同的朋友抱怨她爱慕虚荣,又在顾南城面前拼命诋毁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顾南城厌恶许悠悠,夏梦语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讨好他。

那些话传到许悠悠耳朵里,许悠悠再也没和夏梦语联系过了。

如今夏梦语一回来,居然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说许悠悠不跟她联系,还真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面。

第2章控制不住想吻你

许悠悠实在是痛得紧,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轻声祈求:“今天能不能不要,我好痛……”

“你不是下作吗?这就受不了了?”顾南城反手抓住她的双手钳制在头顶,胸前高耸一展无遗屹立在眼前。

他呼吸一沉,猛地进入她试图闭合的腿间,狠狠刺入。

“啊——!”许悠悠还没准备,便被进攻,痛得眼泪直冒。

没几下,顾南城便感觉到她的湿润,嘴角一勾:“你的身体可要比你的嘴诚实多了?!?

许悠悠脸颊发烫,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死死咬住下唇不肯出声,在他的面前,真的连最后一点尊严都无法保存。

顾南城像是泄愤似的,将她从墙壁扯下来,又拉进试衣间里。

许悠悠还没站稳,便被扯掉仅有的贴身衣物,洁白光裸的躯体在眼前一展无遗。

她被狠狠摁在镜面前,身前柔软被挤压得变形。

羞辱感骤然袭遍全身,她却没有资格生气,闭上眼,认命地承受他的怒意。

却不曾想这个举动更加激怒身后的男人,耳边传来他厉声:“睁开眼,给我好好看看镜子里的女人是如何犯贱!”

许悠悠被迫睁开眼,镜面前的自己面色潮红,不等她缓口气,身后的他凶猛挤进来,狠狠撞击仿若要将她撕裂才能罢休。

她无力地撑在镜面,看着自己被侵犯得体无完肤。

“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男人掐着她的腰,每一下都仿佛要将她刺穿。

许悠悠咬牙,如果注定是要以这种方式来作为代价,那她认了。

昨夜是她强上了顾南城,而今夜却是他不死不休的折磨,直到天明,许悠悠无法承受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顾南城已不见了踪影。

她躺在床上,动一下全身都痛得撕心裂肺,床头柜上放着一粒白色的药还是落入她眼中,

在那种冲动过后的事迹,他还不忘记担心她怀孕的事,可见顾南城是有多厌恶自己。

兀自勾起苦笑,许悠悠不作他想,快速将药吞下。

她现在没有资格怀孕,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爸爸的辛苦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怎能拱手让给萧致军那个白眼狼。

哪怕这个顾夫人只是个无用的头衔,也足够了!

换上衣服,忍着腿间的疼痛,去楼下用座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里助理说的话,却将她炸得片甲不留。

“悠悠姐,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我找了你一天了,你快来医院,老爷就快不行了!”

“嗡——!”一下,许悠悠脑袋一片空白。

“喂,悠悠姐,你在吗?”

她挂掉电话,像疯了般直奔医院。

医院的长廊仿佛看不见尽头,奔跑的脚步声不断地在耳边徘徊,心跳声快跳出胸膛。

抢救室,助理焦急地在门口踱步。

她赶紧上前质问:“我爸呢?他怎么样?”

第3章雨夜孤身一人

许悠悠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之后,若父就从抢救室出来,被转到重症监护室。

医生说父亲突然爆了血管,对本就瘫痪的父亲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要尽快将凑齐手术费五十万。

五十万对现在的许悠悠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实在别无他法,她再次鼓起勇气给顾南城打电话。

终于,手机里传来他低沉的声音:“喂,哪位?”

“是我……”

电话那头似乎怔了怔,随即淡然道:“什么事?”

“能不能给我一笔钱救急,不是很多?!毙碛朴菩⌒囊硪硭?。

“不是很多是多少?”顾南城似乎有些不耐,声音冰冷得很。

“五十万?!毙碛朴埔灰а?,报了数。

“呵,你还真当自己是镶金的,不就是睡了两天就五十万?!惫四铣浅胺淼难杂锝莺莼骼?。

许悠悠手在颤抖,可她不能拿父亲的性命开玩笑,只能趁着声音继续小声说:“我父亲进院了,能不能先给我钱,事后我随便你处置都行,只要……”

“嘟嘟嘟……”

耳边的忙音,将她最后的希望击破,许悠悠心钝痛,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掉。

助理心疼极了,递给她一张纸巾:“悠悠姐,你没事吧?”

也是刚刚才看见新闻报道,她被净身出户了。

刚刚抢救的十万,加上即将要做的手术费五十万,加一起六十万,这上哪去凑啊!

许悠悠吸了吸鼻子,摇头:“我没事,你帮我照顾我爸,手术费的事,我来想办法?!?

说着,她逃离了医院。

助理追了出来,将手机塞到她手里:“你拿着手机,有什么事我也能找到你?!?

许悠悠拿着手机直奔顾氏集团,但屡次被工作人员赶出来,只好躲在路里,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拨打顾南城电话。

可都是忙音,顾南城根本不接她的电话。

许悠悠不死心,心死如灰的,麻木的,一遍遍拨打。

仿佛,他一天不接,就能天荒地老地打下去。

直到下午,顾南城终于接听了,手机里传来他愠怒的声音:“许悠悠,你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顾先生,求你,给我几分钟,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许悠悠声音里带着哭腔不想哭。

她不想哭的,但她真的忍不住。

手机里沉默了片刻,顾南城说:“如果你想要告诉我,你问我要五十万,是因为你的父亲病重这种话,那我劝你还是找个好点的借口吧!”

即将到口的话,顷刻间,被瓦解得粉碎。

他竟是如此的不相信自己啊!

哪怕一丁点,都不愿意相信。

许悠悠连为自己辩解的理由都找不到,心理委屈得紧,带着丝丝鼻音,卑微到不能自己:“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怎样,才会愿意相信我?”

顾南城正好从电梯出来,往大门口走去,听着耳边女人卑微的声音,心底的厌恶更甚。

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装!

他往路边停车场走去,淡然道:“你死在我面前,或许,我会选择相信你!”

许悠悠看见走出来的顾南城,心里激动,她边听着手机,边朝路边走去:“南城,其实……其实我是……”

顾南城冷笑:“好了,你只是我的奴隶,该有的福利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不该有的,我也一分不给?!?

感觉到顾南城已经走到了车子旁,即将要挂电话,许悠悠心里着急,迫切地朝马路跑去,并且大声说:“我是你的小月儿……”

黑眸骤然紧缩,小月儿,那个他心底埋藏多年的秘密,这个女人……怎么会?!

“嘭——!”一声巨响。

顾南城猛地回头,亲眼目睹她被一辆货车撞飞,鲜血,慢慢从车轮下流淌……

第4章强吻

终于回到了出租屋。

顾凉夕顾不得换下身上被淋湿的衣服,疲倦地靠在沙发上。

她不死心地看了一遍手机,除了X先生发的那条信息,今晚再也没有其他信息和电话了。

看来顾母真的不怎么在乎她这个女儿,到最后把她从雨夜里安全送回家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顾凉夕自嘲地笑了笑,胡乱洗完澡便去睡了。

半夜里她发起了高烧,浑浑噩噩地翻出退烧片吞了下去,直到清晨烧才退下去。

她跟上司请了一天假,继续回床上睡觉。

睡得模模糊糊之际,一阵公寓铃声把她吵醒了。

顾凉夕还以为是顾母,凑到猫眼一眼,居然是霍阑。

他来干什么?顾凉夕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装作没听见,回卧室蒙头大睡。

不一会儿,她突然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一阵脚步声朝她靠近过来。

顾凉夕浑身一僵,掀开被子,看见霍阑拿着钥匙站在床边,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傲。

“我妈给你的钥匙?”顾凉夕瞪着他。

霍阑道:“她担心你出事,让我这个哥哥过来看看你。

”顾凉夕心想,要是妈妈真的担心她,怎么会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怕还是想让她亲近霍阑吧?可惜这个算盘打错了。

顾凉夕冷淡道:“那你现在看到了,请出去吧。

”霍阑盯着她苍白的脸色:“你身体不舒服?”“跟你没关系。

”“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那我应该怎么说话?不如霍少爷教教我。

”霍阑顿时沉下脸,像是覆盖着一层冰霜,周身气势压人。

顾凉夕有些怕他,见他盯着自己不肯走,心里不由地发毛。

“怎么还不走?难道舍不得我这个妹妹?”顾凉夕故意激他。

“闭嘴!”霍阑突然伸手捏住顾凉夕的下巴。

顾凉夕吃疼:“你干什么……唔!”毫无征兆的,霍阑突然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巴。

顾凉夕大脑一片空白,惊得都忘记了推开他。

霍阑的吻霸道而疯狂,把她两片嘴唇堵得严严实实的,就像没见过女人一样。

分开的时候,顾凉夕的舌头和嘴唇都被他咬破了。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个瞪着对方,一个面无表情。

“你有病啊!”顾凉夕满脸通红,破口大骂。

霍阑的拇指摩擦着她被吻得嫣红的嘴唇:“下次再敢惹我试试!”语气里满是危险的警告。

顾凉夕下意识地想怼他,又被他阴沉的眼神吓住了。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见顾凉夕没有说话,霍阑满意地勾了勾唇,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他忽然道:“对了,后天是我爸五十岁生日,他想办个家宴,你最好不要缺席,否则——”否则怎么样,霍阑没有说,顾凉夕却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

这个王八蛋!等霍阑一走,顾凉夕便把枕头当成他的样子,用力捶了几下,心里的怒气不减反增,气得指尖都在发抖。

这时候门铃再次被按响。

顾凉夕以为霍阑倒回来了,看也不看便开门道:“霍阑,你还想怎么样?”门外站着的却不是霍阑。

第5章我只想做你的男人

看着一身白大褂的陌生男人,顾凉夕疑惑道:“你是?”“顾小姐,我是X先生的私人医生。

”医生露出温和的笑容,“昨夜你淋了雨,X先生担心你受凉生病,特意让我来给你看一下。

”顾凉夕无语。

这个X先生还真是无孔不入,好像随时随地都知道她的情况一样。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自在,说不清楚是反感还是怪异。

顾凉夕淡淡地说:“不用了,我没事。

”说着就要关门。

医生连忙抬手挡住,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顾小姐,我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车贷。

要是我被X先生解雇了,下个月全家老小就得喝西北风了。

”顾小姐一向吃软不吃硬,不好为难医生,只好让他诊治。

“顾小姐刚刚退烧,一定要注意休息,多喝热水,不要吃油腻辛辣的东西。

”医生仔细叮嘱了顾凉夕一番,这才抬脚离开。

顾凉夕独自坐在沙发上。

也许是生病使人脆弱的缘故,她突然觉得整个公寓冷冷清清的,心里陡然生出一种孤独无助的情绪。

想不到在她需要帮助、需要关怀的时候,竟然是素未谋面的X先生在默默地关心她。

顾凉夕苦笑一声,心里酸酸的。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直到她感觉到鼻子里有什么液体正往下流,用手一摸,滑腻腻的,指尖都是血。

顾凉夕皱了皱眉,跑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

她没有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上火燥热才流鼻血,随后又想起一件事,便拿了手机给X先生发信息。

“X先生,谢谢你的关心。

但请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寄东西了,也不要再用这种方式帮我,我会很受困扰的。

”信息发出去没多久,顾凉夕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或许我们可以见个面,像朋友那样聊聊天。

”不一会儿,X先生回复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我不想当你的朋友,

只想做你的男人,每天狠狠地干你,

让你全身都沾染上我一个人的味道。

”这个变态!顾凉夕气得手抖,

对X先生的那点儿好感荡然无存,

只想把这个变态从手机揪出来,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她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在脑子里仔细过了一遍,还是毫无头绪,不由地烦躁起来,又看到X先生接连发了好几条短信过来。

“你为什么不回复我?”“是不是害羞了?”

“我在想你害羞的样子,肯定很可爱很迷人,

如果你能穿上我送你的那条裙子,那就更令人心动了。

”“你穿上那条裙子,拍张照给我看看好不好?

昨晚我想你想得she了五次。

”看着屏幕上不堪入目的短信,顾凉夕忍无可忍,

直接把X先生的电话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