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三今天专家预测:闵小乔凌寒小说独家免费阅读《长爱不悔深情不误》

    发布时间:2018-11-15 17:43

    闵小乔凌寒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长爱不悔深情不误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长爱不悔深情不误是作者惊边尘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闵小乔凌寒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泶蟮陌旃?,被拉紧的窗帘,窗外明媚的阳光被完全阻隔,办公室内漆黑一片,只亮着一盏落地灯,暖黄色的光芒给这个令人紧张的环境带来一丝柔和的气息?!澳阆牒昧?”冰冷的声音里面不带有一丝感情,男子坐在办公桌后,审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隔在两个人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份协议。女人高挑而又迷人,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和一丝不苟的发型,挺直腰板站在男子面前,维护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对,我把自己卖给你,你帮我还还清公司赔款?!薄昂摺蹦凶永湫σ簧?,像是很看不起女人做的决定:“闵小乔,把自己连人带命一起卖了,为什么?维护自己至高的道德底线吗?”

    长爱不悔深情不误

    卖身契约

    宽大的办公室,被拉紧的窗帘,窗外明媚的阳光被完全阻隔,办公室内漆黑一片,只亮着一盏落地灯,暖黄色的光芒给这个令人紧张的环境带来一丝柔和的气息。

    “你想好了?”冰冷的声音里面不带有一丝感情,男子坐在办公桌后,审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隔在两个人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份协议。

    女人高挑而又迷人,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和一丝不苟的发型,挺直腰板站在男子面前,维护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对,我把自己卖给你,你帮我还还清公司赔款?!?

    “哼……”男子冷笑一声,像是很看不起女人做的决定:“闵小乔,把自己连人带命一起卖了,为什么?维护自己至高的道德底线吗?”

    “算是吧……我不能让员工一起承担损失?!便尚∏侵笔幼叛矍暗哪腥?,男人姿态轻松,面色带笑,像是在看一场娱乐节目,而她闵小乔,是这场娱乐节目的主演,为了演好这个节目,心中已然千疮百孔。

    她是闵小乔,她不是凌寒,做不到像眼前这个男人那样冷酷无情,六亲不认,做不到为一己私利把整个公司成员都置于水深火热中。

    或许,真的只是为了那个所谓“至高无上的道德底线”吧,她必须想办法在短时间内把欠银行的债还清,而眼前的凌寒,这个新时代的商业传奇,是她唯一能握住的的救命稻草。

    “看清楚条款了吧?”凌寒依旧是置身事外的姿态,像是眼前的闹剧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确实,卷在这个漩涡中的,至始至终都只有闵小乔一个人。

    闵小乔甚至都没有再低头看一眼那份协议书,直接说道:“完全服从你的条件,把自己全部都奉献给你?!?

    “嗯?!绷韬苈獾氐懔说阃罚骸笆掌鹉隳欠治牟恢档淖鹧?,去执行你的第一个任务——给文韵换血?!?

    “换血?”闵小乔一瞬间失神,她做好了脱光衣服像奴隶一样侍奉主人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凌寒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白纸黑字地签了卖身契,要反悔?”凌寒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轻笑:“若不是你的血和文韵配型成功,谁愿意要你的卖身契?”

    闵小乔狠狠地咬了自己的下唇,深呼吸一口问道:“能和文韵血型配成功的人很多,比我更合适的人也不少,为什么一定是我?”

    “赎罪?!绷韬渚部?,他眼珠里面泛起的猩红的血丝让闵小乔被莫名的害怕和恐慌包围。

    “不是我干的,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闵小乔赶紧辩解。

    凌寒几步走到闵小乔身边,闵小乔感觉自己瞬间被寒冷恐怖的气息包围,魔鬼的利爪就这样紧紧地扣着她的脖子:“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证据可不是这么说的?!?

    闵小乔的脸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凌寒手上的力气一分一分的加重,直到闵小乔完全无法呼吸才松手。

    凌寒嫌弃地把闵小乔扔到一边,闵小乔几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你听话,我也懒得收拾你?!彼坪跏遣幌朐俜匣?,凌寒越过闵小乔准备离开,却突然间被闵小乔抱住腿。

    “凌寒,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但是,请你相信我真的没有伤害她?!便尚∏侵厣曜约旱那灏?,话刚出口,自己都觉得空口无凭的话有多么无力。

    “别怕……”凌寒温柔了起来,略带粗糙的指尖划过闵小乔的脸颊。

    梦回少年

    凌寒突然间用力扣住闵小乔的下巴,强迫闵小乔抬头和自己对视:“既然做什么都行,就不用废话了?!?

    闵小乔无言,她因为车祸受的伤还没有痊愈,现在情绪激动下浑身发疼。凌寒抬脚把闵小乔踢开,闵小乔重重的倒在地上,四肢百骸都像移位一样疼痛。

    凌寒看都没有看闵小乔一眼,离开办公室。皮鞋跟和地板碰撞出规律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闵小乔的耳膜,直到再也听不到楼道里的回声,闵小乔都没有回神。

    闵小乔瘫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淌,换血要换全身,如果供血者撑不住会失血过多死亡。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谩骂和指责就如雪花般袭来,半个月内发生的变故,不由他主宰,却要她用一辈子承受。

    脚步声再次响起,门开了,两个黑西装墨镜的保镖走进来,拽着她的胳膊就要将她往门外拖去。任由两个人拖着,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塞进车里,脑袋晕晕乎乎像是要炸裂一般,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晕过去,躲不了,想看不见都不行。

    两个保镖拖着她进了一家看起来很隐秘的医院,她知道这是凌寒专用的地下医院,医疗设备好的没话说,估计,文韵就在这里面治疗吧,而她,也要在这个地方……伤上加伤。

    等闵小乔被带到已经准备好的手术室的时候,看见凌寒已经站在一旁。

    保镖把闵小乔拖进手术室按在手术床上,用松紧带绑好,就像是绑发疯的精神病患者。

    闵小乔渐渐失去了力气,瘫在床上,浑身疼得发颤,却被绑着一动不能动。

    “凌先生,闵小姐之前出过车祸,身上的伤还没好,直接抽血可能会受不了,要不要打麻醉……”麻醉师说到最后明显看见凌寒的脸色阴沉下来,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但是还是处于职业素养,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用不着?!绷韬淅涞赝鲁鋈鲎?,看着麻醉师还想说什么,又好心地加了一句:“打过麻醉的血,给文韵用上万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麻醉师不再说话,乖乖地离开手术室,被绑在手术台上的闵小乔苦笑,一行清泪划过眼角,落进了枕头里。手臂被人按得死死的,感受着冰冷的针头刺进皮肤里面,进入动脉血管,动脉应该是出血最快的地方吧……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

    闵小乔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没有周身无法忽视的疼痛,也没有凌寒冰冷无情的脸庞。

    闵小乔十岁那年,那个时候她还不叫闵小乔,她叫乔一一。

    那个时候,是爸爸妈妈吵架吵得最凶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都只能看到一地狼藉,破碎的花瓶,裂开的镜子……她最喜欢爸爸妈妈不在家,没有一地狼藉,没有吵架和冷眼,没有人把她当做是离婚的累赘。

    乔一一不喜欢回家,家里面一点儿都没有同学们说过的幸福和快乐,那个时候的乔一一,最害怕的就是放假,爸爸妈妈但凡找不到撒气的地方,乔一一就会挨打挨骂。

    那个暑假,乔一一最喜欢的地方,就是离家不远的一个公园,那里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她独自坐在树下,看着别人家的爸爸妈妈带着别人家的小孩玩耍。

    时间长了,就有小朋友欺负她,说她是没有爸爸妈妈的野种,她不介意,总比在家面对爸爸妈妈好,但这不代表小小的她不会害怕不会哭。

    “哭什么?真难看?!背胺淼纳粼谕范ハ炱?。

    文韵去世

    乔一一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抬头一看,又哭了起来。

    这搞得凌寒手足无措:“哎……你……你别哭了好不好?”

    “要你管,你走开……”乔一一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臂弯里面,大吼一声。

    “脾气还不小?”凌寒摆了摆手,把手里的冰棍递过去:“吃吗?”

    乔一一抬头,眼泪汪汪鼻涕横流的样子逗笑了凌寒:“哈哈哈,你这个样子真是,小姑娘家家的脏不脏,快擦擦?!?

    乔一一嘟着小嘴接过凌寒手上的纸巾,很是不满:“我脏不脏关你什么事情?”

    那个暑假,凌寒每天都会出现,没有人再敢欺负乔一一。

    “等你长大了,我就娶你?!闭馐橇韬呐笛?,随着这句话留下的还有凌寒的信物——刻着凌字的银手镯。

    作为交换,乔一一没有什么可以给凌寒的,就被凌寒特别霸道地剪了一根小辫子。

    梦中的景象渐渐远去,闵小乔悠悠转醒,入目是刺眼的白色。

    “醒过来就好?!敝鞯兑缴淖判馗匝宰杂?,像是松了一口气。

    闵小乔扭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回神后轻轻张嘴说道:“谢谢大夫?!?

    “好好休息?!贝蠓蛩盗艘恍┳⒁馐孪罹屠肟?。

    闵小乔苦笑,注意事项不是说给患者听的,可她这个患者没有家属,只能自己听了。

    思索之间,听见“嘭”的一声,凌寒破门而入,冲过来掐住闵小乔的脖子按在病床上:“闵小乔,你到底干了什么?”

    闵小乔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就感觉自己已经被凌寒掐得快断气了。

    “啊……”凌寒突然间松手,闵小乔如同重获新生一般,捂着胸口喘气。

    凌寒的神情阴沉恐怖,让闵小乔不由得心惊:“凌……凌寒,怎么了?”

    “不要给我装出一副天真纯然不知情的样子,闵小乔,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文韵的死,我会一点一点从你身上讨回来?!?

    “文韵死了?怎么可能?”闵小乔已经顾不上凌寒的态度和话语,文韵死了……这个人要了她全身的血以后……死了。

    凌寒用力抓着闵小乔的肩膀:“装?你有什么好装的?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闵小乔害怕地僵直身体,肩膀被捏的生疼。

    “你听不懂?”凌寒冷笑:“都是因为你,文韵才会死?!?

    闵小乔挣扎着喊道:“凌寒,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刚醒来……”

    “我不会放过你?!绷韬媸职雁尚∏撬Φ奖呱?,头“嘭”的一声撞到墙上,不堪重负的身体再次陷入昏迷。

    “秦娅,带她去安排好的公寓?!绷韬愿酪簧?,就再不见踪影。

    一辆面包车开进郊区无人居住的烂尾楼,秦娅指挥几个人把闵小乔抬到顶楼的一个房子里面。

    “扔在地上就行,不用管她?!鼻劓槐叻愿?,一边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很是满意,笑着蹲在闵小乔身边,伸手触碰她额头上未包扎的伤口:“你就适合这种地方,你这辈子,就适合待在地狱里面?!?

    “秦秘书,这样怕是不好吧?!迸员咭桓鋈丝谖实溃骸袄习宀皇钦庋愿赖??!?

    “闭嘴?!鼻劓媸肿テ鸬厣系钠评萌拥剿祷叭松砩??!班亍钡囊簧?,铁门被锁住。

    直到深夜,闵小乔才醒来,剧烈的头痛让她难以忍受,更折磨人的是周围刺耳的噪音。

    恐怖公寓

    “这是什么地方?”闵小乔捂着脑袋站起来,房间没有任何家具,像是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一样。冰冷的墙壁和闵小乔,这是这间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

    只有一扇窗子外面照射进来光亮,闵小乔跑到窗边,不远处是一处建筑工地,晚上施工,吵得人受不了,尤其是对闵小乔这样重伤未愈的人,这样的噪音就像是催命的鬼咒一样。

    闵小乔挪到门边,摸到门锁,来回掰了几下发现门被锁死,根本出不去。

    “来人啊……有没有人……救命啊……”闵小乔对着门外呼喊,用力摇晃着铁门,只听见了自己的回声和铁门的摇晃声,叮呤咣啷的,在漆黑的夜里听得格外的吓人。

    闵小乔又跑到窗边对着外面的施工工人喊叫,没有人能听得见。

    一连好几天,闵小乔总是白天昏睡着,晚上被工地声音吵得无法休息,这样连续的折腾下来,整个人已经褪了人样,瘦得皮包骨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邸邸?

    闵小乔迷迷糊糊醒来,隐约看见铁门外有人影闪过,赶紧跑过去求救,门外已经没了人影,门缝里多了一封信,闵小乔赶紧打开……

    “啊……”信封里面滚出一只血呼啦啦的死虫子,闵小乔失声大叫,手里的信封一扔,里面的卡片掉到地上。

    闵小乔去死吧!血红的大字狰狞而又恐怖。

    “啊……”闵小乔退到墙角,警惕地四处张望,直到确保自己安全,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这一夜,她没有被外面施工的声音吵醒,她不敢醒来,不敢睁眼。

    第二天一早,闵小乔醒来时,正好阳光照在脸上,有些刺眼,迷迷糊糊看见地上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揉了揉眼睛一看,是一只猫。

    “小东西,你是怎么跑进来的?”闵小乔移到猫身边,难得脸上出现柔和,伸手抚摸着它的毛,猫却一动不动。

    “小猫咪都喜欢白天睡觉吗?”闵小乔伸手将猫翻过来……

    “啊……”闵小乔尖叫着推到墙边,猫的眼珠子被挖出来,眼睛的地方是两个血淋淋的肉坑,软毛沾着血凝固在周围。

    闵小乔不敢再靠近,抱着自己蜷缩在墙角,把脸埋在臂弯里,尽量不让自己想想眼前的画面。

    总有东西在闵小乔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出现……

    剥了皮的老鼠,骨头架子就在粉红色的肉里面插着。

    被剪掉足部的蜘蛛,在原地挣扎,扑腾来扑腾去,嘴里还吐着丝,把自己缠住。

    一地乱爬的蜈蚣。

    被开膛破肚的乌鸦。

    “谁?到底是谁?是谁干的?给我出来……”闵小乔发疯的大叫,老楼里面回声阵阵,还有蜈蚣啃食老鼠骨头的声音。

    闵小乔冲撞间进入一个卧室,之前关着门,她一直不敢进去。

    床上躺着一个老妇人,走近一看,老妇人的眼窝深陷,颧骨突出,瘦得皮包骨头,头发稀疏苍白没有一丝光泽。

    “您……”闵小乔试探性地挨了一下老妇人的胳膊,发现老妇人已经全身冰冷:“啊……”

    闵小乔惊恐的睁大眼睛,她居然和一个死人在一起呆了这么久,此时才闻到一股腐尸的恶臭味。外面的虫子被这味道吸引过来,咬破老妇人的皮肤钻进其身体里面,啃咬里面的腐肉。

    闵小乔恶心的想吐,什么都吐不出来。

    赏给你的

    桌子上有个铜像,闵小乔一把抓起走到房门口,一下一下用力砸门锁。

    “咚……咚……哐……咔……”

    门开了,闵小乔疯了一般地逃走,六层楼的楼梯像是永远都走不完一样,老旧无人的楼房里面阴森森的,只有回声。

    终于跑到外面,闵小乔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血骨都要被扯出来一般的难受,她摇摇晃晃地走着,每一步都虚浮无力,像是下一步就会踏入泥沼之中,走到大路上已经天黑,扭头还能看见自己那栋老旧的楼房。

    推土机的声音轰隆隆地开向老楼房,六层楼轰然坍塌。闵小乔一时间竟有点儿想笑,她到底做了什么,这么多人想要她死?

    闵小乔身上穿的还是医院的病号服,脏乱不堪,衣领袖子都有扯破刮烂的地方。

    下雨了,让几天没有喝水的闵小乔舒服很多,但是她不敢喝,这样喝下去会弄坏胃,说到底,她还不想死。

    雨不到半个小时就停了,天已经完全黑了,微黄的路灯倒是看起来很有浪漫意境,可惜,像鬼一样的自己破坏了这样的美好。闵小乔心想。

    双腿机械般的前进,闵小乔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什么地方,隐隐约约,好像听见有脚步声和水声。

    向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却看见码头上两伙人在搞秘密交易,像是发生争执,双方已经陷入打斗,甚至还带有违禁武器……

    “凌寒?”闵小乔一眼就认出那人,根本来不及思考许多,“轰隆”一声巨响,爆炸声震破了闵小乔的耳膜,耳边顿时安静,只看得见人们在叫嚣,这样的感觉让闵小乔前所未有的恐慌,比在那个恐怖的尸体屋子里面还要害怕。

    凌寒在那场不大的爆炸中受伤,闵小乔不管不顾地冲过去……

    打斗声,她听不见……

    凌寒好像对着自己喊什么,她也听不见……

    闵小乔扑到凌寒身上,好像有东西穿过自己的身体,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身体颤抖,看见凌寒抓着自己大喊大叫,就失去意识。

    “嘟……嘟……嘟……”医疗机器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报告着病人的情况一切正常,而这声音对刚刚恢复听力的闵小乔来说如同爆炸声,脑仁都要被炸开似的。

    好像还有谁的说话声……

    “凌先生,闵小姐已经脱离危险,短暂性失聪很快就会恢复。但是检查结果显示闵小乔长时间未进食,眼中营养不良和脱水,而且根据脑电波波动状态,我们推断闵小姐这段时间可能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

    医生像是念报告书一样站在凌寒身边汇报闵小乔的身体情况。

    没等开口说话闵小乔就再次晕过去,沉睡一天一夜,闵小乔完全清醒。

    护士担心她的耳朵二次损伤,只能和闵小乔用笔交流,十天时间,闵小乔接受各种检查和治疗,营养配餐、身体复健、恢复听力以后接受精神疏导,才把她已经所剩无几的身体补了个差不多。

    “真是命大,居然没死?!绷韬患性尤魏胃星榈纳粼谏肀呦炱?,正在神游天外的闵小乔立刻回神:“你……我……我要是这么快就死,你不就亏本了?”

    她想询问凌寒的身体情况,最后还是没问出来,毕竟人家好好的站在这里。

    “哼……”凌寒冷笑一声,把一份文件扔到闵小乔脸上:“赏给你的。你要是死了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知道吗?”

    说完凌寒径直离开,闵小乔苦笑,想哭,最后忍住,低头看那份文件。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生肖时时彩奖金设置 澳洲三分彩技巧 3d彩票软件中文版下载 排列五走势图数字连线 显而易见一尾中特 36选7公式技巧 体彩海南环岛赛 技巧 下载福建快三助手下载安装到手机 黑龙江快乐10分彩票群 竞彩总进球数怎么中奖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遗漏 彩票论坛网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近10期 曾道人六肖中特网